【南吕】一枝花_自序丑斋生

——(元代钟嗣成

自序丑斋

生居天地间,禀受阴阳气。既为男子体,须入世俗机。所事堪宜,件件可咱家意。子为评跋上惹是非。折莫旧友新知,才见了着人笑起。

【梁州】子为外貌儿不中抬举,因此内才儿不得便宜。半生未得文章力,空自胸藏锦绣,口唾珠玑。争奈灰容土貌,缺齿重颏,更兼着细眼单眉,人中短髭鬓稀稀。那里取陈平般冠玉精神,何晏般风流面皮,那里取潘安般俊俏容仪?自知,就里。清晨倦把青鸾对,恨煞爷娘不争气。有一日黄榜招收丑陋的,准拟夺魁。

【隔尾】有时节软乌纱抓扎起钻天髻,于皂靴出落着籁地衣。向晚乘闲后门立,猛可地笑起。似一个甚的?恰便似现世钟馗唬不杀鬼。

【牧羊关】冠不正相知罪,貌不扬怨恨谁?那里也尊瞻视貌重招威!枕上寻思,心头怒起。空长三千岁,暗想九千回。恰便似木上节难镑刨,胎中疾没药医。

【贺新郎】世间能走的不能飞,饶你千件千宜,百伶百俐。闲中解尽其中意,暗地里自恁解释,倦闲游出塞临池。临池鱼恐坠,出塞雁惊飞,入园林,俗鸟应回避。生前难入画,死后不留题。

【隔尾】写神的要得丹青意,子怕你巧笔难传造化机。不打草两般儿可同类。法刀鞘依着格式,妆鬼的添上嘴鼻,眼巧何须样子比。

【哭皇天】饶你有拿雾艺冲天计,诛龙局段打凤机。近来论世态,世态有高低。有钱的高贵,无钱的低微。哪里问风流子弟?折末颜如灌口,貌赛神仙,洞宾出世,宋玉重生,设答了镘的,梦撒了寮丁,他采你也不见得。任自论黄数黑,谈说是非。

【乌在啼】一个斩蚊龙秀士为高第,升堂室古今谁及。一个射金钱武士为夫婿,韬略无敌,武艺深知。丑和好自有是和非,文和武便是傍州例。有鉴识,无嗔讳,自花白寸心不昧,若说谎上帝应知。

【收尾】常记得半窗夜雨灯初昧,一枕秋风梦未回。见一人,请相会,道咱家,必高贵。既通儒,又通吏,既通疏,更精细。一时间,失商议,既成形,悔不及。子教你,请俸给,子孙多,夫妇宜。货财充,仓凛实,禄福增,寿算齐。我特来,告你知,暂相别,恕情罪。叹息了几声,懊悔了一会。觉来时记得,记得他是谁?原来是不做美当年的捏胎鬼。

【钟嗣成】简介

  钟嗣成(约1279——约1360) 。自署“古汴” (今河南开封市)人。 一说杭州人。尚未成年之时,他便生活在杭州。说自己与赵 君卿, “总角时……同里閈,同发蒙, 同师邓善之、曹克明、 刘声之三先生, 又于省府同笔砚”( 《录鬼簿》) ;朱凯也说他是“善之邓祭酒、克明曹尚书之高 弟”( 《录鬼簿·后序》) 。其交游活动,也是以杭州为 中心。知名曲家施君美,钱塘人;曾瑞卿,大兴人, 家于钱塘;而钟嗣成和他的朋友们,便常“至其家”,“获闻言论”( 《录鬼簿》)。而且,钟嗣成说睢景臣, “大德七年(1303) ,公自维扬来杭,余与之识”“居杭州”的周文质, 尤其友情挚笃, 钟嗣成说, “余与之交二十年,未尝跬步离也”( 《录鬼簿》) 。钟 嗣成一生坎坷, “累试于有司,命不克遇, 从吏则有 司不能辟,亦不屑就,故其胸中耿耿者”。 孙楷第考 其“曾为江浙行省掾史” 。其一生最大成就, 是撰写 了《录鬼簿》一书。该书记载了金元曲家一百五十二 人,几使两代知名曲家,囊括殆尽。著录杂剧名目, 已达四百五十二种,占了现存五百可考元人杂剧剧目 的百分之八十以上。所作杂剧七种: 《章台柳 》、 《钱 神论》、 《蟠桃会》、 《郑庄公》、 《斩陈馀》、 《诈游云梦》、 《冯驩烧券》等,均佚传,仅存小令五十九首,套数 一套,其中,有十九支小令为吊宫大用等十九位曲家 而作,成为后人研究元曲的最重要的资料。明初朱权《太和正音谱》评其词“如腾空宝气”。

0

更多钟嗣成作品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