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三生三世之葵花再开(07-06更新至第三十五章:白真有大麻烦?)

本文曾在百度贴吧上发布过,但是被吧主删除了,现在应众多吧友要求将本文发布在初心,本文只发布在初心,请勿第二次传播,谢谢~~~


龙葵,悲情一生,她的一生都是为龙阳活着,从未想过自己该做些什么。龙葵为了哥哥能与雪见姐姐幸福地在一起,她选择跳下了铸剑炉。她以为自己会魂飞魄散从此不再属于人间,其实呢?她只是在魔剑里沉睡,直到她脱离魔剑,来到十里桃林。


在十里桃林,龙葵依旧被众人宠着,她在这里的每一天都过得十分开心,直到遇见他,她的心开始沉沦了。

同人

关联的小说

三生三世之葵花再开 

(1人评价)

龙葵,悲情一生,她的一生都是为龙阳活着,从未想过自己该做些什么。

青青子吟 连载中 总字49975 分享 举报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第一章:红葵离开

在杭州西湖,景天将魔剑拿出来,用绢丝手绢轻轻地擦拭着剑身。


“妹妹,你看,这里是西湖,你以前不是一直吵着要来看吗?”景天看着剑身,眼中充满了疼爱和愧疚。这一世他最愧疚的人便是龙葵,她傻傻地为自己付出。


魔剑轻轻颤抖,景天见此十分开心,他知道自己的妹妹还活着。


“妹妹,你护了我一世,现在我放你离开可好?”魔剑抖动越来越大,景天连忙用手抚摸着魔剑,魔剑感受到景天的温度之后便安静了下来。


“妹妹,你不要激动好吗?我想我以后不会再是什么救世大侠了,所以我也用不到这魔剑了。妹妹,你不要怪我心狠,你这一世过得太苦,一直追寻着我。我想让你幸福,妹妹,你离开我走出去看看,你会发现世间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你会发现除了亲情之外,还有友情、爱情。妹妹,你走吧!”今天将魔剑放与断桥之上,魔剑飞立起来,在景天周围转了几圈,然后离开了。景天看着魔剑离开的残影,他嘴角微微上扬。景天见再也看不见魔剑的身影便离开了,却不知再他走之后,魔剑再次回到了断桥之上,久久不愿离开。


几千年过后,龙葵早已修成剑灵,她也不再是以前那个胆怯的小姑娘了。红葵很满意龙葵的成长,但是随着龙葵的成长,红葵期待有一天能让龙葵见到自己,同时也在担心龙葵有一日不再需要自己了,果然那一天还是来了。


“红葵,谢谢你一直保护我,就像哥哥一样。但是现在我已是剑灵,所以我不愿意再束缚着你。红葵,以前你总是为我考虑得多,什么事情你总是为我想好的。这一次换我为你考虑一次。”龙葵笑着看着眼前的红葵,这是第一次看见她,经过几千年的修炼,龙葵与红葵终于分开了,她们不必两个人用同一个身子了。


“龙葵,你这是不要我了吗?”红葵突然有些落寞了,她当初是因为保护龙葵而生,而今龙葵让她离开,她该前往何处呢?


“不,不是,我不是不要你了。”龙葵从未见过这样的红葵,也不曾想过强势的红葵会如此落寞,在哥哥和雪见姐姐等人的描述之中,红葵是一个霸气十足的女孩,她强势,她坚强,她一直保护着柔弱的龙葵。所以如此落寞的红葵让龙葵手足无措。


“龙葵,我知道你。你不过是怕我寂寞罢了。如果你真的想让我离开,我离开就是。只是以后没有我在身边,请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保护自己。”红葵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哭了。龙葵一定会哭得更加厉害,不论如何她都不愿意让这个执着的女孩伤心难过。


“嗯,我会的。红葵,你要好好的。”龙葵知道红葵这次离开,再也不能进入魔剑了,那么魔剑之中只有她一人了。


“龙葵,我...唉!”红葵叹了一口气离开了魔剑。


龙葵看着红葵离开的背影默默地说道:“红葵,我知道守护一个人有多难,以前我总是追寻着哥哥,但是却忘记了你,也需要我的关爱。红葵,龙葵为龙阳而生,而红葵却是为龙葵而生。当龙葵不再为龙阳而生之时,红葵也不用为龙葵而生。红葵祝福你。”支撑龙葵活下去的,就是龙阳,也可以说是执念。现在龙葵想为自己活一次,好好地看看这世间的风景。

第二章:剑灵弃剑
自红葵离开之后,龙葵便独自一人呆在魔剑里,现在的龙葵还不能像红葵那样离开魔剑,她的身体总是害怕阳光,所以龙葵只好努力修炼,然后能出魔剑里出来看看这个七彩斑斓的世界,曾经龙葵想过去找景天,但是龙葵知道景天正与雪见过得幸福的生活,如果去了,那么又徒生事端。


终于在龙葵的勤奋修炼之下,她终于能离开魔剑了,只是不能超过三百里,龙葵来到人间,看着人间的变化,她甚是感慨,也觉得孤独。她突然有些后悔让红葵离开自己了。一个人的日子真是太孤独了。


三百年过去,龙葵去了很多地方,有海边,有花海,有林海。龙葵曾经想过前往蜀山去看看徐大哥的,但是当她在蜀山脚下之时,她犹豫了。她怕得知那些人不在世的消息,她怕那些人都死了,只有她自己活着。


又三百年过去了,龙葵的孤寂感越来越强,她在人间也认识了很多朋友,但是他们的生命都极其短暂,并不能弥补龙葵的心灵,她觉得自己太孤独了,所以....


那日龙葵引导魔剑沉入了海底,然后她离开魔剑,慢慢地走远。一步、两步,本身是剑灵的龙葵是不可以离开魔剑很远的,但是龙葵知道自己想要脱离魔剑,做一个正常的人,那么就只有死。


龙葵离魔剑有五百里远了,她每走一步就像踩在刀尖之上一样,但是她不曾退却,即使是魂飞魄散,她也不愿意一人呆在魔剑之中,还好之前自己将红葵撵走了。还好自己将魔剑藏在深海之中。每走一步龙葵的身子便受伤一下,龙葵也不曾放弃,慢慢地龙葵身上遍体凌伤,她怕吓着那些凡人,所以她一步步向山间走去。慢慢地龙葵身子不再受伤了,她慢慢地消失,一点点消失,龙葵看着自己一点点消失的躯体,她居然有一丝丝解脱的感觉。最终龙葵失去了意识。剑灵弃剑终究是违背天意,龙葵也不曾例外。

第三章:十里桃林
龙葵不止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地听见一个女声说道:“四哥,折颜,这女娇娥怎么了?为何睡了六日都不曾醒呢?”


“我也不知,这女娇娥脉象奇特,我不知。”折颜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子,她受了极重的伤,好像被人拿一刀一刀割的一样,但是经过自己的治疗,应该要醒了啊!这是为何?


“折颜,你恐怕是医术不好吧!这姑娘的外伤是好了,但是却不见转醒。这岂不是表示你的医术只能治表面吗?”女声很是好听。


“你...小五,你这嘴巴怎么这么毒呢?真真,看你把她教得样子。难怪白止要说你。”折颜说不赢小五,便说真真。


“小五说得不错,什么四海八荒医术最好啊?我看你就吹嘛!你看看这女娇娥都不醒,这不是你医术不行吗?”白真又不怕他,这老凤凰下棋总是赢自己,这难得的机会自己怎么会错过呢?


折颜指了指白真,又指指小五,“得,你俩厉害。我走了。我还不信了。治不好这姑娘。”折颜边说边走,很快就离开了。


“我们看看他去。”白真带着白浅离开了。龙葵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三日之后龙葵终于醒了,她醒来见自己躺在一张床上,甚是奇怪,她穿好鞋子向外面走去。只见一棵棵桃树上挂满了桃花。龙葵抬手摘了一小朵。


“这人才醒就知道摘桃花了,看来你这桃林在四海八荒还是很出名的。”一道男声传来,龙葵被吓得手上的花都掉了。


龙葵转身过来,只见一个身着粉色衣服的男子,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和一个身着青衣的女子。这三人都容貌堪称一绝,特别是那白衣男子,如果他是一女子,旁边的青衣女子都稍有逊色。


“这女娇娥倒是稀奇,她就这么盯着我们看。”龙葵被声音惊醒了,她对着三人行了一礼。


“多谢三位救龙葵一命。”


“不过是赶巧你掉到了这十里桃林罢了。”折颜不曾将此事放在心里。


“那也是多些了,不然龙葵也许已经...方才听这位公子说十里桃林?十里桃林是什么的地方。”龙葵不知该如何称呼,所以便称呼折颜一声公子。


“这女娇娥倒是稀奇,这称呼折颜起公子来了。这女娇娥倒也不像凡人,倒是这某些性子上倒像凡人了。”白真看不透,这姑娘咋跟迷似的。


“不叫公子,那叫什么?不如公...尊驾告知龙葵一声。”龙葵倒是被他们弄糊涂了,这自己该怎么叫啊?


“叫他折颜,叫她浅浅或者小五,叫我白真即可。”白真不想在称呼上纠结,毕竟这四海八荒谁不知道折颜啊!


“哦,那以后我便叫你折颜大哥,叫你浅浅姐,再叫你白真大哥就好了。我叫龙葵。”龙葵感觉到了他们的善意,所以她也不曾防备他们。倒是折颜看龙葵的眼中尽是防备。


“什么大哥?什么姐姐啊?直接喊名字就好了。”白浅一向不喜欢这些,她觉得名字就是来叫的,哪来那么多称呼。

“哦,我知道。”龙葵有些委屈,难道是自己睡得太久了吗?

白浅才不管这些拉着龙葵便向桃林跑去,龙葵便在后面乖乖地跟着。折颜疑惑地看着龙葵的背影,心中有些疑问,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伤痕累累地会出现在十里桃林。折颜怎么也忘不了在桃林初见龙葵的样子,那是受了多重的伤才会这样?

“小五有玩伴了,她不会再理我们了。终于可以安静几日了。”白真其实也很好奇龙葵的身份,但是他并没有感受到龙葵的恶意,所以先观察观察。

第四章:人面桃花相映红
龙葵伤才愈,怎能跟得上身强体健的白浅呢?没走两步龙葵便气喘吁吁地了。白浅停下脚步来到龙葵身边,看着龙葵脸色有些苍白,连忙扶她坐于桃树下。


“龙葵,我真是笨死了,居然忘记了你伤才好的事情。你打我吧!”白浅说着就拿起龙葵的手拍自己的身子,龙葵挣脱出来反手握住白浅的手。


“浅浅,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吧了!我歇歇就好了。”龙葵闭眼抬头,用鼻子吸了一下空气中的桃花香。


“浅浅,这桃花好香啊!”


“是啊!十里桃林的桃花自然不同凡响。”白浅也坐于地上,闭眼享受着桃花拂面的感觉。


“浅浅,你知道吗?我最害怕交朋友了。我怕他们慢慢变老,而我却一丝改变也没有。我怕他们认为我是妖怪,也许我真的是妖怪,一直是这个样子,从未变过。我最怕孤单,一个人的夜异常难熬,就算是对月独饮,对影成三人,其实也只有我一人吧!我似乎万事不沾身,但是又...。”龙葵说着抱紧自己的双腿,似乎那种寂寞感又扑面而来。


“小葵,我会陪着你。折颜和四哥他们也一样。都会一直陪着你。”浅浅心疼地抱着龙葵,她不知龙葵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但是她知道那必定很苦。


“嗯,浅浅,有你真好。你让我在千年以后又感觉到了温暖。”龙葵回抱着白浅,两人相拥在桃花树下,甚是美丽。


过了许久白浅将龙葵从桃花树下拉起来,拉着龙葵转了一圈,立一水镜在龙葵面前。


龙葵先是一愣,然后看着镜中的自己,这种装扮甚是奇怪。


“浅浅,这?我的衣着为何如此奇怪?我的广绣流仙裙呢?那是哥哥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广绣流仙裙是龙阳唯一留给龙葵的东西,龙葵自当是要好好爱护的,现在不见了。


“我们在桃林里捡到你的时候,你身上伤痕累累,衣服早已破烂。所以我便将我的服饰给你穿了。但是我方才才明白原来我的衣服与你的髻不配,所以穿在你身上总有一丝丝怪怪的感觉。小葵,我这里都是这些服饰好像都与你不配。对了,你说的广绣流仙裙,你可以画出来吗?我找人去帮你做。你哥哥做的衣服虽然没有保存完好,但是他的那份心意你知道啊!况且这广绣流仙裙必定是他设计的吧!”白浅拉着龙葵的手轻声地安慰她。


龙葵点点头,虽然不再是之前那件,但是那份心意是不会变的。


“好啦!我们四处走走,我带你看看这十里桃林。”白浅牵着龙葵的手,为她介绍着十里桃林,介绍着四海八荒。

第五章:伤筋动骨一百天

白浅拉着龙葵回来,白真正与折颜对弈。龙葵站于旁边静观,而白浅却站不住。因为实在是太枯燥了,她只好悄悄地离开了。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后,以白真输而告终。

“龙葵,我看你似乎对棋很精通?你学过?”折颜早就发现龙葵站在旁边观棋,他一直没有说话就是想看看龙葵是否能呆上半刻钟,毕竟白浅可是忍受不了的。

“我棋艺不好,只是以前有个朋友是棋痴。每次有人对弈,他都会拉着我去观棋,久而久之便养成了这个习惯。”龙葵在人间交了很多朋友,擅棋、擅画、擅琴的人都有。

“哦?还有这样的人?”折颜十分有兴趣,毕竟这白真棋艺不行,而白浅甚至不爱摸棋子。这东华帝君倒是棋艺了得,奈何他住在太晨宫太远了。

“是啊!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么爱棋的人。只可惜他爱棋如痴,为了找到好玉打造棋盘,居然进入深山之中,从此再也没有回来,也许他已经去世了。”龙葵有些伤感,她曾经阻止过,但是那人说,小葵,我爱棋,爱棋如痴,你是知道的。我想自己亲自打造副棋盘,这是我的愿望,我想小葵必定不会阻止。龙葵听这话之后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默默地为他整理行装。

“这倒是可惜了。”折颜觉得甚是可惜。

“小葵,你将广袖流仙裙的样子画下来,我帮你找人设计。”龙葵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白浅的话给打断了。

“广袖流仙裙?”折颜和白真都十分疑惑,这是什么东西?

“广袖流仙裙是王兄留给龙葵唯一的东西,那日龙葵受伤,广袖流仙裙也因此被毁。方才与浅浅提起,浅浅便叫我画下来,她找人帮我做好,这样也算是将王兄最后的心意留下来了。”几千年过去,龙葵说起龙阳依旧想念,但是不像以前一样,离开龙阳便活不下去了。现在的龙葵独立又坚强,她能独自一人面对众多的事情。

“那小葵便画下来吧!在我们青丘有一人做衣饰那是相当得好,我与小五的衣饰都是她做的。嗯,小葵穿小五的衣饰确实不是很合适。小五风格飘逸潇洒,而小葵则是温婉可人。”白真说得倒是中肯,白浅从小生活在青丘并无什么规矩,自然生性潇洒自在;而龙葵自小便生活在宫廷,皇家规矩多,龙葵自然也就养成了这般温婉可人的性子。

“其实我还挺羡慕浅浅的,龙葵与王兄出生在战火连天的姜国,虽在父王的保护下平安快乐地长大,但却不曾离开过皇宫。而浅浅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自由自在。这多好啊!”龙葵是真心羡慕白浅,如果姜国不是战火连天,而是和平安宁。那么龙葵是不是也可以像白浅一样和王兄游历人间呢?

“这有什么难的?等你身子好之后,我便带你去看看这四海八荒。”白浅还是比较担心龙葵的身子。白浅不知为何初见龙葵便对她印象很好,可能是龙葵不一样的性子,也可能是龙葵柔柔弱弱地引起的白浅的保护欲。

“浅浅,你不用担心,我的身子早好了。你看!”龙葵说着还转了一圈,可能是转得太猛,龙葵有些晕。白浅连忙扶着她,而折颜和白真也担心地看着她。

“浅浅,我无事,你不用如此担心。”龙葵见他们都很担心自己,想到自己又给他们添了麻烦,甚是愧疚。

“人间有句话,叫做伤筋动骨一百天,从明日,不对,现在起,你好好地在十里桃林养着。等你好了我再带你出去玩”白浅不容龙葵多说便将她拉回房间,折颜和白真在背后笑起来,等看不见龙葵和白浅的背影之后,白真才哈哈大笑起来。

“真真,你笑什么?”折颜不解地看着白真

“折颜,你说小五从小便十分顽劣,阿爹阿娘管不住,便扔给我。我也管不住,本以为她就这样一直顽劣下去了。却不想与这小葵相识不到一天,便如此为她着想。看来我家小五长大了。”白真却不知道,再不久之后他就后悔自己说这句话了,自己顽劣就算了,带着龙葵一起,这就过分了。

“真真,凡是不要想得太美好。”折颜拍拍白真的肩,然后坐回去将棋子捡回棋罐。准备与白真再来一局。

第六章:画技了得

白浅将龙葵按到床上要她休息,龙葵无奈只好乖乖地躺在床上。

 “小葵,你现在的任务呢!就是好好养伤。等你的伤好了之后我便带你去为祸四海八荒。”白浅最最担心的人便是龙葵了。

 “为祸四海八荒?”龙葵不解地问道,不是游历嘛!

 “哦!那什么我说错了,是游历。增长见识。”白浅一高兴就将自己的本质暴露出来了。

 “哦。浅浅,我很期待四海八荒的景色。”龙葵一脸向往的样子,这让白浅更加坚定了要带龙葵出去转转的心思。

 “对了!”白浅转身离开了,留下一脸茫然的龙葵。

过了一小会儿白浅手中端了一个小托盘进来,她将小托盘放在床前的桌子上。白浅来到龙葵面前,十分不好意思。

 “小葵,你现在还不能休息,我有件事情要你帮。”

龙葵看了一下托盘的笔墨纸砚,瞬间就明白了。原来白浅想让自己将广绣流仙裙画下来。

 “好”龙葵站了起来,她立于案前,白浅见龙葵如斯动作,便知龙葵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

 “小葵,我...”白浅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关心一个人,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浅浅,谢谢你。你且等等。我一会儿便画好了。”龙葵觉得自己现在很幸福,她唯有更好的对待白浅他们才能回报。

 “好”白浅坐在旁边,龙葵提笔画了起来。白浅看着龙葵画画的样子,她觉得甚美。

四海八荒的人都说自己是第一美,其实白浅细细看了一下龙葵,她是那种越看越好看的人,还好自己最喜欢美人了,这龙葵此番容貌倒是让白浅十分喜欢。

龙葵也没有注意白浅一直望着她,她只是很认真地将广绣流仙裙的每一个细节都画出来。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候,龙葵画好了。她转头看白浅,发现她歪在床沿上睡着了。

龙葵也不惊醒她,只是坐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看着白浅。

 “原来女子可以美得如斯,浅浅容貌生得极好,想必她爹娘也生得极美。咦!对了。”龙葵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提笔将在纸上画着什么。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白浅醒来,她见龙葵还在画。她坐起来看着龙葵的背影。

 “小葵,还未画好吗?你将这广绣流仙裙画得如此之好,如果茹絮做得不好,那你岂不是要伤心了。”茹絮,青丘著名的绣娘,她做的衣饰各方面都是极好。

龙葵也未回答她,又过了半响。龙葵放下笔。将画纸递给白浅。白浅疑惑地接过来,当看见站在桃花树下的自己时,她愣住了。

过了半响,她那着画纸便跑了出去。龙葵也跟着追了出去,走到半路,龙葵又转回来拿起桌子上早已卷好的画纸。

白浅高兴地将画纸递给白真,白真甚是疑惑。不过也接过画纸,白真打开画纸,漫漫桃花雨下,一白衣少女立于之下,正应了那句“人面桃花相映红。”

 “这是小五?这....原来小五有这么美啊!”白真早已看惯了白浅的容颜,本来没觉得什么,但是今日见到画纸上的白浅,真是倾国倾城,不愧是四海八荒第一绝色。

 “什么?”折颜过来看了一眼,便被精湛的画技所折服。栩栩如生的白浅立于画纸之上。

 “是吧!我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有这么美。这都要谢谢小葵。把我画那么美。”白浅有些不好意思。

 “这那里要谢谢我啊?本来浅浅自己就生得倾国倾城。我只不过照实画了出来而已。”白浅听见龙葵的声音连忙去扶着她。

 “这小五就不说了,这画技是相当了得。小葵,没有想到你有如斯画技。”折颜没有想到龙葵有如此本事。 

“这都是在我跟人家学的。我无聊只好用这种方式来排解了。”龙葵自修成人形之后,便在世间游走,她觉得有趣的事情都通通学习了一遍,所以她每样都会,但是精通的就只有那么几样。

 “小五,你看小葵无聊是用学东西来排解,而你呢?总是捣乱。”白真又借机数落了一下白浅。

 “那又怎么样?这么优秀的小葵是我妹妹,真是太好了。咦!对啦!小葵,我让你画得广绣流仙裙的画纸呢?”如果是其他人必定会吃醋,而白浅呢?反而觉得有这么一个棒棒哒地妹妹很好。

“在这儿。”龙葵将画纸递给白浅,白浅打开之后看见立在画纸上的蓝色广绣流仙裙,她觉得这个才是适合龙葵。

 “这个确实很适合小葵。”白真和折颜看了一眼之后便觉得这才是龙葵的风格。 

“好啦!小葵该回去休息啦!”白浅将画纸收回来,然后带着龙葵回房间了。留下白真和折颜在原地。

 “我们真没有存在感。”

 “是啊!来来下棋。” 

“又下棋?算了,我还是去找酒喝吧!”白真飞身离开,折颜无奈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楼楼大大,你好...我是从贴吧追过来的。我发了你私信,谢谢你能回我。我现在就想问问,你为何不在贴吧发,而来这儿发呢?这儿人气似乎不如贴吧。而且没得贴吧方便。

番外篇:作者有话废话说(可以忽略,但是还是勉强看看吧,我的心声)

首先,谢谢各位从千里之外的贴吧跑来看我的文,首先很多人很失望,毕竟贴吧那边已经快到结局了,但是这边呢?却还在开头。这是因为本文没有存稿,也就是说现在的一字一句是我重新打上去的。所以当情节与之前有些不同大家不要在意。如果有人觉得不是之前那篇文,弃文的,可以。有的人觉得想养肥了再看?也可以。我最近都会持续更新的,至少要到龙葵去见墨渊才会停止连续更文的情况,龙葵去见墨渊之后便会隔日更了,请大家到时候不要怪我。


为什么没有在贴吧更新?

之前有书友问我,为什么没有在贴吧更新,所以这个我要着重说一下,现在的我很是迷茫,因为我不知道该发在哪个贴吧合适,我发进去了就被删除了。所以我只好发在这里。

我记得当时跟我一起更新的有两篇,那一篇也有很多人看,应该后面也被删除了吧。不过明显那位作者比我聪明在其他地有更新,这样两边的人都能看,但是我没有,我只在贴吧更新的。

我也算是这个网站的老用户了,你们点击我的头像便会发现我发了很多帖子,现在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将贴吧上的那篇《三生三世之葵花再开》复制在这个网站上来,不然也不至于让很多人私信我,问我要这篇文,我拿不出来。


其次,我要吐槽一下贴吧,删我的文,连个通知都没有,真是醉了。


为什么有些情节与之前的不一样

很多看过之前文章的书友都会觉得这篇文在某些地方与之前的文不一样,所以在这儿青青(百度贴吧名称:小鹿夕夕)要解释一下。


第一,之前在贴吧更新的文在细节的考虑上面有些欠缺,所以被删除之后再开文,自然是要写得更精致一些;

第二,之前的文因为不能修改,所以有些在语句或者情节上不同的没有修改过,现在重开自然要斟酌斟酌再斟酌;

第三,其实以上两点都是废话,其实这一点才是重点,我忘记了之前的一些桥段,不过该有的大桥段还是记得的,小桥段被忘记了。不过本文龙葵的身份会有些改变,不再是神羽族了,因为我觉得神羽族这个设定太操蛋了(原谅我说了脏话,你们可以装作没有看见这句话。)所以就换了一个,所以这样一来,之前有些人要消失了,不过我要是高兴的话,也许我将之前的那版设定在神羽族的弄出来,来个双结局?这都看我的心情啦~~~  啦啦啦~~~~~~


最后拜谢从千里之外地贴吧赶过来的书友们,谢谢了。是因为你们才让我燃起了重开的希望(其实是被删了心情不爽,不想再写了。) 


PS:你们可以不发言,我慢慢地跟,如果有人问起这篇文在哪里能看,请转告一声。谢谢~~~么么哒~~~~~

求楼主赶紧更新~~是不是发言后就更得快些呢

第七章:臭棋篓子 

白浅将龙葵“押”回床之后,便来找折颜和白真。白浅回来的时候只有折颜一人在捡棋子。

 “折颜,四哥去哪里了?”白浅四周看了一下,发现白真并没有在。

 “他啊?觉得下棋无聊找酒喝去了。小五,你来了就陪我下一盘,虽然你棋艺不精,连真真一半都不如,但是总比我自己与自己下棋来得痛快。小五,你...”折颜抬起头来,哪里还有白浅的人影,白浅在折颜说白真找酒喝去了便离开了。

 “唉!连找个下棋的人都没有。要不...”只见折颜加快了手上收拾棋子的速度,然后拿着棋盘和棋篓向某处走去。

白真在折颜的酒窖找酒,白真东翻西翻都是空壶。而且上面还有厚厚地尘埃,证明主人许久未来清理了。

 “唉!这折颜也是老酒鬼一个,你看看这儿满是空壶,而且还这么多尘埃,不知多久没有打扫了。如果不是知道折颜的习惯,我还以为弃用了。”十里桃林有三个酒窖,一般折颜埋桃花醉的地方就是这样的,那种干干净净地你就别去了,那里的酒壶都是满的,但是都是水。

白真接着四处翻,他太了解折颜了,这里必定有桃花醉,不然也不会放这么多空壶来做掩饰。这是在防白浅呢。

 “就知你在这儿。”白浅站在酒窖门口,看着在里面四处翻找的白真。

 “折颜太小心眼了,居然将桃花醉藏得那么深。我今日非找出来不可。”白真也不回答白浅,还是依旧做自己的事情。

 “四哥,等会儿我要回青丘,所以我想让你去凡间买些吃食回来。小葵受伤未愈得好好补补。”白浅准备回青丘找茹絮给龙葵做衣服,所以就不能去给龙葵买吃食了。白浅也不敢叫白真和折颜两人做吃的,毕竟这两人的厨艺简直太...。

 “行,四哥去就是了。”白真也不找了,这凡间倒是有许多美酒,虽然比不得桃花醉,但是味道还是不错的。

 “那就多谢四哥了。”白浅倒有些奇怪,往日有说很久才办事的白真怎么如此爽快了?不过白浅也来不及细想,因为她要快点回青丘。白真去了凡间,而白浅则回了青丘。

 龙葵和折颜呢?这两人正在下棋,折颜十分后悔来找龙葵下棋,因为龙葵就是一个臭棋篓子加悔棋能手。

原来折颜想起龙葵喜欢看棋,那么棋艺总有几分吧!但是没有想到啊!居然是这样的。折颜也很无奈,但是又不好说,因为一准备说不下了,龙葵就可怜兮兮地看着你,让折颜十分不忍心啊!

 “小葵,你确定走这一步吗?”折颜见龙葵下了一子,便出声问道。

龙葵有些犹豫地看了一下棋局,又看了一下折颜。折颜脸上挂满了淡笑,龙葵也吃不准折颜这意思。

 “我...不下这里,我下这里?不对!我还是下这里吧!”龙葵纠结万分最终还是没有改变。

 “那我就...”折颜拿起棋子还未下子,龙葵便用手遮住棋盘,一脸歉意地望着折颜。 

“折颜,我再想想,再想想。”龙葵敲着脑袋,心中暗想:我都看了那么多人下棋,为何一步也不会下呢?唉!看来我真没有这个天赋。

 “这次可要想好哦!这次下子之后就不能反悔了。”折颜也不恼,他觉得这龙葵倒是十分有趣,这用来解闷正好。

 “好。这次再也不会悔棋了。毕竟事不过三,我悔棋也不会过三次的。”龙葵说得振振有词。

“好,你可以慢慢想,我在这儿等着。”折颜也不准备催她。

龙葵细细想了之后,还是没有移动。她坚定地看着折颜,折颜好笑得看着她。

“确定了?不该了?”折颜好笑地看着龙葵,龙葵点点头。

“那你就输了!”折颜将棋子放在棋盘之上,一下子龙葵溃不成军。

“啊?我输了。唉!看来我真没有什么下棋的天赋。”龙葵很是无奈,为何自己其他的都能学好,而下棋这一项不能呢?

“哈哈哈”

折颜收好棋盘离开了,独留龙葵一人郁闷地坐在原地。她真的想不明白,为何自己对于下棋一点天赋也没有呢?

第八章:白猫茹絮

白浅回到青丘第一时间来到了茹絮的秀坊,茹絮的秀坊很简单只有一台织布机和一个绣架。最近没有什么人来找茹絮做衣服,茹絮正在里屋睡大觉呢!其实并不是茹絮的生意不好,只是茹絮的要价太高,在青丘能出得起价钱的就只有那么几家,而且茹絮做一件衣服便够她吃几年了。

白浅来到里屋见一直白猫睡在床上,白浅悄悄地来到床边,俯身到白猫的耳边大声地喊道:“茹絮,着火了。”

床上的白猫被一惊,翻滚到一边变成了一个容貌秀气地女子,头上梳着垂鬟分肖髻,还插了一支简单的木簪。看着很落魄的样子,但是身上的衣料乃是上好的雪域天蚕丝。这雪域天蚕丝与木簪乃是两个风格,但是用在此女子的身上倒是十分贴合。

“帝姬来我这小绣坊也不轻手轻脚,明明知道我这里没什么客人,还那么大声,到时候一个人都不来找我做衣服,那帝姬可要赔我损失了。”女子一脸委屈地看着白浅,这姑奶奶每次来这儿都是这样。

“呵,你都敲竹杠都敲到我头上了?你还损失,你不知道在我白家都赚了多少钱,我大嫂喜欢这些,她可是来你这儿奉献了不少。来,吐出来。”白浅坐上桌子边,伸手向茹絮要钱。

“啪”地一声,茹絮一巴掌打到白浅的手上,笑嘻嘻地说:“我可是凭良心收钱的。”茹絮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轻酌了一口,转头看着白浅。

“我可有许久未见到你了,你今日为何来啊?”茹絮与白浅说话,从来都不客气。茹絮看着白浅长大,自然白浅也很喜欢自然不做作的茹絮。

“这个”白浅将龙葵画的画递给茹絮,茹絮不屑地接过画,打开看了一眼。茹絮一下子便站了起来。把一旁喝水的白浅惊呆了。

“茹絮,你...”

“帝姬,你这是拿来让茹絮做的吗?这衣服我收下了。”白浅还未说完,茹絮就将她的话打断了。茹絮说完那句话之后,转身出去,拿了些东西就往外走。

“茹絮,你干什么去啊?”白浅大声叫道,因为不大声走得飞快的茹絮怎么能听见?

“帝姬,请在十日之后再来拿。茹絮必定将衣服做好。”茹絮的声音从老远传来,白浅听见这话也表示十分无奈,毕竟这茹絮跑得太快了,只好留下手信。

在凡间,白真一手提了两壶陈年老酿,一手提着给龙葵的晚餐。这次因为龙葵的关系,白真没有在凡间呆多久,反而是买好之后便离开了,不过在等吃食的时候,白真已经喝了一壶陈年老酿。

“这凡间的酒虽比不得折颜的桃花醉,但是比其他地方的酒好多了。我有空了得去找找秘方,这样折颜能将这陈年老酿升级一下,虽比不得桃花醉,但是比其他的还是可以的。”白真准备找到这个秘方后给折颜,让折颜去折腾,而自己只需喝就好了。

白真回到十里桃林将吃食递给龙葵,龙葵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一罐鸡汤,龙葵看见鸡汤,一时间不知怎么办了。她自从了剑灵之后即使不吃也不会饿死,她每次到凡间要吃东西不过是嘴馋罢了,现在让她喝下这油腻腻地鸡汤确实有些...

“白真,我喝不下。”龙葵有些不好意思说,看这打包的方式,必定去凡间弄的。

“小五说你受伤了,要多补补。”白真这话让龙葵噎着了,她不知说什么好。

“其实我只需要吸收一下天地灵气就好了,这十里桃林仙气充足,我怕在这儿再呆几日我都成仙了,所以这鸡汤吃不吃都不碍事。而且去凡间买鸡汤又甚是麻烦,所以下次不用了。白真要觉得愧疚,那么每天来陪我聊天吧!拿去买鸡汤的时间来跟我聊天,没准好得快些。”龙葵被白浅强制休息,所以现在就想找个人来陪自己,不然一人在床上躺着会很无聊的。

“可以,但是今日必须将鸡汤喝了。”

“啊?好吧!”龙葵见白真很认真地在说这件事,所以只好答应下来。龙葵喝下鸡汤,白真也笑了一起来。龙葵见白真笑了,甚是疑惑,白真指指嘴角,原来龙葵喝鸡汤不小心将莲子弄到了嘴角。

“啊!”龙葵连忙拿出手绢将嘴角的莲子擦掉,还瞪了一眼白真。逗得白真哈哈大笑。

第九章:桃林独舞

白浅自青丘回来之后便一直陪着龙葵,龙葵经过这些日子的调养,身上的伤已经好了。

这一日白浅不知去了哪里,龙葵便一人独自来到桃林闲逛,一身白色水仙衣裙如同一个初下凡的仙子,白衣和桃花融合得十分好。龙葵伸手接了几片桃花,置于鼻下深深的闻了几下。

“折颜的十里桃林正应了那句话,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折颜虽然不换酒钱,但是将桃花酿成酒,也算是吧!”龙葵看着这漫漫桃花雨想起了当初倾城在桃林教自己跳舞的事情。倾城,全名舞倾城,本名叫武倾城乃是大将军武阳之嫡女,因为武阳被诬陷谋反被充入艺坊,她因以雨中花名动天下,便改名舞倾城,她的一生都在为给自己父亲洗刷冤屈而努力,最终冤屈被洗刷,舞倾城觉得自己身在艺坊,愧对武家列祖列宗,投河自尽。

龙葵与倾城相识在一条船上,那个时候倾城早已是名动天下的名妓,倾城与龙葵相见恨晚,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倾城为父翻案龙葵出了不少力,如果龙葵知道翻案成功之后,倾城会投河自尽,也许不会帮她吧!

雨中花,乃是倾城绝舞,她教于龙葵,龙葵上次跳起此舞还是在倾城的衣冠冢前。倾城应投河自尽没有留下尸骨,龙葵便在她最喜欢的安山立了一个衣冠冢,并栽满了葵花,这样龙葵便你能永远陪着她。

“倾城?你可还好?许久未跳雨中花了,我再为你跳一次,现在我再也不能来看你了。”龙葵说话便跳起了雨中花,片片桃花如何飞雨一样飞舞在龙葵身边。龙葵之舞可谓是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

“啪啪”几声掌声响起,原来折颜他们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这里,他们过来看见龙葵在跳舞,便停下了不许打扰。

“你们?”龙葵惊讶地看着他们,他们何时来的?

“小葵,没有想到你的舞姿如此之美,舞姿妙曼,甚美。”白浅觉得龙葵真是能给她太多的惊喜了。

“是啊!只是有些伤感。”折颜不知为何总是觉得这舞是美,但是跳舞之人却十分伤感。

“这乃是我最好的朋友倾城所创之舞,她也是一个苦命之人,她本是大将军之女,却不想其父被人诬陷谋反,家族男子都被斩,而女子年少则被充入艺坊,而年老者则充入掖庭。她的一生都在为他父亲翻案,最终沉冤得雪,她却因为自己身在艺坊,愧对列祖列宗,而投河自尽。最终连尸身都没有找到。我为她立了衣冠冢,每年她的忌日我都会在她墓前跳起,而今日正好是她的忌日,可惜我再也不能到她的墓前,唯一希望那满山的葵花能陪着她。”龙葵说起此事,声音有些沙哑,眼角留下一滴眼泪。白浅拿出手绢轻轻地为了擦拭。

“浅浅,谢谢你。倾城是我为数不多交心的朋友,她的经历与我甚是一样。为父翻案成了她的执念,但是这件事情完成了之后,已经没有支撑她活下去的勇气了。而我?王兄便是我的执念,为了他,我愿意跳下铸剑炉,成不生不死之人。当他说我可以出去的时候,我愿意离开。我要的不过是他幸福。当得知世间再没有他的时候,我愿意也随着他离开。也许老天爷被我的执念所感动,他送我来到这儿又遇见了你们,现在的龙葵早已放下,但是这些事情却忘不掉,也不想忘记。这些事情让我成长,让我学会珍惜。浅浅,我会珍惜你们的。”龙葵握着白浅拿着手绢的手,她真的很感激白浅。以前她只是独自一人在墓前起舞,并坐着与倾城讲述自己遇到的事情,这件事龙葵一直埋在心底,不曾与人说过。

“小葵,你愿意跟我说说,你的事情吗?”白浅满脸心疼,折颜和白真也十分沉重。

“下次吧!”

“那好,等你想说的时候告诉我,我愿意做一个倾听者。现在呢!”白浅拉起龙葵的手,吸了一下鼻子说道:“现在我要给你惊喜。”

白浅拉起龙葵就向桃屋跑去,白真不放心两人,只好追去。只有折颜留在原地,似乎知道在桃林深处有什么人,不过折颜也未将他抓出来,只是笑笑追了上去。

折颜走后桃林深处出现了一个人影,他的眼神却停留在龙葵方才跳舞的地方,而脑海之中却响着那句“为了他,我愿意跳下铸剑炉,成不生不死之人。”

第十章:特别的礼物

白浅将龙葵拉到秋池边,她让龙葵站着不要动,而自己则走进了屋子里,龙葵不解地看着白浅离去了的背影。白真过来见龙葵站在秋池边,动都不动一下。

“小葵,你站在秋池边做什么?你的伤才愈,站在秋池边还是有些伤身子。”在白真眼中龙葵就像一个需要保护和爱护的妹妹,今日他听龙葵就讲了一下点点她的事情,白真便觉得甚是心疼,如果有一天白浅受这样的苦,白真还不得发疯。

“我无事,伤早已好了。只有我有个事情想问问你。”龙葵这几日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白真,只是不敢问。

“什么问题?”白真没有想到龙葵居然有问题问他,自己陪她养伤的时间倒也不短,但是听她说话的时间倒是很少。

“我的问题是,我可以叫你四哥吗?平时浅浅叫你四哥,我却叫你名字,我总觉得不是很舒服,所以我也甚少与你说话,因为我总觉得称呼不对,本来准备叫你白大哥的,但是后来细细想想甚是不合适。”龙葵很少与白真说话,就是因为称呼比较有问题,倒是折颜,因为白浅和白真都这样喊,龙葵倒觉得没有什么。

“哈哈,原来就是这事啊?你叫我四哥就好啊!我一直都把你当作妹妹在照看。”白真是真心对待龙葵,其实白真早已察觉龙葵的别扭了,只是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真的吗?谢谢白...不是是四哥。”龙葵高兴极了,这时白浅抱着一个箱子走了出来,白真见此去帮她搬,但是白浅拒绝了。

白浅将箱子放在秋池边的桌子上,白真和龙葵都很好奇里面是什么东西。

“浅浅,这是?”龙葵甚是疑惑,这一幕似曾相识。

“你自己打开看看,我也不多说。”白浅怎么会将惊喜告诉龙葵呢?有的惊喜只有自己打开才能感受到。

龙葵打开箱子,只见有一蓝色衣裙,龙葵轻轻地拿起它,似乎怕弄破了一样,白真倒是有些疑问,小五怎么送起衣服了。

“浅浅,谢谢你!这是收到过最好的礼物,也是最特别的礼物。”龙葵自然一眼便看出来这是广袖流仙裙,只是这件广袖流仙裙似乎跟之前的有些不一样。那里不一样,龙葵也说不上来。

“小葵,你知道我最近听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是什么?”

“是,浅浅,谢谢你!小葵你为何跟我如此客气?我一直将你当作姐妹,姐妹之间难道还用说谢谢吗?难道你一直不当我是姐妹嘛?”白浅现在最讨厌的一句话就是“浅浅,谢谢你!”好像她与龙葵之间除了这句话就没有说的。

“当然不是,浅浅,不是这样的。我只是习惯了。”龙葵拉着白浅的手,要解释,白浅也不理她。

“浅浅,我错了。浅浅最好了,就原谅我吧!”龙葵拉着白浅的手撒娇,白浅心中暗自高兴,但是脸上还是装作生气的样子。

“好吧!我原谅你。不过你得把这衣服换上。”白浅若有其事地说道,龙葵听后认真的点头,自己拿起衣服进去换了。

龙葵走时,折颜便过来了,他看见龙葵抱着一个蓝色的东西,便问白真:“真真,这小葵抱的是什么啊?”

“那是小五为她做的衣服。折颜,你说这还是我们小五吗?”白真上下打量了一下白浅,白浅瞪了她一眼。

“我日夜看着她,想必不是假冒的,也许小五长大了,或者是被龙葵迷住了。”

“自然是被小葵迷住了,这广袖流仙裙不愧是专门为她设计的,果然穿上之后小葵优雅高贵,像一位公主。”龙葵站在不远处,而白真和折颜也望过去,确实这广袖流仙裙是为龙葵而生。

“浅浅,怎么样?”龙葵见他们有些惊讶,所以不敢确定自己现在的样子,是丑还是美。

“甚美!”龙葵听见白浅这句话开心地笑了起来,她之前还以为是长得太丑了呢!

“确实甚美。”白真和折颜都觉得很漂亮,确实是龙葵的风格。龙葵听他们都这么说,羞红了脸,白浅还一直笑她,说她真是害羞。

第十一章:初闻青丘

白浅拉着龙葵到凡间听戏文,龙葵从未听过,也觉得稀奇。白浅与龙葵坐定,龙葵四处望了一下,发现来这儿看戏文的人真是不少。

“浅浅,你怎么找到这样一个地方的?先不说这戏文好不好,但是这里十分热闹。浅浅,有没有特别想吃的吃食?我去给你买。”龙葵坐下便有些嘴馋,所以想起买些吃食。

白浅连忙拉着她,唤来小二。对着龙葵说道:“小葵,你想吃什么让他去帮你买,这城里他肯定比你熟悉。”

“是啊!是啊!姑娘,让我帮你买吧!”小二自然愿意,一般出去买东西都会给跑路费的,这两人穿着也不错,必定是一个大主顾。

龙葵有些愣住了,不过一会儿就对小二说道:“我姐妹两人对这里不熟,你且去给我们买些特产和小食。这个给你。”龙葵将一锭银子递给小二。

“好勒!”小二高兴地接过银子,心中暗想:这两位姑娘确实出手大方。

白浅对于这些也不甚在意,毕竟只要龙葵不出去乱走就好了,至于她买些什么,她喜欢就好。

在十里桃林折颜与白真又在下棋,白真被折颜欺负得苦兮兮的,他四处张望,并未找到捣乱的人。

“行了,你别看了。这小五跟小葵去凡间了。你还是认真下棋吧!”折颜怎么不知白真的想法,并且前一段时间龙葵和白浅在这周围的时候,时时把不乐意下棋的白真给拉起跑了。害得折颜几日未下棋,今日龙葵和白浅早早就离开了十里桃林,所以折颜才拉着白真来下棋的。

“什么?去了凡间。今日可是要回青丘的。不行,我得去找她们。”白真说完连忙起身离开,折颜都来不及阻止。

“唉唉!这真真不就是不愿意下棋嘛!总是找那么多的理由。不过今日是该回青丘看看了。不然白止又要怪我霸占他的儿女了。”白真与白浅时常与折颜“厮混”,时常不爱回青丘,所以每次白止看见折颜都要说他。

在人间龙葵她们的桌子上放着很多吃食,这是方才小二去买的。

“哇!这小二果然是老实人,这些看着都像特产和小食,嗯,味道还不错。”龙葵吃了一口,觉得味道还不错。

“你啊!就是贪吃。对了我们等会儿要回青丘。小葵,也与我们一起。我想让阿爹阿娘见见你。你这么乖巧可人,阿爹阿娘必定会喜欢你。”其实白浅早已写信给阿爹阿娘说这次会带一个乖巧可人的妹妹回去,可以满足阿爹阿娘女儿不乖巧这个愿望。

“青丘?阿爹阿娘?”龙葵甚是疑惑,她从未听过青丘,也不知这个青丘与之前在书上看见的是否一样。

“对啊!青丘,是我家,也是你家。我写信告诉过阿爹阿娘要带你回去,阿爹阿娘可高兴了。”

“是啊!阿爹阿娘让我和小五把你带回来。”白浅和龙葵随着声音望去,只见白真站在不远处。

“四哥”白浅和龙葵齐声叫道

“我上次有给阿爹阿娘说龙葵要去,所以让他们提前准备礼物了。小葵到时候要找他们要礼物哦。”白真早就将龙葵的事情禀告给白止他们,狐后听说了龙葵的事情后就闹着要见见这个小姑娘,所以这次白浅和白真回去,便将龙葵带着一起。

“小葵,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回青丘吗?”白浅想起自己从未征求过龙葵的意见,她担心的看着龙葵,生怕她不答应。

“愿意!”龙葵从未想过,他们会带她回到他们的家,她以后会好好照顾他们的,现在龙葵也知晓了白浅的真身是什么,因为山海经曾写到:有青丘之国,有狐,九尾。

第十二章:御剑之术

白真带着白浅和龙葵回了十里桃林,龙葵十分委屈地站在桃林之中,折颜疑惑得看着这三人。不是早上就好好地嘛,现在怎么这样?

“这是怎么了?你们...”折颜话还未说完,龙葵便跑了,白浅连忙追上去。白真十分担心地看着龙葵,也准备追上去,但是被折颜拉住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

“方才我在凡间找到小五跟小葵,跟小葵说了要带她去见阿爹阿娘,小葵也答应了,但是后面不知为什么又反悔了。小五便有些生气,不明白小葵为何会后悔。”原来方才龙葵说愿意之后,在后来的路上又反悔了,这让白浅十分生气。

“我们去看看那两个,看小五的样子,并没有生气。不然也不会追上去。”折颜觉得这里面必定有什么误会。

在桃花树下,白浅站在龙葵背后,她不曾上前安慰龙葵,即使龙葵哭得很伤心。

“为什么?为什么要反悔?”白浅就不明白了,为何好好的,要反悔。

龙葵摇摇头,不想说,白浅上前抓住龙葵的肩膀,强迫龙葵看着她。

“小葵,告诉我,为什么要反悔。”

“浅浅,不是我要反悔,只是我怕有一日我会突然消失,这样让你阿爹娘阿伤心,让你伤心。浅浅,我怕。我怕有一日我会...。浅浅,谢谢你,对我那么好。”龙葵哭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会有什么结局。

“小葵,对不起!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明白了。”白浅安慰着龙葵,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龙葵说不行了。

“但是小葵,我不怕,我阿爹阿娘也不会怕的。如果你消失了,那么我们就等你回来。小葵,我们永远都是你的家人。”

“浅浅,谢谢你。我愿意去见你爹娘。只要他们不嫌弃龙葵。”龙葵回抱着白浅。

折颜和白真站在不远处,折颜现在对龙葵十分心疼。

“龙葵,既来之则安之,上天将你送到这儿来,必定有自己的原因,你何必担心未来要发生或者不会发生的事情呢?”龙葵和白浅转过来看着白真和折颜。

“既来之则安之,我明白了。”龙葵点点头,她明白了,她现在再也不会拒绝人家的好意了。

龙葵情绪稳定后,白浅便要带龙葵回青丘。但是龙葵这次不想让人带着自己去了,她想自己御剑而去。

“我能自己去吗?”龙葵的意思是不让他们带,自己去。

“小葵,你会飞行之术吗?”折颜也想过,这次去青丘路程比较远,这龙葵不会飞行之术,这是一个大问题。

“飞行之术,不会啊!我倒是之前倒是跟徐大哥学习过御剑之术,不知这飞行之术是什么。”龙葵现在才明白白浅一直使用的是飞行之术,之前白浅去凡间,问龙葵会飞不?龙葵说不会。所以便是白浅带她去的,回来的时候又是白真带她回来的,龙葵只觉得神奇,如同以前带雪见姐姐上神界的那些人一样。

“御剑之术?那是什么啊?”白浅从未听说过御剑之术。

“御剑之术就是...”嗯?怎么解释呢?之前徐大哥怎么解释来着?我忘记了。

“好了,小五。你看小葵一脸茫然的样子。便知她要么是无法解释,要么就是忘记了。”白真为龙葵解释。

“御剑之术就是用剑能在天上飞,对,就是这样。”龙葵通俗易懂地将御剑之术解释出来了。

“啊?用剑,那怎么飞呢?”白浅从未听过,也从未见过可以用剑飞的。

“好了,此事以后再讨论。我让毕方带着龙葵去狐狸洞。”白浅与白真都点点头,唯有龙葵一脸吃惊。

“毕方?记得山海经里有一段介绍说“有鸟焉,其状如鹤,一足,赤文青质而白喙,名曰毕方,其鸣自叫也,见则其邑有讹火。”那这是真的吗?”龙葵有一阵就喜欢去学堂,有时候先生会将一些带有神话的东西。

“嗯?还有这样的经吗?倒是奇特。”折颜倒是第一次听说山海经,而白浅觉得龙葵好厉害知道这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小葵,好厉害啊!居然知道这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白浅说话间毕方便来了。

龙葵看见毕方,额?怎么是人呢?要我坐它去狐狸洞。

“折颜,要不你给我一把剑吧!我御剑去。这毕方都化成人形了,如果我坐它去,就是不尊重它了。”这明明是人,所以龙葵怎么可能去坐呢?

折颜看了一眼毕方,又看了一眼龙葵。见龙葵的样子,折颜就去地下城取了一把无主的剑。

“喏,这个给你。这把剑没有主人,如果你能将它收服,我便送你了。”龙葵接过剑,也会是因为龙葵曾是剑灵的原因,龙葵觉得自己与剑特别亲近。

龙葵嘴里念叨着什么,只见那剑飞于龙葵脚下,带着龙葵就离开了桃林。

“小葵”白浅连忙跟上去,折颜与白真也跟了上去。

他们在白云层中找到了龙葵,龙葵见他们三人,很是不好意思,自己这是又惹麻烦了吗?

“小葵,你没事吧!”白浅是第一个上来。

“浅浅,我无事。只是许久未御剑飞行了,方才有些激动了。又让你担心了。”龙葵连忙跟白浅解释。

“没事就好。哇!小葵这样好棒啊!不行,我之后也要学习。”白浅现在才关注到龙葵的御剑飞行超棒。

“好啊!到时候我教你御剑之术。”然后再让折颜教我飞行之术。这句话龙葵未说出来,她觉得这个世界没有御剑之术,自己这样出来太高调了,一定要低调低调。

折颜和白真追上来看见龙葵的御剑之术,也要学习。龙葵连忙答应。

“小葵会御剑术,我带你去凡间你怎么不说啊?”白浅有些郁闷,怎么不早说啊?我带着人飞,很累啊!

“可是你没有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啊!不然你来剑上我带你。”确实,白浅听见龙葵说不会飞,直接抱起她就走了,根本不给龙葵解释的极好。

“好!”白浅一下子跳到龙葵的身后,龙葵吓了一跳,不会很快就适应了。

“向青丘出发。”白浅说道,龙葵回到一个好字。

在天宫中,东华帝君睁开眼睛,说了一句,“御剑术?看来人都来齐了。这四海八荒有戏看了。”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青青

青青

  • 212
    经验
  • 20
    粉丝
  • 1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青青近期发表

风云际会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