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三生三世之白瑶(12-26更新至第五十二章)

白瑶,青丘狐帝幺女,青丘女君白浅之妹,生性活泼,容貌仅此其姐之下,其受尽青丘众人的宠爱,却喜欢凡界。时时逃到凡界游玩。

沧溟,从小与折颜一样,养于父神身边,生性冷淡,父神归于混沌之后便消失在众人眼前。但是他沧溟上神在四海八荒还是很出名的,但是见过他的人仅限折颜,东华和墨渊。

当活泼与冷淡相碰撞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敬请期待!

同人

橘川 梅花 x1 2017-03-22 20:50

青青 梅花 x1 2017-09-13 22:51

阿年飞少 金元宝 x1 2017-09-21 21:51

关联的小说

三生三世之白瑶 

暂无评分

当活泼与冷淡相碰撞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敬请期待!

云飞心 连载中 总字110505 分享 举报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第一章:青丘白瑶

青丘是仙乡,由九尾狐一族掌管,青丘狐帝有一女,名为白浅。但是狐后在白浅三万岁的时候生了一女,所以白浅便由幺女成了长女。狐帝将此女取名白瑶,狐帝,狐后,白浅等人均称她小六,仅仅因为她排行老六。

在北荒大泽之中,一只白色的狐狸出现在这儿。

“这北荒还真是不错呢!我得在这儿呆上一阵子。”一只白色的小狐狸一步步向前走去,但是突然就走不动了。

“唉!我怎么动不了了呢?这是谁定住我了吗?糟糕,难道要变成红烧小狐狸了吗?”小狐狸想起当初跟着自己哥哥去凡界吃的那红烧肉。

“哈!小六,你倒是跑啊?”一只白皙的手揪着小狐狸的耳朵将小狐狸提了起来。

“啊?放开我,放开我。”小狐狸挣扎着,那人听此便放开小狐狸,小狐狸落地变成了一个十六七岁的白衣女子,女子衣着白色长裙,头插一只玄云簪,其余装饰均没有。

“四哥,你趁姐姐不在家,欺负我。我要上昆仑虚告状。”小狐狸摸着自己的小耳朵,一脸气愤地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男子。

“你且上昆仑虚去告状啊!我才不怕小五呢!小六,你可真是大胆,居然敢来北荒,你不知北荒是谁的地盘吗?”白真摇摇手中的树枝,一脸同情地看着眼前这个十分委屈的小六。白瑶被自己四哥这样一说就想起来了,这不是二哥的地盘吗?一想起那个古板的二哥,自己就害怕。

“那四哥,我还是跟你去折颜那去吧!这北荒我算是无福享受了。”白瑶巴不得快点离开这儿,要是被二哥抓住了,岂不又要闭门思过了?

“呵,你也有怕的?我记得青丘小帝姬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现在怕起二哥来了?二哥不吃人的。”白真看着这样的小六甚是想笑,这小六算是我带大的吧?但是这丫头却不怕我,这二哥就平时严肃了一点,这丫头倒是害怕得很啊!

“哪有啊?我是觉得这北荒没有折颜那里好玩而已。”白瑶四周看了一眼,心中默默想着:千万不要被二哥发现,不然又得闭门思过了。

“好啦!你这个样子怎么比渡劫还愁啊?二哥又不吃人。”白真难得一见这样的白瑶怎么能不奚落她一下呢?

“哼,你欺负我。我要去找姐姐。”白瑶身形一晃变离开了原地,白真见此,摇摇头。

“这丫头比小五还难搞。唉!可怜我啊!还是把她提回去给折颜吧!那只老凤凰把小五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这小六也不在话下吧!”白真追着上前,毕竟这小姑奶奶要是丢了,二哥也会收拾自己的。

这边白瑶向十里桃林赶去,而在昆仑虚的白浅却不知在远处有一只小狐狸想着她呢!

“你晓得要回来了?北荒可好玩啊?”白瑶才刚落地,便听见远远处传来的声音。

“好玩?好玩什么?四哥那么凶,狐狸耳朵都快被他揪掉了。我要去昆仑虚找姐姐。”白瑶说着就哭了起来。我这青丘帝姬做得窝囊,明明都快三万岁了,可是还是被四哥欺负。以前阿爹阿娘不喜欢了我,生下我便扔给几个哥哥姐姐,现在呢?好不容易长大了,偏偏还是受欺负。白瑶越看越伤心。

折颜赶来看着白瑶,他实在没有办法,这小六比小五还厉害。

“小六,你怎么哭了哦?这青丘就数你最爱哭。”

“哇!”没有想到折颜这句话让白瑶哭得更加凶了。折颜这样更加拿她没有办法了。

“唉!刚送走一个小五,现在又来了一个小六。真是...”折颜还未说完,便被一人拉住了。不过白瑶很快就停下来看着眼前两人。

“青丘帝姬怎么会那么容易哭呢?你难道不知道小六是小五教出来的吗?小六虽然没有帝位,但是毕竟是青丘帝姬,她怎会给青丘丢脸呢?”这说话的人便是赶来的白真,他自然知道小六的性格,所以他知小六不过是以此来让折颜头疼罢了。

“哼!总是来拆我的台。折颜,你给姐姐选了一个师傅,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也选一个。”白瑶看着折颜,折颜见此不知该如何说了。这要是选差了,这小丫头又要闹了。

“折颜,看吧!我早就说了。这小六会来找你的。你还不信,现在好了。你自己解决吧!”白真说完便走开了。

“你...”折颜看着离开的白真,他其实还是有人选的,只是那人不知在那里呢!“那个小六啊,你看我只是引路的,至于墨渊收不收那就是他的事情了。”折颜也无法,这不是他能左右的。

“哼,就知道你没有办法。我回青云洞了。”白瑶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只是想为难一下折颜罢了,如果让她与姐姐一样拜个师傅,那她还不郁闷死啊!

折颜看着白瑶消失的地方,他摇摇头,这丫头,八成是有意为难自己,不过这世间倒是有一个人很适合给这丫头当师傅,只是这人不知在哪里,自己好像也有几万年没有见过他了。

“沧溟,你还好吗?”折颜似乎回到了以前。

白瑶在回青云洞的路上,突然往昆仑虚飞去了,原来白瑶准备闭关了。白瑶天质极好,甚至比白浅的天质还好,所以她修行极快,她最近似乎要渡天劫了,所以她准备去见过姐姐之后便回青云洞准备渡天劫。但是关于白瑶渡天劫的事情,白瑶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她不想他们担心,也不想有人替自己渡劫。

白瑶却不知,她走不久,白真就出来了,他看见只有折颜一人,便来到折颜身边。

“折颜,怎么你一个人?小六呢?”白真的话语之中带有一丝丝焦急,折颜当然是听出来的。

“回青云洞了,她...”

“怎能让她回到青云洞呢?我感觉到她这几日就要渡劫了,所以我便一直跟在她身边。你这老凤凰怎么让她走了呢?”白真打断了折颜的话,他一说完便向青云洞赶去,折颜见此也急忙跟过去。

第二章:初入昆仑虚

白瑶当然不知自己四哥已经去青云洞找她了,因为她已经来到了昆仑虚。


“这昆仑虚真不愧是天族圣地,真是风景极好。那龙脉也是极其活跃,但是似乎有点淡。”白瑶看着眼前的风景,心情也十分好。


“大胆,居然擅闯昆仑虚。”只见一个白衣少年拦住白瑶的去路。


“上仙好,我是来找司音神君的。不知上仙可否带小女子进去?”白瑶猜这人可能是自己姐姐的师兄,所以白瑶对他还是很客气的。这人容貌也算是极好的,不过只要是神仙容貌也怎么不好呢?但是容貌最好的要算九尾狐一族。


“原来姑娘是来找十七师弟的,那你随我来。”白衣少年前面带路,心中却暗想,这女子竟与十七师弟长得如此之像,难道是他的家人,但是十七师弟不是折颜上神捡回来的吗?


白衣少年的想法白瑶自然不会知道,白衣少年将白瑶带到师傅面前。


“师傅,这女子是来找十七师弟的。”白衣少年对着站在上面的墨渊上神行礼并介绍了白瑶的来历。


“参见墨渊上神,小女子小六,是司音神君的朋友,今日路过昆仑虚,所以来见见司音神君。不知墨渊上神可否准许。”白瑶自称“小六”,其目的不过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也不想暴露姐姐的身份。


“自然是可以。十六去将十七找来。”墨渊向旁边的男子吩咐道。


“是。”男子领命离开了。


男子离开后,众人皆望着白瑶,白瑶用手摸摸自己的脸,心中暗想:难道自己脸上有东西?糟糕,我与姐姐长得有六七分相似,怕是这些人是在猜我与姐姐的关系吧!


这边十六来到金莲池边,看见正在照顾金莲的十七,她伸手将十七拉过来。


“十七,大殿之上有一女子来寻你。你快去看看吧!”十六的话把十七弄得一愣,谁来看我呢?难道是小六,不对啊!小六不喜欢与天族有关联的,这昆仑虚是天族圣地,她更加不会来。那是谁呢?十七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十六见十七不动,便伸手拉着她向大殿走去。


十七来到大殿,女子背对着她。十七无法便只好先对着墨渊上神行礼。“参见师傅。”


白瑶听见十七的声音便转身过来,十七见此大吃一惊。


“小六,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十七话还未说完,便见一个白色人影扑上来,她一把抱住十七。这一下把众人都吓着了,毕竟十七是个男子。


“你不知道,你走之后,他们都欺负我。还揪着我的狐狸耳朵,当时可疼了。我从小阿爹阿娘就不要我,现在好容易长这么大,有了个哥哥,他也联合别人来欺负我。这还不是因为你走了,没人帮我。我...”


“好啦!”十七将白瑶从怀中拉出来,然后抱歉地对师兄们笑笑。


“师傅,不知可否将小六留下,这时让她回去...”


“墨渊上神,我住两天便走。不多呆。”白瑶一脸乞求地看着墨渊。


“她是来寻你的,那便住你那里吧!”墨渊说完便离开了。白瑶听此抓住司音的手。


“我们走吧!我还不曾见过你住在昆仑虚的地方呢!”十七见这样的白瑶实在无奈。


“好,各位师兄十七先走了。”十七也反握着白瑶的手。


十七跟众师兄弟告辞之后,便带着白瑶离开了。


“十七虽然不与我们一起沐浴,但是这说明他还是一个正常的男子。”十六看着离开的十七,真是认真地说道,其实十六一直怀疑十七是女人的。但是现在看来十七是真男人。


白瑶跟着白浅回到自己的洞府,白浅坐在凳子上,白瑶也顺便坐在凳子上。


“姐姐,这昆仑虚还是很不错的,我虽然不喜欢天族,但是还是比较喜欢昆仑虚的。”白瑶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水之后看着白浅。


“小六,你为何来这儿?”白浅很疑惑,自己妹妹怎么来这儿了。


“还不是四哥和折颜,他们都欺负我。我这次跑到北荒去玩,但是被四哥抓回来了。所以我就跑这儿来看看姐姐,等看见姐姐安好,小六便要回青云洞闭关了。”白瑶把玩着杯子,笑脸盈盈地看着自己家姐姐。


“闭关?小六你可是要渡劫了?”白浅知自己妹子,她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怎会甘心闭关。只有渡劫才会让她安心闭关吧!


“对啊!我隐隐感觉到要渡劫了,所以才从四哥手中逃出去,却不想四哥来北荒抓到我了。无法只好跟他回桃林。后来因为折颜才离开的。姐,你知道我的性子,在修行上我不曾求助于人,所以这次渡劫我是一定要自己渡的。”白瑶放下杯子,站起来看着窗外。


“昆仑虚真的很漂亮,姐姐在这儿一定会很好。所以小六很开心。渡劫没有什么而已,只是受点伤而已。姐姐,白瑶一定会谨记姐姐的教诲的。”白瑶不曾回头,只是一直看着外面。


“姐姐知道。”白浅在背后抱住白瑶,这是她最疼爱的妹妹,这是去渡劫,可能会受伤,但是她都不知该说些什么


“姐姐,带小六去昆仑虚四处看看可好。我从未到过昆仑虚,姐姐作为主人可要带妹妹四周去逛逛?”白瑶还是不甚喜欢伤感的场景,所以只好岔开话题。


“好啊!不过,等会儿记得不要叫我姐姐哦!”白浅轻声交代,白瑶点点头,她可不想破坏姐姐学艺。


白浅带着白瑶逛着昆仑虚,两姐妹在逛的途中说了很多话,大多都是白浅在说,白瑶听着。但是白瑶一定抓住白浅的手,好像一不小心姐姐便离开了。


这边白真和折颜赶到了青云洞,在洞口便见着守洞童子。


“云裳,小六呢?”白真将云裳摇醒,云裳醒过来擦擦眼睛,便看见是白真和折颜。


“四叔,上神。我家小姑姑不在。至上次离开之后便没有回来了。”云裳是青云洞的守洞童子,从白瑶一万岁便照顾着她的起居。白瑶是白家老幺,所以众人称小姑姑,白浅是长女,则称姑姑。这便是青丘的称呼,也是以后飞升了上神四海八荒的称呼。


“这...小六去哪里了呢?她马上就要渡劫了,这时却不见了,到时候渡劫的时候可怎么办呢?”白真真是着急得很,这小丫头真是让人操心。


“你啊!可别着急,这小六虽然是调皮了一些,但是她做事还是有些章法的。她要渡劫,她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不要担心她。今日已晚,我们便在这青云洞休息一晚,明日去找小五吧!我想她必然在小五那里。”折颜很明白他们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虽然他是天上地上唯一的一只老凤凰,但是这种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他之前似乎也拥有过。


“是我太着急了!好,我们明日便上昆仑虚。”白真是太担心白瑶了,所以才会这样。


在昆仑虚中的白瑶与白浅还说着什么悄悄话,不时传来低低地说话声音。

第三章:渡劫

次日清晨白真便拉着折颜往昆仑虚跑去,白真隐隐觉得这小六不会老老实实呆在昆仑虚的。果然还是白真了解她。


在昆仑虚白浅起来便在桌子上看见了一张纸,纸上写着:姐姐,小六先行离去了。请姐姐帮小六向墨渊上神请罪。小六此次前来不过是为了看看姐姐在昆仑虚是否安好而已,姐姐既然安好,小六便先行离开了,免得给姐姐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小六留。


“小六,小六”白浅拿着信纸便从洞府里跑出来,白浅跑到大殿,看见墨渊便抓住他。


“师傅,你可见着小六了?”白浅甚是着急,这小六可是要渡劫了呢!


“不曾见过。”墨渊摇摇头,表示未曾见过。


“我倒是见过,她离开昆仑了。我当时还问过她呢!她说要是折颜上神与白真上神寻来了可能给你造成麻烦,所以她便下山了。”一个声音从人群之中传来,白浅望过去,正是十五师兄。


“十五师兄,小六什么时候离开的,为何我一点都不知道呢?我...”白浅话还没有说完,十六便带着白真和折颜来了。


“师傅,折颜上神和白真上神来访。”十六对着墨渊行礼。


“墨渊,昨日可有一只小狐狸上昆仑虚找司音吗?”折颜问的是墨渊,却看的人是白浅。


“折颜上神,白真上神,小六留言离开昆仑虚了。她只是上昆仑虚来看我。但是我想她应该是要渡劫了。”十七很是担心,她毕竟是小六的姐姐,这小六突然离开真是让她担心极了。


“折颜,我就说嘛!这丫头绝不会在这儿等我们来抓的。”白真可是真的着急了,现在昆仑虚也未有人,那么四海八荒这么大,她会去哪里呢?


“我又不知这丫头会跑,我想她必定会在司音这里呆上一阵子,却不想...唉!这丫头可比她姐姐更难对付。”折颜也没有想到她会跑。


“现在只好去找她了,只希望能在渡劫之前找到她。墨渊,我与真真先走了。这丫头渡劫,我还是不甚放心。”墨渊听闻也点点头。


“如此甚好,这样十七也会安心在昆仑虚。”


“我也想去,小六她...”白浅也想跟着去。


折颜看了一眼墨渊,转而对着司音说道:“你就别去了,好好在昆仑虚等消息,我与真真一起去,况且她渡劫是要飞升上仙的。这比她大可不能输给了她。”折颜说完就跟白真离开了,不给白浅任何反应时间。等白浅反应过来,这折颜和白真已经离开了。


“师傅,十七先去照顾金莲了。”白浅说完便离开了,留下了一脸疑惑的众人,墨渊见此也不愿多说,所以离开了。


“你们说那小六是什么人啊?能惊动折颜上神和白真上神?”这十六最为八卦,所以他猜这小六身份必定不凡。


“她自称小六,但是你们忘记狐帝有两女,排名就是五和六吗?”十五一向看得最清楚。


“对哦!我们...”


“你们很闲吗?还不快去做自己的事情。”叠风一脸严肃地看着众人,众人对叠风行礼之后便离开了。


不说昆仑虚发生的事情,白瑶出昆仑虚不久便感觉到自己要渡劫了,她拼命地向浮玉山飞去。白瑶还未到浮玉山便被一道劫雷打下了云层,白瑶无法只好拿出绘云绫抵挡雷劫。


在浮玉山竹林里一位蓝衣男子看着远处白瑶渡劫的地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主上,似乎有人在渡劫呢!”一个穿着白衣男子对着蓝衣男子恭敬地说道。


“呵,是谁敢来浮玉山渡劫呢?不怕本上神将他赶出去?”蓝衣男子说得很轻松,随后手一挥说道:“半夏,与我一起去看看。”


“是”半夏跟了上去。


原来此人便是消失了几万年的沧溟上神,据说沧溟上神与折颜上神一样自幼长在父神身边。在父神身归混沌之后他便消失了。世间无人知晓他的踪迹。


“等会儿不要暴露我的身份,毕竟我还不想这平静的生活被打扰。”沧溟不愿意再出世,所以他宁愿人家误会他,也不愿平静生活被打乱。


“是”半夏自然明白自家主上的意思。


沧溟与半夏向白瑶雷劫之地飞去,他们在远处的山上看见一个白色的女子正在用法器与劫雷斗着。沧溟只在此处看着并不上前。白瑶被劫雷伤了身,没有办法只好恢复狐身,以本身的修为来抵御劫雷,但是这样非死即伤。


“这不是白瑶姑娘吗?这是飞升上仙的天劫,如果她以狐身抵御那么...”半夏还未说完,沧溟便闪身离开来到白瑶处,并且将白瑶护在了身下。白瑶在沧溟的保护下渡过了雷劫。白瑶化形之后看着沧溟。


“溟,谢谢你。你又救了我一次。”白瑶说完便晕了过去。沧溟便闪身将白瑶抱回了竹林。半夏急忙跟上去。


沧溟将白瑶抱回来之后便让半夏去煎药,自己则为白瑶敷药。白瑶此时已经伤痕累累,沧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眼神之中的心疼却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嗯~疼”白瑶吃痛地呢喃道,因为身上疼痛额上已经布满汗水。沧溟见此情形,只好给白瑶喂了一颗止疼丹。


白真和折颜在青丘找了很久都未找到。


“真真,我们这样找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了解小六,如果她要躲我们,我们肯定找不到。真真,你放心。小六不会有事的。我们还是回十里桃林吧!”折颜知道这小六是躲避他们呢!


“也好,折颜,走我们回桃林喝酒去。”白真想明白了,自然也就回桃林了。


在浮玉山的竹林之中,白瑶吃了药睡下了。这次虽然飞升了上仙,但是白瑶也受伤不轻。甚至连仙法都不能使用。


沧溟坐在竹林里喝着茶,半夏在旁边伺候着。


“主上,白瑶姑娘这次渡劫虽然飞升了上仙,但是现在却无法使用仙法。跟凡人没有什么区别。那我们这次去渤海要不要带白瑶姑娘去呢?”原来这次沧溟要去渤海游历,现在白瑶无法使用仙法,那么就不能腾云了。


“自然是要带的,放她一人在竹林,我不放心。”沧溟自然不放心白瑶一人留在竹林,这浮玉山还是有很多妖怪的,没有仙法的白瑶就是他们最好的美食。

第四章:玄天镜

半夏站在沧溟身后,他虽不知沧溟如今什么模样,但是他知道主上动心了。不对!应该是一万年前便动心了,不然也不会将玄天镜送予她。


“半夏,你先离开吧!你知道的,她不喜欢有其他人在。”


“是”半夏明白,那里是白瑶姑娘不喜欢自己,明明是主上担心自己打扰了他们的二人世界,才撵自己走的。唉!自己还是走吧!不然只有被嫌弃的份。


等半夏离开之后,沧溟走进竹屋。他看着躺在床上的白瑶,她睡得很熟。沧溟一直看着白瑶思绪却飘到一万年之前了,当年白瑶化身白狐来到浮玉山,却不想遇见了一只大蛇,本来以白瑶到修为是打得过大蛇的,但是当时白真在白瑶身上下了咒,离开青丘白瑶将由九尾狐变成普通的狐狸,修为只能使用一半。所以白瑶差点被大蛇吞掉了,还好在旁边看戏的沧溟救了她。后来白瑶便留在了浮玉山。但是三百年前,白瑶突然消失,这可把沧溟找得好苦。如果不是从玄天镜察觉到她的气息,他还以为白瑶死掉了。今日看见白瑶的真身,沧溟才知原来她九尾狐,是青丘的。


“嗯~”白瑶醒过来,她模模糊糊地看到了沧溟。


“溟,我好像又梦见了你。这是梦吗?”原来离开浮玉山这三百年,白瑶时常梦见沧溟。沧溟听此心情突然开心了起来,原来这个小丫头还是没有忘记我。


“小丫头,这不是梦。你现在在浮玉山。”沧溟温声说道,似乎怕声音大了惊吓到白瑶。


“溟,谢谢你又救了我。我这次该怎么谢你呢?”白瑶从来不想欠任何人的人情,所以一万年前沧溟救了她,她便在沧溟这儿伺候他,即使她是青丘帝姬,但是为了报恩,为了还情,她愿意。


“你还是好好养伤吧!你虽飞升上仙了,却无法使用仙法。所以你还是老实养伤。”沧溟似乎不想让她说报恩的事情。


“啊?那怎么办呢?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四哥肯定着急了。”白瑶心中暗暗骂自己,如果不是自己逞能,怎会如此呢?如果没有遇见溟,也许伤得更重。


“是我太高估自己了,如果不是我任性跑出十里桃林,也许就没有这事了。”


“不是还有我吗?你现在虽然不能使用仙法,但是我能啊!好了,好好休息。”沧溟见白瑶责怪自己甚是不忍,所以便安慰她。


“嗯,对了。溟,对不起。我将你给我的玄天镜给姐姐了。”白瑶小心翼翼地看着沧溟,很怕沧溟怪她。毕竟沧溟当初让她不能离身的。


“为何要送出去?”沧溟有点伤心,自己第一次送人东西,结果人家还看不上。


“不是送出去,而是偷偷放的。”白瑶说着就将头埋进被子里,她不是故意的。沧溟将白瑶从被子里拉起来,然后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何为偷偷放?”


白瑶双手抓住沧溟的手,沧溟十分开心,这是白瑶第一次主动抓他的手。


“溟,我不是故意放在姐姐身体里的,只是我前一阵给姐姐算卦,发现她即将有一场大难,我怕我来不及去救她,所以便将玄天镜放在她身上。这样不管她到了哪里,做了什么事情,我都知道。我将玄天镜放在姐姐身上之后,便想起你不让玄天镜离身的事情,所以我便在今晨离开昆仑虚来浮玉山找你,却不想雷劫来得这么快,弄得我措手不及。溟,你没有生气吧?”白瑶眼睛湿漉漉的看着沧溟,好像他生气,她就会哭一样。


“自然不会怪你,你放心疗养。我会让半夏去桃林给四哥送信的。”沧溟将白瑶抱在怀中,三百年了,他终于又见到小丫头了。


“嗯”白瑶在沧溟的怀中点点头。沧溟将白瑶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小心地盖好被子,等白瑶睡着之后才离开。


沧溟走到外面,便召来半夏,让他前往十里桃林送信,并且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毕竟他现在还不想见折颜等人。等半夏走后,沧溟便去厨房给白瑶做吃的。其实沧溟不会厨艺的,但是白瑶只会吃,不会做。只好每一顿都去凡界吃,都是凡界也有吃腻的时候,所以沧溟只好自己学习做饭给白瑶吃。因为白瑶每次都会喊:我好想念云裳;云裳,小姑姑想你的话。所以某人听不惯了,只好去学习了。所以呢!厨艺大师如何炼成的?首先就要有一个会吃不会做的女朋友。比如我们的沧溟上神或者是白瑶上仙。


浮玉山景色也是极好,以前白瑶最喜欢跟沧溟一起到浮玉山中去游玩。后来白瑶突然离开,沧溟发疯似的找她。但是四海八荒那么大,又何处寻找呢?最后沧溟只好回到浮玉山等她,等她。现在终于将她等回来了。沧溟从未跟白瑶表露过心迹,所以白瑶只当沧溟是朋友而已。


玄天镜,这是沧溟初成上神时炼制的神器,它一直跟着沧溟,直到一万年前沧溟遇见白瑶,才将它送给白瑶,并吩咐她不可离身。白瑶回到青云洞花了五十年的时间将玄天镜收服成自己的法器,这一次因为姐姐才将此物留在她的身上。但是白瑶却因为身上没有玄天镜怕沧溟担心,所以才在渡劫时期前往浮玉山。还好沧溟在,不然白瑶也许只能维持原身了。


沧溟今日特别开心,不仅仅是因为白瑶来了,而是他隐隐发现白瑶心中也是有他的。他虽然比白瑶大很多,但是他真的爱上白瑶了。也许当初救她于蛇口便注定自己会爱上她吧!他并不反感爱上白瑶这件事。


白瑶在浮玉山睡得十分香甜,在这儿睡觉,梦中不会出现沧溟来打扰自己睡觉。沧溟见白瑶睡得十分香甜也在白瑶旁边睡着了。这一日他也睡得十分香甜,因为他爱的她终于回来了。

第五章:沧溟上神

自那日白瑶醒来看见沧溟睡在自己旁边之后,便时时躲着他。

“这屋里太闷,我去外面透透气。”这不沧溟刚进屋,白瑶就想从旁边溜过去。但是被沧溟抱住了。

“小丫头,你一直在躲我?”沧溟已经认清自己的心,怎会让白瑶溜走呢?

“那什么,我不是躲你,而是要出去透气。”白瑶心中却暗想着:这人修为比我高,现在我又没有仙法,绝对不能硬碰硬。

“哦?小丫头要出去透气。自己一个人去吗?”沧溟看着这样的白瑶甚是好笑。

“对啊!溟,事务繁忙,不用陪我的。”白瑶连忙回答,她怕沧溟跟着来。

“我并没有事情需要忙。而且你仙法均失,你想去山中喂妖怪?”沧溟一脸严肃地看着白瑶,好像白瑶说是,他就吃了她一样。

“不想,而且我只想在林子里逛逛。这竹林因为有你的神力,那些小妖怪也不敢来。”白瑶也不傻,自己现在是仙体,却无仙法。那不就是妖怪的盘中餐吗?

“我与你一起去,正好也无聊!”沧溟拉着白瑶的手向竹林里走去。白瑶心中却想着:明明比我大那么多岁,偏偏爱吃豆腐。真是一个老不羞。

“小丫头,不要骂我哦。”白瑶看着沧溟,他只是牵着白瑶的手,并未回头。

“我哪有骂你啊?”明明就是事实。不过白瑶可不敢这样说,这样说白瑶可打不赢他。

“心中骂了。”沧溟停住脚步,白瑶一下子便撞到他的背上。

“我忘了,你身上的伤才好,应该好好疗养。”他这是又要做什么呢?“所以,我抱住你走就好了。”沧溟一下子就抱起白瑶,白瑶再次羞红了脸。下次渡劫定不往这里跑,这人太欺负人了。白瑶心中想着。

“这可丢死人了。溟,你放我下来。我身上的伤不重,所以能自己走。”白瑶在沧溟怀中挣扎,但是白瑶就算是有仙力都不能挣开,何况自己现在没有仙力呢?

“你再动,我就不保证下面会发生什么事。小丫头,你可还要挣扎?”果然这句话很是灵,白瑶听此再也不动了。白瑶心中暗想:看嘛!果然不错,我要是再动,他必定会打我的。现在我没有仙力跑都跑不赢。不过这溟神力如此之厉害。难道他是上神,但是四海八荒的上神我都曾见过啊!难道他是只听传闻,不见其人的沧溟上神?额~这可怎么办呢?当初折颜可说让我离这个上神远一点。不过这上神长得还是蛮好看的。比折颜好看多了。

“小丫头,你再看,我就要吃不消了。”沧溟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怀中的白瑶。当双目对视,白瑶在沧溟眼中看到了自己,仿佛四海八荒只剩他们两人。但是白瑶很快便从其中清醒过来,但是脸上却绯红。

“小丫头,你很热吗?脸怎么红了?”沧溟好听的声音传入白瑶耳中,让白瑶脸又红了五分。

“没事,可能是这竹林太热了。你可以先放我下来吗?”白瑶声音很小,但是沧溟还是听得十分清楚。他轻轻地将白瑶放下来,点了点她的小鼻子,然后便转身向前走去。

白瑶一直站在原地,她望着沧溟慢慢远去的背影。他便是那沧溟上神吗?怎么不像呢?跟传说中的不一样,跟折颜所说的不一样。

“你是沧溟上神?”白瑶的话让沧溟停住了脚步,他背对着她,白瑶却心情激动,她以前对这沧溟上神甚是崇拜。

沧溟转身过来,远远地看着白瑶。他见白瑶脸色依旧绯红。他嘴角微微上扬,然后轻微地点点头。但是一直注意着他的白瑶都不曾错过,她飞快跑到沧溟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

“你与墨渊上神不一样,姐姐说墨渊上神像小白脸,不知如何拿得起轩辕剑。但是我看那墨渊上神倒像那人间的员外郎。而你沧溟上神,我到觉得像一个严肃的公子哥。你跟折颜不一样,折颜就像一个潇洒的仙人,有点像凡人讲得那样潇洒自在。”白瑶以前甚是崇拜沧溟,这原因仅仅是因为折颜说,他打不过沧溟。沧溟听了白瑶的话,却有些不开心了。刚才那一段话,她就提到了两个男人的名字,对他的描述那么多,对自己仅仅就是一句话而已。如果白瑶知道,一定会大喊冤枉,我跟墨渊不熟,但是架不住有姐姐啊!我跟折颜很熟,那是一直是在桃林长大的。但是我跟你不熟吧!

“我与墨渊,你均称上神,为何到折颜那里,你倒是直接称呼名字了?”好吧!沧溟很小气,当他听见白瑶直呼折颜的名字,而称呼自己为上神时,他真的吃醋了。

“你们与折颜不一样。折颜对我亦师亦友。而你与墨渊上神都是...”白瑶摸摸脑袋想不出来了,沧溟好笑地看着白瑶,原来她还有这样一面啊?“都是崇拜的人,墨渊上神是姐姐的师傅自然是要尊敬的,而你是我最崇拜的人,自然也是要尊敬的。而折颜不一样。他是我除了家人之外最亲近的一位上神,所以我在他面前不拘这些。”随着白瑶的话,沧溟冷若冰霜,如果折颜在此处他一定劈了他。但是白瑶并没有注意到沧溟的神情。

“可是,你却与我相处了这么久,也算是最亲近的人,所以不想跟其他人一样叫你沧溟上神。”白瑶纠结了很久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沧溟只是看着白瑶不曾说话。白瑶好想是下定了决心一样,她转身抓住沧溟的手,眼睛看着他。

“我可否能不跟他们一样叫你沧溟上神呢?”白瑶随着这句话白瑶低下了头,她不敢看沧溟,她怕看到他眼中的不耐烦。因为折颜说过他不喜欢人家触碰他,白瑶想到此处放开了手,但是手却被沧溟抓住了。

“那你打算叫我什么呢?”沧溟很平淡地声音传过来,但是只有沧溟才知道自己的心并不平静,甚至紧张。

“我就叫你溟,可好!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我会努力飞升上神,做一个能叫你名字的女上神。”白瑶没有想到自己的话最终还是实现了。

“自然是好的。以前不就是这样叫吗?”沧溟心中暗想着:还好,我在你心中是不变的。

“嗯,那我以后还是这么叫你。”白瑶高兴地抓住沧溟的手,拉着他往前跑去。

“溟,竹林里的竹笋都长出来了,我们去挖来吃吧!”白瑶家上神多,所以她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沧溟也不说话,只是跟着白瑶走,他嘴角微微上扬,就表示他现在心情很好。

第六章:吃味的沧溟上神

说是白瑶挖竹笋,但是劳动的那个人总是沧溟,沧溟也不恼。白瑶来到沧溟身边,蹲在在他旁边。

“折颜说,沧溟上神与他一起养于父神身边,生性冷淡。他让我在外玩的时候要避开你。因为我太活泼了,而你是那种喜欢清静的人,如果要是惹到你了,有可能小命难保。我一直都觉得折颜是骗人的。现在再看到你,果不其然,折颜是骗人的。看我到时候回桃林去怎么说折颜。那折颜总是哄骗我。”白瑶望着竹林,这里跟桃林无法比,但是这里幽静。很适合沧溟。

沧溟听着白瑶的话,心中却是另一番景象。折颜说得没错,但是遇见了你,这些都不存在了。沧溟看着白瑶,心中默默地说道。

“折颜说你不喜欢女人,难道你喜欢男人?”白瑶突然一句话将沧溟拉了回来。

“折颜是这样说的吗?”沧溟悠悠地说一句话。

“对啊!折颜跟我说了好多你的事情,也不知这折颜是不是喜欢你啊?不对啊!折颜不是同四哥...唉!这折颜太不靠谱了,还是让四哥另寻他人吧!对了!”白瑶跑到沧溟面前,认真的看了一下沧溟。

“沧溟,要不我将你介绍给我四哥吧!我阿娘说四哥要是是女子,那四海八荒第一美女便不再是我姐姐了。我看那折颜不怎么适合四哥,倒是你挺适合的。你会做菜,会下棋,医术也比折颜好。正好你也...,那配我四哥也正好。而且你们身份也相当,都是上神,年纪相差太大也没有关系,毕竟只要相爱,年纪都不是问题。”白瑶越说越激动,好像沧溟和她四哥确实挺合适的。但是白瑶却没有注意沧溟的脸色,沧溟那脸啊!都黑得滴出墨汁了。但是白瑶似乎还是不放过他。

“不过,我四哥真的是断袖吗?应该不是吧!沧溟,我觉得我姐也挺适合你的。我姐可是四海八荒第一美女。况且我家姐姐是要继任青丘女君的。到时候,你还可以吃白饭,反正你长得像小白脸。我...”

“白瑶,你话真多。”沧溟转身离去,白瑶一头雾水。

“这是什么情况?我还没有说完呢!溟”白瑶追着上去,后知后觉的白瑶才发现沧溟原来生气了。但是为什么生气呢?白瑶不明白。

沧溟一路走回来了,他就不明白,自己都表现得那么明显了。那丫头为何还会如此迷糊呢?只是沧溟不知道白瑶一直把沧溟当作偶像来崇拜,现在终于见到了,白瑶怎么会想到沧溟是喜欢自己呢?再说白瑶觉得沧溟年纪都能做自己爹爹了,怎么会喜欢自己呢?所以误会就是这样造成的。

沧溟回到竹屋后,一直在院子里喝茶。他在院子里左等右等白瑶还是没有回来,他十分担心,正准备去找白瑶,但是在竹林小路上走来一个白衣女子,她背上背着竹篓,手上拿着小锄。她老远便看见沧溟在院子里喝茶。她跑过来看着沧溟,见他都不抬头看自己。心中十分生气。

“请上神送白瑶回青丘,来日白瑶爹娘必定会好好谢上神的。”白瑶将小锄放在地上,恭敬地对沧溟行了一礼。白瑶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离开这儿。

“本上神又不是你的护卫,为何要送你回去?要不你就等你自己恢复了回去,要不你就自己现在回去,本上神不负责。”沧溟本以为白瑶会来给自己解释一下,却不想她居然来让自己送她回去。

“哼!自己回去就自己回去。折颜给了我护身符,必能护我回青丘。”白瑶听沧溟如此说话,她心中十分生气。她自己离开就是,大不了让土地送我回去。

白瑶将竹篓放在地上,然后便跑走了。沧溟也不追她,他知白瑶不会离开。只是白瑶心中只有折颜,一会儿折颜,一会儿折颜的。完全没有将自己放在眼中。让他很伤感。不过他还是将竹篓中的东西拿起来,准备给白瑶做饭吃。

这边半夏来到十里桃林,他见到了折颜和白真。

“折颜上神,白真上神,我家主上让小仙带信来说,白瑶上仙,因为渡劫时受伤暂时不能使用仙力,所以就暂时留在了我们那里。请两位不要着急。等白瑶上仙恢复之后便能回来了。”如果主上准许的话。不过这句话半夏没有说出来。

折颜和白真看着眼前的这人,他们从未见过,但是从他身上的气息看来应该是仙人。但是将白瑶留在他们那里绝对不是好主意。

“多谢你家主上救了我家小六,小六养伤还是回到桃林来比较好,所以请仙使带路,我与折颜去将我家小六带回来。”白真怎么会放心白瑶在一个陌生人那里养伤呢?

“请白真上神放心,我家主上对白瑶上仙无恶意的。白瑶上仙与我家主上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我家主上才留白瑶上仙养伤的。”半夏怎么会让他们两人去将白瑶姑娘带走呢?

“那能告诉我们,小六现在在何处?”白真见此也不好,强制性去将白瑶带走,只好晓得人家的名字,然后再慢慢调查。

“我家主上也是一位上神,所以两位上神放心,我家主上不会伤害白瑶上仙的。小仙还有其他事情。先走了。”半夏说完就跑了,白真准备去追,但是被折颜拉住了。

“真真,不用去追了。我知道小六在谁那里。这四海八荒的上神,你可都识得?”折颜向桃林里走去,他似乎知道白瑶在那里。

“自然都是识得的,却无人有刚才那小仙伺候。”白真想了一遍都未见过那小仙。

“不对!有一人你未见过。”折颜喝了一口水,眼睛看着白真。白真想了好久都未想到,他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小六以前最爱听我将他的事情,现在他们俩总算是见面了,看来那人对小六还是很在意。毕竟一个都以为有断袖之癖的男神仙。”折颜说的时候,白真便一脸我知道了的表情。

“真期待见到我那未来的妹夫啊!折颜,来喝酒。”白真直接拿出酒壶跟折颜喝了起来。折颜默默地回了一句,是啊!然后一饮而尽。

第七章:白狐梦影

白瑶一个人跑出了竹林,但是天慢慢黑了,白瑶不敢走了。毕竟她很怕黑的。

“这天色已经慢慢黑了,我该怎么办呢?难道要用折颜给的护身符吗?”白瑶缩成了一团,她不敢走了,只好呆在原地。她以前在青丘晚上都不曾离开洞府的。如果现在自己有仙法,那么自己就能变出火来,这样就能不那么害怕了。

这边沧溟做好饭之后四周找了一下白瑶,均没有见到她。沧溟便知白瑶应该是刚才跑出去了。她没有仙法。沧溟连忙向外飞去。沧溟只白瑶没有仙法,她自然跑不了多远,所以他找的时候都很细心。

这边白瑶不知沧溟来找自己了,她只好变回兽身,蜷缩在树下。在黑夜之中,白色的狐狸成了一个亮点。在不远处一个亮光走了过来,他发现了白瑶,但是白瑶很害怕,所以不敢抬头。

“这只小狐狸是离开了母狐了吗?真是可怜。”那手摸在白瑶的身上,白瑶因着是黑夜,害怕得瑟瑟发抖。那人见小狐狸甚是害怕,只好将小狐狸抱在怀中。感受到温暖的白瑶在那人身上蹭了蹭,那人十分开心。

“这小狐狸甚是可爱,我便将它带回家。等来日有机会上来,再将她送回母狐身边。”就这样,那人便将白瑶抱回了家,也许是那怀抱太过温暖,白瑶竟在那怀中睡着了。

这边沧溟还在找白瑶,但是他将竹林周围都找遍了,都不曾见到白瑶。无法沧溟只好向外面找去,但是在外面也找遍了,也未找到白瑶。没有办法的沧溟只好召出土地。

只见一个穿着白衣的青年男子出现在沧溟面前,他见到沧溟便行礼,说道:“参见上神,不知上神召小仙来,有何事呢?”

“你可见到一只白色的小狐狸?”沧溟不在意这些礼节,只想快点找到白瑶,毕竟白瑶现在很危险。

“小仙见过,那只小狐狸似乎也是一位仙友,但是它却无半点仙法。刚才天黑了,她似乎有点怕,只好蜷缩在树下。刚才刚好有一凡间男子看见了那位仙友将它带走了。那男子小仙也曾见过是山下的敷文书院教授琴艺的夫子。”土地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沧溟。

“多谢。”一阵风过,沧溟已经离开了这儿,向山下飞奔而去,他怕那夫子伤害白瑶。

土地见此甚是感慨,这不愧是上神,这速度真是常人所难比的。

沧溟赶到敷文书院的夫子厢房,只见兽身的白瑶站在桌子上看着眼前的青衣男子。青衣男子见白瑶已经醒来便对着她说:“你且莫怕,我乃这敷文书院的授琴夫子,李恒元。在山上见你似乎很害怕便将你带了回来。明日天亮,你愿意,便自行离开。”

白瑶见这人正义凛然,所以也就点点头。那李恒元见白瑶点头,他十分惊讶。

“没有想到你这只小狐狸居然能听懂我的话。这也算与我有缘。你全身雪白,又通人性。不如我为你取名为梦影。你若喜欢便来舔舔我的手,如若不喜欢,你便坐下。”李恒元没有想到这只白狐居然通灵。

白瑶看着眼前这位男子,他今日将自己带下山,虽然是凡人之地,但是总归是救了我。梦影这名虽然不是很喜欢,但是也算是报他救护之恩。白瑶走过去蹭了一下那男子的手。男子见此甚为开心。

“你虽不是舔我手,但是你刚才的表现也证明你十分喜欢这个名字。”白瑶却没有理这男子说了些什么,这凡人之地,污浊之气甚重,白瑶身上的伤本来就没有,现在更加厉害了。她现在很需要休息。白瑶蜷缩在桌子上,男子见此将白瑶放在了自己的床上。自己则去洗漱了。

沧溟看着蜷缩在床上的白瑶,他甚是心疼,如果不是自己与她置气,她何至于流落在凡间呢?沧溟在那里等着,等那男人入睡之后,他便将白瑶抱回了竹林。白瑶经过这一次,身上的伤更加重了。

次日白瑶醒来见自己居然在竹屋之中,她甚是疑惑。

“难道那只是我做的一个梦吗?不对啊!他曾给我取名为梦影。难道是梦之幻影吗?”白瑶不知这到底是梦,还是真实存在的。如果是真实存在的,那么自己应该去报恩的。白瑶准备起来,但是被沧溟赶来阻止了。

“干什么?你怎么起来了?你不知昨日去凡间沾染了污浊之气使你的伤更加重了吗?”沧溟快速地将药放在旁边的凳子,然后将白瑶按在床上。

“溟,昨日那不是梦吗?那男子是他救了我?他是山下书院的授琴老师。对吧!”白瑶心思好像飘向了凡界。

“对的,是我将你从他那里抱回来的。你身上的伤在凡界只会更重。这几日好好养着。等好了,你才好去报恩。”沧溟将药喂到白瑶的嘴里,白瑶将药喝了下去。然后一脸开心地看着沧溟。

“溟,我们到时候一起去,可好。等报了恩,再去游历四海八荒可好。”白瑶还是很怀念那男子的怀抱的,但是沧溟的怀抱更温暖。

“好,好。姑奶奶,你开心就好。”白瑶却不知沧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还好小丫头没有说以身相许。

在凡界的李恒元醒过来却未见见到小狐狸,他将厢房都找遍了,都不曾找到小狐狸。

“难道昨晚是我在做梦?梦影?梦中之影吗?”李恒元有一点点失望。

不说李恒元的事情,这白瑶想下床,但是都被沧溟阻止了,他让她好好休息。

“溟,我已经好很多了。可以起来吗?”白瑶昨日有些冲动了,她知不应该与沧溟赌气,所以她今日态度极其好。

“不行,你还是应该多多休息。你这仙法不快点恢复,那你连报恩都抱不了了。毕竟凡人时间不多呢。”沧溟虽不想提此事,但是这件事情是真实存在的。

“知道了。”白瑶听此就乖乖躺回去了,沧溟说得没错,这凡人只有区区数年,如果自己不快点好的话,也许连恩都报不了。

接下来几日白瑶很听话地吃药,养伤。很快白瑶便伤好并且能使用仙法了。沧溟却越来越不开心了。因为白瑶这些日子一直都在打听那位救命恩人李恒元。

第八章:白瑶报恩

在禹州城里,一白衣少女拉着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男子向前走,那男子看着女子的眼神甚是宠溺。

“溟,我们去上面听戏可好?这样可以打探到李恩人需要什么,这样我们便可以报恩离开了。你之前说得渤海,我早就想去了。但是四哥总是不让我去,所以我这次跟你一起去可好?”白瑶一脸期待地看着沧溟,沧溟不想让她失望,只好点点头,本来沧溟也是准备去渤海的,现在白瑶愿意一起去正好。

“好,你要去哪里,我都陪着你。”沧溟刮刮白瑶的小鼻子,白瑶怕痒便移开了脸。

“嗯,那说好了?溟,以后不要刮我鼻子了,痒痒的。”白瑶摸摸小鼻子,然后转身离开。沧溟却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手,似乎手上还有白瑶的温度。

“溟,快来。”白瑶转身过来没有看见沧溟,便老远叫他。沧溟也不恼,只是快步跟上白瑶。

白瑶来到戏楼刚坐下便听见旁边有人在说:“这李夫子,真是倒霉,这不刚将孩子生下来了,这夫人又快不行了。”

“是啊,都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啊?”另一人也摇摇头。

白瑶听见便上前去,抓住那人。急忙问道:“两位,请问你们说的李夫子是谁啊?”

“姑娘,你先放我行吗?我都快呼吸不畅了。”那人因为白瑶的动作,差点憋死了。

“啊?对不起啊!”白瑶连忙松手,她可不想害了一个凡人的性命。

“姑娘,我看你长得极其漂亮,但是这动作还是需要温柔一点,不然你未来相公怎么能受得了你呢?”那人缓过气来,才看清楚眼前女子的样貌,这女子确实生得极美,但是这动作确实粗鲁了一点。

“不好意思啊?我刚才也是着急了。我想知道那李夫子是何人,发生了什么事情。”白瑶才不在意那人的话,毕竟她都活了几万年了,还没有想成亲。但是白瑶身后的沧溟却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心情很好。

“这李夫子是敷文书院教授琴艺的李恒元先生,三年前,他娶了城东蔡家的蔡小姐为妻。去年蔡小姐查出来有孕,前几天便生了,但是生了孩子之后,李夫子的夫人便卧床不起,似乎得了什么重病,城里的这些大夫都说回天乏术了。所以我们才觉得这李夫子倒霉,明明才得了孩子,却要失了夫人。唉!这不是上天捉弄吗?我们...”那人还未说完,白瑶便拉着沧溟离开了。

离开戏楼之后,白瑶准备立即赶到李府,但是被沧溟拉住了。

“小丫头,你冷静一点。你怎么样着急是没有用的。”沧溟不忍白瑶如此担心,所以他拦住了白瑶。而且白瑶什么都清楚便前去,有可能遇到什么问题。

“溟,你让我怎么冷静?他是我的恩人,现在他有难,难道我不应该帮助他妈?”白瑶不明白沧溟为何拦住自己,这不是沧溟平日的风格。

“自然是要帮的,但是你知道他娘子得了什么病吗?还有这病在你不使用仙术的情况下,能不能治愈呢?”沧溟的话让白瑶冷静了下来,是啊!如果自己不使用仙术,那么能报恩吗?那么只好...

“溟,我们隐身去李府看看情况。这样便可以看我是否能施救了。”白瑶冷静下来便思路清晰多了。

沧溟摸摸白瑶的头发,然后宠溺地说道:“小丫头不着急了,还是蛮聪明的。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吧!这样才好想到办法。”

“哼!当然了,我白瑶可是青丘最聪明的小狐狸。”白瑶得了一句表扬,很是开心。不过白瑶也不是开玩笑的,她的资质极好,所以她才能在三万岁飞升上仙。

“是是,最聪明的小狐狸,我们走吧!”沧溟也不反驳,毕竟白瑶说得也是事实。

白瑶跟着沧溟来到李府,发现这里似乎死气沉沉的。他们来到李夫人的房间,李夫人脸上有一团黑气。白瑶看四周无人便现行把了一下脉,发现这李夫人居然是中毒了。

“溟,这可怎么办呢?这凡界的毒,我不会解呢!”白瑶看着床上那个刚生产的李夫人,她对医术又不精通,这可怎么办呢?

“这毒好解,只是我们要搞清楚这李夫人为何会中毒。”沧溟一定会帮白瑶报恩的。

“那会是怎么回事呢?我最讨厌这等事情了。”白瑶一向逍遥自在,所以最烦这等事情。

“我也不知。我知你讨厌此事,但是你这报恩,还是应当好好理理此事。”沧溟不想白瑶没有将事情理清楚便救了她。

“溟,我不想管凡界这等事情,我们只需将人医好就好了。”白瑶不想管人间的事情,毕竟凡人的命运都由司命写好的。

“也对,我们不该管这人间的事情,那你准备怎么办呢?”沧溟很满意,白瑶的反应,这证明白瑶不喜欢那李恒元。

“我当然是想好了。你且看我的。”白瑶早就想好要怎么做了,她不愿意管理人间的事情,所以她便只好这样了。

那晚白瑶便进入了李恒元的梦中,白瑶在李恒元的梦中见到了他,他似乎比五日之前更老了。不过也是天上一日人间一年。

“李先生,我乃九重天上的神仙,当年我在浮玉山遇险,多谢先生所救。今日我过路此地听闻先生家夫人得了重病,所以我特地带来了一枚丹药,李夫人吃下后便会好起来。这也算是还了李先生当年之恩,”白瑶也不曾现身,只是远远地传来一句话。

“九重天上的神仙?浮玉山?”李恒元想了很久。

“正是,恐怕先生已经忘记了,但是我却不敢忘。”白瑶的声音幽幽传来,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出来的。

“你是那白狐,梦影。”李恒元终于想起来。“那日还以为是一个梦,却不想原来是真是存在的。不知仙子能否告知尊名。”

“这药便给你了。”白瑶将药送给李恒元,便离开了梦境之中。

“仙子,仙子。梦影”李恒元一下子便从那梦中醒了过来,他醒来原来没有一人,但是手中的药却告诉他那是真实存在的。

白瑶离开梦境之后,便飞身离开了李府。这下抱了恩,白瑶正好可以出去游玩了。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白瑶回到了青丘,最后沧溟也追了过来。果然这渤海还是去不成的。

第九章:白浅续命

“为何会如此心痛呢?难道是姐姐出了什么事情?不行,我得回青丘去看看。但是溟怎么办呢?不管了,我要先回去了。”白瑶刚准备去跟沧溟汇合,便突然心痛。白瑶明白这是因为姐姐出事了。

白瑶连日赶回青丘,她刚回青丘便见到了躺在床上的白浅。

“姐姐,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就几日不见,你便如此了呢?”白瑶不明白自己只是几日不见,怎么姐姐就这样了呢?

“小六,小五她用自己的心头血滋养着墨渊的仙身,所以才会...”白真说不下去了。

“那姐姐可还有救?”白瑶看向折颜,折颜点点头,表示有救。

“自然是有救的,只需要渡修为就可以治好小五了,但是但是要等白止去东海瀛洲拿回神芝草才行。”折颜将方法告诉我白瑶,但是白瑶知道自己是无法的。

“阿娘,姐姐会好吗?”白瑶看着躺在床上的白浅,她不知该说些什么。

“应该会的。”狐后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她也不知该如何给二女儿解释。

“都怪小六,我不该离开姐姐的。不然姐姐也不会出事。”白瑶想起自己之前为姐姐占卜,发现姐姐有一场情劫,所以白瑶才将玄天镜偷偷打入白浅的体内。

“小六,这是你姐姐的劫,如何能怪你呢?只求你阿爹将能将神芝草带回来,那样阿娘便能为小五渡修为了。这样小五便能好起来。”狐后不忍自己小女儿伤心,所以便安慰了她几下,确实这件事情不能怪她。

白瑶一直跟狐后守着白浅,完全将沧溟给忘记了。沧溟在浮玉山左等右等她都不曾归来,沧溟无法只好去李府找她,但是沧溟在李府并未看见白瑶,沧溟便怀疑这白瑶是出事情了。

几日过去白浅终于好了,白瑶一直与狐后守在她旁边。白浅醒来,看见白瑶和狐后便甚是开心。

“阿娘,小六,我怎么会没死?”白浅似乎在那时已经看见了死去的师傅,但是好像在师傅背后又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你怎会死呢?阿娘可是渡了你半生修为。这样姐姐以后比我都厉害了。我可不依。”本来是伤感的事情,却被白瑶说得十分轻松。

“小六,你这也跟你姐姐挣啊?几日不见,小六到成了上仙呢!似乎比你姐姐都要先飞升呢!”狐后见这样的小六,她似乎消失了很久呢!

“阿娘,几日?怎么会是几日呢?小六都几年没有出现在阿娘的面前了。果然阿娘真是爱忘记我。”白瑶装作不开心的样子,狐后看着这样的白瑶真是不知如何是好。

“这小六与小五不同,小六与你上面的哥哥姐姐均不一样。他们还有相似的地方,小六完全就是一个调皮的人。小六等会儿你与你四哥好好照顾你姐姐。我便与你爹要去天宫一下。”狐后其实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小女儿,但是这个小女儿一向有主意,所以狐后倒不好管她。

“哦?倒是为了那小天孙?”白瑶自然是知道那小天孙的。

“对啊!我先走了。”狐后走了一会儿白真才将还在襁褓之中白凤九带来了,白瑶看着白真怀中的小女娃娃,真是可爱得紧。

“这便是二哥的女儿?他那么凶怎么有这么可爱的女儿呢?对吧!姐姐。”白瑶将小孩子从白真手中抱过来,然后递给了白浅,白浅抱着襁褓之中的白凤九,笑了。

“她这额头上倒是有一朵凤尾花呢!”白浅摸了摸白凤九的凤尾花。

“是啊!所以阿娘因为这凤尾花,又因这孩子出世在九月,便取名凤九,再配上白家的族姓,便称白凤九。”白真知道这两个妹妹都未曾见过这凤九,所以便向她们介绍。

“凤九,这名字真是随便呢!还好阿娘给我取名之时比较好,不然都不知我现在叫什么奇怪的名字。”白瑶逗弄着小凤九,她好像知道白瑶说得是她一样,对着她笑了起来。

“这小凤九真是乖,居然对着我笑。四哥,我们先带小凤九出去,让姐姐休息一下。”白瑶知姐姐才醒,所以必定很需要休息。白真看了一眼白浅,见她确实累极了,所以便带着小凤九与白瑶一起离开了。

白瑶和白真与小凤九玩了一会儿之后,白瑶便让白真将小凤九送回去了,因为白瑶实在不会照顾小孩,让她喝酒倒是行,但是这照顾小孩就算了。

白真将小凤九送回去之后,回到青丘便见白瑶坐在亭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白瑶将一壶桃花醉递给白瑶,白瑶接过来喝了一口,但是目光还是看着前方。白真看得出来,这次白瑶回来似乎多了很多心事,难道与那位上神有关?

“小六,你这次渡劫...”白真没有说完,但是白瑶却知道白真想说些什么。

“这次渡劫倒是我托大了,我渡完劫之后便失去了仙力,无法驾云。不过还好有溟在,不然我可能已经被浮玉山那些妖怪给吃掉了。不过为何我每一次渡劫都是这样呢?总是失去修为。”白瑶站起来,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

“溟?他是谁?”白真笑着问道,他是知道的。

“溟,他就是沧溟上神,我之前不是消失了近万年嘛,便是与他一起的。上次出门游历,遇事受了重伤,是他救了我。之后我便留在他那里给他报恩。但是三百年前,我便跑回来了。据说他还找了我多久呢!这次他又救了我一命,我都不知该如何报答他呢!四哥,你见识多,不如你给我出个主意可好?”白瑶转身看着白真,这一下把白真吓着了。白真心中想着:这丫头,不知那沧溟喜欢他?我看她那样子,似乎也不喜欢他呢!且让我试试。

“不如你给他介绍一个伴。”白真转着杯子看着白瑶,似乎等着白瑶回答。

“我有做过啊!但是他不甚开心。”白瑶马上就否定了,这个办法不行。

“啊?那你介绍的人是谁啊?”白真很想知道白瑶介绍的人是谁。

“你和姐姐啊!”白瑶话音刚落,白真就将一口就喷了出来。

“小五倒是能理解,但是为何有我啊?”白真一脸疑惑地看着白瑶,这怎么扯上自己了呢?白瑶认真地看了一眼,白真,她不敢说。四哥一定会找我麻烦的。

第十章:沧溟来了

自那日之后白瑶便一直躲着白真,终于白真去了十里桃林,白瑶才敢跟白浅一起出来玩。

“小六,你怎会如此怕四哥呢?可是你又得罪他了?”这几日白瑶的样子,白浅可是看在眼里的。

“没有啊?我怎会得罪他呢?我不过说了一些话罢了。我怕说给他听之后,他又得几日不理我。”白瑶自然是知道这件事的后果的,她可不愿意说给四哥听。

“你且说来我听听,看看是什么样的大事。”白浅好奇了,这小六到底是说了什么话啊?

“好吧!”白瑶就将那日自己渡劫,然后被沧溟所救,然后自己给沧溟做媒人的事情告诉我白浅。

沧溟已经找了白瑶几日了,现在他带着半夏来到十里桃林。白真与折颜正在钓鱼,折颜感觉到了,便说了一句:我这桃林面子倒是大呢!能将久不出世的沧溟上神吸引来。真是奇迹啊!”

“折颜”沧溟只是淡淡地一句,白真就能感受到寒冷。

“我都成上神几万年了,都不曾感到冷,今日这是怎么了?”白真转头看着沧溟,他感叹这男子长得美,阿娘曾经夸奖过自己,但是见到这人,白真才知世间竟然有如此美男。

“真真,你且没有见过他吧!他就是那沧溟上神。”折颜自然是知道沧溟的容貌的,甚好。

“你就是我那未来的妹夫?”白真的一句话让沧溟皱眉,自己这怎么才出来就成了人家妹夫呢?这人是谁?

“未来的妹夫?”沧溟很是疑惑,这人是谁啊?

“他是白瑶的哥哥。”折颜好心提醒了沧溟。果然沧溟不再皱着眉,脸上挂着一点点笑意。

“原来是小丫头的哥哥啊!”沧溟也不否认,也不承认。折颜见此便知这沧溟动心了,不然刚才真真的话,必会让他生气。

“真真,你一人来了,小五跟小六呢?”折颜见这次只有白真一人来,那两个怎么不来呢?

“小五身上的伤还未好,至于这个小六嘛!”白真说此话的时候倒是停顿了一下,他想看看沧溟有什么反应,但是白真要失望了,这沧溟一点反应都没有。白真却不知,沧溟心绷得紧紧的。

“小六这几日一直躲我,所以我便来你这儿了。不过难得小六如此怕我,看来她有事情瞒着我,怕我知道。”白真见没有戏看,只好将话继续说下去。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可惜看不见她那副样子。”折颜对白瑶那样子可是很好奇的。

“折颜,这些日子我便住你这儿。”沧溟起身走了几步,幽幽的传来一句。“那丫头平时住哪里?”

“住那里。”白真往旁边的茅屋指了下,沧溟看过,随后来了一句,“那我便住那里。”

留下白真和折颜两人在原地,半夏已经见怪不怪了。

“真真,这沧溟跑不出小六的手心了。”

“是啊!跑不了了。不过小六隔几日必会来,到时候你且不要告诉她,沧溟来了。这样我们会有更多的戏看。”原来每一次白瑶来十里桃林,第一件事就是去那茅屋坐坐,然后再出来。如果这次白瑶进去看见沧溟了,那是不是很有趣呢?

沧溟进屋,便看见有一简单的床,他似乎看见白瑶躺在这儿。旁边有一小桌子,沧溟似乎看见了白瑶在桌子上喝茶(其实沧溟不知白瑶一向喝酒的。)

“什么?你将我与四哥介绍给沧溟?”白浅吃惊地看着白瑶,白瑶点点头,表示确实是这样的。

“小六,你到底有没有心啊?”白浅的话让白瑶一愣。

“姐姐,你怎么跟溟说一样的话呢?为何?”白瑶始终不明白,这跟自己有没有心有什么关系呢?自己自然是有心的。

“你自己且好好想想吧!”白浅就不明白了,这小丫头怎么不开窍呢?

白瑶看着白浅离开的背影,她不知白浅为何这样说,她想不明白。既然想不明白,那么白瑶便飞身去了折颜那处,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想呗!

白瑶来到折颜这里时,果然第一时间去了那间茅草屋。不一会儿,白瑶的声音便传来。

“啊?溟,你怎么会在这儿?”白瑶吃惊地看着坐着的沧溟,这是为什么呢?

“我便是来寻你的。”沧溟一下子便将白瑶抱住,白瑶顿时就羞红了脸。这溟怎么能这样呢?

“溟,你先放开我。”白瑶往外推了一下沧溟,但是沧溟抱得更紧了。

“不放,为何这次又不告而别?”沧溟终究是将这句话问了出来。

“我不是不告而别的,那日送完药之后便准备去寻你,但是突然心口疼痛,我便知姐姐出了事,便立即回来了,果不其然姐姐真的出事了。后面一直照顾姐姐就忘了。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溟,下次我再也不这样了。”白瑶只得先安抚沧溟,至于下次还这不这样就难说了。

“没有下次了。”沧溟怎会让白瑶还有下次呢?

“好好,没有下次了。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白瑶只想沧溟将自己放开。沧溟见白瑶答应了,便放开了她。

沧溟放开她之后,便一直守着她。沧溟不觉得有什么,白瑶觉得不好。便拉着沧溟往凡界跑,毕竟在凡界,不会有人像折颜他们一样,一直看好戏。

沧溟也不喜呆在桃林,白瑶带着他离开,他自然是愿意的。沧溟活了几十万年,都不曾动过心,他以为自己不会喜欢任何人,但是没有想到遇见白瑶。当年他救白瑶一命,白瑶便自此留了下来,就这样白瑶一点点融化了他那冰冷的心。是在什么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爱上白瑶的呢?是了,那一次白瑶离开之后,自己便知晓已经爱她到了骨髓。但是当自己再次见她之时,又救了她一命,当她说如何还自己的时候,自己心中默默地说道:爱上我,便算是还了我的救命之恩。但是这句话依旧说不出口。

第十一章:飞升上神

四万年过去,四海八荒都知道这青丘白瑶上仙可不止青丘一个靠山,你没有见到那沧溟上神像护卫一样跟着她吗?

这四万年白瑶在这四海八荒可是无人敢惹啊!毕竟谁也不想看那沧溟上神的冷眼。

白瑶这时常爱往凡界跑,所以四海八荒的人只听其名,不见其人。所以很多人都不曾认识她。现在已经八万岁的白瑶正在桃林里喝着桃花醉,这些日子沧溟等人都不许她离开桃林。因为白瑶似乎要飞升上神了。

“沧溟,小六飞升上神之事,白止已经知道了,所以他让你好好看着她。这飞升上神的劫,可不能让人帮忙渡,所以你要忍耐住,知道吗?”折颜很是担心沧溟会帮小六渡劫,那么小六必定还是会用其他的方式渡过此劫的。

“我知。”沧溟看着外面喝酒的白瑶,他走了出去,将白瑶从树上抱了下来。他拿走白瑶的酒壶,白瑶睁开眼看着他,便对他微微一笑。

“瑶儿,这玄天绫是我最新炼制的神器,你好好拿着。你渡劫均靠它了。”沧溟将白瑶放下,然后将纯白色的玄天绫递给白瑶。这玄天绫与那玉清昆仑扇均是神器。只不过这玄天绫费了沧溟小半修为,所以比玉清昆仑扇要厉害得多。而且也只有白瑶能使用。

“真的吗?”白瑶接过玄天绫,她一闪身挥舞着玄天绫,那地上的桃花都飞舞了起来。白瑶站在其中,甚美。

“溟,谢谢你。”白瑶还是很感谢沧溟的,沧溟只是点点白瑶的鼻子,什么话都不曾说。五万年过去了,白瑶依旧不知沧溟爱她。折颜问沧溟为何不告知小六。沧溟说:如果她能感知我的心意,又何必我说呢?其实折颜不知,沧溟只怕告诉了白瑶,得到的消息是,我不爱你。原来大名鼎鼎的沧溟上神也有怕的时候。

“溟,我们过去那里。”白瑶指了指远处的亭子。

“好”沧溟又怎么让他失望呢?

白瑶开心地带着沧溟来到了亭子,白瑶给它取名“瑶心亭”。白瑶陪着沧溟说了很多,但是都是白瑶在说,沧溟认真听着。就这样一直到很晚,很晚。

次日清晨,沧溟从瑶心亭醒来,不见白瑶,只见一封信。

“溟,对不起!我又食言了。有你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原谅我又任性了,我不愿意让你看着我受劫雷。溟,不要来找我。我渡劫之后便去找你,我要亲口告诉你。我爱你。”白瑶的信很短,但是沧溟却读了几千遍,后来他相信了,白瑶真的走了,她独自一人去渡劫了。沧溟手一挥,一盏灯出现在桌子上。沧溟将那封信烧了。然后带着半夏回到了浮玉山。

现在这种情况把白浅等人弄得一愣一愣的,这又是怎么了?为何这沧溟走了呢?不是要陪白瑶渡劫吗?白瑶呢?众人找遍了桃林也不见白瑶,他们便知白瑶又独自去面对了。唉!

白瑶离开之后,便在扶摇山上停了下来,因为劫雷已经跟了过来。白瑶已经做好准备来迎接劫雷了

白瑶使出仙力与劫雷抵抗,第一道劫雷终于过去了,但是白瑶也受了很重的伤。第二道劫雷落下来,白瑶连忙运起玄天绫抵抗,还好玄天绫是神器,将第二道劫雷也抵挡了,但是第二道劫雷让白瑶又受了很重的伤。第三道劫雷,白瑶只好显出原身,勉强将劫雷抵挡住了,但是也奄奄一息。被那劫雷一击,落下了扶摇山不知去向。

天界和折颜等人发现扶摇山的异样,均赶来了并未发现任何人。当然沧溟也赶来了,一切均能找到白瑶的可能,沧溟都不会放过。

“难道不是小六的劫雷吗?我们已经快速赶来了。为何这么快就结束呢?”白真不明白,明明自己等人已经快速赶过来了,为何会这样呢?

“难道是错了?”折颜也想不明白。

“也许是错了吧!”

“不知折颜上神,白真上神,沧溟上神,是否是因为劫雷才来的呢?不知是那位仙友在此渡劫呢?”原来此人便是三殿下连宋。

“不知”沧溟见不是白瑶,一甩手便离开了。

“三殿下不要在意,这沧溟就是这样。我们也先走了。”白真也拉着折颜走了。连宋看了一眼他们,又看了一眼扶摇山,想不明白,便带着人离开了。天界和青丘均不知扶摇山劫雷,只是青丘一直在找白瑶上仙。

沧溟还是做不到在浮玉山等着白瑶归来,他要找白瑶,只是沧溟却不知他会找她三万年之久。

折颜等人回去之后,白止和狐后均来到了十里桃林。

“折颜,小六呢?她不是在这儿吗?”狐后也是听说了白瑶的事情才来的。

“她独自去渡劫了,只是那日的劫雷不知是不是她的。”折颜也不知那日的劫雷是不是白瑶的,如果是白瑶的那么应该能找到啊!

“那你们有没有下去找啊?”狐后拉着折颜,这小女儿受了太多的罪,上一次因为有沧溟才得以生还,这次连沧溟也在找她,那她是凶多吉少了?

“娘,我们去找了,什么都没有。”白真当晚便下去找了,但是都不曾找到。

“我的小六啊!为何总是一个人受呢?让阿娘帮你可好。”狐后都快急疯了,白止一下将她打晕。

“我让她睡一下,这沧溟去找了。我们也去找找吧!这丫头比小五还不让人省心。小五,你在这儿照顾你阿娘。”白止也甚是担心白瑶,但是他是狐帝没有办法啊!

白浅点点头,她也想去找妹妹,但是阿娘怎么办呢?白浅照顾着阿娘,心中却担心着自己的妹妹。

就这样,折颜他们找了很久都不曾找到白瑶,狐后也是,她也经常往外跑,只为找自己的小女儿。沧溟呢?沧溟性子越来越冷了,他现在除了找白瑶什么事情都不做。而且还听不得有人说白瑶死了,因为说白瑶死了,然后被沧溟丢下去历劫的人比比皆是,所以四海八荒不再有人说白瑶的坏话,白瑶就像四海八荒的禁忌一样,不能提。

第十二章:姐姐素素

三万年过去了,白瑶依旧没有踪影。沧溟把四海八荒都找遍了,但是都没有踪影。白浅继任了青丘东荒女君之后白止便带着夫人去找白瑶。

也许是祸不单行的原因吧!白瑶未找到,这白浅也因封印擎苍下落不明。狐后因此声了好久的病,只好借着寻找白瑶之际,寻找白浅。

在东荒俊疾山上出现一位白衣女子,她来到这俊疾山便见天色已晚,只好生了火,等在原地。

“唉!原本以为飞升了上神便不再害怕黑夜了,这俊疾山黑漆漆地真是可怕极了。要是有人来陪我就好。”原来女子便是消失了三万年的白瑶,那日她经历雷劫之后便陷入了沉睡之中,却不想这一睡居然睡了三万年。

老天爷对白瑶还是很好的,果然送了一个人来白瑶的身边。远远的有人一个人走过来,她看见亮光便走过来。

“姑娘,我可以与你一起在这儿等天亮吗?”一个女子走过来,白瑶抬头看去,便见一个穿着素雅的女子站在她的面前。

“自然是可以的,我自小就怕黑。有你陪我真是太好了。”白瑶觉得太好了,这下自己不怕了。

“那谢谢了。”那女子对白瑶道谢,白瑶却一直看着女子。女子见此上下看了一下自己,以为是自己身上不对。

“姑娘与我姐姐长得神似,我也觉得你甚是亲昵。不知姑娘芳名叫什么。”白瑶有点怀疑这人是姐姐,但是她想姐姐在青丘,为何会来这儿呢?不过白瑶默念了一下,便快速睁开了眼睛。

“我一直生活在这山上,所以一直不曾有名字。所以无法告知。”

“无碍,我看姑娘穿着素雅,不如叫素素。不知姑娘可喜欢?”白瑶眼中含泪,却忍着不让其流下来。姐姐,这名字可是那时我与你商议的,不知姐姐可喜欢?原来此女子便是青丘女君白浅,那日她封印擎苍之时,也被擎苍封印了记忆与容貌。这白瑶还是因为玄天镜才认出白浅的。

“素素?这名字很好。我很喜欢。我以后便叫素素了。不知你叫什么呢?”素素看着白瑶,似乎也想知道白瑶的名字。

“姐姐,我叫小六。因着在家排行老六便被称为小六,姐姐要是愿意便叫我一声小六吧!”白瑶一直叫素素为姐姐,素素似乎也对白瑶的称呼不反感。

“那好,我叫你小六。”素素觉得小六甚是亲近,好像她就是自己亲人一样。但是自己的记忆之中却没有她。

“嗯嗯,可以啊!”白瑶看着素素,她知这女子便是她姐姐,但是她却不能带她回去。因为这是姐姐的劫,必须她自己渡。她只能在后面默默地保护她。

“小六家有些什么人呢?”素素似乎很想了解眼前这姑娘。

“小六家里面有阿爹阿娘,还有四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最近二哥还添了一个小侄女。我都有好久都未曾见过她了。”是啊!三万年了,三万年不曾见过他们了。但是白瑶却不能说给姐姐听,她怕吓着现在身为凡人的她。

“真好,我都没有家人。”素素想起自己一人在这俊疾山,只有偶尔会有只鸟,但是人只有小六一个。

“小六现在就是姐姐的家人了,等小六回家看看之后便回来陪姐姐可好?”白瑶抓住素素的手,素素也回握着她的手。

这时,妹妹是上神,姐姐是失忆的凡人,但是她们之间的血脉总归是割不断的。

“姐姐为何在这儿呢?”

“我这不是迷路了,在这儿呆了七八日了。”素素就纳闷了,为何自己是路痴呢?

“呵呵,姐姐是个路痴,但是小六却很怕黑。刚才我还在想有人来陪我呢!然后姐姐便来了。真是有缘啊!”这白家有两女,一个是路痴,一个怕黑。这也就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吧!

“那倒是有缘了。”素素倒是觉得自己与小六十分有缘。

“是啊!姐姐,要不你先睡一下。小六在这儿守着。小六是习武之人,体力自然比姐姐好一些。”白瑶看了一下天色,见时间还早便让姐姐先睡一下。

“那好。”素素也不与白瑶客气,便躺下睡觉了。白瑶挥手出来一件披风将素素盖上。现在是凡人的姐姐还是容易受凉的。

次日白瑶领着素素从林子里出来了。来到素素住的地方,白瑶将披风递给素素,素素推辞不要。

“姐姐,你一人在这儿小六不放心,你要是还去那林子,你便将披风带上,免得受凉了。”白瑶不放心,她甚是担心姐姐。

“好,我收下吧!你然你定不放心离开。”素素将披风收了下来。

白瑶见姐姐将披风收下之后便离开了俊疾山,然后向十里桃林赶去。她要去沧溟等人,三万年了,她白瑶终于回来了。

来到十里桃林,折颜与白真正在喝酒,白瑶使了仙术让白真放在桌子上的酒壶跑到了她的手中。白真见酒壶不见了,就望不过去。只见白瑶在桃花树下拿着酒壶对他微笑。

“折颜,我这是喝醉了,怎么见到了小六,她似乎还飞升上神了。”白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六,你回来了?”折颜不确定地问道。

“是啊!折颜三万年不见,你不认得我了?折颜,溟呢?怎么不曾看见他呢?”白瑶向四周看了看,都未见到那个日思夜想的人。

“自然是认得的,他在你房间休息,你且去看看吧!”折颜话音刚落,白瑶便消失在原地。

白瑶来到房间,便见沧溟汤在床上,才三万年未见,沧溟似乎老了许多,脸上些许沧桑。白瑶一挥手,沧溟又成了那个风度翩翩的沧溟上神了。白瑶做在床边,一直看着沧溟,他在梦中都不是很安稳,一直皱着眉头。白瑶伸手想将眉头摸平,但是却惊醒了原本就睡得不安稳的沧溟。沧溟惊醒过来,他看见了双眼含泪的白瑶。他一把将白瑶抱在怀中,他只是抱着不曾说话,白瑶也不动,任由他抱着。

第十三章:神秘的扶摇山

不知过了好久,白瑶才说了一句:“溟,我回来了。三万年前,我曾经说过,我要亲口说我爱你。溟,我真的很爱你。不是因为你是沧溟上神,只因你是溟。你知道这三万年,我有多想你吗?可是我来不了。溟,对不起!我让你等了三万年。”

沧溟放开白瑶,他看着白瑶不知说些什么。这三万年他找了她那么久,但是现在见到她了,他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瑶儿,你回来了?瑶儿,我爱你。”沧溟终于将未说的话说出来了。

“我知道。”白瑶认真地看着沧溟,她知道他爱她。

“瑶儿,这三万年,你去哪里了?你可知..”

“你可知沧溟将这四海八荒找了个遍,也让你白瑶这个名字成为了四海八荒的禁忌。”折颜将沧溟未说完的话接了下去,其实沧溟不是想说这个,他只是想说找遍了四海八荒均没有找到她。

“这是为何呢?”白瑶看了一眼折颜,又看看沧溟,最后还是白真道出了其中缘由。

“也没什么,你消失的这三万年,但凡是有仙人说你已死这话,沧溟就将人家扔到人间去历劫,弄得这四海八荒无人敢提你的名字。唉!那些小仙真是可怜啊!”白真也不是真心可怜那些小仙,谁让他们嘴碎呢?

“这倒是我的错了,当年在扶摇山渡劫,被劫雷打下了扶摇山底。我因伤势过重,便在哪里修养。等我醒来却已经是三万年后了。”白瑶一觉睡了三万年,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但是三万年前扶摇山的劫雷我们也曾查过,但是并没有你的信息啊?我甚至都没有察觉你的气息。”白真对白瑶的气息应该是最熟悉的,三万年前,他在扶摇山底,也没有感觉到白瑶的气息啊!

“那扶摇山底甚是奇怪,我当时出来之后便查探了一番,那里一点仙气都没有,但是我在那底下却感受到了浓浓的仙气。在那里面我元神得到了滋养,才将之前的伤治好了。”白瑶觉得那扶摇山甚是奇怪,看上去很普通的山,但是里面却不简单。

“那我们一起去看看吧!”折颜觉得这扶摇山似乎很有意思,白瑶等人也同意了。

白瑶带着折颜他们来到她当初醒来的山洞,折颜他们四处查探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甚至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山洞。

“小六,你不是骗我们吧!这山洞极其普通。”白真还真没有发现这个有什么不同。

“这是真的,在扶摇山底有很浓的仙力,那里的仙力转化成神力极其快,我当时就睡在那里,好像能感觉得到百花齐放的花香,但是我想睁眼怎么也睁不开,心底好像有一个声音让我睡,那声音甚是好听,我一下子就沉睡了过去,但是当我醒来的时候却靠在这石桌上睡着了。我醒来之后也来不及想这些,出去问了一下,才发现三万年过去了。”白瑶将自己经历的事情告诉了折颜等人,折颜只让她不许跟其他人说。白瑶也知道自己说了也没有人信,她自然是不会说的。

折颜等人回到了桃林,便见狐帝等人早已等在那里了。白瑶看见狐后便扑了上去。

“阿娘,阿爹。”

“哎!哎!”狐帝和狐后被白瑶叫得心都化了。

“阿爹阿娘,小六可厉害了,飞升了上神。”白瑶尽量说一些让狐帝狐后开心的事情。

“是啊!阿娘的宝贝女儿终于回来了。三万年了,阿娘又见到宝贝小六了。”狐后十分高兴,这白瑶还能平安回来,真是太难得了。她都以为白瑶死了。

“我...”白瑶还未说完便倒在了狐后身上,这众人又是一阵慌乱。沧溟将白瑶抱进屋子,然后为白瑶把了一下脉,然后便起身让开了。折颜把了一下脉,然后便对白止夫妇说:我们出去说。

狐后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白瑶,虽然不放心,但是狐后还是跟着折颜他们出去了。

“这小六,也无事。只不过今天去了扶摇山身体里的东西有了反应罢了。”折颜的话让白止吓得不轻,这身体里怎么会有东西呢?

“东西,什么东西?小六身体里怎么会有东西呢?”狐后着急地问道,白真也十分着急。

“不要担心,那东西对小六无害,反而有利。小六飞升上神太快,那东西帮她净化了仙力,让她的神力更加纯粹,以后她入魔的机率极少,也就是说,她很有可能能渡过最后一个劫。”折颜的话让白止等人大吃一惊,渡过最后一个劫是什么概念?那是与天地共存?

“这不过是折颜的猜测罢了,不过那东西对瑶儿无害,反而会帮助瑶儿。所以我们都放心吧!瑶儿刚才晕倒只是因为刚去了那里,体内那东西起了反应罢了。”沧溟才不信那东西有那么大的作用呢!

“虽然只是猜测,最好还是保密好。”

“折颜说得对,还是保密好。”白止想明白了,既然对女儿有利,那便放在她体内也行。只是不能让别人知道。

折颜,白真,狐后和沧溟都点点头,毕竟这猜测也是不得了的。

那晚沧溟便守在白瑶床前,他看着安睡的白瑶,他既然觉得如此的安心。白瑶幽幽转醒,看着坐在床边的沧溟,她笑了。

“溟,我们明日去人间玩可好?”白瑶并未起身,只是躺在床上看着沧溟。

“好”沧溟笑着回答道。

“溟,我饿了!”原来白瑶睡过饭点了,沧溟将白瑶从床上拉起来,悠悠地说一句:“你添柴倒是添得极好,那就与我一起去吧!”

白瑶听后便跟着沧溟跑去了,原来白瑶不过做饭,但是人家会添柴啊!白瑶添柴添了近万年,怎么会添不好呢?

那日狐后见了白瑶之后,便又与白止一起出去玩了,白瑶见自己阿娘都出去了,也吵着要出去,但是沧溟说她最近瘦了,必须补补才能出去,不然免谈。

第十四章:素素遇事,凤九报恩

在凡界本应在桃林的白瑶正在看戏,原来白瑶不想呆在桃林,所以便要沧溟带她出来,不然就绝食。沧溟无法,只好带她出来了。

“溟,不要不开心嘛!我身子好着呢!”白瑶见沧溟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她便安慰他。

“我知道。”沧溟自然是知道的,才飞升了,这身子能不好吗?

“那你就不要生气了。”白瑶一脸无辜地看着沧溟。沧溟点点白瑶的鼻子,拿她没有办法。

“这是我在俊疾山捡的,怎么成了你的呢?”素素很是委屈,这人怎么如此不讲理。

“这是你捡的?这明明是从我祖师爷传下来的扇子。”那道士认出了那人的扇子是个宝,所以她一定要抢过来。

只见人影一闪,扇子便到了白瑶的手中,白瑶拿着那玉清昆仑扇递给素素。

“你这道士,居然欺负我姐姐,你既然说这是你祖师爷留下来的,你可会用?”白瑶从来就小心眼,她自然不许人欺负她姐姐。

“小六,那扇子是我捡的。”素素也不知这扇子是不是那道士的。

“你捡的便是你的,你好好收着。这道士我倒是要好好收拾一下。”只见白瑶将玉清昆仑扇举上天,然后召来了雷电将道士的头发都打乱了。

“这只是小惩,下一次绝不会让你这么简单。滚”白瑶一脸寒霜地看着道士,道士连滚带爬地离开了。

“瑶儿,你又胡闹。”沧溟走下来看着白瑶,很是无奈。

“谁让他欺负姐姐的,他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欺负我姐姐。我不会放过他的。”沧溟摇摇头,知道白瑶的小心眼犯了。沧溟看了一下眼前这女子,面容姣好,额前还有一颗红痣。但是这感觉总是在那里见过,瑶儿唤她姐姐,难道她是白浅?

“姐姐,你进城来买什么东西吗?我陪你一起可好?”白瑶拉着素素的手,似乎怕她下一秒消失了。

“家里没有吃的了,我来买些吃的,眼看就要过冬了,所以买点御寒的东西。”素素将自己此番进城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好,我陪你一起去。”白瑶将那玉清昆仑扇递给素素。“姐姐且好好保管此物,这扇子可不能丢了。”

“那放小六这里吧!”素素将扇子递给白瑶,似乎不想要。

“本就是姐姐的,你何必推辞呢?”白瑶给扇子放了回去,白瑶挽上她的手准备去买东西了。

白瑶给素素买好东西之后便送她回了俊疾山,然后带着沧溟上了天宫。

“瑶儿,那人是你姐姐?”沧溟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对啊!那是我姐姐青丘女君白浅。不过她此时叫素素。我给取的名字。”白瑶停下来给沧溟解释,沧溟点点头。“本来我也不认得的,但是因为玄天镜,所以我认出来了。不说了,我们快去找司命星君吧!”白瑶拉着沧溟就往前走。

“找司命星君干什么?”沧溟不明白,这小丫头上天宫找司命星君干什么。

“给姐姐报仇啊!”白瑶说得理直气壮。

白瑶拉着沧溟来到天宫门口,但是被人拦住了。不知上神去哪里啊?

“去...”白瑶转头看了一眼沧溟,沧溟明白了。

“咳,这是青丘的白瑶上神。她是来找司命星君的。”

“是是”那两个天兵抬头一看,原来是沧溟上神,连忙让路。这沧溟上神太过凶悍了。

“溟,还是你好。简直就是万能通行牌。下次来这儿,我还带着你来。”白瑶觉得这沧溟可比什么东西都好用。

“是,白瑶上神喜欢就好。”沧溟暖暖的一句话传过来。

白瑶拉着沧溟,在她眼中沧溟是最暖的,但是在其他人眼中,沧溟上神就是那种一言不对就拉下去历劫的人,而且那理由还让你不能拒绝。

白瑶来到太晨宫,白瑶与沧溟在门口便遇见司命星君了。

“司命星君,我有事情请你帮忙。”白瑶介绍自己身份之后,便直接将自己这次的目的告告诉了司命,那就是请你帮忙。

“上神请说。”司命对着白瑶行礼道。

“我...”这时一队宫娥准备走过去,白瑶见那人像凤九,便将那队宫娥叫住。

“站住。”那队宫娥站住了,领头之人停下,向白瑶等人行礼。白瑶只留下来最后面的那个宫娥。白瑶看了看,看了看。

“这不是小凤九吗?怎么来这太晨宫做起宫娥来了?”白瑶的话让白凤九抬起了头,她看见白瑶,便一下子扑了过去。

“小姑姑,你回来了?小九有三万年不见小姑姑了。”白凤九抱着白瑶不放。

“我不过是睡了一觉罢了,小凤九你怎么来这太晨宫做起宫娥来了?你爹要是知道了,非打死你不可。”白凤九听此话,快速地从白瑶的怀中出来。

“小姑姑,你不要告诉爹可好?我不过是来太晨宫报恩罢了。”白凤九着急了,这可不能告诉爹爹啊!

“报恩?”白瑶疑惑道,这报恩是从哪里来的?

“是的。”白凤九将与帝君的事情告诉了白瑶,白瑶点点头。

“这倒是要报,不过,你这样得多少年才能报呢?如果我让溟帮你吧!”白瑶一挥手,凤九又成了往日的样子。

“我怎么帮她报啊?”沧溟没有明白,况且这救命之恩,能帮人家报吗?

“这样,你带着小凤九去见帝君,凤九便对帝君说:这救命之恩,自当涌泉相报。帝君可能不在意,但是凤九不能忘,所以凤九愿意为帝君端茶倒水。至于这时间就随便了。”白瑶这主意确实不怎么好,但是要比白凤九为宫娥好。所以沧溟也就答应带凤九进去了。

等沧溟将白凤九带进去之后白瑶也将她的事情说给司命星君听了,司命星君说一定会帮忙的,然后就告辞了。白瑶在外面等着沧溟出来,果然小凤九被留在了太晨宫。

第十五章:人间灯会

沧溟出来,白瑶正在外面等着他,他微微一笑,来到白瑶身边。

“瑶儿,你为何要将凤九送到东华帝君那里报恩呢?”白瑶看了一眼,随即便笑了起来。

“你没有看出来凤九那是喜欢上那东华帝君了吗?”

“哦?这样啊?”沧溟确实没有发现,他这一生注意最多的女子便是白瑶,其他女子,他都不曾放到眼中。

“这东华帝君可是从石头中蹦出来的神仙,怎么会爱上凤九呢?”沧溟在白瑶面前话最多,但是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副冰冷的样子,但是即使是这样,这四海八荒喜欢他的女子也是蛮多的。

“那你如何爱上我的?”白瑶不答,反而问了沧溟,沧溟一下子便愣住了。自己为何会爱上瑶儿呢?什么时候爱上她的?

是了,那个时候救了瑶儿一命,当自己看到瑶儿第一眼的时候便被眼前的女子惊艳了,她一身白衣,可怜兮兮地看着我。后来在浮玉山给我做了近万年的小童,便算是还了我的救命之情。但是后来她消失了,我到处找她的时候才明白,原来自己已经爱上她了。

“溟,你怎么了?今天凡界有灯会,我们快去看吧!”白瑶只是那么一说,并不是特别想知道他什么时候爱上自己的,她只需要知道他爱自己就好了。

“好!”沧溟是如何也不会拒绝白瑶的要求。

白瑶与沧溟下了凡,但是天宫上却炸了。因为青丘帝姬白瑶,失踪三万年之后又出现了,而且还飞升了上神。这青丘更加不好惹了。

“这青丘白瑶,虽然消失了三万年,但是却飞升了上神。这沧溟上神又与她十分要好,这青丘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天君乃天族之君,当年与青丘定下太子夜华与青丘女君白浅的婚事。这也算是把青丘拉拢过来。

“父君,这青丘虽然实力雄厚,但却是不理尘世的。我天族既然与青丘女君订下了婚约,那么快点让青丘女君与太子殿下成婚即可啊!”这说话的人便是三殿下连宋,他自然对青丘众人还是比较了解的,那些人虽然实力雄厚,但却不爱理尘世,只是一心想将青丘治理好。

“此话虽然不错,但是本君之前派去青丘的人回来说,这青丘女君因封印擎苍陷入了沉睡之中,有这白瑶上神的前列,这青丘女君白浅会不会也沉睡醒来之后飞升上神了呢?”这才是天君真正担心的。

“父君大可放心,这青丘女君即使飞升了上神,那么也是我天族预订的太子妃。如果那青丘女君嫁到天宫,那么青丘众人均不会为难天宫,反而会帮我们。毕竟这青丘女君与她的兄长与妹妹关系可是极好的。”连宋回答道,天君听此也点点头,确实如此。

“那就等她醒来再成亲。”

“是”

白瑶自然不晓得自己在天宫引起的轰动,她这时正与沧溟一起逛人间的灯会呢!

“哇!好漂亮啊!”白瑶看着这人间的灯会甚是感慨。

“是啊!甚美!”沧溟看着在灯笼之中的白瑶,那样子甚是美。沧溟一直都觉得白瑶才是四海八荒最美的女子,因为她的美是活泼的,不那么死板。应该是说很有朝气。

“溟,我想买一只灯。”白瑶指着前面的蝴蝶花灯,沧溟朝着白瑶指的地方看了一眼,确实一只很美的蝴蝶花灯放置在那里。

“你且等着,我去买。”沧溟很快便闪身离开了,白瑶见此情景也要去,但是人太多,她只得慢慢过去。

沧溟刚拿上那蝴蝶花灯便有一只手也伸了过来。沧溟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青衣的女子,她见沧溟看过来,便对沧溟行一礼。

“公子,小女子甚是喜欢这花灯,不知公子可否让予我。”那女子柔柔弱弱地,让人看了十分怜惜。

“不行。”沧溟脸色如冰,背对着她。快速将钱给了之后准备拿着花灯离开。

“公子,真不让予小女子吗?”那见沧溟不理她,甚是懊恼,但是又不敢表现。只好装作要哭了的样子。旁边的人都在议论。但是沧溟也不看她一眼,准备离开,旁边的人看不下便说了一句:“人家姑娘都如此说,公子让予她又何妨?”

那女子也期待地看着沧溟,但是沧溟却不予理会。

“溟,买到了吗?”只见一个白色素衣的女子跑了过来,她头上只插了一支青玉簪,虽然简单,但是却极其素雅。她那容貌也是倾国倾城。

“瑶儿,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原地等我吗?这里人多,伤了你怎么办?”沧溟一着急,便忘记了白瑶怎么也是一个上神,怎么会被凡人伤着呢?

“我无事,这蝴蝶花灯极为漂亮。”白瑶从沧溟手中拿过花灯,便欣赏了起来。花灯应着白瑶,就像那落入凡间的仙子一样。其他人都惊呆了。那青衣女子很是妒忌,不过那只是瞬间而过,不过还是被沧溟发现了,他挡在她与白瑶之间,阻挡了她的视线。那女子见沧溟生得不凡,便想结识一下,但是沧溟给她的只有冷脸,甚至都不曾看她一眼。

“溟,我们走吧!今天太累了,我想回去休息。”

“好,回去休息。”沧溟又怎会不知,这不过是白瑶的借口,她定是觉得这儿不好玩了。白瑶与沧溟准备离开的时候,被那女子叫住了。

“小女子杨青,刚才不知公子居然是给自家妹妹买的花灯,还与公子争,真是不好意思了。”其他人都一脸惊讶地看着那人原来是知府之妹杨青小姐。

“这不是妹妹,这是我家夫人。”

“溟,你说什么呢?我好久成了你夫人?”白瑶一脸茫然地看着沧溟,但是脸颊两侧却绯红。

“瑶儿这话的意思是因为我未向你父亲提亲,也是,那我们快回青丘把婚事办了吧!虽然有未婚夫之名,但是我还是想你叫夫君。那我们现在就走。”沧溟抱着白瑶,一个飞身就离开了,徒留那些人在原地,但是杨青却十分气愤。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云飞心

云飞心

  • 198
    经验
  • 4
    粉丝
  • 1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云飞心近期发表

风云际会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