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文分享】重生之月潇归来

上一世,云月潇在秘境里得到了化神丹和万年石钟乳。她第一时间告诉的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那个她最爱的上官成。最后被上官成和白韵儿害得身死道消。他们俩成为双修道侣而自己落得身死道消,还连累自己从小长大的宗门消失在东大陆上。这一世自己一定要这俩个人不得好死,好好保护自己所爱的人。你们不是想成为双修道侣吗?好,我成全你们;你们不是想修为大涨吗?好,我成全你们;什么?你们想飞升灵界?不好意思,你们可以消失在世界里了。

【玄幻文分享】重生之月潇归来壹

无忧 梅花 x1 2017-03-17 11:44

橘川 梅花 x1 2017-03-22 20:49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身死道消

“月潇师姐,你在玄天秘境里得到了什么?”云月潇看着笑面如花的白韵儿,她不想回答,因为她知道自己在秘境里得到的东西足够让整个修真大陆疯狂。她也不喜欢白韵儿,因为她一直缠着成哥哥。白韵儿看见云月潇不回答她,做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好像月潇欺负她了一样。上官成看着白韵儿这副样子,心里蛮是心疼,心里也怪云月潇,不就是一点东西而已,何必这样呢?


“潇儿师妹,你说说看嘛!韵儿师妹也只是好奇。”云月潇看着一脸温柔的上官成,她瞬间迷失了,这是上官成第一次这么温柔的对她说话,月潇满脸害羞。上官成看着这样的云月潇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但是沉浸在上官成温柔里的云月潇根本就没有看见。上官成心想,要不是现在你还有点用,我怎么会这样温柔的对待你?


“潇儿师妹”上官成轻轻唤了一声,白韵儿看着温柔的上官成感到一丝丝嫉妒,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云月潇抬头看的时候,白韵儿已经换成星星眼了,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成哥哥,潇儿在里面得了化神丹和八品清心丹。”云月潇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将万年石钟乳的事情告诉上官成。上官成和白韵儿听见云月潇的话都很是吃惊,眼里闪过一丝贪婪和嫉妒,没有想到云月潇这么好的运气。上官成和白韵儿对视一眼,便出手向云月潇袭击过去,云月潇在没有防备下被中品道器击中。


“成哥哥,为什么?”云月潇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上官成,她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上官成要袭击她。


“师妹,这化神丹和八品清心丹在你手中也是浪费,你看我是水系单灵根,而你是水火双灵根,这一看就是我的前途比你大,而你呢?一天不思大道,只顾情情爱爱,这丹药在你身上也是浪费。”上官成看到这件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也就不用顾忌情面了,这云月潇不能活着回去。白韵儿一脸温柔的看着上官成,还不忘瞪一眼云月潇。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别忘了,不是我,你还是四灵根,怎么可能会是单灵根呢?你现在伤我,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云月潇现在才知道原来上官成一直都是在骗自己,不过是希望在自己这儿得到修炼资源而已,她恨自己傻,爹爹已经跟自己说过多少遍了,但是自己觉得爹爹是过于担心,现在自己只是练气大圆满,不可能与他筑基中期对抗。


“哼!就因为这个原因我也不会放过你的。”上官成已经受够了玉虚派那些人对自己的冷嘲热讽,他这次杀了云月潇后就会跟白韵儿去中部大陆,不会再回来。


“成哥哥,你杀了月潇师姐,那我们以后怎么办呢?青玄长老是不会放过我们的。”白韵儿虽然是希望云月潇死,这样上官成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了,但是青玄长老已经是元婴后期了,想杀一个筑基期的小修士当然是轻而易举。


“韵儿,没事,到时候我们拿上她的化神丹和八品清心丹,到南部大陆想拜入白虹门轻而易举。”上官成自然知道杀了云月潇后,玉虚宗是不可能回去了,即使他是掌门的亲传弟子,但也比不了云月潇。白韵儿听见后也放心了。


“想要化神丹和八品清心丹?也要问我云月潇答不答应。”云月潇笑着看着两个人,她将清心丹吃了下去,她感觉整个人都舒服多了,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


“白韵儿,上官成,我要杀了你们。”云月潇提起青峰剑就冲上去了,虽然她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但是一定要杀了他们。对战之中即使是服下清心丹的云月潇依旧很吃力的。


“爆天雷,去!”白韵儿从储物袋拿出一个爆天雷向云月潇扔过去。


“你…爆天雷!啊!如果有来生我云月潇一定要斩杀你们两人,让你们灰飞烟灭。”云月潇已经没有办法避让爆天雷了,她不甘心,为什么自己对上官成那么好,他要杀害我呢?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韵儿,还好有你,不然我们就…”上官成拥着白韵儿看着已经掉下山崖的云月潇。

“成哥哥,我们快走吧!”

“噼啪”一道雷直接劈向云月潇落崖之处。

“啊?好可怕啊!这道雷,吓我一跳”白韵儿被吓了一跳,上官成将惊吓过度的白韵儿拥在怀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惊雷,但是感觉不平常。


“韵儿,我们走吧!不然来不及了。”

“好”

白韵儿和上官成御剑向无尽海域飞去,本来是准备去南部大陆白虹门,但是现在八品清心丹已经被云月潇吃掉了,所以去不了白虹门了。


惊雷将云月潇包住,云月潇在惊雷里的云雾中看见自己正在闭关冲击分神的父亲,感受都自己陨落向玄天崖飞来,他在已经身上留下了一丝影像,知道自己是被白韵儿和上官成杀害,所以他以玉虚派长老之尊发下玉虚令只要是玉虚弟子只要看见他们两个就可以灭杀。而上官成和白韵儿呢!白韵儿无意间发现云月潇送给上官成的青玉佩滴血认主后,里面有一个巨大的空间,可以种草药,白韵儿用种植的草药学习了炼丹之术。他们在无尽海域得到了上古修士的传承,仅在三十年之内修为就达到了大乘初期,并且回到了东部大陆灭了玉虚宗。云月潇淡定的看着他们的一生,由刚开始的愤怒到后面的淡定,再到后面看着玉虚宗灭门的恨意。她知道这一切皆有自己而起,如果不是自己将青玉佩送给上官成,他们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机缘。如果重来一世,我一定让这两个人死无葬身之地。突然雷电炸开,云月潇也失去了意识。


“啊!头好疼啊!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云月潇摸着自己的头,怎么这么疼呢?我这是在哪里?我不是已经死了吗?这身材明明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啊!这是怎么回事?


“潇儿,你怎么起来了?快躺下,都是爹爹不好,为了一株草药让你掉进水里了。”云靖远快步走到床边,他满眼心疼的看着这个妻子生下的女儿,他答应妻子要照顾潇儿的,但是昨天自己为了一株冲婴丹的药材——静竹草,让潇儿掉下了水池,自己很是愧疚,发誓自己以后要对女儿更好。


月潇看着眼前的男人,这...这不是自己的父亲吗?父亲不是被上官成他们杀了吗?怎么会在这儿呢?还有自己的身体变小了,难道我重生了吗?既然已经重生我一定要好好保护所有爱护自己的人。

重生

“爹爹,对不起,是潇儿不好。”月潇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自己的爹爹,爹爹一直对他很好,月潇也很依赖他,直到上官成的出现,自己便慢慢疏远爹爹了,爹爹一直都跟自己说上官成不是好人,让自己远离他,自己以为是因为他的灵根不好,爹爹才瞧不起他的,后来自己到青丹师叔那里偷来了洗灵丹给他吃,但是没有想到上官成后来会这样对自己,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唉!傻孩子,是爹爹不好,没有好好照顾你。潇儿,明天爹爹给你测一下灵根好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潇儿不喜欢修炼,连灵根都不许自己测,所以现在潇儿已经五岁了也没有修炼,要知道这修炼是越早越好啊!


“好的,爹爹明天给潇儿测灵根。爹爹今天能陪陪潇儿吗?潇儿怕。”潇儿想起来自己现在已经五岁了,但是由于自己不想修炼,所以爹爹连灵根都还没有测,潇儿知道自己是水木双灵根,她也想早日修炼。她好久都没有和爹爹亲近了,所以想爹爹留在这儿。


“好,爹爹在这儿陪你,潇儿不怕。”云靖远以为月潇是今天落水给吓着了。其实月潇是因为想起最后连到死都没有见到自己的父亲,所以想他多陪陪她。


“爹爹,我们不是要回去玉虚宗吗?你跟我讲讲玉虚宗的师叔师伯们吧!”月潇想起自己五岁的时候要回去玉虚宗,便想让父亲跟自己讲讲看看有什么跟自己前世不一样的。


“这玉虚宗是东部大陆的第一大宗,你的那些师叔师伯他们都是元婴期的修为,玉虚宗的掌门是青玉师兄已经是元婴中期的修为了,玉器峰的青无师兄是元婴初期的修为,是五品炼器师;玉阵峰的青心师姐是元婴中期的修为,是六品阵法师;玉剑峰的青天师兄是元婴后期的修为;玉丹峰的青丹师妹是元婴初期的修为,是六品炼丹师;玉药峰的青云师弟是元婴中期的修为;玉符峰的青岚师姐是元婴后期修为,是六品符箓师;玉法峰的青阳师兄是元婴后期的修为;玉玄峰就是我所处的位置,也是潇儿以后住的地方,爹爹道号青玄。”青玄已经离开玉虚宗十年了,也很想回去看看(以后便叫他青玄真人了。)


“那爹爹的师傅呢?”


“你的师祖和各位师叔祖都长年在后山闭关,很少出现的。”青玄也几十年没有见过师傅了。


“那师伯他们会对潇儿好吗?”


“当然啦!你们师伯他们自然会对你极好,因为你是我的女儿啊!”玉虚宗的众人没有其他宗门那么复杂,他们师兄弟姐妹关系非常的好。


“那潇儿也对师伯他们好。”月潇自然知道玉虚宗没有其他宗门那么复杂,众师兄弟之间关系非常好,当然啦!这只限亲传弟子。


“好,潇儿早点休息,爹爹明天为你测灵根,后天我们就回去玉虚宗”青玄想也该回去了,带着潇儿也不好在外面历练。


“嗯,爹爹晚安!”


“好!”青玄笑笑,也回房间去。


月潇看着出门离去的爹爹,心里感觉很是温暖,自己娘亲虽然早逝,但是爹爹对自己极好的。月潇不一间摸到脖子上的青玉佩,想起前世白韵儿在青玉佩里发现的空间,她想起现在青玉佩已经在她的身上,因为在三岁的时候,她给一个婆婆一个馒头,然后婆婆给她的,她以后一定要找到她,好好的报答她,她现在的主要是要将青玉佩认主。


月潇将青玉佩从脖子上取下来,想起前世白韵儿是无意之间将血滴在青玉佩上,然后青玉佩就跟白韵儿建立了契约。月潇用刀将手指割破,然后将血滴在青玉佩上面,一滴血滴在青玉佩上,然而青玉佩根本就没有反应,月潇不死心,便逼出更多血。突然青玉佩变得疯狂起来,不停的吸月潇的血。在一个小时后,月潇已经脸色苍白,但是青玉佩还是没有任何认主的异象。月潇看着青玉佩除了吸血以外,什么反应也没有,不禁气急,将青玉佩向墙上扔过去。青玉佩撞在墙上然后就碎成了三半。


“为什么?前世白韵儿一滴血就可以开启空间,而现在青玉佩吸取我这么多的血,为什么没有一点点反应呢?现在青玉佩不能为我所用,那么碎了也好。”月潇气结,坐在桌子旁边,连手上的伤口也忘记包扎。月潇走到墙边将青玉佩捡起来放在手中,她看着这个青玉佩,就想到前世白韵儿在青玉佩里开辟的空间里种植草药成了九品炼丹师,后来还修炼到了大乘期杀了自己的父亲。月潇想着前世的事情,没有注意已经碎的青玉佩还在吸收她的血,只见月潇一滴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滴在青玉佩上。月潇因为一下子给青玉佩给了那么多血,所以也晕倒了。只已碎的青玉佩发出一道青光包围着月潇。不一会儿青光消失了,如果有人在场也会发现月潇也消失在原地。


青玄回到房间,从怀中拿出一缕头发,眼中充满了温情。


“蓝儿,我会好好保护我们女儿的,不让她受一点伤害,今天是我不好,因为一株草药而让潇儿陷于危难。蓝儿,你知道吗?潇儿终于同意让我测灵根了,而且我今天发现潇儿好像长大了一样,很是懂事。蓝儿,我好想你,对不起,我连你的一缕魂魄也抓不住。”蓝儿,全名玄蓝儿,是西部大陆玄家家主的小女儿,在外出的时候遇到了外出历练的青玄,青玄和蓝儿一见钟情,他们在一起五年后,怀上了月潇,在月潇一岁的时候,玄蓝儿因为采集草药的时候惊动了守护妖兽,她被妖兽打伤,后来不治而亡,最后的愿望就是要青玄好好照顾月潇,在月潇筑基后到西部大陆玄家见外公。青玄本来想保住玄蓝儿的一缕魂魄,但是她的魂魄既然比其他人都消失得快,所以青玄没有抓住她的魂魄。


青玉空间

青玄在房间里思念亡妻,所有没有去看月潇有木有在房间里。


“主人,主人,你醒醒啊!主人。”


这是谁啊?怎么这么吵啊?主人?什么主人啊?”月潇迷迷糊糊的,总感觉有人在叫她,但是也分不清方向。月潇慢慢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这…这是哪里啊?好充足的灵气啊!”月潇贪婪的吸收这儿的灵气,这里的灵气是其它地方的几倍。


“主人,主人,你醒了啊?这里是青玉空间啊!”


“谁?是谁在说话?”月潇向四周看去,空无一人。准备坐下的时候看见一只小狐狸在她眼前,月潇蹲下来看着狐狸。


“是你在说话吗?”


“是啊!是啊!主人,你终于看到我了。”小离好伤心,为什么主人听不出来我的声音呢?不过后面主人终于找到我了。


月潇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忍不住就想去摸摸它,“我可以摸你吗?”


“当然了”小离很高兴的想月潇走过来,月潇摸摸小狐狸的头。


“咦!你刚刚说这是青玉空间,那你…”月潇环顾四周,只见前面只有一池灵泉,其它地方都是白雾遮盖。这明明不是白韵儿的青玉空间啊!那个空间还是蛮大的,有土地,有石碑,但是没有灵泉和小狐狸。


“是啊!这里是青玉空间,我是青玉空间的守护仙兽。”


“守护仙兽?那你叫什么名字,你又是怎么出现的?”月潇想不通,这怎么不一样呢?感觉这个比白韵儿那个要好很多呢?月潇不知道这白韵儿只是能使用青玉空间,但是青玉空间不属于她,她自己也就不会见到灵泉,守护兽这些。这个空间开启的办法除了月潇的血以外,还需要月潇伤心欲绝的泪水,而且还需要将玉佩打碎。月潇也是阴差阳错的被青玉空间认为主人,不过除了她,谁也使用不了。


“我叫小离,我就是主人唤醒的,无忧仙子说凤凰涅槃后,我就会醒来。主人,我可以跟你出去吗?我已经在这儿呆了几万年了。”小离最想的就是出去玩,不对,是保护主人,主人现在真的好弱哦。


“原来你叫小离啊!那我就叫你小离好了,你说的无忧仙子是谁啊?还有什么凤凰涅槃啊?”无忧仙子也知道这个空间?那会不会杀人夺宝啊?凤凰涅槃?我现在不就是吗?


“好好,等了几万年,主人终于叫我小离了,无忧仙子是…主人,我不能告诉你,你以后飞升后就会知道了。”小离说着说着就将嘴巴捂住,仙子说了不许提她名字的,我怎么一见到主人就要忘记了,青鸾知道了一定会杀了我的。


“怎么不说了?飞升后就知道了,我能飞升吗?”月潇听到它提到无忧仙子后,便不再说话了。月潇感觉到这里有秘密,而且她听到无忧仙子的时候感到非常的熟悉,感觉很亲切一样。


“会的,主人会飞升的,我会帮助你飞升的。”小离觉得要是在自己的帮助下还飞升不了,那不是要毁我小离一世英名。


“好”月潇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小离不会害自己。


“主人,那灵泉可以洗到你身上的杂质,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养好身体。主人身体养好后便可以修炼了,主人的灵根也是相当的不错,所以修炼是其他人的几倍,然后再在青玉空间的帮助下,一定能在四十岁之前飞升灵界,这样我就可以早点见到青鸾了。哈哈”月潇看着还沉静在自己世界里的小离,真的不想打扰它的美梦的,想自己是水木双灵根也能在四十岁之前飞升灵界,那你让人家那些单灵根怎么活啊?就算是有青玉空间的帮助也不能这么快飞升。其实月潇不知道,这飞升不仅仅是靠灵根,还靠仙缘。月潇本来前世就应该飞升的,但是由于自己修炼不积极,还陷入情网,所以才陨落的。


月潇不再想这些,自己引气入体都还没有成功怎么想到了飞升了呢?月潇摇摇头走到灵泉边跳下去,月潇看见身体里的杂质慢慢的被排出来了,等身体里没有杂质后,便从水里出来了。她满意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觉得现在自己用灵泉洗髓后,以后修炼更快了。


“主人,你现在已经将体内的杂质排出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青玉空间吧!这青玉空间里有很多的灵植,还有传功室,炼器室,炼丹室,制符室,法器室。但是这些都是需要你来开启的,你现在没有修炼只有眼前的东西,等你进入练气一层后,你就可以去传功室寻找适合自己的功法了,所以你现在眼前的东西只有灵泉和我了,主人,你能把我也带出去吗?我在里面真的好闷哦!我保证不给你惹事。”月潇看着小离这么可爱的样子,不禁想逗逗她。


“那你有什么用啊?我觉得你就是一只普通的狐狸而已,连外面的妖兽都比不上,何况灵兽呢?”


“主人,你不要将那种低级的东西跟我比好吗?我是仙兽,我是九尾灵玉狐,我的本事可比那些凡兽厉害多了,我现在这个样子看着不厉害,这叫着返璞归真好吗?”小离鄙视了一眼月潇,怎么主人这点见识都没有呢?怎么能将我跟那些凡兽相比呢?我是仙兽啊!


月潇看见小离鄙视了她一眼,她不禁气结,也觉得小离跟其他灵兽不一样,难道真的是仙兽吗?但是不像啊!难道真的是返璞归真?


“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将你带出去吧!如果要是你没有什么用,那我就将你关在空间里。”


“好啊!主人,谢谢你,我会好好保护你的。”终于可以出去玩了,我一定要好好的看看这凡界,到时候说给青鸾听,这样青鸾一定会喜欢我的。好耶!


月潇将小离带出空间已经天亮了,想起今天答应父亲要去测灵根的,所以便向青玄的房间走去。小离也在月潇的肩上。

变异雷灵根

月潇来到青玄的房门之前,她想伸手敲门,但是她怎么也敲不下手去。她不知道该怎么跟爹解释小离是怎么来的。月潇在青玄的房门前徘徊,不知该怎么办。


青玄打开门,看见在门外站着的月潇。他先是一惊,然后连忙将月潇拉进来。


“潇儿,你怎么不进来呢?你昨日掉下水之后身子都没有好。怎么呆在门外呢?”青玄一直觉得自己亏待月潇,看这次她掉下水就是自己的错。


“爹,潇儿没有事啊!”月潇怕自己父亲担心,便转了一圈,表示自己已经好了。


“你啊!今日爹爹为你测灵根,测了灵根便带你回宗门。今日是宗门选徒的日子,你也可以跟爹爹回去看看。”青玄点了一下月潇的小鼻子,这女儿是他和蓝儿的血脉延续。


“好,只是...”月潇低下了头,小离的事情应该怎么跟爹爹说呢?


“潇儿,怎么了?”青玄温声问道。


“爹爹,这是小离。”月潇将小离抱到青玄的面前。“潇儿很闷,所以想养这只小狐狸。这可不是一只简单的小狐狸,它有名字的,叫小离。怎么样?爹爹允许潇儿养吗?”月潇很担心自己家爹爹不愿意让自己养这只小狐狸。


青玄早就注意到这只小狐狸了,他刚才一直担心月潇,所以才没有问月潇的。青玄查看了一下这只小狐狸,它只是一只普通的小狐狸,不会伤害月潇,所以便点头答应了。


月潇见爹爹答应了,一下子便将小离抱了起来,她对着小离说:“小离,你看爹爹答应我养你了,真是太棒了。快,我们一起谢谢爹爹。”


“你这丫头啊!真是...”青玄已经很久都没有看见月潇这么高兴了。


“爹爹,我们测灵根吧!测了灵根,爹爹要给潇儿做好吃的。潇儿最喜欢吃爹爹做的狮子头了。”我真的很久没有吃到了,当初是我自己放弃这个的。还好我还能重新开始。


“你啊!”青玄自然感受到女儿的亲近,蓝儿殒落之后月潇都不曾亲近过青玄,现在这么亲近青玄,青玄很是开心。


“爹爹,你为潇儿测灵根吧!”月潇虽然有时候比较调皮,但是月潇从小受玄蓝儿的教导,所以一向是言出必行的。


青玄就知道月潇答应的事情,绝对不会反悔的。这次测灵根也是一样的。青玄拿出一个玄盘,青玄手一挥玄盘在月潇的头顶之上盘旋,月潇一点都不慌张,甚至是很淡定。因为她知道自己是水火双灵根,因此根本就不在意结果。但是那玄盘不曾停止,还是不断的旋转,月潇知道玄盘旋转得越久越好,因为这样证明那灵根很是纯净。最终停在了雷灵根上面。


“这是变异雷灵根?蓝儿,你看见了吗?我们的女儿居然是变异雷灵根。”青玄极为开心,月潇已经愣住了。自己怎么可能是变异雷灵根呢?上一世明明是水火双灵根的,这一世怎么成了变异雷灵根呢?难道是因为最后的那道惊雷。月潇想起了上一世的那道惊雷,它将自己包裹在那里面,也许慢慢改变了灵根。我这一世是重生了,这里说不通啊!


“潇儿,你是变异雷灵根的事情,我要上报给师傅。潇儿,我们现在就出发前往宗门。”青玄极为开心,月潇拉着了青玄的衣服。


“爹爹,能不能不将潇儿是雷灵根的事情告诉宗门的人?可不可以对外宣称我是水火双灵根?”月潇经过一世的经历,知道了一个道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为何?”青玄不明白。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爹爹应该听过吧!潇儿是雷灵根的事情,如果让其他人知道了,那些视玉虚派为眼中钉的人,是不是会以潇儿为眼中钉呢?毕竟潇儿是玉虚派最有可能飞升的新一代呢!爹爹,你觉得呢?”月潇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不是因为不相信那些人,而是自己不想引人瞩目。月潇已经决定了这一世,她不会愚笨,也不会是天才,这只需要中庸就好了。


“还是潇儿想得周到。”青玄觉得月潇说得很有道理,如果那些人知道了潇儿的灵根,那么一定会想尽办法灭杀她的,还好自己没有这样做的。


“爹爹,我们回宗门去吧!”月潇拿了一颗灵果吃了起来,月潇之前说的狮子头,月潇也不准备吃了。她想快速回宗门修炼。这一世她觉得自己身上有太过的秘密,如果没有能力,那自己又得想上一世那样,殒落了。


“好”青玄一向以月潇为主,月潇说回宗门,青玄怎么又会不回去呢?


青玄带着月潇向玉虚派飞去,月潇站在飞船之上,看着这一切,她感觉十分美好。

纵云梯

月潇看着眼前的父亲,这一世她不会辜负父亲的一片苦心的。前世自己是傻的,觉得那人是好的,这一世她要看他四灵根怎么能成为内门弟子,还有那云韵儿,我看你怎么到大乘期。这一世我不会杀了你们,我不会给你们任何帮助。


月潇睁开眼睛,也许是想清楚了这一切,所以月潇感觉十分轻松。她看着下面白色的云层,她心中十分敞亮。


青玄的上品飞行法器叠韵还是不错的,青玄见马上要到玉虚派了,便慢慢降了下来。


“参见青玄师叔。”一白衣男子看见青玄连忙上前行礼。


“逸儿啊!很多年不见了,不错,已经筑基后期了。”青玄很满意上官逸的修为。


“那是在干嘛?”月潇看见前面聚集了很多小孩,便出声问道。


上官逸看了一眼月潇,发现她眉眼之间与青玄师叔有些相像,便猜这小女孩就是青玄师叔的女儿,自己的小师妹。


“那是今年收来的新弟子,他们都是来爬纵云梯的。”上官逸解释道,他对这个小师妹印象还是很好的。


“我也要去!”月潇自然知道纵云梯的,纵云梯是玉虚派创派祖师所建,每一步都蕴含着道意,如果能领会到或者是爬上去,那么在以后的修炼中会事半功倍。只可惜这纵云梯只能是是凡人的时候爬,如果已经引气入体之后便不能再爬了。


上官逸为难地看了一眼青玄师叔,这可是小师妹啊!如果出什么事了,青玄师叔不会扒了我的皮吧!


“潇儿,你确定要去?”青玄自然知道这纵云梯的好处,他本来还想跟月潇商量的,没有想到月潇自己提出来了。


“是的,潇儿不仅要去,还要以普通弟子的身份去。”正是打入内部的好机会,我怎能错过呢?月潇心中想到。


“好,逸儿,你带潇儿过去。”青玄说完便离开了。上官逸苦恼地看着眼前的小师妹,他不知该怎么办。


“师兄,你快带潇儿去啊!不然我就不能和他们一起出发了。”月潇着急死了,这大师兄平时看起来挺靠谱的,怎么现在发愣呢?


“啊?好。”上官逸带着月潇向人群中走去。


“大师兄,这是?”清风上前来看见大师兄身后的小女孩,愣住了,大师兄去那里找的小女孩啊!


上官逸看了一眼月潇,然后咳嗽了两声,对着月潇说道:“你去那里站着。”


月潇随着上官逸指的方向看过去,是在第一排的左边第一个。


“是”月潇乖乖地走了过去,上官逸才安心了。他不了解月潇的性格,他怕她闹别扭。


“这次玉虚派招收弟子,你们都是优质的弟子,至于以后有什么样的修炼资源,那么就要靠眼前纵云梯了,这纵云梯一共五千步,每一步都要靠自己的力量上去。现在发到你们手上的这块玉牌收好了,如果坚持不住了就摔碎这块玉牌,我们会派弟子前来接你们。”在刚才上官逸说话的时候,同行的弟子就已经将玉牌发下去了。


“时间只有一天半,明天中午能到宗门口的就可进入内门,后面的只能呆在外门。记住了吗?”上官逸说话严厉。


“记住了!”众位小弟子回答道。


过了好一阵儿,上官逸才发令出发,那些小孩听到说出发了,都向前跑去,只有月潇,慢慢地走了过去。


“大师兄,你刚才带来的丫头是谁啊?怎么看都像一个千金小姐,你看人家都跑那么远了,你看她慢悠悠地走过去,不知道,还以为她是来游玩的。”清风见月潇走得如此之慢甚是不满,当年自己来的时候可不就是快速跑的嘛!


“她可不就是来玩的,那是青玄师叔的女儿。她会担心没有修炼资源吗?你给我将她盯好了,不然出了什么事,你就去承受青玄师叔的怒火吧!清风师弟,保重。”上官逸拍拍清风的肩膀,便御剑离开了。


“我...那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清风郁闷了,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啊?他突然有些不喜欢这个小师妹了。


青玄站立在玉虚派的大门口前,他的师兄弟姐妹都在门口了。


“青玄师兄,你女儿呢?怎么你一人。”说话的人是玉丹峰的青丹真人,她很小的时候便喜欢青玄,但是青玄只当是妹妹,后来她知道青玄成亲了,将自己关在房间三天三夜终于释怀了。这次青玄说要回来了,而且带着女儿一起回来,她就十分开心。可能是因为她没有孩子吧!


“潇儿在山下见到弟子再爬纵云梯,所以便也去了。”青玄一提到女儿,便十分高兴。众人见此便知道这青玄师弟/师兄很喜欢这个女儿,所以他们对月潇可是很好奇的。


“这纵云梯乃开山祖师所创,有很多他留下的道念,潇儿还未修炼,所以让她爬一下也可以。”青玉很是赞同,他自小便与青玄极好,现在青玄有个女儿,他也是极其开心的。


“是啊!本来就想给她提这事的,想不到潇儿最后是自己提出来的。”青玄已经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了。


上官逸回到宗门口,看见师父和各位师叔已经在此等很久了,他便对着青玉等人行礼。


“弟子上官逸见过师傅和各位师叔,纵云梯已经开启,请看!”上官逸手一挥,一道画卷出现在众人面前,上面正是爬纵云梯的弟子。原来那玉牌有影画之能。在画卷之中,那些弟子都爬了十几步了,唯有月潇还站在原地。


“那个女弟子怎么不走呢?反倒是望着纵云梯?”玉剑锋青天真人见月潇站在那里很是疑惑。


“可能是被这气势所折服了吧!想我当初来这纵云梯也被震撼到了。”说话的是玉器峰青无真人。


其他人都点点头,只有青玄紧紧地盯着月潇,生怕她出事。


“我那潇儿师侄女呢?哪一个是她?”青岚倒是极想见到月潇。


“回青岚师叔的话,那个站在第一阶的小女孩就是月潇师妹。”上官逸看了一眼青玄师叔,见青玄师叔一直看着画面,便知他没有听到青岚师叔的话。


“啊?你们说那丫头在看什么呢?”青岚突然很想知道,这月潇到底在看什么。其他人都摇摇头,表示不知。


月潇之所以站在第一个阶梯之上,是因为小离说这里蕴有道意,想让月潇好好体会。月潇站在那里闭着眼睛,体会着这一切。时间慢慢过去,月潇都不曾走,这下可把青玄吓坏了。他准备去将月潇接上来,但是被青玉等人阻止了。大约过了一柱香之后,月潇开始向上走了,她一步步向上走去,她不快不慢,这样能让她合理的调节身体,这套调节的方式是小离教她的。

结识新朋友

月潇当然不知道,她之前所做的事情,全部落入了青玄等人眼中。


“这潇儿虽然在第一步停留了很久,但是后面却走得异常之快,已经逐渐超过之前的孩子了,照理来说越到后面应该是没有力气的,但是潇儿却不是那样的。”青岚很好奇,这潇儿是怎么做到的,能从最后一个走到中间来,而且并没有感觉到她很累。


“这..也许是因为潇儿自小吃灵果的原因吧!你们不知道,潇儿娘亲很少让潇儿吃凡尘的东西,一般都是吃灵果或灵米做的饭。”月潇虽然没有修炼,但是自小就吃灵果和灵米,身子自然要比一般人好一些,凡人吃这些灵果或灵米是不好的,但是潇儿娘亲便用修为来引导那些灵气前往月潇身上的各大经脉,这样几年之后,月潇即使不用人引领,那些灵气也会前往各大经脉。


“嗯,我记得在中部大陆,很多世家都用这种方式来培育新一代的弟子。”青玉早就知道月潇娘的身份了,青玉也知道这种方式的危险,所以月潇娘才会因为一个妖兽就殒落。


月潇当然不知道这些,她已经走到了地三千步,小离告诉过月潇每五百步,她便停下来感受一下,这样她可以很好的继承纵云梯的道意,而且在纵云梯过后一个月进入练气一层的人比比皆是,但是进去练气一层之后不好好领悟,那么进入练气二层至少要三年。这纵云梯有好处,也有坏处。


月潇站在第三千步的台阶之上,她似乎又感觉到那梦幻的感觉了,在那里月潇像是躺在娘亲的怀抱中一样温暖,一股淡淡的花香飘过了,好像是桂花,又好像是荷花的香味,月潇睁开眼睛,她还是在三千阶梯之上。


“笨主人,不要被那花香所迷惑而睁开眼睛,这样你就离开那个玄之又玄的地方了。”确实那花香不过是诱惑月潇的,如果月潇睁开眼睛,那么她就离开了那个玄之又玄的地方了。


“我知道了。”其实小离不知,当月潇再次进入那个梦境的时候,绝对不想起小离的嘱咐,所以这只能看月潇的心,看她是不是有定性,不被外面的东西所扰。


“喂!我都看你站半天了,你到底走不走啊?”一个霸道的声音传到月潇的耳边,月潇转头看着她。


“要走啊!”月潇也不生气,因为自己却是挡住人家的路了。


“那就好,走吧!”那女孩从月潇身边擦身而过,月潇稍稍退了一步,让她离开。


月潇看着那女孩的背影,却觉得她很寂寞一样,孤孤单单地一个人。


“喂?我和你一起吧!”月潇站在女孩下面几步梯子上,那小女孩也是极累了,她坐在地上,看着月潇。


“你走那么慢,谁知道你会不会拖累我呢?我要快点上去,不然就不能进内门了。我灵根不是很好,但是爬上去之后可以进内门也是不错。”女孩站起来看向上面的纵云梯,感觉从云中伸下来的一样。


“我来自世俗,修仙界的人都看不起我。”女孩似乎想起了之前的事情有些伤感。


“那有什么关系,如果你能好好修炼,那么你依然可以看不起他们。毕竟你才是强者。”月潇并不在意她是来自世俗界。


“是啊!我要做强者,我要告诉他们,我甄云儿不是好欺负的。”也许是月潇的这句话引起了她的共鸣,她对月潇不像之前那么冷淡了。


“甄云儿”


“云月潇”


云儿和月潇相视一笑,只有她们俩知道是为什么。


“你们俩傻笑什么呢?还不快走。等会儿就来不及了。”一个弱弱的女声传过来。月潇和云儿望过去,只见一个穿着有些破烂的女孩站在她们的下面。月潇打量着那个女孩,她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烂,但是却极为干净。那女孩也在打量云儿和月潇,见她们俩人并没有丝毫的嫌弃和鄙视。


“对不起,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女孩小心翼翼地问云儿和月潇。


“没有啊!”月潇重生之后似乎有了观气之数,这两个女孩周围围绕的都是白色,就像天空中的白云一样,很是漂亮。她觉得这应该是好人。


“你也要上去,可是你...”那女孩已经快走不动了。他们在爬纵云梯之前是没有发配干粮的,所以这些都需要自己解决。


“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我之前吃的苦可比现在多很多。所以我才不怕呢!我一定要爬上去。”那女孩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这一路上来,没有人愿意跟自己说话,只有她们俩人愿意为自己说话。


“你为何看起来没有我们这样狼狈呢?”那女孩看了一下月潇,发现她不像自己一样狼狈。云儿也看过来,她很是好奇。


“我一路走上来,使得力气都是均匀的,所以不是很累。当我自己有些累了,我便会站在阶梯上感觉一下这纵云梯,这样之后似乎没有那么累了。你们也可以试试。闭上眼睛,然后放空思维。然后我们便飞翔在天空之中。很是舒服。”月潇虽然没有告诉她们调节的方式,但是还是告诉她们如何放飞思维,感受世界的存在。


过了一会儿女孩醒了过来,她拉着月潇小声说道:“谢谢你,我现在虽然还是很饿,但是却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


“是啊!月潇妹妹谢谢你。”原来甄云儿也醒了,她十分感谢月潇。


“不用谢我,不过不是每一步阶梯都是有这样的效果的,你们现在起,每五百梯放空一下。这样可以让你的身体得到很好的休息。而且纵云梯是玉虚派灵气最充足的地方,在这里放空思维冥想,可以让灵气洗涤你们的身体,能让你们快速进入练气期一层,而在练气期一层能感悟的话,以后修炼就事半功倍了。对了!”月潇拉着小女孩的手。“我叫云月潇,她叫甄云儿,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温柔,这是村子里的先生给我取的。我来自凡人界。”温柔说完便低下了头,她怕月潇和云儿看不起她。


“看来你机缘倒是挺好的,不然你怎么会从凡人界来到修仙界呢?要知道凡人界和修仙界是有阵法的,那阵法是必须需要灵石才能启动的。不过偶尔触碰到某一处也会让你进入修仙界。所以你运气挺好的。”月潇从未去过凡人界,但是她之前却呆过世俗界的。那里灵气很少。


“嗯,谢谢你们。”温柔很感谢云儿和月潇,虽然云儿未曾说些什么,但是温柔却看得明白,这云儿并没有因此瞧不起自己。


“温柔,你谢什么啊?我们快走吧!时间快来不及了。”月潇觉得这温柔绝对是受了太多的委屈,所以才会这样小心翼翼地。


“好!”温柔和云儿很高兴地回答到,能遇到月潇这样的朋友也是不错的。


就这样,她们三人结伴而行,慢慢向玉虚派大门口走去。终于月潇等人来到了大门口,她们三人不是最快的,也不是最慢的。但是她们却是最有收获的。温柔和甄云儿得到了进入内门的机会,而月潇也证明自己并不是娇滴滴的大小姐。当然收获不止这些,这次爬纵云梯的感悟会在她们日后的修炼之中体现出来。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零爱

零爱

  • 13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风云际会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