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钟离,扑到殿下

穿越成为男子,为什么不好好享受一下呢?青楼,牛郎都不能错过,特别是身边应该有四个绝色的丫鬟。嗯~这样就齐全了。但是伟大的夜王殿下,您干嘛来啊?什么?青楼不准去,牛郎馆不准去,四个美婢不准要。不能离本王一米远。尊敬的夜王殿下您想干嘛?损友出主意,钟离你就扑倒殿下吧!纳尼!我不要...

#耽美#钟离,扑到殿下壹



腐女穿越成男子

钟离是21世纪的腐女一枚,没有想到她居然穿越了,而且还是女穿男,但是钟离觉得这完全不妨碍他,以前自己是看男男恋爱,现在自己可以上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钟离来到这个世界并没有接受原主的记忆,不过根据这几天他的打探,终于知道自己这具身体的身份了。

原身叫钟离凌霄,是平威王府里的三公子,在他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一个是钟离凌刚和钟离凌欧。大哥钟离凌刚是大将军,掌握兵符;二哥钟离凌欧是神医白眉的得意大弟子;大哥和二哥都很宠爱自己家这个小弟,本来这钟离凌霄是生活美满,但是他喜欢上了月华公主。为得公主芳心,带着她一起去打猎。不知道是谁向月华公主射了一箭,这钟离凌霄为了不让月华公主受伤,自己挂了。然后钟离便穿越而来。

这月华公主在宫中并不受宠,至从这钟离凌霄看上她后,她才在宫中有一点点地位。但是她一直都不给钟离凌霄好脸色,但是钟离凌霄却像哈巴狗一样跟在她的身边。其实月华一直吊着他呢!

“公子,公子。”一阵女声将钟离从沉思中拉回来了。

“怎么啦!如月小美人。”钟离已经来这里快一个月了,他一直装作养伤,其实是打探情况。

“公子,你真讨厌。”如月不明白为什么以前很正经的公子受伤之后就变得这样痞了?如月不知道她家公子已经换了芯

“本公子哪里讨厌了?不如如月跟本公子说说。”钟离站起身来用折扇勾起如月的下巴。他看着如月娇羞的样子,他越来越喜欢这男子的身份了。如心带着一个女子过来,这女子便是月华公主的婢女。

“公子,你又调戏如月。”如心见自家公子又不正经了,她好希望再见到以前的公子啊!

“如心,本公子哪里调戏如月了?我只是问问她,我哪里讨厌了。我好改。”钟离将扇子大开一下子便坐到摇椅上面。这一派动作下来把如月和如心都迷住了。钟离坐下来之后便见到如月后面的女子。他一向不跟不熟的人说话,他的眉头轻皱,如心便知道钟离不耐烦了。

“公子,月华公主的婢女小青求见你。”如心指指自己身后的宫女。

“如心,这种事情,你自己处理就好了,怎么扯到我这里来了。如月,跟本公子去逛逛园子。”钟离不耐烦见那个月华公主,自然也不耐烦她的宫女。他觉得月华是一个心机很深的人,他不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离公子,公主的事情你也不管了?”小青见钟离要离开了,便上前去问道,。她第一次见钟离这么冷漠的看着她。以前他对自己很客气的,因为自己是月华公主的贴身婢女。

“我跟公主是什么关系?她是我妻子还是我的小妾?”钟离已经不耐烦了,他带着如月便离开了。

“公主听到这话一定会生气的。公子有没有想过。这样你以前做的事情都前功尽弃了。”小青知道自己家公主已经喜欢上钟离了,因为钟离的出现让她一个不得宠的公主受到了重视,公主很在意钟离对她的态度。如果这次自己没有将钟离公子请进宫去,那么公主一定会杀了自己的。本以为这是一趟好的差事,没有想到钟离公子居然这样的态度。

“如心,把这人拖出去。吵得我耳朵疼。”钟离又怎么会理小青呢?

“公子,明日公主生日,请你一定到场。”小青在被如心赶走的时候,急急忙忙将这次出宫来的事情说出来了。但是留给她的只是一道背影。如心早就看不惯了,她将小青拉出来之后便让家丁赶出去了。这一时间,月华公主的婢女被赶出平威王府的事情整个京都都知道了。月华公主又一次出名了。但是这些都跟钟离没有关系,他正叫如月跳舞给他看呢!

如心愁眉苦脸的来到钟离的身边,她不确定公子是否真的对月华公主无意了。钟离转过身来,他见如心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如心怎么了?”如心听到自己家公子问话,便一下子跪在地上,如月也停下了跳舞了。

“怎么跪在地上了?如月,快将你如心姐姐扶起来。”如月听到钟离的话便上前准备扶起如心,如心将如月的手推开。

“公子,我刚才将小青给撵出府出了。如心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如月听此话后也跪在地上。

“公子,如月知道公子喜欢月华公主,但是如心姐姐是无意的。你不知道那小青仗着您喜欢公主,不知道在私下怎么欺负我们姐妹四人的。公子如果要罚如心姐姐的话,连着如月一起罚吧!”如月哭得梨花带雨,钟离不忍心了。

“哭得丑死了。我说要罚你们了吗?都起来吧!都哭成这样了。”如月月如心对视一眼,便站起来了。

“快回去洗洗。这样丑,公子我可不要你们了。”钟离根本就无所谓,毕竟这月华公主,自己不认识。这如心如月可是照顾自己这么久。

“是”两人下去了。她们知道公子说不追究就不会追究的。钟离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他突然觉得自己莫名其妙来到这儿,一定要做点事情才行。但是做什么呢?钟离在府里想着,但是外面都因为他撵月华公主婢女的事情都闹翻了。

在宫中月华公主将梳妆台上所有的东西都扔到了地下,小青颤颤抖抖地跪在地上。她怕公主会杀她。

“钟离凌霄,真有你的。居然敢让人将我的人撵出府。”月华现在仿佛就想吃钟离的肉,喝钟离的血。月华的奶嬷嬷见月华这样便挥手让小青下去了。

“公主,你先冷静下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钟离公子不再喜欢你了,你就会回到以前的日子了。”月华听此话便不再发气了。确实这一年中钟离凌霄喜欢她,所以宫中很多人都敬着她。如果钟离凌霄不再喜欢她了,那么她以后又会回到以前那个人人都可以欺负的公主。

青青 梅花 x1 2017-09-13 22:52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钟离进宫

“不,不,我不要回到以前的日子。嬷嬷,我不要回到以前的日子。”月华抱着自己奶嬷嬷的身体,她怎么也不愿意回到以前的日子。

“公主,你要冷静。我想钟离公子是因为你对他太冷淡了,才会这样的。你不妨对他热情一点。如果你对他热情一点,他便会回到你的身边。”奶嬷嬷也不愿意回到以前的日子,她现在就想让自己家公主抓住钟离凌霄。

“好,我对他热情一点。”月华慢慢冷静下来了。这是屋外传来小青的声音。

“长公主,二公主,你不能进去。”

“大胆,敢拦本公主的路。”这说话的人是皇后的女儿长乐。

“奴婢不敢。”小青连忙跪下。

“大姐,二姐何必跟一个小丫头计较呢?这不是失了身份吗?”月华走了出来,她已经在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了。

“月华,二姐自然不会跟小丫头计较。只是听说这个丫头今天被平威王府撵出来。所以想来看看你怎么处理这里私自出宫勾引钟离公子的人。”这说话的人是钱贵妃的女儿晗月。

“是啊!据说钟离公子很生气呢!月华,你要是不处理她。我想明天出名的人便是你了。这样的话,钟离公子又怎么会继续...”长乐没有说完话,但是月华已经明白了。

“多谢两位姐姐教诲。这小青确实是胆大妄为。那就罚小青打二十大板。”月华现在身边差人,所以她不能让小青离开。但是如果不将所有的事情推到小青的身上。恐怕钟离也许再也不会理自己了。

“月华,这样败坏你名声的人你都处罚得这么轻啊?月华真是善良。”晗月早就看不惯月华了,她母妃一直不许自己来找她的麻烦,现在好了这钟离凌霄八成是对她没有意思了。现在自己可以好好整治她了。

“晗月,你真是多管闲事,你忘记钟离公子今天晚上会来祖母宫中用膳了吗?祖母可是叫我们两人一起呢!我们先回去吧!”长乐一直喜欢钟离凌霄,当初她看见钟离凌霄一直跟在月华身后的时候,自己真是要气疯了。现在好了,凌霄一定不喜欢她了。

“是啊!长姐,你看我都忘记了。”晗月装作敲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她转身对着月华。

“月华,那我就跟长姐一起离开了。至于这个奴婢,你就自己处理吧!”晗月说完便跟着长乐一起离开了。月华看着她们离开了背影,她发誓以后一定要将她们两人踩在脚底。

“公主,今天钟离公子要进宫。你的机会来了。”奶嬷嬷见月华快失去了理智,便在耳边轻声提醒她。果然月华听此话便回过神来了。她不在管小青,而是带着奶嬷嬷进屋。

“嬷嬷,你说现在怎么办?”月华没有主意,她一向是听奶嬷嬷的。她的娘亲只是一个宫女,她是当年自己父皇乱酒之后的产物。她父皇不想看见她,一直把她放在冷宫与自己娘亲在一起。她是耀云国唯一一个在冷宫里长大的公主。她一直被人忽视,父皇的赏赐没有自己的份,如果不是遇见钟离凌霄,她连自己的父皇都不知道长什么样。所以她只有抓住钟离凌霄的心,她才能在深宫中生活下去。

“嬷嬷,你说现在怎么办?”月华没有主意,她一向是听奶嬷嬷的。她的娘亲只是一个宫女,她是当年自己父皇乱酒之后的产物。她父皇不想看见她,一直把她放在冷宫与自己娘亲在一起。她是耀云国唯一一个在冷宫里长大的公主。她一直被人忽视,父皇的赏赐没有自己的份,如果不是遇见钟离凌霄,她连自己的父皇都不知道长什么样。所以她只有抓住钟离凌霄的心,她才能在深宫中生活下去。

“公主,你忘记了?钟离公子每次进宫都会去梅园的。我们去那里等他。”钟离有一个习惯每次进宫都会梅园看看梅花,之前钟离便是在梅园的时候见到月华的。

“对啊!我忘记了。嬷嬷,你好好帮我梳妆一下。”月华她心中想着一定要将钟离抢回来。

钟离带着自己家小丫鬟一起进宫了,他本来是准备去看梅花的,但是看见自己身边的小美人冻得很便放弃了。于是我们的月华公主在那里等了一夜。

钟离来到太后宫中,他一进房间便看到了两个美人。这两个人便是长乐与晗月。

“参见太后,参见两位公主。”钟离凌霄很规矩的向三人行礼。

“霄儿,今天的事情...”太后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钟离还是明白的。

“今天有一个女子来我们府上,自称是月华公主的婢女,但是月华公主岂是那种不知廉耻的人。所以我便让如心将此人撵出去了。”钟离淡淡的说道,他早就找好托词了。

“霄哥哥,你今天进宫有没有见到月华妹妹呢?”长乐担心这是钟离维护月华才这样说的。

“凌霄进宫来便来到太后宫中了,在路上也不曾遇见月华公主。”钟离觉得好麻烦,他不喜欢进宫。

“太后,能不能用膳啊?我饿...”钟离就想快点吃完饭离宫,面对女人他真不擅长。算好没有穿越成为后宫中的任何一人。

“好,传膳”太后见钟离凌霄对着自己卖萌,她很高兴。

钟离凌霄用完膳便带着自己的两个小美人出宫了,他心里想着这宫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在梅园里等着的月华,她已经很冷了,但是一想到如果钟离凌霄不再喜欢她,她便要回到以前的日子,她便有点伤心。

“公主,公主”小青跑过来。

“可是凌霄来了?”月华说话的声音都有一点点颤抖了。她已经在梅园里等了几个时辰了。

“钟离公子已经离宫了。”小青颤颤惊惊地回答道。

“嬷嬷,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小青。”月华觉得就是小青得罪了钟离凌霄,他才会不理自己的。


钟离遇上夜王

钟离凌霄至从那次从宫里回来后便装病几天,因为那几天长乐一直邀请他进去赏梅花。所以我们钟离哥哥为了躲长乐便装病。吓得他娘差点将整个京都的大夫都找来了。最后还是钟离说,娘,我就是不想进宫。然后他家娘大手一挥让钟离凌霄去别院养身体去了。

“公子,我们真的要去别院啊?”钟离用幽怨地眼神看了一眼如玉,如玉乖乖地收拾东西。她心中则在暗想,自己家公子的眼神怎么这样幽怨了呢?

钟离让如玉和如玫带着东西先去别院,然后自己便带着如月和如心在京都逛逛。

在京都雁雨堂内,坐着三个男子。这三个男子相貌极好。

“我听见了一个笑话,听说钟离将月华公主的小婢女撵出平威王府了。”这说话的人是钟离最好的朋友之一上官儒阳。

“这是真的,是被如心给撵出来的。”这事出了之后白一帆就派人去打听了。其实他一直都不明白钟离为什么会喜欢月华。这月华一看就是心机极重的人。

“啊!这如心这么大胆啊?”儒阳自然知道如心,如心是钟离的四大婢女之一。

“这...”白一帆话还没有说完便听见如月的声音了。

“公子,你想吃点什么?”如月一向嘴馋,看见美食就想吃。

“小馋猫,想吃东西了吧!”钟离用修长的手敲了一下如月的额头。钟离说这话的时候话语里充满了宠溺。

“嗯嗯”如月不停的点头。

“那好!你与如心去逛逛。我去雁雨堂等你们。”钟离虽然好玩,但是他不喜欢逛街。

“嗯嗯”如月便拉着如心离开了。钟离见两人离开后便向雁雨堂走去。

“那是钟离?我没有认错人吧!”上官儒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钟离也太温暖了吧!不对!钟离不是这样的啊!

“对啊!是钟离啊!他是被什么刺激了吗?”白一帆也不明白为什么钟离会这样。我们的夜王殿下刚才被钟离的笑容差点闪花了眼。他也疑惑是怎么的事情让原本很冷的一个人变得这样的温暖呢?

钟离不知道他们的想法,他来到雁雨堂的雅间里,要了一壶上好的普洱喝着。过了一个时辰,一个黑衣侍卫敲门,钟离打开门。

“钟离公子,我们家主子有请。”黑衣男子很礼貌的说道。

“额!好。”钟离想有可能是以前认识的人。钟离由于没有前身的记忆,所以便出了房间向那屋走去。钟离一进房间就看见一个美男坐在凳子上。

“你...找我?”钟离不解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这完全是从漫画里出来的人啊!

“钟离凌霄?”男子把玩着杯子,玩味的看着钟离凌霄。

“对啊!你认识我啊?”钟离搜索了一下记忆,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他啊!他是谁?

“你不认识我?”男子斜眼看着钟离。

“我确实不认识你。”钟离又努力想想之后,觉得这个人自己确实不认识。

“不认识?”夜王殿下看着钟离,自己这标志性衣服都穿上了,他还说不认识?

“对啊!难道你是…”钟离不敢说下去,难道这个人暗恋原身?

“是什么?”夜王殿下问道,但是听到钟离的回答之后,他情愿自己没有问过。

“是暗恋我?”钟离一步步走向夜王殿下,夜王殿下却被那句话惊住了。这小子在想些什么?

钟离坐到夜王殿下的身上,他用修长的手指抬起夜王殿下的下巴,另一只手放到夜王殿下的胸前,而且还不断的打转。

“你的脸真滑,身材也不错。本公子喜欢,但是目前还没有收男宠的想法。如果到时候想收了,本公子一定来找你。”钟离将唇印到夜王殿下的唇上去。

夜王殿下快要气炸了,但是自己的下身却被这个人调起了反应。该死!钟离见夜王殿下已经快生气了,他以为他是因为没有被自己收为男宠才会这样的。于是钟离便吻上夜王殿下。而夜王殿下居然还沉迷其中。钟离觉得这个男子的味道不错。所以他的手伸向了夜王殿下的身体里。但是钟离很快就清醒过来,快速逃离了那个地方。钟离走后沉迷其中的夜王殿下终于清醒过来了。

“该死!居然敢给本王用药。钟离凌霄,本王要杀了你。”本来夜王殿下不会动情的,但是钟离在摸夜王殿下的时候便将他从二哥那里偷来的药给他摸上了。谁让他一直问自己认不认识他呢?钟离此时还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祸。钟离高高兴兴地来找如月她们汇合了。

“来人啊!”夜王殿下用内力压制住药力之后,便让人进来。他可不想让人看见自己这个样子。

“主子”黑衣男子跪在地上,其实他刚才在钟离离开的时候便准备进来的,但是他知道自己家主子的脾气。

“去给我将钟离凌霄给本王抓来。本王要杀了他。”夜王殿下权倾朝野,这是第一次有人对他下毒,而且还是

“是。”黑衣男子准备下去执行任务。

“等等,本王要亲自收拾他。据说他搬到别院去了。你去给本王查查在那个别院。”濮阳翎箻觉得只有自己亲手杀了钟离凌霄才解恨。

“是”黑衣男子虽然不知道这钟离公子怎么得罪了自己家主子,但是他主子的敌人便是自己的敌人。

钟离凌霄来到自己娘亲为自己准备的别院,他坐在如月她们为自己准备好的浴桶里,他觉得这样的生活实在太好了。钟离在家很受宠的,他的娘亲对他特别的好,他老爹要是吼他一下,他只需要跟自己娘亲打个小报告,老爹就会睡书房。所以他老爹一向对他是眼不净为好。这次他说来别院,他爹最高兴。钟离从水中起来,穿上衣服便来到寝室。他突然想起了濮阳翎箻。

“那人的味道还不错,收为男宠也不错。”钟离想着就睡着了。

夜那么宁静,濮阳翎箻来到钟离的房间,他看见钟离睡着的样子,他身体又有反应了。

“该死!”他准备一掌拍下去,但是看着钟离的睡颜他实在下不了手。


成为男宠

我们的夜王大人一向都是不亏待自己的人,他来到钟离的身边。他伸出手抚摸着钟离的身体,钟离觉得似乎有人在摸他,他便将手推开。但是夜王怎么会答应呢?我们的夜王殿下直接吻了上去。钟离不知道怎么的还回应着夜王,夜王得到钟离的回应之后便更加兴奋了。夜王用衣服将钟离包裹着带离了别院,来到了王府的逍遥阁。

在逍遥阁里钟离身上一件衣服也没有,夜王也将衣服脱掉之后睡了上去。夜王吻着钟离,钟离觉得不对劲。然后他醒了。

“啊!”钟离看见自己与白天的男人睡在一起,而且一件衣服都没有穿。

“叫唤什么?叫得这么难听。”夜王捂住钟离的嘴巴,一脸嫌弃的样子。钟离一直想说什么,但是嘴巴被捂住了,所以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想说话?”钟离听此话便翻白眼了。TMD,谁不想说话呢?但是他还是认真的点点头。

“不许喊知道吗?”夜王实在不愿意听见他喊,实在太难听了。钟离立马狂点点头。夜王见他答应了便将捂住他嘴巴的手移开。

“你是谁?为什么回来我的院子。我们怎么会在一起的?你想干什么?”钟离一下子便说出了很多的问题,但是我们的夜王大人只是看着他。他趴到钟离的身上。

“首先我是夜王濮阳翎箻,再次这是我的院子不是你的院子。最后就是你现在是本王的男宠,所以本来要跟你做该做的事情。”

“啊!你禽兽!”钟离不想当别人的男宠,虽然夜王大人的实力还是不错的,但是自己也不能当男宠。

“你是要本王当禽兽,还是禽兽不如?”如果其他人在这儿就会惊讶,这话是夜王殿下说出来的?

“这个有什么区别吗?”钟离双眼含泪的看着夜王。

“当然啦!如果本王是禽兽,那么本王现在就要了你;如果本王是禽兽不如,那我就把你送到楚楚馆让所有人都睡你。你觉得怎么样?”

“你...”钟离吃惊的看着夜王。

“看来你选择前者。”夜王便扑向钟离,钟离都不敢反抗。他怕夜王真的将他送到楚楚馆了。钟离看着面前这个全裸的男子,他优美如樱花的嘴唇,细致如美瓷的肌肤。他的唇很甜,自己似乎还有一点点怀念。

夜王见钟离不再反抗之后,便吻上了他,钟离也回应着他。夜王得到钟离的回应以后便用手抚摸着他的身体,慢慢的钟离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他似乎在渴望着什么。但是我们的夜王大人,却不给。

“小坏蛋,说你要。”夜王用他充满磁性的声音诱惑着钟离,但是钟离还有一丝丝理智,他不愿意说。但是他仅存的一点点理智在夜王的攻势下彻底消失了。

“我要,我要。给我好吗?”钟离思想已经模糊了。

“小坏蛋,你真的要吗?”夜王沙哑的问着,脸上不禁露出了魅惑众生的笑容。

“嗯嗯!我要!”钟离的思想彻底模糊了。意识迷糊的钟离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我们的夜王大人得了钟离的话后便进入了他的身体。

“啊!”钟离舒服的叫了一声。

逍遥阁里一室温情,但是宫里的月华公主却不好过了。那日她等了钟离一晚上,最后生病了。虽然有太医来给她看病,但是去抓药的时候却没有药可以抓。

“嬷嬷。怎么办啊?公主她...”芙蓉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芙蓉是小青死后重新提拔上来的婢女。

“看来只有去求求皇后娘娘了。”嬷嬷知道,如果月华死了,她们也得陪葬。

月华的奶嬷嬷一个人来到安宁宫,她来到安宁宫跪在地上。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逼皇后派太医救治自己家公主。

“老姐姐,求求你去跟皇后娘娘回禀一下,公主真的不行了。”月华的奶嬷嬷跪在地上说道。

“你这不是为难我吗?好吧!”这嬷嬷是安宁宫里守外门的嬷嬷。

“谢谢老姐姐。”她很感激她能帮忙通报。不一会儿守门的嬷嬷回来了。

“你快回去吧!皇后娘娘说让太医院里的太医无论如何都要救治月华公主。你快去将这个消息传给太医院的人听吧!”守门的嬷嬷也知道这月华公主不受宠,连生病了太医也不给看。

“好好”月华的奶嬷嬷看、急忙走了。

在安宁宫里长乐生自己母后气了,明明自己那么讨厌月华,为什么母后还要就治她呢?皇后见长乐生气,便将自己女儿的手拉过来。

“乐儿,母后这是为你好。”

“为我好?你难道不知道我最讨厌月华那个小贱人吗?如果不是她霄哥哥会这样躲着自己吗?”长乐一想到当初霄哥哥追月华的时候就生气。

“傻丫头”皇后摸摸自己女儿的头。

“娘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心思呢?你知道吗?月华还不能死,一是因为她是你父皇的女儿,就算是再不得宠也是你父皇的女儿;二是大石国派人来提亲了,耀云国需要一位公主去和亲。这月华正合适。”

“真的吗?”长乐一听见此话,便惊喜地看着自己母后。

“当然了,当初月华得凌霄喜欢的时候,我还着急呢!宫中的公主本来就不多,除了月华便没有其他人了。现在好了。这凌霄根本就没有看上她。正好可以去和亲。”

“那霄哥哥到时候会不会同意呢?”长乐想着到时候要是霄哥哥不同意月华嫁怎么办?毕竟钟离家的势力还是很大的。

“所以你要这么做...”皇后将自己的计策说给长乐,但是长乐听见到后面便不乐意了。

“那要是长乐一直毁容了呢?”长乐担心自己要是一直毁容了,那自己还怎么嫁给霄哥哥。

“你放心,母后怎么会害你呢?”皇后自然不会让长乐嫁到大石国,她的目标就是将长乐嫁到平威王府,这样自己儿子的太子之位就保住了。

“好,我听母后的。”长乐自然也愿意嫁到平威王府嫁给钟离凌霄。

月华的奶嬷嬷来太医院的时候,便得到消息说,太医院里的太医已经去救治月华公主了。等她回到月华的宫殿的时候,月华应该喝了药睡下了。

第二天月华醒了,她小声的呼喊道:“水,本宫要喝水。”月华的声音虽然小,但是还是惊醒了守在她旁边的奶嬷嬷。

“公主,你醒了?”嬷嬷在桌子上倒了一杯水给月华喝下去。

“公主,你好些了吗?”嬷嬷摸了一下月华的额头,发现她已经不发烧了。

钟离抱上大腿

“嬷嬷,我好很多了。”月华觉得自己现在舒服多了。

“那就好,奴婢也放下心来了。”嬷嬷听月华这样说也放下心来。

“我昏迷期间,钟离公子有没有来啊?”月华心中其实还是有钟离凌霄的,但是那个时候她担心钟离凌霄对她失去兴趣,才对钟离凌霄若即若离的。

“钟离公子还不知道公主生病的事情呢!”嬷嬷自然不忍心打击月华,毕竟月华现在还需要养身体。

“他还是怪我,还是怪我啊!”月华晕倒在床上。

“公主,公主”嬷嬷连忙上前去扶住月华,她知道月华苦,于是她做了一个决定

在夜王府的逍遥阁之中,钟离他醒过了,他看到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自己身上满身的抓痕,还有下身的不适都告诉他,他昨晚被自己旁边男子吃掉了。

“醒了?”夜王见钟离呆愣在床上,便出声提醒他。

“啊!你...我...”钟离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夜王才不理他,他起身将钟离抱在怀中,然后用脚碰了一下脚边的桌子,暗道便出现在眼前。钟离吃惊的看着这一幕,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没有穿衣服的事情了。钟离被夜王抱着走过暗道来到一个烟雾袅绕的地方。他细细的看了这个地方在,真的好豪华哦!用夜明珠做灯,地下是上好的玉石。

钟离含情脉脉地看着夜王,夜王被钟离的眼神吓了一跳。钟离还没有等夜王说让他下去便自己下去了,在他的眼中自己现在与他是一样的,被他看光光又不会少一块肉。

“请问你是夜王殿下吗?”钟离觉得自己平威王府没有他夜王府大,如果能将他的大腿抱住,那么自己以后不就可以在耀云国横着走了吗?还有也不用担心太后逼婚了。太爽了。

夜王将钟离的下巴抬起来,迷着眼睛看着他。

“是,你想干嘛?”夜王完全不知道钟离想干嘛!

“太好了。”钟离一下子上前抱住夜王,他太开心了,那么自己只要抱上大腿就可以躲逼婚了。真是太好了。夜王殿下一把抱住钟离的身体。

“别动。”夜王的声音有点沙哑了,他又被怀中的小家伙勾起了火。钟离感觉到有东西抵到自己的下腹。他虽然没有看见,但是还是知道是什么东西。

“那什么我先走了。”钟离想从夜王的怀中出来,但是身子牢牢地被夜王抱住了。

“别动,不然本王现在就办了你。”夜王沙哑的声音说出的话充满了诱惑,钟离下身也站立起来了。

“小东西,没有想到你这么迫不及待。”夜王也感受到钟离的异样,他没有想到这小家伙也动情了。

“既然这样,我们就…”夜王没有说完便吻上了钟离的唇,钟离还愣在原地。

糟了,又要被吃了。虽然我是腐女,但是也不想被吃啊!苍天啊!大地啊!你将我劈死吧!我不要跟他发生关系。你让我回去后,我一定不再做腐女了。可惜老天没有听见钟离的诉求,钟离还是被夜王殿下给吃了。而且还是在浴池呢!夜王完事后,钟离便哭了。钟离委屈啊!当初自己是女儿身的时候也是这样,现在是男儿身还是这样。夜王殿下看见钟离哭了,便慌了。

“你怎么哭了啊?是不是我把你弄疼了?”夜王没有哄过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较好。钟离听此话便大声哭出来了。

“诶诶!你怎么还越哭越凶了呢?一个大男人还哭。”夜王彻底无语了,这钟离怎么这么爱哭啊!

“你欺负我,你们皇家一个好人没有。我在王府的时候,太后和皇后天天让长乐将我召进宫。我一点都不想进宫,只好装病了。后来还跟我娘说来别院,但是来了别院有被你给欺负了。呜呜~”钟离越想越委屈,自己这不是找虐嘛!我要回去,鬼老天有没有听见啊!

“以后你便是我的人了,太后和皇后都不敢来逼你了。”钟离听见这句话果断不哭了。

“你说的是真的?”钟离泪眼朦胧的看着夜王,好像夜王拒绝他就会哭出来一样。

“这当然是真的,本王不屑欺骗与你。”夜王点点头。

“耶!”钟离一下子便从水中起来了,他准备穿好衣服带着自己四个丫鬟去逛街了。咦!不对啊!自己的四个丫鬟呢?

“我的四个丫鬟呢?”

“在你的别院里啊!我只把你带过来了。”夜王想我对你的丫鬟又不感兴趣。

“啊?那你快让人去将她们接过来啊!她们要是没有看见我一定会急死的。特别是如月,她一定会哭的。”钟离想到自己的四个丫鬟一定会急死的。但是夜王听见他这样说便不乐意了。

“本王,不派人去,要去你自己去。”夜王没有察觉自己的话中有一点点醋意。钟离听此话后便起身向外面走去。他在房间里找了一件自己能穿的衣服穿上便离开了。

钟离离开王府回到自己的别院,他刚到自己房间外面便听见如月的哭声了。

“公子,你去哪里了啊?”

“如月,别哭了。把公子的心都哭碎了。”钟离见如月在哭,便从外面走进来。

“公子,你没事吧!”如月快速来到钟离的身边,其他人也围了过来。

“我没事。如月不要哭了,再哭公子就不要你了。”钟离抬起如月的脸,从如心手中拿过来手绢温柔地为如月擦眼泪。如月则觉得自己好幸福哦!公子真的好温柔。钟离身边的四个婢女一直都没有想过给钟离做小妾,因为钟离说,你们应该嫁一个很爱你们的人,而不是嫁一个像我这样可能有三妻四妾的人。钟离还承诺到时候她们嫁人,钟离一定会送一份大礼,而且一直为她们做主。

“恩恩,如月不哭了。公子,你这么早去哪里了?”如月擦了擦眼泪看着钟离。

“是啊!公子,你去哪里了?”如心想着自己刚才在小院里都找遍了,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公子。

“我出去逛了逛。”钟离心想,我总不能说我昨天被人劫走了吧!

钟离又看上月华了?

如月正准备说话,但是这时候有下人进来了。

“参见公子。”一个家丁向钟离行礼。

“起来吧!”钟离不耐烦别人跪自己。

“谢公子,公子宫里来嬷嬷了。”钟离一愣,他没有想到自己刚回来这宫里的人便来了。

“请她进来。”钟离没有夜王那么大的权势,自然不能不见宫里的嬷嬷。

“是,奴才告退。”家丁向钟离行了一礼便离开了。不一会儿便见一个妇人装扮的人进来了。

“奴婢给公子请安。”如月她们见到此人便是一惊,这不是月华公主的奶嬷嬷吗?她怎么来了?

“起来吧!”钟离的身份自然比月华的奶嬷嬷的身份高,但是钟离在人人平等的社会中生活得太久,不习惯有人跪在自己的面前。但是月华的奶嬷嬷并没有起来。

“钟离公子,求你去看看公主吧!公主那天为了等你在梅园里冻了一晚上。回去后便一直发高烧,她已经昏睡了几天了,这次刚醒便问你有没有去看她,老奴便说公子不知道公主生病了。但是公主心中知道其实公子是怪她呢!”月华的奶嬷嬷说到后面便哭了起来。

“我家公主由于是宫女生了,一直都不受皇上待见,是公子你的出现才让公主便得很开心。老奴已经伺候公主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公主这么在意一个人。公子,老奴求求你了。你就去看看公主吧!”钟离看嬷嬷哭得这么伤心,他便上前来将嬷嬷扶起。

“如月,将娘上次给我补身体的血燕带上,我们去宫里看看公主。”钟离凌霄的身体里始终是住了一个女孩子,他看见嬷嬷哭得这么伤心,他起了恻隐之心。他知道自己去皇宫一定会被长乐缠住的,但是他还是很想去看看那个可怜的公主。

“是”如月领命下去将血燕包好。

“嬷嬷,我们走吧!”钟离现在的身份毕竟是王府的公子。

“如心,你与我一起进宫。”钟离还是喜欢用自己的人,其他没有被点到名字的两个人便乖乖地去做事情去了。

钟离坐着车一起来到皇宫,由于钟离坐的是平威王府的马车,皇宫的守卫都不会拦的,因为他们知道这里面坐的一定是平威王府的小公子。钟离进宫之后便来到月华居住的宜兰宫。

“公主,你喝点药吧!”芙蓉将药喂到月华的嘴里,但是月华怎么也不喝。

“放下吧!我现在不想喝。”月华看着宜兰宫的这一切,至从自己的奶嬷嬷去求皇后之后,尚宫局里的人已经将宜兰宫差的东西都补上了。但是她的心,怎么也补不上。

“不喝药怎么能行呢?”钟离走进来,他接过芙蓉手中的药碗。月华听见钟离的声音的时候便笑了。她知道凌霄一定不会忘记自己的。

“太苦了,我不想喝。”月华见钟离为自己喂药便有点不好意思了。

“良药苦口,这点你还是懂的。来我喂你。”钟离看着这个因为生病瘦得皮包骨的公主,他真的心疼了。这皇宫也不是那么好混的,你看看这个公主混得这个样子。钟离舀了一勺药喂给月华喝,月华觉得这药似乎不那么苦了。

这时长庆宫的长乐已经知道钟离进宫了,她茶杯摔在地上。

“月华,本想放过你的,但是你为什么要跟我抢霄哥哥?”长乐面目扭曲,她现在就想吃月华的肉,喝月华的血。长乐这个样子可把她身边的小宫女们吓坏了。

“既然月华妹妹病了,我这个做长姐的怎么能不去看呢?初夏,我们去看看尊贵月华公主,看看她病成什么样子了。记得一定要带上礼物。”长乐已经恢复到平时端庄贤淑的样子了。谁人不知道皇后生的长乐公主端庄贤淑,知书达理。初夏已经下去准备礼物了。

宜兰宫,钟离将药喂完后,他看见月华看着桌子上的蜜饯。但是钟离摇摇头。

“月华,我知道这药苦,但是吃了蜜饯药效就减了。你又得多喝几天药了。”月华听此连忙摇头。

“月华都不想喝药了。喝药苦!”钟离点了点月华的小鼻子。

“既然知道苦,那怎么还要生病呢?以后不许在梅园等我了。嬷嬷都跟我说了。下次想见我,便让人来通知我。不过过一段时间我不在京都。”钟离那里是不在京都嘛!其实他是不想月华派人来找自己。自己调戏一下丫鬟和宫女还是可以的,但是这些公主和小姐还是不要了。要是被御史参到皇上面前,自己家老头又要说自己了。

“霄哥哥,你要去哪里啊?”长乐在钟离点月华鼻子的时候便到了,她当时很嫉妒月华,生病了却让钟离哥哥亲自给她喂药吃。但是再听见钟离要离开京都的时候,她迫不及待地出现了。

“参见长乐公主。”钟离站起来对长乐行礼。长乐想起刚才钟离叫月华的名字,而叫自己则叫长乐公主。

“霄哥哥,你不必多礼。你叫我长乐或者乐儿就好了。”长乐害羞地说道。

“参见长姐。”月华想起身给长乐行礼,但是长乐却将她按住。

“我早就听说月华妹妹生病了,本来早就想来看望,但是母后说,月华妹妹需要养病,不许乐儿要打扰。初夏,将我送给月华妹妹东西拿上来。”初夏将礼物打开。

“月华妹妹。长姐见你身子不好,便将这支千年人参送给你。让你好好补补身子。”长乐拍拍月华的手,其实心中把月华都恨死了。

“谢谢长姐,这礼物太贵重了。月华不能收。”月华知道自己虽然需要补身子,但是这千年人参自然不能收。如果收了,皇后一定会恨死我的。

“月华,这是你长姐的心意,你便收下吧!我让如月熬了血燕,你喝一点。你需要多补补。”钟离觉得这月华太傻了,这长乐都送来了就收下啊!即使以后要斗,也得将自己的身体养好了。还是我家如月好,没有这些弯弯拐拐。这一茬谁都忘记问钟离要去哪里了。

“既然月华没有事情了,我便带着我家丫鬟离开了。”钟离现在就想离开,这皇宫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凌霄哥哥,你要走啊?”月华有点不舍,她不想钟离离开。

“是啊!霄哥哥,如果要走,那长乐便送你离开吧!”长乐想正好跟凌霄好好聊聊。

“长乐,你不是说很久没有见月华了吗?你们姐妹俩好好聊聊。我先走了。”钟离在说要离开的时候如月便将血燕放到芙蓉手中了。钟离见长乐还要说什么便快速离开了。

钟离娘亲离家出走

 在马车之上如月一直看着钟离,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家主子这么怕进宫呢?钟离被如月盯得很不舒服。

 “如月你一直盯着我看干嘛?”钟离实在忍不下去了,他就不明白了,就算本公子长得帅,但是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啊

“公子,如月一直在想这长乐公主是不是喜欢你啊?还有月华公主是不是也喜欢上你了呢?以前很喜欢月华公主的,但是现在怎么不喜欢月华公主了呢?如月听说这次月华公主都差点死掉了。不过她离死也不远了。”如月想起自己在小厨房的时候得到的消息,她的都为月华公主大报不平,明明自己也是公主,为什么与长乐公主的差别那么大呢?

“这话是什么意思?”钟离一脸疑惑地看着如月。本来钟离是不想理会的,但是自己心中总有一个声音要我帮月华,钟离知道这一定是原身。

“跟我很好的小姐妹有一个朋友是皇后身边伺候的宫女,她跟我说皇后娘娘派太医去救月华公主是因为大石国要来提亲了,皇后为了长乐公主不去和亲才会派太医去救月华公主的。公子,你去救救月华公主吧!月华公主很可怜的,她母妃是一个宫女,而且现在一直关在冷宫之中,连月华公主都是在冷宫里长大的。”如月觉得月华太可怜了,连自己这个奴婢都不如,自己虽然也是被娘所卖,但是我遇到了公子啊!

“傻丫头,不要哭了。”钟离看见如月了,便拿出身上准备好的手绢给如月擦眼泪。至于钟离身上为什么会有手绢这样女性化的东西,因为她本来就是女子啊!不对,灵魂是女子。如月得到自己家公子安慰后便有点安静下来了。

“如月,这是两国的外交,公子我实在不好参与,除非月华公主能在大石国来之前嫁出去,不然她逃得了一次逃不了二次。”钟离真为这些公主感到悲哀,在耀云国皇帝眼中能让一个女子完成的事情,何必派一个军队呢?所以这月华公主和亲是必须的,如果不是她也是其他人。

“公子,公子,你娶公主就好了。你当初那么喜欢公主。我……”

“如月,你太放肆了,公子对我们宽容,不是你放肆的理由。这一次回去后你便不要来公子身边伺候了。好好反思一下。”如心是大姐,自然不愿意让如月得罪公子。

“公子,如心姐姐她…”如月本来想撒娇的,但是钟离看都不看她一眼。钟离闭眼想着,自己来到这个时代,我觉得她们的地位低下所以给了她们权力,这是帮她们还是害她们呢?其他人在说话的时候都知道分寸,而这如月则是越来越放肆了。

“如月,我原本想对你们好一点,但是你却管到我的婚姻大事上来了。你今天真的越距了。你应该好好地跟如心学习学习。”

“是!”如月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太放肆了。

钟离与如月她们回到家,刚到家便听见瓷器破碎的声音。钟离连忙跑进府中。

“孽子,孽子,真是孽子啊!”钟离的老爹平威王又摔了一个茶杯。

“管家,管家。”平威王喊道,管家立马上前来。

“王爷,什么事情啊?”

“去,给本王去将那孽子给本来押回来,本王要扒了他的皮。本...”

“哟!老爹,这谁又你惹你了?”钟离把他老爹的话打断了。钟离她娘看见了钟离便不停地给钟离使眼色。

“娘,你眼睛不舒服啊?”钟离来到他娘的身边,他娘瞪了一眼钟离。钟离一头雾水地看着自己老娘。

“唉唉唉!老头子,你干嘛呢?疼!”钟离的耳朵被平威王给揪起来了,钟离的娘亲看得一阵心疼。

“老爷,你轻点。”

“你一个妇道人家不要说话,本王教训我儿子呢!”平威王对着平威王妃吼道。

“钟离英山,你不要太过分。你看把我儿子的耳朵揪成什么样子了?”平威王妃一脸心疼地看着钟离的耳朵。

“娘,疼。”钟离看见自家娘亲帮自己了便向娘亲撒娇道

“白莲心,你看看你养的儿子。明明是一个堂堂地男子汉,现在跟一个女人一样,成何体统!”平威王看见钟离就想揍他。

“钟离英山,你现在涨脾气了?你敢叫我全名?儿子,走跟我回外祖母家去。”白莲心她母亲是岳阳长公主,白莲心拉着钟离便离开了。

“白莲心,你走了就别回来。”平威王看见白莲心与钟离准备离开平威王府,便让她别回来。

“钟离英山,我走了就绝对不回来。”白莲心带着一头雾水地钟离离开了。

“还不快去追啊!怎么真让她走了啊?”平威王见白莲心真的走了,所以他便让管家去追。

“是是”管家连声点头。

平威王真是拿自己的娘子没有办法,他每次教育儿子的时候,自己娘子都会出来。特别是对钟离的时候,平威王也知道钟离身体不好,所以自己已经没有管他了。但是这次的事情确实不一样啊!

这白莲心带着钟离回到长公主府,岳阳长公主看见钟离来了脸都笑开花了。

“霄儿,来外祖母这里来。”钟离乖乖地过去了。

“外祖母,你又漂亮了。”钟离每次来都能将岳阳长公主哄得很开心。

“你这小嘴就是甜,外祖母喜欢。”岳阳看了一眼白莲心。

“心儿又与英山吵架后回来的,以前都是你一个人回来的,这次怎么带着霄儿一起了呢?”岳阳一看自己女儿的脸色便知道又吵架了。

“娘,你都不是知道,英山居然揪霄儿的耳朵。我气不过便跟他吵起来了。”白莲心想起这件事情就生气。

“怎么回事?”岳阳不开心了,钟离凌霄可是自己的宝贝,这英山怎么能揪他呢?

在岳阳和白莲心的心中就想得很简单,长公主府和平威王府都是钟离的靠山,只要钟离不弄出人命来,自己都能帮忙解决。

怎么不更新了,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白雪无言

白雪无言

  • 295
    经验
  • 3
    粉丝
  • 4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白雪无言近期发表

风云际会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