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搞笑小品剧本(要短)

大哥大姐们帮帮我!!!!!!!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吃元宵

子路:天上一阵咚咕隆咚,

颜回:好似白面往下扔。

子路:坟头倒比馒头的个大,

颜回:井是个黑窟窿。

子路:谢谢诸位!

子路:在下子路。

颜回:在下颜回。

子路:自从跟随圣人,咱们的老师,出来时间不短了,周游列国,咱们都去了好些个地方了。都去了什么地方了?

颜回:那太多了,老挝万象,泰国曼谷,缅甸仰光,孟加拉印度加尔各达孟买新德里,过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土耳其安卡拉过黑海到波兰乌克兰,嗯,这个……

子路:还到过哪?

颜回:忘词了。

子路:忘词了?行了。咱们去的已经不少了。

颜回:对对对。

子路:咱们……饿了。

颜回:咕噜咕噜叫!

子路:咱们身上分文没有!

颜回:一个子也不剩阿。

子路:你也没有,我也没有。

颜回:怎么办啊?

子路:这么着吧,咱们把师傅请出来,要点钱,买点东西吃?

颜回:对对对。咱们有请师傅!

子路:有请师傅!

圣人抽着烟卷上

圣人(唱腔):大~雪~飘~~~,看飞雪~,漫天舞~,巍巍丛山被~银装~~,好一派~,北国风光~~~~

子路:师傅!

圣人(声颤抖):雪下的,不小阿……(抽烟)

颜回:是,今天下雪。

子路:师傅,您辛苦。

颜回:师傅,别抽了。

圣人:嗯?

颜回:烧手了!

圣人:省点是点……

圣人(掐灭烟卷,起):远瞧忽忽悠悠,近看飘飘摇摇。有人说是葫芦,有人说是瓢。在水中一冲一冒,二人打赌江边瞧,原来是和尚洗澡!

子路:您这是偷看和尚洗澡去了?

圣人:混帐!明人不做暗事!我是明着看的!这都写到论语里头啊。

颜回:对对对。(低头写)

圣人:在下姓孔名丘,外号我叫圣人。带着两个徒弟,(一指颜回)子路,(一指子路)颜回。哎不对,(一指子路)子路,(一指颜回)颜回。

子路:这回对。

圣人:这你们这名字不好记。(指子路)你要叫果子露我不就记得了吗?

子路:我要叫果子狸,还怕别人冤枉我引起来的“非典”呢……

圣人:哪那么多废话!这个阿,咱们被困陈蔡阿,好些日子了。

子路:有些日子了。

圣人:咱们这些年周游列国可没少去地方啊!

颜回:敢情!

圣人:由打东土大唐而来啊,去往西天求取真经……

子路:不不不……

圣人:这一路上阿……

子路:您说那是三藏!您不是圣人吗?那是三藏!

圣人:哦,对对对,我给忘了。

颜回:咳!

圣人:我都圣人了:)

子路:对!

圣人:哪说理去这事阿!

颜回:您重说,您重说。

圣人(咳嗽一声):我们不是从东土大唐来的,我们是打鲁国来的……

颜回子路:哎,对,鲁国。

圣人:去往西天求取真经……

子路:又来了!

颜回:您怎么离不开这个了??

圣人:这是哪?

颜回:陈蔡阿!

子路:陈蔡么,咱们从鲁国来的阿,

圣人:哦,对对对。

子路:打卤的卤嘛……

圣人:哎哟哟哟哟哟,可不能提这个(欲倒地,颜回子路上前搀扶)。

颜回子路:师傅,师傅师傅师傅!

圣人:可不能再说打卤这个事啊,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子路:好,不提了不提了。

圣人:我们是打鲁国来的,去往陈蔡求取真经……总改不了这个了。

颜回: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个。

圣人:好几天没吃饭了,瞧谁都像烙饼。

子路:怎么办啊?

圣人:带钱了吗?

子路:没有啊!

圣人:你再找找?

子路:没有,有烟头!

圣人:那天砸金花还赢我来着……

子路:后来不是被您又扣回去了吗?

圣人(冲颜回):你有吗?

颜回:没有啊!

圣人:翻翻!这是什么啊?

颜回:这是发票。

圣人:哦,这没用,这是那天打车留下的……哎,有办法了!(扒颜回的皮袄)好孩子,听话!

颜回:不,师傅!(挣扎)师傅别阿,师傅!(挣扎)这这么多人呢师傅!(挣扎未遂)

圣人(拿颜回的皮袄):饿阿,咱们得做买卖阿,咱们把这个卖了吧。你们说这有人要吗?

子路:看怎么卖。

圣人:这旧衣裳行吗?卖了它挣点钱……

子路:行,看着还不错。这估衣(北京话,指待卖的旧衣服)分多种嘛。

圣人:北京有估衣!吆喝起来好听。

子路:那叫京口的。

圣人(唱腔):这一件那个皮袄嗳~~,原来是当的~~~,确油的黑阿,裤缎的面阿~~~,瞧完面,翻过来,你看看筒子吧~~~,这皮子是九道弯,压赛过螺丝转的阿~~~。不管多冷的天,刮多大的风,下多大的雪,穿上我这件皮袄……

子路颜回:怎么样?

圣人(唱腔):在冰地里睡觉,在雪地里打滚去吧~~~,你怎么就会忘了冷了?~~~

颜回子路:皮袄暖和!

圣人(唱腔):把你给冻挺了~~~

颜回(唱腔):再冻就死了~~~

圣人(笑):哎,对对对,就应该这么接,就应该这么接。

颜回:这是京口的估衣。

圣人(举颜回的皮袄):有要的没有?谁要阿?嘿,你瞧瞧,买的时候挺贵,卖的时候就完了。

子路:就不值钱了。

圣人:货到地头死,肉贱鼻子闻阿。这不完了吗?等着吧,有买主咱们给他。

马挂銮铃响,一农夫骑驴上。

圣人:(大吼)哎!有饭辙了。(将皮袄扔到驴蹄子底下)。下来!

子路颜回:下来下来!

农夫:干嘛呀这是,干嘛呀你们?

圣人:(指皮袄)这个你踩了!

子路颜回:怎么办吧!

圣人:这是进口的东西。完了,你惨了。

子路:怎么办,你说怎么办吧。

颜回:新买的,你踩了,你说怎么办吧!

圣人:这样吧,也别欺负人,你掏一千万吧,这给你了。

农夫:穷疯了,这位是……

圣人:哎??你骂街??骂街!

农夫:没骂……

圣人:喝,你还敢打人!(三人围殴农夫,农夫还击,子路倒地)

圣人:死了?!

颜回(探子路鼻息):没气了,死了!

圣人对农夫:你打死人了!

农夫:没有啊,不是我打的……

圣人:谁说的?我这有证人!证人呢?

颜回:我是,我是证人!

圣人:我是以理服人的,知道么?你去,翻翻他身上,看有钱没?

颜回:(搜农夫)

圣人:太不像话了,没有王法么这不是!

农夫:你们这不是抢劫吗……

颜回:有一分钱!

圣人:就一分钱啊?

颜回:就一分钱。我拿着吧?

圣人:先揣着吧。(对农夫)走走走!

颜回:快走!

农夫骑驴下。

子路:行吗师傅?

圣人:行了!

子路(起身):摔疼我了。

颜回:辛苦辛苦。

圣人:这行了。走向小康,头一步。有钱了?

子路颜回:有钱了。

圣人:咱们得吃点什么去阿?

子路颜回:也是阿!怪饿的了。

圣人:打刚才闻这边,哎,这是什么味这是?

子路:烤鸭味?

圣人:咱们吃饭去!是这边吗?

子路:是这边。掌柜的,卖什么的阿?

工人甲:这里是大粪场阿!

圣人:你什么鼻子这是?

子路:闻错了闻错了。

圣人:大粪场愣能闻出烤鸭味来?

颜回:这不行这个。

圣人:我闻这边孜然味挺大的?

颜回:哦,巴西烤肉。

圣人:咱么这边,咱们这边。

圣人:这是卖什么的,掌柜的?

工人乙:这是大粪场的总部。

圣人子路颜回:嚯~~~!!!

圣人:哪这么些粪场阿?

子路:不成不成不成。哎,这边这家是!

圣人:好,这边这边。掌柜的,出来出来!

掌柜的(就是扮演刚才骑驴的农夫那位):哎,来了。三位呀,吃点什么啊?

圣人:看着眼熟阿。

掌柜的:我怎么看着这三位也眼熟阿?

圣人:你们这都卖什么啊?

掌柜的:我们这?我们这有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

圣人:停!报菜名阿?我问你,你们这有炖驴头吗?

掌柜的:那个阿,那个我爸爸骑着出去了。

圣人:哎呀我的妈呀。哦,这是刚才骑驴那位,他们家哈?

子路颜回:是他们家。

圣人:还卖什么啊?那锅里煮的什么啊?

掌柜的:锅里煮的是元宵。

圣人:元宵阿?怎么卖的阿?

掌柜的:一分钱十个。

圣人:十个?来十个吧。

掌柜的:那没法分阿,你们这仨人。

圣人:怎么没发分阿?

掌柜的:要不来十二个吧。一人四个。

圣人:不。来十个,我的四个,他们统统的三个!

掌柜的:好么,这位日本人这位!(端元宵上)

子路:快点快点。好家伙,这饿得!

圣人:赶紧吃赶紧走啊,一会他爸爸就回来了!哎,掌柜的,你这什么馅的?

掌柜的:好么,吃了半天没吃出什么馅的?糖馅的!

圣人:糖馅的哈。你那汤,元宵汤,怎么卖的?

掌柜的:汤阿,汤是免费送的。

圣人:免费的?好,来一碗。

子路颜回:盛汤盛汤!快去快去!

掌柜的端汤上。

圣人:唉呀,这个碗小了不解决问题啊,你给我换一大点的!

子路颜回:我们也换,快!

掌柜的端大碗的上。众人喝下。

圣人:让他结帐。

子路:好。(对掌柜的)给钱!

掌柜的:谁给谁钱啊?

子路:(递给掌柜的一分钱)别上外边说去阿!

圣人:找他要钱了吗?

子路:给他钱了!

圣人:嗨!糊涂啊!

子路:怎么了?

圣人:结账是他给咱们钱!去,找他要去!

子路:拿来!给我!(将掌柜的手中一分钱抢下)得了,到手了!

掌柜的:怎么着,这还没王法了?

圣人:做生意你得懂得,阿,懂吗?

掌柜的:吃饭你得给钱啊!

圣人:给钱?揍他!

三人将掌柜的打倒。

圣人:好了吗?

子路:摆平!

圣人:圣人是以理服人的。记着阿,师傅教给你们,人生在世出来进去得懂得礼貌。而且你们今天跟师傅又长了能耐了。

子路颜回:怎么?

圣人:贼不走空!我偷了仨碗。

搞笑小品剧本

唐—唐僧

孙—孙悟空

猪—猪八戒

沙—沙僧

白—白晶晶(白骨精)

(旁白:话说唐僧师徒四人去西天取经。这日,师徒四人翻过黑风岭,来到一村庄,此处炊烟袅袅,似有客店人家。四人奔波劳累,在此休憩片刻 ……)

唐:古道西风瘦马,小桥流水人家,悟空,腹中饥饿,快去化些斋饭来!

孙:师父,你不是正在瘦身减肥吗?那脂肪燃烧可花了我们不少盘缠呢!何能……

唐:(不耐烦地)你这猴头,少废话,没看见为师已皮包骨头了吗?此去西天途中,多少妖魔鬼怪争相一睹为师的风彩,怎可让人家失望而归?!

(走猫步绕场,停步摆造型)

孙:好吧,师父。我这就去。吃饱喝足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又念紧箍咒!

唐:你是越来越烦人了,还不快去!

孙:是,师父。八戒、沙僧,take care of Mr.唐。I will be back soon.

(孙下)

唐:这猴头,嘴里怎这许多鸟语?

猪:师父,他是瞧我英语过了四级,心里不服,所以日夜用功想超过我!

(过了一会儿)

唐:咦,八戒,你看,那边不是过来了一位beauty!

(作远眺状)

猪:师父,真的!好好漂亮啊!

(作拭口水状)

唐:(羞愧状,柔声)

罪过,罪过……八戒你又失态,

(递手绢)

还不快把嘴角擦一下……不过真是可惜,皮肤稍黑了一点……

(猪、沙愕然)

(女子飘飘而过)

沙:STOP!(颤音)姑娘你好,你多大了,你叫什么名字,你从哪里来,要到哪

里去,你有没有对象,你的篮子里是什么,你可知道这条路上好多妖怪的呀,

没关系我可以保护你的。

白:这位小和尚有礼了。小女子姓白,名晶晶,就是雪碧——晶晶亮,透心凉的那个晶晶是也。

(三人作神往状)

白:此去大唐参加计算机等级考试。师父们可是从东土大唐来的?

猪:You are right!我们都是大唐的高僧。不知小姐使的是哪门语言?

白:FORTRAN是也!

唐:(激动地双肩颤动,两眼放光)

实不相瞒,FORTRAN的主考官乃是小僧的二表姐,若小姐可……那小僧倒可助一臂之力……

孙:(绕场上)

何方妖孽,胆敢骚扰。师父,Don't worry.我来也!

(一把抓住猪,与猪相互击掌)

你是哪路毛神,还不快报上名来!

孙:SORRY。路上不慎遗失隐形眼镜,分不清谁是谁。

唐:这猴子越来越没用了。沙僧,把我的眼镜借他一用。

(沙取眼镜给孙戴上)

孙:(冲上前,顿停)

原来是你——MONICA!

白:STIVEN!真的是你吗?

(TITANIC 的音乐响起,孙白对视,作动情状)

猪:Oh, my God! Lovers!

唐:(抹眼泪)好感人啊,我自从看了JACK和ROSE的故事以后,就再没看到过这么感人的场面了!

沙:(递毛巾给唐)

师父,别让人笑话了,那是TITANIC。

(对观众)

上次路过大华电影院,他非拖我们去看,自己哭得啊……唉,我师父就好个多愁善感……

猪:师兄,这是……?

孙:我和MONICA是大学同学……

白:STIVEN那时是班上的体育委员,我是英语课代表……

白:他天天晚上都送我回家

孙:他每个晚上都给我打个电话

孙:我们总爱傍晚漫步小树林……

白:他总爱给我讲鬼故事,让我(害羞壮)

(三人作神往状,孙白二人作回忆状)

猪:我知道了,候哥那时还喜欢唱:ONLY YOU ,

CAN MAKE MY SKY BRIGHT,ONLY YOU,CAN MAKE ME...

孙:哼你个头啊..(一捶把他打个好远)

沙:既然是熟人,那……啊,不对,猴哥你不是人,那白小姐她……

唐:(大叫,后倒)快护驾,妖怪啊……!

孙:(左右为难)MONICA,现如今我护送师父西天取经,念在旧情上,你不要为难我……

白: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五百年了,STIVEN,你真的一点也不想我吗?

孙:时过情迁,我已不再是原来的我了,你那张旧船票已经登不上我这条破船了。你又何必……

猪: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白小姐,其实我与你是同病相怜啊……

孙:SHUT UP!PIG!

唐:悟空,这就是你的不是了。白小姐如此痴情,你却这般铁石心肠,不解风情。天啊,悲剧啊……

(沙僧继续递毛巾给唐)

白:STIVEN,我这次不是来捉你师父的,我只想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永远思念你的。既然你一心向佛,追求进步,我也不好阻拦。我……我走了。

(走几步,猛回头)

愿你幸福。

(走,又回头)

有事记得CALL我……

(走,回头)

摩托罗拉寻呼机,随时随地传讯息……

(下)

(音乐:把悲伤留给自己……四人相对无语……)

唐:(双手合十)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取经故,两者皆可抛!悟空!你已大彻大悟了。阿弥陀佛……

啊,好辛苦,一个一个字打的,采纳吧!!!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yvonnewang瑾

yvonnewang瑾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