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是人类的好朋友的生物剧本

剧本哦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李晓光进门:姥爷,我回来啦!

李娜从房间出来,带胶手套的手握着喷雾器。

李晓光惊道:妈?您这么早就下班了?

李娜严厉地:换鞋!洗手!你房间刚喷了消毒水待会儿再进去!

李晓光小心试探道:妈您收拾屋子呐?又发现新狗毛了吗?

李娜:听着,我不但是你妈,而且还是狗毛终结者!

李晓光借换鞋的机会,蹑手蹑脚溜走,四下窥视,被李娜发现。

李娜:你看什么呢?啊,我明白了,你也有份,狗的事也知道!

李晓光:知道,啊,偶不知道!

李晓光慌忙欲逃,被李娜捉回。

李娜:到底知道不知道?说!(李晓光点头)知道什么不告诉我?我是你妈!

李晓光:YES,所以才不敢说!

2.李老房间日内

李晓光惊慌地冲进门:姥爷!乐乐……

李老:被你妈发现还闯了祸,正关禁闭呐!

李晓光:关哪儿了?

李老:阳台。

李晓光:阳台我看了,没有啊?!

李老:什么?没有?!

3.李家客厅日内

李老随外孙赶来,见阳台拉门敞开,乐乐已不知所踪。

李老:我刚才就把它关在这儿了,乐乐!乐乐!

李娜来到李老身后:我已经把它处理了,刚让人给弄走,连同那个狗食盆。

李老:啊?!你,你怎么不跟我商量商量?!

李娜:您不是亲口说那狗可恨不要了吗?

李老:那是说给你听消气的!你把乐乐弄哪儿去了?

李娜:让她下乡当农民去了。

李老:你,你还我乐乐!

李晓光带着哭腔:也还我乐乐!

李娜:你也跟着捣乱!(拽住李晓光的后脖领往外拎)走!给我做功课去!

李老过来拎起李娜的后脖领:走!给我找乐乐去!

李娜大惊:爸!您干什么?

李老:别以为我不能揍你!不把我的乐乐找回来我就“开杀戒”了!

李老威吓地举起另一只手,模仿武打片中"油锤灌顶"动作。

李晓光:姥爷?!

李娜:爸!

李老:马上给我找去!哎哟!你气死我啦!(手抚胸口)

4.金家傍晚内

金小佳向奶奶通报情况。

金小佳:李晓光她姥爷气坏了,说乐乐不回来他就不吃饭!

金奶奶:哎哟!这可真是!

金大鹏拎着鞋盒进门:妈,鞋买回来了。

金奶奶:别提这鞋啦!

金大鹏:不提不行,虽然照原样买的,可不是原来那色儿,黑色儿的没有我凑合买了双白的。

金奶奶:唉--

金大鹏:您别叹气,把这白的拿黑鞋油一染,就跟让狗咬坏那双一样了。

金奶奶:现在这鞋的事不用瞒着了,乐乐已经暴露啦!

金小佳:被送走当农民去了!

金大鹏:啊?!怎么回事?

金奶奶:今天晓光她妈提前回家正好撞上乐乐,然后……对了,刚想起来,我回来时候看见一人抱着纸箱子下楼,可能那箱子里就装着乐乐!

金大鹏:这个冷酷的女人!老爷子同意了吗她就把狗弄走?

欢欢愤怒地吠叫:汪汪汪!

5.李家李老的房间傍晚内

李老手拿一把小型瑞士军刀愤怒地敲着桌子,李晓光背着手,用类似"踢踏舞"的脚步为李老伴奏。二人的头上都缠着布条,上写红色的"怒"字。

李娜边说边进门:开饭了,你们怎么还不吃饭?(见二人之状愣住)李晓光,你,你们这是干什么?

李晓光:为了乐乐,我们跟您死磕啦!

李娜大喝:李晓光!你给我出去!

李老一戳瑞士军刀:李娜!你给我出去!

李娜近前,声调缓和地:爸!

李老:别叫我爸,给你当爸爸我当伤心啦!

李娜:该吃饭了。

李老:不吃!你不把乐乐找回来我就绝食!

李娜:您这是何必,为了一条狗!

李老:那狗它通人性,白天你们都走了就它陪着我,它也是这家的成员!

李晓光:还我“妹妹”!

李娜:你怎么敢!

李老:还我'外孙女'!马上把我的狗宝贝儿找回来!

李娜:这不可能!

李老:你要还当我是你爸爸,就必须马上找--

李娜:不可能马上找回来,怎么也得先打电话联系。

李老:那就马上联系!起码让我知道乐乐在哪儿,它怎么样了?快打电话!

李娜无奈地拿起电话拨号……

李娜:打不通。

李老:怎么会不通?

李娜继续拨号:还是打不通。

李晓光:难道把乐乐送进山里去了?

李老:电话不是全球通吗?送外国去也应该联系的上!

6.楼道晚内

金大鹏按响门铃,李晓光出来开门。

李晓光:叔叔。

金大鹏:我来看看你姥爷。

李晓光:可我妈在家。

金大鹏:不管她!

7.李家客厅晚内

李老握住金大鹏的手,焦虑与伤感溢于言表。

李老:大鹏啊,乐乐让她给'发配'啦!

金大鹏:您别着急!

李老:我这女儿做事可真绝呀!她给我来了个先斩后奏,木已成舟!怎么弄走的我都不知道,乐乐自始至终都没叫唤一声,准是给吓的!

金大鹏:后来呢?

李老:我追问李娜把乐乐给了谁,她打电话又联系不上了!

金大鹏:联系不上?把狗弄走时候怎么说联系就联系上了?

李老:对呀!

李娜从她的房间出来,一见金大鹏分外恼火。

李娜:你来干什么?

金大鹏:来看看你爸爸,被你气坏的你爸爸。

李娜:少管我们家闲事!

金大鹏:哼!你们家闲事我早就管了。

李娜:我知道那破狗是你弄来的!

金大鹏:还有你不知道的,我出主意让老爷子趁你不在家的时候养狗,乐乐白天在你们家,晚上在我们家,所以你天天会发现狗毛……

李娜:好啊,真佩服你这阴谋家!

金大鹏:我也佩服你,动作够快的,对付老人和狗你是高手。

李娜:少废话!你算老几呀?

金大鹏:你现在满意了?乐乐没了,老人的快乐也没了,你觉得自己很成功是吗?你冷漠自私到了极至啦!

李娜:住口!我还没找你算帐呢,最可恨的就是你,要不是你弄条狗来这一切都不会发生,都是你惹出来的!罪魁祸首就是你!SHIT!滚出去!

李老气的拍桌子:SHIT!干脆你连我一块儿轰走得了!我回小平房去!(挥拳)回我的小平房!

8.城市夜景夜色朦胧……

9.金家夜内

欢欢在黑暗中睁开眼睛,用爪子轻轻拨动着乐乐玩过的绒球。

欢欢:乐乐现在在哪儿呢?唉!“今夜无人入睡”。

10.社区花园晨外

金奶奶向几位邻居诉说乐乐的遭遇。

欢欢孤独地趴在一旁,几只小狗凑了过来。

邻居甲:哟,就这么把乐乐给弄走了?

金奶奶:是啊,老李现在特别扭,连楼都不下了。郁闷呐--

邻居乙:这事搁谁身上也得想不开。

金奶奶:怕就怕没有了乐乐,老李的生活乐趣也跟着没了。那这人还不得'死机'?

小狗们围着欢欢摇尾巴。

众狗:头儿,振作起来,乐乐被送走了,狗类的生活还得继续。

欢欢:郁闷呐--汪!

11.楼道晨内

李娜和金大鹏同时从自家出来去上班,二人互不相让同时站到电梯门口。

李娜:我不会因为对某人深恶痛绝就躲着他,我嫌麻烦。

金大鹏:我也嫌麻烦!你我从单位打到家,早已撕破了脸皮,实在没什么可回避的。

李娜:用不着回避,随时见面都可以接着吵,我奉陪到底!

电梯门开,二人各不相让都要先上。

电梯内的邻居甲:这梯子上去,下楼待会儿上。

电梯门关闭。

金大鹏:昨晚你睡着觉了吗?

李娜:放肆!竟敢问我这么私人的问题?

金大鹏:你要睡得着觉就太没良心了,你爸他老人家肯定没睡着。

李娜:你管的着吗?吃饱了撑的下楼跑步去!

金大鹏:打算怎么办?

李娜:讨厌!

金大鹏:我问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李娜:你管不着!

12.李娜办公室日内

小何正在向李娜汇报。

小何:关于您家那只狗的情况是这样的……

李娜:简单点儿,送到哪区哪县,给谁了?

小何:简单的说您不必再为那条狗操心,它已经彻底独立。

李娜:什么意思?

小何:就是说那条狗已经丢了。

李娜:丢了?怎么丢的?

小何:因为时间太仓促没联系好,那狗被送到第一家后又几经转手,一来二去就丢了。

李娜:真蠢!太蠢了!

小何:是很蠢,当流浪狗是愚蠢的选择。

李娜:我说你真蠢!连条狗都看不住!

小何:您可没让我看着,就说尽快处理,那狗自动消失不是更省心?

李娜:你简直蠢到极点了!

13.楼道日内

小何从所在公司出来,长出了一口恶气。

金大鹏走近前来:你好,想问你点儿事。

小何:找我?

金大鹏:打听一下那条狗的下落,就是李娜让你处理的那条狗。

小何:我告诉你恐怕不大合适吧?

金大鹏:有什么不合适?这又不是你们公司机密。

小何:可李总要知道我跟你合作她会怎么想呢?

金大鹏:管她怎么想,那个霸道的女人,你还考虑她的感受,她怎么不管别人的感受啊?

小何:说得对!关于那条狗你想知道什么?

金大鹏:在哪儿能把它找回来?

小何: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14.楼道日内

李老开门,金奶奶带着欢欢站在门外。

金奶奶:老李,你还好吧?

李老:什么好不好的,凑合活着。

金奶奶:我带欢欢下楼散步,你也一块儿来吧。

欢欢走近李老,用富有人情味的目光仰视老人,李老伤感地摸摸欢欢的脑门。

李老:一看见欢欢,我就想起了乐乐。

欢欢:汪汪!我也想它,但是没有了乐乐,生活还得继续呀!

金奶奶:下楼散散心,老呆在家里容易憋出病来。

李老:可我就想在家呆着,懒的动。

金奶奶:要不这样,等我遛完欢欢,把它送过来陪你。

李老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养狗养伤了心,看着欢欢也乐不起来了。

欢欢:可怜的老头……

15.写字楼楼道日内

金大鹏继续向小何询问:后来呢?

小何:转手到最后一户是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那家有条大狗,见着乐乐扑上来就咬,乐乐疯狂逃命,就这么跑丢了。

金大鹏:告诉我乐乐失踪的地点和那家人的联系电话。

小何:这,得问朋友。

金大鹏:问清楚了马上通知我,行吗?

小何:没问题。可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找回那条狗?

金大鹏:因为那条狗跟我住对门儿,我想让它回家。

小何:噢~啊?你跟我们李总住对门儿?!

16.李老房间日内

李老望着老伴的遗像,口中喃喃自语。

李老:等我也变成这么一张相片,就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

17.写字楼一层大厅傍晚内

两部电梯同时降下,敞开。

金大鹏、李娜同时从各自所乘电梯中迈出,走向大门口。

李娜:见鬼!上班碰见你,下班还碰见你!

金大鹏:这不奇怪,古时候的人早就说过,冤家路窄。

李娜:你找我手下的人嘀咕什么?

金大鹏:明知故问!

李娜:你这家伙怎么老跟我作对?以为我不敢收拾你?

金大鹏:明人不做暗事,我一定要想法把乐乐找回来!

李娜:你脑子有问题!

金大鹏:你心理有问题!把狗弄走你的日子就好过了?未必!

李娜:SHIT!别跟着我!

金大鹏:那就你跟着我,反正咱俩住对门儿,回家方向一致。

李娜:我把房卖了!搬家!

金大鹏走了两步又回过头:还告诉你,再动不动就跟我“SHIT”,就让欢欢把狗屎拉你们家门口。

李娜:你--

金大鹏:你现在应该想的是--乐乐找不着,怎么跟老爷子交代?

李娜: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18.李家傍晚内

一家人在压抑的气氛中共进晚餐。

李娜:今天家里有什么事吗?

李老不予理睬,看着面前的半碗粥,难以下咽。

李娜:李晓光!我在问你话!

李晓光:今天和昨天一样,我长大了一点儿,姥爷又变老了一点儿。

李老离席而去。

李娜:爸您吃那么少?

李老:吃那么多干吗?浪费粮食!

19.李老的房间晚内

李老垂睑闷坐,李娜推门进来。

李娜:爸,跟您谈谈好吗?

李老:你别说了,(指自己耳朵)我什么都听不见。

李娜:您的助听器呢?又忘在哪儿了?(四处寻找助听器)

李老:你找不着,你又没长狗鼻子,上回是乐乐帮我找着的。

李娜:爸,为条狗把家庭气氛搞成这样真不值,早知道这样我就不会……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我不是不想把狗给您找回来,可那狗……已经丢了。

李老大惊:你说什么?

李娜:丢了……

李老:啊?啊!啊……

李老竟大声地哭了起来,李娜吓坏了。

李娜:爸!爸!爸您这是干什么啊!晓光,快给你姥爷拿毛巾!

李晓光拿着一条长长的大毛巾跑近来:姥爷?

李老:乐乐……丢了!

晓光一听这话也"哇"一声哭了起来。祖孙俩一人各扯着毛巾的一头掩涕

在爷孙二人的哭声中,李娜不知所措。

外面传来欢欢的哀鸣:呜!

20.金家客厅晚内

欢欢在门边引颈哀鸣不止。

金奶奶:哟?对门出什么事了?大鹏你快看看去!

21.李家门口晚内

金大鹏使劲敲门,李娜把门打开。

金大鹏:出什么事了?我看看。

李娜:我们家的事不用你。

金大鹏听到一老一小的哭声,推开李娜冲入李家。

22.李老房间晚内

李老扑向金大鹏,像受委屈的小孩一样趴在他肩上抽泣。

李老:乐乐……丢了!

金大鹏:啊?(立刻现出很悲痛的表情)

李娜吃惊地:你也要跟他们一块哭吗?

李晓光:叔叔给你毛巾。

李老:拿着,这毛巾咱仨人使够长。

金大鹏:我就别跟着哭啦!

李老:哭吧,我听一流行歌曲里唱过--"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金大鹏:别,您别伤心,我一定帮您想办法。(对李娜)还不快向老先生认错?你认错了吗?

李娜:爸,对不起,真对不起!

李老又捶胸顿足起来:乐乐呀!乐乐……

李娜:我真没想到,为了一只狗,您会这么伤心。

金大鹏:你不懂这个,狗都懂安慰老人的心,可你不懂!

李老:乐乐,你可别让狗肉馆的大师傅给抓走啊。

23.社区花园日外几只小狗在撒欢追逐,金大鹏带着欢欢走过来。

金大鹏:欢欢,别老那么郁闷,跟它们玩会儿。

欢欢晃了晃脑袋:没情绪。

24.李家客厅日内

李娜母女准备出门,李娜来到李老房门口。

李娜:爸,我们出去买东西,您需要什么?(大声)需要什么?

李老:什么也不需要。

李晓光:姥爷再见。

李娜母女出门而去,李老向门口走了几步突感不适,扶着桌子缓缓坐下。

李老心脏病发作,痛苦万分。他挣扎着要打电话,话筒却从手中掉落,随之,老人一头栽倒在地……

25.楼梯日内

金大鹏带着乐乐拾级而上……

欢欢似乎有所感应,突然飞奔上楼,金大鹏慌忙在后追赶。

金大鹏:欢欢,你跑什么?站住!

26.李家日内

李老神志渐渐丧失,在他模糊的意识中,仿佛看到一只狗正向他飞奔而来。

这只狗既像欢欢,又像乐乐,并发出人类的声音:“我来帮你”

李老潜意识中的画面渐渐消失,变成漆黑一团。

27.楼道日内

欢欢奔到李老家门口,立起身前爪扑在门上,发出焦急不安的声音。

金大鹏赶到:那不是咱家!

欢欢:汪汪汪!出事了!快进去看看吧!

金大鹏:欢欢别闹,乐乐不在里头。

欢欢:是乐乐的爷爷出事了!快去救他!

金大鹏转身去开自家门,欢欢叼住他的裤腿用力往回拽。

金大鹏:听话,我保证把乐乐找回来,但这需要时间。

欢欢:汪汪!伙计你可真笨!听不懂我的话也看不懂我的表情?屋里的老头很危险!

金大鹏:你今天是怎么的了,非要上人家去串门?

欢欢:汪汪汪!(用力去挠李家的房门)

金大鹏:欢欢!你今儿怎这么不听话?回家去!

欢欢:你怎么才能明白?急的我都要跳楼了!汪汪汪汪!呜……

它扯着嗓子发出异样的吠叫。

28.楼下花园日外

小狗们听到欢欢的叫声一齐竖起了耳朵,随之不约而同循声奔来,一只两只、三只四只……越来越多的小狗加入了狂奔的队伍……

29.楼梯日内

小狗们飞奔上楼梯……

群狗旁白:快快快!头儿在呼唤我们,有一个老头需要帮助!

30.楼道日内

群犬蜂拥而至,效仿欢欢齐上前挠李老的房门。

金大鹏一时不知所措,金奶奶出门一看也愣住了。

金奶奶:哟?!小区的狗怎么全上这“开会”来了?

群犬齐鸣:汪呜……

金奶奶:还是演唱会!

金大鹏恍然大悟:不好!这么热闹那老爷子都不出来看,可别出什么事吧?(转动门把手)门没锁。

欢欢用力一拱,顶开门率先奔入。

31.李家日内

金大鹏等跑进来,见欢欢正守在李老身边,口中叼着话筒。

金奶奶:老李!

金大鹏:快叫救护车!

32.商街日外

李娜母子从商厦出来,她的手机突然鸣响。

李娜接听:喂?哪一位?

电话另侧的金大鹏:我是你对门。

李娜:你,以后禁止你打我的手机!

金大鹏:闲话少说,你爸突发心肌梗送医院去了!

李娜:啊?!

33.医院走廊日内

李娜母子匆匆赶来,与金大鹏对面相遇。

李娜:我爸现在怎么样?

金大鹏:抢救及时,没有生命危险,幸亏它们发现得早。

李娜:谢谢!

金大鹏:别谢我,要谢就谢欢欢和它的朋友吧。

李娜:欢欢是谁?

李晓光:是咱家对门的狗狗。

李娜:那欢欢的朋友?

李晓光:当然也是狗狗。

李娜:!

34.抢救室日内

李老闭目躺在监护病床上,李娜随金大鹏来到李老跟前。

李娜:爸--

李老喃喃地:欢欢,乐乐,在哪儿?

李娜:爸,(转对金大鹏)要不,你再给我爸买只狗吧,多少钱都行!

金大鹏摇头:你不理解。(凑到李老耳边)您好好养病,找乐乐我会尽力的。

李老伸出手紧紧抓住金大鹏……

35.物业管理办公室日内

谭潭引小何进门。

小何递过几张纸:这是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电话号码,还有地图,狗就是在这地方丢的。

金大鹏:多谢帮忙。

小何:不客气,偶尔做点儿对抗女强人的事,爽!(一笑而去)

谭潭:老金,你的同盟军越来越多了。

金大鹏:随着事态发展,寻找乐乐这事越来越有了新的意义。

谭潭:什么新意义?

金大鹏:我是个行动的人,不善于理论表达。

36.社区花园楼下日外

几只小狗随主人散步,李娜来到邻居们中间,她那矜持的神情混合着愧疚与不安。

金奶奶:回来了?你爸怎么样?

李娜:情况稳定,今天就可以出院。

邻居甲:这我们就放心了,多悬呐!

李娜:老人犯病正赶上家里没人,幸亏各位邻居帮忙,多谢了。

金奶奶:别谢我们,这次多亏欢欢它们这群小狗。

邻居乙:欢欢真神,老李犯病它有感应!

金奶奶:这狗太通人性了,当时它拼着命用各种法子给人提醒儿,要不然,谁也不会想到去救老李。

邻居甲:这就叫义犬救主。

金奶奶:狗就是不会说话,可关键时刻它懂得用爱心回报人。

李娜迟疑地来到以欢欢为首的一群小狗面前。

李娜:我想应该谢谢你们。(掏出一袋肉干撒在地上)

欢欢:不吃,我们不是为这个才帮助人类。汪汪!

众狗:汪汪汪!我们是人类的朋友。

李娜:你们是聪明的动物,应该知道,我的感谢是真诚的。(慢慢退去)

小狗之一:头儿,真不吃?这可是正宗的小鸡胸脯肉干,蛮香的。

欢欢:忙什么,注意保持风度,等她走了再……(见众狗齐上前抢食)喂!给我留一块!

37.金家日内

金大鹏:妈,给对门买的皮鞋怎么还在咱家搁着?

金奶奶:唉!从拿回来那天就接连出事,哪顾得上啊。

金小佳:爸,李晓光说他妈妈已经发现被乐乐咬坏的那双皮鞋了。

金奶奶:听见没有?你的调包计没用了,这鞋自己留着吧。

金大鹏:留着它干吗?我又不能穿!

金奶奶:反正你以后也得找爱人。

金大鹏:这么说我得以谁穿这鞋合适当找对像的标准?

金小佳:跟灰姑娘的故事一样。

金大鹏:人家是王子用水晶鞋选新娘,到我这儿改用牛皮鞋给你找后妈,太搞笑了吧?

门铃响,欢欢随之高声吠叫。

38.楼道日内

金大鹏开门出,见来者是李娜不禁一愣。

李娜把目光转向金大鹏脚下的欢欢:我父亲出院了,想见欢欢,和它的爸爸。

金大鹏:好吧,欢欢,咱们走。

李娜:等一下,欢欢的爸爸在哪儿?哪儿可以找到狗爸爸?

金大鹏:我就是。

李娜:别开这种玩笑!欢欢的爸爸应该是条狗。

金大鹏:你外行,我们养狗的人把狗当孩子是很正常的事,本人另一称号就是欢欢它爸爸。

欢欢:汪!这叫真情互动,你不懂!

39.李家日内

欢欢率先向李老奔来,发出欢快的哼声。

李老从躺椅上欠起身,欣然抚摸着欢欢的头。

李老:好狗!好狗!(握住欢欢伸来的爪子)谢谢你救了我老头一命。

欢欢:不客气,如果乐乐在也会这样做,我们是人类忠实的朋友。

金大鹏:您老气色不错,感觉怎么样?

李老:差点儿就见不着你了。

金大鹏:老爷子,您可得好好保重身体,往后的好日子还长着呢,您说是不是?

李老:我听不清,助听器找不着了,可我知道你全都是好意。(看一眼站在稍远处的李娜,示意金大鹏凑近)说句悄悄话,你的狗救了我一命,往后啊,我女儿大概不会再为难你了。

金大鹏:那可不见得。

李老:你说什么?

金大鹏:哎?欢欢跑哪儿去了?

李娜:它钻进了我爸的房间!对有功于人的狗是不是也应该管教管教?

李老:她说什么?

金大鹏:她想让我把欢欢揍一顿。

李老:什么?

金大鹏:欢欢进了您的房间。欢欢!快过来!

欢欢从李老房间出,叼着助听器跑过来。在老人惊喜的目光中,把助听器放进老人手中。

李老展颜而笑:好狗!真是条好狗!

欢欢骄傲地昂起头:刚才好象有人要揍我,谁呀?站出来!

李娜面有愧色地掉转目光。

李老:原来乐乐在的时候,也会帮我找助听器。

欢欢:噢,乐乐妹,我可真想你啊……(把头扎进李老的盖毯下)

金大鹏:关于乐乐的事。

李老:它丢了,回不来了。

老人垂下眼睑,神情伤感而失落。

40.楼道日内

李娜送金大鹏出来,欲言又止。

金大鹏:欢欢,回家。

李娜:等一下!

金大鹏:什么事?

李娜:能不能……能不能让你家欢欢经常来陪陪我父亲?(见金大鹏略做沉吟)不行吗?

金大鹏:行啊,(斜眼看对方)你不怕家里有狗毛了?

41.李家日内

李老双目微合在假寐中,李娜来到老人身边,轻轻握住了老人的手。

李娜:爸,我错了,这次突发事件对我震动很大,我想应该重新认识人与动物的关系。我为自己做过的事不安,我弄丢了您的狗。看来,我弄丢的不止是您的狗,原谅我。

42.小区日外

李晓光和金小佳一路前行。

李晓光:告诉你一个最新消息,我妈说要给姥爷找一条和乐乐一模一样的狗。

金小佳:是吗?那你妈不怕小狗再把她的皮鞋咬坏?

李晓光:反正已经咬坏一只了,另一只接着咬呗。

金小佳:这是你妈说的?

李晓光:偶说的。

43.金家晚内

金大鹏对着鞋盒发愁。

金大鹏:妈,这双鞋怎么处理呀,要不您穿?

金奶奶:我也得穿的进去呀,都这岁数了你让我穿小鞋?把它退了去吧。

金大鹏:退不了,发票找不着了。

44.小区晚内

欢欢在黑暗中扒开鞋盒盖子,叼出一只乳白色的女式皮鞋。

欢欢:让主人苦恼的就是这东西,真想咬它一口!(嗅闻)我明白乐乐为什么用它磨牙了,有股进口小牛皮的味道。乐乐妹,我好想你!

45.小区晨外

金大鹏刚刚来到他的"奥拓"车旁,李娜从此经过。

李娜严肃地:早上好。

金大鹏:是跟我说话吗?

李娜:附近没别人。

金大鹏:你没搞错吗?跟我说'早上好'?

李娜:你是欢欢它爸爸,既然欢欢救了我爸爸,我也该对它爸爸客气一些。

金大鹏:那好,来而不往非礼也,上车,顺便送你上班。

李娜:我不会坐你的车,咱俩没这交情。

46.李娜的办公室日内

小何苦着脸站在李娜面前。

小何:您可别再让我处理狗了,那工作不适合我。

李娜:我说让你处理狗了吗?我们家已经没狗可处理了,我们家现在缺一条狗,帮我弄一条来。

小何大惊:啊?!

李娜:设法帮我找条狗来,要和乐乐一模一样的,你瞪着我干什么?乐乐就是被你送走又弄丢了的那条狗!

小何:这我知道,可……

李娜:你见过乐乐,就按那样的找。

小何:可是……

李娜:要一模一样的!

小何:可是……

李娜:你哪儿那么多'可是'?

小何:可我早就不记得乐乐长什么样了。

李娜:不是你把它装进纸箱的吗?

小何:我就记得那狗长着四条腿一个尾巴。

李娜:出去!

47.物业管理办公室日内

李娜直面金大鹏:乐乐是你找来的,你一定知道它爸爸,我指的是生物学上乐乐的亲爹。

金大鹏:知道又怎么样?

李娜:那个狗爸爸应该还有其它的狗儿女,我想找一条和乐乐一模一样的狗,送给我父亲。

金大鹏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菜_c吇

菜_c吇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