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技巧之一:开场

图画式的开场,让读者彷佛看到一个画面,所以必须先描述:景像、环境、时间、地点、天色、气候、路人、声音、气氛等事物,然后再引人物主场。


小说技巧之二:故事中人物说话。

在小说中,人物是一定要说话的,不然就容易成了散文,而故事中人物说话,除了把他说的话的内容、发语词写出来外,还要加上说话的人的动作、表情、语气。而故事中人物说话基本有下列两大类写法:

一、    中式用法:

××××××说:「××××××。」

例如:我高兴的笑着说:「谢谢你,你真好!」

×××××,说:「××××××。」

例如:我难过的擦擦眼泪,说:「谢谢你,你真好!」

二、    西式用法:

「××××××。」×××说。

例如:「谢谢你,你真好!」我高兴的笑着说。

三、    中西混合用法:

「××××××。」×××说:「××××××。」

例如:「谢谢你,你真好!」我难过的说:「我走了,再见!」

另外要注意的是动作、说话、语气表情的连贯,例如:

任榆拿起了书(动作),轻轻的打开(动作),转头(动作)问妈妈说(说话):「妈妈,说故事给我听,好吗?」语气中带着央求(语气表情)。

妈妈听了(动作),走到她的面前(动作),愉快的(语气表情)笑着说(说话):「好啊!」

任榆高兴的拍起了手(动作),脸上满是笑容(语气表情)的说(说话):「好棒喔!」迫不及待的的把书递给妈妈(动作)。


小说技巧之三:人物刻画。

人物的描述,除了要用概括性的形容词来说明外,以实际的言、行、动作、事迹来左证是更好的选择。

例如:

「铁木真是一个讲义气的人,身体也很强壮。」

不如改成:

「铁木真这时才发现,他最挚爱的生死之交乔杰竟然出卖了他,受了别人的收买,趁机刺他一刀。

这一刀,让铁木真鲜血直流,但是他静静的看着乔杰,没有反抗、没有挣扎,这一刀,刺伤了他的身体,更刺死了他们俩人的深刻情谊。

铁木真挐起巨剑,奋力的插在木桌上,用力的折断,冷冷的瞪着乔杰说:「战场上再见,犹如此剑!」

接着,他断然的抽出身上中的刀,怒掷在地,大臂一挥,帐棚门口四、五个侍卫,竟同声摔倒在地,无力阻挡他的离去。


小说技巧之四:人称。

小说写作时,我们会选定人称,也就是小朋友所熟知的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

第一人称就是「我」,也就是作者化身为主角,写出自己的所见所闻。

第三人称就是「他」,也就是作者化身为旁观着,写出他所见到主角的所作所为。

话虽如此,小朋友在写作上还是经常犯了人称不统一的方病,例如:

●第三人称作品错误示范:

「小强走了过来,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他拿出因为作业写得漂亮,老师为了奖励他而送给他的铅笔,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心里想:『我以后也要好好的表现才好!』

他小心翼翼的把铅笔收进书包里,生怕被别人拿走。

在一旁的小明看在眼里,不由得生气起来,于是心里暗暗的计划要偷走那枝笔。」

那里错了,小朋友看出来了吗?

答案:

一、既然是旁观者,怎么知道小强和小明心里想什么?

二、怎么知道他是感觉「得意」,然后才笑的?

三、怎么知道他是生怕别人偷走,才收进书包的?

第三人称作品正确写法示范:

「小强走了过来,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他拿出老师送的铅笔,满脸笑容的把玩着,并不时的点点头。

他拿出作业簿,看一看刚才写好的部份,摇摇头,抓起橡皮擦全部擦掉全写。

最后,他把新铅笔放进铅笔盒中,起身要离开,还没跨出半步却又坐了下来,把新铅笔取了出来,用张计算纸包起来放进书包里,并把书包的扣子扣上,站在桌子旁看着书包老半天才转身离开,在走出教室前又张望了几次,才走开了。

在一旁观看的小明,等到小强走远了,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小强的位子旁,伸出手打开了书包的扣子,正要打开书包的时候,不料有同学走了进来,他连忙起身,把双手插进裤子的口袋,吹着五音不全的口哨走回座位。」


小说技巧之五:角色出退场

在一篇小说中,一定有许许多多的角色,贯穿全场的灵魂人物叫主角,而搭配主角,衬托主角特色的叫配角,这些人物在故事中来来去去,大致可以分成四种出退场:

一、初出场:也就是读者第一次看到这个人物,换句话说,这个人对于读者而言,是个十足的陌生人,所以就必须加以详细的介绍:包括长相、特色、个性、身高、体重、年龄、身份、出身背景、服装等等。这个人如果是主角,就再给他加个气派一点、精心打造的场景和气氛,配角就简单一些。配上这个角色固定的旁白、口白、台词、音乐、景色也是不错的。

二、退场:这个角色因为场景转变的关系,暂时会离开读者的目光,于是给他一个帅气的小结,让读者很清楚的记得你要改写别的角色前,他的表现和演出,以便接上下一次的再出场。

三、再出场:就是暂退场的角色又复出了,这是一定要「连戏」,甚至稍稍微再提一下之前的情节,帮助读者回想之前的剧情,以便进行衔接。

四、离场:最后是这个角色的离场,通常是死亡居多。一个角色的死去,通常是小说中一个阶段的结束,或是一个转变的开始,因此给予类似初出场的笔墨和写作深度是须要的。这个时候,通常角色将死或已死,所以让他说说可以总结他一生的话是很重要的,离场时的神态、表情、动作都是很重要的,如再加上景色的搭配、旁人的情绪就更完美了!


小说技巧之六:扩大张力技巧

在一篇精采的小说,要能不断的拉住读者的视觉,那一定要扩大文章的张力,加强文章的吸引力。老师列出个基本的方法:

一、转折:事件或故事发生变化,让读者产生认知失衡,引出好奇心。

例如,林威佐的小说:

帝洛说:「这招叫『火锋龙击』,而且是发一次,如果我连环攻击的话,你的小命,嘿嘿嘿……。」笑声未落,帝洛的锋烈刀竟断掉了,威圣面无表情的瞪着帝洛说:「你自夸完了吗?」

二、悬疑:不把内容明说给读者知道,吊足读者的胃口。

例如:

小明是个胆子奇大的人,真是所谓天不怕、地不怕的铁齿型人物。可是,有一天没来上课,一打听,原来是昨天晚上补完习回家时,不知道看到什么东西,竟然吓破了胆,一夜之间,好好的一个人竟然疯了。

几个朋友去找他,问他看到了什么,他瞪大了眼,上气不接下气的指着前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三、失望:

一般来说,读者都会对主角有所期待,例如好人把坏人把死、一家人团圆、有情人终成眷属之类的,所以要先故意让读者失望,安排一件事或一个讨人厌的人物来破坏一切,让读者站在主角的那一边,感同身受的继续读下去。

例如:

小娟是个内向聪明的孩子,只可惜自小没了父母的疼爱,是个可怜的孤儿。

但真是祸不单行,连同班的同学也不放过她。因为小娟的功课太好了,引起了阿芳的不满,阿芳是个富家女,小娟抢了她的光彩,她气在心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一天,是智能考查的日子,阿芳刻意和同学换子位置,坐到小娟旁边。考试进行到一半,阿芳突然举手了。

「老师,我有问题。」

老师走了过来。

「我不好意思说,因为小娟是我的好朋友!」

「有什么问题就直说。」

小娟抬起了头,感觉事情有点奇怪;只见阿芳怯生生的指着小娟说:「小娟在作弊,小抄在抽屉里。」

老师生气的请小娟起立,查看了抽屉,果然发现了两张小抄。小娟惊讶的张大了嘴,转头看向阿芳,阿芳低下了头,走到老师身边,小声的说:「其实,这不是第一次了,因为她很凶,所以我一直不敢说。」

四、衬托:

故事的描写,内容上有成份不同的转换,例如这一章节主要是再讲打斗的事,描写血腥的、动作的情节,那转化、插入一段柔和的、有趣的事,就显得很突出、很明显。

换句话说,也就是可以在内容上,不断的转换味口,不要一直写同类的情节,会使读者失焦。例如:

雷老师看看时钟,这才发现已经六点多了,于是他放下红笔,收拾一下教室,开车带几个被「留学」的学生回家。

「啊!去给女儿买个皮卡丘吧,她上回看见表妹在玩,好像得羡慕似的。」他自言自语的说着。

车上的音乐愉快的流转着,像是他疼爱女儿的快乐思绪;不一会儿,来到了统一超商,才买完要回到车上,一辆闯红灯的汽车,恶狠狠的冲了过来--

「吱--!」一阵嘶吼似的剎车声,划破了向阳的天空暮色,鲜血在余晖衬托下,变得异常的诡谲暗红,皮卡丘不知情的躺在人行道上,雷老师使劲的伸出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挣扎的把皮卡丘拥怀里。

听--路边,人群一阵骚动,警笛声、叫喊声、跑步声……还有沉重的呼吸声。

唉--

皮卡丘的左半边,很快的由黄转红。

唉--

「女儿,爸爸给妳买了皮卡丘了,买好了唷!」

皮卡丘的右半边,也很快的转成可怕的艳红。

时光,停止了,

雷老师,冷冷的笑了,太阳飞快的落山,夜,侵略似的布满了了整个天空。

天黑了。


小说技巧之七:节奏

小说是有节奏性的,而节奏随着描写的深度和广度,就有了快慢的分别。

超快节奏:

「乔风自从得到了青云剑,潜心练剑,闭关于武当山上,只有亲人上山,才得一见;三年后,终于练成了玄龙剑法,风光下山。」

快节奏:

「乔风自从得到了青云剑,心想只有潜心练剑,才能使青云名剑发挥最大的作用,可是又找不到适合的闭关地点。

于是,他上武当山,和白云大师商议;白云大师叹了口气:『哎∣∣一切都是因果业障吧!』

于是答应他在此练剑,谢绝一切访客,只有亲人上山才能见上一面,希望全心全意的把剑法练好。

经过三年的一番苦练,乔风终于练成了玄龙剑法,含着泪,拜别了白云大师,风风光光下山去了。」

慢节奏:

乔风轻轻的抚摸着,经过一番恶斗,才好不容易得来的青云剑,叹口气,摇摇头说:『为了争夺这把剑,真不知害了多少人?』

想起师父的牺牲,忍不住落下两行眼泪,心想也只有潜心练剑,发挥青云名剑的最大作用,在江湖上,好好的铲奸除恶,才不会对不起师父。想到这儿,他坐了起来,动手擦了擦眼泪,挺直了腰杆,狠狠的立誓:「师父,徒儿如果不能练成玄龙剑法,用青云剑为你复仇,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说到激动处,拳头用力的拍击桌面,竟将一张好好的红桧八仙桌给打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