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等典籍中说夏朝之前是虞朝,你怎么认为?

尚书等典籍中说夏朝之前是虞朝,有研究这个问题的人吗?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没有“虞朝”,“虞朝”是从《尚书》中《虞书》(包括《尧典》、《舜典》)而来的,《虞书》记载的是古人探索天下的历史。“夏朝”只是后世记载历史而有,其实当时的人,虽然建立了朝廷(距今4600年左右建立),但并没有“夏朝”的概念,当时,他们就叫“朝廷”,同理,“虞”、“尧”、“舜”都是因历史记录而有的概念,当时,古人并没有这样的概念。
中国远古历史太久远,由于朝廷历史之间的中断,春秋战国的战乱,五代十国的分裂,现代人不读经史子集,怎么可能全面系统了解远古人类历史科技,被来自西方的所谓文化科技先进的假象所迷惑,一千多年的虞朝被现代人遗忘,夏朝之前的历史不被西方人认可,近代人连忽比烈的历史观念都没有,怎么可能全面系统了解远古地球人类社会文化和科技水平?唯独中国人延续了大洪灾之前的地球人类文明文化,比西方人早几千年历史!最远古人类的文字记载就是《周脾算经》,《易经》,《山海经》和《黄帝内经》,《黄帝四经》这四部古典!现代人去读一读吧,读懂它!不要再被来自西方人地球人类历史和科技观念错误所迷惑!近代怀疑否定中国远古历史的人应该闭嘴了!原始奴隶社会是盘古开天地时代!天地人皇时代和黄帝统治地球人类的五帝时代,是上一次地球人类比当今地球人类先进文明的时代!大洪灾之后的近代人还没有清醒过来!中国周朝社会里的八大理论体系和远古工具是远古人类文明文化的最有力的证据!远古中国历史就是一部地球人类社会文明文化和科技历史!现代中国地图只有远古五帝时代的地图的三十七分之一!炎黄子孙后代们该清醒了,忘记自己国家历史和科技历史是可悲的!
历史很多可能,很多未知,但为什么考古年份只去到商。这和中国地理有关。1. 尼罗河,两河,印度河文明,都是绿洲文明,建筑物只要做好风化处理就安全了。中国要防风防潮防侵蚀,且木制,少有遗存。2. 除了中国,其他文明都在岩基上发展的。而中国文明几乎都在河网沉积岩(大汶口,良渚,半坡)和冲积平原(三星堆:典型成都平原冲积扇)上,这地貌的明显特征是地表逐年沉降,再覆盖新的泥土。所以中国文明必须挖,其他文明文物是在地面摆着的。3. 中国的黄金存量少,开采晚。青铜和铁器很难保存千百年,唯有黄金可以。埃及的法具,巴比伦的法典,印度河的祭器,都是黄金文物。但中国,真正的AU金,要到汉朝才用起来,秦以前,金都是指黄铜。4. 埃及,巴比伦,印度河(巴基斯坦)文明,距离不远,早早就建立贸易,本文明的记载可以在其他文明里有个“备份”,还有希腊大秘书的记载,连亚特兰蒂斯都有,何况周边三大文明?其他文明的记录,也给本国史实有了佐证。反观中国,和其他文明远隔重山,只能自己照顾自己,只有一台服务器,down机(焚书,伪修书,兵火,运动)就全没了。5.其他文明史单核或是双核文明,中国是多核的。大汶口,良渚,半坡,古蜀,都是同时代不同根的独立文明。没有统一的文字,各据一方。结语:为什么我们坚信中国文明会比考古年份要长。因为甲骨文和殷墟,在3500年前,商已经是一个北达海河,南到淮河,西到函谷关,东到泰山的强大王国,统治人口五百万以上,有精明绝伦的青铜器,比同时代的亚述,埃及中王朝强。这些技术,国体,统治典章,不可能是横空出世的,一定有形成过程。商的前任,前前任是如何造就商的强盛的?答案一定还埋在华夏大地里。
鐘

我相信这个说法,中国的史书记载向来不是扑风做影,大概的史实还是有的,虞舜这种说法不但历史记录有,反映在个地方的地名也有留存,比如济南的舜耕,相信有一天考古学会证实,相信初步的文字记载和发明也是那个时代
中国有确切时间记载的历史年代是发生在公元前841年的国人暴乱,距今不到3000年。这是我上中学时历史书中记载的。虽然安阳的殷墟早被发现,但一直没有确定年代,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确认这是商朝后期的遗址,把中国历史推进了一千多年,欧美史学界也认可了商朝的存在,在这之前,他们一直持怀疑的态度。中国的夏朝在历史文献中有详细的记载,各个世系和王都很清楚。但苦于没有发现确切的类似安阳殷墟的大型城市遗址,河南二里头遗址虽与夏末期同时代,但发现的有价值的文物不多,不能提供足够的证据,这是让人很遗憾的事情。 至今为止,虽然我们发现了许多历史遗址,比如西安的杨官寨和半坡遗址都是早于夏朝的新石器晚期遗址,光是仰韶文化类型的遗址都发现了5213处,但夏朝的遗存还是在雾中,虽然很近,却总是看不清。 从殷墟发现的甲骨文中文字研究发现,商朝已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奴隶制国家,无论是从天文历法,还有法律法规以及国家的构成,尤其是甲骨文的文字发展上看,这些都是必须历经千年以上才能达到的成就。这就把历史推演到夏朝,但苦于在甲骨文中没有对夏的记叙,这就使得有人怀疑夏朝的存在。我想是否商朝推翻的是另一个朝代,夏还在之前,抑或是夏朝还有别的称谓,比如"华"。这都需要考古学去证明或是再仔细研究甲骨文字。在发现殷墟之前,当地的农民发现甲骨,认为是龙骨,甚至那时的中医把它做为中药成分碾压成粉沫入药,其间不知毁掉多少?这都是有文字的历史物证,是否毁掉的部分上有记叙呢?五千多处仰韶文化遗存也显示那时中华大地上人类已开枝散叶,没有大量人口是做不到的,应该有国家这种形态出现。是否我们的史学界应把注意力放在仰韶遗迹最为密集的陕西而不是河南?陕西石峁遗址、半坡遗址、良渚遗址、大汶口遗址以及遗存最多的仰韶遗址,时间上限都到了六七千年前,而夏距今也不过四千多年。炎黄二帝距今五千年左右,已经有良好的统治力,要达到这么大的规模人口也少不了,这些都是必须有国家与之匹配的。历史上记载的尧舜禅让应该也不会是空穴来风!夏朝和虞朝等着后人去发现。
三皇五帝原来管理的是部落,不是国家,好多人连部落和国家都没搞清楚,整天价在这里乱喊乱叫,为什么中国就不能有五千年的历史?为什么中国就没有唐尧虞舜?连自己的祖宗都怀疑,你们还配炎黄子孙吗?
上图为哈民聚落玉璧我个人认为,关于夏朝之前还有虞代的说法可信程度比较高。首先,从考古的角度来讲,夏之前存在一个礼备周全的王朝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今天在内蒙古博物馆参观,看到距今5600年到距今5100年的哈民聚落出土了各式玉璧。那些长方形玉璧、双联璧玉质精美,制作精良,应该是作为礼器使用的。哈民聚落的遗址在内蒙古通辽附近,相对于中原来说算是偏远地区。既便是偏远地区都能有这么精致的玉礼器,那么中原地区的礼制发展高于还高于偏远地区基本是肯定的。传说中的夏代距今大概4100年到3600年,那么早于夏代的龙山文化时期,良渚文化时期,以各种考古成果都可以证明之前很可能存在一个更早于传说中的夏代的早期王朝。从古籍记载来说,关于夏之前还有一个虞代的记载更是比比皆是。如果说单单以为提到了有一个虞代并不可信,那么关于这个虞代的各种政治、思想的体制的描述,那些详细的礼制细节的描写,列不像是一一杜撰出来的。战国时期,韩非子在《韩非子*显学》中甚至说“虞夏二千余岁”。或许是因为当时有关于虞代的记载资料。但是经历了战国,秦的焚书,没有保留下来。虞作为一个朝代,至少要有自己的政治思想,主导观念,成形的体制。《礼记*檀弓下》里面有一段讲哀公问周丰治国之道,如何对待百姓,这其中就具体提到了虞代君主教民以诚信。“有虞氏未施信于民而民信之。”有虞氏并未教导百姓诚信而百姓却懂诚信。《表记》里有一段更把上古四代的治国之道做了对比。子曰:虞夏之道,寡怨于民;殷周之道,不胜其敝。子曰:虞夏之质,殷周之文,至矣。虞夏之文不胜其质,殷周之质不胜其文。孔子说:虞代和夏代的治国之道,民怨尚少;殷代和周代的治国之道,有着不能克服的流弊。虞代和夏代的质朴,殷代和周代的文采,都到顶点了。虞代和夏代的文采胜不过他们的质朴;而殷代和周代的质朴却又胜不过他们的文采。甚至提到职官的设置如:“有虞氏官五十,夏后氏官百,殷二百,周三百。”有虞氏设立职官五十种,夏代就增加到一百种,殷代发展到两百种,周代扩充到三百种。祭祀是上古时帝王的重要工作,国家的重要治国方式,是人与自然的交相和协,是人内心深处思想的体现。《礼记》里边很多地方提到祭祀,其中不乏把上古四代做对比的。《祭法》、《祭义》、《郊特牲》等篇目详细记载了祭祀的细节,把虞夏殷周相比较。对比看来,四代的祭祀具有传承性,并且是逐渐成熟起来的。四代里最早的虞代的祭祀还是充满原始的荒蛮、血腥之气,还没有更精深层次的哲理观念。并且还没有太强的仪式感。礼制的不完备证明虞代为四代开化之先,是从蛮族部落向礼制国家转变过程中的重要转折点,还远没达到如周代那么仪礼完善。此外还有丧礼。丧礼是礼制中要求最严格的礼仪。对于虞代丧礼的描写在细节中非常祥细。具体丧仪制及用物都和夏殷周三代并行描述。还有教育、敬老等等体现当世统治思想的表现领域都在古籍中有详细文字描写。从思想到,具体条目,再到用物的细节,如果说夏之前还有一个更早的王朝这个观点是完全杜撰出来的,不可能杜撰得这么系统完备并且杜撰得能完全和后来的夏殷周三代都传承下来,一点不矛盾。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古籍中的记录得到了考古的证明。比如“泰,有虞氏之尊也。山罍,夏后氏之尊也。着,殷尊也。牺象,周尊也。”陶制的名叫“泰”的盛酒器,是虞代的酒罇;画有山云花纹名叫“山罍”的盛酒器是夏代的酒罇;平底无足叫作“著”的盛酒器,是殷代的酒罇;牺牛形和大象形的盛酒器是周代的酒尊。这一段提到的器物:虞代的泰,夏代的山罍、殷代的著都没有出土实证,但周代的动物形尊确实有,牺尊、象尊都有。如果说这一条可信,至少证明虞、夏、殷三代也是有可信度的。
①《国语·郑语》:“夫成天地之大功者,其子孙未尝不章,虞夏商周是也。”②《左传·成公十三年》:“征东之诸侯,虞、夏、商、周之胤而朝诸秦。”③《墨子·非命下》:“子胡不尚考之乎商、周、虞、夏之记?”④《礼记·明堂位》:“有虞氏官五十,夏后氏官百,殷二百,周三百。”⑤《吕氏春秋》:“今虞、夏、殷、周无存者。”在先秦史籍中,“虞夏商周”的记载确实不胜枚举,尤其是被公认来自统治者周王室的《周书》中的表述,当具权威。《国语·周语上》:"昔我先王世后稷,以服事虞夏。"周人承认自己的祖先“稷”曾“服事”于“虞夏”。那么“虞夏”是不是夏朝的另一个名称?“殷、周七百余岁,虞、夏二千余岁”——《韩非子·显学》按韩非子这里的话,可以肯定,虞、夏是两个国家,韩非子是战国末期人,他说“殷、周七百余岁”,意思就是指殷周更替后到他那会时已700多年。那么“虞、夏二千余岁”,就是指虞、夏到战国末期是2000多年,而“虞”+“夏”存在了1300多年。我们都知道,史书上的大致夏朝国祚,约460余年,也就是说,这个“虞”存在了800多年!莫非这又是另一个东西周?另一个春秋战国??按照商、周的“方国制”与“分封制”,很难想象虞夏之前还能出现一个高度统一或是群雄逐鹿的时代。因为如果是这样,则必然会产生新的霸主——依殷商的统治模式,甲骨文里清晰可见,殷商600多年,一直都与周边发生战争,因此,我们还是更倾向于相信并推测“虞”只是夏之前的某个大方国的名字,或是它就是一个时代的“代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虞”到底是指一个一直存在了800年的大方国?还是它只是那800年里影响力最大的方国?这个就无法得知了。不过,需要强调的是,无法是哪一种可能性,都不能否认史书上这个“虞”的时代的存在。夏商之后,“虞”的详细信息几乎不见,它主要只是作为一个“名字”而出现,但是,我们依然能够发现一些蛛丝马迹:1、《尚书》的原本排序也就是说,在《尚书》编撰者的角度里,“虞”它的确就是作为一个朝代来定义的,《虞书》共有5个篇章,分别是《尧典》《舜典》《大禹谟》《皋陶谟》以及《益稷》——这个排序,至少是符合了后世对“夏前”时代的“正统”认识。2、虞夏之际,虞仍然显得地位突出夔曰:“戛击鸣球,搏拊琴瑟以咏。祖考来格。虞宾在位,群后德让。下管鼗鼓,合止柷敔,笙镛以间。鸟兽跄跄。《箫韶》九成,凤凰来仪。”夔曰:“於!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庶尹允谐。”——《虞书·益稷》夔,在史书上是作为帝舜的乐官出现的,但是他却与甲骨文中的殷商“高祖夔”同名:甲骨文中的“夔”(kui)、“夒”(nao)到底是男是女?迄尚无定论。故无法断定《虞书》中的“夔”是否与殷商“高祖夔”为同一人。但是,在这次的盛宴中,我们注意到一名特别嘉宾:“虞宾在位,群后德让”——虞宾,何许人也?这个“虞宾”后世多释为丹朱,即尧之子,如唐李贤、宋蔡沉均称其为“虞宾,丹朱也。尧之后为宾於虞 ”、“虞宾谓舜以丹朱为宾,《虞书》曰‘虞宾在位’是也。以喻山阳公为魏之宾也。”然而,却也有另一种说法,如:《后汉书·献帝纪赞》:“献生不辰,身播国屯。终我四百,永作虞宾。”陈寿《三国志》:韶乐九成,虞宾以和。唐温庭筠 《题翠微寺二十二韵》:“邠土初成邑,虞宾竟让王。”从史书看,他的确最有可能就是尧之子丹朱。但无论如何,都不能否认这位“虞宾”就是先王之子,因有谓“祖考来格”,又“群后德让”(后,夏时帝王的代称,此处指诸侯)。毫无疑问,《虞书·益稷》中记载的这一场“大龙凤”,显然就是传说中的“禅让”。如此一来,“虞”作为朝代的确认,就对上了。今日学者及好论史者,多对“禅让”嗤之以鼻,全不采信,在下以为,实因不通史书耳——不管是“明让”还是“暗让”,《虞书》中是写得很清楚了,它就是“让”了。事实上,山西陶寺遗址的考古发掘,通过地质断层与文化遗留等综合考证,已经证实了“禅让”是存在的。总而言之,也就只有这种“邦联制”才能符合韩非子“虞、夏二千余岁”的解释。“虞”在夏朝仍然显得地位突出《竹书纪年》载,夏的第4任君主“少康”曾“自有仍奔虞”,而后“伯靡自鬲帅斟鄩、斟灌之师以伐浞”——这就是有名的“少康中兴”的典故,在这次战斗中夏帝少康借助两个氏族部落“有虞氏”与“有仍氏”打败寒浞,成功复夏。从这例典故可以看出,“虞”在夏朝仍然是一方实力派,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指出的“斟鄩”与“斟灌”内含相当大的信息量,但在此先按下不表。又《竹书纪年·帝少康》:元年丙午,帝即位,诸侯来朝,宾虞公——虞公作为最重要的一个诸侯出现“虞”在周代仍然地位突出武王伐纣后,按上古礼法“二王三恪”(要求新生政权要保护好前朝的后裔族群),封黄帝后裔于祝、尧后于蓟、舜后于陈国。陈国,就是“有虞氏”,即舜帝的后裔。但是,问题来了,如果“舜”就是“虞”,那么为何在那场“禅让”的大龙凤中,会有一个“虞宾”?答案依然不言而喻,“虞”实际上就是那个时代的共称。虽然有一种说法称“帝尧”时代是为“陶唐氏”,但是这种说法并不被后世所采用,因无“唐虞夏商周”,故不采用“帝尧陶唐”作为一个朝代。按照“禅让”的逻辑,舜既然是继承于尧,那就理应继续应用尧都“国号”,只有“尧”也是“虞”,才能“二千余岁”。解开“虞”之迷“尧立七十年得舜,二十年而老,令舜摄行天子之政,荐之於天。尧辟位凡二十八年而崩。百姓悲哀,如丧父母。三年,四方莫举乐,以思尧。尧知子丹朱之不肖,不足授天下,於是乃权授舜。授舜,则天下得其利而丹朱病;授丹朱,则天下病而丹朱得其利。尧曰“终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而卒授舜以天下。尧崩,三年之丧毕,舜让辟丹朱於南河之南。诸侯朝觐者不之丹朱而之舜,狱讼者不之丹朱而之舜,讴歌者不讴歌丹朱而讴歌舜。舜曰“天也”,夫而后之中国践天子位焉,是为帝舜。”太史公说,尧原本准备传位给自己的儿子丹朱的,但是由于他德不配位,于是就传给了舜,舜德高洁,他不接受,在一个叫“南河之南”方地方“让辟”(又让回)给丹朱,未承想天下诸侯却不服丹朱,还是啥事都找舜,于是舜遂称帝。南河之南——信息量非常大呀!“河”是黄河在唐宋前的专属名称,因此,这个南“河”之“南”不管是哪,只能是黄河下游!而黄河下游唯一可能是“帝都”级别的遗址,只能是“它”:良渚遗址有多大?此处已不必再废笔墨,因为网上相关信息已经多如牛毛,但是我在这里重点提示一点:①300万平方米的王城,800万平方米的外郭城面积!根据专家估算,建设这么大的规模,得一百万人不眠不休地干一两百年——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只能据此得出,这是一座经过数百年无数代人的经年累月地不停建设而成的。作一个简单的数字推论:以鼎盛期300年为基数,那么衰落期怎么也会有一两百年,如此,则“起步期”也会有相应的一两百年,这么一算,700年的“虞朝”就差不多对上了。②出土了迄今为止人类世界最早、最大规模的防洪工程11条水坝分为高、低两级水坝,将水蓄留在山谷和低地内,解除了洪水威胁。分析显示,遗址中的高坝大致可以阻挡短期内870毫米的连续降水,通俗地说,就是可抵御本地区百年一遇的洪水。低坝内则是一个倒三角形的低洼地,根据现存的10米坝高推测,可形成面积达8.5平方公里的蓄水库区。这显然会让人想起一个中国人都极之熟悉的名字:十四年,卿云见,命禹代虞事……迁虞而事夏。舜乃设坛于河,依尧故事。至于下昃,荣光休气至,黄龙负图,长三十二尺,广九尺,出于坛畔,赤文绿错,其文言当禅禹——《竹书纪年·帝舜有虞氏》这应该能很明白看出,这是舜失势于大禹的事实记载,先是命令禹“代虞事”——不知处理什么,但是必然是重要的事,大禹既然是以治水而青史留名的,那就真的巧了~良渚就发现了迄今为止最大规模、最完善的水利工程。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按笔者推测“虞”跟良渚遗址脱离不了干系,那么良渚遗址就有尧的儿子丹朱在那里,大禹到那里治水成功,威望势必然要盖过舜,加上如果和丹朱有联合或帝尧的后裔有联合的话。那么,就无怪乎帝舜要“迁虞而事夏,依尧故事”——大禹的“夏”此时已声名鹊起,帝舜被迫随禹和帝尧的后裔们,如此一来,舜帝晚年南巡并到过湖南、广东、广西,以及最后死于苍梧(之山),还有大禹一直活动在涂山与会稽那就可以合理解释了。根据对“尧都”山西陶寺的遗址中后期的发掘发现,在中后期的政权交替中,出现了动荡,具体表现为墓葬人骨被挖出来并丢了一地,祭祀礼器也被打碎,甚至城墙也被毁弃。而在陶寺的早、中期时,其完备的防备体系充满戒备森严的氛围是被公认的。至此,“虞”之谜的谜底大致可以解开,结论:“虞”是一个存在了很久的朝代或国号,其主体就在良渚,由于“禅让制”这种“太公分猪肉,大家轮流坐”的政治联盟存在,因此,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目前尚无法证实,有说海蚀,洪水,战争,各不一)良渚古“虞”国到了帝尧时期就开始没落了,被黄河文明所超越或统驭,而帝尧禅让舜后,舜为了让帝尧的后代(丹朱)远离政治中心,于是就把丹朱流放到了“虞”——也就是良渚。可能由于当时中原地区与长江流域都履发洪水,擅长治水的大禹履立功绩,其声望逐渐功高震主(在《大禹谟》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大禹已经敢于怼帝舜),于是和一心想重夺政权的帝尧后代一拍而合,联合攻灭了山西的陶寺遗址,也就是曾经的“尧都”。最后,“帝南狩”是被大禹和帝尧后裔绑架的还是他被迫“请”过去的,都无损帝舜最后被大禹取而代之的事实,至于丹朱还是丹朱的儿子、孙子屈居夏次,这就特别好理解——谁让他在自己老爸还是“共帝”的时候就已经不为天下接受了?是不是?这,就是我要讲的“虞朝”的故事。
如果只凭经不起年代考据的文字去证明虞朝,不需要任何文物作证,那么法庭上只凭口供定罪也是说得过去喽?韩棒子说屈原是韩国人,宇宙都是韩国的更是合情合理的嘛!对自己对别人都要一个标准,要不和韩棒子有啥区别?
“《尚书》中有虞朝”?这个问题几十年前顾颉刚先生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本不用再啰嗦,没想到现在经济上去了,自信心涨了,就可以口无遮拦想啥说啥了。我不认同顾先生的所有观点,但是要驳倒他,光喊几句口号是不行的。中国最早的文献,甲骨文中没有关于夏的记载,更别说虞。好吧,权且认为占卜之用不记史。甲骨之后,金文,《诗》《书》,都是西周文献,还有较早的就是《论语》,“禹”的概念西周才有,尧舜呢?春秋末才有,伏羲神农?战汉才出现。就问一句:孔子都不知道有黄帝,后面的人咋知道滴?商,周,秦,匈奴,越……根本就不挨着,文化不同,游牧,农耕,采集,非一族类,都是黄帝颛顼之后?扯吧!至于《书》,伪作多过真货,什么《甘誓》《汤誓》《牧誓》一大堆,不早于东周;《尧典》《皋陶谟》《禹贡》,都是战汉时的伪作。建议通读几遍《古史辩》再反驳。好吧,虞,记录在哪儿?虞朝?更没谱了。我一点都不怀疑中国有悠久的历史,不夸张的说,近万年来都有。早期文化我们不输于中亚。只是,石器文化,玉文化,青铜文化,部落文明,国家文明,不是一回事。信念可以有,研究证明则要严谨。
据清河张氏族谱记载夏朝之前是有个一千六百余年的虞朝,虞朝以前还有一个九十一年的尧唐朝,尧唐以前是三百多年的黄帝建立的大华朝,大华朝以前是炎帝建立的七百多年的大曰朝,大日朝以前是神农氏建立的七百多年的南中朝,,再以前还有伏義 氏建立的北中朝,现在的国号中华二字是取自伏義氏建立的大中朝和黃帝建立的大华朝的合称,我大中华文明是八千多年的文明。中国有良心的国人应为此感到自豪,不能象某些人否认自己的文明史,总认为西方才是文明世界,其实大中华文明才是世界文明之源,作为国人应该为老祖宗的聪明才智点赞才对,而不是一味地否认自己的祖宗。.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慕容雨

慕容雨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