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为什么会用“云想衣裳花想容”来形容杨玉环?

李白为什么会用“云想衣裳花想容”来形容杨玉环?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这是李白奉诏为唐玄宗和杨贵妃填写的《清平调》词中第一首的第一句,诗仙就是诗仙,出手不凡,第一句就写出花枝乱颤气象万千的境界。《清平调(其一)》 唐·李白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杨贵妃在古代四大美人中有“羞花”之雅号。李白的这句“云想衣裳花想容”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两个“想”字用的妙极,举重若轻地写出了杨贵妃那种不同凡响的美。这句写的很高明。用云彩和衣裳、鲜花和容颜联系在一起,一般人估计几乎用衣裳像云彩容颜像鲜花这样来形容,不是有句话说第一个把女人比作鲜花的是天才嘛,但李白显然比天才更甚,直接通过云彩想杨贵妃的衣裳、鲜花想杨贵妃的容颜这样不走寻常路的表达,一举将杨贵妃的外在之美写到了无以复加的极致。如果说第一句是写杨贵妃颜值之美,而接下来的第二句顺着第一句而来,用春风、露华这种自然物象写出了杨贵妃的气质之美。更进一步突出了杨贵妃那种自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温润雅致的气质美,这种发散性的气质美具有强大的气场,如拂槛的春风一般柔和,又如凝结的露华一般浓烈,将杨贵妃的雍容华贵的气质之美写的饱满而丰富,犹如最顶级的鸡尾酒一般富有层次感和复合性的味道。最后两句很好理解,群玉山头见也好,瑶台月下逢也好,凡夫俗子们在人间是见不到杨贵妃这样的绝色美人,只能在仙境中才能见到。从人间直接写到天上,这首诗前两句还是通过凡间可见的物象写杨贵妃的美,而这两句直接将杨贵妃的美捧到了天上,也顺道一举两得地吹捧了一把唐玄宗。这种功力非一般的人所能为也,深得唐玄宗和杨贵妃的大爱也就理所当然啦。
浅说李白之《清平调•云想衣裳花想容》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云想衣裳花想容”句:言云欲像其衣裳一样飘逸,花欲像其容颜一样娇媚。庾信《春赋》中有“眉将柳而争绿,面共桃而竟红”句,可作参考。春风拂槛露华浓”句:承上句,言春风拂衣若云飘,花含清露若娇容。春风、春露也可以指君恩。“若非群玉山头见”:言其温润如玉。“会向瑶台月下逢”:言其清澈如月。
看见云彩就想起她穿的衣裳,看见花就想起她的容貌,比喻杨贵妃婀娜多姿的身材和倾国倾城的美貌!
当时,唐玄宗与杨贵妃在沉香亭观赏牡丹,为讨爱妃欢心,唐玄宗命李白作新乐章助兴。李白应诏作诗,果然,诗仙出品,必属精品!《清平调·云想衣裳花想容》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意思是:云霞是她的衣裳,花儿是她的颜容;春风吹拂栏杆,露珠润泽花色更浓。如此天姿国色,若不见于群玉山头,那一定只有在瑶台月下,才能相逢!“云想衣裳花想容。”看见天边的云彩就想起杨贵妃的衣裳,看见娇嫩的牡丹花儿就不由得想起杨贵妃的容颜。诗人通过“云”与“衣裳”,“花”与“容”的相似性,通过比喻的修辞手法,描写了杨贵妃衣着的绚丽轻盈,容颜的娇嫩可人。也可以理解成衣裳像云彩一样轻盈,容颜像花儿一样美丽可人。喜欢请点赞支持啊!更多精彩请关注(路寻写作创富)
形容男女相爱,巫山云雨。形容女性美貌,花容月貌。云想衣裳,扬贵妃的衣服漂亮,花想容,杨贵妃长的美丽。李白拍马屁之作。不过,后面的用词,可怜飞燕,马屁拍错了。
太美了。霓裳彩虹,花容月貌。
杨玉环,羽衣霓裳舞,花容月貌人,四大美女之一,才情貌自然样样过人,值得李诗仙一赞!
这是首出自李白的清平调的一句词,形容容貌和服饰美艳动人,以至于连白云和牡丹也要来为你打扮,以此来赞美杨贵妃的衣着和容颜!古时形容美好的事物用衬托和拟人化的修辞手法,这样更有意境,更有想象的空间。
 “云想衣裳花想容”是诗人设想云朵想与杨贵妃的衣裳媲美,花儿想与杨贵妃的容貌比妍,这里说明了杨贵妃的美,不然也不会把唐玄宗给迷的神魂颠倒的。这也侧面证明了杨贵妃的美。
谢谢邀请,不过个人对这个典故理解不多,也不想去百度查找相关的评论来做简单的粘贴复制,所以不做评论,抱歉。
杨妃本就是大美女,以云和花喻女子仙姿、美貌乃是诗人常用之手法,大诗人也不例外。另外,李白这三首是短时间内的应制作品,应用较为常见的比喻,来得稳妥。
诗人是最天真和健忘的一类人,他们只活在此刻。那一刻的委屈、快乐、赞叹、悲伤胜过余生所有光阴的总和。然后他们就写出来了,写完之后心满意足,所有的焦虑啊苦恼啊都得到了安抚,所有的喜悦啊豪迈啊都有了机会释放。偏偏他们文采极好,好到感动了我们这些不相干的路人,好到让我们以为这就是他们对生命的承诺。“云想衣裳花想容”的句子写出来,可能有应酬的成分,但也有对美好事物的欣赏,毕竟欣赏美好事物是诗人的天性。但诗人一辈子要写太多的诗,就像你我一辈子要说太多的话。这种时候最害怕有观众了,因为有观众就有评价,就得做一个纸片儿人,上面是一以贯之的标签。像李纨槁木死灰到最后,乔大爷不能有老婆阿朱必须死……李白原本是个小孩儿的性子,只是才气太高才给了人错觉。小孩子说的话,转眼就忘,唯有天真的性情不变。你看他写《蜀道难》,那意境那氛围,要用电影镜头表现出来该多棒;那浑然天成的赞叹与悲壮,不知道该是经历了多少人世悲欢胸中才有此丘壑,但其实人家就是送个别而已。要换个人送别的时候这样写,就成了瞎扯淡冲壳子,才气不够嘛;也就是李白,先不说主题意蕴,气势就把人给震住了,有才就是这么任性。所以你更容易误会,总以为他人生有深意,总以为他该与普通人不同,该是个说一不二一口唾沫一个钉的好汉。就像一个睫毛忽闪忽闪,双眼明眸善睐的女孩儿,她一笑你就觉得她温柔善良天真可爱是世间所有褒义词的总和,那天要是发现她竟然过马路闯红灯你顿时就心碎了。但其实,她不过是个美女而已。
网上能查到的解释可能是“错误”的。而“正确”的答案可能在小可的这篇回答里。“云想衣裳”指的是云衣,即云气、云雾之意。李白在这一句中借用了楚辞里的典故《九叹》“服云衣之披披”,以从侧面烘托杨玉环的轻盈清灵之美。而且屈原《九歌》里也有一句“青云衣兮白霓裳”在此处是用来渲染杨玉环不似人间所有的美艳之气。“花想容”即容颜如花,所以这个“容”字真实的含义是“(如花)盛开”。那么显然“云想衣裳花想容”的“正确”解释是白云希望有雾气增加自己的美,花儿想盛开渲染自己的艳。这里面有两种颜色,浅白,深红。用白和红两种颜色进行对比,将云的高远,云的仙韵和花的娇羞,花的美艳形成一个组合。即是颜色上的搭配,也是意象上的组合。也就是说,李白用这种笔触来描写杨贵妃的美貌,或者讽刺杨贵妃的欲望。因为如果过度解读,清平调的第二首明显用典错误,而这种错误以李白之才是不可能犯的,当然也可能是无意为之。但毕竟成为了后来同僚攻击李白的借口,也让唐玄宗不得不放弃李白。如果此诗果真是“讽刺”,小可认为这是一种“过度解读”,但只要过渡解读便会发现这首诗同样存在许多问题。云衣,也是道教术语。也可以指道士,道姑,道袍。李白是学过道的,不可能不知道。而且更要命的是,杨玉环当年可是伪装过道士,只为和玄宗在一起。第二句“春风”加“露华”显然是说雨露之欢。还最后一句“瑶台”的另一种解释是纣王的荒淫之所。尽管如此,小可仍然认为这首诗不应当过度解读,只是简单的赞美而已,或许在用典故方面有些随便,但以李白的气度不至于如此暗讽一个女人,更不至于去暗讽一个皇上。当时,他还在长安。当时,他还充满希望。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图片/源于网络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李白写下这首诗时的历史时代背景。李白一生才华横溢,很有一番辅国辅君的伟大抱负,青春岁月在长安城拜见王公大臣,以求能上书政见,但屡屡不得志。直至41岁那年,他心情郁闷西游,碰上唐玄宗狩猎,趋机献上《大猎赋》,得到唐玄宗的认识,从此才打开了接近上层阶级的机会。接着李白凭着诗赋过人,并且得到唐玄宗同母妹玉真公主的欣赏,再加上好友贺知章的举力推荐,李白的许多诗作终于有了机会被唐玄宗看到。唐玄宗对李白的诗作大白赞赏,召进他入宫,并且问了许多的当世事务。李白凭早年的游学经验,再配合时局的分析,对答如流。唐玄宗深感欣赏,立刻下令李白供奉翰林,主要职责就是给唐玄宗写诗,并陪侍于左右。说白了,此时的李白就是御用文人,专门写诗歌颂皇室,以供消遣娱乐,仅是个玩物。图片/来源于网络这首诗在这种背景下运用而出,诗句有很高的文学造诣,但非李白所愿。李白是供奉翰林,专门为唐玄宗写诗,所以唐玄宗与杨玉环整天卿卿我我醉生梦死时,命李白作诗,这首举世闻名的诗句横空出世。既然是给皇上的庞妃写诗,那自然就得拍拍马屁,极尽赞美之词。这诗句抛开政治背景的败笔,它是有着非常高的文学手法价值。李白抬头望见苍穹远处的美丽云彩,由彼及此的思绪一转,想到杨玉环身上的多彩衣裳,低首处,看见怒放的娇艳百花,就会想到杨玉环的美貌,就是用尽了华丽的词藻来描述杨玉环的装扮与容貌的美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是李白的个性,估计李白写这诗句也是迫不得已的权宜。不久,李白厌倦了这种御用文人生涯,与贺知章等人离开了皇宫,接而发生了安史之乱,这是后话。图片/来源于网络李白为杨玉环写下的这诗句,无非是想通过得到他们的欢心而施展政能才华,但是事与愿违。时代的特定情况下,这就是人的命运,主宰在谁也说不清的人心人性深处。
“云想衣裳花想容”是李白为杨贵妃写的三首《清平乐》中,第一首的第一句。李白用这句话来形容杨贵妃,可以说体现了李白极高的智慧。为什么这么说呢?(杨贵妃)杨贵妃是唐玄宗的宠妃。写诗赞美女人不好写,写诗赞美皇帝的女人,那更是难上加难。为什么说写诗赞美女人不好写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所写的东西,不能落俗套。鲁迅说过,第一个把女人比喻成鲜花的人是天才,第二个把女人比喻成鲜花的人是庸才,第三个把女人比喻成鲜花的人是蠢材。鲁迅讲的这句话,就是表明创新的重要性。但是,从古至今,描写女人美丽的诗句可以说太多太多了,该用的词语都用光了,哪能还有什么创新!为什么又说写诗赞美皇帝的女人更不好写呢?你不能对皇帝女人的身体器官进行描写,说她“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也不能说她“吹气如兰”气味芳香;更不能说她“肌理细腻骨肉匀”。就算是写女人的神态,比如“美目盼兮,巧笑倩兮”这样的,“既含睇兮又宜笑”这样的,也都不能说。因为你要是这么说,便意味着你在仔细地盯着皇帝的女人看,甚至你闻过皇帝女人的气味,摸过皇帝女人的玉手。那样一来,你就是欺君之罪,是要被杀头的。(李白)宋玉在《登徒子好色赋》,写邻家女,有一种别出心裁的写法:“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这里没有写女人的任何身体器官,也没说三围怎么样啥的,所要表达的,就是一句“恰到好处”的意思。不过,这几句话也不能用来写皇帝的女人。因为就算这样写,其实也是一种评价。总之,评价皇帝的女人,就是不对的。其实,在古代社会,皇帝的女人,应该称之为“国母”,对她的评价,是应该从“德行”上来考虑的,说她“母仪天下”。如果这样说,估计也没有大问题。但是,唐玄宗肯定是不满意的。为什么呢?一者,“国母”只有皇后才有资格这么叫,其他的妃子,不是皇帝的正妻,就不能叫“国母”,因此也不能从“母仪天下”方面来考虑。杨贵妃虽然是贵妃,毕竟不是皇后,因此不是很恰当。如果李白非要从“国母”的角度去写,那就有一种嫌疑。什么嫌疑呢?就是李白想干涉朝政,想让唐玄宗封杨贵妃为皇后。这个罪名可不小,李白显然不能这样给自己添这个麻烦。二者,唐玄宗让李白给杨贵妃写诗,显然是得意自己有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妃子,心里多多少少含有嘚瑟的意思在中间。如果李白写的诗,不涉及杨贵妃的容貌,不写她很美,而把她写得像庙堂里的土地婆一样宝相庄严,唐玄宗能高兴吗?再说了,唐玄宗本来就把李白当弄臣,希望他在诗词歌赋上来点东西助兴,又搞成庙堂上的那种样子,那唐玄宗还要李白做什么?(唐玄宗)有这么多的禁忌,有这么大的苦难,有这么苛刻的要求,但是高明的李白,还是把这个任务完成了。而且他只用了“云想衣裳花想容”这么一句,就解决了所有问题。李白没有涉及杨贵妃身上的任何东西,没有说她五官身材,没有说她的气味神态,李白说的是云,是花。说云很羡慕杨贵妃的衣服,花很羡慕杨贵妃的容貌。既然没有说杨贵妃,只说了云和花,那唐玄宗就挑不到漏洞了。而且,你不得不佩服李白的别出心裁,别人都是把衣服比喻成云,杨贵妃跳的舞《霓裳羽衣曲》,也是把衣服比喻成“霓”比喻成“羽”,李白是反过来。反过来有什么好处呢?反过来不但避免了直接描写杨贵妃的容貌,还把杨贵妃放在主体地位。你说杨贵妃像花,那首先是承认花的绝对美。你说花像杨贵妃,那就是承认杨贵妃的绝对美。世间还有什么女子的美,能够达到杨贵妃这种“绝对美”“主体美”“本原美”的呢?这就是大才李白,你不得不佩服的一种诗歌境界!(参考资料:《旧唐书》《全唐诗》等)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ws

ws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