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李白律诗水平怎样?

有人说李白不擅长律诗,是真的吗?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1.李白律诗水平很高,有诗为证????????: 李白最爱谢公屐,久住蓬莱为下棋。御风不屑骑黄鹤, 凤凰台上有诗题。2.李白存世的律诗不多,但非常赞,听说和律诗干过仗,也有诗为证????????:黄口抬棺战太白, 吹毛偃月酒拒温。绝尘赤兔八千里, 染血青龙六尺痕。挂甲还杯邀远岫, 停门弄影悬近闻。词工最处思崔灏, 半落青山二水分。3.李白自由率性,酷爱古风,绝尘后人。他的律诗与同时代人比,堪称一流。他初学诗时,就是拿律诗练手的,所以写律诗就是鸭子吃菠菜---一口一个。性格决定倾向,李白没有刻意追求律诗,而意爱古风。他的律诗以五律最高,排律也很好,七律如下附。总之,李白喜欢创意诗词,气象瑰丽,再怎么评,诗仙冠冕是戴定了的。4.有一首诗«戏为六绝句»可以很好的说明李白的诗作水平: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这是杜甫为反对肤浅的人轻薄"初唐四杰"而写的诗。当今,认为李白律诗太low的,或者自以为是的人,就请好好感悟下这首诗吧。从前,那些轻薄的人现在连姓名都没有留下来,而"初唐四杰"依然炷照千古。5.附七律«登金陵凤凰台•李白»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对于这种水平怎么样的问题,最重要的就是看和谁比。要是和杜甫比,那我们可以很直白地说:“李白的律诗比起杜甫来,总体上确实差了点意思。”李白主要是太飘,所以说他是“诗仙”。仙人本来就是飘在天上的嘛,说他走路不如杜甫,我觉得没啥问题。但李白走偏也有一个过程,比如李白的一些律诗尤其是五律,其实不乏佳作。之所以说李白的律诗比不上杜甫,不是说李白没有律诗佳作,而是说大多数较为普通。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水平可谓相当地高了。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这也是佳作。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谁不会背?最重要的一点在于:李白本人好像也不是很在乎自己的律诗写得怎么样,不然他不会一个劲儿地去写绝句。再看看李白的得意之作《将进酒》和《蜀道难》,这才是最有资格代表李白的作品。整天吵吵着潘长江没我高,真是一种很LOW的做法呢...李白的作品还有一大优点就是能将平常的题材写得非常出彩。一说起诗人嘛,不就是写山写水抒发情怀。在我看来李白很像庾信,都是不世出的天才人物。
李白虽然有诗仙之美誉,但他的诗作并不是众体兼美。确实是有短板的,正像令狐冲虽然独孤九剑精妙无双,但拳脚上的功夫却始终是短板一样。李白的律诗,尤其是七律,确实乏善可陈。据统计,李白虽然有九百多首诗传世,但七言律诗只是寥寥十首左右,比较知名的,只有《登金陵凤凰台》这样一首从现在的眼光来看不怎么格律严谨的作品。有人说,当时七律还不够成熟云云,为李白开脱,但同时代的王维,七言律诗就写得相当好了,像什么“漠漠水田飞白鹭”、“雨中春树万人家”等名句,都出自他的七言律诗,像早于他的沈佺期,就写过“白狼河北音书断,丹凤城南秋夜长”这样精彩的对仗句子。所以说李白不擅长七律,还是因为性格使然。这是因为李白生性洒脱,不喜欢受拘束,喜欢自己随意挥洒,所以有人评价,太白的飘逸诗风,是杜甫那样稳重的人写不出来的,而杜甫那样的法度谨严的七律,是李白所不及的。所以说,人各有长处。李白的诗风,就是轻灵飘逸,仙风仙韵的,是一种潇洒的美,而七律那种中规中矩的“打扮”无疑会损伤这一点,就像有些人的气度,就不适合穿正儿八经的西装一样。这就像武侠小说中的武功一样,像郭靖之类的老实憨厚人,就适合学直来直去,招式不怎么繁复的降龙十八掌那样的,如果让他学黄药师的落英神剑掌或者有灵气的独孤九剑之类,可能并不好,而潇洒不羁的令狐冲之类,我觉得如果学黄老邪这一路的武功也是合适的。又比如棋道,清代高手施襄夏和范西屏,棋风就截然相反,施稳重厚实,是堂堂之阵,正正之师,而范却轻灵飘逸,有撒豆成兵之势,两人的争斗一刚一柔,一灵动,一滞重,相映成趣,铸成千古名局。唐代的著名诗人,有很多人是不擅长七律的,像王昌龄、孟浩然、李贺等大诗人,虽然诗句远播,但七律并无佳作传世。唐代七律出色的,首推杜甫,其次是李商隐,中唐晚唐一些诗人,如白居易、韩愈、柳宗元、元稹、杜荀鹤等也不错。但他们古风类的古体诗,却远不如李白写得好了。当然,也有一些人文备众体,和鸠摩智能精通少林七十二绝艺一样,无论是古风、五七绝句,五七律诗都有佳作,像白居易、苏轼这样的大家,都是这类人。但这样的人毕竟很少,后世诸多文人,虽然文备众体,但无一称得上佳作,更不用提了。
李白少律,杜公少绝。这在历史上是公论!当然,我们可以理解为李白不擅长律诗,或者不喜欢律诗,当然更可以说,律诗无法束缚李白,但不论无何议论,都不或避免地要面对一个事实。李白律诗很少,李白律诗的整体水平与其绝句和古风格相比,确实存在巨大差距!头条里有一个提问,大概是如何同时写好律诗写绝句,小可曾经回复说,同时写好律诗和绝句是不可能的!诸体皆工,理论上是不存在的!绕开李白少律,单说杜公而言,杜公的绝句也确实不如其律诗精彩。白居易的绝句和律诗水平和其古风真的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李义山也可以说诸体皆工,但世人为之称道的只是他的七言律诗杜牧最妙的是七绝,唐诗三百首里七绝以杜牧为最便是最好的明证。后人评论苏东坡的诗不如他弟弟子由,这也是有许多佐证的黄山谷领衔江西诗派,其诗隐迷艰涩,和他的断句残章根本不可同日而语。陆放翁,最为世人所激赏的是律诗,古人称赞他“古今好对偶用尽”其实,发展到后来,世人又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且不论诗中的古风,律诗和绝句无法兼顾,就连诗和词同样无法兼顾,一个擅长写诗的人,其词一定会稍逊。反之,亦然。当然,例外不是没有,但寥寥无几。比如李清照,诗词皆工,但李清照留传下来的诗大体是绝句或者古风,其律诗只有断句留存,不见全篇!也比如陆游,他就是诗词皆工,但他的诗也是分出了轻重,律诗牛到爆表,其余体载的精彩程度确实稍有不足。那么,凭心而论,是不是真的无法诗词皆工,真的无法做到律绝皆工?答案,几乎是肯定的。因为,律,绝,词的侧重点各有不同。律诗侧重于对偶,以及结构的疏密相间,字词之间不同的语法组合。绝句侧重于流畅自然,毫无雕琢,强调第三、四句的自然转折和回味无穷。词到后期,多倾向于副词和虚词的灵活运用,甚至是入声字的自由转换,这些都和诗存在明显的不同~李白疏狂豪放,肆意挥洒,奇想纵横,所以自然不喜欢或不擅长“戴着蹽拷跳舞”杜甫结合古法,字斟句酌,精工细密,所以自然在对偶和语法上精益求精,倍显声色。当然另一种说法我们不得不面对,就是不擅长!或者,其它体裁的诗作根本无法写出风采来!一个诗人,他一定可以面面俱到,但一定无法面面俱精,或者面面俱神!因为诗歌创作同样是一种基于性格的倾向和取舍,严谨,细密,疏狂,自卑,清幽,寂静,怡然,我们实在没有听说哪一个诗人没有性格标签的,而且也肯定没有听说他的诗歌和他的性格标签存在大范围的冲突。其实,在现代网络上同样存在这种情况以创作诗词为例,很多女士绝句和词写得极是曼妙,但你很少看到她们的律诗。有些人古风和五绝写得俨然高古,可当他写词时,你会发现,他的词和诗几乎风格一样,只是句子的字数存在区别而已,说穿了,是以诗为词。所以,小可可以精确地回答题主李白律诗的水平,是真不如他的绝句和古风不止是李白,所有古人都是如此,从而得出一个结论诸体皆工,绝无可能!
李白的律诗水平不如杜甫,他擅长的是古体诗,特别是乐府和歌行体水平空前绝后。但就李白自己的律诗水平来看,五律水平极高,七律几乎没有好作品,另外被《唐诗三百首》归入古乐府的一首《关山月》是一首不错的排律,下面分别看一下:一、五律《赠孟浩然》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这一首是受到批评的一首诗,出现的问题是后人作诗极力要避免的:重复。“ 红颜弃轩冕与迷花不事君”都是归隐的意思,五律诗比较短小,每一个字都要讲究效率。《夜泊牛渚怀古》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此诗反用袁宏与谢尚的典故,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的心情。这一首五律虽然通篇不对杖,但是作为初盛唐时期的格律诗而言是正常现象。王士禛评价:或问“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之说,答曰:太白诗“牛渚西江夜……”,诗至此,色相俱空,正如羚羊拌角,无迹可求,画家所谓逸品是也。古人夸奖的言辞众多,我就不多言了。二、七律《登金陵凤凰台》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李白一生就留下几首七律,但是没有非常好的作品。这首《登金陵凤凰台》是其最好的一首七律。据说也是和崔浩《黄鹤楼》相匹敌的一首。三、排律《关山月》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这首诗因为用的诗乐府古题,所以被蘅塘退士归入了《唐诗三百首》的乐府目录下,其实李白是用排律的形式写的古乐府。这首诗除了有2联不对杖外完全是一首合格的排律,即使如此,放在初唐也是一首非常严谨的排律了。结语从李白的律诗方面来看,五律最多,成就也最高。可见李白对于格律诗“非不能”而是“不为也”。在他的那个时代,格律诗没有完全定型,另外古体诗更加适合李白的性格和才气。后人学诗一定要学格律诗,李白的七律远不如杜甫,所以大多以杜甫为师。学古体诗呢,李白的水平和思维又令人高山仰止,后人没有人敢学李白。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老街诗词闲话87-为何有人说李白的七律有8首?有人却说只有2首?》@老街味道
真正的诗歌天才都是天马行空,神鬼莫测,千变万化的。在中国的诗歌史上,诗人如恒河沙,好的诗人亦灿若星辰,但真正能称为天才者不多,而能成为诸天才之冠,登上诗歌世界之巅峰绝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诗人,怕只有李白。李白诗“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他的性格桀骜不驯,“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他的剑“千秋二壮士,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秦皇扫六合,虎视何雄哉。飞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他的黄河“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黄河万里触山动,盘涡毂转秦地雷”。“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李白是大鹏、天马、雄剑,他傲岸不屈,蔑视权贵,不愿阿谀奉迎,也不屑于与俗沉浮,所以他只能写天才的,不拘一格的,天马行空,奇诡壮伟,浑然天成的诗,只能写属于天才的大气魄,大气象的,自由自在,纵横捭阖的诗。而律诗则有严谨的格律,有着工整的对仗,与其说李白不擅长律诗,不如说他不屑于为律诗,无心为律诗,其奔涌的才思和想象力,无法遏制的诗歌生命力,犹如大江大海喷薄的激情随时都可能冲破律诗的界限,挣脱形式的框架,成就自己的独立的风骨与精神,拥有只属于自己的形式和体裁。李白不是被诗歌体裁控制的人,而是一个超越,驾驭,与一切诗歌体裁前挥斥方琼,指点精神之人,在诗歌的世界,他是绝对的君王,绝对的旷世雄主,这样的这么可能被格律给束缚住?扶摇直上重霄九万里的鲲鹏,即使你给的牢笼犹如天地之大,也会被它毁灭的。
较之于李白,尔等只是识字。焉敢置评?至出言无状,恬不知耻!偶识平仄二字.既自谓通诗,评品古人。然几人读出李白《登金陵凤凰台》之博大境界?又几人解得李商隐“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之晦涩诗意?
相对于李白最擅长的古风乐府等长篇歌行,以及短小绝句来说,他的律诗确实差一些。李白的诗风特色就是自由洒脱、飘逸不羁,律诗对于形式的要求严格,对仗、平仄那些东西,对诗人的束缚比较大,李白是有些“不耐烦”仔细打磨格律苦吟。但是,这只是相对于他自己的作品而言,自己跟自己比,可以说李白的律诗写得“没那么好”。要是跟别人比……凡人还是别跟天才较这个劲了。来看一首李白的五言律诗,送别友人的,谁敢说别的诗人有同题材的五律明显超过这首的水平?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一般来说,律诗总会给人以严谨细致、诗人费了很多心力去反复修改妥帖的感觉,就是“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那种情境。但是李白的五律,他居然都能写得象是随手拈来举重若轻,“但用胸口一喷就是”。如也相当有名的《赠孟浩然》: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这种轻松流畅的感觉,现代人在微信上跟好基友语音聊天相互吐槽挖苦,差不多也是这样了。李白的七律,比五律还要差一大截,留下来的作品很少,还有很多格律不整齐的地方。不过这不只是他个人水平或者用不用心的问题,在李白之前,七律这种诗的形式还不很完善,其他人写的也不太好。要到杜甫在这种格式上专心用功以后,才把七律琢磨成熟、发扬光大。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狂奔的唐僧

狂奔的唐僧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