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酝酿好诗,李白、杜甫分别如何在诗中写酒呢?

好酒酝酿好诗,李白、杜甫分别如何在诗中写酒呢?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李白的酒,是豪爽之酒,杜甫的酒是贫寒之酒。“李白斗酒诗百篇”,李白很多的诗都是酒后写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将进酒喝的豪爽!“愁杀陶渊明,不饮杯中酒”,讽王历阳不肯饮酒;“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一直喝!虽然无从考证李白酒量,但喝酒应该很豪爽!杜甫饮酒就没有李白豪爽了,酒中透露出杜甫的凄凉和贫寒。“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连清酒都喝不起,勉强以浊酒下肚寄托愁思。“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只能喝旧醅酿的酒。“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可能是杜甫为数不多豪饮了。
李白的《月下独酌其四》描写的是秋季的月夜。穷愁千万端,美酒三百杯。愁多酒虽少,酒倾愁不来。所以知酒圣,酒酣心自开。辞粟卧首阳,屡空饥颜回。当代不乐饮,虚名安用哉。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无穷的忧愁千头万绪,美酒却只有三百杯。虽说是愁多酒少,可是酒喝完了也就不愁了。这才知道酒里的妙处,酒喝尽兴了心里自然畅快。闹绝食的伯夷叔齐饿死在首阳山上,贫穷的颜回也没少挨饿。活着的时候享受不到吃喝之乐,死了之后的虚名有什么用?螃蟹腿就是仙丹金液,酒糟堆起来就是蓬莱仙山。还是尽情的喝吧,乘着月色醉一场。
诗酒刘晓林诗多为遣兴之辞,太白状酒之文留世170余首,九天居士酒后信笔已过300首矣!酒中乾坤,诗外悲欣。诗酒双具,六合遂之陡增大美。常有微曛龙马行,妙思神驰浑无踪。时人讶然何所往?老夫混沌化腾龙。静游浩渺碧波境摩天其峻啸苍穹。古今穿梭风流客,清穆出尘云水僧。兴来八极皆为友,任尔墟烟几鹏程?
台湾诗人洛夫曾说:“要是把唐诗拿去压榨,至少会淌出半斤酒来。”盛唐的风流 ,一半因诗,一半因酒。对诗人来说,酒能催化人的创作灵感和丰富的想象,也让心灵的束缚得到解脱。李白写酒,诗与酒,与他的人融为一体,带着潇洒恣意、带着豪逸、带着剑气与月光。他的才华与诗情,在酒的酝酿下,如同大江无风,波浪自涌;又如同白云从空,随风变灭。这正是余光中所说的: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寻李白》)杜甫在《饮中八仙歌》说李白:“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又有《不见》诗云:“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这两首里的诗句写的都是李白才思敏捷,斗酒百篇的故事。《旧唐书·李白传》载曰:“既嗜酒,日与饮徒醉于酒肆。玄宗度曲,欲造乐府新词,亟召白,白已卧于酒肆矣。召入,以水洒面,即令秉笔,顷之成十余章,帝颇嘉之。”这些诗和记载,足见李白恃才狂放的傲岸形象。近人程千帆论此诗云:“一个醒的与八个醉的”,盖云八人皆醉而杜甫独醒也,此为杜甫之现实意识与盛唐诸公浪漫狂放情怀之别也。所以,李白与杜甫,诗中之酒,其内里是不同的。李白写酒,写的是自身的孤独寂寞,写的是被赐金放还而怀才不遇的幽愤,写的是持才傲物的狂放不羁,写的亦是天命风流与嗜酒如命。而杜甫诗中的酒,是清、贫、苦、寒、思、愁的,充满了人生百味,又有着忧国忧民的家国大义。李白· 《月下独酌四首·其一》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世人读此诗,往往看到的只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时的洒脱,却没看到李白内心的孤寂,花、月、酒,这样的良辰美景之下,只有影子作陪,不孤独吗?所谓对影成三人不过是掩饰内心的落寞。李白· 《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李白能饮、好饮,且也善饮,“酒仙”之名,当之而无愧!其饮酒诗虽姿态横生,其趣各异,然皆能见其放纵任真、狂放不羁之个性与精神。但顾随先生说“初学者喜此等句,实乃自欺欺人。原为保持自己尊严,久之乃成自欺,乃自己麻醉自己,追求心安。”李白· 《把酒问月》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酒一问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影却与人相随。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来尽清辉发。但见宵从海上来,宁知晓向云间没。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常照金樽里。自古以来,历来圣贤和哲人从未停止对宇宙、人生的追问与思索。这首诗他是继承了屈原天问的精神,把酒问月,叩问宇宙真谛。但同时,我们必须知道,这是李白政治失意后的作品,是诗人排遣苦闷的方式。所以结尾又回归于酒“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常照金樽里”,显得消极。好像人生遇到了困难挫折,就只有喝酒这一种方式来解决一样。而杜甫是不一样的,他说:“但觉高歌有鬼神,焉知饿死填沟壑。”(《醉时歌》)杜甫注重现实,也认清现实的处境,并能由自己的处境,体会到天下贫寒之士的处境。所以说出了“安得广夏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李白对人生、对命运、对生命的体悟和思索,早已超脱了尘世的藩篱。所以他写“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但杜甫更注重现实,关心现实里的一切,野有饿莩,亲有流离,国有战乱,这些都触动着他的内心,这些才是他饮酒写诗的内在原因,也是他诗中酒之味。如其《登高》诗云: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杜甫的诗中很少有李白那种狂歌痛饮的酣畅,有的只是人情世态的冷暖。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问答乃未已,儿女罗酒浆。夜雨翦春韭,新炊间黄粱。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赠卫八处士》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fishinsky

fishinsky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