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在当时那么出名,为什么生活还是很窘迫?

杜甫在当时那么出名,为什么生活还是很窘迫?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今天堆砌一堆资料吧。首先,题主误会了。杜甫在世之时,并没有其身后这么出名。现在我们所说诗圣,说李杜文章在,光芒万丈长,说“又诗之豪者,世称李杜之作。才矣奇矣,人不逮矣。”说“执唐诗牛耳者,唯李、杜二人也!”等等,这些都是杜甫身故之后,韩愈、白居易等对他的赞颂与评价。可以说,杜甫与其他很多中外著名人物一样,是那种身后光芒大放之人。而杜甫生活之潦倒窘迫,主要是安史之乱开始后,杜甫从“放荡齐赵间,裘马颇清狂”变成了“昔如纵壑鱼,今如丧家狗”。而遍观关于杜甫的记载,无论《新唐书》《旧唐书》,还是冯至的《杜甫传》,还珠楼主的《杜甫传》,又或是樊晃的《杜工部小集序》,元稹的《唐故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并序》,《唐摭言》对杜甫的归类等,可以看出,这些记载或研究,都说明了杜甫一生的潦倒及原因。先说樊晃的《杜工部小集序》(以下关于各资料的原文,感兴趣的朋友可自行搜索,就不全部引用了,否则篇幅太长)。据樊晃所述,杜甫因房馆之事“直谏忤旨,左转,薄游陇蜀”,可见其生活并不富裕。而对杜甫生前的名声,说的也很清楚,那就是“故不为东人之所知。江左词人所传诵者,皆君之戏题剧论耳,曾不知君有大雅之作……”啥意思?就是说当时在江南一带流传的杜甫诗歌,都只是一些游戏之作而已。而在唐人选唐诗的十分重要的著作《河岳英灵集》中,也没有收录杜甫的诗歌,恰恰就是因为杜甫当时的成就还不高,所流传的诗歌并不足以称道。《河岳英灵集》的自序有言:“粤若王维、王昌龄、储光羲等二十四人,皆河岳英灵也,此集便以《河岳英灵》为号。”可见当时,杜甫还当不得英灵之称。在《新唐书》中,有如是记述:“甫,字子美,少贫不自振”“举进士不中第,困长安”“自鄜州羸服欲奔行在”“甫家寓鄜,弥年艰窭,孺弱至饿死”“负薪采橡栗自给”“涉旬不得食”而对杜甫的评价,《新唐书》首句即为“甫旷放不自检,好论天下大事,高而不切”。《旧唐书》中也有“自负薪采梠,儿女饿殍者数人”“旬日不得食”等语。而评价中,有一句“甫性褊躁,无器度,恃恩放恣”及“其傲诞如此”。此处,关于两唐书可信与否,不作讨论,只列出记述,参考可也。元稹在《唐故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并序》,大量篇幅用来论述杜诗之成就,关于杜甫的生活状况并没有记载。但要注意的是,这是杜甫身后的评价了。而在《唐摭言》卷十二中,引了杜甫两首诗《莫相疑行》《献韦右丞》,并将杜甫归于“自负”一类。同一卷中,引李白《戏赠杜甫》:“饭颗坡前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借问形容何瘦生,只为从前作诗苦。”如果有兴趣,可以看看还珠楼主及冯至先生的两本《杜甫传》,作为研究之作,叙述更细致,相信会有更多了解。最后,引用一段文字,是关于郭沫若的《李白与杜甫》的。文章题目是《杜甫研究一百年》,发表在《杜甫研究学刊》杂志2015年第20153期,作者是彭燕。该文被“中国社会科学网”转发。文中说:1971年,郭沫若的《李白与杜甫》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这是“文革”十年之中出版的唯一一部杜甫研究专著,此书一出,反响巨大。书中一反郭沫若1962年在纪念杜甫诞生1250周年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立场,认为杜甫实际是为地主统治阶级服务的。在解读《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时说:“贫穷人的孩子被骂为‘盗贼’,自己的孩子却是‘娇儿’。他在诉说自己的贫困,他却忘记了农民们比他穷困百倍。”这样的观点和论调在《李白与杜甫》一书中随处可见。很明显,此书是在有意的“扬李抑杜”,是在曲意迎合。作为当时杜甫研究中的唯一一部研究著作,虽有其可取之处,但总的来说,书中对杜甫与杜诗的评价,受当时政治环境的影响,主观性太强,有些看法和论断有失偏颇甚至是错误的。
感谢????@【爱新觉罗李大虾洞察力】的邀答。你说的这点,一直都没什么改变,从孔子到老杜,再到小崔和我。孔子的画像告诉我们,那些都是浮云☁️在有些人的计量系里,钱并不是最重要的计量单位。
现在有一些人喜欢标新立异,喜欢全盘推翻前人的观点,然后引用一些所谓专家的话,推出让人瞠目结舌的论断,比如有人就认为杜甫生前并不窘迫,甚至说:“据郭沫若先生考证,杜甫过的其实是地主生活,他只是喜欢哭穷而已。”对于这样的话,六甲番人是不以为然的,杜甫在诗里所描述的困境不容怀疑,他的艰辛的心路历程不容怀疑,他的推己及人悲天悯人的情怀不容怀疑。天宝十四载十月初,杜甫被授右卫率府胄曹参军不久,由长安往奉先县(今陕西蒲城)探望妻儿时,刚入家门却悲哀地看到小儿子饿死了,他在《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记录了这段不堪回首的遭遇:入门闻号啕,幼子饥已卒。 吾宁舍一哀,里巷亦呜咽。 所愧为人父,无食致夭折。诗里充满了对愧疚和悲伤,绝对不是那些无病呻吟的富贵诗人所能写出来的,当了官,儿子还是饿死了,老杜的生活能不算窘迫吗?老杜这首诗之后,安史之乱爆发,老杜一家更是开始了颠簸流离的日子,一直到成都浣花溪时才算稳定了下来,但生活依然贫困,“恒饥稚子色凄凉”,“痴儿不知父子礼,叫怒索饭啼东门”,其间,他还写了著名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老杜晚年的困境是从未经历饥饿的今人所无法想象的,他的死因甚至是因为久饿之后暴食所引起的消化不良。这样一位在生存线边缘挣扎却又忧国忧民的伟大诗人,居然还有人怀疑其诗情的真挚,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至于说杜甫当时那么有名,其实也是算不上的,老杜在世时名声并不算显赫,至少和李白、王维、孟浩然等人相比,诗名是远远不如的,他真正声名远扬是在中唐之后,而被尊为诗圣则是宋朝的事情了。作为中国古典诗歌的集大成者,作为最强盛王朝转衰的见证者,作为后人学习的榜样,后人怎样推崇老杜都是不为过的,只是这一切,与老杜生前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是六甲番人,致力于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更多精彩,敬请关注。
说实话,我已经不知道杜甫究竟穷不穷了。我曾经看过两本书,一本是《杜甫传》,里面的杜甫就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又穷又爱民如子。后来又看了一本《李白与杜甫》,里面的杜甫就是一个伪君子,是一个有点资产的地主阶层。他是真穷还是哭穷?我现在的倾向是他是真穷。他处于唐朝由盛而衰的转折点,经过了安史之乱,王朝元气大伤,覆巢之下,哪有完卵?他的父亲和祖父尽管也曾出仕,然而不过是一些小官,开销很大,勉强度日。而且最神奇的还是他祖父狂傲无匹,见同事升职了,直接说人家必死,原因是别人升职后会批到他的文书,看到他文采飞扬,书法又一流,一定会羞愧至死。这样的人,可想而知,他能挣到钱吗?杜甫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自然有傲气,一直蹉跎度日直到44岁,他有一定名气了之后被皇帝相中让他出任9品的河西尉。他的反应是“不做河西尉,凄凉为折腰”,他嫌官小,却转头当了个更小的官,在仓库管钥匙。这是他人生中第一份工作,回到家中发现,自己的小儿子已经饿死了。他这样的文人,信奉的是“文章憎命达”,信奉的是“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可以说不食人间烟火,他不是汲汲营营为生活奋斗的普通人,他的生活中只有诗歌这两个字。饿了,写诗,病了,写诗,高兴了,写诗。他何曾为生活真正挂心过?所以他穷,真的穷,当然,他有充裕的精神世界,千百年后还如此闪耀。
我是刘忙观点,致力于传统文化传播。首先要纠正一点,杜甫在他生活的年代,没有什么名气,不管从文学造诣还是名利地位上都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不是号称诗圣吗?他一生写了1500多手诗词,我们从小就读,怎么可能没有名气呢?杜甫被明确冠以诗圣之称呼,大约是600年以后的事了,当时有一个作家杨慎(就是写滚滚长江东逝水的诗人)在《词品序》里写道:然诗圣如杜子美,而填词若太白之忆秦娥、菩萨蛮者,集中绝无。杜甫被人公开称赞始于白居易和元稹二人,但那都是几十年以后的事勒。杜甫当时没名气到啥程度呢?唐朝人自己编的《唐人选唐诗》竟然没有收录杜甫的任何一篇诗词。这大概与信息不发达、连年战乱以及杜甫人言轻微有关系。杜甫一生,除了流浪就在求官,他做过的最高职位是工部左拾遗,一个从八品的闲职,根本鲜有人注意到他。你注意,与他同时代的诗人,除了李白给他回了几首诗之外,还有其他人提到杜甫了吗?以上是说杜甫在他那个年代,没有什么名气。以下来解释他的生活为何窘迫。首先是生不逢时。杜甫和李白都在流浪,但流浪的程度不一样。李白的流浪可以用游荡来形容,他生逢盛世,又爱结交朋友,所以到哪里都不愁吃喝。而杜甫在安史之乱时期,简直是在逃荒。有两首诗能形容他的窘迫。一首是从长安逃亡去见唐肃宗:去年潼关破,妻子隔绝久。 今夏草木长,脱身得西走。 麻鞋见天子,衣袖露两肘。朝廷愍生还,亲故伤老丑。还有一首叫《空囊》的,杜甫竟然自嘲:翠柏苦犹食,晨霞高可餐。 世人共卤莽,吾道属艰难。 不爨井晨冻,无衣床夜寒。 囊空恐羞涩,留得一钱看。杜甫做工部左拾遗的时候,国家经济严重衰退,民不聊生。后来有专家统计,8年的安史之乱,中国人口从5700万减少到1200万。而杜甫的最高收入呢,大致是7000文,7000文在开元盛世时大约可买3000斗粮食,但在安史之乱时期连一斗米也买不了。战争让杜甫整个家庭都陷入贫困,以至于他的小儿子是被活活饿死的。杜甫生活窘迫的第二个原因是所求非人。举两个例子来说明。杜甫到了长安后求过一个叫韦济的人,这个人是杜甫的老乡,又身居高位,对杜甫也很赏识。但他一直没有把杜甫推荐到重要岗位上,原因是这个人太过老实憨厚,唯唯诺诺,《旧唐书》记载了韦济两件事:一件是他死后,老婆竟然改嫁了王维的哥哥,另一件是他和张果老交往、求求神仙保佑。让这样的人推荐自己,你不觉得可笑吗?第二个例子是杜甫三十多岁参加过一个制举的考试,结果被宰相李林甫以野无遗贤刷下来了。李林甫这种嫉贤妒能、把弄璋之喜写成弄獐之喜的人,能指望他推荐你吗?杜甫生活窘迫的第三个原因是文人精神。文人精神的第一点是不向现实与权贵低头。和杜甫颇有交往的王维,其政治品德实在不怎么样,他先是在玄宗朝当官,安史之乱后有投靠安禄山,后来又到肃宗朝当官,侍奉三主,很遭人鄙视。而可怜的杜甫,一生志在平天下,逃出长安后,还没来得及安排好家小,就要北上见新皇帝。后来的几次奔波,向人索要钱粮,也是一股文人的架子。这也正是其悲催的地方,眼高手低,总以为自己有宰相之才,但实际确没有宰相之能。不过正是这种窘迫成就了其诗圣之名,由此我们也知道,立功和立言难以两全,真正做学问的,要守住寂寞才可以。
就这个问题,我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如有不同看法,欢迎交流。首先杜甫生活在由盛转衰的唐朝,一个时代若是辉煌,再不济生活也会有所保障,盛世自然有盛景,物质丰富,自古中国就有养食客幕僚等习惯,文人便是此种类别里最大的群体。可惜杜甫是在一个下降落魄动乱的时代,难以为生挣不到钱,穷是常态。其次,杜甫一直怀才不遇,因多次得罪李林甫,仕途之路坎坷不已,本是才华横溢,可惜上边看不到,李林甫多次用自己宽大的权利抹杀踩死杜甫的才华,简直易如反掌,还有就是杜甫好容易得来官职,为救助朋友得罪肃宗,这就导致彻底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没工作常年漂泊,风餐露宿。再次是杜甫骨子里的那种性格,不能溜须拍马,更不能对人民的疾苦和不公视而不见,上层的腐败,下层的疾苦,中间隔着虚伪无为的官员,满世界的悲戚,他的理想是——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但现实一直与此背向发展,在多次任职的路上,见到变乱,忧思深重,不得不写下很多诗句来抒发心中的愤怒与哀愁、无奈,最出名的大概就是“三吏三别”。最后,文人难以踏实生活,这也是自古以来文人及当下文人的通病,有学识却难以融入现实平淡生活,有人说陶渊明不田园生活了吗?那是超级无助无奈之下的举动,文人想过理想优越的生活,这其实是最难的,理想与现实本就不相符,平淡生活会经常谈起,但正儿八经去过几乎不可能,所以一直四处漂泊,孩子饿死,自己也死在船上。
据郭沫若先生考证,杜甫过的其实是地主生活,他只是喜欢哭穷而已,而这个穷,本身对每个人的定义不同,对于贫苦农民来说,穷就是没饭吃,但对杜甫来说,所谓“穷”其实只是对生活标准要求过高,他是以门阀高贵自许的人。一切都在他的诗中反映,“故人施禄米”,“百年粗粝腐儒餐”,“入门依旧四壁空,老妻睹我颜色同。痴儿不知父子礼,叫怒索饭啼门东。”这些都是在成都草堂所做的诗。但事实上,他在成都建了草堂,草堂园子里栽桃种竹,数量还不少:“奉乞桃栽一百根,春前为送浣花村。”“华轩蔼蔼他年到,绵竹亭亭出县高。”此外,杜甫还曾有诗云:“有竹一顷馀,乔木上参天。 ”根据郭沫若先生考证,这个竹子“一顷馀”不是虚指,而是实数。因为有一次杜甫砍除竹子,一下子砍了1000根:“我有阴江竹,能令朱夏寒。 爱惜已六载,兹晨去千竿。”最明显的是这首:“久客应吾道,相随独尔来。 孰知江路近,频为草堂回。鹅鸭宜长数,柴荆莫浪开。 东林竹影薄,腊月更须栽。 ”赤裸裸的展现了地主心理,鹅鸭不少,怕被人偷掉,所以“宜长数”,柴门也要关好,别随便乱开,提防小偷进来。其实到了后来,杜甫的不动产有林园、菜圃、荷池、药栏,俨然一个小地主。但他依然爱发牢骚,说什么“厚禄故人书断绝”,有可能是规模太大了,需要的经费和人手更多,导致有时资金周转困难。所以,杜甫的穷是哭出来的,实际上小地主生活过得蛮滋润。当然,杜甫一生,仕途是不得意的,考公务员考了几次都没考上,到处写诗陈情希望得到举荐,也没人理会。后来做过三次官,一是奉命待制集贤院,跟李白的翰林待诏差不多;二是做过左拾遗,也就是皇帝的“近臣”或“近侍之臣”,可以给皇上提建议,官虽不大,才七八品的样子,但作为皇帝身边人,自然比较有影响力,和之前相比,是升级了;三是叫校工部员外郎,是从六品,相当于又升了级,杜甫自己也比较满意,经常写诗提起员外郎,所以后世也会称他为杜工部。但他这些工作都没做长,眼高手低,容易得罪人,也没做出什么功绩,又还爱吹自己是员外郎,为此还遭到后世大诗人陆游诘问:功名不垂世,富贵但堪伤。底事杜陵老,时时矜省郎?参考资料:【郭沫若】《李白与杜甫》
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固然是已经发生过的,远去的人物和事件。然而,每个时代人眼中的历史,都受其时代风气影响。历史是层层累积的,经过一代代人的过滤,我们今天所见的历史,早已不是其原来的面目。诗圣杜甫,也是逐渐被建构起来的。到中唐之时,杜甫逐渐声名鹊起。杜甫死后43年(813年),元稹为其作墓志铭时,开始大力称扬杜甫,甚至不惜故意贬低李白。元稹同时代的韩愈,则赞杜甫和李白说,“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白居易、刘禹锡、李商隐和杜牧等人,都对杜甫佩服得五体投地。到了宋代,杜甫的地位继续上升,俨然是诗人们共同的偶像,成了诗史上的一哥,李白不免也有几分逊色了。然而,杜甫生前却籍籍无名,安禄山的军队攻陷长安时,名气大和官位高者,比如王维、郑虔等人,都被抓住,授以官职。而杜甫被叛军放过,一方面因其官小,另一方面则因其名气不大了。杜甫四十岁时,写过《述秋》一文,感叹下自己穷困,不被人重视。盛唐时期的几个重要诗歌选本,都没有选杜甫,可见杜甫在当时人心目中,地位并不甚高,甚至可以说是存在感极为微弱。首先,他虽然跟当时已经出名的李邕和李白有些交往,跟后来出名的高适等人也有些交集,但他只是作为名人之后,被当时的大佬们垂顾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杜甫为李白写了几十首诗,而李白就为杜甫写了两三首,有首还是调侃杜甫写诗困难的。两人在河南山东一带游玩,分别后,李白再没诗歌言及杜甫,好像把这个小老弟给忘了。其次,杜甫朋友圈中,罕有权贵,待到其中的一些发达之时,又赶上了安史之乱,根本无力从根本上改变杜甫的经济状况。跟杜甫关系不错的岑参、郑虔,要么官小,自身困窘,有何力量援助杜甫呢?要么命运不好,曾被安禄山俘虏,后来肃宗收复两京时,遭到清算、被贬官。因安史之乱而发达的严武和高适,都或多或少地帮助过杜甫。然而,他们大概都知道杜甫的毛病,迂阔腐儒,难以适应官场环境,都没能帮杜甫谋得一官半职。765年,年纪还不到40的严武突然死掉了,杜甫失去了依靠,只好离开成都了。再次,纵然杜甫生前有些名气,也未必一定能够兑现,成为名利双收的赢家。一是,当时与今日不同,名气变现为实利的途径有限。辞赋文章,只能售于帝王家,并不能卖给普通读者,卖给“网友”,也不能作主播,接受粉丝们的打赏了,更难以像刘震云小说《手机》等,改编为影视剧,赚的钵满金满了。二是,古代文人声名转化为实利的主要途径是,学而优则仕,进入官僚系统,成为统治阶层的一部分,而杜甫30岁以后的半辈子,恰是唐代最为黑暗混乱的时期,以文名进入仕途的通道被堵死。擅长赋诗之外,百无一用的杜甫,自然难以通过他有限的名声换取物质财富了。唐玄宗中晚期,朝政腐败,李林甫等人把持朝政,以“野无遗贤”为由,把杜甫和元结等一大批优秀士人拒于朝门之外,杜甫只得靠干谒,奔走贵人之门,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了。三是,杜甫性格迂阔鲁直,坚持“奉儒守官”的家族传统,对仕进之外的商业农事,可能皆乏兴趣,也无能力。典型的诗人情性,脊梁骨硬,自尊心又强,嘴巴又笨,虽然勉强“摧眉折腰事权贵”,但终究是个脸皮薄的人,不能放弃操守,逐利忘义,故而,难以获得物质的富足了。中晚年之际,阅历大增的杜甫,对社会的看法更为深沉,对自身命运的认识更为清晰,也有“古来大才难为用”的抱怨和愤懑,更有“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的自信和悲哀。国家不幸诗家幸,诗人穷困潦倒,备尝世事艰辛,作过流离者、失败者,沦落于失败者人群之中,他们对世事人生的体悟,才可能更为深刻,而博大的胸怀,高洁的生命质地,经过考验,才能显示其光辉,而记载这些考验和体悟的文字,就是他们的文章,成就了他们不朽的盛名,也成了人世最为珍贵,最为保值的财富。“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生逢乱世,不为一身之穷达,一家之富贵而丧失做人底线,不失操守,不计个人荣辱浮沉,继续关注国家和社会的命运,坚持淑世济民理想,纵然穷困,亦绝对不失其高贵!伟大的诗人的生命,不止在短短百年之间,更在千秋万代,他们活自身信念和理想之中,如果现实有碍行道,不能践行理想,那么,尘世的幸福,舍弃掉又有什么可惜呢?更多人文解读,敬请关注:风雅人文观察。欢迎点赞、分享,留言交流~~
杜甫,字子美。杜甫的官职不高,因此俸禄也就可想而知了。且杜甫心系百姓家国,不收红包。“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他可以因为战事顺利而高兴,可以因与李白相见而感叹,可以为民生而忧愁。在杜甫心中,或许钱真心只是身外之物,也从未为钱而低声下气,“不为五斗米折腰”是称赞 。在《石壕吏》中,他看到的是这个家庭的凄苦,也看到了战争的残酷。“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这一首春望,有太多太多的无奈,一句“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写出了多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人渴望。身处战场,一封家书是那么的不容易。正如出塞中说“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这是对士兵生活不易的描写。杜甫是有所思,只是不为钱财。杜甫的《春日忆李白》,写出了他对李白的思恋。李白一生中诗词不少,如“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谁家玉笛暗飞声”“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但他很少写诗赠人,熟知的就是“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一首《赠汪伦》写出了他和汪伦的情谊。李白也算是杜甫一生中“可望而不可求”的知己了。杜甫也和李白喝过酒,但是杜甫任觉得不足,大概“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个人看法,不喜勿喷。
《自由体诗》——(杜甫)不是状元名声微,偶有互粉相互吹。诗文集市无人要,取妻育儿更悲催。——(杜甫与如若天风)恰与天风一样人,日写诗歌无钱生。杜甫荒唐不为业,天风劳作温饱存。——(如若天风)天风诗文未生钱,天风别业苦求生。爱好诗文爱好写,必边工作边著文。——(如若天风)一生未是富贵人,含辛茹苦赚小钱。酸菜泡饭自为乐,沉醉诗歌唱先贤。
从杜甫的诗歌看,他当时确实非常窘迫,不要说那些直接写苦逼状态的诗,只说他刚到成都的时候,风调雨顺,水平浪清,其实是很静好的人生,所以他在那个时间段写了很多轻松愉快的诗,比如“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又比如“锦里烟尘外,江村八九家。圆荷浮小叶,细麦落轻花。”,都是让人看了心情很不错的句子,跟以前的苦大愁深很是不同。但就算这个阶段,他仍然很穷。穷到什么程度呢,穷到他家的食物、碗、种植的树苗,全部都要跟人讨。我们来看以下几首诗。第一首是:草堂少花今欲栽,不问绿李与黄梅。石笋街中却归去,果园坊里为求来。诗名叫《觅果栽》,内容是说成都的草堂建成了,但是没有花草树木,想跟别人讨一些,不管绿李还是黄梅都可以。总之只要是植物就好了吧。石笋街中却归去,果园坊里为求来。这两句是他老杜在索求果树苗的过程,石笋街和果园坊都是地名。杜甫有个特点,他不讳穷,也不讳丑,所以他什么寒酸事都愿意写成诗,光是找果树苗种果树苗,杜甫就不止写一首,还写过:落落出群非榉柳,青青不朽岂杨梅。欲存老盖千年意,为觅霜根数寸栽。这首叫《觅松树子栽》。至于跟别人讨碗的那一首就更出名了: 大邑瓷碗轻且坚,扣如哀玉锦城传。君家白碗胜霜玉,急送茅斋也可怜。这首叫《乞大邑瓷碗》,意思是,大邑瓷的碗又轻便又结实,扣起来声音又好听,颜色又白,你家的碗真好啊,快快送一些都我的茅屋来吧,可怜可怜我呗。讨米讨菜的那就更多了,比如“故人施禄米”,“痴儿不知父子礼,叫怒索饭啼门东。”之类。题主问,杜甫那么出名,为何还那么穷,客观的原因是,当时社会动荡,杜甫仕途也十分不顺利,最大的官也只做到六品,即工部,所以人称杜工部,所以他的经济确实不算很好,但为什么他的穷会给人印象很深,更重要的原因还是他写得多,所以深入人心。但应该说,窘迫和贫穷也成为他的财富,他用它体会人生况味,再写成诗,其实是化腐朽为神奇。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shadowfiend

shadowfiend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