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与杜甫关系怎样?

“饭颗山头逢杜甫,顶戴笠子日卓午。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为什么李白要这么挖苦杜甫呢,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我来说说李白和杜甫这对CP之间的故事,肯定很多人不知道。先从之前网上一张很火的图说起:一下子就有好多人喷李白,这么无情地对杜甫大大。渣!其实比起朋友,李白和杜甫的关系更像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迷弟(杜甫)和他一路追逐的偶像(李白)。所以,你们去问一个大偶像,对你的迷弟这么无情良心不会痛么?他当然会回你一句:故事要从公元719年说起,也就是大唐开元7年的某一天。7岁的小杜甫在家作了第一首诗——《凤凰》父亲惊为天人,逢人就夸:我家杜甫7岁能做诗......杜甫对自己的未来特别有信心:终于在公元735年,也就是杜甫24岁的时候,他信心满满到洛阳参加科举考试。一放榜,落选。杜甫很失落。所以落榜后的他选择去齐鲁大地游历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望岳》很长一段时间里,李白和杜甫的关系就是新闻主角和围观粉丝的关系。如果不是有唐玄宗这个神助攻,他们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交集。于是公元773年,李白被唐玄宗踢出御用文案组。偶像很硬气,头也不回就离开,连补偿费都没要。也就有了后来他们俩河南陈留相遇:33岁的杜甫终于见到心中的偶像——44岁的李白。据说中年男人的基情友情认真起来,就像天雷勾动地火。后人闻一多曾经形容这段相遇是:太阳和月亮的相逢。后人总喜欢为一些事情赋予一些意义,其实在当时不过就是三个失业青年,过上了游山玩水、骑马狩猎、狎妓饮酒、打打杀杀的快意人生。具体玩什么,杜甫是并不在意的。毕竟和唐朝第一网红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该抓紧时间发朋友圈啊!忆与高李辈,论交入酒垆两工壮藻思,得我色敷腴——《谴怀》于是,他们从秋天玩到春天,又玩到了秋天。两个人的基情友谊迅速升温,以至于洛阳八卦头条都忍不住报道。醉眠秋空被,携手日同行——《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李白甚至公开写诗回应:杜甫你这家伙太瘦了,我心疼!一度李杜cp党都以为他们要公开了。饭颗山头逢杜甫,顶戴笠子日卓午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李白《戏赠杜甫》事实上,饭颗山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了。据洛阳八卦头条分析,可能是因为时局动荡。更可能是因为:李白大红人忙着约汪伦,约孟浩然,约王昌龄…杜甫只好默默写诗@李白: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何时一尊酒,重与细论文。——《春日忆李白》寂寞书斋里,终朝独尔思。更寻嘉树传,不忘角弓诗。——《冬日有怀李白》出门搔白首,若负平生志。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梦李白二首》几乎所有夸赞李白的名句,都是杜甫写下的。“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即便如此,杜甫的@依然淹没在红点里…几乎没有被回应如果故事就在这里结束,杜甫不过就是李白生命里有过一点交情的小粉丝。一个连v都没混上的诗人…(连当时流行的主流唐诗集都没收录他的作品)当个迷弟都如此尴尬…首先,当然是一直勤奋地写诗:想李白,写诗!出去玩,写诗!自己苦逼,写诗!大家苦逼,写诗!据记载,杜甫一生中写了1500多首诗。几乎记载了唐由盛而衰的历史。故他的诗被称作诗史。其次,也是最重要的是:有网红捧。在杜甫去世很多年后,某网红元稹偶然发现这一千多篇作品,大吃一惊:“这简直就是神迹!”于是人人开始读杜甫。最后,韩愈给出了最终的结论:杜甫是和李白一样666的存在!“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一个粉丝,就算做到后援会会长,在偶像眼里,也还是一个粉丝而已。可当你有朝一日能和爱豆站在同一个舞台上,爱豆才能认真欣赏你。【喜欢作者的清奇脑洞,欢迎关注:朕说】
谢邀,李白与杜甫的关系,用现代的话讲两个字,哥们。有杜甫诗一首为证。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 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 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 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更想幽期处,还寻北郭生。 入门高兴发,侍立小童清。 落景闻寒杵,屯云对古城。 向来吟橘颂,谁与讨莼羹? 不愿论簪笏,悠悠沧海情。这首诗写于唐天宝4年(公元745年),这年李白45岁,杜甫34岁相隔11岁,还谈不上忘年交。他们一年前在洛阳相识,一年后携手同游,兄弟相称,对酒当歌,醉后抵足而眠,是不是很哥们。而题主所言李白《戏赠杜甫》这首诗就写于这次齐鲁之行的末期,天宝5年,李白是个洒脱的人,这首诗明确的说是戏赠,也就是开玩笑的意思,只有真朋友才开得起玩笑。不过从李杜的这两首诗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因性格才情的不同,颇有点象庄周与惠施。李白象庄子天马行空,恣意汪洋,作品大开大合,不拘一格。杜甫象惠施中规中矩,精细敏锐,作品工整严谨,精密考究。李白擅古风,无拘无束,所以被称为诗仙,杜甫工律诗,有板有眼,所以被称为诗圣。翻开庄子一书,庄生戏惠施的故事不少,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友谊,只是便于事理的探讨,或可作为李杜关系的一个比照。
大V和粉丝的关系。不信你看小迷弟杜甫给偶像李白写的诗。杜甫写了好多给李白的诗《李白我想你》《赠李白》(“秋来相顾尚飘蓬”)《李白我想你》《赠李白》(“二年客东都”)《我和李白找范范玩儿》《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我写了一首诗送给孔巢父然而我又想起了李白》《送孔巢父谢病归游江东兼呈李白》《冬天里,李白额想你》《冬日有怀李白》《春天里,李白额想你》《春日忆李白》《在梦里,李白额想你》《梦李白二首》《在天的尽头,想李白》《天末怀李白》《写给李白的一首二十韵的诗》 《寄李十二白二十韵》《苏端请我吃席我喝多了想起了我的好朋友李白》《苏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想起我和李白、高适搅基的日子》《遣怀》《那一夜》 《昔游》李白给杜甫写的诗只有两首《沙丘城下寄杜甫》和《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
李白嘲弄杜甫这事完全是无稽之谈。从李白自长安被放还乡,到洛阳与杜甫初次相遇,尽管李白比杜甫大上十一岁,当时杜甫也没有李白有名,初始之时李白或许有前辈提点晚辈的意思。李白与杜甫二人都是好酒之人,洛阳一顿酒后,两人趣味也相投。尽管我们后世人看来李白的诗多是豪迈激扬,杜甫的诗多是悲苦于民,完全是两个不同的诗作风格。洛阳相识后,李白与杜甫二人一路同游齐鲁之地,从此也结下了深厚友谊。从两人来往的诗作之中,不难看出两人相互欣赏的情结,同样的诗歌艺术情结及高超造诣,同样的胸怀远大抱负与政治上的失意,使得两人成了忘年之交。彼此了解,相互尊重。从诗句的描述,李白写给杜甫的这首诗诗名为《戏赠杜甫》。人似乎有些不好的断章取义的习惯,心怀腹黑心理的人自然的认为这“戏”字就是嘲弄喽。来说说这首诗,就知道根本不存在于简单字义的“嘲弄”之说。饭颗山头逢杜甫,顶戴笠子日卓午。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从饭颗山头逢杜甫,可以看出这是李白无意间再一次与杜甫重逢,地点是在饭颗山。从顶戴笠子日卓午,是李白偶然见到杜甫之时,杜甫此刻的模样,而时间正好是中午。而末尾“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这两句则是李白对于杜甫为何如今显得如此消瘦的关怀与慨叹。借问别来太瘦生。用李白的语境来说就是:“杜子美啊!为什么才一段时间不见,再次相逢,你小子怎么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瘦了?”这一句话,完全就是朋友多日不见,喜悦打趣之时又带有物是人非的感慨。而杜甫为什么变得如此消瘦的原因,正是“总为从前作诗苦。”杜甫作诗,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那种一丝不苟的精神,李白所说此句是杜甫因作诗变得如此消瘦的原因所在。而李白本人对诗歌创作也是一丝不苟的,故而两人志趣相投。这是李白对杜甫的关心,是玩笑之间带有关切的肺腑之言。戏赠之语,明明就是朋友之间打趣的幽默玩笑,一种戏谑式的关心。能将戏赠作嘲弄来理解的,用心理学来说,是有心理疾病。朋友之间的幽默玩笑,居然傻傻分不清。如同苏东坡与他的朋友陈季常之间,苏轼的一句河东狮吼把陈季常给坑到了今天,那是不是说他们两人就是有仇呢?如此说来,苏东坡与佛印经常之间相互大开玩笑,相互中伤,是不是两人就是仇敌呢?戏赠与嘲弄,什么样的心决定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决定心是什么的理解。只能说,中国语言汉字太高深了。
李白与杜甫的交往总体上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以天宝三年之春开始到天宝四年之秋结束。这一阶段杜甫先后与李白一起,在河南洛阳,开封,商州以及山东的兖州一带,经历了两年时间,四次主要的陪同旅行。大致来说,天宝三年两次,一次是春季,一次是深秋,这次高适也应李白要求,一起游历狩猎,非常开心,但是,大家都感叹这只不过就是一次穷开心罢了,杜甫的《赠李白》一诗写道:“飞扬跋扈为谁雄”,把他们的遭遇写得淋漓尽致。第二年的春夏之季,杜甫与李白又有一次在兖州相见,不久分别。然后这一年的秋天,他们再次相见甚欢,最后于石门分别,并有李白赠杜甫诗。李白与杜甫石门一别,是他们永远的相别。一直到李白死了四年,居住在四川夔州的杜甫还以为他活着,并且有些抱怨李白说,这位老哥哥只管自己“炼丹砂”去了,却不管小弟已经快要“朽骨”了。纵观杜甫与李白二十多年的交往,其特点一是从游,二是神教。杜甫与李白天宝四年以后,不但再也没有见到李白,而且连李白的一书信纸也没有接到过。但杜甫对李白的尊敬没有远去,对李白的怀念没有远去。根据杜甫的诗歌考察,至少杜甫去世前三年(大历元年)仍然在思念李白,并且希望能够实现年轻时代“炼丹砂”的愿望。与李白分别以后的这二十多年,是杜甫与李白最重要的二十几年,在这二十几年里,杜甫真正完成了对李白深刻全面的认识,这也是杜甫与李白友谊的第二个阶段,神交阶段。许许多多学者研究李白与杜甫的关系,但是都没有很好研究杜甫的诗歌作品是如何反映他们之间的交往的。赵小立先生在《杜甫的马诗与唐代画马》这一著作之中有五万余字的考证文章,《杜甫与李白的从游与神交》,对杜甫与李白的友谊关系有深入细致的研究。他指出,杜甫与李白就是从游和神交的关系。杜甫根本没有收到过李白的书信,也没有保存下李白的手稿,李白死了四年了,杜甫依然以为他活着,杜甫的诗歌作品《七月一日》就是证据。至于李白与杜甫友谊的议论,主要是后世的推澜助波。当然,杜甫对李白的敬仰之情和无尽的思念是真诚的,这就是杜甫对友谊最伟大的实践,同时,李白也只有对杜甫有过“宿亲心”的真诚,杜甫才会报以没齿难忘之情的。
李白和杜甫到底是什么关系??我的回答是四个字:"千古至交!"李白和杜甫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两位诗人(屈原虽然也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诗人,但是因为楚辞年代较远、艰深难懂,故屈原对普通民众的影响力远远低于李白和杜甫。)李白和杜甫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中国文学史上最著名的两位伟大的文学家。天宝三年(公元745年)春,这两位必将在中国文学史上发生深远影响的伟大诗人,在洛阳相见并开始了为期两年左右的漫游,这是中国文学史上最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和事件。郭沫若在«李白与杜甫»这本书中极力贬低李白和杜甫的伟大友谊,尤其是以杜甫怀念李白的诗有二十余首,而李白写给杜甫的诗仅仅三首,其中一首«戏赠杜甫»还充满了讽刺,来说明李白对杜甫并没有多少感情,杜甫只不过是剃头挑子___一头热罢了。郭沫若的这个分析既不客观,也不公正。首先用李白的狂热追星族、粉丝、也是唐代诗人的任华的话说,李白的诗"十丧其九",流传于世的九百多首诗歌仅是他平生所作诗歌的极少一部分,可以肯定的是,李白的这些散佚的诗歌中肯定还有怀念杜甫的篇章。第二、既使在李白现有的三首怀念杜甫的诗歌中,也能体会到李白对杜甫极其深厚的感情。我们先来看一看李白在与杜甫分别时写的«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醉别复几日,登临遍池台。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飞蓬各已远,且尽手中杯。"那种依依惜别的深情,那种无奈和深深的失落感直击人心。第二年李白故地重游,追忆往事,写下了更令人肝肠寸断的«沙丘城下寄杜甫»:"我来竟何事?高臥沙丘城。城边有古木,日夕起秋声。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李白对杜甫的思念象日夜奔流、浩浩荡荡的汶水一样无穷无尽,这绝不是应酬敷衍之词,而是伟大的诗人发自内心的呼唤!!第三、一般人会认为李白被后人称作"诗仙",被贺知章举为"谪仙人",一定是不识人间烟火的天外来客,实际上李白之所以受到后世那么的喜爱,正因为他的诗歌既弥漫了仙气,又最接地气,仙气和地气如此完美的结合,是他的作品最大的魅力所在。他是一位伟大的人道主义者,对这个世界的一切充满了深深的爱。他对爱情、亲情、友情的的向往和歌颂,更是令千百年后的读者感叹唏嘘、潸然泪下。李白在晚年曾写下了多篇怀念老妻宗氏女的诗篇,李白曾写下了令人怆然流涕的«寄东鲁二稚子»,李白还曾写下了千古名篇«赠汪伦»。李白写的那些同情和怀念最普通的下层百姓的诗篇,更是空前绝后、感人至深,如«哭宣城善酿纪叟»«宿五松山下荀媪家»«丁都护歌»等等。所有这一切都说明李白是一个极重情义、至情至性之人。对于比他小十一岁、当时名气又远远不如他的忘年交杜甫没有丝毫的怠慢和歧视:"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杜甫«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我注意到一个特别的细节,就是李白在«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中写道:"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而杜甫在«春日忆李白»中写道:"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两相对照,彼此呼应,杜甫的诗,应当是接到李白的诗后而写的。李白和杜甫的伟大友谊不但建立在"人类之爱"的基础上,更重要的是建立在"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的基础上。这两位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天才,最完美的诠释了"高山流水有知音"这句话。杜甫本是一个自视极高的人,凡夫流辈绝对看不上眼。他出身于名门望族,"奉儒守官,不坠素业。"他的祖父是唐初大诗人杜审言,杜甫自豪的宣称:"吾祖师冠古","诗是吾家事";在«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中更是骄傲的宣称:"甫昔少年日,早充观国宾。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赋料扬雄敌,诗看子建亲。李邕求识面,王翰愿卜邻。自谓颇挺出,立登要路津。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可谓睥睨一切,不可一世。而在«壮游»诗中更写道:"往昔十四五,出游翰墨场。斯文崔魏徒,以我似班扬。七龄思即壮,开口咏凤凰。九龄书大字,有作成一囊。性豪业嗜酒,嫉恶怀刚肠。脱略小时辈,结交皆老苍。饮酣视八极,俗物都茫茫!""气劘屈贾垒,目短曹刘墙。"可谓目空一切,舍我其谁!!可是在杜甫怀念李白的诗歌里,杜甫却对李白顶礼膜拜,关爱推祟备至:"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世人皆欲杀,我亦独怜才。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杜甫«不见»)"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杜甫«春日怀李白»)"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千秋万代名,寂寞身后事。"(杜甫«梦李白二首其二»)"昔年有狂客,号尔谪仙人。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声名从此大,汩没一朝伸。文彩承殊渥,流传必绝伦。"(杜甫«寄李十二白二十韵»)"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杜甫«饮中八仙歌»)。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试想如果不是李白把忘年交杜甫当成最好的知音和知己,披肝沥胆、倾心倾腹,以杜甫心比天高的狂傲和自负,绝对不会终其一生对李白毫无保留的怀念和推崇。"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白居易«琵琶行»)李白和杜甫邂逅洛阳之日,正是李白和杜甫最失意的时候,这时候的李白结束了三年的御用诗人、文学弄臣的生活,被唐玄宗"赐金还山",看似名满天下、风光无限,实际上等于在仕途上判了死刑,再也无法实现"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的政治理想了,李白的情绪之低落,从他的无数篇诗歌中都能看出来;而杜甫已经三十三岁,乡贡和进士考试失败,孑然一身、一无所成,过着"骑驴十三载,旅食京华春。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的日子,更不要说实现"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远大理想了,瞻念前程不寒而栗!!所以这两位同病相怜的伟大天才,当时肯定有着满腹的冤屈牢骚需要互相倾诉,一腔报国无门、走投无路的情怀需要尽情发抒!!这里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杜甫所有赞颂李白或对李白悲惨遭遇的控诉,实际上也是自己的夫子自道。"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千秋万代名,寂寞身后事。""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文采承殊渥,流传必绝伦。""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杜甫«天末怀李白»)说的是李白,更是杜甫自己。最后两句诗,没有想到竟然一语成谶。最后我要说的是,杜甫和李白在天宝三年、天宝四年曾经迁延日久,虽然两个人心心相印、亲如兄弟,但李白作为兄长和名满天下的大诗人,对初出茅庐的杜甫后来的艺术道路和艺术风格,应当有极大的影响,可惜鲜见在这方面的研究成果,令人遗憾。最后声明:本文欢迎一切认真的研讨、批评、辩难和建议;禁绝一切喷子的胡言乱语。勿谓言之不预。
盛唐而下,至安史之乱前夕,唐王朝都是立于世界之巅的国家,唐天子甚至被少数民族统治者尊为“天可汗”,可见威严。唐朝经安史之乱后,遭受重创,安禄山、史思明之流成为唐朝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唐朝虽然由盛而衰,却迎来唐诗的一个顶峰,李白、杜甫等人都是活跃在“安史”附近的人,他们亲眼目睹那场人寰之乱,亲自感受到黎民的苦痛,这对他们来讲,无论是诗文还是情怀,都是一个升华。现在,我们就李、杜二人的友谊进行一些探讨。李白于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奉召入京,仕于翰林,但很快为朝中权贵所忌,这打击不久便表现在了他的仕途上,天宝三年,李白得了个“赐金放还”的名义,在不甘、愤懑中离开了长安。此时的杜甫,离开洛阳,前往陈留,唐朝历史上最伟大的两个诗人,在梁园相遇,相携游于梁、宋一代,不久,又与高适相遇,三人倾吐抱负、交流诗文,在感时怀中,结下深厚的友谊。次年,李、杜重逢,遂结伴相游齐鲁大地,求仙问道,这一次在鲁郡分别后,两人再未相见。李白、杜甫相会时,李白43岁,杜甫33岁。李白作为那个时代文坛的骄阳,于杜甫而言,是近于偶像般的人物,再加上他年长许多,以杜甫的立场来看,是要多一些小心的。相会之初,杜甫便作诗一首《赠李白》,“苦乏大药资,山林迹如扫。李侯金闺彦,脱身事幽讨。亦有梁宋游,方期拾瑶草”,从诗的形意上来看,显得有些文过饰非,还有些客套的意思,但正可表达他初识李白时的欢欣。杜甫的七绝《赠李白》“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则是对李白怀才不遇的感同身受,诗文虽豪气奔放,却隐含着哀伤,以及不得伯乐的无可奈何之情。杜甫在其《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中写道,“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更想幽期处,还寻北郭生”,写明了两人的交情,甚至到了可以共被而眠的地步,当然,是夸张还是写实,就只有李白知道了。李白在《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中写道,“醉别复几日,登临遍池台。……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则表达了离愁之伤情,以及对各自前程渺茫的叹息,以李白的豪迈,终于还是将前途愁情、离时伤绪都付予“手中杯”了。当面之言,难免有时候抹不开面子,所以人才有背后诽谤揭短的习惯,且让我们看看李杜分别后的诗文。杜甫《饮中八仙歌》“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这是对李白的着重刻画,“天子呼来不上船”更是将李白豪放、疏狂的个性写到极致。在杜甫心目中,以李白诗文之力无人可及,如在《苏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中赞誉薛华的七言诗功及甚至及得上李白——人在赞叹一样事物几乎可与另一事物比肩时,言下自然还是比不上。由此可见,李白在杜甫心中无人能及的地位。
李白名震天下的时候,杜甫还籍籍无名,况且两人相差十一岁,相互间并不了解,哪怕洛阳相逢,共游齐鲁,“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这就像文学青年突然遇到了伟大作家,伟大作家还没点架子,放在今天,就像我走在街上,偶遇余华,他突然搂着我脖子,“走,喝两盅”。多美呀!甭说离别后写二、三十首诗追忆,就是写二、三百首,也不为过!李白狂放不羁,千金散尽还复来,高力士还得给他脱鞋,“天子呼来不上船”,再看看杜甫,日子过得苦哈哈的,儿子饿死怀中,却不肯就任送上门来的官职,两人完全不对路,因诗文能同游,已经了不得了!看到杜甫没吃没穿,还“语不惊人死不休”,还“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作为有点威望的李白,戏说杜甫两句,其实没什么讽刺意味,一首打油诗而已,相反印证大诗人对无名小辈的体恤之情,何来贬讽呢?
朋友之间,因为亲密,才可以开个玩笑,古人如此,今人也如此,如果关系疏远,怎么可以开玩笑?唐玄宗天宝三年(公元744年),杜甫在漫游途中,在河南洛阳遇到了他平生最钦佩,最关切,最心心相印的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李为。李白那年44岁,杜甫33岁。李白当时已是名满天下的大诗人,刚从首都长安被排挤出来。他那纵横喷薄的才气,爽朗豪放的性格,以及在长多作出的不同凡响的“谪仙”式的事迹(酒醉让高力士脱靴),都强有力地吸引着杜甫。虽然两人年龄相差11岁,却一见如故,情同手足。两人曾两次一同漫游,在河南,在山东,共度了几个月时光。一度加入他们壮游的,还有著名诗人高适。他们一起登临名胜,凭吊古迹,一起评说前代诗人,畅谈创作甘苦,是真真切切的"以文会友”。这些终生难忘的场面,时时激励振奋着杜甫的心,乃至几十年以后,仍是他回忆不尽的精神上的宝藏。他一生写过许多首诗,赞颂李白,怀念李白。有一首《天末怀李白》。杜甫一生敬仰李白,认为李白诗是“无敌"的。李白年龄比杜甫大11岁,在杜甫还未成名前,李白已经名满天下。况且李白个性豪爽狂放,不拘小节,是典型的浪漫主义诗人,一生追求如明月般高洁的理想,傲视王候,“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这就是心声,这就是明证。李.杜共同漫游了几个月,从梁园(今开封)一带直到泗水(今山东中部)之滨,他们白天一起出门游玩,晚上同盖一床被子,亲密得象兄弟一样。个性豪放的兄长,写首诗戏戏小弟弟,有何妨?这只是他们关系亲密的表现。
李白与杜甫,绝对是那时候大唐如潮澎湃的诗河,一对一无人可比,也无人敢应战的顶级大师。宋朝有位叫严羽的诗人在他所著《沧浪诗话》书中,对他们两人有公允的评价。"子美不能为太白之飘逸,太白不能为之美之沉郁。两人诗风大不相同,但能各臻绝诣,是分不出轩轾,也不应该比出高下的。他们是永远并峙相欢的高山。李白(701一762年),杜甫(712一770年)李白比杜甫年长十一岁,其实他两个人总共平生只见二次面。第一次,李白在天宝三年(744年)春天离开长安后,在洛阳初次见到了杜甫,这一次这两人又在汴州和高适相识,一起在附近游览了一段时间,期间,他们一起畅游梁宋风光,过着饮酒论文,指点江山的旷逸生活。翌年(745年),李白与杜甫在山东衮州再遇。同游泗水,东蒙等地。分别后,再也不曾相见。杜甫对李白这位狂放不羁的浪漫天才诗人是倾心敬佩的。他传世诗集中前人统计共有十五首寄赠李白或提起李白的诗。如:"众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笔落惊风兩,诗成泣鬼神"。《唐诗三百诗》选的《梦李白二首》更是感情真挚,摧人泪下。反观,李白诗集直接写赠杜甫的诗,已知仅有两首诗:一,《沙丘城下寄杜甫》,二,《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 如"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写得比较泛泛空灵。这和他大开大阖,狂飚突起的精神世界,大有关系。答题前录选的这首题名《孟棨本事诗》有学者认为诗是否李白所为尚无确实依据,但肯定诗写杜甫很真实。这诗的很有杜甫的形象在里面。没有丝毫讽刺,与嘲弄而是充满诙谐幽默的白描写生的成份在里头。很能说明他两人情谊的深厚。是没有一丝半毫相轻相忌的。只不过是两人性格迥异,诗风不同的真情直抒。谢邀答之。
六甲番人致力于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琴棋书画诗酒茶,均有涉猎,希望大家关注。唐朝的诗人们都很有意思,诗写得好,为人也率性洒脱,诗人之间惺惺相惜,互相唱酬,很多优秀的诗作也随着诞生。李白和杜甫无疑是唐诗的双子超新星,在他们爆发之前,唐诗的夜空中已是群星闪烁。离他们较远的区域有四颗耀眼的明星组成了初唐四杰星座,旁边是沈宋双子星座。再过来一点,有几颗耀眼的孤星,不与其它星星组团,其中就有陈子昂和张九龄。孤星不远处是吴中四友星座,贺知章和张若虚都闪耀其中。而在贺知章旁边还有一颗叫孟浩然的亮星和他互相呼应。与李白几乎同时亮相的还有几颗明星,其中一颗叫王维的超新星和孟浩然组成了山水田园星座。而王昌龄和高适则与之前出现的王之涣开始组团,他们将等来一颗叫岑参的明星一起形成边塞星群。所以李白超新星诞生时,其实并不寂寞,孟浩然首先发现了他,其时孟浩然已是天下皆知,李白对孟浩然也是崇拜仰慕,此后两人虽未组成星团,但一直有往来。其中李白有首《赠孟浩然》道尽敬仰之意: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接着贺知章也发现了自带仙气的李白,惊叹为太白星精,称其为谪仙人,并邀请了其他六颗星一起组团叫饮中八仙星群。而高适也与李白开始往来,两人很快成为好友,高适诗名不及李白,但却也是唐朝可数的诗中明星。就在李白诗名如日中天时,一个叫杜甫的超新星突然出现,李白和高适都发现了这个后起新星,三人很快成为好友。杜甫对李白的仰视有点像李白对孟浩然的感觉,他有一首《饮中八仙歌》,其中就有几句表达了对李白的敬仰: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而后来杜甫还有一首诗叫《赠李白》,略带规劝之意: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而李白对这个沉郁的小兄弟也是很喜爱的,他不是杜甫,写不出那种正经酬答之作,所以就回了一首《戏赠杜甫》:饭颗山头逢杜甫,顶戴笠子日卓午。 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这首诗其实就是好朋友之间的玩笑语气,完全没有看不起或戏弄的意思。当然开玩笑之外,李白还有其它的诗作赠杜甫的,比如这首《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是两人相聚后的赠别诗:醉别复几日,登临遍池台。 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 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 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李白和杜甫是真正的好友,他们因才华而互相仰慕,而他们这一对超级双子星座的耀眼,不只是唐代,就是中国至今也是无可比拟的。
知李白者,杜甫也。李白比杜甫年长11岁,二人在唐诗创作上,均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分别被冠以“诗仙”“诗圣”的名号。由于李白生性豪放,文采飘逸,在当时,可以称得上是“网红诗人”,连唐玄宗都招他入宫写诗,一时风头无两。杜甫也不例外,对李白的诗才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公元744年夏天,李白刚被唐玄宗赐金放还,行至洛阳的时候,遇到了连口饭都吃不饱的杜甫。二人这次相见,闻一多先生将这次会面比喻为“太阳和月亮的相会”,可见多么令后人振奋。二人一见,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每日饮酒作诗,甚至同被而卧,可见关系好到什么程度。李白和杜甫都崇信道教,二人还一起到处访求仙人,采集仙草,炼制仙丹。行至河北的时候,还遇上了高适,也是唐代鼎鼎大名的诗人,三人一起同游,访仙问道。当年秋天,北方天气渐冷,三人蓬头垢面,还是没能找到仙人,才开始陆续分别。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何时一尊酒,重与细论文。这段同游的时光,让杜甫一生念念不忘,二人分别后,还时常互通书信。十年后,安史之乱爆发,各自开始漂泊之路,但这份情谊始终没有断过。那可真是一个浪漫的年代,也是人才辈出的年代。
李白即是杜甫的朋友,也是杜甫的偶像,李白大杜甫11岁,杜甫视李白为挚友。李白就不会视杜甫为偶像了,视为好友。因为李白风华正茂的时候,杜甫还没有名气,或者说还是个小孩子。李白视孟浩然,裴昊等为挚友
杜甫的思想,非常先锋前卫。他一生遭受的灾难与痛苦,成就了他的伟大。因为他从自身的痛苦推己及人,体察到他人与社会整个时代的痛苦,思考怎样摆脱危机与灾难,思考人的命运、人生的价值、文化的价值。他饱尝人间痛苦,却由这痛苦思考提炼出动人的诗篇,让人们从他的诗看到友谊、亲情、忠诚、正直、善良、坚毅、勇敢、创造、和平、仁爱这些人类精神文明的永恒价值。这样,杜甫的诗歌具有了超越时代和地域的意义,具有了永恒的价值和意义。他忧国忧民、悲天悯人的人道主义,他的生命第一的和平思想,即人文主义思想,在今天也是最先进的思想。在杜甫活着的年代,人们只是把他当做一个比较优秀的诗人,在他死后几十年,人们才认识到他的伟大。元稹认为,从有诗人以来,还没有谁像杜甫这样伟大,中晚唐诗人白居易李商隐等人都是学杜的。宋代苏轼、王安石、黄庭坚、陆游等都极力推崇杜甫,认为杜甫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诗人。所以杜甫与李白的关系,就是真诚的,可以作为千古典范的诗人之间的友谊,对于李白,他是善良忠诚的。这种善良忠诚,出于伟大的人格,出于世代奉儒守官家庭的教养。须知,杜甫和杜牧的共同远祖是明朝以前唯一同时进入文庙和武庙的文武双全的晋朝杜预,杜甫的祖父杜审言是初唐近体诗的奠基人之一,杜甫甚至认为“诗是吾家事”。最可叹的是,李白因为“附逆”大罪被流放甚至死亡之后,杜甫一直挂念着这位倒霉的朋友。能够这样忠于友谊的,一定是人中圣人!
儀

诗人和歌手有很多相似之处,都分偶像派和实力派,或者兼而有之,有的诗人一首诗流传千古,有的诗人千古流传百首,黄巢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就是我认为的偶像诗人,李白就是实力派诗人,每首诗都让你回味良久!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Kathy

Kathy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