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衣服搞笑小品剧本 急要 六人 组的,一老板娘,两个员工,一对有钱老板,一个老板娘

如题,买衣服搞笑小品剧本 急要 六人 组的,一老板娘,两个员工,一对有钱老板,一个老板娘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奥运相声之《大教练》文本甲:大伙儿都爱听相声。

乙:没错。

甲:为什么爱听相声呢?

乙:啊?

甲:主要是因为啊,相声能使人发笑。听一段相声,哈哈一乐,心情放松,可以让人感觉非常的高兴。

乙:唉。

甲:其实啊,不光相声让人高兴,生活中还有很多事情都能让人高兴。

乙:是啊?

甲:你瞧。这不最近嘛。

乙:啊?

甲:奥运会刚刚结束。

乙:唉,没错。

甲:中国队,夺得了32块金牌,17块银牌,14块铜牌。啊,金牌数比上回悉尼奥运会增加了4块,排在第二位,超过俄罗斯,啊,多好!

乙:唉。

甲:多高兴啊!

乙:没错。

甲:你看了吗?

乙:我每天都看。

甲:看得明白吗?

乙:好嘛,我是傻小子,电视都看不明白?

甲:你不懂啊,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你呀,也就看个热闹。

乙:是啊。

甲:我就不一样了!不光看,一边儿看,一边儿还得总结。

乙:噢,总结。总结什么呀?

甲:总结嘛,总结我们的成绩,找出我们的不足。

乙:您都总结出什么来了?

甲:根据我的总结啊,在很多传统优势项目上,我们仍然保持着领先地位。

乙:噢。

甲:你象什么跳水啊,举重啊,射击,乒乓球,羽毛球,这些,我们仍然是很强的。

乙:对。

甲:还有些项目啊,我们有了历史性的突破。

乙:是啊?

甲:唉,可不。你象网球女双,咱们拿了金牌吧?

乙:对。

甲:男子双人划艇,也是金牌吧?

乙:没错。

甲:含金量最高的金牌。

乙:啊?

甲:男子110米栏。

乙:唉,没错。

甲:这不光是中国人首次在这个项目上拿金牌,这也是整个亚洲在这个项目上的突破。

乙:唉,对。

甲:咱们的女排也很厉害啊。

乙:嗯。

甲:时隔20年后,重新又拿到了奥运金牌,多好啊!

乙:噢,这么说……您对体育很有研究?

甲:我……我研究干嘛,我就干这个的。

乙:噢,您是搞体育的?

甲:你不认识我?

乙:……您恕我孤陋寡闻,真不认识您。

甲:×××大教练,你没听说过?

乙:……没有。

甲:嗬!你再等等吧。

乙:我等什么呀?

甲:等什么,你很快就会在电视上看见我啦!

乙:嚯,您上电视?什么节目?

甲:什么节目呀?《东方时空》!

乙:《东方时空》?什么栏目呀?

甲:这还用问吗?《东方之子》呀!

乙:(景仰地)嚯!《东方之子》?

甲:唉,“中国体育首席教练×××”,我!

乙:是啊?

甲:唉。这不,广告公司也快来找我了嘛。

乙:找您干嘛?

甲:蔡振华,知道吗?

乙:知道啊,中国乒乓球队的总教练。

甲:唉,全球通,不找他拍广告嘛。

乙:没错。

甲:往那儿一站,就俩字儿,“我能”。对吧?

乙:对呀。

甲:唉,过两天全球通也要找我拍广告啦!

乙:是啊?

甲:唉。到时候,我也往那儿一站,也俩字儿的台词儿!

乙:“我能!”

甲:……“我有!”

乙:啊?!“我有”啊?!

甲:你瞧,这这这……这就快啦!

乙:噢。唉,说这么热闹,您是哪个项目的教练呀?

甲:我?哪个项目?

乙:啊。

甲:多啦!多啦!

乙:多啦?

甲:我……什么都教!

乙:什么都教?

甲:唉,你什么摔跤游泳,拳击射击,体操田径,马术接力,这些我全会呀。

乙:噢,这些全会?

甲:唉,全都教呀我!

乙:嚯,您会这么多呢!

甲:这有什么?!

乙:象您这样的人才可是不多见!

甲:唉,说对了。这不昨天下午——

乙:啊?

甲:国家体育总局找我嘛。

乙:嚯,国家体育总局找您?

甲:啊。

乙:找您……干什么呀?

甲:找我出家呀!

乙:啊?找您出家?是少林寺啊还是法门寺啊?

甲:少林寺干嘛?

乙:您不说找你“出家”吗?

甲:不懂了吧你。“出家”呀,是说我好长时间没干教练了,在家歇着呢,然后人家把我请出家门,接着教……

乙:那叫“出家”啊?

甲:啊?

乙:那叫“出山”!

甲:“出山”?噢,对对对,找我出山。

乙:唉。

甲:我正在胡同口儿那儿看人下棋呢,就听外头“唔儿唔儿唔儿唔儿……”(警笛声),来了辆车……

乙:唉唉唉,您等等吧。

甲:怎么啦?

乙:这是国家体育总局来找您啊?还是公安局来抓您啊?

甲:抓我干嘛?

乙:怎么体育总局来人还“唔儿唔儿唔儿唔儿……”的?这不警车吗?

甲:你不懂,他们派了辆警车来接我。

乙:啊,派警车接你?

甲:我一瞧,“哟”,这警车跑这儿干什么来了?

乙:就是呢。

甲:正纳闷儿呢,车上跳下来俩警察,到我跟前一站,问我,“你就是×××啊。”“啊,我是。”“跟我们走一趟吧!”

乙:好嘛,还是抓你!

甲:什么呀,人家是问清楚喽,怕认错人。

乙:噢。

甲:把我请上车,开开警笛,“唔儿唔儿唔儿唔儿……”,一路绿灯,直奔……

乙:哪儿?

甲:钓鱼台!

乙:嚯,钓鱼台国宾馆?

甲:唉,对了。

乙:去那儿干嘛呀?

甲:唉,体育总局设宴,宴请我嘛。

乙:嚯,这么大面子?

甲:唉,到了那儿,体育总局好些个领导都到了。一一跟我握手,自我介绍。

乙:嚯。

甲:都认识了,坐下吃饭。把我让到正中间儿。局长说了,“咱们边吃边聊。”冲服务员一招手,“服务员,起菜吧!”嚯,过了不多一会儿,服务员端着托盘儿就过来了,每人一碗,热情腾腾……

乙:什么呀?

甲:羊汤!嗬,这个好!……

乙:(打断)唉唉唉,您等等吧。

甲:怎么啦?

乙:我说,体育总局在钓鱼台请您吃饭就喝羊汤啊?

甲:啊?

乙:吃点儿好的呀!

甲:羊汤怎么啦?人家国宾馆那儿辣椒给得多!不限制,放饱了喝!

乙:好嘛,这位倒好对付。

甲:边喝边聊,刚喝完羊汤,服务员又端上来一盆儿!

乙:什么呀?

甲:贴饽饽熬小鱼儿!

乙:啊?……钓鱼台里还有贴饽饽熬鱼儿呢?!

甲:你瞧,钓鱼台嘛,鱼肯定多嘛?!

乙:噢,钓鱼台就鱼多呀?成了成了,您别介绍您这吃食了。

甲:怎么了?

乙:您干脆直接说国家体育总局找您什么事儿得了?

甲:你瞧,开始我也纳闷儿呢,后来人家局长说了。

乙:说什么呀?

甲:局长说呀,“×教练,请您来呀,没别的意思。你瞧,这不雅典奥运会刚闭幕嘛,奥运会这会旗也交到北京手里头了,再过四年,就轮到咱们国家办了。这回呀,咱们发挥得不错,一共拿了三十二块金牌,四年以后,咱们举办,这金牌肯定比这回只多不少才行啊,所以呀,把您找出来,想请您担任○八年中国奥运代表队的总教练,您看您,感不感兴趣?”

乙:嚯,请你当总教练?!你答应了嘛?

甲:你瞧,组织上这么信任我,那我肯定义不容辞呀!

乙:嚯!

甲:为国争光,这是我应尽的义务呀!我说“请我当教练?行啊!没问题呀!我来吧!我来!保证四年以后金牌拿得比这次还多得多得多。”

乙:这么大口气!

甲:“不过呀,可有一样。”

乙:什么呀?

甲:“请我当教练,得我说了算。”

乙:噢。

甲:“我说用那个运动员,就得用哪个运动员。要是有人跟我唱反调,说不行不行,这种人可不是东西!”

乙:没错,疑人勿用,用人勿疑嘛!

甲:局长说“这没问题呀,您是总教练呀,您说了算。”我说“那就行了,瞧我了,保证到时候咱们金牌一摞一摞儿的!”

乙:嗬!

甲:“咱们呀,废话少说,我这就回家,赶紧准备去。”

乙:嗬,你倒急性子!

甲:“唉,服务员,那个贴饽饽熬鱼儿还有剩的吗?给我打个包!”

乙:啊?钓鱼台吃饭还打包?

甲:“唉,打个包!羊汤还有嘛?也给我打上!”

乙:嗬!

甲:老婆孩子在家还没吃饭呢!

乙:好嘛,一家人晚饭全有了。

甲:拿上打的包,人家体育总局又派警犬把我送回家……

乙:啊?警犬啊?!

甲:不是不是,警车,警车,派警车把我送回家。我得抓紧开始考虑了呀!

乙:考虑什么呀?

甲:你瞧,2008奥运会,说快也快,我现在呀,就得开始考虑,到时候什么项目,用哪个运动员,这都得早点儿定下来呀!

乙:噢,对。

甲:这不,琢磨了一晚上,今天早晨呀,刚把代表团名单给定下来。

乙:啊,这么快就定下来了?

甲:你瞧,就这么利索!

乙:那您能不能说说,名单里都有谁呀?

甲:跟谁说?跟你说?你算干嘛的呀!

乙:我不算干嘛的,这不大伙儿关心奥运会,都想听个新鲜嘛!

甲:噢,大伙儿想听?

乙:唉。

甲:那可以呀。

乙:那您说说吧。

甲:我准备呀,到了2008年,我要建一只梦之队,参加奥运会的比赛!

乙:是啊?

甲:唉,对了。这回夺金的项目,运动员继续保留!这回拿银牌、铜牌的项目,还有没拿奖牌甚至没拿名次的项目上,我得换新人。

乙:都哪些项目呀?

甲:换哪些项目。挨着个的说啊,射击这回不错,就不动了,好像射箭没拿着金牌,是吧?

乙:没有。

甲:换!

乙:噢,射箭换。换谁呀?

甲:换谁呀,嘿嘿,花荣!

乙:啊?!

甲:“小李广”花荣,唉,听说过吧,他能百步穿杨呀!他……

乙:您等等吧,您等等吧。

甲:嗯?

乙:“小李广”花荣是吧?

甲:嗯。

乙:宋朝的,死了九百多年了,您还用他呢?!

甲:你瞧,你瞧,我说了吧。我早就知道,我说用谁谁谁,肯定有人唱反调,这不行那不行,要不我跟体育总局说这样的人他不是东西呢!

乙:噢,我呀?!

甲:我说行,他就是行!花荣死了没关系呀。

乙:啊。

甲:咱们找他后代呀。

乙:找后代?

甲: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呀。花荣射箭射得好,他的后代也错不了呀。找他后代!上公安局查!看谁姓花,就在里头找!找着了就用他!

乙:啊,这么找呀?!

甲:唉。接下来是竞走、马拉松,我准备呀……

乙:用谁呀?

甲:戴宗!

乙:戴宗?

甲:唉,“神行太保”戴宗嘛!

乙:好嘛,又是《水浒》里的!

甲:一天能走八百多里地!外国人,比得了嘛?

乙:比不了比不了。

甲:噢!噢!完了吧?!

乙:光完了不行,这个也死了!

甲:也死了?

乙:啊!

甲:没关系,找他后代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嘛!

乙:好嘛,他就这套词儿熟!

甲:拳击我也准备换人!

乙:拳击?用谁呀?

甲:武松!

乙:武……唉对,连老虎都能打死,打人就更没问题了。

甲:这个死了吗?

乙:死了!

甲:找后代!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呀!

乙:好嘛,又来了!

甲:举重队我也准备增加力量。

乙:增加谁去呀?

甲:我准备呀,派鲁智深参加举重队!

乙:鲁智深?!

甲:鲁智深,倒拔垂杨柳嘛,那得多大劲儿!

乙:唉,对。

甲:也死了是吧?

乙:对。

甲:找后代。

甲、乙: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呀!

乙:您这套我都会了!

甲:你瞧,这不就结了嘛!

乙:结不了!

甲:怎么结不了?

乙:这个鲁智深呀。

甲:啊?

乙:他是个和尚!

甲:和……

乙:嘿嘿。

甲:噢……鲁智深是和尚?

乙:对了。

甲:噢,是个和尚……

乙:唉。

甲:没关系,咱们换人呀!

乙:换谁呀?

甲:金兀术!

乙:金……怎么金兀术也出来啦?

甲:唉,你没看过《说岳全传》嘛。金国准备打大宋,找人带兵,金兀术不毛遂自荐嘛,啊,一只手就把一只鼎给举起来了,一只手都这么大劲儿,那俩手合一块儿那得多大劲儿!

乙:好嘛,他倒会琢磨!

甲:就金兀术了!

乙:唔。

甲:还是少数民族选手!

乙:嘿,你瞧。

甲:游泳队我也准备用新人!

乙:换谁呀?

甲:张顺!

乙:噢,“浪里白条”,张顺?

甲:唉,对了,浪里白条,那水性得多好啊!这个不是和尚吧?

乙:……不是。

甲:你瞧,结了不是!

乙:我说,水泊梁山这些好汉你是不是打算全用上啊?!

甲:不光好汉,坏人也有。

乙:谁呀?

甲:高逑!我准备呀,派高逑参加男足的比赛!

乙:是呀?

甲:唉,人高逑这是足球运动的老祖先呀,球王呀!派他上场,什么韩国巴西意大利,统统玩儿去!

乙:好嘛。我说派了半天,你怎么派的全是宋朝的?

甲:嫌太晚是吧?没关系,这就给你派个汉朝的!

乙:汉……谁呀?

甲:刘备!

乙:啊?!刘备也出来了?他参加什么呀?

甲:马术!

乙:马术?

甲:唉,奥运会不有马术比赛嘛,刘皇叔马跃檀溪嘛,训马肯定有一套,参加马术正合适!

乙:好嘛,又改了《三国》啦!

甲:咱们中国人才太多了!什么项目都有人!

乙:还有什么项目?

甲:击剑!

乙:用谁呀?

甲:令狐冲!

乙:啊?!武侠小说也出来了?!

甲:唉,令狐冲!独孤九剑!你裁判不误判嘛,先冲你来一剑!

乙:啊?!

甲:还有自由体操,自由体操,我准备用……

乙:谁呀?

甲:……孙悟空!

乙:啊?孙猴儿也出来了?!

甲:孙悟空会翻筋斗云呀,翻跟头谁也比不了他呀!

乙:好嘛!

甲:跳远儿……

乙:用谁?

甲:……孙悟空!

乙:怎么又是他?

甲:唉,孙悟空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嘛!

乙:对,这谁也比不了。

甲:跳高儿……

乙:用谁?

甲:……孙悟空!

乙:怎么又是他呀?

甲:你瞧,上天入地,这孙猴儿拿手呀?!

乙:唉,可不是!

甲:撑杆跳……

乙:用谁呀?

甲、乙:孙悟空!

乙:我就知道还得是他!

甲:他有金箍棒呀,能伸能缩,跳撑杆跳最合适不过啦!

乙:我说您等等吧。

甲:怎么啦?

乙:说了半天呀,您是一句正词儿没有!前头是《水浒》,后头有《三国》,紧跟着是武侠小说,噢,现在又改了《西游记》了?!

甲:怎么啦?

乙:你说的这都是小说,虚构的,里头这人你哪儿找去呀?!

甲:噢,你认为不可能?

乙:绝对不可能!

甲:我说的这些全都实现不了?

乙:实现不了!

甲:我带队拿不了冠军?

乙:冠军你是得不了,冠心病你倒能得上!

甲:那……那行吧,那我改!

乙:怎么改呀?

甲:这些人我全都不用了!

乙:唉,你得现实点儿才对!

甲:现实点儿是吧。

乙:唉。

甲:那……我就用你了!

乙:……用我?用我干什么呀?

甲:用你呀,用你打篮球!

乙:打篮球?

甲:唉,不光篮球,先打篮球,再踢足球。

乙:噢,还得踢足球?

甲:不光足球,还有呢!

乙:还有什么呀?

甲:踢完足球呀,你再打棒球。打完棒球你打手球,打完手球你打排球,打完排球你打网球,打完网球乒乓球,乒乓打完羽毛球,羽毛完了是曲棍球,还有扔铅球,扔链球,最后还有沙滩排球,这些球类项目你就包圆儿了!

乙:这些球我可都不会!

甲:你谦虚,你谦虚!

乙:我怎么谦虚了?

甲:你不有个外号吗?

乙:我叫什么呀?

甲:“混球”啊!

乙:去你的吧回答者:快餐真人-都司七级3-708:29甲:我们俩今天给大家表演段相声.乙:说的不好的您多担待。

(甲乙鞠躬)甲:2008年北京办奥运会,你知道吗?

乙:知道呀!

甲:嚯,信息还挺灵通!

乙:嗨,这谁不知道啊?!

甲:你知道奥运会,那你知道它的全称是什么吗?

乙:全称?是什么呀?

甲:不知道了吧?告诉你吧,奥运会的全称就是“奥林巴斯运动会”!

乙:啊?!

甲:这个奥林巴斯啊……

乙:唉唉唉唉,您等等吧?

甲:怎么啦?

乙:“奥林巴斯”?奥林巴斯那是照相机!

甲:……照相机?噢,不是奥林巴斯,是叫奥什么什么来着?。。奥古斯都?。。澳大利亚?

乙:奥什么呀?

甲:想起来了!奥斯卡运动会!这个奥斯卡呀……

乙:唉唉唉唉,打住吧您了!噢,奥林巴斯不对,又改奥斯卡了?还格莱美呢!

甲:那你说应该叫什么呀?

乙:那叫“奥林匹克运动会”!

甲:噢……对对对,“奥林匹克运动会”!。

乙:是啊。

甲:唉,去年雅典奥运我每天都看。

乙:噢,每天都看?

甲:唉,每天看。经常看见咱们中国的运动员啊得金牌啊什么的。看到他们,我就知道我长大想干什么啦!

乙:您想干什么?

甲:我想当运动员!

乙:噢,当运动员?

甲:唉,我要当了运动员,我也能参加奥运会,我也能得金牌!到时候我往领奖台上一站,嗬!多威风!周围成千上万的观众对着我欢呼,我向他们挥手致意!“HELLO!”(模仿)颁奖嘉宾走过来,后头跟着礼仪小姐,端着托盘儿,上头放着明晃晃的金牌。我先跟他一握手,再一低头,他把金牌往我脖子上一挂,那金牌就是我的了!

乙:(略带奚落地)那可不是!

甲:多好啊!哪儿象现在,长这么大了,我脖子上,别说金牌了,连自行车牌都没戴过。

乙:啊?有往脖子上挂自行车牌的嘛!

甲:别说挂了,摸我都没摸过!

乙:那你摸过什么牌?

甲:我呀,我也就……扑克牌。

乙:嗨,扑克牌管什么用啊!

甲:所以说哪,我想明白了!要想戴金牌,就得当运动员!

乙:噢,合着就为金牌去的?

甲:不光金牌!

乙:还有什么?

甲:还有奖金呢!

乙:奖……

甲:没看报纸嘛,金牌光国家就奖八万!

乙:噢,就想这个呀?打听得还挺清楚!我说,人家冠军争金牌那都是想着为国争光,你倒好,整个掉钱眼里了!

甲:唉,不但国家奖励我,到时候我拿了冠军,那报纸,那电视。。。。。

乙:您先等等吧,噢,您这练运动员儿还没当上,就先梦上当冠军了?

甲:运动员儿这还不好说吗,我马上我就当啊!

乙:当运动员……您够条件吗!

甲:要什么条件?

乙:当运动员儿首先您体格得好。

甲:我体格好啊!

乙:是啊?

甲:我体格当然好啦!

乙:那……您的体格好到什么程度?

甲:好到什么程度啊,这不好说,反正……我这一顿饭……就能吃十个包子!

乙:啊,吃包子啊?!

甲:(得意地用手比划)这么大个的!

乙:那也没用!

甲:那你说得怎么着?

乙:你得锻炼才行!

甲:噢,还得锻炼?

乙:多新鲜哪!

甲:行啊,我练哪!我练!你说,咱练什么?(拉架势)

乙:好嘛,跑这儿打架来了?练什么得看你喜欢什么项目。

甲:喜欢什么项目?

乙:唉。

甲:喜欢的可多啦!

乙:都有什么呀?

甲:你象什么……足球篮球乒乓球,网球棒球羽毛球,水球手球曲棍球,铁饼标枪扔链球,什么鞍马吊环艺术操,跳高跳远撑杆跳,单杠双杠高低杠,摔跤柔道跆拳道,马术剑术皮划艇,跳水游泳马拉松,短跑跨栏一万米,拳击骑车加举重,这我都喜欢啊!

乙:啊,这么多项目,你能练得过来吗?

甲:我下决心啊!

乙:噢。

甲:下决心!星期12345678我都练。

乙:有星期八吗?让包子给撑糊涂了吧!

甲:星期123456天。天天练。

乙:嚯周末都不休息了?

甲:有金牌拿我还休息?

乙:这决心可够大的!

甲:上回雅典我不够年岁,这是没我!

乙:要有你呢?

甲:一共多少金牌?

乙:一共二百八十五块。

甲:要是有我,二百八十五块,我至少拿回来二百八十四块!

乙:嗨,你干嘛还留一块啊?都拿回来得了!

甲:不,我要留给希腊人民一块,以表示我对于东道主人民的友谊。

乙:得,想得还挺周到!

甲:雅典奥运会我赶不上,我就盼着北京了!

乙:到那时候这金牌不得都归你呀?

甲:到时侯分你两块?

乙:我不要!好嘛,拿自己当了奥委会主席了!您一个人练不了这么多项目。

甲:练不了?

乙:练不了!

甲:那我少练点儿?

乙:唉,您找你最喜欢的先练上再说。

甲:最喜欢的?

乙:唉。您最喜欢什么项目啊?

甲:我呀,艺术体操!

乙:啊?!

甲:唉,来个带操啊,球操啊,这些……我有底子啊!

乙:呵呵,您有什么底子?

甲:我会广播体操呀!(开跳)12345678,22345678……

乙:(阻拦)得了得了得了,别练了!这不适合您

甲:怎么不适合?

乙:这是女的

甲:噢,这是女的?

乙:没错!

甲:那……我改!改男的!

乙:改什么呀?

甲:……唉,对了,我改射击!

乙:嚯,改射击,你行吗?

甲:当然行啦!这我有底子呀!

乙:噢,这也有底子?

甲:那当然啊!

乙:有什么底子?

甲:早几年啊,我经常用橡皮筋弹蚊子!(作弹橡皮筋状)

乙:好嘛,看把他闲的!

甲:我练射击!

乙:射击跟弹蚊子是两码事!

甲:你那意思我练不了?

乙:练不了!

甲:那我再改呀!

乙:改什么呀?

甲:唉,对了,有个叫刘翔的,知道吗!

乙:知道啊,110米栏的冠军,平了世界记录,实现了中国男子在奥运田径上零的突破。

甲:我就练这个了!

乙:噢,人家练这个你也练这个?

甲:怎么了?这我有底子呀!

乙:噢,这也有底子?

甲:有啊!我一考不及格我爸就要打我,一打我就跑,他老人家还没有一次追得上的。(得意的)

乙:喔,逃命啊!

甲:怎么啦?要是老挨打我还不练这个了呢!

乙:那你练什么?

甲:我练拳击啊!

乙:为什么呀?

甲:抗击打能力强啊!

乙:去你的吧!(完)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kaki-阿柿

kaki-阿柿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