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原创的短篇小说,分享一下?

有什么原创的短篇小说,分享一下?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烟慢慢的燃着,烟灰一寸一寸的掉落,燃到尾根,烫到了拿烟的主人,他甩了甩手,将燃烧殆尽的烟头随手丢掉,继续着他刚刚做的事情,与其说做事,不如说发呆,他直直的望着墙壁已经很久了。眼神空洞孤寂。 暗黄色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拉的细长,让他看起来那么的孤单,就像他仿佛走过了半个世纪之久,即使他刚刚25岁。他的身旁放着几瓶散落的酒,已经无法冲外貌上判断出它的时间,只有被撕掉的标签痕迹在诉说着它的过去。 一口叹气,男人慢慢的站起身,低矮的屋顶显着他高大无比。推开床上肆意摆放的餐盒,轰然倒下,伴随着吱呀呀声音慢慢的睡去。 太阳还没有升起,手机的铃声疯狂的响起,男人无奈的将举起的手机又放下,关上铃声,拖着乏累的身体开始穿衣,洗漱,在镜子旁,用力的摆弄着自己的脸,弄出那个真诚的笑脸,出门而去。 他终于伸直了腰板,在广袤的天空下,也显的清淡无奇。他急冲冲的走着,即使并愿意。冲进地铁立即便淹没里面,掏出他讨厌的手机,放着那励志的歌曲。他多希望这班地铁没有停靠,就这么走下去,即使很拥挤但是至少他的心,很安逸。他来到了公司,听着仿佛他昨天听过的会议,脸上还是那个熟悉的笑容。开始了他的工作。 深夜,他慢慢回家,回来住的地方,比起这里其实他更喜欢外面的长椅,至少看的到每天的天气。打开抽屉,拿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一口,放在旁边,保持着昨天的动作,依然望着墙壁,眼神依然的枯寂。猛然起身,挣扎的洗了脸。冰凉的水使他的头脑清晰。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就像镜子里的自己在望着他。他恐惧了,他害怕了,他默默的祈祷,祈祷那个人,不是我!不是我! 他扭曲了表情,极力挣扎的,那个人不是我!那个不是我!他嘴里喊道,他想把脸上厚重的面具扯下来,撕开,掀开,但他就那个样子,没有什么,什么都没有。 慢慢的他累了,默默地看着,又狠狠地洗把脸,回到他发呆的墙前,坐下,拿起已经熄灭的烟,再次点燃,又拿起酒瓶,猛灌了几口。脑中犹如影片播放似的,开始了无聊的回忆。 过了许久,回到床上,他睡了。 太阳升起,还是那么的明亮,他走在人群,他的笑,还是那么的认真。
我有个小傻瓜,一天天问这问那的。我最喜欢她我在我怀里,笑嘻嘻的,什么也不用想,就静静地向她认为是我位置的地方看。一定是我的小傻瓜太可爱了,所以老天都看不惯,用一条小带子把她的眼睛遮住了,省的她到处惹桃花。对啊,我的小傻瓜看不见的。不过我不在意的,因为我知道,她的心里,一定能看见我,或者我的心。我愿意做她的眼睛,护好她,不许她受伤,虽然说是老掉牙的话,可是确实是真心实意的。不过小傻瓜自己好像挺介意的。她说她最讨厌瞎子了,认为她自己一生肯定是毁了。气死我了。我说,不需她这么说自己的坏话。她笑了,露出小虎牙和一对小梨涡,真好看。她总是抱怨自己为什么是个瞎子,为什么这世间所有的美好她都看不见。我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哄她,她就自己故作认真地思索一会,然后告诉我,肯定是她遇见我,耗尽了她一辈子的好运气,所以她就看不见了。嘿嘿,说的太对了。不过,我这辈子好运气好像比较多,要不然,能遇上小傻瓜,我怎么还好好的呢?有一天我看到小傻瓜在阳台上。她自言自语的说,说她这样不完整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说着,就静静地感受着阳光。我背过身去,再没有办法假装看不到她周身散发的孤寂,还有……绝望。我才明白,原来看见这个世界,对于小傻瓜来说,这么重要。小傻瓜是我的世界,所以我不需要眼睛去看别的东西了。那……我是不是可以把我的眼睛给小傻瓜?我联系了我所有可用的人脉,才找到了一位权威的眼科大夫,他说,只要把我的眼角膜给小傻瓜,她就能看见了。只是,失明的变成了我而已,而已而已。一想到小傻瓜能看见东西时那种雀跃的样子,我就忍不住要开心的要笑出来。我当然答应了。能让我的小傻瓜看到东西,就是把我的命叫出去,我也未必会不答应。我骗小傻瓜说,有眼角膜能给你换了。小傻瓜开心的恨不得昭告全世界。眉飞色舞的跟我说等她不瞎了,要去哪去哪,要干什么。所以,我就知道了,小傻瓜的幸福,是建立在眼睛恢复的前提下的。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我都没有一丝后悔,认为很快就能给小傻瓜幸福了。果然,她恢复了。你猜她说什么?她说她没想到我竟然是个瞎子,她最讨厌瞎子了。她要跟我分手,去追寻她的幸福。她不喜欢我吗?她……厌恶我了吗?我就……这么恶心吗?想哭出来,但不太可能了。好冷,冷到骨髓。悔吗? 不悔。自嘲的笑笑。默默感受这无边的黑暗。这也曾是她经受过的苦难吗?不过,这种痛彻心扉、想要死去的痛,好像她不曾有吧?还好还好,痛的是我。灵感来源于网络,文章为原创,侵权需付法律责任。
鹿无山南麓白兔族白清是兔族的大夫,长相清俊,白白净净,温温柔柔,有一双温柔的,几乎溢满星光的眸子。兔子白清是附近妖族唯一的大夫,不仅有工作还有房,一栋河边的小竹屋,是正儿八经的经济适用男。芳龄八百,化形已经五百年,人形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今天他出外诊,一只小兔幼崽发热了,正值寒梅吐蕊,大雪满山。回来的路上,捡到了一只白色狐狸幼崽。眼睛半眯着,大大的眼睛,湿漉漉的,自带眼线,娇憨可爱,眉毛部分零星地夹看黑毛,随时随地都能睡着的样子。被一团妖力保护着,妖力精纯,白蘅发现附近没有狐狸父母的痕迹,就把这只狐狸抱回了家。可是作为一只吃素的兔子,怎么养小狐狸是一个大难题。于是白清就把自己家的蜂蜜和羊奶拌匀了喂给小狐狸。小狐狸吃饱了之后就蜷在窝里睡着了,眯着的眼睛似月牙,白清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毛茸茸的触感,摸一辈子都不会厌烦。对的,看似高冷的白清,是一个绒毛控。练笔之作
烟慢慢的燃着,烟灰一寸一寸的掉落,燃到尾根,烫到了拿烟的主人,他甩了甩手,将燃烧殆尽的烟头随手丢掉,继续着他刚刚做的事情,与其说做事,不如说发呆,他直直的望着墙壁已经很久了。眼神空洞孤寂。 暗黄色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拉的细长,让他看起来那么的孤单,就像他仿佛走过了半个世纪之久,即使他刚刚25岁。他的身旁放着几瓶散落的酒,已经无法冲外貌上判断出它的时间,只有被撕掉的标签痕迹在诉说着它的过去。 一口叹气,男人慢慢的站起身,低矮的屋顶显着他高大无比。推开床上肆意摆放的餐盒,轰然倒下,伴随着吱呀呀声音慢慢的睡去。 太阳还没有升起,手机的铃声疯狂的响起,男人无奈的将举起的手机又放下,关上铃声,拖着乏累的身体开始穿衣,洗漱,在镜子旁,用力的摆弄着自己的脸,弄出那个真诚的笑脸,出门而去。 他终于伸直了腰板,在广袤的天空下,也显的清淡无奇。他急冲冲的走着,即使并愿意。冲进地铁立即便淹没里面,掏出他讨厌的手机,放着那励志的歌曲。他多希望这班地铁没有停靠,就这么走下去,即使很拥挤但是至少他的心,很安逸。他来到了公司,听着仿佛他昨天听过的会议,脸上还是那个熟悉的笑容。开始了他的工作。 深夜,他慢慢回家,回来住的地方,比起这里其实他更喜欢外面的长椅,至少看的到每天的天气。打开抽屉,拿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一口,放在旁边,保持着昨天的动作,依然望着墙壁,眼神依然的枯寂。猛然起身,挣扎的洗了脸。冰凉的水使他的头脑清晰。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就像镜子里的自己在望着他。他恐惧了,他害怕了,他默默的祈祷,祈祷那个人,不是我!不是我! 他扭曲了表情,极力挣扎的,那个人不是我!那个不是我!他嘴里喊道,他想把脸上厚重的面具扯下来,撕开,掀开,但他就那个样子,没有什么,什么都没有。 慢慢的他累了,默默地看着,又狠狠地洗把脸,回到他发呆的墙前,坐下,拿起已经熄灭的烟,再次点燃,又拿起酒瓶,猛灌了几口。脑中犹如影片播放似的,开始了无聊的回忆。 过了许久,回到床上,他睡了。 太阳升起,还是那么的明亮,他走在人群,他的笑,还是那么的认真。
鹿无山南麓白兔族白清是兔族的大夫,长相清俊,白白净净,温温柔柔,有一双温柔的,几乎溢满星光的眸子。兔子白清是附近妖族唯一的大夫,不仅有工作还有房,一栋河边的小竹屋,是正儿八经的经济适用男。芳龄八百,化形已经五百年,人形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今天他出外诊,一只小兔幼崽发热了,正值寒梅吐蕊,大雪满山。回来的路上,捡到了一只白色狐狸幼崽。眼睛半眯着,大大的眼睛,湿漉漉的,自带眼线,娇憨可爱,眉毛部分零星地夹看黑毛,随时随地都能睡着的样子。被一团妖力保护着,妖力精纯,白蘅发现附近没有狐狸父母的痕迹,就把这只狐狸抱回了家。可是作为一只吃素的兔子,怎么养小狐狸是一个大难题。于是白清就把自己家的蜂蜜和羊奶拌匀了喂给小狐狸。小狐狸吃饱了之后就蜷在窝里睡着了,眯着的眼睛似月牙,白清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毛茸茸的触感,摸一辈子都不会厌烦。对的,看似高冷的白清,是一个绒毛控。练笔之作
网上一大堆,原不原创就不知道了
网上一大堆,原不原创就不知道了
我有个小傻瓜,一天天问这问那的。我最喜欢她我在我怀里,笑嘻嘻的,什么也不用想,就静静地向她认为是我位置的地方看。一定是我的小傻瓜太可爱了,所以老天都看不惯,用一条小带子把她的眼睛遮住了,省的她到处惹桃花。对啊,我的小傻瓜看不见的。不过我不在意的,因为我知道,她的心里,一定能看见我,或者我的心。我愿意做她的眼睛,护好她,不许她受伤,虽然说是老掉牙的话,可是确实是真心实意的。不过小傻瓜自己好像挺介意的。她说她最讨厌瞎子了,认为她自己一生肯定是毁了。气死我了。我说,不需她这么说自己的坏话。她笑了,露出小虎牙和一对小梨涡,真好看。她总是抱怨自己为什么是个瞎子,为什么这世间所有的美好她都看不见。我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哄她,她就自己故作认真地思索一会,然后告诉我,肯定是她遇见我,耗尽了她一辈子的好运气,所以她就看不见了。嘿嘿,说的太对了。不过,我这辈子好运气好像比较多,要不然,能遇上小傻瓜,我怎么还好好的呢?有一天我看到小傻瓜在阳台上。她自言自语的说,说她这样不完整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说着,就静静地感受着阳光。我背过身去,再没有办法假装看不到她周身散发的孤寂,还有……绝望。我才明白,原来看见这个世界,对于小傻瓜来说,这么重要。小傻瓜是我的世界,所以我不需要眼睛去看别的东西了。那……我是不是可以把我的眼睛给小傻瓜?我联系了我所有可用的人脉,才找到了一位权威的眼科大夫,他说,只要把我的眼角膜给小傻瓜,她就能看见了。只是,失明的变成了我而已,而已而已。一想到小傻瓜能看见东西时那种雀跃的样子,我就忍不住要开心的要笑出来。我当然答应了。能让我的小傻瓜看到东西,就是把我的命叫出去,我也未必会不答应。我骗小傻瓜说,有眼角膜能给你换了。小傻瓜开心的恨不得昭告全世界。眉飞色舞的跟我说等她不瞎了,要去哪去哪,要干什么。所以,我就知道了,小傻瓜的幸福,是建立在眼睛恢复的前提下的。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我都没有一丝后悔,认为很快就能给小傻瓜幸福了。果然,她恢复了。你猜她说什么?她说她没想到我竟然是个瞎子,她最讨厌瞎子了。她要跟我分手,去追寻她的幸福。她不喜欢我吗?她……厌恶我了吗?我就……这么恶心吗?想哭出来,但不太可能了。好冷,冷到骨髓。悔吗? 不悔。自嘲的笑笑。默默感受这无边的黑暗。这也曾是她经受过的苦难吗?不过,这种痛彻心扉、想要死去的痛,好像她不曾有吧?还好还好,痛的是我。灵感来源于网络,文章为原创,侵权需付法律责任。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amanda-geng

amanda-geng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amanda-geng近期发表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