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以“你当真就那么绝情么”,写一篇短篇小说?

如何以“你当真就那么绝情么”,写一篇短篇小说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你可以拿这句话做题目,也可以放在开头或结尾。其次,我看适宜写成小小说甚至微小说。注意不要落入俗套,主题不要人云亦云,故事情节不要设计得太精巧,但一定要耐人寻味,有时代色彩和思辩。不喜欢一文一主题写法的,可表现现代人对生活的碎片化认知、多元价值取向,表现主体意识的幻灭,不过这需要下很大功夫而读者不一定买账。后现代无厘头蛮受欢迎的,不过注意用喜剧表现悲剧而不是笑过了就完甚至为搞笑而搞笑,像一些脱离生活的疯傻电视剧、疯傻相声一样就不好了。
是你把我变成曾经的,你也可以把我变回来,不是吗?勿忘初心,你当真就那么绝情么?这算什么,说好的我们……
是你把我变成曾经的,你也可以把我变回来,不是吗?勿忘初心,你当真就那么绝情么?这算什么,说好的我们……
你当真那么绝情么:一对刚举行婚礼的包轻夫妇从教堂乘车马????车回到家里;喂:瓦莉娅!丈夫说:抓住我的胡子:使劲揪;你要干吗????:你当真那么绝情么:不;不是绝情:那你想干吗:快点!我求你了:抓住!使劲撒:制客气:…得了:你这是何苦呢:瓦莉娅:我求你:命令你:要是你爱我:就抓往我的胡子揪;这是我的胡子揪吧????!说什么也不行这多疼啊!而我又是那么地爱你!爱你超过爱????自己生命:示行:我舍不得!可是我求你!新婚侧丈夫生气了:份听明白了吗:我要求你!而且…命令你:最后经过长时间的争执;大惑不解的妻子一小把手伸进丈夫的胡子里使出全身的劲揪了一下:丈夫连眉毛都没皱一下;你看:我可是一点也不痛i他说真的;不痛!好了:你等一等:现在该我来揪你的了:丈夫抓住妻子鬓角上几根头发:使劲揪起来:妻子大声尖叫!现在ll我亲爱的:丈夫总结说:你要知道:我比你????强????壮多倍;比你有耐心力:今后一旦你挥起拳头想打我;或者杨言挖出我的眼珠的时候!llhN必须记住这一点!总而言之一句话!妻子要惧怕丈夫!:
感谢《今日头条.悟空问答》地邀请!这个命题要求写的体裁是短篇小说,“你当真就这么绝情么?”这句话既可作为这篇小说的题目,也可作为小说的主题。因这句话题目太长,笔者打算另起题目,便以“你当真就这么绝情么”作为整篇短篇小说的主题吧。本小说的题目: 《 绝 情 》本小说正文: 从本世纪初期开始,因为每年的大学毕业生数量日益庞大,让政府再也无法应付他(她)们的分配工作了。因此,从那时候开始,作为“天之骄子”时代的大学生时代便宣告结束。大学生毕业后只能自己找工作或自主创业,政府再不包分配了,但一小部分幸运的毕业后参加公务员考试,仍挤身进入了公务员队伍。江枫和谢红,这对大学校园生死恋人,便是没有赶上以前的那班“天之骄子”的时代好列车。几年前大学毕业后便双双回到家乡西宛市一家私人陶瓷公司打工,这样一做就是三年。在这三年里,老实憨气的小伙子江枫,每天清早七点半钟都会骑着一辆电动轻便摩托车准时到达谢红的花园小区楼下,然后载着谢红一起到离家十公里外的陶瓷公司上班。下午六点半下班又把心爱的恋人谢红送回家。俩人一起吃饭,一起工作,一起上下班,工作虽辛苦,但感情好得如蜜里调油。工作之余,俩人世界里,又像是鱼缸里的两条金鲤鱼,在清澈透明的玻璃缸内清水里嘻戏打闹,快乐逍遥。江枫和谢红的日子,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又过了三年,俩人从大一就开始了恋爱,读了四年大本,热恋了四个年头,加上现在踏上社会的这三个年头,这对时代恋人,算起来已有七年之恋了哦!江枫为人实在,很会疼爱女人。他每月打工赚的工资三分之一留给父母亲,三分之一交给女友谢红,另外三分之一留给自己和谢红一起游玩或看电影的花销。江枫有个打算,俩人都老大不小都二十七了!他心里盘算着明年二十八岁就和谢红结婚组个家庭。谢红身材窈窕,面貌皎好,是家里的独生女,父亲在市税务局当个税务科长,母亲在电力局当出纳,家境比江枫相差不能以道里计。江枫的父亲也在另一家陶瓷厂打工,母亲在家没有工作收入,只在家里打理家务。江枫下面还有一个弟和一个妹,弟弟正在读大学,妹妹在读高中,家庭经济状态不算好。因此,谢红的父母亲一开始就反对他们的这个掌上明珠和江枫交往的,认为根本就是门不当户不对!太亏了!在这三年里,这对恋人参加过两次本市的公务员招录考试,但遗憾的是,两次都落空了!今年的第三年,西宛市税务局,也就是谢红她爸的单位要招录六名公务人员,俩人兴奋不已,报了名并埋头苦读三门公务员考试教材和课程。笔试成绩终于公布了:江枫笔试全市排名第二,谢红笔试成绩只排到了第八名。江枫大喜过望,紧紧地拥抱着谢红,兴奋地嚷着: “ 成功了!成功了!” “我若进了税务局工作,我们立马就结婚,谢红,你说好吗?”谢红轻轻轻地挣脱了江枫的双臂,淡淡地说:“还早着呢!笔试成绩只占总分的百分之六十,还有百分之四十面试分数呢!"说完便独自怏怏地回家了。笔试成绩公布的那天晚上,谢红家里就来了贵客,税务局长带着他的独生子公子哥儿张楚生登门拜访,张楚生和谢红亦是初中同学,俩人的家长又是同单位的干部,因此两个年轻人都很熟悉。张局长一进家门便看着谢红白哲皎好的面容,婀娜多姿的身材直夸谢科长的宝贝闺女,父子几乎异口同声地夸着: “ 秀外慧中,冰雪聪明,百里挑一呀!”张局长在客厅上坐了会儿,吃了一杯好茶之后,便示意谢科进去书房有要事商量,留下两个年轻人在客厅吃茶谈心……张局父子走后,精瘦的张科和肥白的谢红她妈不约而同的围坐到谢红的身边,神秘而兴奋地问他们的宝贝女儿:“怎么样?张局的这个宝贝儿子怎么样?” 谢红没加思索就如实地回答:“不错,还算个人才吧!”谢爸谢妈大喜过望,便把张局父子今晚的来意一五一十地说了。原来张局的宝贝儿子张楚生老早就看上了这个老同学谢红,这次税务局本单位招录六名公务员,谢红虽然笔试只考了第八名,但面试变数还是挺大的,张局刚才在书房对谢科长夫妻说:“只要谢红能嫁给楚生,他愿意自己花大钱和四处托人情帮谢红搞定面试这件事,保证笔试面试总分在第六名以内!就算是搞异地面试他亦有人脉人情的。” 谢爸谢妈当然大喜过望,不约而同的点点头,一口就答应这件通过交易协议的买卖婚姻。在张局长父子来访向那天晚上,到现在的这几天里,谢红的父母亲天天都对谢红进行洗脑和威迫利诱,软硬兼施!去陶瓷公司上班也不让她上了。在这三天中,只有江枫一人独自去上班了。憨厚老实而又不乏才华出众的江枫还不知究竟出什么事?更不知他即将面临着一场他感情上爱情上的灭顶之灾!打谢红手机也关机了,上门却又遭谢父母铁面拒绝。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不多久,江枫、谢红被通知到离家三百多里外的异地城市参加考公务员面试。面试路上车上,谢红总是神情淡淡的,,话也不多说一句。还蒙在鼓里的江枫丈二摸不着头。又过了不久,笔试面试总成绩面向社会公布了,谢红以笔试成绩优秀,总分成绩刚好排好排在第六名,进入本次公务员招录行列,公务员体检和其它一切工作程序都进展很快,谢红很快就去她爸的单位市税务局上班去了。而笔试第二名的江枫不知为何面试成绩竟会如此之差(他自己都认为这次面试答辨不错的)?面试排到了十二名,两个分数段相加,他的总分却进入了第七名,与本次税务局招录的六名公务员只有一步之遥,但现实是他再也与本次公务员招录考试无缘了!也许江枫一辈不知道也万万想不到,这次公务员招录考试是以牺牲他江枫作为代价,谢红才得以进入第六名的。一天,谢科长在家里对他的宝贝女儿谢红说: “你一定要找个时间跟姓江的面对面作个了断,以免那讨厌小子天天来糾缠你,以前拿过他的钱还给他,该补贴他的再补贴他一些,你老爸有的是钱!再说,你下个月不是要和楚生结婚了嘛,好日子都择好了,定在下个月月尾。哈哈!”又过了两天,谢红揣着一包钱约江枫在他破旧的老房子楼下的阴暗角落处见面。谢红在昏黄的灯光下看到了近来江枫变得苍白而憔悴的脸,这个曾经的七年之爱的心爱的爱郎真的瘦了很多!硬着心肠说:“枫,我们分手吧,我们……我爸妈死活都不肯让我们在一起的,我……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我们分手吧!”谢红又似乎加重了语气。江枫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只嘴里喃喃地说着同一句话:“你当真就这么绝情么?你当真就这么绝情么?……” (全篇完)。2017年7月21日撰.
感谢《今日头条.悟空问答》地邀请!这个命题要求写的体裁是短篇小说,“你当真就这么绝情么?”这句话既可作为这篇小说的题目,也可作为小说的主题。因这句话题目太长,笔者打算另起题目,便以“你当真就这么绝情么”作为整篇短篇小说的主题吧。本小说的题目: 《 绝 情 》本小说正文: 从本世纪初期开始,因为每年的大学毕业生数量日益庞大,让政府再也无法应付他(她)们的分配工作了。因此,从那时候开始,作为“天之骄子”时代的大学生时代便宣告结束。大学生毕业后只能自己找工作或自主创业,政府再不包分配了,但一小部分幸运的毕业后参加公务员考试,仍挤身进入了公务员队伍。江枫和谢红,这对大学校园生死恋人,便是没有赶上以前的那班“天之骄子”的时代好列车。几年前大学毕业后便双双回到家乡西宛市一家私人陶瓷公司打工,这样一做就是三年。在这三年里,老实憨气的小伙子江枫,每天清早七点半钟都会骑着一辆电动轻便摩托车准时到达谢红的花园小区楼下,然后载着谢红一起到离家十公里外的陶瓷公司上班。下午六点半下班又把心爱的恋人谢红送回家。俩人一起吃饭,一起工作,一起上下班,工作虽辛苦,但感情好得如蜜里调油。工作之余,俩人世界里,又像是鱼缸里的两条金鲤鱼,在清澈透明的玻璃缸内清水里嘻戏打闹,快乐逍遥。江枫和谢红的日子,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又过了三年,俩人从大一就开始了恋爱,读了四年大本,热恋了四个年头,加上现在踏上社会的这三个年头,这对时代恋人,算起来已有七年之恋了哦!江枫为人实在,很会疼爱女人。他每月打工赚的工资三分之一留给父母亲,三分之一交给女友谢红,另外三分之一留给自己和谢红一起游玩或看电影的花销。江枫有个打算,俩人都老大不小都二十七了!他心里盘算着明年二十八岁就和谢红结婚组个家庭。谢红身材窈窕,面貌皎好,是家里的独生女,父亲在市税务局当个税务科长,母亲在电力局当出纳,家境比江枫相差不能以道里计。江枫的父亲也在另一家陶瓷厂打工,母亲在家没有工作收入,只在家里打理家务。江枫下面还有一个弟和一个妹,弟弟正在读大学,妹妹在读高中,家庭经济状态不算好。因此,谢红的父母亲一开始就反对他们的这个掌上明珠和江枫交往的,认为根本就是门不当户不对!太亏了!在这三年里,这对恋人参加过两次本市的公务员招录考试,但遗憾的是,两次都落空了!今年的第三年,西宛市税务局,也就是谢红她爸的单位要招录六名公务人员,俩人兴奋不已,报了名并埋头苦读三门公务员考试教材和课程。笔试成绩终于公布了:江枫笔试全市排名第二,谢红笔试成绩只排到了第八名。江枫大喜过望,紧紧地拥抱着谢红,兴奋地嚷着: “ 成功了!成功了!” “我若进了税务局工作,我们立马就结婚,谢红,你说好吗?”谢红轻轻轻地挣脱了江枫的双臂,淡淡地说:“还早着呢!笔试成绩只占总分的百分之六十,还有百分之四十面试分数呢!"说完便独自怏怏地回家了。笔试成绩公布的那天晚上,谢红家里就来了贵客,税务局长带着他的独生子公子哥儿张楚生登门拜访,张楚生和谢红亦是初中同学,俩人的家长又是同单位的干部,因此两个年轻人都很熟悉。张局长一进家门便看着谢红白哲皎好的面容,婀娜多姿的身材直夸谢科长的宝贝闺女,父子几乎异口同声地夸着: “ 秀外慧中,冰雪聪明,百里挑一呀!”张局长在客厅上坐了会儿,吃了一杯好茶之后,便示意谢科进去书房有要事商量,留下两个年轻人在客厅吃茶谈心……张局父子走后,精瘦的张科和肥白的谢红她妈不约而同的围坐到谢红的身边,神秘而兴奋地问他们的宝贝女儿:“怎么样?张局的这个宝贝儿子怎么样?” 谢红没加思索就如实地回答:“不错,还算个人才吧!”谢爸谢妈大喜过望,便把张局父子今晚的来意一五一十地说了。原来张局的宝贝儿子张楚生老早就看上了这个老同学谢红,这次税务局本单位招录六名公务员,谢红虽然笔试只考了第八名,但面试变数还是挺大的,张局刚才在书房对谢科长夫妻说:“只要谢红能嫁给楚生,他愿意自己花大钱和四处托人情帮谢红搞定面试这件事,保证笔试面试总分在第六名以内!就算是搞异地面试他亦有人脉人情的。” 谢爸谢妈当然大喜过望,不约而同的点点头,一口就答应这件通过交易协议的买卖婚姻。在张局长父子来访向那天晚上,到现在的这几天里,谢红的父母亲天天都对谢红进行洗脑和威迫利诱,软硬兼施!去陶瓷公司上班也不让她上了。在这三天中,只有江枫一人独自去上班了。憨厚老实而又不乏才华出众的江枫还不知究竟出什么事?更不知他即将面临着一场他感情上爱情上的灭顶之灾!打谢红手机也关机了,上门却又遭谢父母铁面拒绝。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不多久,江枫、谢红被通知到离家三百多里外的异地城市参加考公务员面试。面试路上车上,谢红总是神情淡淡的,,话也不多说一句。还蒙在鼓里的江枫丈二摸不着头。又过了不久,笔试面试总成绩面向社会公布了,谢红以笔试成绩优秀,总分成绩刚好排好排在第六名,进入本次公务员招录行列,公务员体检和其它一切工作程序都进展很快,谢红很快就去她爸的单位市税务局上班去了。而笔试第二名的江枫不知为何面试成绩竟会如此之差(他自己都认为这次面试答辨不错的)?面试排到了十二名,两个分数段相加,他的总分却进入了第七名,与本次税务局招录的六名公务员只有一步之遥,但现实是他再也与本次公务员招录考试无缘了!也许江枫一辈不知道也万万想不到,这次公务员招录考试是以牺牲他江枫作为代价,谢红才得以进入第六名的。一天,谢科长在家里对他的宝贝女儿谢红说: “你一定要找个时间跟姓江的面对面作个了断,以免那讨厌小子天天来糾缠你,以前拿过他的钱还给他,该补贴他的再补贴他一些,你老爸有的是钱!再说,你下个月不是要和楚生结婚了嘛,好日子都择好了,定在下个月月尾。哈哈!”又过了两天,谢红揣着一包钱约江枫在他破旧的老房子楼下的阴暗角落处见面。谢红在昏黄的灯光下看到了近来江枫变得苍白而憔悴的脸,这个曾经的七年之爱的心爱的爱郎真的瘦了很多!硬着心肠说:“枫,我们分手吧,我们……我爸妈死活都不肯让我们在一起的,我……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我们分手吧!”谢红又似乎加重了语气。江枫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只嘴里喃喃地说着同一句话:“你当真就这么绝情么?你当真就这么绝情么?……” (全篇完)。2017年7月21日撰.
你当真那么绝情么:一对刚举行婚礼的包轻夫妇从教堂乘车马????车回到家里;喂:瓦莉娅!丈夫说:抓住我的胡子:使劲揪;你要干吗????:你当真那么绝情么:不;不是绝情:那你想干吗:快点!我求你了:抓住!使劲撒:制客气:…得了:你这是何苦呢:瓦莉娅:我求你:命令你:要是你爱我:就抓往我的胡子揪;这是我的胡子揪吧????!说什么也不行这多疼啊!而我又是那么地爱你!爱你超过爱????自己生命:示行:我舍不得!可是我求你!新婚侧丈夫生气了:份听明白了吗:我要求你!而且…命令你:最后经过长时间的争执;大惑不解的妻子一小把手伸进丈夫的胡子里使出全身的劲揪了一下:丈夫连眉毛都没皱一下;你看:我可是一点也不痛i他说真的;不痛!好了:你等一等:现在该我来揪你的了:丈夫抓住妻子鬓角上几根头发:使劲揪起来:妻子大声尖叫!现在ll我亲爱的:丈夫总结说:你要知道:我比你????强????壮多倍;比你有耐心力:今后一旦你挥起拳头想打我;或者杨言挖出我的眼珠的时候!llhN必须记住这一点!总而言之一句话!妻子要惧怕丈夫!:
“你当真就那么绝情么?”寒冷的洞窟之中传出了一阵阵的悲鸣之声,一身战甲的将军正呆立在遍地的尸体之中,他的嘴唇嗫嚅着,布满了血丝的双目之中是浓重的怨恨。“岳千,这可不是绝情,这,叫谋略!”一身布衣的少年一边拨弄着遍地的尸体,一边斜着眼睛凝视着岳千说道。岳千颤抖着身体,他是多想把眼前这个少年斩杀,可是他那布满伤痕的垂危之身却连站立都显得那么困难。“将军,你恨我是必然,可你想过么?陛下亲征三次都未果的战役,你岳千,不伤一兵一卒的就胜了?”少年冷冷的一笑,回手就对着身旁还残留着几声呼吸的兵士补了两刀。“此战,若无伤亡,天子必然怒,到时候,死的可就不是这么点人了!”少年在地上捡起了一柄铡刀,他咬着牙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左臂砍去,刀落,鲜血洒了少年一脸。“阡陌,你疯了?!”岳千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装若疯狂的少年,他实在是搞不明白这个少年的身体里究竟藏着怎样的野兽。鲜血混合这阡陌的冷汗从他的下巴处滴落,阡陌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苍白的脸上却带着一丝莫名的微笑。“岳千,你是兵神,而我,是天子身边的影子!你胜此战不可能毫发无损,而我杀你也同样不能毫发无损,懂么?”阡陌冷笑着,他撕扯下了一段袖袍紧紧的缠绕在了自己的伤口之上。岳千只是呆呆的看着阡陌,这一瞬间他竟然有些不知道究竟该怎样言语,战场之中的杀戮他见识的太多了,可是这种因为帝王之心而起的杀戮,他却是闻所未闻。“这些,这些都是替陛下征战沙场的战士啊!怎能,怎能这般绝情……”岳千那风尘仆仆的脸上竟然留下了两行清泪,他这般铁血的男儿终究还是在帝王心术面前落下了泪水。“你自行解决吧,朝堂不适合你,在这里,与你的将士们埋骨,你也可落个一世英名!”阡陌将手中的短刃扔在了岳千的脚下。“那你又如何?”岳千呆立着,双目无神的盯着地上的短刃。“我回去做我的影子……”阡陌轻叹了一口气,稚嫩的脸上是于年龄不符的沧桑。
“你当真就那么绝情么,我与你青梅竹马十余载,都抵不过那个贱女人吗?”少女眼中满是绝望,她用最后一点力气看向他,希望他能可怜可怜她,哪怕是违心的,也好。可是他没有,他只是冰冷冷的,从前他不是这样的,他变了?还是她变了?亦或是他们都变了。“你住口,青儿才不是什么贱女人,我从小到大都只把你当妹妹看待,你别自作多情了”少年轻轻一甩,便甩开了她的手,她是那么脆弱无力,可他却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抛弃了她,还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是她做的不够好吗?她在心里问过自己成百上千遍,还是他变心了?或者,他从来没有爱过她,就像他说的,只是她自作多情“那好,你今天就做出个决断,你是要我还是要那个贱女人”说着,少女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她把他当作自己的生命,他眼里却从来没有过她,这是什么滋味儿,谁都感觉不到“来人,把贵妃娘娘带下去休息”他快速的夺下了她拿着的刀,手掌上的一道血痕显而易见,她惊慌失措,他却镇定自若,只是淡淡地吩咐了一句,或许只是他不想作出选择而已吧……感谢邀请蛤戏渣见谅
“你当真就那么绝情么,我与你青梅竹马十余载,都抵不过那个贱女人吗?”少女眼中满是绝望,她用最后一点力气看向他,希望他能可怜可怜她,哪怕是违心的,也好。可是他没有,他只是冰冷冷的,从前他不是这样的,他变了?还是她变了?亦或是他们都变了。“你住口,青儿才不是什么贱女人,我从小到大都只把你当妹妹看待,你别自作多情了”少年轻轻一甩,便甩开了她的手,她是那么脆弱无力,可他却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抛弃了她,还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是她做的不够好吗?她在心里问过自己成百上千遍,还是他变心了?或者,他从来没有爱过她,就像他说的,只是她自作多情“那好,你今天就做出个决断,你是要我还是要那个贱女人”说着,少女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她把他当作自己的生命,他眼里却从来没有过她,这是什么滋味儿,谁都感觉不到“来人,把贵妃娘娘带下去休息”他快速的夺下了她拿着的刀,手掌上的一道血痕显而易见,她惊慌失措,他却镇定自若,只是淡淡地吩咐了一句,或许只是他不想作出选择而已吧……感谢邀请蛤戏渣见谅
“你当真就那么绝情么?”寒冷的洞窟之中传出了一阵阵的悲鸣之声,一身战甲的将军正呆立在遍地的尸体之中,他的嘴唇嗫嚅着,布满了血丝的双目之中是浓重的怨恨。“岳千,这可不是绝情,这,叫谋略!”一身布衣的少年一边拨弄着遍地的尸体,一边斜着眼睛凝视着岳千说道。岳千颤抖着身体,他是多想把眼前这个少年斩杀,可是他那布满伤痕的垂危之身却连站立都显得那么困难。“将军,你恨我是必然,可你想过么?陛下亲征三次都未果的战役,你岳千,不伤一兵一卒的就胜了?”少年冷冷的一笑,回手就对着身旁还残留着几声呼吸的兵士补了两刀。“此战,若无伤亡,天子必然怒,到时候,死的可就不是这么点人了!”少年在地上捡起了一柄铡刀,他咬着牙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左臂砍去,刀落,鲜血洒了少年一脸。“阡陌,你疯了?!”岳千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装若疯狂的少年,他实在是搞不明白这个少年的身体里究竟藏着怎样的野兽。鲜血混合这阡陌的冷汗从他的下巴处滴落,阡陌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苍白的脸上却带着一丝莫名的微笑。“岳千,你是兵神,而我,是天子身边的影子!你胜此战不可能毫发无损,而我杀你也同样不能毫发无损,懂么?”阡陌冷笑着,他撕扯下了一段袖袍紧紧的缠绕在了自己的伤口之上。岳千只是呆呆的看着阡陌,这一瞬间他竟然有些不知道究竟该怎样言语,战场之中的杀戮他见识的太多了,可是这种因为帝王之心而起的杀戮,他却是闻所未闻。“这些,这些都是替陛下征战沙场的战士啊!怎能,怎能这般绝情……”岳千那风尘仆仆的脸上竟然留下了两行清泪,他这般铁血的男儿终究还是在帝王心术面前落下了泪水。“你自行解决吧,朝堂不适合你,在这里,与你的将士们埋骨,你也可落个一世英名!”阡陌将手中的短刃扔在了岳千的脚下。“那你又如何?”岳千呆立着,双目无神的盯着地上的短刃。“我回去做我的影子……”阡陌轻叹了一口气,稚嫩的脸上是于年龄不符的沧桑。
你可以拿这句话做题目,也可以放在开头或结尾。其次,我看适宜写成小小说甚至微小说。注意不要落入俗套,主题不要人云亦云,故事情节不要设计得太精巧,但一定要耐人寻味,有时代色彩和思辩。不喜欢一文一主题写法的,可表现现代人对生活的碎片化认知、多元价值取向,表现主体意识的幻灭,不过这需要下很大功夫而读者不一定买账。后现代无厘头蛮受欢迎的,不过注意用喜剧表现悲剧而不是笑过了就完甚至为搞笑而搞笑,像一些脱离生活的疯傻电视剧、疯傻相声一样就不好了。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普洱茶之味

普洱茶之味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