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累了”写一篇短篇小说?

以“我累了”写一篇短篇小说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对不起,我累了……”“你以为我不累吗?……”“那就让我们彼此冷静一下吧……”又一次激烈的争吵。在这一次争吵过后,林星文和欧辰也俩人都选择了平静。于是,林星文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欧辰也回到书房,打开自己的工作电脑……虽然到处还摆放着见证他们爱情的物品,虽然房间的装饰是当初俩人一起完成的,但是在这座两人共同生活的房子里,却再也感受不到当初的温馨和甜蜜。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争吵了,四年的感情,从最初的完美无瑕,到现在的处处裂痕。林星文和欧辰也是同一所大学的校友,欧辰也比林星文大一届。两个人在学校的一次活动中相识,后来各种机缘巧合,两人经常碰面。这一来二去,他们都互相欣赏对方,爱慕对方,但是一开始,俩人都没有向对方表白。直到有一天,欧辰也策划了一场轰轰烈烈地表白:热烈的玫瑰花瓣铺满女生宿舍门前的小路,闪耀的烛光围成大大的心型,一个高大帅气的学长单膝跪地,手捧鲜花,千万声呼唤他的女神——林星文。林星文被打动了,在全楼女生的尖叫声中,接受了欧辰也的表白。“星文,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一定会让你最最最幸福!”欧辰也拥抱着林星文,在她耳畔许下承诺。“只要和你在一起,就是幸福。”林星文如是说。欧辰也比林星文早一年毕业。欧辰也毕业后,选择了和好友一起创业。创业之路非常艰辛,欧辰也不得不自己一个人24小时连轴转,不得不面对各种问题和困难。但是即使再忙再累,只要他能挤出时间,他一定会陪着林星文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因为他说过不会让她受委屈。后来,由于涉世未深,欧辰也被人给骗了,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创业失败,血本无归。那段时间,欧辰也真是挫败极了,颓废极了。是林星文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安慰他,激励他,照顾他。甚至林星文在大四学期身兼数职,拼命赚钱,帮助欧辰也还债。在林星文的激励下,欧辰也重新振作,决定东山再起。于是他重新联系同学,联系贷款,重新开始。终于,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欧辰也的公司渐渐有了起色。但是,随着事业的强大,欧辰也面对的工作越来越多,他的时间越来越紧,奔波越来越忙碌,诱惑也越来越多。后来,他很少再能陪伴林星文了。不能陪她看电影,不能陪她吃饭,不能在她生病时陪她。渐渐地,欧辰也不知道最近林星文在忙什么,不知道她最近喜欢什么,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生病去医院了……“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拼命地赚钱帮助你,在你最忙碌的时候,我一个人看电影、去医院,在你最秃废的时候,我一个人故作坚强……这么多年来,我都是一个人,我懂事,我听话,我努力做个贤惠的女朋友……现在,我太累了……我们,分手吧……”当欧辰也发现这样一张纸条时,林星文已经收拾好行李,离开了原来承载着她最美好青春记忆的家。“对不起,我原本以为我挣钱养家是最辛苦的,却忘了这多年来你一个人承担这么多,才是最心累的……星文,对不起……”纸条上的字,在泪水的氤氲中,一点点变得模糊……时间,改变了你我,祝你幸福。这篇写得太差了……以后还是写古风吧……
“对不起,我累了……”“你以为我不累吗?……”“那就让我们彼此冷静一下吧……”又一次激烈的争吵。在这一次争吵过后,林星文和欧辰也俩人都选择了平静。于是,林星文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欧辰也回到书房,打开自己的工作电脑……虽然到处还摆放着见证他们爱情的物品,虽然房间的装饰是当初俩人一起完成的,但是在这座两人共同生活的房子里,却再也感受不到当初的温馨和甜蜜。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争吵了,四年的感情,从最初的完美无瑕,到现在的处处裂痕。林星文和欧辰也是同一所大学的校友,欧辰也比林星文大一届。两个人在学校的一次活动中相识,后来各种机缘巧合,两人经常碰面。这一来二去,他们都互相欣赏对方,爱慕对方,但是一开始,俩人都没有向对方表白。直到有一天,欧辰也策划了一场轰轰烈烈地表白:热烈的玫瑰花瓣铺满女生宿舍门前的小路,闪耀的烛光围成大大的心型,一个高大帅气的学长单膝跪地,手捧鲜花,千万声呼唤他的女神——林星文。林星文被打动了,在全楼女生的尖叫声中,接受了欧辰也的表白。“星文,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一定会让你最最最幸福!”欧辰也拥抱着林星文,在她耳畔许下承诺。“只要和你在一起,就是幸福。”林星文如是说。欧辰也比林星文早一年毕业。欧辰也毕业后,选择了和好友一起创业。创业之路非常艰辛,欧辰也不得不自己一个人24小时连轴转,不得不面对各种问题和困难。但是即使再忙再累,只要他能挤出时间,他一定会陪着林星文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因为他说过不会让她受委屈。后来,由于涉世未深,欧辰也被人给骗了,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创业失败,血本无归。那段时间,欧辰也真是挫败极了,颓废极了。是林星文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安慰他,激励他,照顾他。甚至林星文在大四学期身兼数职,拼命赚钱,帮助欧辰也还债。在林星文的激励下,欧辰也重新振作,决定东山再起。于是他重新联系同学,联系贷款,重新开始。终于,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欧辰也的公司渐渐有了起色。但是,随着事业的强大,欧辰也面对的工作越来越多,他的时间越来越紧,奔波越来越忙碌,诱惑也越来越多。后来,他很少再能陪伴林星文了。不能陪她看电影,不能陪她吃饭,不能在她生病时陪她。渐渐地,欧辰也不知道最近林星文在忙什么,不知道她最近喜欢什么,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生病去医院了……“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拼命地赚钱帮助你,在你最忙碌的时候,我一个人看电影、去医院,在你最秃废的时候,我一个人故作坚强……这么多年来,我都是一个人,我懂事,我听话,我努力做个贤惠的女朋友……现在,我太累了……我们,分手吧……”当欧辰也发现这样一张纸条时,林星文已经收拾好行李,离开了原来承载着她最美好青春记忆的家。“对不起,我原本以为我挣钱养家是最辛苦的,却忘了这多年来你一个人承担这么多,才是最心累的……星文,对不起……”纸条上的字,在泪水的氤氲中,一点点变得模糊……时间,改变了你我,祝你幸福。这篇写得太差了……以后还是写古风吧……
她是乱世中人人敬畏的女皇帝,他是金戈铁马为她奋战沙场的大将军。人人都道她手段狠厉,心如蛇蝎。人人都道他英勇善战,绝世英雄。可没人知道,他终身未娶,只为守护她的江山。他生于没落贵族,自小聪慧过人,却不愿读书,只当一只狂蜂浪蝶,总爱在万花丛中流连。直到那年的一场大雪,将整座都城都包裹成白色,他遇见了她。那时候的她,还是个不懂世事的天真公主,善良到对冻僵的麻雀都要施救。麻雀救活了,可皇城的血却洒满了整个都城,将洁白的雪浸染成刺眼的红色。她成了亡国公主。他拼命救出了她,谁知,她却哭着,祈求他能够把她送回那座满是亲族鲜血的皇城。她哭红了双眼,眼神却是格外坚定——她想报仇!她想活!活得比那些人更久!于是,她成了他的妹妹,秀女,嫔,妃,最后成了皇帝专宠的贵妃。他也浴血沙场,屡建奇功,最后终于爬到了大将军的位置。那场初雪,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他带着前朝旧部杀进皇城,她手持利剑亲手斩杀了卧在自己枕边的仇人。光复前朝,他助她圆了这个梦,也推她坐上了龙椅。她又一次说,他该娶妻了。他又一次说,还早。她看着他花白的头发,才发现他们真的都老了。她亲手缝了一件玄色的狐裘,想要在来年开春他生辰时赠与他。那年的冬天,格外严寒,即便是屋子里烧着暖炉,她的手指还是生了疮,又痒又疼。可她只要一想到,他披着这狐裘的样子,心中便格外欣喜。外面下起了雪,她探头往外瞧时,內侍神情慌张地跑来进来——护国大将军薨了。她转头看向窗外,窗外的雪里,似乎站着一对年轻男女。年轻女子手里捧着一只冻僵的麻雀,使劲呵着气,想要带给小家伙一点温暖,年轻男子低着头,面带微笑地看着女子,而后拉着她往远处跑去……“你可还好?”他的墓边,本没有树。眼前这棵一夜之间长出来的蜿蜒树木,却仿佛在这里扎根了几十年。她伸出苍老的手抚摸着那粗糙的树皮:“你可是来接我的?”树叶扑簌簌落下,仿佛在回应她。“我累了。”“你护了我一世周全,这次到我守护你了。”……许久以后,一个天真的孩童路过这里。“母亲,你看!”他遥遥指着,“那棵树好奇怪啊!怎么像两棵树缠在一起!”温柔的母亲轻轻一笑:“那叫连理树……”
“我累了……”低垂着眼睑的少年,口中发出了如同垂暮老者一般的沧桑语气,那沙哑的嗓音让人闻之不免升起一丝心痛。“汝,何累之有?!”威严的声音陡然在少年的耳畔响起,那声音宛如惊雷一般的炸响,惊的少年慌忙爬坐起身,脸上的那份落寞也同样被他很好的掩饰了起来。“父王来此,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孩儿也好准备一番,我这洞窟之中着实阴冷了一些,孩儿这就命人多添几盏炉火!”少年以头触地,恭敬的语气之中却隐藏着一丝怨气。中年人没有理会这个少年的怨气,他轻轻的拍打着身上的狐裘,那黝黑发亮的毛绒之中还夹杂着些许晶莹的冰霜,一股白色的雾气从中年人的嘴中喷出,转瞬之间便被寒流所吹散。“倒还真是有点冷!”中年人一边说着,一边却是将身上那厚重的狐裘褪下,只露出了里面的那件绸面金丝的单衣,刺骨的冷意让他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可他却依旧不发一言的盯着这个少年。沉默的气氛让两人之间升起了一股微弱的火药味,少年终于有些忍不住的抬起了头,入眼之处却是那张已经被冻的有些发青的苍老脸庞。“父王,您这是何意?”少年赶忙拾起了地上的狐裘,想要披在父王的身上,可是那双冰冷的手掌却一下子推开了他的双臂。“孤只是想感受一下汝之苦而已!这般受来,不过如此!”中年人扶着少年的肩膀强作镇定的说道,两滴浑浊的泪水却是从他那泛红的眸中滴落。他的惩罚是不是有些太沉重了?不管怎样,这个十五岁的少年毕竟是他的孩子啊!中年人这般想着,那双有些僵硬的双手哆哆嗦嗦的想要去抚摸少年的额头,可却被眼前这个至亲之人侧头躲过,眼神微瞥之间,一抹带着倔强和恨意的眼神瞬间便将这个王的内心击溃。“王之躯,天命也!岂会畏惧这点风霜?”少年轻笑着,手中的狐裘也不以为然的抛落在地,他黝黑的瞳孔直视着面前的帝王,那眸子深处却蕴含着一股大不敬的戏谑。“这般说来,汝岂非也是天命?”中年人收回了手臂,凝视着眼前这粗布麻衣的少年,那双杀伐决断的眼睛之中透露着比这凛冬寒风还要冰冷的杀意,没有人可以拒绝帝王的诚意,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儿子!被着尖锐的杀意所针对,少年却是没有半分的退缩,他挺直了自己的胸膛,直面着帝王的怒颜。“儿臣的天命,早就在两年之前便被父王所剥夺!如今在此镇守这极寒之地,也算是父王所赐之天命了!”少年的嘴角微微上挑,在这北地之处,他亦是王!“你知孤今日来是所谓何么?”中年人身上的杀意缓缓收敛,语气之中更是多了几分安抚,北地的两年磨砺让他的这个儿子身上多出了许多的血性,但同时,也让他这个曾经爱笑的儿子变得冷冽了许多。“不知!”少年似乎不愿多说一字,又或许,他已经猜到了眼前之人的来意,只不过,他更想听这个人亲口说出罢了。“随孤回家如何?”中年人的语气在这一刻终于是彻底的软化了下来,“你不是说累了么?既然累了,那就回家休息!”
“我累了……”低垂着眼睑的少年,口中发出了如同垂暮老者一般的沧桑语气,那沙哑的嗓音让人闻之不免升起一丝心痛。“汝,何累之有?!”威严的声音陡然在少年的耳畔响起,那声音宛如惊雷一般的炸响,惊的少年慌忙爬坐起身,脸上的那份落寞也同样被他很好的掩饰了起来。“父王来此,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孩儿也好准备一番,我这洞窟之中着实阴冷了一些,孩儿这就命人多添几盏炉火!”少年以头触地,恭敬的语气之中却隐藏着一丝怨气。中年人没有理会这个少年的怨气,他轻轻的拍打着身上的狐裘,那黝黑发亮的毛绒之中还夹杂着些许晶莹的冰霜,一股白色的雾气从中年人的嘴中喷出,转瞬之间便被寒流所吹散。“倒还真是有点冷!”中年人一边说着,一边却是将身上那厚重的狐裘褪下,只露出了里面的那件绸面金丝的单衣,刺骨的冷意让他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可他却依旧不发一言的盯着这个少年。沉默的气氛让两人之间升起了一股微弱的火药味,少年终于有些忍不住的抬起了头,入眼之处却是那张已经被冻的有些发青的苍老脸庞。“父王,您这是何意?”少年赶忙拾起了地上的狐裘,想要披在父王的身上,可是那双冰冷的手掌却一下子推开了他的双臂。“孤只是想感受一下汝之苦而已!这般受来,不过如此!”中年人扶着少年的肩膀强作镇定的说道,两滴浑浊的泪水却是从他那泛红的眸中滴落。他的惩罚是不是有些太沉重了?不管怎样,这个十五岁的少年毕竟是他的孩子啊!中年人这般想着,那双有些僵硬的双手哆哆嗦嗦的想要去抚摸少年的额头,可却被眼前这个至亲之人侧头躲过,眼神微瞥之间,一抹带着倔强和恨意的眼神瞬间便将这个王的内心击溃。“王之躯,天命也!岂会畏惧这点风霜?”少年轻笑着,手中的狐裘也不以为然的抛落在地,他黝黑的瞳孔直视着面前的帝王,那眸子深处却蕴含着一股大不敬的戏谑。“这般说来,汝岂非也是天命?”中年人收回了手臂,凝视着眼前这粗布麻衣的少年,那双杀伐决断的眼睛之中透露着比这凛冬寒风还要冰冷的杀意,没有人可以拒绝帝王的诚意,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儿子!被着尖锐的杀意所针对,少年却是没有半分的退缩,他挺直了自己的胸膛,直面着帝王的怒颜。“儿臣的天命,早就在两年之前便被父王所剥夺!如今在此镇守这极寒之地,也算是父王所赐之天命了!”少年的嘴角微微上挑,在这北地之处,他亦是王!“你知孤今日来是所谓何么?”中年人身上的杀意缓缓收敛,语气之中更是多了几分安抚,北地的两年磨砺让他的这个儿子身上多出了许多的血性,但同时,也让他这个曾经爱笑的儿子变得冷冽了许多。“不知!”少年似乎不愿多说一字,又或许,他已经猜到了眼前之人的来意,只不过,他更想听这个人亲口说出罢了。“随孤回家如何?”中年人的语气在这一刻终于是彻底的软化了下来,“你不是说累了么?既然累了,那就回家休息!”
她是乱世中人人敬畏的女皇帝,他是金戈铁马为她奋战沙场的大将军。人人都道她手段狠厉,心如蛇蝎。人人都道他英勇善战,绝世英雄。可没人知道,他终身未娶,只为守护她的江山。他生于没落贵族,自小聪慧过人,却不愿读书,只当一只狂蜂浪蝶,总爱在万花丛中流连。直到那年的一场大雪,将整座都城都包裹成白色,他遇见了她。那时候的她,还是个不懂世事的天真公主,善良到对冻僵的麻雀都要施救。麻雀救活了,可皇城的血却洒满了整个都城,将洁白的雪浸染成刺眼的红色。她成了亡国公主。他拼命救出了她,谁知,她却哭着,祈求他能够把她送回那座满是亲族鲜血的皇城。她哭红了双眼,眼神却是格外坚定——她想报仇!她想活!活得比那些人更久!于是,她成了他的妹妹,秀女,嫔,妃,最后成了皇帝专宠的贵妃。他也浴血沙场,屡建奇功,最后终于爬到了大将军的位置。那场初雪,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他带着前朝旧部杀进皇城,她手持利剑亲手斩杀了卧在自己枕边的仇人。光复前朝,他助她圆了这个梦,也推她坐上了龙椅。她又一次说,他该娶妻了。他又一次说,还早。她看着他花白的头发,才发现他们真的都老了。她亲手缝了一件玄色的狐裘,想要在来年开春他生辰时赠与他。那年的冬天,格外严寒,即便是屋子里烧着暖炉,她的手指还是生了疮,又痒又疼。可她只要一想到,他披着这狐裘的样子,心中便格外欣喜。外面下起了雪,她探头往外瞧时,內侍神情慌张地跑来进来——护国大将军薨了。她转头看向窗外,窗外的雪里,似乎站着一对年轻男女。年轻女子手里捧着一只冻僵的麻雀,使劲呵着气,想要带给小家伙一点温暖,年轻男子低着头,面带微笑地看着女子,而后拉着她往远处跑去……“你可还好?”他的墓边,本没有树。眼前这棵一夜之间长出来的蜿蜒树木,却仿佛在这里扎根了几十年。她伸出苍老的手抚摸着那粗糙的树皮:“你可是来接我的?”树叶扑簌簌落下,仿佛在回应她。“我累了。”“你护了我一世周全,这次到我守护你了。”……许久以后,一个天真的孩童路过这里。“母亲,你看!”他遥遥指着,“那棵树好奇怪啊!怎么像两棵树缠在一起!”温柔的母亲轻轻一笑:“那叫连理树……”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orange1115

orange1115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