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如今,我已一无所有”来写一篇短篇小说?

用如今,我已一无所有开头写一个短篇小说。虐一点的!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如今,我已一无所有。”男人低下头,语气里掩藏不住的失落。“你是不是男人!”女子厉声道。“我……”男人感到绝望了。“有我在我什么我,你怎么能说你一无所有呢?”女子爱惜地摸了摸男人的头发。男人一阵感动,深情地看着女人,眼泪即将夺眶而出。突然,男人的眼睛????瞪大,直勾勾地老向女人。女人笑的春风得意,嘴角挂着一抹坏笑。“你还有个屌用啊,傻瓜。快去洗个澡,然后关注过气学长的头条号,他会告诉你如何走出困境????”男人说好好好。(完)
“如今,我已一无所有。”她独自坐在床前,“他的心,从一开始就不是我的。”是啊,一个帝王怎会轻易将心交出去呢?现在,坐在床边的是当今圣上的妃子---离妃娘娘。“一夏,给本宫端一盆热水。”她回想今日发生的一切,她的他,不对,陛下所做的,是让那个也曾是个满怀期待的姑娘的她,死心了。曾经以为,他是她黑暗生活中唯一的一束光,现在想来,不过是做了个恶心的梦罢了。那年,满宫上下开满了桃花,“阿宁,过来,来吧,我给你看一个东西。”她真的过去了,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她的心交出去了,再也拿不回来了。“别了,我曾经的阿炳,别了,满怀期待的姑娘,阿宁。”血是流出来的,腕间的血,将热水染成红色的水,是血水。原来,当初的灭族,他也有一份,他的心呢,他怎么可以?青丝泻下,美极了,但她的脸却是苍白无色的。“娘娘,该起来,今日...”一夏见眼前之状,哭急道,“娘娘,娘娘?快来人,快啊!”对啊,昨日,离桃宫上下的人都被皇上彻得差不多了。“来人啊!娘娘!娘娘!”盛和十一年,离妃,去了。
谢邀……“如今 我已一无所有……” 男子惨淡一笑 紧握马鞍 双眸赤红 轻声呢喃“家破人亡 曲终人散 现如今 我是真的 再无护你之势……” “尉卿……我从未想过要你什么 我甚至……不需要你处处护我周全……” 女子一袭水烟长裙 长发及腰 随风而舞 苍白死寂的脸上毫无生息 语气哽咽又绝望 “别去……求你……”“小安子……” 你有没有爱过我 男子一身藏青长袍 眼神迷离恍惚 看着远方 轻语轻问 再无当初处处紧逼之势“尉卿……” 别让我失望又绝望 “小安子…… 我想要的 自始至终 不过一个你罢了” 决然而去 再不回头 “沈尉卿…… ”有些爱 藏在嘴边 挂在心尖 浮生若梦 情如流水 爱似桃花……芩安泪眼朦胧 低声喃喃“我不爱你 ……”谁说的……
“如今,我已一无所有。”年九望院中的梧桐树陷入沉思,想起记忆中那名少年的乳名也叫梧桐。“梧桐,梧桐,对了是在景华山救她的男子,似乎还对他说以身相许,当时他那是什么表情,我堂堂年府千金嫁他还不乐意,不对肯定是他高兴坏了,我得去问问他。”年九忽然向院外跑去。“娘娘,您去哪?”丫鬟急着问“去找梧桐那家伙,本小姐要嫁给他!”年九笑着说。“娘娘,娘娘!”丫鬟喘着气对待卫说:“快,捉住娘娘,娘娘又犯病了!”不由分说,几位待卫立刻捉住年九,押着她往院内走。“这娘娘怎么总犯病啊?”一位待卫问。“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娘娘是年府的嫡女,这不,年将军造反,陛下灭了年府,娘娘当时有孕,听了这事跪在殿外三天三夜乞求陛下开恩,陛下连见都没见,娘娘因此滑了胎,才疯的。”另一位待卫答道。“年府,?对,梧桐是坏人,是坏人,是他杀了年府全家,害了我的孩子,他是坏人,坏人!我要杀了他。”年九听了刚才那活,用力挣脱向院外跑去。“快,捉住娘娘。”………………………………分割线……………………………………“陛下,年妃又犯病了。”太监道。“年妃,年妃?”男人望着手中荷包又想起那天在景华山的一幕。“你既然救了我,那我就以身相许。”“以身相许?”“对,本小姐叫年九,大年初九便是我的生辰,所以才叫年九,你呢?”“年九,哈哈哈年龄九十吧,所以才取这名。”“你…”“我叫梧桐,梧桐树的梧桐。”愿你年芳十九,梧桐永存。
“如今我已一无所有,穷的就只剩钱了,唉~人生啊”“美女姐姐……要不要领养一只可爱185的小宝宝(我笑)”“哦~你说的~别后悔”“额(⊙o⊙)…我现在反悔来的急么”“你说呢,小狗狗”“呜呜呜……来人啊,有变态姐姐欺负人啊!来人啊~”“啧啧啧,喊吧,喊的再大声也不会有人救你(邪笑)”“呜呜呜~~~”
“杨柳活,抽陀螺,杨柳青,放空钟,杨柳死,踢毽子,杨柳发芽,打拔儿……”秋浅儿仿佛又听见了熟悉的童谣声,又仿佛听见了儿童奔跑嘻戏的声音,欢快又无忧无虑,父亲将年幼的她举的高高的,又搂在怀里用胡子扎她的小脸蛋,逗得她一边躲,一边哈哈笑。“浅儿,浅儿,你快醒醒!”她被人摇晃醒了,朦胧的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她的未婚夫婿常家少爷常湘潭焦急的面孔。“嗯……怎么啦……”她揉着眼睛看到常湘潭舒了一口气。“没事了,丫头告诉我你被梦魇住了,一会哭一会笑,”常湘潭揉揉她的头发,“你这是怎么了,梦见什么了……”她梦见什么了,她咧了一下嘴角,没说出话来。她梦见了她的儿时,那时父亲还活着,他疼爱她疼爱的不得了,他会给她梳漂亮的辫子,给她唱儿歌,将她背的高高的去摘树上的花。他用疼惜的眼神看她:“你是爹爹的小公主,小仙女,爹爹的心肝宝贝眼珠子。”后来,一场大火把她的家烧没了,只有她和王妈逃出来。她没有家了,也没有父亲了。父亲在火里没有出来。可是,她呆呆的站在路边,却听见有大人说便宜她家了,说她父亲贪污犯罪,按律法是应该抄家的,男做奴女做娼。可是因为这一场火,把一切都烧没了,她父亲也没出来,这罪就没法判了,就此作罢。她的父亲是独生子,没有兄弟,她的母亲也在她出生时难产死去,她竟没有可靠的亲戚可以投奔。幸而常家派了人来,将她接去。她与常家少爷是青梅竹马的娃娃亲,常家老爷算是她的表舅,她就这样在常家住下来,常家没有亏待她,常家小姐有的,她都有,可就算这样,她还是会想家,想她的父亲。她的父亲怎么会是坏人呢?她想不明白,随着她长大,她想起幼时父亲送给她的珠宝首饰,那些难得的新奇玩意,她的奢华的吃穿用度,和父亲的本并不算高的薪水,又隐隐明白,这罪责也许没错,她的父亲的确有贪污。也许是为了不累及女儿,他才会一把火烧了所有,包括他自己,来给女儿一个后路。她拉住常湘潭的衣袖,喃喃道,“湘潭,我只有你了,我,只有你了……”常湘潭将她拥入怀里,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安抚她。因为这场梦,她又几日闷闷不乐,吃饭都吃的少了。常湘潭看在眼里,寻了个明媚的早上带她去寒山寺礼佛,陪她散心。王妈早在几年前就告老回老家带孙子去了,所以她身边只带了个小丫头。跪在佛前,她在心中许愿:“一愿常家二老身体安康,二愿王妈安享晚年,”她偷眼看了下在大门口等她的少年,“三愿我与湘潭,能,长长久久……”她不由得羞红了脸庞。出了寺院门,她不经意的向身后一瞥,瞪大了眼睛,挣脱了常湘潭的手,她飞奔过去,她头一次跑的这样快,这样毫无顾忌,她一边跑,一边有眼泪从眼睛里掉出来,她却连眼睛都不敢眨。那个躲避她的身影,难道不是父亲吗?如果不是,他为什么要躲?然而,她还是没有追上,她俯在一棵树上痛哭。常湘潭追上了,默默的看着她,只能待她哭够了,带她回去。“浅儿,你知道的,那不是你的父亲,你看错了……伯父早就在大火里去了……你想,他这么疼你,若是还活着,怎么会不来找你呢……”是呀,父亲已在大火里去了,不在人世了呀……她只能俯在常湘潭怀里,抽泣着,平复自己的心情。她没有看见常湘潭纠结的眼神。浅儿,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伯父不愿让你知道他还活着呀……他想起当年晚上她的父亲来找他,让他照顾好她,他不解又愤怒,为什么他不肯去见自己的女儿。“你不懂……如今,我已一无所有……我不能给她买漂亮的衣服,漂亮的首饰了,我出现只会连累她,那就让她当我死了吧……当我是个不负责的父亲……只要她活着好,”父亲眼里全是泪水,“只要她活着好……不见她又能怎样……”
“如今,我已一无所有。”年九望院中的梧桐树陷入沉思,想起记忆中那名少年的乳名也叫梧桐。“梧桐,梧桐,对了是在景华山救她的男子,似乎还对他说以身相许,当时他那是什么表情,我堂堂年府千金嫁他还不乐意,不对肯定是他高兴坏了,我得去问问他。”年九忽然向院外跑去。“娘娘,您去哪?”丫鬟急着问“去找梧桐那家伙,本小姐要嫁给他!”年九笑着说。“娘娘,娘娘!”丫鬟喘着气对待卫说:“快,捉住娘娘,娘娘又犯病了!”不由分说,几位待卫立刻捉住年九,押着她往院内走。“这娘娘怎么总犯病啊?”一位待卫问。“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娘娘是年府的嫡女,这不,年将军造反,陛下灭了年府,娘娘当时有孕,听了这事跪在殿外三天三夜乞求陛下开恩,陛下连见都没见,娘娘因此滑了胎,才疯的。”另一位待卫答道。“年府,?对,梧桐是坏人,是坏人,是他杀了年府全家,害了我的孩子,他是坏人,坏人!我要杀了他。”年九听了刚才那活,用力挣脱向院外跑去。“快,捉住娘娘。”………………………………分割线……………………………………“陛下,年妃又犯病了。”太监道。“年妃,年妃?”男人望着手中荷包又想起那天在景华山的一幕。“你既然救了我,那我就以身相许。”“以身相许?”“对,本小姐叫年九,大年初九便是我的生辰,所以才叫年九,你呢?”“年九,哈哈哈年龄九十吧,所以才取这名。”“你…”“我叫梧桐,梧桐树的梧桐。”愿你年芳十九,梧桐永存。
“如今,我已一无所有。”萧靖侧头看着沉迷在美酒之中的燕凌,语气悲凉。燕凌浅绿色的裙摆随风飞扬,她侧卧在大石头上,眯着眼睛享受琼浆玉露的美味,眉目不动,低哼一声:“怕什么,下凡一趟你回来了又是混世魔王一个。”“我……”萧靖一口气憋在了胸口,进出不得。萧靖这口气进不去出不得是有原因的,他作为执掌星辰的仙君,好好的居然被贬为凡人,与旁边这个铁石心肠的仙子是脱不了干系的。燕凌喜欢喝酒,更喜欢忘事。她是天命的仙子,一降世便在西王母的仙苑中吸取天地精华,修为比普通修炼成仙的仙子要纯粹得多,所以多得仙僚们的赞赏。但世间总是公平的,燕凌得了上天赋予的仙缘,却少了一颗记事的好心脏,无论多重大的事情,她都能转头便忘。因此,她成了天庭中为数不多的吃空饷的神仙。这个吃空饷的仙子有一颗不屈从于命运的心,她总觉得自己该为天庭做贡献。要做贡献,首先要改变自己的空心脑袋,得有点记性。经过多方打听,她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一则小道消息,说掌管星辰运行的长流仙君——萧靖有一颗宝石,放进心脏的位置之后就能记事了。于是乎,燕凌直冲辰星殿找萧靖讨要。那颗宝石可是星辰的核心,唤作定石,要牢牢放在方位上坐镇星辰的,哪能动用,萧靖自然是一口拒绝。倔强的仙子不肯罢休,日日纠缠,萧靖的清修日子便从此一去不复返了。最终,萧靖以失去了清净为代价,保住了定石。而燕凌,时不时拎着一壶酒晃悠在辰星宫,与萧靖成了狐朋狗友,也不再想着报效天庭的雄心壮志了。天有不测风云,萧靖和燕凌和谐友爱的幸福生活在某一天晚上戛然而止了。萧靖收到雷神的传讯,说是要在人间布雨,星辰不必出现了。萧靖无事可干,于是便打算出了辰星殿看看外面的风景。一出去不打紧,刚溜达到西天门就遇见了一身是血的燕凌倒在地上。也不知道燕凌这一身伤哪来的,萧靖不敢贸然送去医仙那里看诊,只得扛去了辰星殿。一去到辰星殿,就坏事了。坐镇群星中间的定石不知道什么原因,被燕凌的血吸引住了,一下子飞出了星阵图,直冲燕凌心脏,瞬间消失不见了。萧靖还不及回神,便见星阵图大乱,只得丢下了肩上的燕凌,作法控制住群星。没了定石坐镇的群星完全没了平日的温顺,萧靖生生丢了一身的修为,才将群星控制在了星盘上。定石离阵,萧靖作为辰星殿的掌殿自然责无旁贷,即便是付出了一身修为,也被判处贬落凡间,除非能在凡间重新修炼成仙,否则不得再回天庭。而燕凌,说不清楚为什么定石会附着在她身上,再加上也记不起因何受伤,只得作为一名无辜路人甲,轻飘飘责骂了两句了事。在萧靖心中,燕凌自然就是罪魁祸首。虽说他无悔救了燕凌回来,但看到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很有一种揍她一顿的冲动。“罢了,我走了。”萧靖挥一挥衣袖,头也不回地走了。正因为没有回头,没有看到燕凌停滞在半空的酒壶,没有看到燕凌滑下的泪水。“真正,一无所有的是我。”燕凌闭目,深深吸了一口夹着淡淡草香的空气,再重重呼出一口气,似乎是将所有的重担放下。翌日,天帝诏令传遍天界,因定石重返星阵,念及长流仙君曾尽忠职守,特赦,重返辰星殿。正被押解前去轮回境的萧靖听得此诏令,高兴得差点枉顾仙君形象,险些蹦了起来。重回辰星殿的萧靖,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燕凌。但找遍了大大小小的角落,都再没有看到那个爱喝酒的仙子,也没有仙君仙侍再见过她,仿佛,从世间消失了。萧靖壮着胆子不要脸地去了王母跟前,向她询问燕凌的下落,王母抬眼看了看他,轻飘飘一句:“不知道,我也寻不着她,估摸着躲哪儿喝酒了,丢不了。”的确,燕凌仙气极盛,浓郁的仙气能与天界融为一体,醉酒后仙气四溢的燕凌,根本寻不着。一个吃空饷不关紧要的仙子,初初不见的几天,尚有仙君探讨几句,渐渐地,再无人提及。萧靖很落寞,再也没有哪个仙子这么不要脸地跟他套近乎了,从此,他真的只能清净地修行了。他似乎又重回到了原点,但又好像不是,似乎心中扎根了一个浅绿色的身影,一个老拿着酒壶的身影。但他抓不住这个身影,他除了辰星殿,除了日益深厚的修为,一无所有。萧靖不曾知道,燕凌一直在辰星殿陪着他。她,已融为定石。她,也是魔族千挑万选混进仙界的暗桩,目的是盗取定石。在仙界千万年的修行,她开始怀疑自己,开始质疑魔界盗取定石推翻天地秩序的初衷。那日她浑身鲜血,是因为她用修为逼出魔性所导致的。定石容纳天地精华,她半仙半魔的鲜血,吸引了定石,但定石冲破不出束缚,困在了体内,也将魔气控制住,因此,她看上去依旧仙气腾腾。萧靖是燕凌唯一的朋友,所以,她不愿意让萧靖因为她被贬为凡人。定石归位,萧靖定能重返辰星殿,即便是修为耗尽的长流仙君,也能比任何一个仙君更适合掌管星阵。燕凌试过逼出定石,但无功而返。最终,她选择散尽修为,定石将她吸收融合,她成了定石,定石也成为了她。其实,燕凌虽然没有心,但她什么都记得,记得仙君仙子对她的帮助,记得萧靖对她一点一滴的好,记得,记得她喜欢他。只是,她也记得,即便是用酒麻醉自己,自己也是魔族的一份子,活着,不如长眠在辰星殿,长眠在她最爱的仙君身边。即便,他不知道她。(想看更多短片仙侣文请关注我,不定期发布哟)
“如今,我已一无所有。”萧靖侧头看着沉迷在美酒之中的燕凌,语气悲凉。燕凌浅绿色的裙摆随风飞扬,她侧卧在大石头上,眯着眼睛享受琼浆玉露的美味,眉目不动,低哼一声:“怕什么,下凡一趟你回来了又是混世魔王一个。”“我……”萧靖一口气憋在了胸口,进出不得。萧靖这口气进不去出不得是有原因的,他作为执掌星辰的仙君,好好的居然被贬为凡人,与旁边这个铁石心肠的仙子是脱不了干系的。燕凌喜欢喝酒,更喜欢忘事。她是天命的仙子,一降世便在西王母的仙苑中吸取天地精华,修为比普通修炼成仙的仙子要纯粹得多,所以多得仙僚们的赞赏。但世间总是公平的,燕凌得了上天赋予的仙缘,却少了一颗记事的好心脏,无论多重大的事情,她都能转头便忘。因此,她成了天庭中为数不多的吃空饷的神仙。这个吃空饷的仙子有一颗不屈从于命运的心,她总觉得自己该为天庭做贡献。要做贡献,首先要改变自己的空心脑袋,得有点记性。经过多方打听,她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一则小道消息,说掌管星辰运行的长流仙君——萧靖有一颗宝石,放进心脏的位置之后就能记事了。于是乎,燕凌直冲辰星殿找萧靖讨要。那颗宝石可是星辰的核心,唤作定石,要牢牢放在方位上坐镇星辰的,哪能动用,萧靖自然是一口拒绝。倔强的仙子不肯罢休,日日纠缠,萧靖的清修日子便从此一去不复返了。最终,萧靖以失去了清净为代价,保住了定石。而燕凌,时不时拎着一壶酒晃悠在辰星宫,与萧靖成了狐朋狗友,也不再想着报效天庭的雄心壮志了。天有不测风云,萧靖和燕凌和谐友爱的幸福生活在某一天晚上戛然而止了。萧靖收到雷神的传讯,说是要在人间布雨,星辰不必出现了。萧靖无事可干,于是便打算出了辰星殿看看外面的风景。一出去不打紧,刚溜达到西天门就遇见了一身是血的燕凌倒在地上。也不知道燕凌这一身伤哪来的,萧靖不敢贸然送去医仙那里看诊,只得扛去了辰星殿。一去到辰星殿,就坏事了。坐镇群星中间的定石不知道什么原因,被燕凌的血吸引住了,一下子飞出了星阵图,直冲燕凌心脏,瞬间消失不见了。萧靖还不及回神,便见星阵图大乱,只得丢下了肩上的燕凌,作法控制住群星。没了定石坐镇的群星完全没了平日的温顺,萧靖生生丢了一身的修为,才将群星控制在了星盘上。定石离阵,萧靖作为辰星殿的掌殿自然责无旁贷,即便是付出了一身修为,也被判处贬落凡间,除非能在凡间重新修炼成仙,否则不得再回天庭。而燕凌,说不清楚为什么定石会附着在她身上,再加上也记不起因何受伤,只得作为一名无辜路人甲,轻飘飘责骂了两句了事。在萧靖心中,燕凌自然就是罪魁祸首。虽说他无悔救了燕凌回来,但看到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很有一种揍她一顿的冲动。“罢了,我走了。”萧靖挥一挥衣袖,头也不回地走了。正因为没有回头,没有看到燕凌停滞在半空的酒壶,没有看到燕凌滑下的泪水。“真正,一无所有的是我。”燕凌闭目,深深吸了一口夹着淡淡草香的空气,再重重呼出一口气,似乎是将所有的重担放下。翌日,天帝诏令传遍天界,因定石重返星阵,念及长流仙君曾尽忠职守,特赦,重返辰星殿。正被押解前去轮回境的萧靖听得此诏令,高兴得差点枉顾仙君形象,险些蹦了起来。重回辰星殿的萧靖,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燕凌。但找遍了大大小小的角落,都再没有看到那个爱喝酒的仙子,也没有仙君仙侍再见过她,仿佛,从世间消失了。萧靖壮着胆子不要脸地去了王母跟前,向她询问燕凌的下落,王母抬眼看了看他,轻飘飘一句:“不知道,我也寻不着她,估摸着躲哪儿喝酒了,丢不了。”的确,燕凌仙气极盛,浓郁的仙气能与天界融为一体,醉酒后仙气四溢的燕凌,根本寻不着。一个吃空饷不关紧要的仙子,初初不见的几天,尚有仙君探讨几句,渐渐地,再无人提及。萧靖很落寞,再也没有哪个仙子这么不要脸地跟他套近乎了,从此,他真的只能清净地修行了。他似乎又重回到了原点,但又好像不是,似乎心中扎根了一个浅绿色的身影,一个老拿着酒壶的身影。但他抓不住这个身影,他除了辰星殿,除了日益深厚的修为,一无所有。萧靖不曾知道,燕凌一直在辰星殿陪着他。她,已融为定石。她,也是魔族千挑万选混进仙界的暗桩,目的是盗取定石。在仙界千万年的修行,她开始怀疑自己,开始质疑魔界盗取定石推翻天地秩序的初衷。那日她浑身鲜血,是因为她用修为逼出魔性所导致的。定石容纳天地精华,她半仙半魔的鲜血,吸引了定石,但定石冲破不出束缚,困在了体内,也将魔气控制住,因此,她看上去依旧仙气腾腾。萧靖是燕凌唯一的朋友,所以,她不愿意让萧靖因为她被贬为凡人。定石归位,萧靖定能重返辰星殿,即便是修为耗尽的长流仙君,也能比任何一个仙君更适合掌管星阵。燕凌试过逼出定石,但无功而返。最终,她选择散尽修为,定石将她吸收融合,她成了定石,定石也成为了她。其实,燕凌虽然没有心,但她什么都记得,记得仙君仙子对她的帮助,记得萧靖对她一点一滴的好,记得,记得她喜欢他。只是,她也记得,即便是用酒麻醉自己,自己也是魔族的一份子,活着,不如长眠在辰星殿,长眠在她最爱的仙君身边。即便,他不知道她。(想看更多短片仙侣文请关注我,不定期发布哟)
* “如今,我已一无所有。本来,我以为我拥有全世界,可是现在。连你也离我而去了吗?”鸠郁泪眼婆娑地看着眼前高傲的太子离笙,手中颤抖地拿着一把白剑。离笙背过身去,他不忍再看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哭。而他,确确实实的放弃了她,以前,离笙愿以江山社稷作为筹码,只为博她一笑。可是现在,早已时局不同。鸠郁亲手杀死离笙的母亲,离笙在母亲驾鹤西去的一瞬间,视她为仇敌。 “难道?你当真没有爱过我?你那些海誓山盟呢?陌离笙,你现在是太子了。权大位大了。呵呵。”鸠郁冲着陌离笙的背影,凄凉而无助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山谷,“你说,我韩鸠郁是不是很可笑?”陌离笙再也忍不住了,他转过身来,眼神中充满了孤寂:“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想问问你韩鸠郁,我母妃与世无争,你为何下此毒手。取她性命?你与我从小青梅竹马,怎会不知,母妃是我这一生中唯一要保护的人。”韩鸠郁的神色突然有了一丝惊慌,她问:“筱妃娘娘死了?”从韩鸠郁的眼神看来,她似乎没有说谎,她难道不是凶手,甚是连知情者也不是?陌离笙冷笑,话里透着冰凉:“你,有必要再装下去吗?母妃那么善良,你的良心有没有不安?告诉我,有没有?”陌离笙冷眼看着眼前这位身着纯白色齐胸襦裙的少女,出其乎地感到了陌生。 韩鸠笙见识到了陌离笙对自己的冷漠,她嘴角不禁勾起一丝好看的弧线:“那好,陌离笙。我告诉你,你所谓母妃。就是我杀的,我亲手杀的!怎么样?心疼了?站在你面前的,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冷血杀手。来啊!为你母妃报仇雪恨吧。”韩鸠笙闭上了双眼。一阵寒风,吹得那棵桃花树的桃花瓣纷纷掉落。现在,正是春季。百花缭乱的季节………“阿郁。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阿郁。”陌离笙的眼圈有些红了,他从剑鞘拔出那年韩鸠笙送给他的碧落剑,剑锋相对,竟是曾经走过来的恋人。“嘶~”一瞬间,陌离笙手上的剑刺进了韩鸠郁的胸口,鲜血立刻染红了衣襟。韩鸠郁倒在了陌离笙的怀里。陌离笙不可思议的看着怀中的她,口吐鲜血,令人怜惜,陌离笙一滴泪水从眼眶中流出来:“你为什么不躲?”韩鸠郁笑了,她伸出纤纤玉手摸着陌离笙的脸:“我躲……又有什么用。你……还是不相信我。”陌离笙抱着韩鸠郁,哭了:“我相信你了。阿郁,我相信你。”韩鸠郁一颗清泪从脸颊上流过,永远闭上了眼睛……从此,那个山谷里有添了一座坟墓。那座坟墓满是桃花瓣,十分耀眼。上面清晰地刻到:爱妻韩鸠郁之墓。
“如今,我已一无所有。”他皇袍披身,站在她的墓前低声道。可惜,她听不到了。  彼时,他乃敌国三皇子,军功无数。彼时,她乃宫中暗杀者,血腥满身。他,终究破了国。她,终是被俘了身。初见,他一身戎装血味,她一身囚衣破碎。  “藏宝在哪?”他问。“不知。”她答。  她的皇,藏起了所有的宝。他的皇,要敌国所有的宝。  “你是他的心腹。”他继续问。“不知。”她依旧如此答。  他转身离开,她鲜血淋漓。殿上,他道:“不知宝。”殿下,他审:“宝在哪?”  一日大火,灭了半个牢狱犯人。再见,他一身锦袍,冷面而笑。她一身残衣,面无表情。  “为何?”她问。“为宝。”他答。  “我不知。”她道。“我知。”他说。  她疑惑,他冷笑。“你皇,喜你。”他如此道。她沉默,她的皇,喜她,不过是她的利用价值高。他藏着她,带她来到已攻破的国土。她一路沉默,不言不语。  “你的皇,未死。”他如此道。  她眼里终是有了一丝色彩,急道:“在哪?”  那人,是她的皇。他依旧冷笑,只带着她游走于一处处地方。不止她的亡国,还有他的国。哀嚎,冤案,贪官污吏,一路上,极多极多。  他说:“我要覆国。”她惊。  “宝在哪?”一日他问。“地宫。”她答。  她终是没能见到她的皇,就道出了宝所在的地方。一月之后,三皇子逼宫,登帝,囚父,禁兄,遣弟。一月之后,她来到墓地,祭皇。他骗了她,她的皇,早已死去,他亲手杀的。  “为何?”她问。“我要你。”他答。  她终哭,服毒在他面前死去。他冷笑,抱尸皇殿,埋于南山。  他,乃皇帝,却无妻,致死。  有人说:“帝王爱那位杀手。”  他却知道,他不配爱。但他却嫉妒那位被她爱着的皇,他知道,她死了也想陪在她的皇身边,所以,他让她的坟,距离那墓极远,而他死后的坟,想远远看着她的坟。  他不知的是,若是她不爱他,又怎会待他登得帝位之后才死呢。
“如今,我已一无所有。”他皇袍披身,站在她的墓前低声道。可惜,她听不到了。  彼时,他乃敌国三皇子,军功无数。彼时,她乃宫中暗杀者,血腥满身。他,终究破了国。她,终是被俘了身。初见,他一身戎装血味,她一身囚衣破碎。  “藏宝在哪?”他问。“不知。”她答。  她的皇,藏起了所有的宝。他的皇,要敌国所有的宝。  “你是他的心腹。”他继续问。“不知。”她依旧如此答。  他转身离开,她鲜血淋漓。殿上,他道:“不知宝。”殿下,他审:“宝在哪?”  一日大火,灭了半个牢狱犯人。再见,他一身锦袍,冷面而笑。她一身残衣,面无表情。  “为何?”她问。“为宝。”他答。  “我不知。”她道。“我知。”他说。  她疑惑,他冷笑。“你皇,喜你。”他如此道。她沉默,她的皇,喜她,不过是她的利用价值高。他藏着她,带她来到已攻破的国土。她一路沉默,不言不语。  “你的皇,未死。”他如此道。  她眼里终是有了一丝色彩,急道:“在哪?”  那人,是她的皇。他依旧冷笑,只带着她游走于一处处地方。不止她的亡国,还有他的国。哀嚎,冤案,贪官污吏,一路上,极多极多。  他说:“我要覆国。”她惊。  “宝在哪?”一日他问。“地宫。”她答。  她终是没能见到她的皇,就道出了宝所在的地方。一月之后,三皇子逼宫,登帝,囚父,禁兄,遣弟。一月之后,她来到墓地,祭皇。他骗了她,她的皇,早已死去,他亲手杀的。  “为何?”她问。“我要你。”他答。  她终哭,服毒在他面前死去。他冷笑,抱尸皇殿,埋于南山。  他,乃皇帝,却无妻,致死。  有人说:“帝王爱那位杀手。”  他却知道,他不配爱。但他却嫉妒那位被她爱着的皇,他知道,她死了也想陪在她的皇身边,所以,他让她的坟,距离那墓极远,而他死后的坟,想远远看着她的坟。  他不知的是,若是她不爱他,又怎会待他登得帝位之后才死呢。
诚谢邀请! “如今,我已一无所有,我们离婚吧!”林成文对着坐在面前的妻子刘洁说,露出一脸的无奈。 妻子刘洁叹息了一声,想了想,“咋有这想法,跌倒了可以爬起来,钱没了,可以再挣呀!” 事情回到去年五月份,油田因为不景气而裁减人员,林成文也在之列。下岗后的林成文经过一番考察,上了一个互联网+连锁经营项目,租了门市,交了总公司的门坎费,让媳妇从工厂辞职,两个人干开了。开始的时候,效益不错,总公司催着订货。可是好景不长,总经理跑路了。只有八个月的时间,投进去的二十多万元全部打水漂。 林成文报案了,可总公司人去楼空,总经理一干人等,早就无影无踪了。 如今,孩子还在读高中,家徒四壁,工作没有了,家里原有的钱全部投进去了,还借亲朋好友十多万元。亲朋好友这几 天来了不少,明里来安慰一番,实际都是打听消息,啥时候能有能力把钱还上。 林成文还是叹息,“刘洁,你不能陪着我受罪,我对不起你!” 刘洁心里虽然很难受,可嘴上还是安慰林成文,“我已经和原来单位联系了,公司的效益不错,还需要员工,可以接收我,我们先把生活问题解决好!” 林成文对妻子刘洁感激的心情油然而生,患难见真情,有这样的好妻子,还有啥困难克服不了呢,他激动的抓起刘洁的手,说:“媳妇,有你这样支持我,我也马上联系工作单位,才四十来岁,趁早打工赚钱,在哪跌倒在哪自己爬起来!” 生活还是在继续,林成文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
谢邀……“如今 我已一无所有……” 男子惨淡一笑 紧握马鞍 双眸赤红 轻声呢喃“家破人亡 曲终人散 现如今 我是真的 再无护你之势……” “尉卿……我从未想过要你什么 我甚至……不需要你处处护我周全……” 女子一袭水烟长裙 长发及腰 随风而舞 苍白死寂的脸上毫无生息 语气哽咽又绝望 “别去……求你……”“小安子……” 你有没有爱过我 男子一身藏青长袍 眼神迷离恍惚 看着远方 轻语轻问 再无当初处处紧逼之势“尉卿……” 别让我失望又绝望 “小安子…… 我想要的 自始至终 不过一个你罢了” 决然而去 再不回头 “沈尉卿…… ”有些爱 藏在嘴边 挂在心尖 浮生若梦 情如流水 爱似桃花……芩安泪眼朦胧 低声喃喃“我不爱你 ……”谁说的……
诚谢邀请! “如今,我已一无所有,我们离婚吧!”林成文对着坐在面前的妻子刘洁说,露出一脸的无奈。 妻子刘洁叹息了一声,想了想,“咋有这想法,跌倒了可以爬起来,钱没了,可以再挣呀!” 事情回到去年五月份,油田因为不景气而裁减人员,林成文也在之列。下岗后的林成文经过一番考察,上了一个互联网+连锁经营项目,租了门市,交了总公司的门坎费,让媳妇从工厂辞职,两个人干开了。开始的时候,效益不错,总公司催着订货。可是好景不长,总经理跑路了。只有八个月的时间,投进去的二十多万元全部打水漂。 林成文报案了,可总公司人去楼空,总经理一干人等,早就无影无踪了。 如今,孩子还在读高中,家徒四壁,工作没有了,家里原有的钱全部投进去了,还借亲朋好友十多万元。亲朋好友这几 天来了不少,明里来安慰一番,实际都是打听消息,啥时候能有能力把钱还上。 林成文还是叹息,“刘洁,你不能陪着我受罪,我对不起你!” 刘洁心里虽然很难受,可嘴上还是安慰林成文,“我已经和原来单位联系了,公司的效益不错,还需要员工,可以接收我,我们先把生活问题解决好!” 林成文对妻子刘洁感激的心情油然而生,患难见真情,有这样的好妻子,还有啥困难克服不了呢,他激动的抓起刘洁的手,说:“媳妇,有你这样支持我,我也马上联系工作单位,才四十来岁,趁早打工赚钱,在哪跌倒在哪自己爬起来!” 生活还是在继续,林成文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木木家的鱼

木木家的鱼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