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赏析晏几道的宋词《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

蝶恋花
宋·晏几道
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
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晏几道《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 ,夜寒空替人垂泪。在西楼送别时,我故意喝醉了,以便醒来能把一切忧愁忘记,真羡慕春梦如秋云,,或聚或散都那么简单容易,斜月半照窗前,人仍慵懒不起,展开的画屏上有一幅绿意盎然的江南山水。不论是衣服上的酒渍痕迹,或诗句中的文字,一点一行,总是充满凄凉滋味,红色的灯烛也想不出什么好方法排遣愁绪,只在寒夜里为人凭空滑落烛泪。
原作: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作者 晏几道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赏析:我读古诗词,通常有五个方面,即,知作者、读原作、明主旨、悟意境,学创作。结合这五个方面,谈一谈会我读《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的感想。第一,知作者。要对一首诗词作品有深入的理解,必须知道作者所处的历史年代,其生平经历以及其一贯的写作风格等。本词作者晏几道,生于1038年,是北宋著名词人。其父亲晏殊官居相位,晏几道出生时,晏殊已47岁,老来得子,倍受宠爱。晏几道生来就在绮罗脂粉堆中长大,珠围翠绕,锦衣玉食,过的是逍遥自在的风流公子生活。晏殊去世,晏几道春风得意的生活也戛然而止,受朋友牵连,被罗织罪名逮捕下狱,后被宋神宗释放。此事虽有惊无险,但经此折腾,晏家的家境每况愈下,使其从一个书生意气的公子哥,沦落为潦倒落魄的贵族。晏几道自幼聪颖过人,继承了父亲优良的文学素养,7岁写文章,14岁参加科举考试,取得进士身份。其文学成就突出,与父晏殊并称“二晏”,他的小令词在宋初发展到一个高峰,其代表作集中于《小山词》。以梦写情,是词人言情曲折跌宕的重要表现形式。一部《小山词》,“梦”字随处可见。梦境,成了词人的一个强有力的抒写情感的方式。无论是以梦来追忆往事前尘,还是借以表达人生如梦之感,也无论以梦来抒写思相思怀人之情,或是将现实中难以实现的愿望以梦托之,不外乎都是一种郁结之下的情感渲泄方式。《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就是《小山词》中的一首,其中对梦境的描写清晰可见。第二,读原作。熟读原作是古诗词赏析的基础。只有熟读原作,才能更好地理解古诗词。读有多种形式,默读、朗诵、背诵,以作者的身份吟诵,大家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读《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这首词,当对原文相当熟悉后,会感觉其意思逐渐明晰。第三,明主旨。即明确诗词所表现的思想内容,这是诗词创作的核心,同时也是原作鉴赏的核心。本词作的标题,即为词的第一句,“醉别西楼醒不记”。开首就写当日西楼醉别,醒后却浑然不记。“醉别”的离别之情景跃然纸上,醒后却什么都不记得了。“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道尽了欢情易逝的感慨。“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衣服上留下的酒的痕迹,酒席上诗作的字句,象征着相聚时的欢欣热烈,然而这点点酒痕和行行诗句,却总是有那么多的“凄凉意”。可见此词为描写离别感忆的作品,慨叹于欢情之易逝,当下之凄凉。第四,悟意境。“诗言志”,意境要将思想情感寄托于某种景象而形成意象,这个意象具有情与景的不同方式的交融。欣赏者通过对意象的理解可以达到韵味无穷之境界,甚至产生境界外之景致,这正是诗词欣赏之妙处所在。《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这首词,上片最后两句,“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转写眼前实境。斜月已低至半窗,夜已经深了,由于追忆前尘,感叹聚散,却仍然不能入睡,而床前的画屏却烛光照映下悠闲平静的展示着吴山的青翠之色。这一句正是传达心境的妙笔。对心情不静、辗转难寐的人而言,那画屏上的景色似乎显得特别平静悠闲,但这个“闲”字却来难眠之人,从反面透露了作者的郁闷伤感。“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这两句,接续“凄凉意”而加以渲染。人之凄凉,也感染了红烛。它虽然同情词人,却又自伤无计消除其凄凉,只好寒寂的长夜里空自替人长洒同情之泪了。整首充满了无可排遣的惆怅和悲凉心绪,用拟人化的手法,从红烛无法留人、为惜别而流泪,反映出自己别后的凄凉心境,结构新颖,词情感人。昔日欢情易逝,当日幽怀难抒,来日重逢无期,都在这首抒写离情别绪的怀旧词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令人回味无穷。第五,学创作。对于学习诗词写作的人,除了赏析之外,还应该学习,学习作者的创作技巧和手法,在此不再赘述。
《蝶恋花》晏几道醉别西楼醒不已,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吳山翠。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赏析]这是一首怀旧词,抒发离别情绪,整首词弥漫着一种无可排遣的惆怅与悲凉。"醉别西楼醒不记“,首句忆昔,点明"别"。"醉别"二字点出了离别的情态;喝酒喝到酩酊大醉,说明当时宴饮的气氛相当欢乐的。"西楼"为当日送别之地;"不记"二字写出了前欢似梦的感觉。"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这里用春梦、秋云作比,抒发聚散无常之感。春梦美好石短暂,秋云明静而易逝,用它们来象征美好而不久长的情事,最为真切形象。"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词人由对往事的追忆和伤叹中回到了眼前,只见斜月沉沉,画屏展翠。夜深人静仍旧未能入睡,可见别恨之深;词人此刻心烦意乱的,那画屏上的江南山水此刻显得特别平静悠闲,这"闲"字生劲地传达了词人郁闷烦躁的心境。"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词人因怀人而拣点旧物,"衣上酒痕",是西楼欢宴时留下的酒痕,"诗里字",是筵席上的酬唱词章。这酒词和词章象征着过往的欢乐,那欢乐如今都化作了云烟,看到旧物,只能叫人心生凄凉。"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词人将红烛拟人化,说它无法留人,为离别而垂泪,将自己心中的哀伤和盘道出。欣赏这首古诗词
elf

elf

↑↑ 关注【文学名句】温暖情怀的文学,动人心坎的名句 → 记得点赞 ←蝶恋花宋·晏几道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这是晏几道写别情的名篇。它截取的是酒醒人散后,独自不眠的片段,写出的是离别的哀愁和孤独的难耐。首句点明环境“醉别西楼醒不记”。西楼是欢饮的地方,也是作者的住处。在一首《鹧鸪天》里曾说:“谁堪共展鸳鸯锦,同过西楼此夜寒。”为什么会醉别醒不记?这句很平淡的直陈句包含很深的离别之愁。因为“愁多不忍醒时别”(唐长孙佐辅句),所以用醉来逃避,“醒不记”三字写足醉的程度,当时如何分别,在沉醉中完全记不起来。但别离的苦味却不会忘掉,所以接下去感叹离别太多了。“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聚散真容易,实际在强调散。聚散如春梦秋云毫无定准。白居易有《花非花》诗云:“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这里改朝云为秋云,与春梦相对更为贴切,而去掉朝云一词所含的高唐神女内容,更显得脱俗。“斜月半窗还少睡”,越想人生越难入睡,而室内偏偏又见画屏上的吴山翠色。吴山也许就是人去之处,画屏展示的吴山翠色,引人陷入莫可名状的遐思之中。“衣上酒痕诗里字”换头处既说醒后也联系醉时,酒痕可见醉态,诗字铸自别情。点点酒痕,行行诗字,有一个共同特点:“总是凄凉意。”越想越凄凉,越想越难入睡。“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杜牧赠妓诗云:“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尊前笑不成。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此词结尾明显化用小杜诗,但却深入一层,而且与上阕“画屏闲展吴山翠”一句相应,画屏不晓人事,而这里红烛却替人着急垂泪,一无情,一有情,一绿一红,相映成趣。这首《蝶恋花》慨叹欢情易逝、孤怀难遣,有人定为小山晚岁作品,较之他篇,沉郁悲凉,独为杰出。你喜欢哪些古诗词?留言说一说。关注【文学名句】遇见动人语言是美妙的缘,总有贴心文字温暖着你我↓↓ 记得点赞,喜欢就分享和收藏 ↓↓
晏小山这个人,是晏殊最小的儿子。也是最有才的一个儿子。晏殊贵为相,一人之下。又是当时的文坛领袖,但也管不了这个儿子。这小子象民国时期的袁克文,唱酬应和,宿娼蛱妓。就是不考功名。最后老子不行了,家道中落。依然如故。后期和柳永,袁二有的一比。但凭心而论,晏几道在文学成就方面。就我感觉,是超过他老爸的。晏殊的词,代表了那个时代特别是北宋士大夫的生活,象现在的高官富豪。北宋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比较富的朝代,象晏丞相这样的一年俸银能达到现在千把万。包拯的俸银放现在五,六佰万。大家可能还记得寇准吧,电视剧里他是一个大清官,连买茶叶的钱都没有。其实寇准在宋朝官宦里边是最贪的之一,舞女给他跳一支舞就赏一批绢。但他的政绩还是有的。所以晏几道家道中落后的生活和柳永,袁二有点相似,词作的表现方面也是以风花雪月为主。但与他老子相比,多了些士大夫以下以及市井人物的爱恨离别与坚辛苍凉,与他后来的经历和环境是有关的。所以小令方面,我认力晏几道就是慢词中的柳永。当然,宋词前期是从晚唐五代发展过来的。李白,白居易,温庭筠,韦庄等都把写词作为副业,但成就也不低。象白居易的忆江南等,温,韦在词作的成就方面甚至超过诗。南唐的先,后主,冯延已。花间词派,蜀后主都是写词的高手。但慢词是柳永开拓的。所以800多个词牌里边,柳永自创100大多,还有柳词流传之广,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甚至后人把南宋灭亡也算在柳词上;莫把杭州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哪知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里愁。这个成就,说柳永在宋词创造和受众上笫一没人会反对。但在小令上,晏小山虽不如李后主,排在前五是没问题的。从琼瑶的小说以及后代诗歌的引用上可以看出来。所以我说晏小山是小令中的柳永大家可以把他们中的词从內容和意境上比较一下。以我来看,晏词中多了一些艳词和落莫。但他的遣词和意境,那种凄美,对后来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这是我个人的看法,希望指正。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 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北宋小词的状态说白了就是「在娱乐的过程中感叹人生或者政治」;南宋长调就正好相反,是「有目的在娱乐中感叹人生或者政治」。所以才会有所谓的「(《介存斋论词杂著》)北宋有无谓之词以应歌,南宋有无谓之词以应社」的说法。北宋这波人写词都是取景于当前,不会刻意的追求深度,但是感情真挚,率性。晏几道这首词,在北宋诸篇中,可以算的上是名篇了。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起句便点出缘由:是醉酒后醒来回忆之作。醉别西楼醒不记;这里说通俗点就是上酒楼喝酒喝断片了。当时在酒楼里的情形等醒来的时候都记不得了。“春梦秋云”则表明当时相逢时美好的。晏殊《木兰花》有“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白居易《花非花》: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何处无觅处”。美则美矣,但是春梦匆匆,秋云无凭,又是一翻聚散无常。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斜月句说的是无眠,月当半窗已经是深夜了,却还在凭思当时的惆怅,此刻心情在伤感离别之中,又对着「画屏闲展」,美人不见,吴山空翠,画屏中的风景也只是空惹悲伤。整个上片对于醉中的情况是写的很模糊的,着重下笔是在醉后的感叹中,通过「斜月半窗」写长夜漫漫,又通过独对画屏来体现孤独。相逢只如春梦,无非刹那的美好,转瞬即逝,甚至都是「醒不记」的。而别离的惆怅总是让人印象深刻,总让人于长夜中独自悲伤。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下片的「衣上酒痕」承接上片醉别西楼而来。醉中的「春梦」已然不能寻觅了,现在也就剩下了衣服上斑斑点点的酒渍、诗词中一行行的文字而已。如何不凄凉。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这句是名句,化用自杜牧的“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拟人手法写红烛自怜,也是我在自怜。但是并没啥用,我也只是独坐到深夜,红烛也只是垂泪到深夜而已。 这首蝶恋花并没有什么特别精巧的布局,它的优点是在于真挚,在于无意识的对人生的感慨。所以使得这类红楼歌舞之作在侧艳的辞藻中,有更深的可读性。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tianbingxia

tianbingxia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