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40岁之后才作豪放词,之前的词属于什么派系?

据说苏轼四十岁作《江城子》密州出猎,是其第一首豪放词,后逐渐确立宋词豪放领袖之位,那40岁之前,文词也不少,为什么没有那么突出,是火候未到,还是另有他因?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谢邀!在中国传统文学史上,词属于后起之秀,后起于诗,其发展历程经历了三个阶段。中唐初兴之时,因为源自民间鲜活的生活,长短句灵活使用,更能表情达意,抒发心志。彼时的词,反映的内容广泛,题材多样。既有悲情辽阔的“伤别”,如传说中李白的《忆秦娥》;也有轻松欢快的渔歌,如张志和的《渔歌子》;有雄浑旷远的边塞风光,如韦应物的《调笑令》;也有情景交融的江南风光,如白居易的《忆江南》。词专以言情擅长,流于艳科,是在晚唐,特别是五代,经过“花间词派”的渲染和努力,内容越来越趋于狭隘,几乎发展到了专写女人风姿闺阁之情的地步;格调越来越低下,充满了寄情声色的脂粉气;语言越来越秾艳,剪翠裁红,铺金缀玉,重重雕饰。尤其是晚唐的温庭筠,宋初的晏殊等人所谓的“花间词”,就是这种词风的代表,又被“奉旨填词柳三变”的柳永大力弘扬,导致婉约之风大行其道,“有井水处皆歌柳词”。这些都被时人称为“婉约词”,庙堂与江湖,均风靡一时。在当时,婉约才是词的正宗。宋初的词基本上承袭了晚唐五代“绮丽香泽”“绸缪婉转”的风气,直至苏轼以前没有根本性的转变。而且,词以豪放和婉约二分法论之,并非起于宋代,而是迟至明代著名词学评论家张綖在其《诗余图谱》中才首次提出二分法:“词体大略有二:一体婉约,一体豪放。婉约者欲其词情蕴藉,豪放者欲其气象恢宏。”他又谓婉约者以秦少游为正宗,豪放者以苏东坡为正宗。事实上,苏轼词也并非多为豪放,而是因为苏轼的加入,苏轼的以诗入词,苏轼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生活经历、宦海沉浮、人生感悟,苏轼在全面充分吸取前人创作的基础上,给词注入了前所未有的内容和情感。与科学的历程一样,文学发展的历程自有其自身的轨迹,后人一样也是常常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正如清代评论家刘熙载所说的那样:“太白《忆秦娥》,声情悲壮;晚唐五代,惟趋婉丽;至东坡始能复古。后世论词者或转以东坡为变调,不知晚唐五代乃变调也。”苏轼亦是如此!苏轼给词注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个性,一种前所未有的奔流激情,一种前所未有的豪放风格,一种前所未有的不羁词风。苏轼词既弥漫着阴柔之美,更充满了阳刚之气,恰如苏轼的老铁黄庭坚所论的那样:柳永秦观词,只是十分契合妙龄女郎,执红牙板,浅斟低唱,歌杨柳岸,晓风残月。苏轼词,却必须关西大汉,手执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我们可能都有个印象:宋代词人中,苏轼辛弃疾是豪放派代表,柳永,秦观,李清照是婉约派代表,并进而产生错觉,以为苏轼是不写婉约词的。实际上,豪放派词与婉约派词并没有那么森严的壁垒,豪放派词人完全可以写婉约派词,这正如英雄也会爱美人一样。词,从唐末温庭筠算起,就已经盛行婉约之风,并形成所谓花间派,用词来写男女之情。可以说,从这个角度而言,词开拓了新境界。柳永爱写婉约词,在全国上下非常有名气,‘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说明一般百姓还非常喜爱。苏轼同样写婉约词,而且据人统计,苏轼的婉约词数量远远多于豪放之作,甚至可以说,他的婉约词也不亚于任何婉约词人。清朝诗人评论家王渔洋评苏轼《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说:‘恐柳屯田緣情绮靡未必能过。孰谓彼但解大江东去耶?’意思说,柳永虽称婉约大家,却未必能写得出这首词那种言情的境界。谁说苏轼只会写念奴娇赤壁怀古之类的豪放词呢?苏轼的《少年游.润州代人作》:去年相送,余杭门外,飞雪似杨花。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恰似媛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梁斜。此词写于1074年,苏轼时年38岁,词表面写一个美人怀念远行之客,但实际是表达自己对佳人的怀念,用语回环往复,一唱三叹,明显属于婉约风格。因此可以大胆地断言:苏轼四十岁前的词风就是婉约词风!这并不奇怪,宋代许多当大官的文人都写婉约词,如欧阳修,晏殊。婉约词人有的喜欢专门写艳情,这个是苏轼不太赞同的,而这不等于他反对写婉约词。
苏轼40以前的词属于婉约派。 比如这首《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考古收藏都讲究传承有序。中国文学更是如此。孔子注重“述而不作”,述是复述,也是传承,述是早期古代文化积累发展的主要方式。 汉代以降,诗歌形式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历经唐朝中国古诗的发展已经达到了后人无法企及的顶峰。这时就需要有一种新的突破。“词”这种文学题材因此应运而生了。词是宋代最具特色的文学体裁,北宋前期以晏殊、晏幾道、范仲淹、张先、欧阳修为代表的婉约派,承袭五代词风,委婉典丽。内容大多依然是樽前酒后、花前月下。范仲淹词作虽不多,但扩大了词的表达范围,词风也较遒劲。 柳永精通韵律,开始创作慢曲长调新体裁,长于铺叙,用语俚俗,情景交融,深受下层平民的欢迎,以致“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其作有“俚词”之称,柳永的词风对秦观、周邦彦等影响很大。 高才逸气的苏轼,冲破词专写男女恋情、离愁别绪的境界,清新豪放,开创了豪放词派。比如下面的《念奴娇》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苏轼多才多艺,他的词也如此。因他胸襟宽广,既使宦途坎坷,也写出别人难及的豪放诗句,所以称他是豪放派词人。其实他四十岁以后还有“十年生死两茫茫”“明月几时有”荨娓婉的词。就如辛弃疾,既有“醉里挑灯看剑”也有“明月别枝驚鹊”。但从总体的成就看,苏轼和辛弃疾都是豪放派词人,不以年龄划分。
你好,我是庆字辈儿。《江城子·密州出猎》是作者在公元1075年,也就是神宗熙宁八年所作,那个时候苏轼应该是三十九岁。这首词在浅斟低唱之风盛行的北宋词坛可谓是别树一格,一反“诗庄词媚”的传统观念。苏轼在《与鲜于子骏书》写道:“日前猎于郊外,所荻颇多,作得一阕,令东州壮士抵掌顿足而歌之,吹笛击鼓以为节,颇壮观也。写呈取笑。”意思是前两天啊我在郊外打猎,收获不少,还做了一首词,就是这首词让密州的壮士一边击掌、一边用脚叩地来唱,还有人吹笛敲鼓的伴奏,景象颇有些宏伟,我把这词写下来送给你看看,姑且博你一笑。可见苏轼对于自己写的这首词还是非常自豪的,这也是他第一次写这种豪放词。而在写着首词之前,苏轼是也是比较坎坷的。嘉祐元年,也就是公元1056年,苏洵带着苏轼、苏辙从西蜀地区前往京城,嘉祐二年进行考试,当时的主考官是欧阳修,小试官是梅尧臣,都是文坛的前辈,都很喜欢苏轼的文章,但是欧阳修看着像是自己徒弟曾巩写的,为了避嫌,就给了个第二。考试后欧阳修对苏轼十分赞赏,苏轼的名声传的很广,本来苏家父子要一展身手了,结果苏轼的母亲去世,哥俩回去奔丧,嘉佑六年苏轼授大理评事、签书凤翔府判官,四年后还朝判登闻鼓院。但是到了治平二年,父亲苏洵去世,苏轼苏辙守孝三年,,三年后回来准备大展身手的时候,赶上王安石变法。熙宁四年,也就是公元1071年,苏轼上书谈论新法的弊病,被王安石指使御史告了黑状,苏轼没办法请求出京任职,熙宁四年至熙宁七年被派往杭州任通判、熙宁七年秋调往密州任知州。所以,在苏轼写出这首词之前,经历是从名声大振、奔丧就职到外调京城,应该说这么多年的经历,让苏轼有了写出这种改革性词的阅历和底蕴。
苏轼早期的创作,以诗歌为主,词作极少。后期创作正好相反,以词和文章为主,诗歌较少。苏轼被后人认为是,宋代文学第一大家,对后世影响最大的,除了作品的成就之外,就是在他的作品中体现出来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中的豁达。“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的乐观。“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爱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的通透。这些都是在他的后期作品才体现出来的。他前期作品主要是诗歌,最显著的特点是,在诗歌中大发议论。如“富贵本先定,世人自荣枯”,“人生本无事,苦为世味诱”等。在这些议论性极强的诗作中,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富有哲理意味的内容。如《题西林壁》,“不识庐山真面目,是缘身在此山中”。这种议论,还不同于后期的豁达,只能看作是前期诗歌的一个特点。真正和后期的思想内容,在思考人生方面,比较接近的,是《和子由渑池怀旧》,“人生到处知何,似应是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这里不再是之前作品中的对现实生活的牢骚或不满,而是对生活心态的探讨。为数不多的词作中,如《行香子·冬思》,是一首写给朋友的赠答作品,内容写与朋友在一起时的种种往事,表达对朋友的思念。这首词作,作品风格上,和他之前的诗歌很相近,诗意浓厚。情感表达上,和后期作品,特别是词作,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情真意切。不同于“词言情”的传统,是这首词的突破。同时,又有明显的宋代词人常常“以诗为词”的痕迹。还没有形成后期词作的圆润和成熟。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Clytie

Clytie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