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宋词《江城子·老夫聊发少年狂》怎样赏析?

江城子·密州出猎
宋·苏轼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 关注【文学名句】温暖情怀的文学,动人心坎的名句 → 记得点赞 ←《江城子·密州出猎》宋·苏轼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白话】我姑且抒发一下少年人的狂傲之气,左手牵着黄狗,右手托着苍鹰。随从的将士们头戴华美艳丽的帽子,身穿貂皮做的衣服,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像疾风一样,席卷平坦的山冈。为报答全城的百姓都来追随我,我一定要像孙权一样射杀一头老虎给大家看看。喝酒喝到正高兴时,我的胸怀更加开阔,我的胆气更加张扬。即使头发微白,又有什么关系呢?朝廷什么时候才能派人拿着符节来密州赦免我的罪呢?那时我定当拉开弓箭,使之呈现满月的形状,瞄准西北,把代表西夏的天狼星射下来。【赏析】这首词作于宋神宗熙宁八年十月。当时苏轼四十岁,在密州(今山东诸城)知州任上。这年冬天,因为当地大旱,他带领随从去密州附近的常山祭天求雨。回来的途中,与同僚“习射放鹰”,会猎于一个叫铁沟的地方。这次会猎,触发了长时间蓄积在他胸中的报国情怀,于是豪情满怀,作此抒怀之壮词。这首词通过对郊外打猎热烈场面的描绘,发抒作者希望能得到重用杀敌报国的雄心壮志,而这一切,又都是围绕作者自我形象的塑造来实现的。词的基本脉络,就是从外在形象写到内心情怀的。上阕以叙为主,着力描述了太守即作者自己出猎的飒爽雄姿和猎场的盛况。“老夫聊发少年狂”总领全词,一“狂”字,确定了词的基调,同时也为“老夫”的行动和要求做了很好的铺垫。接着,写“老夫”的“狂”态,自我形象渐渐显现出来了:左手牵着猎犬,右臂擎着苍鹰,戴着锦帽,穿着裘服,带着大批人马席卷平坦的山冈。场面声势,逐层展开。“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作者的心声得到了最完全的体现,是自我形象的突现:告知全城的百姓都随我身后,亲眼看一看我那象当年孙权射虎一样,显示出来的非凡身手吧! 这里恰到好处地运用了孙权射虎的典故,把作者的“狂”态进一步具体化、形象化了。说明自己不只是一个文官,也能率领千军万马报国杀敌。这就为下阕的请缨沙场铺下了伏笔。词的下阕,则以议为主,尽情地吐露了猎后的胸臆,陈述壮志。“酒酣胸胆尚开张”三句,紧承上阕的“狂”态,引起下面的议论和述志。这三句可谓作者内心的剖白:我开怀畅饮,胸胆高壮,正欲报效国家,即使头发白了些,那又有什么妨碍呢?雄心不输于风华正茂的青年。因而,他不禁发问:“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这句的意思是:什么时候,皇帝才能派遣冯唐那样的使节,手持符节,象赦免魏尚一样起用我呢?这里用的“冯唐赦魏尚”史事,显示了盼望起用的急切心态。最后三句,是作者自我特写,意即只要朝廷一声令下,我将把弓拉得象月一样圆,到西北边境去,狠狠打击入侵的豺狼。“天狼”本指天狼星,在古代被认为是天上的恶星,主侵掠。这里指辽和西夏。当时,这两个异族政权经常骚扰宋的边境。在这里,作者的情感如天风海雨一般,逼人而来,完成了自我形象的塑造,也点明了词旨。全词从出猎到抒怀,一气呵成,上下两部分浑然一体,由叙事而抒情,高亢激越,气势雄伟,一气贯注,给人以整体的美感。苏轼本人也在《与鲜于子骏书》中称道这首词“令东州壮士抵掌顿足而歌之,吹笛击鼓以为节,颇壮观也”,为这首壮词的成功而非常自豪。《江城子·密州出猎》作为苏轼最早的一首豪放词,堪称“直造古人不到处”的典范之作。就题材而言,他把打猎题材放进词里,是一次重大的创新,使词不再仅仅描写“小园香径”的闲情逸致和偎翠倚红的享乐生活,富有开拓意义。在艺术上,突破了前人的窠臼,另辟新路,自成一家,刷新了词的意境和风格。言情沁人心脾,写景豁人耳目,其词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这首词的问世,使词坛风气为之一变,为宋词的发展开辟了一条新路。你喜欢苏轼哪些诗词?留言说一说。关注【文学名句】遇见动人语言是美妙的缘,总有贴心文字温暖着你我↓↓ 记得点赞,喜欢就分享和收藏 ↓↓
江城子·密州出猎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这首词在宋词历史上都是有很深刻的地位的,他是苏轼豪放风格的第一手作品。其历史地位是远远大于词本身的文化内涵的。那么我们就来看看这手词吧。起句点中心,便是“老夫聊发少年狂”,中心主旨也就出来了:老年人不服老。然后对这个状态开始深入了,什么样的不服老呢?我还能左牵黄,右擎苍。左手牵狗,右手扶鹰,穿的还有模有样的“锦帽貂裘”。然后进一步抬出气势“千骑卷平冈”一群人风风火火。再后,拍太守马屁,我们倾巢而出是为了陪太守打猎,然后说太守射老虎的姿势,像孙权。后面写狩猎完喝酒,鬓微霜,又照应前文老夫聊发少年狂。既然我是廉颇老矣,尚能饭否,那么自然我也觉得我有能力报效国家了,所以后面就是说,啥时候又启用我?“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最后,装13,说如果我能走马上任,我就能射大雕,平边乱。
问题:苏东坡宋词《江城子·老夫聊发少年狂》怎样赏析?江城子·密州出猎 宋·苏轼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前言虽然苏轼自称老夫,其实当年他才38岁。在熙宁四年(1071年),苏轼上书谈论新法的弊病,惹怒了宰相王安石。苏轼见势不妙请求出京任职,熙宁四年至熙宁七年(1074年)被派往杭州任通判、熙宁七年秋调往密州(山东诸城)任知州。这首词写于第二年。一、婉约与豪放苏轼在这一年写了两首江城子,另一首也非常有名,题目是《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苏轼的这一首悼亡词是一首婉约词,婉约是词家的本色,像《江城子密州出猎》这种豪放词作品,在当时并不多见。苏门六学士之一的陈师道曾经在《后山诗话》中说:“退之以文为诗,子瞻以诗为词,如教坊雷大使之舞,虽极天下之工,要非本色。”俞文豹《吹剑续录》也记载了一个有趣的故事:东坡在玉堂,有幕士善讴。因问:“我词比柳七何如?”对曰:“柳郎中词,只好合十七八女孩儿,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执铁板,唱‘大江东去’。”公为之绝倒。不过胡仔却对苏轼大家赞赏:.......皆绝去笔墨畦径间,直造古人不到之处,真可使人一唱而三叹。若谓以诗为词,是大不然。子瞻自言,平生不善唱曲,故间有不入腔处,非尽如此。后山乃比之教坊司雷大使舞,是何每况愈下,盖其谬耳。(《渔隐丛话后集》卷二十六)二、《江城子·密州出猎》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上阕先夸耀一下自己的“狂放”,然后描写了自己出猎的雄壮场面,并且把自己比喻成孙权。为什么要看孙郎呢?《三国志吴书二》 记载“二十三年十月,权将如吴,亲乘马射虎于庱亭。马为虎所伤,权投以双戟,虎却废,常从张世击以戈,获之。”原来孙权是个打虎英雄、下阙“酒壮人胆”,虽然年龄见老又怎样呢?不知道那个皇帝的信使冯唐什么时候来,可以让我和魏尚一样 , 赴边疆抗敌。我也能像前人一样,能够射天狼(古时以天狼星主侵掠,这里以天狼喻西夏。)。结束语从这首词可以看出来, 苏轼虽然为新党不容,但还是有一些政治上的理想,因此会问:什么时候才能派遣冯唐这样的人来,让我苏轼能够一展我的抱负?这首词写于1075年,不久苏轼调到了徐州任知州,元丰二年(1079年)四月又调为湖州知州。就在这一年发生了“乌台诗案”, 苏轼差一点丢了性命。不过作为乐天派的苏轼,在其作品中,一直存在者一种向上的不息力量。@老街味道
这首词是苏轼熙宁八年(1075)在密州所作,同样的围猎在诗中也屡屡提到。此词豪放雄壮,活画出苏轼洒脱的形象,是非常典型的士大夫情怀的展示,无论是风格还是主题都对后世影响很大。起句定下全词“狂”的基调,“左牵黄,右擎苍”用了《梁书·张充传》的典故:“充少时出猎,左手臂鹰,右手牵狗。”紧接着铺陈其着装和气势,并以孙权自比,极力渲染了打时的雄姿和胆识。下阕继续铺排豪壮的场景,紧接着又用了《汉书·冯唐传》的故事,以魏尚自比,期望能像魏尚一样得到起用。“节”是使者所持的,以之代表身份。起用之后不是为自己的富贵权势,而是想参加战斗,抵御西北敌人。“天狼”,本指狼星,此处乃是代指敌人,因为古时候以为天象和人文是相联系的。苏轼在《与鲜于子骏书》中颇为自己这首词得意:“数日前猎于郊外,所获颇多,作得一阕,令东州壮士抵掌顿足而歌之,吹笛击鼓以为节,颇壮观也。词到北宋多为女人所唱,苏轼这里却说让壮士来歌,可见他自己也是很骄傲这首词风格上的突破的。后人有称苏轼豪放词人的,多以此词为代表。实际上,苏轼词风格多样,真像这首的豪放风格的却不多。但是这在词史上却有非凡的意义,它表明词不再是娱宾遣兴的作品,不再是婉媚之风格,而是可以像诗歌一样抒发豪情壮志,为后来词的创作“指出向上一路”。
老夫常发少年狂,左搀蒼,右牵黄,蒼黄不是禽兽样,蒼是留学娶洋女,黄是回国讨正房,岂知白人情义长,廾年过后度重洋,见面不纠以往事,愿与我们岁月长,额有纹,青丝霜,叫人怎得不情伤。
谢@寻桂子 邀请。《江城子·密州出猎》,东坡豪放词开山之作,其开拓之功已超过词本身意义。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词高潮开篇,霸气结尾,前无铺垫,后不遮掩。可谓豪情一贯到底,酣畅淋漓。首尾两句,加上中间用典孙权射虎,这三句是全诗最豪迈之处,也是最有名的三句。上阕先写狩猎之盛况,后写感恩报答云云,顺便抒发豪情和显示亲民。下阕先写酒间之酣貌,后不忘向朝廷表雄心,顺便借冯唐和魏尚之典故,提醒下朝廷别忘了重用自己啊。整首词除了老当益壮的豪情,同时在说:民重君重社稷重,我东坡甘愿抛头颅洒浓墨。苏东坡时任密州太守,仕途处境不太如意,故借词表达政治主张。东坡身处被动位置,主动“示好”朝廷。大凡出自这种境遇的词,多带某种讨好之嫌,很难是内心完全真实情感,但大家都喜欢。苏东坡江城子虽好,比不了辛弃疾破阵子。
反映了苏轼壮心不已,希望皇帝重用他去前线杀敌收复失地的爱国情怀
苏东坡的这首词有人说是范仲淹《渔家傲》词三十余年后的嗣响。也是南宋众多抗战爱国词的先声。此词情志恢宏,热情洋溢。还有报效朝廷,崇武杀敌的理想主义。苏轼自己也很满意这首词。他在《与鲜于子骏书》说,此词“令东州壮士抵掌顿足而歌之,吹笛击鼓以为节,颇壮观也。”其自负之意盎然可见。
谢邀!因为自己才疏学浅,怕人笑话,本来想不作答的,但那样又不合礼数。东哥才高,千古一人,传世名篇,肩挑不动,车载不完,皆是字字珠玑,句句经典。若是没有东哥,这个世界将多乏味。我想要欣赏东哥的诗,最好是对他的生平做一个详细的了解,然后烧一壶茶,于无人安静之处,一边读诗,一边品茗。或于酒后月下,大声吟哦,或约几位友友互相探讨,击节而歌,那才惬意。东哥的诗词多豪放大气,不适合小心眼的人读,不然怕血脉喷张而死,而最适合豪情侠义之仕读,最是鼓气励志。当然这只是说的一方面而已。他还参禅悟道,所以也有一些飘逸潇洒逍遥之作,不说了,我只是一个门外汉,说不好。说了那么多,其实都是胡说八道,离题万里了。第一我对东哥不甚了解;第二他的诗词我一首都背不全;第三前面有专家解释得非常清楚,所以我就不必耍花枪了吧。????????????
江城子这个词牌名始于花间派词人韦庄,但是一直都是单调,直到苏轼才发展成双调,双调一体,七十字,五平韵。苏东坡就无需过多介绍了,北宋时期文化界巅峰人物,诗,词,书,画,玩,吃,佛,道,无所不会,无所不精。尤以宋词成就最高,开创了豪放派词风,为宋词能与唐诗并称于世立下最大的功劳。而这首《江城子·密州出猎》就是他豪放词风的代表作: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1075年,苏轼由于反对王安石变法,自请出京,调密州任知州,颇有官声。这首词记录了他当时作为地方长官的一次出猎。其实苏轼是个文官,所以这种大规模出猎对他来说是相当震动。我们赏析诗词,要学会抓眼。比如在前几次问答里面用截取法赏析律诗,其实就是抓诗眼。词也一样,有词眼。这首词的词眼第一句就出来了,“狂”。其他所有的笔墨都是围绕这个字在写。我们具体来看。苏轼时年四十岁,却自称老夫,又聊发少年轻狂心态,为何?心中有郁结。聊发是什么意思,姑且发作。“且看老夫像少年一样狂放,左手牵着黄犬,右手擎着苍鹰,穿着貂皮,戴着锦帽,率领上千骑随从像疾风卷过平坦山岗。”声威何其雄壮!“为感谢百姓们倾城而出追随于我,我要像孙权一样亲自射杀猛虎,以飨众人。”上阙写密州出猎的壮阔场面,气势恢宏,豪情满天,英雄气概,不可一世。下阙更狂了。为啥?喝了酒壮了胆子。“痛痛快快喝了一顿酒,胸间胆气更壮,便头发斑白,又有什么关系!”胆子更大,便开始抒发郁结之气,当然,文人还是要用典,这样曲折遮掩一下,才显得高级。虽然是用典,但意思明明白白的,“天子何时启用我呢?我一定尽力气拉满雕弓,朝着西北瞄望,奋勇射杀敌人。”典故出处:魏尚为云中太守,抵御匈奴有功,因小罪削职。后来汉文帝派冯唐持符节到云中去赦免了魏尚。宋神宗时期,国力薄弱,与辽和西夏兵争不断,皆处下风。忠君报国之人,都是心中愤懑。下阕借出猎表达了苏轼抗敌的政治主张,抒发了他欲报效朝廷的一腔热血。狂吗?狂,但是潜藏在狂下面是对国家和天子的无比忠诚。同年早些时候,也就是苏轼赴密州上任之时,在驿馆梦见了十年前去世的妻子,一时伤感,同样写了一首《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纪念亡妻: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这首词大家都熟悉,我们就不解读了。这里列出来就是告诉大家一个知识点,苏轼的词,同样的词牌,可以豪情壮烈,飞鹰走狗,也可以悲痛欲绝,感人至深。我们称其为豪放派,是因为他开创了豪放派,但是如果仅用豪放派来称呼他是片面的,他的婉约词同样或缠绵悱恻,或清新婉转。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到,苏轼的词要么豪放,要么婉约,两者之间并不兼容。而后来的辛弃疾则是真正的集两派大成,水乳交融,奇经八脉全部打通,在词的艺术性上创造了另一个顶峰。一家之言,欢迎指正评论。喜欢请点赞并关注,谢谢。
没有辛弃疾的破阵子有气势
苏轼《江城子 -- 密州出猎》:这是一首描述狩猎的词,作于熙宁八年(1075)冬,词人时任密州知州。这首词是宋人较早抒发爱国情怀的一首豪放词,在题材和意境方面都具有开拓意义。苏轼少有壮志,但仕途坎坷,密州时期,他的生活依旧是寂寞和失意的。郁积愈久,喷发愈烈,词人通过对狩猎盛况的描述,表达了他立功边陲的心愿。上片写出猎。“老夫聊发少年狂”,起句便气势不凡,一 “狂”字笼罩全篇。“左牵黄,右擎苍”,左手牵着黄狗,右臂架着苍鹰,这是何等威武。“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一个“卷”字写出了太守狩猎队伍的雄壮气势。“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百姓倾城出动,观看他们爱戴的太守行猎,又为这幅行猎图增添了声势。而太守为了不负众望,他决心亲自射杀老虎,让大家看看孙权当年搏虎的雄姿。下片承前进一步写 “老夫”的“狂”态,即自己的雄心壮志。出猎之际,词人痛痛快快地喝了一顿酒,意兴正浓,胆气更壮,尽管夫子老矣,鬓发斑白,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三句表现出词人烈士暮年壮志未已的英雄本色,写得十分有气势,其意旨直贯篇末。“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这里词人用了一个典故 :汉文帝时,魏尚为云中太守,抵御匈奴有功,只因报功时多报了六个首级而获罪削职。后来,文帝采纳了冯唐的劝谏,派冯唐持符节到云中去赦免了魏尚。词人以西汉魏尚自况,希望朝廷能派遣冯唐一样的使臣,前来召自己回朝,得到朝廷的信任和重用。“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天狼”,喻指辽和西夏。词人借着出猎的豪兴,将自己的愿望和盘托出,表达了自己渴望报国杀敌,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词本“昵昵女儿语”,苏轼的这首词刚出现了“划然变轩昂”的场面,它上片出猎,下片请战,有“横槊赋诗”的气概。词中历来香而软的儿女柔情,换上了报国立功,刚强壮武的英雄事业。这首《江城子》感情纵横奔放,韵调铿锵,气势雄浑,感情奔放,境界开阔,从艺术表现力来看,词中一连串表现动态的词,如发、牵、擎、卷、射、挽、望等,十分生动形象。此外,这首词表现出了作者的广阔胸襟,情感兴趣,希望理想,姿态横生。苏轼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 : “近却颇作小词,虽无柳七郎风味,亦自是一家。------数日前,猎于郊外,所获颇多,作得一阕,令东州壮士抵掌顿足而歌之,吹笛击鼓以为节,颇壮观也。”苏轼的这首一反“诗庄词媚”的传统观念,“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宛转之度”,不仅拓宽了词的境界,而且还树起了词风词格的别一旗帜。这现实中的“射虎”太守和理想中的“挽雕弓”、“射天狼”的壮士形象,继范仲淹《渔家傲》词后进一步改变了以红粉佳人、绮筵公子为主要抒情主人公的词坛格局。苏轼让充满进取精神、胸怀远大理想、富有激情和生命力的仁人志士昂首进入词的世界,改变了词作原有的柔软情调,开启了南宋辛派词人的先河。(难免有错别字,漏字,敬请见谅。)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胡椒博士

胡椒博士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