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鉴赏宋词名作《蝶恋花·月皎惊乌栖不定》?

蝶恋花
宋·周邦彦
月皎惊乌栖不定。更漏将残,辘轳牵金井。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绵冷。
执手霜风吹鬓影。去意徊惶,别语愁难听。楼上阑干横斗柄。露寒人远鸡相应。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这是一首把“香艳”藏起来的艳词!且听小可细细道来。月皎惊乌栖不定。月皎,即皎月,典出自《诗经·月出》“月出皎兮,佼人僚兮。”,是的,你猜得没错,佼人美女,词文之中只有带有“月皎”二字,大凡都暗示有一个美女,比如周美成有一句“月皎风清在处见”后面果然就有“眼迷魂乱”。惊乌,惊飞了乌鸦。栖不定,指乌鸦不安份地在枝上看来看去。这一句是说(作者醒的时候)月亮恰好刚刚从云里出来。更漏将残,辘轳牵金井。更漏将残,指的是滴漏里的水快流干了,暗示天要亮了。也照应本词题目中的“早”字。辘轳,井边取水用的工具。牵,牵动,此处指转动金井。井栏上有雕刻花纹的井。这一句表现上的意思是,井边辘轳转动。结合下一句的“唤起”,应当是指声音传了过来。其实不然,真正的解释是作者起来打水洗脸产生了一些声音。这么毫无美感的事情在周美成笔下也变得这么美!唤起两眸清炯炯。唤,此处指(被声音)唤醒之意,照应前面的“辘轳”炯炯,眼神明亮。也照应前面“月皎”中藏起来的“佼人”二字,即美女的眼晴明亮。这一句的理解就是,女子醒来后来,发现爱人在屋里,所以两眼柔情,无比动人。为什么会如此,是因为昨夜非常美好。也是小可所说把香艳藏了起来。泪花落枕红绵冷。红绵,即红棉。是古代女子化妆脸部时使用的粉扑一类的东西,借此化妆品,在此处指妆容。这一句是倒置结构,实际是泪花冷红绵落枕。此句可理解为,泪珠打湿了妆容,又落在了枕头上,变得清冷。为什么前一句还是烔烔,这一句就是“泪花”呢?是因为女子马上想到就要和男人分开,所以伤心流泪。执手霜风吹鬓影。鬓影,原指鬓发的影子,此处指头发的光泽。因为有霜风二字,所以两个人一定是来到了庭院或门口。因为离别在即,所以执手依依。这一句解释起来会很长,大意为:两个人走到庭院里,执手相望,依依不舍。那温柔的月亮照在她的发丝上,(发丝也依依约约地仿佛有些光泽)。去意徊惶,别语愁难听。徊惶,徘徊之意,暗指难舍难分。别语,临别之语。听,此处读仄声,疑读四声,这一句很是简单,难舍难分,那些离别的话儿让人更添愁绪。楼上阑干横斗柄。楼上,指小楼的上面,即夜空。阑干,此处不做栏杆解,而是横斜的样子,也可以指北斗星。横斗柄,指北斗星的柄横了过来,从全词来应当是借用唐朝徐安贞的“北斗横天夜欲阑,愁人倚月思无端。”一句,指天要亮了。这一句可能是虚写,一句话,天要亮了!为什么说可能是虚写,因为皎月之夜,看到北斗星有些难。露寒人远鸡相应。露,朝露。引伸为离别之泪。人远,人影远去。鸡相应,早晨鸡鸣。解释很简单,就是挥泪送别,人影远去,唯有鸡鸣声相伴。为什么小可说这是一首艳词,就是因为这不是随便一夜情的唐朝,而是宋朝。若是夫妻相送,情景不会如此绮丽,要知道有“金井”的人家,有“红棉”的女子都不会贫穷,岂会孤身相送?丫环和婢女在哪里?何况在词里明确交待了曾经有一夕之欢,所以这首诗里的女子应当是歌妓,或者相欢好之女人。如果说到鉴赏,全词以“辘轳牵金井”这一句最入法眼,不是说写得有多美,而是还原后是一个非常普通非常庸俗的一个场面——打水洗脸。这样一个系列动作,作者没有叙述,也没有穿插,更没有描写,只是有两个物品组合一下,便显得含蓄分明,余味缭绕。而且相当唯美!把一件日常的事情,写得如此富有意味,绝对是佳句!全词八句,以此句绝佳!
北宋婉约派名家周邦彦的这首《蝶恋花》写离愁别绪,隽美哀伤,细腻动人。全词如下:月皎惊乌栖不定。更漏将残,轣辘牵金井。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棉冷。 执手霜风吹鬓影。去意徊徨,别语愁难听。楼上阑干横斗柄,露寒人远鸡相应。“月皎惊乌栖不定”以天亮便即将动身出发的离人视角写明了时间,是月夜。原本小憩着的乌鸦一时误以为天亮了,惊得晃动,天未白、夜未央,枕边的离人心底却塞满了又要分别的愁绪。“更漏将残,轣辘牵金井”,眼看着美好的良宵就这样走到尽头了,井口方向传来有人汲水的声音,心下更加惆怅。南朝梁国诗人费昶在其《行路难》诗中也有“唯闻哑哑城上乌,玉阑金井牵辘轳”之句。“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棉冷”,离人叫醒身边贪恋时光的美人,而她也是一夜未曾深眠,此时剪水双瞳正泛着泪光,不舍的清泪滴落到枕头上,犹自生寒。明代文人王世贞在《艺苑卮言》中评这两句词时说道:“其形容睡起之妙,真能动人。”别时和别后情景最是断肠。“执手霜风吹鬓影。去意徊徨,别语愁难听”,秋风吹乱了鬓角青丝,执手相看泪眼,要走的人一步三回头,始终难以迈出脚步,而美人心伤,任什么临别言语也听不进心底,只平添悲愁而已。“楼上阑干横斗柄,露寒人远鸡相应”,笔触一荡,天色已白,离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只有晨鸣的鸡声相应和了。乐府《善哉行》中有“月落参横,北斗阑干”之句,此处化用之。可怜秋凉露重、江川万里,自己又要倍受多少的思恋之苦!这首词篇幅不长,然而也可从中一窥周邦彦清绵纤巧、哀婉轻愁的风格,一品北宋婉约派词作的伤愁与美好。
↑↑ 关注【文学名句】温暖情怀的文学,动人心坎的名句 → 记得点赞 ←蝶恋花宋·周邦彦月皎惊乌栖不定。更漏将残,辘轳牵金井。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绵冷。执手霜风吹鬓影。去意徊惶,别语愁难听。楼上阑干横斗柄。露寒人远鸡相应。(文末有白话翻译)【赏析】这首词是周邦彦的名作之一。它描写一对恋人分别时的情景,真切传神,使人如临其事其境,如见其人其状。全词层次井然,在时间推移上,从月明之夜,写到夜色将阑,写到鸡声报晓;在情事发展上,从分别之前,写到相别之际,写到已别之后。词中,景语与情语错杂;居者与行者兼顾。唐圭璋在《唐宋词简释》中称赞其“景真情真”;俞陛云在《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中则推之为“自来录别者希有之作”。上片写将别未别。首三句写户外之景、入耳之声;后二句写户内之人、将别之情。起句“月皎惊乌栖不定”,在写天将晓、人将别以前,先写夜来的月色和乌啼,以见人之未眠。可与这句合参的有晏殊《蝶恋花》词“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两句。就写离恨而言,晏句是明点,这句是暗写;就写景物而言,晏句只写所见,这句兼写所闻。如果说晏句的重点在写词中人通宵为床前见到月光穿户而添恨,这句的重点则写词中人彻夜为枕上听到乌鹊飞鸣而增悲。这里,栖息不定的惊乌显然有其象喻意义。其所象喻的正是这对因别离在即而凄惶不安、难以安寝的恋人。二、三两句“更漏将残,辘轳牵金井”,写别夜匆匆,今宵苦短,不觉更已残、漏将尽,院内已有人在井边转动辘轳取水,那令人心惊肠断的分离时刻越来越近了。起句以乌鹊惊飞声折射出月光之皎洁,这两句以更漏声、汲水声折射出夜色之阑珊,因为词中人此时身在户内,都是从入耳之声想象户外之景。这是诗歌中常见的借声传影的写法,例如白居易《夜雪》诗“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道潜《秋江》诗“数声柔橹苍茫外,何处江村人夜归”,分别借助折竹声、摇橹声想见视线以外的景物,其机杼是相同的。前三句既已烘染足了气氛,景中人也就呼之欲出,接以“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浇枕红绵冷”两句,推出了作为主角的那对整夜为别情所苦的相恋之人。说“唤起”而不说唤醒,正是用语精妙之处。这对恋人虽曾就寝,却并未入睡,乌啼声、更漏声、辘轳声,声声入耳,只是该上路的时刻终于到了,不得不相唤起床,故“唤起”之时双目清澈,非乍醒之态。古代诗歌中所写恋人间的分离,往往男方是行者,女方是居者,这首词所写也是如此。“唤起”二字中包括呼唤者与被唤者,实是男女双方合写。下面“两眸清炯炯”五字,则是写女方,使人联想到目如秋水、珠泪盈睫的女性美。下句的“泪花落枕”,仍似主要写女方,但男方固无不同时垂泪之理,也可以说是合写双方。“红绵冷”三字,则说明泪水已浸入枕芯,是一夜所落之泪,不仅是“唤起”后所落之泪。正如俞平伯在《清真词释》中所指出,这两句实“包孕无数之别情在内,作一句读下,殆非善读者”。下片,前三句写相别,后二句写别后。换头“执手霜风吹鬓影”一句,情中见景。“执手”仍是男女合写,而“鬓影”应指女方的云鬓,“霜风”则点出相别的季节是柳永《雨霖铃》词中所说的“更那堪、冷落清秋节”。全句所写情状与柳词中“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两句相似,只是柳词写执手之际凝咽无语,而从这首词下面直抒别情的“去意徊徨,别语愁难听”两句看,这对恋人执手时是有“别语”的。“去意”句写行者,写男方:“徊惶”二字俱见其留恋不舍、五内无主之状。“别语”句也从男方角度立言,正因其徊徨不安,什么话都无心倾听,但“别语”应是女方临别叮咛之语,因而句中仍有女方的身影在。结拍“楼上阑干横斗柄,露寒人远鸡相应”两句,写人去后的凄凉景象,以景结情,宕出远神。这两句,景中有人,景中见情。“楼上”句所写天将晓时北斗低挂、斗柄横斜的景象,可以说是行者回顾小楼所见之景,也可以说是居者在楼上目送行人时所见之景,当然更可以说是双方共见之景。“露寒”句写人已远去、天已破晓。“露寒”与换头句中的“霜风”二字相呼应,而这寒冷的感觉,既是生理上的,也是心理上的;它与这时已别之人心中的凄清之情是相表里的。句中的“鸡相应”,既以鸡声四起暗示夜已尽,天已明,也是在这首词的终篇处以一片鸡声与乌啼声、更漏声、辘轳声、唤起声、别语声交织成一支凄凉的送别曲。到此,离别的悲剧词语虽尽而词意无穷,而人远去后双方的苦恨和处境,则留给读者去想象了【白话】月光皎洁明亮,乌鸦噪动不安。更漏将残,摇动轳辘汲水的声音传到耳边。这声音使女子的神情更加焦烦,两只明亮的眼睛泪水涟涟。一夜来眼泪未断。湿透了枕中的红绵。手拉着手来到庭院中,秋风吹着美人的鬓影。离别的双方恋恋不舍,告别的愁语让人不忍细听。楼上星光灿烂,斗柄横空。清露寒冷,伊人越走越远,偶尔传来晨鸡的报晓之声,与那远人的脚步声遥相呼应。你喜欢哪些古诗词?留言说一说。关注【文学名句】遇见动人语言是美妙的缘,总有贴心文字温暖着你我↓↓ 记得点赞,喜欢就分享和收藏 ↓↓
蝶恋花这个词牌又名“卷珠帘”“凤栖梧”“黄金缕”。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五句、四仄韵。大家可能熟悉的是霍尊演唱的《卷珠帘》吧?很好听的一首“古风”歌曲。他这个歌词跟卷珠帘词牌没有关系,并不是填的卷珠帘词牌,只是用了卷珠帘这个名字,并且引申了这个动作的意思写的一首现代诗歌而已,再配上音乐,就美轮美奂了。这里给大家普及个小知识,蝶恋花和卷珠帘有什么区别?其实更多的是意境上的区别。蝶恋花,生死缠绵,离愁别恨。卷珠帘,情窦初开,欲说还羞。就是男女感情不同阶段的区别,那么用蝶恋花一般就感情浓烈一些,大家知道就行。再来看这首词的作者周邦彦。在上个关于宋词词魁的问答里,“论规范词牌大成的词魁,非邦彦莫属。”周邦彦就是那个制定词牌平仄规律的翩翩美男子,掌管宋徽宗的音乐部门:“大晟府”,还跟皇帝抢李师师(不可信),他不仅文采好,还是个音乐家,长得又帅,然后又是部门领导,这就属于专家型领导。李师师喜欢他也很正常(还是不可信)。周邦彦不仅规范了词牌,也创作了大量词作。特别擅长长调,现在能看到的作品不多,但篇篇都是精品。词发展到北宋末,经历了柳永和苏轼的两大变革,在周邦彦手上达到了巅峰,他基本上吸取了所有前期词人的创作风格,温庭筠、韦庄的艳丽;李煜词的深沉委婉;冯延巳的缠绵悱恻和香艳;晏殊欧阳修的蕴藉、深情和秀逸都在他的词作里融会贯通,唯一的一些不足就是在创作题材上,也就是苏轼的革新之路上,没有继续走下去,豪放派的旗帜交给了张元干和辛弃疾。好,交代完作者和词牌,就可以来看作品了。这首《蝶恋花·早行》其实是周邦彦一首比较易懂的词,前面讲那么多实际上也是为了让大家更好的欣赏它:月皎惊乌栖不定,更漏将残,辘轳牵金井。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绵冷。执手霜风吹鬓影。去意徊徨,别语愁难听。楼上阑干横斗柄,露寒人远鸡相应。“月亮皎洁似银盘亘空,乌鹊惊而振翅,在夜空中盘旋不敢落定。计时的更漏快要流尽了,屋外摇动轳辘在井里汲水的声音传进房间(金井:富贵人家的井,黄铜包装的井栏)。这些声音惊醒了枕边的女子,眼中炯炯清光(泪水)闪动,泪水打湿了枕头,一片冰凉。”是不是画面感超强?还有各种声音响动,像不像电影?从天上到地下,从屋外到房内,最后落到身边女子一夜未眠,泪水涟涟的双眼。好一个长镜头啊,蒙太奇都不用。这就是功力。“手拉这手告别,秋晨的寒风吹得她鬓角的发丝轻轻舞动。一步三回头,实在是不忍心再听你说别走。终于行远,回头望楼上,女子仍静静伫立。天色未白,露水寒凉,人儿也渐远到看不清楚,却穿过楼上栏杆看到北斗七星银河璀璨,只有报晓的鸡声与远行人的脚步声遥相呼应。”依然是精美的画面。这些细致入微景色的刻画,以及各种声音的配合,充分表现出难舍难分的离情别绪,形象地体现出时间的推移、场景的变换、人物的表情与动作的贯串。纵观周邦彦这首词,通篇写景,写人物动作,并无一词直接抒情,可就是在这些不断切换的场景里面,让读者深深地感受到远行者和留下女子心中的不舍。附赠周邦彦另一首作品,大家欣赏。说他和宋徽宗抢李师师,就是从这来的。少年游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这个更好,也更好玩。一家之言,欢迎评论。 喜欢请点关注,谢谢。
谢谢悟空问答邀请回答!提到大宋王朝,给人们的第一印象就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双璧”之一宋词。苏辛柳姜李清照,陆范秦晏欧阳修——群星荟萃,璀璨夺目,灿若星辰!就词作而言,他们足以代表宋代文化艺术巅峰。而我们今天提到的也是一位文化名人,他的宋词创作也许没有以上十大天王成就,但有一点可谓空前绝后,那就是敢和当朝皇帝争风吃醋,真可谓:舍得一身剐 ,敢把皇帝拉下马。而且证据确凿,并为后人留下一首《少年游》,进一步证明了“此故事并非虚构”!他就是大宋词人周邦彦,浙江钱塘人,字美成,号清真居士,生于公元1056年出生。他与苏轼、辛弃疾、姜夔号称“宋词四大家”。据史料考证,他在大宋词坛上的地位仅次于苏轼,名列辛弃疾、姜夔之前。但在所有诗词爱好者的眼里,他的声望远不及辛弃疾、姜夔有名,更无法与苏轼相比了。用当下人的观点,充其量只是一个“二流作家”“三流歌手”,这您就大错特错了,这是您根本就不了解这位“周大相公”。其实在他所处的那个时代,周邦彦被尊为“婉约派的集大成者和格律派的创始人”,开南宋“醇雅词派”之先河,对宋词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也是作品流传最广的词人。也许您说:奉旨填词的“柳三变”有点不服!毕竟坊间有言:“但有井水处皆歌柳词”之说,但是柳永的词只得到下层社会的认可,乃“下里巴人”所好,为庙堂士大夫,阳春白雪所不齿。据史料记载:周邦彦的词在当时却能够达到雅俗共赏,无论是达官贵人,贩夫走卒,还是才子佳人,市井之徒,皆知其词可爱,尤其可见在当时,他的词远胜于“柳词”。言归正传,我们来赏析他的这首《蝶恋花》。月皎惊乌栖不定。更漏将残,辘轳牵金井。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绵冷。执手霜风吹鬓影。去意徊惶,别语愁难听。楼上阑干横斗柄。露寒人远鸡相应。显而易见,这首《蝶恋花》是一阙情人之间的送别词。从内容上看该词情景交融,按空间推移,将别前别时别后的情景,依次推开,层次分明:从室外到室内,又从室内到室外,景物在变化,情绪在扩展延伸,如同电影画面“蒙太奇”手法,使读者的思绪随着作者的笔触,依依不舍地送别远离之人……此时正登楼遥望,然而以是人已去远,无影无踪,只看见斜挂在天空的北斗,只感到寒气袭人只听见远处传来的鸡鸣悲声。富有画面感,淋漓尽致地表现出离别的无奈和悲凉。单凭这首词的艺术水准,我们不难看出周邦彦的才华绝非浪得虚名,无愧宋词四大家得美誉。再次感谢悟空问答平台提供机会,与各位文友分享!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terence0258

terence0258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terence0258近期发表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