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赏析秦观的宋词《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

怎么赏析秦观的宋词《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我来回答:《浣溪沙》秦观漠漠清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赏析]这是一首抒发春愁的词,笔调极淡。上片三句通过人的感受点明了时间,地点、气候。这是一个春天的早晨,女主人公独自登上小楼,只觉得这天气似秋天一般寒冷。这三句词虽然只是描写景物,无一字抒情,然而人物寂寞、无聊、冷落的心情却全在不言之中。下片正面描写春愁。虽然仍然不见人物,却用一个"愁"字点明全词主肯。为了描绘难以摹状的残梦与春愁,词人运用比愉,将梦比作飞花,将愁比作细雨,把那虚的感受具体化,形象可感。梁启超就称"自在"这一联为奇语。末字一个"闲"字更写出了女主人公寂寞无聊的心绪,独处闺中,院落凄清,她懒懒地卷起绣帘,朝外头望去。这首诗将情与景完美融合为一体,像一件雕刻精致的艺术品、其中下片创作技巧尤为高超,正如《续篇草堂诗余》所云;"后叠精研,夺南唐席。"赏读这首古诗词
这首词描写了闺中女子淡淡的闲愁,却透溢出浓浓的哀思。这淡而有味、韵味无穷的艺术风格,是秦少游,实际上也是婉约派正宗特色之一。这首词以清丽婉约、俊逸精妙的语句描绘出一位相思女子在精小的阁楼和她淡闲愁怨的画面。自在飞舞的杨花,丝丝的细雨。。。。。。如同主人排遣不掉的忧愁。万般无奈,把精美的帘幕挂起,倚在窗前独自凝眸。这首小令如初日芙蓉,倩丽桃李。韵味悠长。
《浣溪沙》一秦觀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陰無賴似窮秋。淡煙流水畫屏幽。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閑掛小銀鉤。本人賞析。此首抒寫春愁。上片以屏風上所畫的淡煙流水的自然景色來襯托春天清晨輕塞似清秋的感覺。下片“自在"兩對句,秦觀善於細微的景物與自我感覺巧妙而和諧結合,更具體形容春愁。此詞用"愁”和夢來比喻絲雨,飛花,不正面講愁如絲雨,夢似飛花,而是反說絲雨如愁,飛花似夢,很有新奇感,更顯空靈無比。結尾以銀鉤閑掛收結,融情入景,意景在言外,合蓄不盡。!言情之詞貴乎婉轉,最忌率直。語一率直,意即膚淺,勢必難成佳構。讀此可以悟填詞言情之法,皆可為初學之範例。
理论上,任何一首仄起平收平韵的七绝,都可以改成一首《浣溪沙》,只要给第三句做一个对偶,再加一句过渡就可以了。所以,按这个模式。随便一首仄起平收平韵的七律,肯定可以变成一首《浣溪沙》。因此,《浣溪沙》名为词,但实际上是和《鹧鸪天》一样,是最接诗的“词”,其最大的妙处就在于下片的“对仗”句。对仗若是精彩,《浣溪沙》就活了!就是好词!这一首就是《浣溪沙》词的代表作之一。尤其是下片的对仗,历来被批评家所激赏。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把淡淡的轻愁写得清浅,清隽,清新,而且读起来更有一种婉转的格律之美,自在飞花这个纯净入骨的仄仄平平读起来就是一首音乐,更让人如醉如痴的是后面又加了一个浊音的“梦”字,轻重与清浊就像李易安提倡的那样,搭配自如,浑然天成。对句如此美妙,可出句丝毫不落下风,六鱼七虞韵部自带情感属性,一先韵部也是婉丽十足,丝,雨,细,三个发音相近的字组合起来之后,又配上了七鱼七虞。然后用十一尤做结尾。简直比上联更唯美。这还仅仅是格律上的,字面上更是妥贴无比。落花如梦,丝雨成愁。而丝雨历来可以解释为“私语”,也就是说两词偏偏有三种解释,而且那两个形容词也下得极为曼妙,轻,仿佛这花和梦连在了一起,变得具体起来。细,更让轻愁浑如看得见一般。这是灵感突袭之后神来之笔而且不可复制,意味着作者再写一千首《浣溪沙》也不一定会出现这么美妙的句子了。另,关于七律改浣溪沙,都可以游戏一下,权当拍古人马屁,权当练笔习作,但偷偷地,别发出来就好。免得被喷。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成灰蜡炬泪初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殷勤青鸟为探看。七绝改浣溪沙落魄江南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落梅横笛已三更。(借容若句)十年一觉扬州梦,万里孤蓬燕子筝,青楼赢得薄寒名。
《浣溪沙-漠漠清寒上小楼》赏析原文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秦观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注释漠漠:冷漠。清寒:阴天穷秋:秋天尽头。幽:意境悠远。自在:自由自在。丝雨:细雨。宝帘:帘子。闲挂:随意地挂着。现代文:有些寒冷天漠漠登上小楼,清冷的早上讨厌得像秋天尽头。薄雾流水像花屏一样幽静,花瓣自由飘落似梦中,细雨像愁绪绵绵不断。帘子旁随意地挂着银钩。作者简介:秦观,年少丧父,仕途抑塞,于新旧党迭为消长之际,一再受到排抑,满腹满腔人生的遭际感慨,泛化为一种凄怨感伤的心境意绪而弥漫于词作之中,呈现出含蓄蕴藉、窈深幽约之美。赏析:前两句作者写清冷的早上自己一个人地登上小楼,因为一个人很孤单,愈发讨厌这种寒冷的感觉,觉得像到了秋天的尽头。第二三句,似乎是写在小楼上看到的景物,薄雾缭绕汤汤流水像花屏一样幽静淡雅,散落的花瓣在空气中自由地飘来荡去似梦中一样优美迷人。其实,这两句是为下一句“无边丝雨细如愁”打下伏笔,不尽的愁才是作者内心深处的痛。最后一句最能够点明主题,点缀着珠宝的帘子旁边随意地挂着一个银钩,作者感叹自己就像那个银钩一样,在一些珠宝旁显得无用,同时,作者表达的另一个意思恐怕是,如果自己得到赏识,也会像那个银钩一样独当一面。诗作意境悠远。是值得一读的好作品。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此词诗意漫延如轻盈飞舞于空中的绮罗,又像水墨缓缓晕染着画卷,又如听到吐气如兰的美丽女子发出幽幽地叹息。少游笔下的艺术形象清丽淡雅,带着轻淡的愁怨,其意象的选用亦精巧玲珑,意境朦胧梦幻。最奇的是词中没有出现抒情主人公的举止活动,却分明在词中见出她的情态与心境。整首词情景交融,清空灵动。漠漠轻寒上小楼首句渲染氛围,春天微寒的气息弥漫四周,“上”字尤显新奇,如优美的旋律飘然而起。漠漠,漫衍状,似悄无声息地带着读者进入诗境。“轻”“小”都让人感觉体量之少,但漠漠却起到了扩容的作用,小楼里渐渐弥漫着轻微的寒意,同时也为整首词定调。宋代孙应时有诗云“连阴漠漠锁春寒,閒检新年历日看”;吴潜云诗“春阴漠漠护轻寒,春昼无聊午梦閒”;另有诗人云“轻寒漠漠雨霏霏,春院人闲半掩扉”;“雨悄风轻寒漠漠”等等都描写了阴郁气候下轻寒弥漫的春情,“护”与“锁”皆有凝滞不动的感觉。而秦观在“漠漠轻寒后”着一“上”字,使得画面灵动起来,一种着意要侵入小楼中,惹人生愁的感觉。晓阴无赖似穷秋,早晨的天气阴沉沉的,仿佛深秋的萧索寒凉。无赖,没有来由的,这是一种很微妙的主观体验。诗面虽然停留在氛围的渲染中,但抒情主人公却隐然浮现出来了。晨起的阴郁不仅是气候的表现,也隐含着楼中人的感受,一种无端端生起的愁烦。词人跨越季节的把晚春与晚秋的感受联系起来,由伤春到悲秋。在古诗词中,伤春多写女性之愁,而悲愁多写文人之愁,由此词人此词中多少由所描写的抒情女主人公关照到自身的处境,都是一种失意的生活状态。淡烟流水画屏幽一个“幽”字,见出室内光线暗淡,是“晓阴”造成的环境氛围。但词人却是从细处写出,只从一扇屏风不清晰的画面来写整个内部空间的暗沉。屏风上的画因为光线不足而显得隐隐绰绰,看上去时有时无,却是仿佛动了起来。画面的意境也与整个环境、人的情绪融合为一体。唐代牟融诗“流水断桥芳草路,淡烟疏雨落花天”;宋代毛滂词:“淡烟疏雨冷黄昏。零落酴醾花片、损春痕。”王炎诗:“日酿梅酸新雨过,山连空翠淡烟横。”田为词“淡烟半隔疏林,掩映断桥流水。”宋廷瑞词“小桥流水,不胜愁绝。……淡烟微雨,江南三月。”可见,淡烟流水所营造的多为婉约中带有忧愁情绪的意境氛围。此句正关合了楼中人当下的抑郁伤感之情。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此二句虚实,分合,大小与情绪的起伏关合得非常紧密。花雨的意境打成一片,物情与人情浑融一体,二句体现了多重主观感受,情感之丰富可见一般。飞花、丝雨是晚春典型的季节特征,意象用得极为精巧细致。飞花与丝雨本为实境,然作者将之拟化成了主观感受。“自在”二字,将飞花人格化。自在:自由,无拘束之意。此句写飞花在外部空间的自适无碍,恰与小楼中的抒情主人公所在的密闭环境形成对比,一内一外,一压抑一自在。但转而再入一层主观感受,自在不过是一场梦。双重主观感受在飞花意象间一转再转,自由的飞花不过是梦之虚幻,飘缈难寻。这引发了幽怨的愁情,亦是将实就虚,触目皆是的丝雨如抒情主人公愁情漫衍,无可回避。秦观词有句“飞红万点愁如海”,贺铸的“为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都是将主观的感受情境化。但这里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将客观物象主观化。梦与愁都是情绪体验的生发,在感受上并不是以实体形式呈现,因此是以虚应实,把情绪变成外显的飞动情境,扑面而来,满眼凄凉。二句交叠成了一片迷离梦幻的境界。花与雨组合的精美意境空间被“无边”二字延展得阔大深远,动人心魄。在读者的视觉感受中应是满目飞动,飘缈空灵,句末的“轻似梦”“细如愁”体现出反虚入浑的诗品特色。梦之虚幻,愁之萧索,让一切变得不真实又历历在目,花雨的无边自在本是主观揣度,但瞬间又被打落尘埃,原来一切都是虚妄,如梦幻泡影,所谓的自在,其实连飞花也不见得能拥有,而有的只是那无边的愁怨却是被真实地经历着。此二句应是全词最高潮处,作者因阴沉的天气,昏暗的光线,朦胧迷离的花雨而沉浸在情感体验中。末句回到现实,宝帘闲挂小银钩眼前之景,从细微处写出。可以说,秦观此词的每个意象的选择都极其精巧,深得周邦彦词“丽”的特点。宝帘与小银钩与一个闲字相绾,通过物象来表达精神状态的百无聊赖。全词情景交炼,浑融一体,区别于小令惯常以上片写景下片抒情的套路。其意象精美巧致,意境的清丽幽秀,情感含蓄蕴藉,是谓婉约之正宗。
词的原文如下:漠漠清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这首词描写了一种令人流连忘返的境界。很有艺术价值。每次读这首词都会神游在秦观描绘的情景中,久久难以走出。尤其是下半阙“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时,总会让我有一种无限遐想的空间……沉醉其中。“漠漠轻寒上小楼,”说的不是严寒,也不是料峭的春寒,是“轻寒,就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寒。就是暮春时的一点寒。”清寒”上小楼,一定是有人感受到的,但是作者在这里并没有直接去描写那个人,而是通过薄薄的春寒侵上小楼,通过住在楼上人的感受去表明人物。楼上的人在这暮春时节为什么会感觉到冷呢?原来是“晓阴无赖似清秋。”一大早天就阴了,人的心情和天气的阴晴有很大关系,一大早起来如果红日高照,万里晴空,心情也会因天气的晴朗而明朗,温暖。但是暮春时节又没有太阳所以才有了像清秋的感觉,寒凉。春天了,却寒凉,不免让人感觉郁闷。因为外面微寒,所以主人公,也许是词人,才会枯坐在楼里。不愿出去。无聊的主人公举目四望的一个画屏上的一幅画——淡烟流水图,迷蒙淡远。上半阙写的是人,但是并没有对人物进行直接的描写,只是通过环境“清寒”上小楼,搂外阴沉的天气,室内的淡烟流水图,所有的一切都是让人不开心的。所以油然而生的必然是一股淡淡的春愁。下半阙紧承上半阙,主人公坐在小楼里,因为不堪寂寞,于是向外眺望,看到的却是“飞花”和“丝雨”。飞花的轻盈如同昨夜清幽的梦,缠绵环绕,诗人把抽象的事物具体化。让人感同身受。同样内心的愁闷也如同这“丝丝绵绵”的细雨一样具体化,诗人和读者之间建立了通感。“飞花”和“梦”,“丝雨”和愁。本来不相似,没法做比较的事物,词人却发现了它们之有“轻”和“细”这两个共同点。于是原本不相干的东西联系在一起。构成了既恰当又新奇的比喻。“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对仗工整,有音乐美,诗意美和画境美。画面感强,意境清幽。构成了一副凄清唯美,空灵杳渺的艺术境界。最后全词以“宝帘闲挂小银钩”作结。这句写出了词人沉浸在自己的心绪之中,却在不经意间瞥见了缀满珠宝的帘子正随意悬挂在小小银钩摇曳着。一种说不清,挥之不去的百无聊赖的心境刻画的非常生动,有很强的代入感,含蓄有韵味,更加耐人寻味。这首词传情表意含蓄有韵味,意境深幽,秦观擅长写艳词,但是用语却总能翻出新意,情致清幽有趣。这首写春愁的词,把那种微妙的,不容易被触摸的感情,被秦观生动具体的表现出来。更写出了平常人内心的空虚,却非常有境界。把自己半生仕途的坎坷,屡遭贬谪,通过这首《浣溪沙》表现出来,是一部很有情致的作品。有书君语:一直倡导终生学习的有书君今天给大家送福利了啦。2019年最值的读的52本高分畅销好书,免费领取。从认知思维、情感故事、工具方法,人文社科,多维度承包你一整年的阅读计划。活动参与方式:私信回复“福利”或点击阅读原文即可免费领取。限时福利,先到先得哦~
秦观(1049一1100)北宋文学家,苏门学士之一,但且缺少苏轼那种对世事开怀面对的胸怀,由于官场社会世态炎凉仕途不畅,怀才不遇,多次遭贬性格忧郁寡欢,缘郁郁而终。他的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词如下: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释意:在微微寒意的春天独自登上小楼,早晨的天气显得有些阴暗,让人感觉烦闷,恰似进入深秋。凝望着画屏上的淡淡轻烟,潺潺流水,显得格外幽静。窗外自由飞舞的花瓣象梦境一般轻盈,淅淅沥沥的丝雨,叙叙地下着如心中的忧愁无法消失,轻风飘动的珠帘随意挂在银钩上。这首词描写了作者内心百无聊赖的愁惜,夹着薄薄的春寒登上小楼,以初晨的阴暗天气烘托出内心烦闷寂寞的心情,借画屏,飞花,丝雨这些场景与梦境编织在一起,把春天的景象写得象深秋一样凄凉寒惨,以景衬托作者忧怨的心情,触景生情,以情融景,整首词给人一种清冷,缥缈的感觉,也正是作者要寄托的郁闷,愁苦心绪。
将闲愁写得如此细腻空灵婉妙唯美的的男词人,非秦观莫属。《浣溪沙》 (宋)秦观漠漠轻寒上小楼 ,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 ,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无赖:无聊。穷秋:晚秋。宝帘:珍珠宝玉等制作的帷帘。1 妙在意境,朦胧,幽迷,空灵。“漠漠”,“轻寒”,“晓阴”,“淡烟”,“流水”,轻柔妩媚而又淡淡忧郁,是烟雨袅袅,清寒未消,独上小楼,斯人憔悴的一幅图景。春是恼人的季节,花落雨无声,她似乎百无聊赖,却又无比期待,似乎怨恼烦闷,却又无可奈何!“漠漠”,淡淡的,无边无际的,“漠漠水田飞白鹭。”“轻寒”,有点凉意,春寒,既是天气的清冷,又是人物内心孤寂生寒,“罗衣怯雨轻寒透。”“淡烟”,晚春丝雨,如烟如雾,朦胧幽渺,“淡烟凝翠锁寒芜。”这组淡雅细小而又清新忧郁的意象,渲染了一种朦胧幽冷而又凄美的意境,将人物忧郁多愁的内心细腻而又丰富的表现出来。2 妙在比喻,飞花如梦,丝雨如愁。以梦来比喻飞花,又以“自在”来形容,梦的自由与轻盈,凄迷像极了眼前的春花匆匆凋零,飘然而落,梦后的怅然若长又像花落春归后的伤感无奈。以愁来比作丝雨,愁的杂乱绵多,就像烟雨一样无边无际,丝丝缕缕,不可断绝。愁的不可排解笼罩心头,又像烟雨迷蒙,充斥天地。妙在用抽象难以把握的情绪来比喻具体可见的事物,使人的情绪隐约可见又似有若无,不可捉摸,幽幽的飞花,缠绵的丝雨又与人淡淡的怅惘忧郁相一致,既写景又传情。王国维评价秦观:“少游词境最为凄婉。”
孟子说,知人论世,也就是说,我们在赏析秦观的词的时候,你要知道,这是一个被称之为古之伤心人的人。秦观的性格多情敏感,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络腮胡子的大老爷们。他看见春天就伤春,看见秋天就悲秋,看见歌女就想象着离别的悲伤,看见流水,就觉得那里全都是自己的泪,做了个梦,就认为是梦醒时刻春梦了无痕。总之,他的词中弥漫着一种悲伤,还不是那种淡淡的悲伤。不过,这首词中,他的悲伤并不过分,也就是伤春而已。我们来看看这首词: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译文:春风中带着点寒意,我一个人独自登上小楼。天气有点阴阴的,就像是深秋一样,真是让人坐立不安,真讨厌!回望画屏,淡淡烟雾,潺潺流水,意境幽幽。春风摇荡的窗外,花儿自由自在地轻轻飞舞,就像我的一场春梦。下雨又下起来了,仿佛要浸泡整个春天,仿佛要打湿我的心情。雨漫无边际地飘洒着,就像愁绪飞扬。再看那缀着珠宝的帘子正随意悬挂在小小银钩之上。你看,这本来就是一副和谐美好的春光图,愣是被秦观染上了悲伤的色彩!有人说,这是秦观写一个女子的,但是我认为,其实这就是秦观的自况。秦观的这种情绪,我们可以把他定义成闲愁。就像是晏殊在园林里散步,却感叹无可奈何花落去一样。一般来说,闲愁都是闲的没事干的人才有的,你要是忙得像条狗,哪里还去管什么花开花落细雨无边。你要是个开朗乐观的人,在这个美好的春天里,何不浅吟低唱一首,迎接这个生机勃发的世界呢?所以,伤心的秦观,伤心千古!
问题:怎么赏析秦观的宋词《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前言北宋词家中,秦观是婉约词的代表人物之一,秦观词在婉约之中有阴柔之美,因此元好问评价道: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晚枝。拈出退之山石句,始知渠是女郎诗。秦观的这首《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很能代表他的词风。一、从《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看元好问的评价。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这首词通篇写景,但是景中含情:晓阴无赖、飞花似梦、雨细如愁,挂在帘幕上的银钩还用了一个“闲”字。形容画屏用了一个”幽“字。诗中意象的选择和组合非常重要,特别偏正词组中的修饰语和中心语的搭配最显示词人的风格,例如:漠漠-轻-寒;小-楼晓-阴;穷-秋;淡-烟;流-水;自在-飞-花;无边-丝-雨;宝-帘;小-银-钩。中心词语:寒、楼、阴、秋等,加上什么修饰语很重要,决定了一个词的情感色彩,通篇使用什么的修饰语,决定了整首词的感情色彩。选择什么物象,给这些物象(中心语)选择什么修饰语,反映了一个人的风格。元好问评价秦观时,引用了他的两句诗: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对比韩愈(拈出退之山石句)诗句可见风格的不同:升堂坐阶新雨足,芭蕉叶大支(即栀字)子肥。韩愈(韩退之)写花用的是”大“和”肥“;秦观是”有情、无力“,还要”含春泪“。所以,中心语相同的情况下,用不同的修饰语会表现出不同的风格。好比同一个美人,用不同的妆容、服饰会显示不同的气质。花木兰”当户织“的时候是小家碧玉、关山度若飞的时候是巾帼英雄。二、《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简析1、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漠漠就是清淡的意思,用来修饰“轻寒”,不过这不一定是简单的主谓宾:轻寒-上-小楼。在青岛的海边,常常看到海雾从大海中缓缓爬上海岸,一直爬上了海边的小山,笼罩竹小鱼山上的望海楼,当真是:漠漠轻寒上小楼。不过,也可能是 (主人公)在漠漠轻寒中登上了小楼 。此时此刻,清晨的阴霾很像深秋,无赖,是有些调皮中的可爱,并不是泼皮无懒的意思。 第三句写眼前的景物,淡烟流水是画屏上的图案,幽:清幽、幽静、幽远。2、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第4、5句对仗,非常工整,浣溪沙的4、5句以对仗为常见格式,但是也有很多不对仗的浣溪沙。眼中的飞花自由自在; 雨,不但细的像丝,而且还无边无际。这两句都用虚实之间的比喻:花似梦,雨如愁。这种比喻在现代诗中常见,但是今人写旧体诗的时候不太容易掌握。结束语浣溪沙是一首齐言的旧体诗, 很像少了两句的七律,也像多了两句的七绝。晓阴无赖似穷秋,漠漠轻寒上小楼,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写七律比较擅长的朋友作起浣溪沙和鹧鸪天来就简单得多。 老街建议学词之前一定要先学五律和七律。@老街味道
秦观,字少游,宋代著名词人,他的词婉约新丽,远祖温韦,近步柳七。《浣溪沙》是一词牌小令,体制离七律不远,亦可见词为诗之馀是有根据的。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这首词以轻浅的色调、幽渺的意境,描绘一个女子在春阴的清晨里所生发的淡淡哀愁和轻轻寂寞。全词意境怅静悠闲,含蓄有味。“漠漠”是没有声音的意思,经常表达寂寞的感觉。古人经常用它来表达一种莫名的,无情感的东西,例如北风漠漠。不知为何古人一有愁绪就上楼,和李后主的“无言独上西楼”很相似,还有“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等等,很多这样的诗句,不知是因上楼而愁还是因愁而上楼。“晓阴无赖似穷秋”,说的是清晨的天气是阴黯的,“无赖”说的是晓阴,但同时也包含了人的情感,阴霾的天气总是会勾起人的离愁闲恨。“淡烟流水画屏幽”这其中的“淡”也是因为前面的“阴”所生。而“画屏”意指远处的春山,不然屏风上又怎会有“流水”呢。这句写的是人登上小楼,看到远处的春山流水隐逸在淡淡的雾里。“自在飞花轻似梦”飞花与落花总是能引起人的惆怅,花事阑珊,韶光憔悴,让人黯然销魂。红楼梦中的《葬花吟》:“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句,还有“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句,皆是以飞花、落花说人的惆怅。“无边丝雨细如愁”这里的“无边”是登楼所见的景物,丝雨既是小雨,小雨哪来的愁呢,不是雨愁是人愁。这种愁“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上三句写完了登楼看到的景色,却转回到楼上的“宝帘闲挂小银钩”来,这个帘子和古代词人诗人的关系也非常的密切,就跟上楼一样,一般都是有愁的时候才涉及到它。如“天上人间何处去,旧欢新梦觉来时。黄昏微雨画帘垂。”“香雾薄,透帘幕,惆怅谢家池阁。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等等,都是借帘来写心情的。这全词六句,句句写景,又句句都是写诗人的心情。诗人写天气、写山水、写飞花、写细雨、写宝帘,句句都是无我之境,然何知又是写我呢?全在首句的“上”字。《词旨》:“对句好,可得;起句好,难得。”我是翰墨今香,关注我关注中国传统文化。
秦观 : “苏门四学士”之一,能诗文,尤以词著称,是婉约派的代表词人。其词早年多写恋情,间寓身世之感 ; 晚年多写迁谪之恨,凄婉动人。有 :《淮海居士长短句》,《淮海集》。秦观《浣溪沙》这是一首抒发春愁的词,笔调极淡。上片三句(漠漠轻寒上小楼,晓月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通过人的感受点明了时间、地点、气候。这是一个春天的早晨,女主人公独自登上小楼,只觉得这天气似秋天一般寒冷。这三句词虽然只是描写景物,无一字抒情,然而人物寂寞、无聊、冷落的心情却全在不言之中。下片三句(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正面描写春愁。虽然仍然不见人物,却用一个“愁”字点明全词主旨。为了描绘难以摹状的残梦与春愁,词人运用比喻,将梦比作飞花,将愁比作细雨,把那虚的感受具体化,形象可感。粱启超就称“自在”这一联为奇语。末句一个“闲”字更写出了女主人公寂寞无聊的心绪,独处闺中,院落凄清,她懒懒地卷起绣帘,朝外头望去。这首词将情与景完美融合为一体,像一件雕刻精致的艺术品、其中下片创作技巧尤为高超,正如《续编草堂诗余》所云 : “后叠精研,夺南唐席。”
北宋词坛婉约派代表秦观的精秀小令独具一格,犹如这首《浣溪沙》,虽然多见宋词中描写闺阁女子闲愁的佳篇名句,但此词一派清淡如烟的笔法,使得词境透出的美感是轻轻的、淡淡的、如拂袖清描的淡彩图,给人以清幽雅致的审美感受。其全词如下: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薄如烟纱的轻微寒意里,春日早晨慵懒地登上小楼,漫无边际的拂晓灰云几欲令人误以为眼前是深秋之景。这寒重?不重;这愁深?不深,所有的情绪都是清清淡淡的。“淡烟流水画屏幽”,清疏的轻烟笼罩着溪水长流,这般静雅的景物便绘在楼中的屏风上,犹显幽情。“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忽而漫天轻舞飞扬的柳絮乍起,仿若梦境,而那了了无边的细雨落下,正如细密的愁绪,纷纷洒洒。这一句是全词描写最美的一笔,也是秦观小令中甚为著名的一句,意境淡远,格调高雅,笔韵流丽,珠玉回香。“宝帘闲挂小银钩”,幽幽一叹,无奈之下将珠帘浅浅挂起在银钩上。《续编草堂诗余》言此两句“后叠精研,夺南唐席”,一则肯定词人回环映照的手法、一则赞赏词境的细致唯美不输南唐词风。秦观小词,如晚唐李商隐小诗,尤擅以迷幻淡墨缔造幽渺含蓄、惝恍迷离的深婉之味,隽永绵长、动人至深。清代冯煦于《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中称秦观作词“他人之词,词才也;少游,词心也。得之于内,不可以传”,认为别人写词是攻在字词,而他写词却是胜在“情致”,这字词之外的“情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种清淡幽微,使此词成为秦观别集《淮海集》里小令的“压卷之作”,千年过后,激流繁华的今天,捧一卷书、品一句词,“少游情致”也许刚好适合路灯下疲惫的我们。
且词如下: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这首宋词的词牌名叫浣溪沙,别名小庭花。这首词的作者是秦观。秦观字少游,扬州高邮人。世称秦淮海,北宋词坛极有名的词人。漠漠轻寒上小楼。漠漠就是无声的意思,也就是寂寞的意思。这句词和李煜的无言独上西楼相似。大概所有的词人一上楼便要愁了。晓阴无赖似穷秋。时候是清晨,天气是阴暗的,因为是秋天,所以才会有“漠漠轻寒”。“无赖”一方面写的是人的主观感受,在隐晦的早晨,一副无赖的心情体现出来。淡烟流水画屏幽。“画屏”是指春山,不然屏风上怎么会跑出水来。这句词写的是临楼而见的景色。自在飞花轻似梦。花儿自由自在地轻轻飞舞,恰似梦境。自在就是任意无拘束。落花成阵,悠然荡起,端的清幽入梦。梦是轻的,尤其是春梦。无边丝雨细如愁。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漫无边际地飘洒着,就像愁绪飞扬。心中顿时悠起的是细雨蒙蒙般茫无边际的愁绪。宝帘闲挂小银钩。再看那缀着珠宝的帘子正随意悬挂在小小银钩之上。沉迷于一时之幻境,不经意中瞥向已经挂起的窗帘外面,飞花丝雨映入眼帘,帘内的愁人更为分明,不言愁而愁自现。整首词就是营造了一种朦胧的梦境,一个深切的春梦轻盈的意境。秦观的个人气质与词的性格非常的相似,也就是拥有词心。这首词没有一处用重笔,没有痛苦的呐喊,没有深情的倾诉,没有放纵自我的豪兴,没有沉湎往事的不堪。这春愁,是生命的一种空虚之感。在一个敏感文人的心里,这种空虚寂寞伴随生命的全程,无边无际,无计可除。飞花容易让人惆怅,花事阑珊,韶光憔悴,足令人黯然销魂。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水天sky

水天sky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