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赏析欧阳修的唯美宋词《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蝶恋花
宋·晏殊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 关注【文学名句】温暖情怀的文学,动人心坎的名句 → 记得点赞 ←蝶恋花宋·晏殊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这首《蝶恋花》写离情别绪、相思之苦,婉妙明丽,风流蕴藉,境界高远。词寄情于景,婉曲深致。“槛菊愁烟兰泣露”,主人公自己满腹离愁并不直说,却着眼于室外的花草,在兰、菊上寄托内心的情思。菊花上笼着转雾,兰草上缀着露滴。这是互文。其实是菊花、兰草都在秋天的晨雾中默默饮泣。这里的兰、菊多么富有人情味!它们已经人格化了。主人公借它们的“愁”和“泣”,委婉地表露了自己的心境和情感。有菊有兰,环境幽雅恬静,可知主人公生活的闲适,情操的高洁。把离愁别恨与香花鲜露融为一体,妙趣横生。仅七字,亦物亦人,亦景亦情,精美之至。主人公虽未出场亮相,可她的心情、处境已显而易见,其品貌也可推知了。“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由室外回到室内。罗幕,主人公所处的是富贵家庭。轻寒,气候正当初秋。暗示离人独处的心境。双飞,反衬人的孤独与对自由幸福的向往。梁上燕子尚且感到这薄薄的罗幕抵档不住外面袭来的阵阵轻寒,双双南飞去寻找温暖的环境;而自己形单影只,独守空房,有谁来陪伴?又有谁带来温暖?这种孤寂凄凉的现状,使幽居者身心都感到禁不住的寒意袭人。这正是兰、菊“愁”、“泣”的根由。白天已感难耐,夜晚就更不堪其苦了。“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这两句借明月写离情。心头有“苦”、“恨”,不能入睡,才会看那月亮的慢慢运行、转移。月儿不了解离人的心情,只顾冷冰冰地彻夜倾泻着一脉清辉,显得多么无情!燕子不辞而去,明月又不通人情,她的离愁别恨向谁诉说?“斜光到晓”,借月光偏西,写思妇通宵不眠、眸凝神驰的情思。孤寒的处境,冷漠的月光,此情此景何等凄切悲凉。上片从早晨写到夜晚,又从夜晚写到早晨。托物言情,没有丝毫斧琢痕迹,离愁别恨自然蕴含其中。过片“昨夜西风凋碧树”承上明月之夜。不仅明月不解人意,西风更是无情。它吹落了满树的绿叶,带走了满眼的生机,怎不使人倍添惆怅?“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承上“到晓”。一夜相思之后,天明又登楼远眺,可见恋情至深至切。“独上”与“双飞”照应,显见人的孤寂。“望尽”又与“凋碧树”有前因后果的关系。正因为树叶凋零,毫无遮挡,所以才能一眼望尽。欧阳修《踏莎行》:“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望尽天涯路,也还是不见远人的踪影,有的是吹落的树叶和叶落后的树干。这就更显示了主人公无可告语、无计可施的悲哀。但“望尽天涯路”毕竟比“庭院深深”、“帘幕无重数”(欧阳修《蝶恋花》中语)的深闺视野开阔,其境界高远,可极目四望。所以“望尽”二字意蕴深厚。就本词主人公而言,她四顾茫茫,满目凄凉,是路有尽而恨无边之意。而就其所具有的普遍意义而言,系指高瞻远瞩、立志追求。因而这三句造境深邃,收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效果。既然不见天涯人,那就只好寄离情于书信了。彩笺,供题诗、写信的彩色花纹纸。尺素,古人书写所用的尺许长的白色生绢,后代称书信。多少难言的情事,多少难遣的离愁,都可在这书简中淋漓尽致地表达。然而书信纵能载得动万般情感,可是山长水阔,这书信又往何处投递呢?想不着、望不见、寄不走,这种离恨苦楚也真够深重的了。无知的明月哪能懂得呢?这一结句含蓄有力,与上片结句呼应,寓无限的“离恨苦“于反问之中,耐人寻味不尽。你喜欢哪些古诗词?留言说一说。关注【文学名句】遇见动人语言是美妙的缘,总有贴心文字温暖着你我↓↓ 记得点赞,喜欢就分享和收藏 ↓↓
题主在开玩笑吗?下面明明写了作者是晏殊,题目中却说是欧阳修。《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是晏殊一首描写相思的词。蝶恋花晏殊槛(jiàn)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ān)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这首之所以有名,是因为王国维先生将「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一句,借来阐述成大事业、大学问者三种境界的第一种境界。王国维先生是借用,并非此词本意,这首词的本意是写相思。词的上片从早晨写起,一直到夜晚,再到第二天早晨,细腻地描写了主人公一天一夜的相思之心。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早晨的花上才会有露水,所以,词的开篇,写的是早晨的情景。菊烟兰露是互文,并非只有菊花笼罩在烟雾里,也并非兰花上才有露水。烟是愁烟,露如哭泣的露珠,再加上从帘幕中透出的缕缕轻寒,将词中主人中孤独凄清的内心融进了这清冷的意境之中。偏偏此时,外面还有燕子双双飞舞,燕子尚且双宿双飞,更引起词中主人中对心上人的思念。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在无可奈何的思念中,一天过去了,在夜里,主人公依旧摆不脱这刻骨铭心的思念,辗转难以入眠,而天上的明月,却不明月主人公的思念,月光穿过窗户,整晚照着内心凄苦的主人公。又是一个不能入眠的夜晚。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恼明月不懂离恨之苦,实是无情之语,偏偏无情,最是有情,情无处释放,无人可恼,所以只好恼明月。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一天一夜的思念,内心依然不能释怀,思念依然没有着落,只好独自一人登上高楼,放眼望去,昨天夜里的西风,将原本碧绿的树木,吹得尽皆凋零。西风凋碧树,相思蚀人心。站在高楼之上,觅尽天涯,依然见不到思念的人。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罢了!罢了!只好给心上之人写一封信,寄上自己的相思,可是,山长水阔,心上之人在哪里?这一封相思,又该寄向何方呢?这首词,将主人公的相思写得刻骨铭心,让人黯然神伤。相思,最是销魂,在宇宙茫茫中心系一人,却见不着,求不得,心里仿佛有一万蚂蚁在挠动,恨不能化身天上那日月,时时注视着她的身影,却的灵丹仙药,飞上月宫。答者:谢小楼
首先得声明一下啊!不知题主是故意将该词罗列在欧阳修名下,还是误会?此词属晏殊所作。签于赏析事宜,有师友鉴赏得如此通透,这里没必要炒胜饭了。拟一首(如梦令)词,反其意而吟!(如梦令;《菊.秋兰》(甲调)寒露秋霜枯草,正值菊兰盈俏。黄白缔良缘,同唱古今清调。欢笑,欢笑。残月又尝香饱!(词林正韵第八部)欢迎友友们品议!3月13日灯下。
这是晏殊作品
这首词的作者是晏殊。晏殊是一个神童,他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已经考取了进士,而且官运亨通,一直当上了宰相。他不仅为人谦和,而且还善于提拔后生,欧阳修、范仲淹都可以看作是他的门生。晏殊一生都生活在富贵之中,所以他的词凄婉艳丽,春绸别恨是它的主要创作主题,虽然写的好,但是因为题材太狭窄,在词的发展之中只起到了过渡的作用。这首词曾经被王国维引用,用来描写人生境界的第一层。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栏杆外的菊花被一层愁怨的烟雾笼罩,露水仿佛是兰花的泪珠。阵阵寒气在罗幕之间升起,一双燕子在罗幕外面飞走了。一切景语皆情语。词人内心的感受用他所见的事物表达出来,不论是愁还是泣,都是作者主观的感受,和“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一样的写法。在阵阵寒气升起的时候,读者能够感受到作者的哀愁。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明月不理解离别的痛苦,直到破晓时分还在斜射进朱户的窗子里。朱户,是指大户人家,比较豪放的住户。上三句写的是望向外面的景色,这两句则是房间里面的描写。主人公的视线收回了,因为外面逝去的春光让他感到伤心,可是房间里面就能够减缓悲伤吗?不能。月光这个时候成了主人公发泄自己的心情的载体。可见主人公内心是多么的惆怅。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昨夜西风吹得绿树凋零。我独自登上高楼,向天涯尽头的路望去。这三句是千古名句,主人公一夜无眠,寂寞的登上高楼,极目远眺,为的是能够看到希望,在路的尽头能够有心上人的身影。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想要给我的心上人写信寄过去。但是高山阻断,水流无限,又该寄向哪里呢?主人公知道心上人在哪里,但是写出了信还是要在等待中憔悴,索性找个借口不写了吧。留给人无限的遗憾和怅惘。
《蝶恋花》宋·晏殊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名家点评徐育民《历代名家词赏析》:作者工于词语,炼字精巧,善于将主观感情熔于景物描写之中。菊愁、兰泣、幕寒、燕飞、树凋、西风、路远、山长、水阔,这一切景物都充满了凄楚、冷漠、荒远的气氛,从而很好地表达了离愁别恨的主题。从词的章法结构来讲,以时间变化为经线,以空间转移为纬线,层次井然,步步深入。《宋词名篇赏析》:这首《蝶恋花》写出了闺中人秋日怀人的气氛,而没有堆金垛玉,铺排锦绣。是他深婉含蓄、“风流蕴藉”(王灼《碧鸡漫志》)词风的一首代表作。王国维《人间词话》:晏同叔之“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是“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须经过的三种境界中的“第一境”。诗文的写作,若只着眼于事物的组织、词语的选用,那还处于表面状态、初级阶段。就好像,用字词拼凑成篇、堆砌成章的,也只不过涂鸦之笔。换言之,要更大程度地发掘事物和词语的潜力,以及更大限度地发挥它们的能力。就要根本讲求行文的韵致、格调和意味等,也就是整篇的架构和运转问题。在于,文章不论内在、还是外在,力都是一个重要因素。假若某篇,表现上软绵绵、颤巍巍的。是不是死样活气、行将就木之感,怕是只能让其入土为安了。假如体现上雷声大、雨点小,拉大旗、作虎皮。那是绣花枕头,外强中干的。如果风樯阵马、汪洋自肆,才会使人心旌摇曳、意往神驰。力的大小、强弱、虚实、曲直等,使作品的效果千差万别、水平高低不一,甚至差之天壤、判若云泥。一般从力的表现而言,文中有两种力,人力和自然力。它们共存于任何篇章之中,只在于何者是主导地位的。如果在行文中,一味地用人力去推进,这多半是低级作品。因为,刀刻斧凿、生搬硬套、拼凑堆砌、主观臆造之类的,才需要人力不断地去推动。而合情合理、自然而然的,其是因势利导、顺理成章的,无需用如何怎样的力去演进。此类多是高端作品,行云流水、逸态横生、变化多端等。以人力为主的作品,其结构一般是直线式、反复式、平行式的。反之,则是波浪式、开放式、一体式等。此词,是双平行结构的。上阙,表现的是晨晓的情景;下阙,体现的是昨夜的情形。虽然通过一些事物在联系,但两者都是顺序的表述。因此在时空上衔接不上,是两个分立并行的部分。所以,整词是双平行架构的。“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这几句体现的是离愁别苦,看上去是逐步递进的手法。因其表述上是这样的,愁、泣、寒、伤、怨。由愁泣都已入心寒,双燕的飞去、又把寒演化为了心伤,之后整体爆发为对明月的哀怨。但就总体而言,其是直线型的构造。因为都是朝着一个方向在推进,就像一根筋,不到黄河心不死。只是在这个方向上,程度在加强罢了。因而,没有什么波动、弹性和变化等,显得干巴巴、硬邦邦、死沉沉的。假若,还要继续下去,会怎样?怨天尤人、恨海咒山,好像全天下的人事物都在与其为难,乃至与其为敌了。成了胡搅蛮缠、无理取闹、不可理喻的状况。就如,这种离情别恨,跟诸多的人事物有多大的关系,至于让它们来背锅?最终,自怨自艾、独坐愁城了。甚至,在找歪脖树,以便了此残生。上述,什么意思呢?一味用人力去演进的作品,往往越写越理屈词穷,越写越难以为继,越写越死路一条。像词中,已到了怨恨明月的地步,难道这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吗?如果接续下去,是不是成了上面所说的情况?“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这几句仍是递进的手法,直线的模式。好在没下文了,对人事物的怨恨无处表达了。秋天的树,通常说不上“碧树”,因其树叶多是黄的、红的等。若是西风怒号,自是万叶凋零了。假若枝叶碧绿,西风也很难起到凋树的效果,那“凋”字就有问题。如果凋的成效斐然,那“碧”字就明显不当。“望尽天涯路”。在此,一般不宜用“尽”这种终点、完结式的词语。因为在表达上,其已到了尽头。没什么余味可言,也就僵化死板了。再者,对任一事物都不可能看尽的。不说别的,在整个电磁波谱中,可见光只是极小的一部分。也就说,对事物绝大多数的情形,我们是看不见的。举个例子,能看见物体上的细菌吗?视觉,已根本制约了眼力。还说什么“望尽”,无疑是面壁虚构、主观臆造的。还有,当把文中某处的意思写尽了。那很容易与其它所在矛盾冲突,使得里出外进、龃龉难入。因为“尽”不是事实,而是臆造的,又怎么可能与其它的对应协调?如词的最后,“山长水阔知何处”。既然前面已望尽,为什么这里又不知何处呢?从上文可知,此词是双平行的架构,直线型的模式。而且在字词的运用上,也多有不妥之处。简言之,作者的水平和功力一般,这就无须烦言了、多说无益。
我来回答:《蝶恋花》晏殊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赏析]这是一首怀人之作,抒发的是对恋人的思念之情。词的上片写景,词人寓情于景,点明离恨的主题。"槛菊愁烟兰泣露",这句写秋日庭院中的景物。主人公怀着愁怨的心情观赏园子里的菊与兰,只见菊含愁、兰泣露。这里词人将主观感情移于客观景物,用"愁烟"、"泣露"将它们人格化,表现出主人公深深的哀愁。"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此二句写幽居之人的感受。成双的燕子必然会给幽居独处的主人公带来很大刺激,愈发衬托出他的孤独。"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回过头去写昨夜之景况,点明离恨。明月本是无知无觉的自然之物,
欧阳永叔的醉翁已是一绝了,何必非在宋词中还占唯美呢。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YuI_420

YuI_420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