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最豁达的词是哪一首?

苏轼是宋词豪放派的创始人,他的词豪放豁达,你觉得最能代表苏轼豁达的人生观的词是哪一首?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苏东坡的东坡肉.苏州饭馆吃过.还有小小得月楼.很美的。
那我觉得毫无疑问的就是那首《定风波》了,我看大部分答主也是回答的这首诗,前辈们答的都很到位,这首词也完全能代表苏轼的豁达之情。贴个全诗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我看既然前面的答主已经回答的很全面了,我就不对这首诗做解析了。正好前段时间在看《东坡志林》,我就给大家讲点在这首诗之后苏东坡发生的趣事。《东坡志林》中有这么一篇:黄州东南三十里为沙湖,亦曰螺师店。予买田其间,因往相田得疾。闻麻桥人庞安常善医而聋。遂往求疗。安常虽聋,而颖悟绝人,以纸画字,书不数字,辄深了人意。余戏之曰:“余以手为口,君以眼为耳,皆一时异人也。”疾愈,与之同游清泉寺。寺在蕲水郭门外二里许。有王逸少洗笔泉,水极甘,下临兰溪,溪水西流。余作歌云: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萧萧暮雨子规啼。 谁道人生无再少?君看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是日剧饮而归。大概就是说,东坡前段时间跑到一个叫沙田的地儿去看自己的买的房产,然后生病了。。这件事情发生在三月份,正好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大家联想一下,下雨没带伞然后感冒了。我是长生,谢谢大家支持。
我覺得這首巜水調歌頭》最為首選: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的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這首詞作於宋宗????寧九年(1076年),當時蘇軾在密州任守。他與弟弟蘇轍已是七年闊別,再加上政事上的不不順心,又趕上丙辰年的中秋節,於是對月思人,盡抒情懷,乘醉而歌寫出了這首傳頌千古的名篇。全詞敘述跌岩起伏,情感放縱奔騰,充滿浪漫主義情懷情調,風格超曠飄逸,表現詩人開闊灑脫的胸襟和積極達官的品格,全詞構思奇特結構嚴謹,蘊含深廣,通過對虛無縹緲的月宮仙境的幻想,表现了现实世界中自己内心的矛盾和迷茫,以及对人生的思考和认识。本词语言如行云流水,理性情趣兼有,是宋词的名作。
看了很多答案,几乎全部在说苏轼贬谪黄州期间的作品。那些作品无疑全是佳作。但我觉得真正能代表他豁达的人生观,反而是他早期的作品。请看这一首《和子由渑池怀旧》: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人生在世,来来去去,无非就像鸿鹄在雪地里留下一脚印而已。留下的那些脚印,也是出于偶然,鸿鹄的踪迹根本无法追寻。人死灯灭,砖塔坍塌,往年的陈迹全都容易损坏。还记得往日路途的崎岖吗?路长人困驴叫,无非如此而已。这是苏轼二十五岁的作品,这时候他经历还远没有居黄州时丰富,人生感慨也没有那么多。但这部作品已经透露了一种人生观价值观。他用巧妙的比喻,把人生看作漫长的旅途,所到之处,杭州、密州、徐州、黄州、颍州、惠州、儋州、常州,他在这些地方就像万里飞鸿偶然在雪泥上留下爪痕,旋即又振翅远飞了。人生的遭遇既为偶然,则当以顺适自然的态度去对待人生。果能如此,怀旧便可少些感伤,处世亦可少些烦恼。这才他豁达一生的写照。
谢邀。作为苏子的铁粉,我以为最豁达的就是《定风波》了。但是不用看其他的回答我就知道很多一样的答案。我觉得很多人有意思,人家问的是“最”,没有之一。但是很多问答的人非要长篇大论,吓得我还以为误入《人间词话》。既然别人都说了,我再说也没什么意思。说一个我最喜欢的苏子的一首诗歌吧。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实在是头条太干净了,我可不敢随便开车。怎么说呢?图文并茂吧。我就想看看,谁看懂了,而且是怎么懂得?可以分享哈,清纯小女生绕道。。。
大文豪苏轼,在中国文学史上可谓是一颗极其耀眼的明星。他恣意狂傲:“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他深情款款:“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他吃货属性:“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但最令人称道的是他乐观豁达的心态,让他在人生的大起大落中依旧能笑谈风月,才有流传后世的无数诗词画作。其中,三叶草认为苏子最豁达的一首词就是《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时光是刀,世事如剑,苏轼虽有经世之才,依然活在刀光剑影中。"乌台诗案”的脏水影响深远,苏轼九死一生,被贬黄州,昔日的友人远去,不明所以的世人随大流辱他骂他。许多人会在这样的低谷中渐渐磨灭当初的鸿鹄之志,失去对未来的希望,但苏东坡不一样,无论身在何种处境,他都泰然处之,怡然自得。元丰五年三月五日,苏轼依旧在贬谪地黄州。他在沙湖游玩,本该春光明媚的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把没带伞的一行人都淋成了落汤鸡。大家拍拍衣服,甩甩头发生的水,觉得很狼狈,但苏轼却不以为然。他在雨中一边走一边吟诵诗歌,从容不迫。风雨又怎样?吹散醉意让人更加清醒,就算只有一身蓑衣,也足够在风雨中过一生。没过多久,雨住天晴,斜阳巍巍挂在山头,他回看一眼来时的路,信步归去,不觉得风雨和天晴有何不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大气又俏皮,苏轼以竹杖芒鞋顶风冲雨,从容前行,还问一句:有什么可怕的?”传达出他无惧人生风雨,不惧坎坷的心态。而“一蓑烟雨任平生”更是写出他搏击风雨,笑傲人生的轻松和豪迈。最后“也无风雨也无晴”饱含人生哲理。大自然阴晴不定,雨晴都是及其平常之事,就如自己在政治上的得与失,如同世人在名利上的得与失,都属寻常,又何足挂齿呢?人生总有风雨,若是一直患得患失,就是自己画地为牢,把自己套死。不如看开一点,用平常心对待,心态稳了,才可能否极泰来。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多以风雨抒发愁绪,谓之“凄风苦雨”。可这首《定风波》反其道而行,寥寥数语表现出诗人旷达超然的胸襟以及笑对人生的乐观,读来令人耳目一新,心情也跟着明朗起来。每每心情低落时,三叶草就喜欢读这首诗,简直比开心果还奏效,这大概就是文字的魅力吧。
谢谢邀请。苏轼大家都很熟,就不详述了。做为宋代词坛豪放派的代表人物,他的好词肯定不是一首,比较而言,还是喜欢他的《江城子.密州出猎》。我是青岛人,密州就是现在的诸城,在青岛的西南方向,七、八十公里的样子。苏东坡在这里任知州不到一年。当地现有一款白酒叫密州春,就是沾了他的光。对《江城子.密州出猎》有点偏爱,也属正常。
我个人觉得,当然也是我的最爱――《定风波》,遇雨沙林道中而不慌,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簑烟雨任平生。自然界的雨坦然以待,受贬十余载,破灶烧湿苇的生活又有何惧,看淡处,也无风雨也无晴。真真是潇洒至极苏东坡!
苏轼,北宋著名的豪放派词人,写过很多脍炙人口的词,比《水调歌头》,《念奴娇.赤壁怀古》,《江城子.密州出猎》,《浣溪沙》,《定风波》《蝶恋花.春景》等等但是,其中我觉得最豁达的一首当属《江城子.密州出猎》: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词中的意境讲的相当的豁达豪放。写这首词时,苏轼已经老了,但是他此时却仍然发出了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感慨,纵使鬓微霜,又何妨?心中的梦想依然是持节云,遣冯唐。让我想起了一代枭雄曹操的名句:老骥伏沥,志在千里。老当益壮。这首词就完整的体现了此时苏轼这样的心里感受,让我觉得特别的豁达,乐观,积极向上
全在瞎扯!苏文豪在逆境中感叹与开扩豁达有半毛钱关系?那刘禹锡的陋室铭又是什么心情?无所谓,不!就是失意后的牢骚。在我看来,苏东坡与禹锡不同。虽心有不服,但在寻找自然发展的脉搏。也是一种悟觉的心得。他一路沉思在被贬的经历中,早已对风雨景人屏蔽。過后方明无形中顿悟出超脱意境,是那么地无畏,那么地纯净和那么心洒脱。心需要是无旁骛地品味而非迎合。雨淋湿了一切,却无法冷却修炼的热心,风吹酒心,又能奈何明月照沟渠?在萧瑟的世界里,胜者?败者在他心里已无足轻重了。回归自然才是人生的真谛!这从首词中不难看出思后浓缩的精华——悟觉。
最豁达的一首词,我觉得是《定风波》,特别是那一句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豁达之情不言而喻,全文是这样写的。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当然,最后一句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更是写尽了苏东坡的乐观旷达,对我们很有启发意义。苏轼在小事中见真理,有人曾称这首《定风波》是“简朴中见深意,寻常处生波澜”。还有人评价道:此足征是翁坦荡之怀,任天而动。琢句亦瘦逸,能道眼前景。以曲笔直写胸臆,倚声能事尽之矣!足以表达后人对该词的赞赏,对苏轼情怀的佩服。
谢邀请,苏轼一生坎坷,官云不济,我因为他写: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发自内心的呐喊。
个人觉得,苏轼的词中,最能代表他豁达的人生态度的,是他的一首《定风波》。定风波苏轼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苏轼的这首《定风波》,写于1082年,此时,已是他因“乌台诗案”被贬到黄州的第三个春天,经过一段时间的凄凄惶惶,苏轼终于调整好心态,淡然面对这一次差点被杀头的人生打击。序言中写道,这一年三月七日这一天,苏轼与朋友外出春游,在沙湖那个地方遇到下雨,而带着雨具的仆人先走了,同行的朋友都狼狈不堪,苏轼却浑然不觉,过了一会,天就放晴了,这一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却让苏轼对人生有了更透彻的领悟,于是,他写下了这首词。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不要去听那雨穿过山林打在树叶上的声音,不妨一边放声歌唱一边慢慢行走。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手拿竹杖,脚踩芒鞋,一身轻便,比骑马还逍遥自在,谁怕这风雨?披上一身简便的蓑衣,便可任凭这世上的风吹雨打。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料峭的春风吹散了身上的酒意,渐渐感到了一丝寒意,山头的夕阳却迎面而来。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回头看那刚才风雨萧瑟的地方,走吧,那里没有风雨,也没有阳光。这一首词,可以说概括了苏轼一生的人生态度。一蓑烟雨任平生,人生总有风雨,但只要内心淡然,就无惧风雨,我们何妨在风雨中潇洒自在地吟唱,人生终究不过求个心安,只要一具蓑衣,便可逍遥地度过风雨人生。也无风雨也无晴,也许曾经我们觉得迈不过去的坎,日后再回看,也不过如此,曾经的痛苦快乐,终究在时光中化成一丝淡然的回忆,那人生是风雨还是晴呢?是也无风雨也无晴。人生一世,风风雨雨,怎样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人生课题。在中国古代的文人中,苏轼的人生对我们最有参考意义,他丰富的一生,可以让我们在面对人生的各种境遇时,都能得到有价值的人生提示。读了苏轼这首词,你会顿觉心胸舒阔。每当我们面对人生风雨时,读读这首词,也许内心就不会那么凄惶了。答者 | 谢小楼
我个人觉得,当然也是我的最爱――《定风波》,遇雨沙林道中而不慌,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簑烟雨任平生。自然界的雨坦然以待,受贬十余载,破灶烧湿苇的生活又有何惧,看淡处,也无风雨也无晴。真真是潇洒至极苏东坡!
这首《西江月·平山堂》:“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苏轼《西江月·平山堂》平山堂始建于宋仁宗庆历八年(1048年),当时任扬州太守的欧阳修,极其欣赏这里的清幽古朴,于此筑堂。《舆地纪胜》:"负堂而望,江南诸山拱列檐下,故名。"这是平山堂之所以为名的原因。宋仁宗至和元年(1054),刘敞迁右正言、知制诰。次年八月,出使契丹,在契丹一年。嘉祐元年(1056)出守扬州。刘敞与欧阳修关系密切,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欧阳修便写了一首词酬赠于他。平山栏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樽前看取衰翁。—欧阳修《朝中措》苏轼的这首词十分简单,却拥有极强的感发力量。它没有特殊的手法,像《词学十讲》中"直是盘空硬语,一片神行,而层层推进,笔笔逆挽,真是'有大气真力斡运其间',却又泯却转、接、提、顿的痕迹"所评价的《永遇乐》;亦无《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深情。在这里,苏轼是奔波的游子,在外的宦客,冷静思考人生的智者。一、文史中的苏欧情谊杨万里的《诚斋诗话》里这样记载:"欧公知贡举,得东坡之文惊喜,欲取为第一人。又疑为门人曾子固之文,恐招物议,抑为第二。坡来谢,欧公问:"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见何书?"坡曰:"事在《三国志·孔融传》注。"欧阅之,无有。他日再问坡,坡云:"曹操以袁熙妻赐子丕。孔融曰:'昔武王以妲已赐周公。'操问:'何经见?'融曰:'以今日之事观之,意其如此。'尧、皋陶之事,某亦意其如此。"欧退而大惊曰:"此人可谓善读书,善用书,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可见欧阳修的气度,苏轼的学识。古代文人之间的交谈,每每见到,总是叹其风流雅致。这两位大文豪从第一次见面便相互吸引,成为挚友,不可不叹缘分之妙,他们必是为对方某一方面的才华所吸引。他们的相聚相知,在几千年后的既喜欢苏轼又喜欢欧阳修的我们的眼中又是怎样惊心动魄的欢喜。那样两个皎皎清朗的两个人,我们喜欢的人,他们也曾在光阴的某一个刻度里把酒言欢、以心换心。虽然相遇如此美好,却又不得不面对这份悲哀,一个人的脚步已走向孟婆忘川,另一个人的脚步却还在繁华尘世。面对曾经光景,苏轼怎能无动于衷,于是一首《西江月.平山堂》留下当时的心迹。二、苏轼《西江月.平山堂》之解读上半片是"兴",下片是有兴而感。"三过平山堂下",直到作此词为止,苏轼曾三次路过扬州。第一次,公元1071年(熙宁四年)由京赴杭州通判,南下经过维扬;第二次,公元1074年(熙宁七年)由杭州移知密州,北上途经维扬;第三次,公元1079年(元丰二年),从徐州移知湖州(今浙江吴兴)。"三过"浓缩了苏轼近十年间南迁北调的宦海生涯,而此时的苏轼已经四十二岁了。"半生弹指声中"用夸张的比喻来表现时光飞逝。"弹指"佛教用语,比喻时间的短暂。《翻译名义集》卷五《时分》:"时极短者谓刹那也","壮士一弹指顷六十五刹那",又云"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苏轼在熙宁四年于扬州谒见欧阳修,至此已经九年,十年举成数,故为"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是苏轼看到了欧阳修曾作扬州太守时在平山堂留下的墨迹给人的感受。"文章太守,杨柳春风"是欧阳修《朝中措》中句词。在平山堂下,仍可以听到当年的歌,堂前垂柳依旧,太守何在?苏轼总是在不经意间思考自然永恒和人生短暂之间的矛盾。"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游人寻我旧游处,但觅吴山横处来",黄楼依旧、吴山依旧,东坡何在,太守何在?白居易《自咏》:"百年随手过,万事转头空。"而苏轼则更进一层"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六云:"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追进一层,唤醒痴愚不少。""欲吊""仍歌"均采用原句,重现当时欧阳修风流自赏之态,又有欧公手植杨柳、所题诗词存留世间,可堪慰藉。然再深想一层,和桓温说"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相似却又有更深的感慨。欧公早已离开人世,苏轼心中的缅怀之情溢于言表。苏轼与欧阳修亦师亦友,他们二人才华斐然、文人相倾。"万事转头空"是安慰,是放弃,还是一份感慨。在战乱的年代,这种寂寞的声音便在世间回响。《古诗十九首》中"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人生忽如寄";建安时期的慷慨悲凉,这是一种意识,在苍茫中看到了自己与世界的关系。苏轼可能是落寞的、压抑的。半生弹指而过,他胸怀天下,想要治国平家,却一贬再贬。他说"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人生在世,也未尝不是幻梦一场。也许正是心怀此念,他才得以坦然的面对纷至沓来的政治打击。文字真是一个很奇妙的事物,一旦变成文字,也许和作者有关系,也许就无关了,它已经自我完成了。读作品可以如孟子所说的"知人论世,以意逆志",如上文所说。更特别的是读者可以进行再创造。即文字接受和读者批评,可谓"一千个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尽管说人间如梦,万事转头空。可是我们毕竟是处在梦中的人,梦中的欢笑和泪水都是真的,即使是梦,我们也都真实的存在着,也许未来的某一天,当我被生活撞的头破血流,当我不得不放弃执念,当我不再年少轻狂,我会对自己说"万事转头空",不要空执人生。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咩~洋洋

咩~洋洋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