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美在哪里,读宋词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吗?

宋词美在哪里,读宋词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吗?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看了这个问题,我想,不是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吗?难道是:“腹有宋词气自华”吗?难道我记错了????!兄弟,别骗我,我读书少!我认为“唐诗”、“元曲”、“明清小说”、“现代文学”、“音乐”……都可以让人“气自华”吧!不一定,就宋词有这个“疗效”吧!不过,多读书,读好书,才是正道,你的气质,会越来越好的!我相信你!我靠,为了回答问题,掉湖里了,兄弟们,回头见……
谢谢邀谢!在中学时代开始接触宋词,便被宋词的意境之美深深吸引。还深深地记得第一首被我熟记的宋词是柳永的《雨霖铃》。雨霖铃·寒蝉凄切柳永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 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词的大意是什么,翻译成我们今天的白话文就是:秋后的蝉叫得是那样地凄凉而急促,面对着长亭,正是傍晚时分,一阵急雨刚停住。在京都城外设帐饯别,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握着手互相瞧着,满眼泪花,直到最后也无言相对,千言万语都噎在喉间说不出来。想到这回去南方,这一程又一程,千里迢迢,一片烟波,那夜雾沉沉的楚地天空竟是一望无边。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最伤心的是离别,更何况又逢这萧瑟冷落的秋季,这离愁哪能经受得了!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杨柳岸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这一去长年相别,相爱的人不在一起,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能和谁一同欣赏呢?诗人柳永尽情书舒发的委婉凄侧的离别之情,可谓至诚至意,尽情尽致,读着读着我们会不自禁的跟着忧郁了起来,这就是词的魅力所在。那一句: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包含着多少离前的惜别的话语说不出来,只能化作涌出眼眶的泪水,更留下“多情自古伤离别”千古名句。读书可以改变人的一生,读宋词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马德的一篇短文《在草尖上奔走----读书说》书中写到:“读书人有三格,初格读故事,再格读情感,高格读思想。”里面还写道:“我是尘世中人,自不免俗,一心一意读情感。”浅层读的是表面的故事,再读懂的是里面的情趣,最后读的是书中的灵魂,就是思想和情感。清心寡欲,方读得好书,真的是有道理的,书读多了,才能真正明白其缊义和深含,这也就是所谓的“腹有诗书气自华”了。我是小蜗@蜗牛每小时爬行5M,感谢您的阅读。感悟人生的点点滴滴,开心快乐前行。欢迎您的评论!谢谢!
宋词之美美在意境。千年一叹 ,宋词若兰。余音袅袅 萦怀不去。一首首宋词 诉不尽人世苍凉 。宋王朝, 这个时代造就了豪放和婉约, 豪放派振奋人心、慷慨激昂;婉约派朦胧浪漫,悱恻缠绵。两种不同风格的美,构成了绝妙的宋词。在宋词里穿行,遇见一个个佳人,带着浓浓沁香,着艳丽绸衣,清风徐徐 款款而来。看到一个个才子,青衫长袖, 羽扇纶巾。秦淮两岸,吟诗醉酒, 烟波浩渺, 晚泊孤舟 月上柳梢 人约黄昏。十里江南 细雨霏霏 霓裳素简 芊芊十指 拨弦弄音。 于是乎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 于是乎 懒起画蛾眉 ; 于是乎怕黄昏忽地又黄昏,不销魂怎地不销魂; 于是乎重门不锁相思梦,随意绕天涯; 于是乎只恐双溪舴艋舟 载不动许多愁。 于是淡淡忧伤弥漫,从愁苦郁闷中走过, 写不尽寂寥凄楚 , 耐不过悲凉独孤。 宋词之美美在满腔爱国热血,在宋词里穿行, 遇见金戈铁马,折戟沉沙,于是乎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于是乎出门不顾后,报国死何难;于是乎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于是乎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于是乎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于是乎壮岁从戎,曾是气吞残虏;于是乎待从头,收拾旧山河。千年风霜纵是无情,但词人的感情在千年后却依旧生动。
这个问题有两问:1、宋词美在哪里;2、读宋词能否改变一个人的气质。我先来回答第二问:苏轼有一首《和董传留别》中有一句是这么说的“腹有诗书气自华”,也就是说一个学识丰富、见闻广博的人,自然而然就能从内而外产生一种气质,与他交流,如沐清风,这就说明无论你读什么书,日积月累,气质都会改变。宋词可以改变一个的气质可以具体到三句,王国维《人间词话》中“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这三境界取自以下三首宋词:北宋晏殊《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北宋柳永《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南宋辛弃疾《青玉案·元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一个人要是真正明白了这三境界,气质自然会得到改变。在回头来看第一问:宋词美在哪里。为弄清楚宋词美在哪里,首先要明白词的概念是什么,源于何处及发展历程。词是诗的一种别体,起源于民间,在唐朝得以发展,至两宋达到巅峰。并且,词还是音乐文学的一种,现在也有许多流行歌曲是根据宋词改编而来的,最著名的一首莫过于王菲演唱的《水调歌头》了,原词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所以宋词第一个美便是音乐之美。宋词的第二个美便是两个流派所表现出来的婉约美与豪放美。婉约派词人作词内容多为儿女风情,清新绮丽,具有柔婉之美。代表词人李清照、柳永、秦观等。在此不做赘述,各上一首词大家自己感受: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宋·李清照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雨霖铃·寒蝉凄切宋·柳永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鹊桥仙·纤云弄巧宋·秦观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豪放派词的内容广泛,境界宏大,具有一种原始粗狂的美。主要代表词人有苏轼、辛弃疾、陆游等。同样附上三首供广大诗友品味:江城子·密州出猎宋·苏轼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宋·辛弃疾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谢池春·壮岁从戎宋·陆游壮岁从戎,曾是气吞残虏。阵云高、狼烽夜举。朱颜青鬓,拥雕戈西戍。笑儒冠、自来多误。功名梦断,却泛扁舟吴楚。漫悲歌、伤怀吊古。烟波无际,望秦关何处。叹流年、又成虚度。(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爱极宋词――悲情的灵感与颓废的宋词八百年前,稼轩半嬉半讽一句“为赋新词强说愁”,剑锋直指南宋词坛雕红刻翠无病呻吟之靡靡风气。纵其本人步东坡后尘独树一帜再卷豪放大旗,然婉约之词正宗流地位难以撼动,宋词凄清沉郁悲情艳绝之基调难以撼动,细想来即便今日,为诗为词者仍未破此怪圈。何也?悲情多生灵感,愁苦时常深刻,故而更易动人,乃至流传千古。 嫣然摇动,冷香飞上诗句。翻开宋词,悲情凄婉之句浩若烟海多难胜数。朱淑真之”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纳兰性德之“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陆放翁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唐婉和之“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更休说易安之“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了。即便豪放大家亦有低眉颔首读来断肠之句。辛弃疾之“ 闻道绮陌东头,行人长见,帘底纤纤月。旧恨春江流不断,新恨云山千叠 ” ,苏东坡悼亡妻之词“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凡此种种,不复赘举。 为赋新词强说愁,还不够深刻。诗人其实是很贱的动物,只为离别浅唱,只为错过讴歌,他们惟有郁郁寡欢时才玩弄文字,惟有孤独寂寞时才悬笔走草,而写来的文字无非却是“新贤低旧好,百看亦难如“,有几个“莫如怜惜眼前人“,可以为身边的妻子一世狂歌?历史上所有的才子,都是寂寞高手,同时又是自私的文字能手,他们奉失意为不竭灵感,将生命矫揉于咬文嚼字。 自古风月最诗词。或许,诗词本义即是悲不完的英雄气短,说不尽的儿女情长。文字翘楚们以极尽优美的韵律,异常华丽的词藻,诠释沈郁彰显颓废,这是风度与才华的坦露,也是高情与梦想的裸奔。“空自忆,清香未减,风流不在人知”,大多数的诗人,并非為着流芳百世而去刻意为之。他们风流痴情,多愁善感,常於寂寞深深里搜枯肝肠,常在清酌小醉间逮寻灵感,所以,这些作品总是钝感、忧柔、充满清绝而冷艳的。 如今,浮躁世界使人争名斗利暇难自顾,凄凉世情庸俗风月之中偶有振臂一呼拍案一喝已然十足惊艳,然较之古人恐尚难得万一。宋人言语风流极度妩媚,满纸荒唐倒是真风雅真情趣,今人言语頗多忌讳,灵魂深处卻是真靡烂真轻浮。 宋词,宛如一朵经年风露开上横枝的梅,宛如一条穿越松石潺潺流出的溪,孤独唯美,寂寞温情,娇嗔无限楚楚动人。她是重逢之酒,她是离人之泪,她是多情少年不灭的梦想,她是倚栏女子无尽的相思。爱极她的暗香隐隐,“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爱极她的低眉浅唱,“黛蛾长敛,任是春风吹不展”;爱极她的伤绪撩人,“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爱极她幽思无限,“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多谢悲情灵感,乃有颓废诗词。有一种至美叫冷艳,有一种风度叫忧伤。抱庸简介: 抱庸者,糊涂人,禀性天真,多愁善感。妄将家国为任,惯以风流而居。恃才傲物,不入时流,自命非凡,难脱世故。怀图高远,习乃尰以请缨,志气干云,效仲升而投笔。虚度有限之年,枉做无实之梦,荒逮有趣之奇,空书无用之文。或德或怨,亦仁亦恶,半真半假,可有可无。
现在谈诗词歌赋都是走历史虚无主义的吗?现在是个人都能谈诗歌,一谈诗歌就是大谈唯美、意境-----怎么玄乎就怎么谈,怎么煽情就怎么谈,活深深把诗词歌赋谈成矫情鸡汤文。至于让这些“爱死了诗词歌赋”的人讲一讲诗词好在哪里,就屁都放不出,甚至不拿着白话文翻译,连诗词写的啥都不知道。就这,还好意思谈诗词好美?谈诗词能陶冶情操?谈诗词能涵养气质?宋词美吗?是美的,但这种“美”并不仅仅只是宋词、甚至不仅仅是诗词歌赋所特有的,而是所有文学作品、乃至艺术作品所通有的。从文学作品上来看。这种美,是起源于情绪,然后依靠巧妙的语言艺术来呈现。宋词也不例外。但大多数人言之凿凿谈宋词很美,都是人云亦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大多数人对于诗词歌赋是有阅读障碍的,甚至是缺乏审美的。那这部分人所认知的“宋词美”,不外乎来自于各种诗词鉴赏的二手饭和白话文翻译。前者只是别人的体会,后者直接就是另外一种东西-----西瓜和去瓤的西瓜是一样的么?所以,要探知宋词之美,首先便是要了解“语言艺术”之美。而语言艺术不外乎三个方面:韵律词之一体,最为贴合音乐。要体会个中之美,首先便是需要体会其中的韵律之美。何为韵律?“轻重扬抑、参差相错”。《词说》:作词当以读词为权舆(始也)。声音之道,本乎天籁,协乎人心。词本名乐府,可被管弦。今虽音律失传,而善读者辄能锵洋和均,抑扬高下,极声调之美。其浏亮谐顺之调固然,即拗涩难读者亦无不然。及至声调熟极,操管自为,即声响随文字流出,自然合拍。词中每一词牌有不同的节拍、声律。而作者填词之时,须得将情感的变化与词牌的节奏相适应,方才能将语言艺术发挥的淋漓精致。这点读者怎么去体会?就是需体会每首词中的四声平仄、韵位的安排。例如:《浪淘沙》: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这句就是通过节奏较快的七言律句与音节较长的四言句的落差感,体现了情绪上的巨大起伏。所以吟咏起来,动人心魄。辞色辞色之美,在于字句的精准表达,以及字句上的色彩搭配。而对于读者来说,要体会到这两点。一个是对于文字的积累要有一定的基础,另一个就是对审美有一定的要求。例如,《暗香》姜夔: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首先是字句的准确,“千树压西湖寒碧”虽然没正面写雪如何之大,但用在树上用一“压”字,便着人联想到白雪倾覆之景象,又写做“千树”,更强调了是大雪;至于颜色的搭配,便是“千树压”联想出的白雪皑皑作为背景,独衬出湖水碧,同时又由“雪”“寒”的搭配,便使得读者自然而然的感觉到湖水刺骨的冰冷。这就是字句的精准,色彩的搭配。-----但这些东西非得自己有一定的审美水平、文字积累水平,才能体会的到。所以很多人天天把宋词美挂在嘴边,但却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就是因为这些人根本就没读懂过宋词,也没下过功夫去学罢了。以上,就是宋词之美,或者说文学作品之美。倘若真的读进去宋词了,自然会有一些气质,但这种气质仅仅是自信而已,绝不是一些伤春悲秋的、文青式的矫情,是决然不会说什么“千年一叹的美”、“有种美叫纳兰性德”之类的东西-----到这时候你就会知道这些话是多么的令人作呕和无知。感谢阅读,欢迎关注。
古人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关于气度:大江东去浪淘尽……关于送别: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关于惋惜: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关于思念: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关于一切,一字,一词,一句胜过千言万语。宋词不单单是文字,更是人心,不单单是感慨,更是力量,不单单是描述,更是万里河山,千秋万代,日月长存痕迹……宋词熏染的不是气质,是心,万法随心,心美了,一切都美了。
美,其实是很私人的东西。与唐诗相比,宋词最大的变化,就是从大山大水中走了出来,不再只是庞大的家国情怀,而是开始关注个人情绪和生活中的细节。太大的东西,没有感同身受,是很难引起共鸣的。但个人情绪和生活细节,从古至今,人都是相通的。所以,现在说宋词之美,大多数人都可以理解和感受,反而是唐诗,好多东西今人是没法理解古人的。宋词之美,一般来说主要分两种,一是词句之美,二是意境之美。都是用汉字写就,除了个别典故,今天大多数人读宋词,美不美基本都能自己分辨欣赏,没有某些人说得那么高深。再说了,每个人喜好不同,有些词句我觉得美,有些人觉得一般,非常正常。与唐诗相比,宋词遣词造句要灵活生动许多,比如李清照的“绿肥红瘦”,在唐诗乃至今日,恐怕也没几个人写得出类似的。又比如宋祁的“红杏枝头春意闹”,一个“闹”字用得妙,几乎可以吹几千年,这是其它文学创作形式很难做出来的。而这些也不是什么高深的文字,普通人都可以读出文字的优美。再就是意境之美。宋词因为比较关注个人情绪和生活细节,所以很多意境,今人读来也能够想象感受。比如柳永的“杨柳岸晓风残月”,就普通的生活场景,古往今来都一样。又比如辛弃疾的《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整篇都是非常生活化的场景,现代农村也可以感受到词中所叙。当然,因为环境演变使然,宋词中豪放派也不乏家国大情怀之作,但在浩如烟海的宋词中,还是无法占据多数。就拿辛弃疾来说,豪放派词人最重要代表人物,写了许多家国情怀词作,但现在很多人说到辛弃疾代表词句,恐怕脱口而出的都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等。当然,宋词中还有一更重要的韵律之美。但是,所有词牌的旋律均已失传,现在我们说词牌韵律,均是通过词牌名和作品风格来估测。归根结底,还是文字和意境之美。没有旋律,何谈韵律之美?就像现在将一首歌的作曲抽调,只将歌词给一个从未听过这首歌的人欣赏,这人却给你大谈唱起来多么动听,岂不滑稽?至于说读宋词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其实,多读书都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多读书,读好书,不仅仅是宋词,唐诗元曲明清小说等等都可以。当然,多读唐诗宋词元曲等,最立竿见影的效果就是发朋友圈,可以让逼格瞬间提高几个档次。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Jeffrey

Jeffrey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