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元宵节宋词《生查子·元夕》,该怎样赏析?

生查子·元夕
宋代·欧阳修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欧阳修,是北宋时期一代文学家、政治家,被世人称为“欧阳文忠公”。他不仅诗词写得好,而且在政治上也是小有名气。他是宋代史上第一个创造新文风的文坛领袖,领导了北宋诗文改革运动,继承并发展了韩愈的古文理论。欧阳修在变革同时,也对诗风、词风进行了革新。相信即使大家对他诗词解析不是很透彻,但也会听说过“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以及“楼高莫近危阑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等等,都是他所作的经典宋词。所以说,欧阳修被世人称赞的原因不仅仅在他在政治上的贡献,更多的还是为我们留下了永垂不朽的诗词篇章。据记载,欧阳修做太守时,对游山玩水的爱好不减当年——在山中与人同游,然后喝醉了,迷迷糊糊地看着大家玩乐。后来写了篇《醉翁亭记》,在当时影响较大,也是中学课本必修文章。这篇文章是欧阳修在游乐时逸兴所作。据说开头原本花了好多笔墨,最后却以“环滁皆山也”这几个字潦草替代,简练之中可见隽永,最终成为散文史上的佳句。接下来,作者与大家分享一首欧阳修在元宵节所作的诗词,堪称元宵节的一佳作,这便是《生查子·元夕》。这篇诗词也是欧阳修的一个成名作品,在诗词之中,描绘了元宵之夜的繁华热闹之景,而且还有情景交融,制造出朦胧婉约、清幽柔美的意境。宋代·欧阳修《生查子·元夕》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这首“生查子”,言语比较浅近,情调属于哀婉类。上阕用“去年元夜”女主与情郎同逛灯市的情景,情人间幸福溢于诗词之间;然而下阕的“今年元夜”,女主一人面对圆月花灯的情景,两幅元宵节夜景图,将两种不同时空的场景贯穿起来,更能表现出一位女子的凄美爱情故事。尤其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更是千古名句,为人称道。“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都一年过去了,眼前的景象还是圆月高挂、花灯依旧,但是情郎不在,当时的山盟海誓早已背弃,甜蜜幸福的时光随泪而逝,只剩无限相思之苦。最后,“泪满春衫袖”一句点明主旨,将女主人公的情绪描写的更加起伏不定。此《元夕》,在字与字间讲求对应一致,用上阕写过去,下阕写现在,更有回环错综之美。上阕第四句与下阕第三句交叉相对,虽是重叠了“人”字,但回旋咏叹,将物是人非的感伤表现得淋漓尽致。全词以类似电影里蒙太奇的构思,通过今非昔比的感叹,巧妙地抒写了物是人非、不堪回首的佳节悲痛。语言虽然平平淡淡,但表达语短情长,内容丰富,可以看出欧阳修所欲吐露的爱情遭遇上的苦痛体验,形象生动,因此流传限广。读者们,关于欧阳修这首《生查子·元夕》,你有怎样的看法和见解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哦~
↑↑ 关注【文学名句】温暖情怀的文学,动人心坎的名句 → 记得点赞 ←生查子·元夕宋代·欧阳修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在欧阳修的词作中,这首小词是别具风格的。“元夜”即上元节之夜 (农历正月十五) ,也叫 “元宵”,自唐代以来元夜有观灯的风俗,所以又称 “灯节”。灯节是民间一个热闹的节日,宋代尤盛。宋代的灯节从正月十四直到十八,共有五夜,又称 “五夜元宵” ( 《宣和遗事》前集)。不仅时间长,而且繁华至极,所谓 “灯火荧煌天不夜,笙歌嘈杂地长春”。足见此时的盛况。这首词所写的就是这个热闹节日中爱情的幸福和忧伤。上片是主人公回忆去年元宵节日的美好情景。“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用一个比喻,概写了元宵节热闹繁华气象。这是个月圆人圆的团圆时节,是青年士女们在“深坊小巷” “雅会幽欢”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的欢会时节。词中的主人公就是在这样的夜晚里与心上人幽会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是多么清新的记忆: 当圆月刚刚挂上柳梢,她的心上人来到自己身边,共享爱情的欢乐。远方花市中那如昼的灯火,把狂欢的人群带进一个眼光缭乱的天地,而柳林边圆月初照的黄昏,则伴着这对甜蜜的情侣进入了一个宁静温馨的境界。“花市灯如昼”和“月上柳梢头”,一个极写灯市的热闹,一个描绘柳林的幽静,一闹一静,交相映衬,灯市的热闹成为这对情侣幽会的背景,使人们感受到了热闹的元宵节中的另一番宁静与甜美。下片正面写主人公在今年的元宵夜中的冷寂与忧伤。“今年元夜对,灯与月依旧。”又是一个元宵节,灯市还是那样的热闹,人们还是那样的狂欢,圆月还是那样的明净。而此时的她却是“不见去年人”。去年的元夜,如昼的灯市的热闹给她心头带来的是充实而热烈的情感冲动,而今,这热闹的灯市,这明亮的圆月则给她带来了无尽的凄凉与孤单。“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宁静甜美,而今只成为一段令她心碎的回忆。她痛苦,她忧伤,如今的灯市和圆月好像在嘲笑她的孤单和冷寂。“泪湿春衫袖”,突出“春衫”,一方面照应元宵节的时令已是春季,另一方面又暗示女子正当青春韶华,女子是在为自己孤独的青春哭泣,为失去的爱情哀伤。读此词,我们会自然地联想起唐人崔护的一首诗: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而今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风物依旧,人事已非。这种今昔对比的手法,是本词构思的主要特点。而其平淡的语言、含蓄的笔墨又使这首小词语言浅切,意味隽永,成为一首今古传诵的佳作。你喜欢欧阳修哪些诗歌?喜欢哪些元宵的诗词?留言说一说。关注【文学名句】遇见动人语言是美妙的缘,总有贴心文字温暖着你我↓↓ 记得点赞,喜欢就分享和收藏 ↓↓
大家好!欢迎来到萃辰天心书院365家庭共修之诗歌赏读栏目,我是雷磊老师。今天是元宵节,元宵时节自古就充满着诗情画意。今天我们要赏读的是北宋著名文学家、词人欧阳修的一首词《生查子•元夕》。首先,让我们一起来诵读这首词: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去年正月十五元宵节,花市灯光像白天一样雪亮。月儿升起在柳树梢头,他约我黄昏以后同叙衷肠。今年正月十五元宵节,月光与灯光同去年一样。再也看不到去年的情人,泪珠不觉湿透衣裳。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这是北宋词人欧阳修的一首著名词作。“生查子”是词牌名。原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元夜是元宵之夜,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自唐朝起有观灯闹夜的民间风俗。古代有宵禁的法令,宵禁就是为了维护社会治安,禁止夜间活动。北宋时从正月十四到正月十六三天,开宵禁,游灯街花市,通宵歌舞,盛况空前,也是年轻人蜜约幽会,谈情说爱的好机会。欧阳修,北宋著名文学家,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合称“唐宋八大家”,并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被后人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欧阳修是在宋代文学史上最早开创一代文风的文坛领袖,领导了北宋诗文革新运动。此词言语浅近,情调哀婉,用“去年元夜”与“今年元夜”两幅元夜图景,展现两年元宵节的不同情思,仿佛影视中的蒙太奇效果,将不同时空的场景贯穿起来,写出一位女子悲戚的爱情故事。词分为上下片,或者叫上下阙。根据词牌不同,分开的字数也不同。这首词前两句为上片,后两句为下片。上片追忆去年元夜欢会的往事。“花市灯如昼”极写元宵之夜的灯火辉煌,那次约会,两情相悦。周围的环境,花市,彩灯,明丽如同白天;明月,柳梢,都是相爱的见证。后两句“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是千古名句。女主人公追忆与情郎月下约定的甜蜜情景,情人间互诉衷情的温馨幸福溢于纸面。明月皎皎,垂柳依依,是那样富于诗情画意!情景交融,写出了恋人月光柳影下两情依依、情话绵绵的景象,制造出朦胧清幽、婉约柔美的意境。下片写今年元夜重临故地,想念伊人的伤感。“今年元夜时”写出主人公情思幽幽,喟然而叹。“月与灯依旧”作了明确的对比,今天所见,依然如故,引出“泪满春衫袖”这一旧情难续的沉重哀伤,表达出词人对昔日恋人的一往情深,却已然是物是人非。这首词的艺术构思与我们前面讲过的崔护的《题都城南庄》诗相近,却比崔护的诗更见语言的回环错综之美,也更具民歌风味,因此这首词成为元宵节非常著名的词作。祝大家元宵节快乐!最后让我们再诵读一遍,感受元宵节的唯美爱情: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今天的诗歌赏读就到这里,萃辰天心书院,让国学智慧走入千家万户,我们明天见!《天心365》家庭国学共修是萃辰天心书院每天推出的内容,从中能让我们学习更多人生智慧,丰富我们看待世界的角度。您可以到喜马拉雅关注“印竹”老师,收听音频。
生查子·元夕宋代:欧阳修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名家评论徐士俊《古今词统》:元曲之称绝者,不过得此法。王士禛《池北偶谈》:今世所传女郎朱淑真“去年元夜时,灯市花如昼”(《生查子》词),见《欧阳文忠公集》一百三十一卷,不知何以讹为朱氏之作。世遂因此词,疑淑真失妇德,纪载不可不慎也。陆以湉《冷庐杂识》:“去年元夜”一词,本欧阳公作。后人误编入《断肠集》(渔洋山人亦辨之),遂疑朱淑真为泆女,皆不可不辨。按‘去年元夜’词,非朱淑真作,信矣。这首词写得简单直白,没什么曲折起伏、变动不居的韵致。因而,看上去平淡无味,甚至味同嚼蜡。问题在哪呢,怎样才能起伏跌荡、变化多端?词的上阙写的是去年元夜,下阙所写是今年元夕。它们是种并行的状况,在架构上是双平行式的。这是一种常见的结构方式,没有多少水平含量。就在于,两者的联系单薄,作用贫弱。基本是各自为政,自行其是的。由于这种相对的孤立,使得相互之间很难激荡出更深入、更广泛的矛盾,很难映衬、烘托到较高的层次。也就流于平凡,如此而已了。再者,在这种架构下,两部分的事物多是排列组合式的。也就说,把一些事物通过罗列、拼凑、堆砌等方式,而组成两个部分。因为,若某一部分逸态横生、摇曳多姿。那它已是普遍联系、紧密作用的了,与另一部分也就不可能是相对孤立的。其实,我们看这首词,是不是像一篇流水账?就是一些事物的简单罗列、组合。“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元宵节有很多活动,诸如张灯结彩,猜灯谜,舞狮子,踩高跷,划旱船等等。而作者在描述约会的情景时,只提到了“月”,“柳梢”,“黄昏”,好像压根没什么元夕的事。从而,就表述的事物来讲,元夜与约会又成了并列的双平行状况。两者联系少、作用弱,没法交相辉映、相得益彰。也就使得双方都是茕茕孑立,孤形吊影的情形,还不干巴无味、兴味索然?只有使约会与元宵的一些活动,紧密联系、作用繁多,才能使两者如鱼得水、相辅相成。而作者那种片面、孤立、封闭的写法,只会使它们穷猿失木、枯鱼衔索。至于下阙就无需多言了,与上述是类似的。由此可见,作者是割裂式、孤立式、封闭式的作法,而非联系性、开放性、一体性的。表现出来,各事物就是自为阵营、独行其是的。说得更直白,乌合之众、一盘散沙。显然,作者在作品的架构,及对事物的认识等方面,相当欠缺。
读古诗词,常常会觉得古人把人的各种感情都表达得那样贴切,古人一句诗,就能击中多情的内心,胜过现在的千言万语。欧阳修的《生查子·元夕》就是这样一首词。生查子·元夕欧阳修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这首词曾误入宋代女词人朱淑真的《断肠集》,所以有人认为是朱淑真写的,不过,欧阳修的文集中是有这首词的,而欧比朱早了一百多年,所以可以确定这首词就是欧阳修写的。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去年元宵之时,花市的灯像白天一样明亮,黄昏的时候,明月慢慢爬上杨柳的树梢,我与心爱之人在那美好的时刻,繁华的地方,约会。词的上片,写爱情的美好,美好的佳节,美好的地点,美好的人儿,甜蜜的幽会,世间最美的事情,无过于此,然而,「去年」二字,为这美好里,埋下了痛苦的伏笔。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今年的元宵,月跟去年一样明,灯跟去年一样亮,但是,去年的人,却已经不在了,只剩下我一个,在这个佳节里,看着跟去年一样的繁华美景,独自流泪。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就是我与你一起,欣赏这世间的繁华美景。世间最痛苦的事情,就是这世间繁华美景依旧,我却再也不能与你一同欣赏!
这是本人空间的解读。请指正。爱情中最刻骨铭心的是那凄怨、缠绵的相思。花前月下的相聚是温馨甜蜜的,独坐孤灯中的相思也是浪漫幸福的。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种相思不得的朦胧美应该是自我情愫的最高境界。毕竟,相思不会使人衰老。 《生查子 元夕 》 宋 欧阳修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元宵之夜,花灯通明,亮如白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去年与你相会的情景仿佛在昨日。今年的圆月仍然高挂夜空,花灯仍然明亮如昼,可去年甜蜜幸福的时光已然不再。伊人何处?点点相思挥洒成行行清泪,浸湿衣衫!
首先说说这首词的一个误会。这首词曾被人误入"朱淑真集",后经考证,南宋人曾慥所编《乐府雅词》才将此词列入欧阳修名下。再说赏析的话,我们先来读全词: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稍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一,《生查子》词牌别名很多,如《楚云深》、《梅和柳》、《陌上郎》等。双调,四十字。上下阙各四句,两厂人韵。二,格式分甲、乙两式。甲:平起式:(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韵)(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韵)(下阙重复)乙:仄起式:(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韵)(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韵)(下阙重复)该词隶属平起式。上阙四句,写了主人公甜蜜的回忆,元夜时分,不仅灯火如昼,且圆月当头,观灯玩耍的青年男女,正是约会的好时机,可谓是良宵美景!正是这种芬围,给男欢女爱增添了绵绵情意。虽然语句近似大白话,却有言浅而意无穷的回味,令人春心荡漾,浮想联翩。下阙写作格式雷同上阙,直接用了对比的手法,前二句以"依旧“点明今年元宵节的盛况,与去年相同,依然保持着传统的习俗。为下二句的"人不见""泪湿袖"埋下伏笔。虽然景物依然在,去年的情人却没有前来。只余孤身独影。此时此刻,相比去年的盛况,"依旧"在哪儿呢?追思伤怀,怎不令人"泪湿衫袖"啊!纵观全文,构思是巧妙的,格式的并列重叠,没有半点的投机作巧,但有增强情感递进的功效。表现的是民歌般的简洁、通俗直白的乡土风格,情调却能耐人寻味!个人浅见。
元宵节,又称上元节、元夜、元夕、灯节,亦有“中国情人节”一说。宋代元宵更是一个盛大的狂欢节,逛灯饰、猜灯谜,还有官员派发利是,官民同乐,男女群聚,好不热闹。平时受礼教束缚的青年男女,在这个日子里可以“妇女出游街巷,自夜达旦,男女混淆”,相传才女李清照和她丈夫赵明诚第一次就邂逅于元宵节相国寺赏花灯,然后坠入爱河,进而成就了一段千古佳话。而欧阳修这首词中的男女主角却是有缘无分,一如唐代诗人崔护所吟咏的“桃花依旧笑春风”中的男女一样。又好比绽放在夜空的烟花一样,耀眼、夺目然后陨落,终归于寂寂无声,只留下凌乱的碎屑在空中凌乱的飞舞。现在看起来阳春白雪的宋词,其实就是当时的流行歌曲,词牌相当于曲调,而填词与当代的流行歌曲中词大致差不多。从这个角度看,文人填词,尤其是像欧阳修这样的达官贵人填词,就是以一种放松的心态在玩一场文字游戏。这点中外其实差不多,美国诗人艾略特就说过“诗歌是有教养的人玩的游戏”这样的话。具体到欧阳修这首词,更是“应作如是观”,就是有感而发的游戏之作,不承载教化众生、规制秩序的社会功能。但“无心插柳柳成荫”,往往就是这样的游戏笔墨却流传后世,那些经世致用的大作却束之高阁无人问津。这首词简洁明快,简单的对比手法,却有着“四两拨千斤”的妙用。上下两阙首句如出一辙,却搞出了新意思、新意境。上阙忆旧,“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是点睛之笔,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这句也因此成为描写元宵节的千古名句。正因为简单易记,又是对偶句,朗朗上口,易于唱咏,也就容易流传了。下阙“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没有上面那一句有名,但却很好起到了反衬的作用。一喜一悲之间的情感落差,制造出朦胧婉约的意境之美,写出了哀婉青涩的少女情怀。具体分析,这首词在艺术手法上有这样三个鲜明的特点:一是视角的选择。这是一首以女性的口吻去表达的词作,历史上有这首词是朱淑真所写的一说。站在他者立场上却设身处地的去感悟情感的幽深之处,可谓是“换位思考”的典型。男人也许比女人更了解女人吧,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比如王昌龄就写过许多的闺怨诗,现代流行歌曲的词作者林夕也是写了许多女性角度的情感佳作,而且比女人还女人。二是虚实的对应。整首词处处写实,每一句都是写一样事物,但整体下来,读出来的却是情感无处不在,在每一句的背后都依稀闪烁着玲珑剔透的情感光泽,真真是妙不可言。三是情景的交融。在相同的时间刻度元宵节这个晚上,写花市、月亮、柳树等元宵节的景色,不同之处是去年人成双今年人落单,两幅很有画面感的镜头,构筑出不同的情感氛围。这点与李煜的“一响贪欢”和“天上人间”之句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就是李煜是以第一人称男性角度去表述亡国之恨。哪个少男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在宋朝的元宵佳节上,一幕幕青年男女情感剧见怪不强地此起彼伏上演着,被欧阳修这么轻描淡写的三言两语,就这样惊艳了时光,给后世留下了那么多的美妙想象空间。
该词上下两个小片,用今昔对比,写出了有情人在元宵节这个宋代版情人节里不得复见的惆怅、哀伤、悲痛。有人说是悼亡词,不太妥当。宋代元夕,比较开放,男女约见定情,是常有的事。但私相约定,未必家族同意;且一时冲动,宛如欢场做戏,也未必真情长久。不得相见的原因其实不必细究。不影响文学性。但若说是悼亡词终究是不妥的。
转眼又是一年元宵夜!每每此时,热爱诗词的朋友总不免想到一首十分脍炙人口又平白简易的美词《生查子》——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这首词有说是朱淑真所作,有说是欧阳修所作,甚至还有人认为秦观是作者。不管其到底是何人所为,这个公案就留待学术研究者们去考证,我们今天单就欣赏它的美。要说美,愚只能愧恨资质驽钝,而却无法用语言形容它——无论是情人相会时的笑语晏晏,还是佳人独自顾盼时的怅怅!所以便只能在脑海一次又一次地想象那美好曼妙的画面:去年喧喧元宵,闹市花灯流照,光亮璀璨如昼,月儿刚上柳梢。俊男靓女约盟,密会黄昏悄悄。 今年又到元宵,月儿依旧皎皎,花灯绚烂如故,情人音讯杳杳。意兴阑珊之时,独自泪满衫袄。 词的上片首先作了一番环境的铺垫与渲染——“花市灯如昼”。在宋代,元宵灯会无论在规模和灯饰的奇幻精美方面都远远胜过唐代,那时的庆祝活动也更加繁华热闹,花市上真可谓灯火辉煌人潮涌动,人们的欢庆通宵达旦,这就为封建礼教约束下,青年男女的约会创造了条件。因为宋时男女密约私盟是万万使不得的败坏风俗的行为。但在热闹的元宵灯会这样的良辰美时,人们却可以倾巢出动,共飨盛会。趁此良机,有情人间恰恰可以于人声喧嚣中眉目传情、于灯火阑珊处秘密相会。 在相互倾慕的青年男女之间,因时间的阻隔,因相思的催化,就注定了这必定是一场让心儿如鹿撞、让脸儿似火烧的美好期约。而此时此刻,月华的朦胧与杨柳的婀娜似乎也善解人意地作出了恰到好处的点缀。在中国古诗词的意象里,月亮本就代表了恋人之间的相思情意,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中“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古诗十九首》中“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纬。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都是借月抒发相思之情。而杨柳也有“优美动人、缠绵多情”之意。此时环境氛围里似乎也被情人见间的暧昧朦胧浓情蜜意所包围,那么“人约黄昏后”就恰恰予人以言有尽而意无穷的美妙遐想。词的下片则转笔就到了物是人非的又一年,但此刻依然纷繁喧闹的人群,依然美轮美奂的灯火,甚至依旧杨柳依依月光皎皎,却恰恰为形单影只的失意人的落寞惆怅作出了强烈的反衬——作者的手法实在高妙到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境界!如此,上下片间主人公截然不同的心境也相互反衬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去年有多情意缠绵,今年就有多黯然神伤!这可真是天不遂人愿,人惟赖造化啊!而令人无限称道的是词中无论有情人间相会时的欢愉,还是失意人踽踽独行时的落寞,都充满了美好的诗情画意,这样一首美词怎能不让人反复沉迷、如痴如醉?
欧阳修《生查子·元夕》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欧阳修是在宋代文学史上最早开创一代文风的文坛领袖。他继承并发展了韩愈的古文理论。欧阳修在变革文风的同时,也对诗风词风进行了革新。在史学方面,也有较高成就。 欧阳修的这首词被明代徐士俊认为,元曲中“称绝”的作品,都是仿效此作而来,可见其对这首《生查子》的赞誉之高,也反映出这首词对后世文人的影响。“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是广为流传的名句。有人认为这首词是欧阳修为他的第二任妻子杨氏所做。还有的人认为这首词真正的作者是朱淑真,因为写得过于露骨、豪放,就假托为欧阳修所作。不过许多学者对这个说不认可,比如郦波教授对此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这首词先写去年元夜的浪漫,再写今年元夜的孤单,对比非常鲜明,一喜一悲在时间中变幻。去年元夜,大街上非常热闹,花灯如织,把夜晚照的如同白昼一般,春天快要来了,柳树快要发芽,一轮明月挂在柳树上,我和你相约在黄昏后,互诉衷肠。今年的元宵夜,月依然很圆、灯依然照亮了大街小巷,景色和去年相同,可是去没有了你,不能再和你相约,不能再和你一起同游、赏灯,去年和你在一起的美好历历在目,今年元夜睹物思人,怎能让人不悲伤呢?眼泪止不住流下来,打湿了我的衣衫。 这首《生查子》抒写了对美好爱情的向往,仿佛让我们看到了那个美丽婉约的女子与作者互生情愫,在那个元夜自由自在的游乐。可是好景不长,这段爱情经历了大起大落,一年后,作者抚今追昔,不见佳人,情绪终于宣泄了出来,不由得引得读者也和作者同悲。
生查子 元夕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关于作者的问题我们先不讨论,一起走进词中,感受这个情意浓浓的元宵节。这是首相思词,写去年与情人相会的甜蜜与今日不见情人的痛苦,明白如话,饶有韵味。词的上阕写「去年元夜」的事情,花市的灯像白天一样亮,不但是观灯赏月的好时节,也给恋爱的青年男女以良好的时机,在灯火阑珊处秘密相会。「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二句言有尽而意无穷,柔情密意溢于言表。下阕写「今年元夜」的情景。「月与灯依旧」,虽然只举月与灯,实际应包括二三句的花和柳,是说闹市佳节良宵与去年一样,景物依旧。下一句「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表情极明显,一个「满」字,将物是人非,旧情难续的感伤表现得淋漓尽致。辑评:徐野君《古今词统》:元曲之称绝者,不过得此法。王阮亭《池北偶谈》:今世所传女郎朱淑真「去年元夜时,灯市花如昼」(《生查子》词),见《欧阳文忠公集》一百三十一卷,不知何以讹为朱氏之作。世遂因此词,疑淑真失妇德,纪载不可不慎也。陆敬安《冷庐杂识》:「去年元夜」一词,本欧阳公作。后人误编入《断肠集》(渔洋山人亦辨之),遂疑朱淑真为泆女,皆不可不辨。按『去年元夜』词,非朱淑真作,信矣。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皮拉拉的小肥肉

皮拉拉的小肥肉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