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宋词名篇《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怎样赏析?

请对宋朝大词人、大文学家苏东坡的的悼亡宋词千古名篇《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进行赏析。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我本人最爱苏轼写的这首词,满纸都是沉痛,溢满的都是伤悲,读苏轼写的这首词最容易想到身边去世的亲人,会想到他们还在时那些美好的时光。可是岁月就是这样啊,有人生有人死,只能说好好珍惜身边人,珍惜现在拥有的美好生活。关于这首词,写作背景是苏轼时隔多年再次梦见亡妻,于是悲伤袭来,含着泪水写下这首悼亡词。在这首次里,萦绕的都是极其深沉的思念与悲痛,他总是想着如果韶华能等人,如果岁月可回头,那该多好。可是这一切都回不去了,他只能把自己无尽的思念倾注在这首词里,以此纪念。凄楚与悲痛,是我读完这首词最大的感触,当然,那句“不思量,自难忘”貌似轻描淡写不着痕迹,实际上是最最让人心酸与心痛的句子。因为思念太密集太深浓,而生活又要继续过着,无奈之下,只能说尽管不是经常怀念你,但是,从来没有忘却过你。所以,在我看来,这首词要表达的感情凄楚、哀婉,具有极其深刻的感情色彩,容易让人读来感同身受。对于 这首词,你有什么感触呢?欢迎留言讨论!记得「用你点石成金的手给个赞」,也可以关注我。
gg

gg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一、古诗新译——斯人已矣,吾寐仍随倏忽之间,就到了你我阴阳相隔的第十个年头……然而,纵使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又劳碌奔波了这么多个寒暑的我,无须刻意去追忆,却依然如此刻骨铭心无法忘记。一想到你远在千里外的孤坟,万般悲切凄清便涌上心头却无处可诉。倘若还能有那样的福荫,能让你我重遇,我多害怕你都要认不得我了啊……因为仍在人间彷徨多年的我,如今已然蓬头垢面,鬓白如雪。在寂寥幽深的夜里,我又梦见了你。这次我梦见了我们回到了从前那故乡。恬淡如你,坐在屋子里的小窗前,安静地对镜理红妆。我感伤地凝望着你,你亦抬起头与我,四目相对,然而这郁结心中的情感竟使我们无语凝咽,默默泪泻。望向窗外,我想,那埋葬着你的小松冈,此时应该月色皎洁吧,斑斑勃勃地正洒满在,年复一年愈发催我肝肠寸断的地方。二、解构分析——由忆及梦,悲怀迭起江城子,词调名。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是词题,乙卯,是宋神宗熙宁八年即1075年,正月二十日夜是具体做梦的日子。题为记梦,实际上是死别十年,苏轼夜梦亡妻,凄楚哀惋,久蓄的情感忽如闸门大开澎湃奔涌,不可遏止,于是写下了这首著名的悼亡词,通过记梦来抒写对亡妻真挚的爱情和深沉的思念,以及永不得见的哀痛。 所谓“意境”,即文艺作品中描绘的生活图景与所表现的思想情感融为一体而形成的艺术境界,特点是虚实相生,情境浑融。诚如明代朱承爵《存馀堂诗话》所言:“作诗之妙,全在意境融彻,出音声之外,乃得真味”,意境是形神情理的统一、虚实有无的协调,既生于意外,又蕴于象内,让人沉浸在作者所营造的环境里展开广阔无垠的想象,进行情感共鸣与对话观照。此词通篇采用白描手法,娓娓诉说自己的心情和梦境,情真意切,全不见雕琢痕迹;语言朴素,寓意却十分深刻。首句长驱直入,为全词奠定了伤感哀痛的基调。“十年生死两茫茫。”人生能有几个十年?苏轼与王弗婚后相伴直到王弗逝世,恰好也是十年。他亦念了她十年。时间,其实并不是只会冲淡很多事情,而是,让深的东西越来越深,让浅的东西越来越浅。而苏轼对亡妻思念的时间、空间跨度,足见其用情之真,用情至深。一个“两”字,也很自然地就把双方契合到了一起。彼此深爱的两人阴阳相隔,苏轼从来没有忘记过王弗,而我们是否也该联想到孤身于九泉之下的王弗亦是如此痛彻心扉无所寄托地挂念着丈夫呢?瞬间,相爱却没能继续相守的苦楚便让闻者无不为之动容。“不思量,自难忘”,这是全诗让我感触最为深刻的一句。苏轼19岁时,与年方16 岁的王弗结婚。王弗年轻貌美,知书达礼,侍翁姑恭谨,对苏轼温柔贤惠,苏轼的父亲苏洵亦对儿子的这位发妻赞赏有加。婚后,每当苏轼读书,她便陪伴在侧,可终日不离。苏轼偶有遗忘,她便从旁提醒。《东坡逸事》里有王氏“幕后听言”的故事,意即苏轼平常与客人谈话后若有困惑,王弗也恰好听见的,她便可以为他指点迷津,使他顿感开朗,心旷神怡。她可以说是他的贤内助,因此苏轼早年春风得志,除了有“伯乐”相助以外,“妻贤夫少祸”的裨益也是不可忽视的。二人鹣鲽情深,琴瑟相和。得妻如此,苏轼怎能忘怀?人虽陨,但曾并肩的过往“自难忘”!这边厢,为什么要竭力自控去“不思量”?正因为爱得真切,所以思量会愈加像剜开陈年旧疤般针针见血;而那边厢,尽管他极力排遣“思量”,但思量却还是不由自主地从心底涌出。万缕哀思深藏心底,不灭。“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诗人此时身在密州,亡妻之坟在四川,“千里”写出了二人相隔千里之遥。已是天人之隔,更奈何是坟茔都莫得及。一个“孤”字落于“坟”前,既写出妻子独卧黄泉之下的孤苦冷清,又写出了诗人苦苦思妻却终不得见的落寞孤寂。而“无处话凄凉”,一方面喻示了夫妻阴阳相隔无法再度相拥,双方都无法向对方尽速心中柔肠百转千回都尽是凄凉。此句再次把二人契合起来,亦与首句“十年生死两茫茫”的凄清悲凉一脉相承,给人读后无法从诗人的沉痛经历与感受中抽身的悲恸压抑之感。另一方面则是在该句中词人似乎还产生了错觉,认为不能话凄凉是因为二人相隔千里,如果可以,哪怕只是离坟头近一点,自己还可以向妻子一诉衷肠。这是抹煞了生死界限的痴语、情语,是种不可能的假设,让人读来更加唏嘘感慨。“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苏轼在王弗逝世后的十年间,因反对王安石的新法,政治上受压制,心境悲愤;到密州任后,又逢凶年,忙于处理政务,生活上困苦到食杞菊维持的地步。这年东坡才四十岁,就已经“鬓如霜”了。在这一句中,作者再次把现实与梦幻混同。明明她辞别人世已经十年之久了,却依然幻想着与爱妻“相逢”。题曰“记梦”,其实只有下阕五句是记梦境,上阕皆为抒胸臆,诉悲怀。写得真挚朴素,沉痛感人。“小轩窗,正梳妆”,鲜活般的形象描写使梦境更带有真实感。作者仿佛又看见了夫妻二人琴瑟相依,你侬我侬的甜蜜剪影,回到了共同一蔬一饭,柴米油盐的烟火人生。然而,紧接着词笔由喜回悲。“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如今终得以“还乡”,本该是尽情“话凄凉”之时,然而,藏抑于心的千言万语一时又该从何说起?最后只剩无语凝咽,“相顾无言”,任泪水倾泻。“无言”。包括了万语千言,表现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沉痛之感。梦境,让昔日种种美好再次呈现在眼前,可是伸出双手,却是再怎么追寻也触碰不到了。这是把现实的愿望渴求溶入了梦中,使这个梦境也令人感到孤独无助!“料想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结尾三句,作者由梦境中又暂时回过了神来,但依旧是沉浸在对亡妻的念想中,思绪穿越“千里”,来到了妻子的孤坟前,遥想在年年这个伤逝的日子里,宁谧的月光洒满在她的坟前,而长眠地下的她,是否也和他一样,因如此惦念对方而柔肠寸断。下阕是词的主题:“记梦”。正由于梦境是虚幻的,所以词的意境也自然带着迷离怅恍的色彩,作者无须面面俱到地描述,反而可以给读者留有想象的空间,余味悠长。 苏轼是被后人归为豪放词派的,然而他的这首悼亡词写出哀婉卓绝的味道却依然令人叹服。陈师道曰:“风韵如东坡,而谓不及于情,可乎?”全词真情郁勃,句句沉痛,而音响凄厉,诚后山所谓“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也。
苏轼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是苏轼悼亡爱妻王弗的诗,也称得上是一首悼亡词名作,上片抒写对亡妻永远难忘的思念之情,和爱妻逝后自己的生活凄凉,心酸伤痛。下片梦会亡妻,刻画梦中悲伤相见的场景,全诗情感凝重,悲感凄凉!
我是o十一二o,为您提供靠谱的答案。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是北宋文学最高水平的代表人物,唐宋八大家之一。其散文、诗、词、书、画在历史上取得了非常高的成就。苏东坡雕塑自晚唐五代以来,“词”一直被主流文学看做是“小道”,不入流,怡情怡兴之作,登不得大雅之堂。虽然之前有柳永耗费一生,大力推进词体的发展和影响,但“词”的文学地位依旧没有大的改观。直到苏轼,这种状况才得到了大的改观。他认为“词是诗之后裔”,诗词应当同源,并常常将诗词相提并论,以为诗词虽然形式各异,但它们的表现功能和本质则没有大的区别,为词向诗靠拢、相互渗透提供了理论支持,从人们的认识和观念上彻底改变了诗尊词卑的现状。并且苏轼继柳永之后,对词体进行了全面的改革,最终突破了“艳科”的囹吾绝境,开创并光大了“豪放词派”的门楣,使词走向了更加广阔的天地。因此使词的文学地位得到了提高,脱离了音乐附属物的局限,成为了一种独立的文学体裁,从根本上改变了词史的发展方向,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今天,我就和大家一起欣赏一下下面这首词。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这首《江城子》就是苏轼的诸多代表作之一。是一首前无古人的悼亡词,开创了悼亡入词的先河。文章能说理,这不算好,能动情,这才是高。诗词也一样。苏轼作为文章大家,自是深谙此道。所以,这首《江城子》写的情真意切,让读者在第一句就和作者一起陷入一种哀思,实在不愧是文豪手笔,也绝对不是那个没有经历而强说愁的人能用辞藻堆砌出来的。十年生死两茫茫“十年生死两茫茫”。王弗16岁嫁给苏轼,27岁去世,两个人整整生活了十二年,这十二年间的点点滴滴,和王弗去世后的十年沧桑岁月,以及作者心中的思念……,所有的千言万语,以及梦中未来得及诉说的全部,都化作起首这一句。痛彻心扉,却又无泪可流。只这一句,虽明白如话,却胜却美文无数。“不思量,自难忘”。诗人和亡妻的感情,早已经融入到身体中、血脉里,哪里还需要刻意的思念和回忆呢?那十二年的每一寸时光,都仿似刻在了心上一般,根本就无法忘怀。我就是活着的你,你便如已经死去的我,纵使十年岁月,生死两隔,在我心里,我们依旧没有分隔。“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只是苦了你啊!我把你葬在家乡,和我远隔千里。你在那里孤零零的。生死茫茫,我们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说话聊天,你那里该是怎么样的一种孤单呢?我也无法和你倾诉你走后这十年的沧桑。紧接着,“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不过,就算是我们再偶然相逢,你大概也不会再认出我来了。我已经早不是当年意气风发、器宇轩昂的样子了。这十年岁月倥偬,霜发华鬓,沧桑满面,转眼就年届不惑。这些欲哭无泪,欲诉无声的岁月消磨,那里还能保持当年的模样呢!小轩窗“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昨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忽然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家乡,我们的家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有变。你还坐在窗前,细细的为我装扮你那美丽的容颜。“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在梦里,我们四目相对,只是不停的流泪。是呵,生离死别已经十年,我对你日思夜想,终于见到你了,可这千言万语,如何开头呢?你想必也是一样,当年的少年郎君,却成了今日这般“尘满面,鬓如霜”的模样,你岂能不惊不痛?如此莫名惊痛,你又能说什么呢?只能“泪千行”。何况我们本就是一体,虽然阴阳两隔,但怎么能隔得住我们的似海深情呢!我知你知我,你知我知你,还需要说什么呢?只是深深的悲伤,我们不能相伴相随,那就让泪水肆意的流吧,把这些年的思念、委屈、痛苦 、哀伤,全都哭出来吧。明月夜“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梦终有醒来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了你的模样,这心里的痛,何止是肝肠寸断呐!我算是知道了,这个世上,假如还有能让我如此痛苦悲伤和思念的地方,那就一定是每一次想到你,想到你孤零零的坟地,想到千里之外的那座小山岗吧。读罢此词,良久不能心静。不是读者心不静,而是词的余韵未消、余味未断。这首词是东坡先生在密州知州的任上写的,距离他的家乡远隔千里,非常不满意朝廷对自己的这次外迁。在这种如同遭受流放一般的感受里,在念及亡妻,确实是怎一个“痛”字了得。东坡先生能把这种感情写的犹如亲临,实在不愧是一代文宗大豪。我是o十一二o,每天为您提供靠谱的答案,请顺手点赞并关注我!
十年生死两茫茫。一个在人间,一个在黄泉,死生契阔,十年犹昨而情深难忘。千里之外的孤坟啊!我对你不尽的怀念,你又可曾感觉到?只是徒增我满腔无可倾诉的凄凉。假使今天你我纵然阴阳相逢,我一身尘垢,双鬓染霜,你还认得我吗?夜来幽梦忽还乡。生死相隔这么多年了,我也历经很多沉浮动荡的人事,但总是还忘不了当初的你‘小轩窗,正梳妆’,那无限恩爱场景。幽幽深情幽幽梦,天上那一轮明月正照那个地方,那是一片遍种矮矮松树的小山冈,断肠处的‘短松冈’里面有一处小小的孤坟……
中国文学史上,从《诗经开始》,就已经开始慢慢出现“悼亡诗”。一直到北宋的苏轼,但是苏轼的这首悼亡诗的表现艺术却极具特色,这首词写的是“记梦”,并且明确的写出了做梦的日子。但是其实在词中体现的梦境只有下片五句,其他的都是直抒胸臆,诉说悲怀,感情真挚质朴,阵痛感人。这首词的来源不必多说,我来赏析一下词句。开头三句,排空而下,真情直语,感人至深。原本恩爱的夫妻,却撒手永诀,人虽云亡,而过去美好的情景却自难忘怀,直至现在想起,更是觉得人天永隔,痛楚至极;到密州后,却忙于处理政务,生活上极其困苦,适逢亡妻十年忌辰,触动心弦。往事的镜头默然来到心间,这种梦,真实而自然,凄凉无助而又急于向人诉说的情感令人感动。紧接着又把现实与梦幻混同了起来,把个人的种种忧愤囊括其中。这种对爱侣的深切怀念,使词的意义更深一层。词的下片真正进入了梦境,作者在梦中回到了故乡。在那里,与爱侣相聚、重逢,描绘了朴实、感人又美好的场景,用这种梦境表达了妻子在自己心中永恒的形象。结尾三句,却又落回到现实中来,设想痛苦,寓自己的悼念之情。这首词,意深,痛巨,余音袅袅,令人回味。
MCC

MCC

忘不掉的都是心底的温柔《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这首词是为苏轼悼念原配妻子王弗而写的一首悼亡词,表现了绵绵不尽的哀伤和思念。此词情意缠绵,字字血泪。上阙写词人对亡妻的深沉的思念,写实;下阙记述梦境,抒写了词人对亡妻执着不舍的深情,写虚。上阙记实,下阙记梦,虚实结合,衬托出对亡妻的思念,加深全词的悲伤基调。诗词的写作背景:苏东坡十九岁时,与年方十六的王弗结婚。少年夫妻恩爱情深。可惜天不假年,王弗二十七岁就去世了。这对东坡是绝大的打击。苏轼在《亡妻王氏墓志铭》里说:“治平二年(1065)五月丁亥,赵郡苏轼之妻王氏(名弗),卒于京师。六月甲午,殡于京城之西。其明年六月壬午,葬于眉之东北彭山县安镇乡可龙里先君、先夫人墓之西北八步。”平静之下的悲伤溢于言表。公元1075年(熙宁八年),东坡来到密州,这一年正月二十日,他梦见爱妻王氏,便写下了这首悼亡词。其时苏东坡任密州(今山东诸城)知州,年已四十。困顿处不忍回顾王弗去世的十年,也是苏东坡反对王安石变法遭到贬斥的十年,颇受压制,心境悲愤;到密州后,又逢凶年,忙于处理政务,生活困苦到食杞菊以维持的地步,而且继室王润之(或许正是出于对爱妻王弗的深切思念,东坡续娶了王弗的堂妹王润之,据说此女颇有其堂姐风韵)及儿子均在身旁,故不能年年月月,朝朝暮暮都把逝世的妻子老挂在心间。不是经常想念,但绝不是已经忘却。这种深深地埋在心底的感情,是难以消除的。在这样的困顿之中,不忍回顾年少意气风发与蜜里调油。知天命之年,情更怯不管古人还是今人,年纪大了总爱怀旧,总会无缘无故想起或梦到年少时光。这是人的生理特性,在身体由强转衰的时候,不管自己是不是承认,身体总是很忠诚地为大脑呈现旧时光的种种样貌。也难免会想到身后事。奈何桥上,风姿犹存的爱人,是不是能认出已经老朽的自己。想认出、盼认出、又怕认出。这份久久藏在心底的温柔,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出现在眼前。成年人的思念沉重的不能翻看少年夫妻,情深义重。即使已经诀别了十年。苏东坡对王弗的感情非常深,但是出于对继妻的责任和仕途经济的压力,这份感情并不能时不时翻看,又或者是这份感情太深,不敢去触碰,宁愿深深压在心底。然而在某一个契机,忽然,少时的情景又入梦。举案齐眉时,又恍惚忆起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泪水就这样喷涌而出。心底的人啊,我多么想和你长相厮守,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你还在,我也年少。
苏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这是一首悼亡词,表达了词人对亡妻深挚的情感和无尽哀思。上篇抒发对亡妻的思念。“十年生死两茫茫”,这首词写于熙宁八年(1075),距妻子王弗辞世已有十年。对于短促的人生来说十年可不算短,但十年过去仍旧没有冲淡词人对亡妻的一片深情。“不思量,自难忘”,既然想到妻子是如此痛苦,那就不去思量吧,但这由不得词人,即便他百般排遣,那思念之情却总是不由自主地从心底涌出,可见其用情之深切。“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词人此时在密州,亡妻之坟在四川,“千里”二字写出两人距离之遥。“无处话凄凉”,由于相隔千里,那对妻子的思念之情也不能去她坟头诉说。但接着词人转念一想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算了吧,现在的我早已是两鬓斑白,纵然相逢,你也不一定认得出我了,这是多么哀伤酸楚的叹息呀。下篇写梦见亡妻的情景。“夜来幽梦想还乡,小轩窗,正梳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词人日间思念妻子,晚上便梦到了与妻子重逢,他看见妻子正临着小窗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这两句上应“千里孤坟”两句,如今得以“还乡”重逢,本该尽情“话凄凉”,然而,千言万语却一时不知从那里说起,只能一任泪水涌流。“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三句写梦醒后感叹,直抒对妻子的怀念。本词通篇白描,语浅情深,是词人情感的真情流露,为悼亡词中绝唱。(如有错别字、漏字,敬请谅解。)
关于苏轼这篇文章,我是非常喜欢的,甚至于入迷的那段时间,每天都要默背一遍,而怎样赏析?此前写过相关的文章,便悄咪咪地写上,希望能帮助到大家!苏轼《江城子·乙卯年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你我黄土之隔已是十载光阴,虽互相想念,却无从相见。我常常忍着不去想你,可是思念总是不请自来,如晨曦似明月。今夕隔世百年一眼望却,可我却始终望不到你的身影。说来怕你笑我只知儿女情长,不知何时何地,你曾无数次的入我梦乡,梦里你仍在那旧时小窗前对镜梳妆,我走近,你转身,我们凝望着彼此,或许你已识不得我如今的模样,但纸短情长,相信你会懂得我的泪千行。我为你在那荒坡上种了三万棵青松,只愿明月照亮着你,松树伴着你,就像我在这里永远牵挂着你。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满十分,我踟蹰客地,你寄身远方,我想,这世间当是欠我们一场相见罢……苏轼说世事一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他梦这一世,晓行暮宿、宦海沉浮、死生别离,梦醒了,也就散了。或许正因为他是苏轼,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是一位谙熟所有的所谓规则的行人,才能将这一场“虚空大梦”看得如此透彻、行得如此坦然,才能拥有“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豁达。但是,苏轼也并非生来豁达,道理如同见多了生死,便将这一生一死视若一来一往的平常。那是一种历尽千帆后的达观,而达观的背后,则是伤痕累累。王弗,正是苏轼一生最触目惊心的伤口。苏轼与王弗的缘分始于中岩书院,那是苏轼年少时读书的地方,也正是王弗的父亲王方执教的场所。在中岩书院的附近,有一池碧水隐匿林间,时有清风佛过,掠起层层涟漪,漾起丝丝迷离。苏轼极爱此地,时时流连于此,或饮歌高唱,或用力扣掌,引得鱼群闻声骚动。恰巧的是,王方也爱此地,于是便在踏春时节,邀来了诸多文人雅士和自己的得意门生来此林间深处,为这一池碧水题名。众人纷纷将心中的名字书于纸中,王方看过不觉连连摇头,为求高雅牵强附会者有只,难离其宗落入窠臼者亦有之,实难称得上见心明性,更与这林间碧水不合。直至看到了苏轼的答案——“唤鱼池”,短短三个字,声色其观,不落窠臼,王方不禁拍案叫绝。而此时,与父同行的王弗,也遣婢女送来了题名,“唤鱼池”三个字跃然纸上。看罢,众人皆惊,大赞“韵成双壁”。真是“唤鱼做媒”,此事之后,惜才的王方便将自己的爱女王弗许配给了苏轼,那年,苏轼十九,王弗十六。温婉娴静、知书达理的王弗,以平顺待苏轼,以温和待家,不仅将家事打理得井井有条,饱读诗书的她,还是苏轼最为得力的助手。苏轼每每挑灯夜读时,王弗便在一旁研墨相伴,温茶相陪,苏轼若是偶有遗忘或不解之处,王弗便会在一旁提醒,从不拨云见日,只是稍稍点拨,正是这数千个日夜温暖的陪伴,令苏轼的学识与日见长,与王弗的爱更是情深意笃。不觉间,苏轼与王弗已经相伴十年。在这十年间,王弗既是苏轼的生活老师,亦是他的灵魂伴侣;既有研墨温茶的相伴,也有“幕后听言”的相扶,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的风花雪月、缠绵悱恻,但是,平凡不正是另一种伟大吗?然而天不遂人愿,天公偏爱书别离,于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在与苏轼相知相守的第十一年,王弗辞世。苏轼将王弗葬在了母亲的坟旁,并在安葬王弗的那片山坡上,亲手栽植了三万棵青松。从此天涯孤人,再无如此知我懂我惜我之人。王弗去世了十年,苏轼亦在这尘世间辗转了十年,寄存在世的他,已被风雪染白了鬓角,尘埃在他的脸色刻下了一道道深深浅浅的皱纹。那日,苏轼再度梦见了亡妻,慨然叹之,于是写下了这首《江城子》。
说实话,这首词析容易,赏却很难!因为真正的赏,是产生一种代入感。要夫妻恩爱,要念念于心,要相思成疾,要伤痛莫名,要遗憾终生。否则我们只能读懂表面的无边深情,却摸不到深处那永恒的疼痛。我也没有资格赏,因为产生不了代入感。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幸运的,有些词的赏析是需要以命运做为代价。但并不妨碍小可自作多情地浅尝一番。十年生死两茫茫,死是她,生是我,她在天国茫茫的无助,我在人间茫茫的是孤独。两处茫茫,却再无交集,就像两条相交的直线,相交之后,愈行愈远。不思量,自难忘。所谓不思量,却是口非心是。连不思量都难忘,何况终日思念而无果呢?又何况在有月无她的夜里梦到她呢?难忘到有梦于心,难忘到有梦初醒。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凄凉应当是双关语吧?即是遥远的她,更是遥远的我。天人永隔,所以凄凉的不是孤坟,而是千里,更是无处。无人知,无人晓,无人懂。纵使相逢应不识,此词之中,小可最爱这一句,曾经固执地把“应”变成“犹”字,那个人不在了,哪怕在人海之中遇见,或许也只是“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尘满面,鬓如霜。她在梦里还是十年的美好,而自己却被生活折腾得东躲西藏,南谪北贬,思念她思念自己老了,尘,是人间,鬓,是岁月。两相侵蚀,问有谁知?夜来幽梦忽还乡,这一句是说梦里回到当年,当到有她有我有月的美好岁月,最难的偏偏一定是那个“幽”字,幽者,静谧,轻盈,清澈,悄然,哪一种解释都是灰色的痛。小轩窗,正梳妆。这在当年一定是最普通的情景,几乎每天都是这样,底事梳妆,自然是为悦己者容。悦己不就是相爱,相敬,相知么?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这一句话是两个主体的,相顾无言,只是说梦中相见,而唯有泪千行却是醒来作者的情不自禁,不禁在何处?自然是恨,恨自己为何从梦中醒来!料得年年肠断处,肠断者,千回百转之痛也!为何千回百转,自然是太多遗憾,或许是有些话应当说,或许是有些事应当做。结果永远都失去了机会。明月夜,短松冈。每到明月之夜,便思短松之冈。这哪里是月月思念,分明是夜夜思念,天上月圆,人间月半。若是对比那一句“多谢天上月,此时不忍圆”心中岂不是更痛么?赏析,每个人对每首诗词的赏析都应当是不同的。否则,只是中心思想总结,无味得很!
这是一篇挂了两年的题主问答,前面很多优秀的老师在回答里展现了自己独到的见地,其中不泛非常优秀的赏析和解答。这首《江城子》从写就到传世历经千年,从诗词理论名家到市井百姓诗友,赏析和观感的文章恐怕早已汗毛充栋,瀚如烟海。但诗人是大家的诗人,诗歌也是一种灵性的媒介,并不是人云亦云,见山是山,见海是海那么简单。若想全面的赏析一首诗歌,需从作者生平,创作背景,主观臆断,客观存在,诗词调性,引典状物,赋比兴托,言志舒怀等等诸多视角揣摩和审度,这样就造成了几十个字的诗词作品,往往要用千字甚至万言去解说和揣摩作者的创作意图,这种现象看似繁琐累人,但又是必须要做的功课,好在头条问答就如一个集装箱,人人都抱着抛砖引玉的概念往箱子里装东西,东西一多,箱子里的成色就丰富多彩,琳琅满目,每人贡献一点自我感观,这首诗歌的轮廓和内在也就渐渐丰满明晰起来。一首诗歌的魅力,之所以迷人就在于即使是千人解万人析,它依然有说不完道不尽的题材和秘密,因为诗有灵性,字有调性,而语言的组合能力更是千人千面,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哈姆雷特”,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理解的唐风宋韵。《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这是一首双调七十字的江城子。宋人之前《江城子》一律为单调35字,苏轼也是这种双调的创始人,所以有上下两阕共生共存,不同的意象集结,赋予了这首词更加广阔的想象表达空间。这首诗词为苏轼悼念亡妻王弗而作。史称悼亡诗,诗词风格最早始于西晋,苏轼这首《江城子》问世,艺术成就达到了悼亡诗写作的顶峰,被历代文学评论家赋予悼亡诗之冠美誉。据史载,王弗是苏轼的结发妻子,二八佳人,知书达礼,豆冠年华便嫁给了苏轼为妻。苏轼出生于书香门第,也是官臣世家。十九岁便迎娶了王弗,郎才女貌,青春年华,自是其乐融融,亲如鱼水。可叹自古红颜多薄命,二十七岁正值嘉年之期的王弗突染疾病呜乎。这也给正值壮年奔波仕途的苏轼留下了终身的痛。王弗病故后苏轼尊崇父命把她葬于自己的生母坟旁,从这点也看出王弗的贤淑达礼,己深得苏家人的敬重,苏轼为了追忆王弗的一往情深,解鬓披发,素衣执镐,亲手在坟山冈上种下了雪松三万株,以陪伴和纪念死去的王弗,这种执意的深情表达方式,也成了后世千古流传的恩爱典故。该词写于熙宁八年(1075年)正月二十日,时值诗人与当朝权贵王安石因政见分岐不合被贬谪至密州做官。己届不惑之年四十岁的苏轼被迫背井离乡,离家千里谋生。此时距结发妻子病故刚好十年,仕途不顺,异乡的困顿,所有的这些不如意,都在正月二十日这天祭祀亡妻的日子爆发,于是写下了这首《江城子》(又名:村意远)十年生死两茫茫,十年是个量词,也是个动词,用时间来印证岁月,用生死来话别思念,你在阴间过的如何?我的阳尘是否如意?因为隔着生死冥界我们全然不知。诗词起句就倍感苍凉透心,哀伤肃穆,十年对亡妻思念的积攒倾泻而出,问天问地问自己的"两茫茫", 表达了诗人对世事无常,命运无法掌控的一腔幽怨,也为全诗的哀伤情调奠定了伤感的基调。不思量,自难忘。那种早已沁入骨髓的爱,不用刻意去想,它都会时时涌上心头,无法忘怀。短短的两个三句式,衬应和托举了首句对亡妻的思念并没有随时间减弱和忘掉,反而越发强烈,到了如影随形,不思自来的地步。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此句短短九个字,直指诗人失去妻子的痛点,虽然阴阳两隔,但我天天都想与你叙述前尘旧事,无奈相隔千里,即使有千言万语,也无法时时对你诉说,从词语中也间接的表明了王弗确实是他一生中唯一的挚爱,无所替代(虽然诗人又续了弦,纳了妾)而凄凉二字,也写尽了诗人在失去妻子后,这十年历经的生活坎坷和辛酸历程。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包裹着上句凄凉二字的意象,诗人也站在现实的立场上自嘲揣度:就算再有机会见到生前贤淑美丽的妻子,她还会认出我这个潦倒途穷,灰头土脸的相公吗?仕途上的不得意,时间在身体上的肆虐,屡遭遺贬的颠溃流离,诗人早已不是先前那个风流倜傥的文人骚客,这也是诗人在借着思念悼念妻子之际,抒发和感慨自己的怀才不遇和命运多舛。让人读来倍感苍凉凄婉,引人泪目。夜来幽梦忽还乡,此句转承起合了上阕的情感抒发,忽然在梦中回到了家乡。既然在现实中的愿望无法满足,那么在梦境中我还是会回到家乡,回到从前的美满生活中。小轩窗,正梳妆。朦朦胧胧的意境,亦真亦假的背景,透过轩窗,一个美丽的倩影,正在梳妆打扮,过去熟悉的夫妻生活,一下子跃然纸上。据文史雅趣:苏轼的妻子王弗,是他老师王方的女儿,正值花冠年华的苏轼,对老师这个爱女早已心怀爱慕之情,常常透过阁楼上的小轩窗偷瞄小小的王弗打扮梳妆,为了表达爱意,常偷偷的把王弗最喜欢的飞来凤花,从窗外抛进去试探芳心,所以才对这段生活情景记忆犹新。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诗言志,词达意,《江城子》之所以成为绝世名作。与诗人对生活场景的描述把控,情感抒发的意境再现能力紧密相关。诗人在此处通过虚实结合,把梦幻中的意境直接过渡到现实生活里的假设中:就算两人能再次相见,却早已是物是人非,事过境迁,就算相对而坐,恐怕也无话可说,因为时间已改变了过去,不同的际遇也留下了不同的后果,相顾无言,既有相逢中的激动,也有分别时的痛苦,惟有泪千行,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如果男儿有泪了,而且是倾雨之泪,那要多深的痛,多强的爱怜,多么深的委屈,多么大的幽怨,才能形成这种无言泪千行的伤感画面。一种生无可恋,无可奈何的宿命之感脱句而出,令人动容。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尾句的长短句组合,对整首诗词作了总结式的补叙,以上的那一些都是美好的愿望和梦境,最真切的不过是每年明月之夜在短松岗独守亡妻的断肠时光。短松冈?也就是埋葬有王弗的坟山冈,十年前苏轼种下了三万株雪松,如今正是长出短短松枝的时节。所以苏轼临时起意赋名为"短松冈”,长情短松,意境凄切,也表达了人生短暂,唯有明月高悬的深长意味。全词上下两阕,通过虚实两境的构筑,再现和回顾了与亡妻生前恩爱有加的深厚感情,也借助了诗中的意境,感叹和抒发了自己仕途艰难,愚不得志的孤苦心态。过去的终不可再回来,梦究竟是梦,梦醒后面对的只会是更加的凄切与悲凉。整首悼亡诗一改苏轼往日豪迈派诗风,写的凄婉动人,催人泪下,不愧为悼亡诗中的翘楚之作。2020年7月29日贵阳
苏轼在十九岁时,同十六岁的王弗结婚。王弗年轻美貌,且非常孝顺,夫妻二人特别恩爱。可惜红颜命薄,王弗二十七岁就去世了。宋熙宁八年,苏轼来到密州,正月二十日,他做梦见到爱妻,于是写下了这首“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 ”且传诵千古的悼亡词。用词写悼亡,是苏轼以前还没有人写过。他的这首悼亡之作与前人相比别具特色。这首词是“记梦”,而且明确写了做梦的日子。但虽说是“记梦”,其实只有下片五句是记梦境,其他都是抒胸臆,诉悲怀的,写得真挚朴素,沉痛感人。开头的三句,破空而来,真情直语,特别感人。“十年生死两茫茫”生死相隔,亡者对生者是茫然无知了,而生者对亡者不也一样吗?恩爱的夫妻,撒手永诀,时间倏忽,一转眼就是十年了。“不思量,自难忘”,人虽已经过世,但过去美好的情景“自难忘”怀啊!王弗逝世已经十年了,这十年间,作者因反对王安石的新法,颇受压制,心境很是压抑;到密州后,又恰逢凶年,更要忙于处理政务,生活比较困苦,作者将“不思量”与“自难忘”并举,利用这两组看似矛盾的心态之间的张力,真实而深刻地揭示自己内心的情感。十年忌辰,触动人心的日子里,他又怎能“不思量”那聪慧明理的贤内助呢?于是便有了梦里重逢,也显得那么真实自然。“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想到爱妻英年早逝,至今连坟墓也远隔千里,无法一起言语慰藉,话说得极为沉痛。其实即便坟墓近在身边,生死相隔的里两人,又可以重现当年的美好吗?这是穿越了生死界限的痴人言语,最大程度地表达了作者此时孤独寂寞、凄凉无助而又急于向人诉说却无人可以述说的情感。“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又把生与死并列组合了起来,把死别后的自己种种遭遇,包括容颜苍老,形体衰败等等,才四十岁的苏轼,已经“两鬓如霜”了。两人生死相隔已经十年,却仍然要假设“纵使相逢”,这是一种非常绝望的、核对不可能的假设,感情是深沉、悲痛,而又无奈的,既表现了作者对爱侣的深切怀念,也把个人的变化做了形象的描绘,使这首词的感人意义更加升华。下片的头五句,才入了题开始记梦,“夜来幽梦忽还乡。 ”重现了两人曾共度的甜蜜岁月,故地重逢。“小轩窗,正梳妆。”亡者情态容貌,依稀犹似当年。这犹如结婚未久的少妇的形象生动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苏轼以一个普通常见却又难以忘怀的场景表达了对爱侣刻骨铭心的记忆。笔底恍惚间,并没有出现久别重逢、卿卿我我的亲昵,而是以为一种“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场景出现!这正是苏东坡笔力奇崛的地方,可谓妙绝千古。正是此时“无言”,才显的格外沉痛;正是因为“无言”,才胜过了人世间的任何言语; “此时无声胜有声”。生死离别后种的种种曲折遭逢,该从何说起?于是只有泪水才可以表达这种重逢时的无限感慨。结尾三句,又从虚入实了。“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作者设想此时亡妻一个人在凄冷幽独的“明月”之夜的心境,可谓用心良苦。在这里作者设想死者的痛苦,以寓自己的悼念之情。最后这三句,意深而痛沉,令人回味无穷。特别是“明月夜,短松冈”二句,凄凉清幽独,黯然魂销。正所谓“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这首是我最喜欢的诗词之一,尤其最后这句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总觉得只有项脊轩志里的,如今亭亭如盖来媲美了。写悼亡词大概是苏轼的首创。这首词用字寥寥,上半阙在描绘曾经,下半阙似梦非梦。于是两世相隔,就让人禁不住泪流。想念妻子,哪怕能在梦中相见,这样的深情呀,怎能不让人怀念,不让人感慨!
苏东坡悼念妻子一首词,动人至深,千古无人超越!宋仁宗景祐三年(公元1036年),苏轼出生在四川眉山的一户小康之家。他是家中长子,他的父亲苏洵,是年27岁。做了父亲,才开始发奋读书的苏洵,后来名声大噪,成为“唐宋八大家”之一。两年后,苏轼的弟弟苏辙出生。少年时候的苏轼和苏辙,聪慧过人,一看就是读书的种子。苏轼六岁入学,他的启蒙老师是个道士。到了十岁,苏轼已经在文学上表现出过人的才华,写出《黠鼠赋》那样具有思辨性的文章。十一岁,他已经开始熟读各种经典古籍,准备科举考试,走上仕途之路。宋仁宗嘉祐元年(公元1056年),二十一岁的苏轼和十九岁的弟弟苏辙,在父亲苏洵的带领下,出川赴京,参加朝廷的科举考试。苏轼和弟弟苏辙同科进士及第,苏门一下子出了两位登科状元,名动京师。主考官欧阳修和梅尧臣对苏氏兄弟的文章推崇备至。来自一代宗师欧阳修的点赞,将苏家父子的名声推向极致。文化名流和高官大员纷纷发来邀请函,正当父子三人在京城春风得意之时,老家传来噩耗,苏老夫人病逝,她至死不知两个儿子高中状元的喜讯。苏轼和苏洵办理了手续,随父亲回家丁忧三年。没有官场之累,没有应酬往来。三年之中,或许是苏轼一生最为幸福快乐的时光。进京赶考之前,十八岁的苏轼已经在父母的安排下娶了四川青神王家的王弗小姐为妻,妻子比他小三岁。王弗出身书香门第,大家闺秀,幼承庭训,颇通诗书。在最美好的16岁嫁给苏轼,扶持丈夫,堪称贤妻良母的典范。苏轼读书,王弗陪侍左右,终日不去,苏轼也对妻子关怀备至,夫妻两伉俪情深,恩爱有加。苏轼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遇到看不惯的事情,往往不吐不快。王弗经常规劝丈夫,遇事不能太过莽撞直爽。苏东坡交友广泛,每逢丈夫和客人在厅堂中谈论,王弗都会在屏风后仔细倾听,担心苏轼太过心直口快而得罪旁人,或者被小人所利用。居丧期满,苏门一家迁居京城。苏东坡被委任为凤翔通判,调任外官。离开了父亲苏洵和弟弟苏辙,苏轼携妻子前往凤翔。苏轼和长官陈希亮不和,经常闹矛盾,王弗事事规劝丈夫,慧眼看人,她深知老太守对苏轼的为难,其实是对他的磨炼。治平二年(公元1065年),在凤翔为官四年后,苏轼调任回朝,一家人再次团聚。可惜天命无常,不久王弗在京城猝然病逝,时年27岁。她和苏东坡的儿子苏迈,当时只有6岁。王弗陪伴了苏轼十一年,她的离去,让苏轼深受打击。熙宁八年(公元1075年),苏轼的宦海生涯,已是几经沉浮。苏轼已然四十岁了,锐意改革的王安石升任宰相,由于公开反对新法,苏轼在朝廷之中屡遭排挤。苏轼自请外调,到密州任知州。有一天晚上,苏轼做了一个梦,妻子王弗走进了他的睡梦中。此情可待成追忆,妻子已经走了整整十周年,苏轼细细咀嚼过往那些琴瑟和谐的美好时光,提笔写下了千古第一的悼亡词——《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读来让人凄然下泪。十一年的恩爱时光,如同倏然而逝的梦境。短短七十个字,道尽苏轼对妻子王弗十年来无穷无尽的思念。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往昔平常的生活场景,历历在目,浓郁的哀伤,衬托出王弗凄婉美丽的形象。从古至今,悼亡之作成千上万何止?但是苏轼悼念妻子王弗的这首词首推千古第一,无人能够超越。“十年生死两茫茫”这样的词,胜过任何题材的电影和电视剧,因为承载着人世间最为真挚的情感。这也是为什么文字能够永垂不朽的原因!更多精彩文人故事,请关注头条号:博书。
这首词写给谁?答案是作者元配:王弗。王弗是谁?王弗是苏轼第一位妻子,在王弗眼里,老公是位大才子,可又不谙世情!苏轼并不确定王弗读没读过书,有一次,苏轼记不起书中的内容,王弗却在一旁告诉他,原来,苏轼读,王弗都在一旁,苏轼读过的,她也读一遍,却又不表露出来。苏轼前往凤翔为官,王弗跟从,除了生活上照顾,王弗更全方位提醒老公。比如,王弗常说:离开父亲了,你做事可要更谨慎。家里来客,王弗会在屏风后听苏轼和客人谈话,待客人走后,王弗就给苏轼分析:这人,专拣你爱听的说,不可深交!有一次,苏轼在住处发现宝物,正欲打开,王弗轻描淡写道:婆母若在,定不让挖。想起母亲的教诲,苏轼满脸羞愧,从此不再挖宝。王弗识人的能力,远远超过苏轼,所以,苏轼不仅折服老婆的才华和贤惠,更从情感上和生活上完全信赖她!王弗既是苏轼的妻子,又仿佛是慈祥的母亲,更是精神导师。然而好景不长,两人共同生活了十一年,王弗在27岁那年不幸病逝,这种打击,让心灵上长不大的苏轼痛不欲生,写下了这首悼亡词。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云游客小芦

云游客小芦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云游客小芦近期发表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