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宋词《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怎样赏析?

八声甘州
宋·柳永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干处,正恁凝愁。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柳永,(约987年—约1053年)北宋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汉族,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称柳七。宋仁宗朝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故世称柳屯田。他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以毕生精力作词,并以“白衣卿相”自诩。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和歌*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创作慢词独多。铺叙刻画,情景交融,语言通俗,音律谐婉,在当时流传极其广泛,人称“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婉约派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对宋词的发展有重大影响,代表作《雨霖铃》《八声甘州》。下面是为大家带来的柳永《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及赏析。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宋代:柳永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杆处,正恁凝愁!(阑一作:栏)译文面对着潇潇暮雨从天空洒落在江面上,经过一番雨洗的秋景,分外寒凉清朗。凄凉的霜风一阵紧似一阵,关山江河一片冷清萧条,落日的余光照耀在高楼上。到处红花凋零翠叶枯落,一切美好的景物渐渐地衰残。只有那滔滔的长江水,不声不响地向东流淌。不忍心登高遥看远方,眺望渺茫遥远的故乡,渴求回家的心思难以收拢。叹息这些年来的行踪,为什么苦苦地长期停留在异乡?想起美人,正在华丽的楼上抬头凝望,多少次错把远处驶来的船当作心上人回家的船。她哪会知道我,倚着栏杆,愁思正如此的深重。注释潇潇:风雨之声。一番洗清秋:一番风雨,洗出一个凄清的秋天。霜风凄紧:秋风凄凉紧迫。霜风,秋风。凄紧,一作“凄惨”。是处红衰翠减:到处花草凋零。是处,到处。红,翠,指代花草树木。语出李商隐《赠荷花》诗:“翠减红衰愁*。”苒(rǎn)苒:渐渐。渺邈:遥远。淹留:久留。颙(yóng)望:抬头远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多少次错把远处驶来的船当作心上人回家的船。语出谢朓《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桥》:“天际识归舟,云中辩江树。”争:怎。恁(nèn):如此。凝愁:忧愁凝结不解赏析此词开头两句写雨后江天,澄澈如洗。一个“对”字,已写出登临纵目、望极天涯的境界。当时,天色已晚,暮雨潇潇,洒遍江天,千里无垠。其中“雨”字,“洒”字,和“洗”字,三个上声,循声高诵,定觉素秋清爽,无与伦比。自“渐霜风”句起,以一个“渐”字,领起四言三句十二字。“渐”字承上句而言,当此清秋复经雨涤,于是时光景物,遂又生一番变化。这样词人用一“渐”字,神态毕备。秋已更深,雨洗暮空,乃觉凉风忽至,其气凄然而遒劲,直令衣单之游子,有不可禁当之势。一“紧”字,又用上声,气氛声韵写尽悲秋之气。再下一“冷”字,上声,层层逼紧。而“凄紧”“冷落”,又皆双声叠响,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量,紧接一句“残照当楼”,境界全出。这一句精彩处“当楼”二字,似全宇宙悲秋之气一起袭来。“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词意由苍莽悲壮,而转入细致沉思,由仰观而转至俯察,又见处处皆是一片凋落之景象。“红衰翠减”,乃用玉溪诗人之语,倍觉风流蕴藉。“苒苒”,正与“渐”字相为呼应。一“休”字寓有无穷的感慨愁恨,接下“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写的是短暂与永恒、改变与不变之间的这种直令千古词人思索的宇宙人生哲理。“无语”二字乃“无情”之意,此句蕴含百感交集的复杂心理。“不忍”句点明背景是登高临远,云“不忍”,又多一番曲折、多一番情致。至此,词以写景为主,情寓景中。但下片妙处于词人善于推己及人,本是自己登远眺,却偏想故园之闺中人,应也是登楼望远,伫盼游子归来。“误几回”三字更觉灵动。结句篇末点题。“倚阑干”,与“对”,与“当楼”,与“登高临远”,与“望”,与“叹”,与“想”,都相关联、相辉映。词中登高远眺之景,皆为“倚闺”时所见;思归之情又是从“凝愁”中生发;而“争知我”三字化实为虚,使思归之苦,怀人之情表达更为曲折动人。这首词章法结构细密,写景抒情融为一体,以铺叙见长。词中思乡怀人之意绪,展衍尽致。而白描手法,再加通俗的语言,将这复杂的意绪表达得明白如话。这样,柳永的《八声甘州》终成为词的丰碑,得以传颂千古。全词景中有情,情中带景。上片于壮丽的秋景之中含有凄凉伤感之柔情,下片于缠绵的离情中带有伤感之景,前后情景交相辉映。上片写观景,虽未点明登楼而登楼之意自明;下片于“依栏杆处”再点登楼,起到了首尾呼应作用。笔法之高妙,于此可见,作者不愧为慢词的奠基人。
↑↑ 关注【文学名句】温暖情怀的文学,动人心坎的名句 → 记得点赞 ←八声甘州宋·柳永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干处,正恁凝愁。【赏析】柳永擅长写离愁别恨。这首词也是写离别之恨与羁旅之愁的,写得极为出色。上阕发端,以一“对”字领起,写羁旅异乡的游子望着黄昏时分的秋景:傍晚时的骤雨洒落江天,经这一番风雨的洗涤,秋空更加清冷了。秋之黄昏,本是惹人忧伤的时节,加上潇潇之雨,更增加了浓重的忧伤气氛。紧接三句“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一气流转,境界雄浑悲壮,景色苍茫辽阔,再以“霜风”点染,就更显得气象阔大、寓意深刻了。一向鄙视柳永的苏轼,读到这三句,也不得不赞叹一声:“唐人佳处,不过如此。”“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两句,是写楼头凭栏所见的萧条、肃杀的秋景:这里的花儿凋谢了,叶枯萎了,景物的光华消逝了。作者以满目萧条的景象,烘托出游子感极而悲的伤怨心绪。而只有长江之水,无声无息地向东流去,这既是写实,又喻游子内心诉不尽的苦痛,就象这无语的江水东流一样,昼夜不舍,流淌不尽。上阕着重写景,作者笔下所有的景物都笼罩上了一层凄婉的感情色彩。“暮雨”、“霜风”、“关河”、“残照”,以及衰落的红花、凋零的落叶……一起构成了这幅悲凉、萧瑟的画面,使读者对词人的心情的理解,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下阕着重抒情。作者用“不忍登高临远”一句承上启下,拓开词意,然后用“望”字兴起思乡怀人。“不忍”三句的意思是说,不忍心登高远望,因为望着那遥远的故乡方向,思乡的心情便会收拽不住了。这就与上阕登高而望的凄凉景象联系在一起了,自然而然地展示了游子思归的凄苦心情。“叹”字两句转到自身的处境,表达自己久留他乡、却又归家不得的苦闷,直抒胸臆,真切动人。接着又宕开一笔,用“颙望”(呆望、凝望)一词,形象地描绘了妻子在家中盼望自己归来的情景。虽是想象之词,但加上“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一句的细节描写,就显得极为真实,而又将妻子盼丈夫归家之心切,细腻地刻划了出来。既然家中人是如此盼望自己回去,自己又如何呢?“争知我,倚栏干处,正恁凝愁”自己是同样地思念家人,思念着家乡,可是又不能立即动身,只能是呆呆地凝望,以寄托自己的愁思。这结尾三句写得生动传神,使人浮想联翩。粗粗看来,全词上片写景,下片抒情;细细咀嚼,又觉上下阕意脉清晰、前后照应,给人一种浑然天成、情景交融的境界,这正是柳词的令人神往之处。【白话】伫立江边面对着潇潇暮雨,暮雨仿佛在洗涤清冷的残秋。渐渐地雨散云收秋风逐渐紧,山河冷落落日余晖映照江楼。满目的凄凉到处是花残叶凋,那些美好的景色都已经歇休。只有长江水默默地向东流淌。其实我实在不忍心登高眺望,想到故乡遥远不可及之处,一颗归乡的心迫切难以自抑。叹息这几年来四处奔波流浪,究竟是什么苦苦到处滞留?佳人一定天天登上江边画楼,眺望我的归舟误认一舟一舟?你可知道我正在倚高楼眺望,心中充满了思念家乡的忧愁苦闷?你喜欢柳永哪些诗词?留言说一说。关注【文学名句】遇见动人语言是美妙的缘,总有贴心文字温暖着你我↓↓ 记得点赞,喜欢就分享和收藏 ↓↓
柳永《八声甘州》这是一首秋暮怀归之作。“对潇潇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一个“对” 字领起,写出登临纵目、望极天涯的境界。“潇潇” 二字将秋雨给人带来的凉爽潇疏的感觉写了出来 ; 而词人又将 “秋” 的 “清” 归于 “再” 的 “洗” ,非常生动,使人仿佛见到雨后秋空清朗之状。“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秋景接着又生出一番变化,这变化由一个 “渐” 字领起,神态毕备。秋雨过后,寒风渐冷渐急,眼前一片凄凉。这两句虽凄凉,但景象苍茫辽阔,意境雄浑高远,于凄凉中又透露出一股遒劲之气。“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这几句写楼头所见,处处皆是一片凋落之景象。“惟愿长江水,无语东流”,这两句承上两句而来,上两句写事物的变化,而这两句以永远长流的长江水写事物的不变,其中蕴含着词人对短暂与永恒,改变与不变的思索。“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这几句点明思乡的题旨。词人已经登上高楼,却又云 “不忍”,使得文章转折翻腾,感情委婉深曲。词人的怀乡之情是那么的强烈,他不禁自问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 这一问写出了他面对归与留而表现出的矛盾心情。词人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回答,而是笔锋一转,写故乡之人,“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由于词人思归心切,因而联想到故乡的妻子也定盼着自己归来。她登上高楼,望眼欲穿,“误几回”三字传神地写出了她盼望夫君归来的急切心情。“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这两句与上面 “佳人”几句对应,佳人因丈夫不归定会心生怨恨,这几句写词人的相思之情。他也深深地思念着她,正倚着栏杆,满目含愁呢。(如有错、漏字,敬请见谅。)
这是柳永一首书写羁旅相思的名作,既有“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愤懑无奈,又有“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相思怅惘。千百年来,这个身处花烟柳巷的词人,用他的浓情才思向人证明了传唱在青楼的作品,亦能留芳。《八声甘州 》(宋)柳永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杆处,正恁凝愁!1 上片:登楼所见秋景点染离情别绪。“对”,领起全词,清秋暮雨,潇潇凉寒。“洗”,清秋的明丽,爽洁,纤尘不染,天地素净澄清。“霜风凄紧”,“冷落”“残照”:秋霜肃杀,秋风凄冷,傍晚冷清,暗淡,凄清,渲染秋的萧瑟,这三句笔墨清淡,却极富感染力,被苏轼评为“此语于诗句不减唐人高处”,境界雄奇,气象宏阔,笔力遒劲,婉约中而显豪放气概。“红蓑翠减”“苒苒物休”“江水无语东流”:放眼远望,近处,楼前花木凋零,一片荒芜,远处,长江无声无息,东流向远,浩浩荡荡,长江无情,无动于衷,任草木寒凋,“翠减红衰愁煞人”,反衬人之有情,“无语”实乃词人有情,心中满是羁旅行役之愁思。2 下片:思乡怀归,漂泊异乡,功业无成。“不忍”:承上启下,抒怀乡思归,委婉深曲。“望”:远望,油然而生思归之愁。“叹年来”二句:反问,把无限辛酸愁苦融于一声慨叹之中,写出了千回百转的心思和回顾茫然的神态,含蓄蕴藉,耐人寻味。“想佳人”三句:从对方着笔,虚写假想,想象妻子朌己回归望眼欲穿的神态,真切而凄怆,那一幅“香雾云鬟湿 ,清辉玉臂寒”的画面,令人动容,化用宋代曹组诗句“竹外一枝斜,想佳人,天寒日暮”,意境凄冷,孤寂全出。“争知我”三句:从想象中回到现实,反观自己,实写自身情愁,反问作结,那“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何尝不是凭栏远望,一片相思愁!这首词缺了柳永的婉约细腻,缠绵悱恻,多了些冷清哀叹,融入了词人半生沧桑,艰难曲折,读来,深沉厚重,耐人寻味,一咏三叹。
宋代词人柳永《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不忍登山临远,望故乡缥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柳永(约984一约1053),原名三变,出身官宦世家。约十八岁许即离家,原本打算进京考取功名,寄寓苏杭时,流连歌坊酒肆,沉醉于听歌买笑的浪漫生活,竟忘了进京赶考初衷。这段时间作了《望海潮*东南形胜》,一时名声大噪。后来柳永进京赶考,屡试不第,传说有一次差点就中了,当时的仁宗皇帝想有一番作为,不喜艳词,当看到柳词“忍把浮名,换了浅吟低唱”时,冷冷地说:“既然想要浅吟低唱,何必在意虚名,且去填词去吧”,遂将柳永名字划掉。传说柳永也不恼,自号“奉旨填词柳三变”,混迹于风月场中。这首词柳永作于暮年进士的头一年。这年深秋,柳永来到渭南,欲前往成都,望着满眼萧瑟,想着这么多年飘零流落,虽说“奉旨填词”,但心底那个功名梦始终不曾褪去,无时不在啃噬着其佯装欢乐的心。上片以白描手法,集中写景,“对”、“渐”层层递进,凄紧、冷落、残照,无不表现了其内心的落寞,和壮志难酬的苦闷。只有那无语东流的长江水啊,诉说着我的心思。下片集中抒情。“不忍”二字,打开了柳永感情闸门,故乡缥缈,思乡更切;“望”过了,“叹”声又来,这么多年我做了些什么,年年漂泊为了什么?是想“佳人”吗?可我眼睁睁的错过多次了,谁知道我又在愁什么呢?余窃以为,柳永想佳人是假,盼功名是真,那时的文人士大夫,很难摆脱功名诱惑,也可理解为家国天下永在心中,要想报国,必求功名,大好年华都付于低吟浅唱,一事无成,实难瞑目,科举进士,才是正途。第二年,仁宗亲政,即放恩科,柳永赴考,终中进士,开始了其官宦生涯。事实证明,柳永不仅是一伟大词人,也是一任好官。
白衣卿相柳永一生潦倒、政治上不如意,不为人重。因善于填词,深受歌姬们欢迎和赏识。这篇《八声甘州》,曾受到苏东坡的高度好评,东坡说他“其间佳句,不减唐人高处!”应该是极高的评价了!(诸位可知那苏大文豪可不会轻易给人好评的哦!)我们看原文:“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杆处,正恁凝愁。”开头一个“对”字引领全文,然后用“洗、洒”两个上声动词,展示晚秋暮雨带来的清凉感,贴切而生动,可谓凝练之至,接下来,用一个形容词“渐”字,又生凄冷之感,“凄紧”二字,艺术效果和感染力达到了一个巅峰,不只凄清寒冷,一片肃杀凋零之气已浓,凄冷之感顿出,而“残照当楼”一句,词人只将“残照”轻轻一点,艺术效果和感染力堪称完美。出门在外的游子衣裳单薄难以禁当,气氛俊素,举目关河,气势磅礴,然春夏姿容之势已经很近,秋来一片冷落萧条之像已然很浓,草木不芳,一片冷落之态,用一“凄”字,已经传神地表现出身临其中的难言滋味,又加“紧”字,更是尽得其意。而“残照当楼”一词意在“当楼”,几个物像“霜风、冷雨、关河、残照”皆集于“当楼”一点,词人一气呵成,以高绝之俊笔把羁旅木景写到淋漓尽致,突出了羁旅之人当此秋气时那份思索人生哲理之心情,之后由苍茫悲壮转入细腻沉思,由仰视变俯察,“处处皆凋落 !”之景。“苒苒”与上文“渐”相互照应,一“休”字有千钧之力,感慨仇恨之情全出。柳三郎岂是只知留恋光景的浅薄之辈?“无语”二字深沉之至!下阕开端,点明全篇背景是登高临远,妙在模拟对象,本是自己登楼极目天际,却偏向故园之情人“应也是登楼远望,祝盼游子之归来,”“我能想象你在凭高候归舟,你却不知我身在何处”,实中有虚的写法,“貌似疏朗,实则粘腻!“天际识归舟”本是谢脁名句,三郎在这里使用,可叹匠心独运!柳永的这篇《八声甘州》就赏析到这里,不当之处请大师们多多指教!
柳永词婉约见长,后人评,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当时的人,都觉得柳永的词俗,难登大雅之堂。但其实,柳永也有境界高绝的词作,比如他的这首千古名篇《八声甘州》,就一改柔婉的词风,变得气韵沉雄,因此成为词史上的丰碑。这首八声甘州,连苏轼也称赞不已。八声甘州柳永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柳永的这首词,是写清秋薄暮时分,词人登高临远,感叹漂泊的生涯和思念情人的心情。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词人登高纵目,但见暮雨潇潇,洒遍江天,清秋时节,千里无际,一澄如洗。开篇“对”字领对,入句高昂,又接“雨”、“洒”、“洗”三上声字,循声呤诵,振爽异常。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登高而望,为时甚久,秋风越来越凄凉紧迫,秋雨洗过,举目关河,一片冷落的景象,落日的余光,斜照着高楼。苏轼评:“世言柳耆卿曲俗,非也。如《八声甘州》云:‘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此语于诗句不减唐人高处。”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到处都是花残叶凋,那些美好的景色都已经逝去,只有长江水默默地向东流淌。美好的景色逝去,人的年华也已逝去。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词人本就是登高临远,这里加“不忍”二字,多一番情致。故乡远在天边,归思难以抑制,所以不忍登高远望,远望而不可及,徒增悲伤,但词人还是登高了,这种纠结的心情,婉曲而妙。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可吧这几年来四处漂泊流浪,究竟是什么让人苦苦到处滞留?想那远方的佳人一定天天登上江边画楼,眺望我的归舟,一次一次,误认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你可知道,此时我正在倚高楼眺望,心中充满了思念家乡的忧愁苦闷?柳永此词,上片写景沉雄高绝,下片写情委婉曲折,是词中第一流的作品。答者:谢小楼
八声甘州是北宋柳永的名篇。原词如下:八声甘州.北宋.柳永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不刅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此词开头写江天,一对字,衬以雨,洒,洗三个上声字,循声高诵,便觉素秋清爽高洁,无与伦比。接下来写景经雨涤,,遂生变化。一渐字承前启后,衔接自然,且神态毕备。一紧一冷,层层逼紧,清冷之境现矣。更以残照当楼之当字,茫然悲秋之气,尽然袭来,身何以受?情何以堪?换头,词由苍茫悲壮而转入细致沉思。由仰观而转至俯视,叹季候之变化,感人世之愁绪。一休字,俯仰无端,万般感慨。无语二字乃无情之意,此句蕴含百感交集之复杂心境。不忍又是曲折迂回,登高望远,伫盼人归。误几回,更觉灵动,逼真,如临其境,如见其人。倚栏杆,最后点题,由所见而有所思,由所思而有所盼。层层递进,步步紧逼,用字相互关联,互为辉映,由倚闺而凝愁,再到争知我,此三字化实为虚,使思归之苦,怀人之情,表达得更加曲折动人。全词结构紧密,写景抒情融为一体,以铺叙见长,展衍尽致。景中有情,情中带景,情景交融,互相辉映,凄婉缠绵,前后呼应,也足见慢词奠基人的文笔风采,此词最终成为宋词史上一座丰碑,得以传诵千古,成为长调典范。
此词人最难解句"此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一一一趣减"苒苒"奔合"冉冉飞下汀洲""水无语东流"口水无语东流!"竟无言凝曀"人人苒苒物华休!"巜甘州八声》或时与范仲淹巜渔家敖》"羌萧悠悠霜满地"地区同,"浊酒一樽家万里"想妻儿老小是可以的。柳永句"妆楼颙望,天际误识归舟,争知我凭栏阑处正恁凝愁"今之文人雅士一定说想妓嫖呢?!!!"凝愁"或其口雨同音误传,"凝瞅"原!"岂知聚散难期 翻成语恨云愁"一一一由是忆儿时在低年级时告老师"那个女同学在看我。"老师说"你不看她恁知她在看你!"。
柳永,北宋词人,婉约派代表,诗作既有对城市风光和歌妓生活的描写,也有对羁旅思乡的刻画,《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属于后者。此词的上阕写景,景中有情,下阕抒情,写出了词人的羁旅行役之苦和思念故乡亲人的情怀。《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的全词如下: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词的大意是:潇潇暮雨在辽阔的江天之间肆意飘洒,一番雨洗后秋景格外清凉。秋风渐渐凄紧,山河渐渐冷落,夕阳残光斜照高楼。时光冉冉,处处花凋叶落,美景徐徐衰残。惟有长江水,默默无语,缓缓东流。不忍登高临远,遥望远方的故乡,归家的乡思难以停收。感叹时光来去无踪,何事能够长久停留?想那高楼内的佳人抬头凝望,多少次误把远方船只看作心上人的归舟。又怎会知我倚靠栏杆时的一往情深,万虑千愁。词意赏析:上阕:“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 “对”:面对;“潇潇”指雨声。傍晚时分,词人面对的是一幅江天之间秋雨飘洒的辽阔景象,经过雨的冲洗,秋季景色分外凄清冷凉。这两句写高处之景。“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渐”:渐渐;“霜风”指秋风;“凄紧”:凄凉紧迫;“关河”指山河。“渐”字统领后面的三个景色:秋风渐渐凄凉紧迫,山河渐渐变得冷落,太阳渐渐西下,夕阳的残光斜照高楼。此三句写的是远处之景。“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 “是处”:到处,处处;“红”代指花朵,“翠”代指绿叶;“苒苒”:时光荏苒;“物华”指美好景物;“休“:衰残。秋天里到处都是凋落的花朵和黄叶,时光荏苒,美好的景物皆变得衰残,这里写出了词人对时光飞逝的伤感,是伤时惜时之句。此两句写的是近处之景。“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词人伤时惜时,是有情有义之人,然而江水无情,默默无语地缓缓东流。上阕写景,由高至远至近,层层递进,描绘了一幅辽阔凄清冷落的秋季景色。景色往往反映观景人的心情,由此可以看出词人凄凉寂寥的心境。下阕:“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 从上阕景物的描写,可知词人是在高处所看,而下阕的首句写词人不忍心登高临远,是不是相矛盾了呢?接着词人道出了矛盾的原因:因为故乡在远方,登高远眺,容易引起乡思,然而远眺不一定就能够看到故乡,此时悠悠的思乡愁绪便滞留在词人心间,难以消散。“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 “淹留”:长时间停留。词人感叹时间来去无踪,在飞逝的时光中,什么事物能够长久地停留呢?这一句与上阕的“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相照应。“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佳人”指词人所思之人。“颙望”指抬头凝望。想那佳人在高楼上抬头凝望,多少次误把远方的船只当作了心上人的归舟?这三句是虚写,是词人从故乡意中人的角度展开的想象,表明了羁旅途中的词人和远在家中的心上人彼此想念着对方,同时也带有心上人因词人长时间不归而有所埋怨的意味。“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 “争”:怎;“处”:……之时;“恁”:如此;“凝”:一往情深。伊人又怎知“我”倚靠栏杆时的一往情深和浓浓的乡愁呢!下阕抒情,写出了词人的羁旅之苦和思念故乡亲人的情怀。
谢谢悟空小秘书邀答!作为婉约派的杰出代表柳永,一生佳作不计其数,就这阙【八声甘州】在这个词牌的作品中,我认为无疑堪称精品。相信很多喜欢填词,特别是叙事长调的人,对此都不陌生,我也不例外,我的第一首"八声甘州"就是依据柳三变的这首"对潇潇暮雨洒江天"完成的,现在我不妨简单地和大家分享一下这首千古佳作。首先,这首词本身描述的是怀乡思人的凄苦心酸。词人面对暮雨萧萧,霜风凄冷的秋日登高临远,面对着关河冷落,残照当楼,万物萧疏,大江东去,每一个人都难免勾起怀乡思人的悲秋情怀,而最凄楚地是又不能对谁诉说。这首词的上阙按照惯例,笔墨重在写景,整个渗透的是悲秋情怀一一一秋雨秋风秋阳,秋华秋水秋思,用这些诗词元素由远而近,层次分明地一一铺陈,在悲秋的同时,渲染了气氛,为下阙写“愁”做了很好的铺垫。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秋季作为一个时令,并非实物,是无法“洗”的,但作者一个“洗”字,将“秋”化虚为实,使人觉得雨后秋天的清朗跃然眼前,看得见摸得着了。  "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这三句巧妙地从不同角度描述了秋天的凄清、寒冷、萧瑟、肃杀。一个渐字,妙不可言,将凄清寒冷、萧瑟肃杀的秋意日渐加深。而面对如此凄凉惨景,羇旅之人怎能不想起家亲人和家乡。同时在整个文章的结构设置上,这三句承上启下,过度无痕,顺理成章引入下面的感愧,陈述自然,一气呵成。“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作者在继续铺叙秋景的同时,又恰到好处地运用了对比和拟人的修辞手法,“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既反衬了“清秋”的凄清悲凉、萧疏颓败,又化江水无情为有情,蕴含了诗人怀乡思人的悲悯情怀。   这首词的下阙:重笔抒情,写怀乡思人之情愁。作品由怀念的人的联想,写到未出场的被怀念的人,使感情在交流中获得层次和深度。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想要登高临远,眺望遥远的家乡,又不忍思乡之痛,原因是思乡过切,归乡不能,矛盾心理可见一斑。“归思难收”,极言乡愁之凄切。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回顾反思,背井离乡,四处奔波,漂流不定,找不到客居他乡的理由,是该回归故乡了。佳人也好,自己也罢,无不在苦苦地思念和盼望。“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形象具体,刻画细腻,镜头切换到点,用特写的画面,再现了主人的望眼欲穿的情景,表达了相思的凄切。 诗人似乎在为我们推出了一个电影画面,以蒙太奇的手法演绎出一出戏,以独特的视角,善于捕捉冷落的秋景来点染离情别意。综上所述,这首词的艺术性和观赏性可以归纳为:这种情景交织展开铺叙情景交融的写法,也正是长调的独特魅力,同样也是慢词的一个创新。柳永无愧于词坛大家,无愧于"凡有井水处,皆能咏柳词"的美誉。2. 这首作品意境舒展高远,写景层次清晰,抒情淋漓浓郁,语言通俗凝练,气韵浑厚清劲,堪称叙写离愁别绪这一传统主题诗词之上品。3.无论白衣卿相,才华出众都可得到后人的尊重。最后再次感谢悟空小秘书提供平台,与大家分享交流。敬请文友们关注留言,转发评论!
柳永,一个极富才情的词人,一生致力于仕途发展,可老天弄人,对他并没有丝毫的垂青,似乎着意安排着一场场碰壁,在他的字里行间满满的流露着生不逢时的哀叹,长年的拼搏无望,便产生了归乡之念,却又无颜见江东父老,于是,便置身于烟花柳巷中去寻找那一丝逢场作戏的人生慰籍。扼腕叹息之余,历朝历代又有多少个柳永在重演呢?
杨永,何许人也,一般的介绍是这样的: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他的名字在中国文学史上是个不可忽视的符号,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和歌妓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有人开玩笑说,如果回到了宋朝,可能看到整个汴京的名妓不约而同在柳永的忌日结群祭拜。这是普通的解读,事实上,如果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对柳永的定位应是这样的:柳永,宋朝娱乐圈大佬,他在当时的娱乐圈势力很强大,几乎控制了半壁的音乐版权,青楼产业,唱片公司,和歌手资源!所以说,柳永的真实身份,不只是大诗人和词人,更是娱乐圈的超级大腕。因为古代的每一位大诗人背后,都有一个庞大的娱乐产业在支撑!柳永的大半生都在和娱乐圈打交道,这首词自然也不例外,有了这些背景知识,再理解这首词就不难了。“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杆处,正恁凝愁”,意思是,“想起美人,正在华丽的楼上抬头凝望,多少次错把远处驶来的船当作心上人回家的船。她哪会知道我,倚着栏杆,愁思正如此的深重” ,短短数句词,就把柳永的思乡之苦和怀人之情表达的淋漓尽致!柳永的身份属性,决定了他永远也跳不出娱乐圈的窠臼,娱乐、艺妓,就是他的全部!另外,在古代,青楼是娱乐行业,妓院是色情行业,根本不是同一个行业。如果非要类比的化,青楼就是现在的酒吧,或者就是现在的KTV,或者是电影院。同样,在青楼里面上班的歌伎,相当于是现在的签约艺人,或者是娱乐业从业人员,而不是什么妓女。
问题:柳永宋词《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怎样赏析?八声甘州 宋·柳永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干处,正恁凝愁。前言这首词是柳永的代表作,反映的是羁旅与相思。关于整首词的解析,在网络上随处可以查到,老街说说这首词要注意的几个特点。一、盛唐气象晏殊、欧阳修、苏轼等士大夫一流,对于柳永有一种很像相声界“主流和非主流”的心态。晏殊就嘲讽柳永说,“殊虽作曲子,不曾道:'针线慵拈伴伊坐。’苏轼也曾经揶揄秦观效仿柳永作词:高斋诗话:少游自会稽入都,见东 坡,东坡曰:'不意别后,公却学柳七作词。'少游曰:'某虽无学,亦不如是。'东坡曰:''销魂当此际',非柳七语乎?但是苏轼却对于柳永的这首《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大加赞赏,称之:不减唐人高处。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这首词开篇,的确如同盛唐诗作,视野宏大广阔,气势雄浑磅礴。和柳永那些“针线慵拈伴伊坐”境界天壤之别。二、两地相思下阕写相思笔法巧妙,从两面写来。先是作者“登高临远...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忽然笔锋一转,不写“我思佳人,”却写“佳人思我”: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这一笔法,在杜甫《月夜》中可以看到: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不过柳永的笔锋又一转,重新回到自己的角度,接着写到:争知我,倚栏干处,正恁凝愁。结束语柳永和张先对于宋朝长调慢词的发展又开拓之功,这首《八声甘州 》就是柳永的代表作之一。@老街味道
在我初读柳永的《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时,正是只身流浪异乡之际,思亲心切却又事业无成,每读至“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不禁思绪万千,常常落下泪来。柳永出身士族家庭,有求仕用世之志。适逢北宋安定统一,首都歌楼妓馆林林总总被流行歌曲吸引,乐与伶工、歌妓为伍,初入世竟因谱写俗曲歌词,遭致当权者挫辱而不得伸其志。于是浪迹天涯,用词抒写羁旅之志和怀才不遇的痛苦愤懑。这首词大约作于柳永游宦江浙之时。    随着对柳永作品的更多品读,以及其身世的逐渐了解,我最终发现,柳永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奠定了他天生悲情主义的基础,也正是于此,在整个中国文化历史中,大约除了屈原,第二位以悲情见长的诗词作者就非他莫属了。《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词写词人见秋景而生的思乡的愁绪,抒发了词人的羁旅行役之苦。上片采取层层铺叙的手法,描写登高所见秋景。开头两句总写,为整个画面奠定了“清秋”的基调。接下来五句为第二层,叙写清秋里的各种景色,霜风、关河、残照、树木花草,都带上了“清秋”的色彩。后两句集中在长江流水,把思绪引向远方,也暗含时间的流逝,漂泊日久;下片以委婉曲折的笔法,抒写思念故乡的情绪。下片可分为两个层次,前六句为一个层次,写自己对故乡的思念。诗人登高遥望远方的故乡,思归之情难以控制。这首词章法结构细密,写景抒情融为一体,以铺叙见长。词中思乡怀人之意绪,展衍尽致。而白描手法,再加通俗的语言,将这复杂的意绪表达得明白如话。这样,柳永的《八声甘州》终成为词史上的丰碑,得以传颂千古。全词景中有情,情中带景。上片于壮丽的秋景之中含有凄凉伤感之柔情,下片于缠绵的离情中带有伤感之景,前后情景交相辉映。上片写观景,虽未点明登楼而登楼之意自明;下片于“依栏杆处”再点登楼,起到了首尾呼应作用。笔法之高妙,于此可见,作者不愧为慢词的奠基人。当然,比起忧国忧民之愁,柳永之词虽然在胸怀上略有不足,但是其羁旅之愁和怀才不遇的狭面情愫,仍然激起了后世每一个阅读者的共鸣。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raivtash

raivtash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