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文无第一,为什么有人说苏轼是宋词第一人?辛弃疾不如他吗?

俗话说文无第一,为什么有人说苏轼是宋词第一人?辛弃疾不如他吗?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算不上第一,甚至可以说是【外行】。当然,不是说苏词写的不好,仅仅是他并没有致力于词(甚至是其他文体)。我们先下个定义,谈词,就得是符合词的要求,以此为根据再来谈‘作词的水准’。首先我们要明白词这个文体的规矩。在宋代,词是需要对应词谱来唱的,这就意味着在词牌之下,不但只分平仄,还要分五音,又分五声,又分六律,又分清浊轻重。古音的音调是定死的,不现代的发音可以变调,所以如果词中某一处是‘押上声’,如果用‘入声’就根本唱不了。所以李清照才讲苏轼是“然皆句读不茸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又:周济:人赏东坡粗豪,吾赏东坡韶秀。韶秀是东坡佳处,粗豪则病也。东坡每事俱不十分用力,古文、书、画皆尔,词亦尔晁无咎:苏东坡词,人谓多不谐音律。然居士词横放杰出,自是曲子中缚不住者。所以我们说苏轼词写的好吗?说一流也不为过。但就词本身而言的‘句读不茸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这是不可否认的,自然也就算不得第一了。当然,对于苏轼而言,词律之流的确是束缚了。其次谈词家地位,后世以苏轼为‘豪放’领袖,然后很多人以此来定词人地位。噗,殊不知这种分类方式荼毒犹甚,词之于曲调,而曲调自有激烈、婉约,所填之词是随着词人本身的情绪而定的:怀古之时胸怀激荡,所以有‘大江东去’;孤独的时候也有“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苏轼之于词的贡献是拓宽了题材,不仅仅让词局限于生活情趣、离愁别恨,并非是单纯的说开出了‘豪放派’。实际上在词家地位最高的是周邦彦,苏、辛之流于词的成就地位,更多的是个人特质所致,是孤立的,是学不了的。而周邦彦开‘雅词’之系统,更规范了词的法式和技巧,告诉世人、后人,词可以这么写、能这么写,可以说,周邦彦宛如大魔王一样,身后的词坛莫不是在他的阴影之下,达成这种成就的只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杜甫....最后讲词作的技巧....苏、辛写词说玄学点是‘以气行篇’,只有他们那样的性格、怀抱、学识这么写才不会被人喷,换个人这么写试试?所以谈不上技巧。综上,不论哪个方面苏轼都摊上第一,辛弃疾也是,如果非说宋词有个第一,那只能是周邦彦。
只有“苏辛”之称,未闻称谁第一宋词,中国辉煌的时代文学。关于对宋词作者之词作,历代词话均有评价,当然对于苏轼、辛弃疾的词作亦无例外。词史上只有“苏辛”之称,未见谁是第一之别。这个观点来源于明代张綖《诗徐图谱》,其中说,“词体大略有二:一体婉约,一体豪放”,并把苏轼之作归于“豪放”一类。接着,后人并进一步演绎和完善其说。如清代陈廷焯 《白雨斋词话》卷一载:“ 苏辛并称,然两人绝不相似。魄力之大,苏不如辛 ;气体之高,辛不逮苏远矣。”清代周济在《宋四家词选·目录序论》中评论说:“东坡天趣独到处,殆成绝诣”,“稼轩则沉著痛快,有辙可循” 。故在宋词上把两者并称,无不体现在把两者主体放在词作上,均以具有豪放气概来看待。如苏轼的《水调歌头·中秋》《念奴娇·赤壁怀古》是代表作;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等是代表作。其实,“豪放”与“婉约”的风格是相对的,苏轼、辛弃疾的“婉约”词亦不少。写作是阶段性的心情流露,能遇上艳阳天,也能遇上阴雨天,不能总停留在一种天气中生活。后来强化词分多少派,那是考据和写论文的需要,与词作本身联系不甚紧密。所以,说“苏辛”是文学定论,讨论词分派别毫无意义。满 江 红 西部雄鹰 大漠荒烟,听河啸、长空任越。于塞外、倚关云锁,剑悬如雪。一笑清狂乘碧汉,万重争逐惊云阙。树丰碑、高矗酹云台,英名列。 硝烟起,鏖战激。烽火熄,妖魔灭。与飞天遥对,客回凭说。宵雨酿杯征战酒,风云卷甲沙场铁。当执戈、百战总关情,邀明月。[1] 一一一一一一一[1] 马同儒著:《三上词话.词谱》卷中,2016年,第183页。(注:原声填词,词谱词例。2005年,作者为空军航空兵某师所作。该师2次抗美援朝作战,击落敌机25架、击伤5架的辉煌战果。)
这个可以分析出苏轼成为第一文人地位的很多理由,但概括一点就是,因为他是苏轼啊。哈哈哈
对词进行了全面的改革,最终突破了词为“艳科”的传统格局,从而提高了词的文学地位,使词从音乐的附属品转变为一种独立的抒情诗体,从根本上改变了词史的发展方向。他还开创了豪放一派,使词界大开。只能说上豪放派第一人!
很多人对“文无第一”这句话既有很深的执念,也有很大的误解。“文无第一”的意思是:审美是比较主观的东西。在作品本身技术水平比较接近的情况下,很难分得清谁谁更好一些,可能换个人、换个标准评价,就有不同的结果。但其中有个很重要的前提:“技术水平比较接近”。如果两者水平本身差了十万八千里,那还是可以比较出高下的。举例说明可能会形象一点。“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和“天上忽然一火链,好像玉皇在抽烟”。你说哪个好呢。当然,你要嘴硬非说后者是更好的诗作,我也不能拿你怎么样。这里头还有个鉴赏水平的问题,觉得后者好的,可能是因为自身的审美水平和后一种比较接近。但是到了实力相差不大的时候,写出来的东西可能就不容易分辨了。杜甫有一首反战的诗,其中有句: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而白居易恰好也有一首:不然当时泸水头,身死魂孤骨不收。应作云南望乡鬼,万人冢上哭呦呦。很明显,白居易是模仿了杜甫的格式去写的。这两首给一般的读者来看,就可能各有所好了,有的喜欢杜甫的,有的喜欢白居易的。然后再到对诗的鉴赏比较有研究的人群里,可能喜欢杜甫的又会更多一些,因为无论是在烘托气氛、用字入味上,杜甫这首都要更老到一些。也就是说,文学的评价不仅和作者本身的技术水平有关、也和评价者的鉴赏能力有关、更和评价的标准有关。在确定至少这三项因素之后,才谈得上“文无第一”这句话。同理在这个问题上,苏轼和辛弃疾本身的作词水平显然都是一流的,首先可以放在同一个层面去比较,然后作为词人的评价标准,是作品中音律、题材、情感、结构等等一系列的综合标准,以这样的标准放到当时人、后世同样身为词人的鉴赏中去,自然会出现一个相对客观的评价。
如果你翻过他二人的全集,你就会发现,苏的词只占文集百分之几吧。辛则是95%左右吧。辛是文武双全,但不是文化全才。几乎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创作词上,同时等着带兵北伐。他的词数量多,类型全,成就应该是最大的。只不过没有苏的文名大,最著名的几首词的流行度没有苏的高。大部分人会说苏高于辛,他们可能只读过课本上或选集里的几首词。
《醉东坡》



诗领宋风,

词开豪放,

文书又压盛唐,

千古一人步轻狂。

纵使乌台三笑过,

青杖赴南荒,

犹带傲骨香。



杭堤重起,

惠肉新创,

儋县开化民强,

万里孤客影苍茫。

更忆黄州东坡醉,

豆花鼓秋光,

疑是眉山霜。
艺术的灵感来源于生活,像他这样才华横溢 饱读诗书 青年入仕 金榜题名 皇族器重 宋人爱慕 粉丝无数 且爱心爆发 意气风发 指点江山 激扬文字 仕途坎坷 大起大落 内心宽大 的人生,几人能有?独爱东坡 有血有肉 亲民无间
宋词第一人是苏轼,这个说法,我没听说过。倒是听说过其他的说法。比如说周邦彦是北宋词家第一人,集大成者,而南宋则听说姜夔被称为最好的。我的感觉是,苏轼是宋词第一人这种说法,有点文学门外汉的个人推崇因素吧。其实像这种说法,如果多读读一些词话诗话,你就会发现,你可能被课本给骗了。因为咱们在课本里学到的虽然都是古诗词的精华,但是毕竟量太少,涉及的古诗词的诗人词人更少了。所以对古代文学的了解,少而肤浅。苏轼呢,因为名气大,样样都是顶尖的,所以有时候,很多过誉的称谓就会被按在他的头上。例如苏轼最擅长的散文,他都不敢说他是宋代第一吧,同时代的,唐宋八大家里的除了韩柳,都跟他一个时代的,谁敢说他的散文就是第一呢?再比如宋诗,黄庭坚的名气可能比他更大吧,就算王安石的诗跟他比,也是不遑多让的,更不要说南宋还有不少厉害的诗人。文无第一,这个到底对不对呢,其实还是看每个人的个人喜好。比如喜欢唐诗的人里面,有的人就是喜欢老杜,胜过喜欢太白,你要说老杜是唐诗人里面的第一,那反对的肯定也有一大票吧,而有的喜欢太白的诗风的,那就把太白捧到天上去,谪仙人嘛,这个要争论起来,真的没完没了。虽然大的方面没法比,但是小的还是有的比的,比如,公认的王昌龄是七绝圣手,毫无争议的唐人七绝第一,至于七律,大家公认老杜第一,不仅唐代没人能比,恐怕后代的也没人能比。回过头来说题主问的,辛弃疾在宋词方面不如苏轼吗?这个就没法比,你要说豪放词,苏跟辛谁更好,我个人喜欢苏,我就认为苏更好,但是我也不敢说他就是宋词第一。
林语堂说"苏东坡这样的人物,是人间不可无一难能有二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1,有真性情方有好诗词,未做诗词先做人,我想这点没人有异议吧。苏轼身上有着广博深厚底蕴,博学多才,忧国忧民。人们都说,苏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新派的画家,是伟大的书法家,是酿酒的实验者,是工程师,是假道学的反对派,是瑜伽术的修炼者,是佛教徒,是士大夫,是皇帝的秘书,是饮酒成癖者,是心肠慈悲的法官,是政治上的坚持己见者。…胸中有邱壑,自然下笔纵横万里了。这样多才多艺,才学广博,还有人能望其项背吗?恐怕了了。 2.有网友说苏轼是大众情人,不无道理,人们喜欢他那种纯真。他总是保持天真淳朴。政治上总有钩心斗角,与他的人品格格不入的;他的诗词文章,或一时即兴之作,或是有所不满时有感而发,都是自然流露,出于天性,刚猛激烈,当今复杂社会,人们心底喜欢这种纯情。他一直卷在政治旋涡之中,但是他光风霁月,高高超越于狗苟蝇营的政治勾当之上。他随时随地吟诗作赋,批评臧否,纯然表达心之所感,至于会招致何等后果,与自己有何利害,则一概置之度外了。也许这是人们直到今天仍以阅读他的作品为乐的一个重要原因。人们喜欢他,别无理由,只因为他写得那么美,那么遒健朴茂,那么字字自真纯的心肺间流出。3. 他还有一种魔力。他常常会引起妻子或极其厚爱他的人为他忧心焦虑,又因其大无畏的精神而敬爱他,抑或为了使他免于旁人的加害而劝阻他、保护他。他身上显然有一股道德的力量,写出的词能狂妄怪僻,也能庄重严肃;能轻松玩笑,也能郑重庄严。那词是人类情感之弦的振动,有喜悦,有觉醒,有忍受。他享受宴饮、享受美酒,总是热诚而友善。他自称生性急躁,遇有不惬心意之事,只吐之方快。他的这种魔力成为使无数中国的人所倾倒、所爱慕的理由。4.他有好人缘,爱交友。他为人亲切热情、慷慨厚道,虽不曾积存一文钱,但自己却觉得富比王侯。他虽生性倔犟、多言,也有时口不择言,过于心直口快;为父兄、为丈夫,以儒学为准绳,而骨子里则是一纯然道家,但愤世嫉俗,是非过于分明。以文才学术论,他远超过其他文人学士,他自然无须心怀忌妒,自己既然伟大非他人可及,自然对人温和友善,对自己亦无损害,他是纯然一副淳朴自然相;在为官职所羁绊时,他自称局促如辕下之小马。处此乱世,他就像政坛风暴中的海燕,是庸妄官僚的仇敌,是保民抗暴的勇士。虽然历朝天子都对他怀有敬慕之心,历朝皇后都是他的真挚友人,但苏东坡还是屡遭贬降,甚至遭到逮捕,忍辱苟活。有一次,苏东坡对他弟弟子由说了几句话,话说得最好,描写他自己也恰当不过:“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5.他身上具备中华传统文化精粹。在玄学上,他是个佛教徒,他知道生命是某种东西刹那间的表现,但他不认为人生是苦,他享受人生的每一刻时光。他从佛教上否定人生、儒家上正视人生、道家上简化人生,这位诗人认为在人生的每一刹那,只要连绵不断,也就美好可喜了。他的肉体虽然会死,但这一生,他只是永恒在刹那显现间的一个微粒,他究竟是哪一个微粒,又何关乎重要?所以生命毕竟是不朽的、美好的,所以他尽情享受人生,对我们来说这又是一种魅力。6.综上,我们看近代国学大师王国维怎么说:“三代以下诗人,无过屈子、渊明、子美、子瞻者。此四子者,若无文学之天才,其人格亦自足千古。故无高尚伟大之人格,而有高尚伟大之文章者,殆未有之也。”长期从事苏东坡研究的饶学刚在《苏东坡在黄州》道:“当我一旦认识了东坡先生之后,就将他作为偶像加以崇拜。他是中国的一位天才和通才,也是宋代一位杰出的政治家、文艺家和科学家。”7.最后说他的词:他对词进行了全面的改革,最终突破了词为“艳科”的传统格局,从而提高了词的文学地位,使词从音乐的附属品转变为一种独立的抒情诗体,从根本上改变了词史的发展方向。他还开创了豪放一派,使词界大开。晚清著名词家陈廷焯于《白雨斋词话》说:“人知东坡古诗古文,卓绝百代。不知东坡之词,尤出诗词之右。”8.辛弃疾与之何如呢“稼轩求胜于东坡,豪壮或过之,而逊其清超,逊其忠厚。玉田追踪于白石,格调亦近之,而逊其空灵,逊其浑雅。故知东坡、白石具有天授,非人力所可到。”再说当时人对其词的态度吧:“东坡诗文,落笔辄为人所传诵。……是时朝廷虽尝禁止,赏钱增至八十万,禁愈严而传愈多,往往以多相夸。士大夫不能诵坡诗,便自觉气索。”9.至此我们可以看出苏轼词为何舍第一无他了吧。好了,欢迎关注我们:发现历史,说说宋朝那人那事那诗那词。谢谢大家。
最近恰好在看中国文学史,袁行霈版的。里面对辛弃疾的词评价特别高,可是推崇为宋词第一人。在两宋词史上,辛弃疾的作品数量最多,成就、地位也最高。就内容境界、表现方法和语言的丰富性、深刻性、创造性和开拓性而言,辛词都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刘克庄即说辛词“大声鞺鞳,小声铿鍧,横绝六合,扫空万古,自有苍生以来所无”(《辛透轩集序》)。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陌无痕

陌无痕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