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女子严蕊的宋词《卜算子·不是爱风尘》怎样赏析?

卜算子
宋·严蕊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谢谢邀请!我个人觉得,文章标题定义严蕊为风尘女子,再准确不过了。话不多说,介绍她的背景先。严蕊,南宋人也,也是一名词人。其本姓周,因家事原因而沦为军妓,不要想太多,人家卖艺不卖身,可谓是坚贞不屈!不要一听到妓就想入非非,古代卖艺不卖身的妓太多了,所以要想出名,还真得有一“妓”之长才能混下去。。严蕊自小就勤学诗书礼乐,善于琴棋书画,学识也可谓渊博,连容貌也是倾国倾城,可以说是闻名于当代,很多名人才子人千里迢迢就是为了来一见真人,这样的人才就因为家境原因而沦为军妓。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就算沦为军妓,但也是闻名一时。可谓人怕出名猪怕壮,一出名就会惹来是非。当时当时的严蕊可以说是现代的交际花,连太守也倾慕于她,甚是喜欢,每次宴席喝酒都会请严蕊歌舞助兴。当时的太守唐仲友因和朱熹不是一个派,反对朱熹的思想主张,而与朱熹结下梁子。朱熹为了推行自己的思想只有除去唐仲友,便抓住他的手柄,向皇上告状,其中就提到唐仲友与严蕊有奸情,这在当时是违反朝规的,朱熹便抓了严蕊严刑拷问,想让她说出她去唐仲友有奸情,(其实是没有)她是有骨气,宁死不屈,可见品格很好,唐仲友也找熟人解救严蕊,最终岳飞的孙子放了严蕊,让她从良,并问他今后的打算,何去何从,严蕊就在当时作出这首卜算子。背景已讲明。再来赏析这首词。整首词语言清晰,通俗易懂。“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是上天的安排,并不是自己生性就是淫荡放浪,而是命运的错误。表达内心的无奈与挣扎!“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花的开放与凋零有他一定的时间,到了时间自然开放凋零,而自己就像花儿一样,,自己的命运被地方官吏主宰,常因他们的纷争而惹来是非。运用比喻手法,表达自己的期望,希望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自己卖艺终不能长久下去,还是得离开这风流之地。“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自己只想过着一般妇女的生活,能将山花插满头,有这就足以!表达自己对田野生活的向往。此词表达含蓄,以博得他人的同情,也说明自己只是个弱女子!!但是自己也是不卑不亢,有骨气的女子!!!感谢阅读!!!????????????
谢谢邀请。赏析这首《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之前,我还是先简单介绍一下此诗的故事背景,南宋中期,营妓严蕊因与台州太守唐仲友交好, 被唐仲友赎身。由于朱熹与唐仲友政见不合,朱熹以其与严蕊有苟且之事上书弹劾,严蕊因此下狱,为保清白,严蕊受尽酷刑,拒不招认。后惊动宋孝宗,宋孝宗认为此事为“秀才争闲气”,调任了朱熹,并由岳飞孙子岳霖释放严蕊,问严蕊去处时,严蕊有感而发,做此诗予以回应。此事出自明末小说《二刻拍案惊奇》,故事真伪有待考证,但诗文情真意切,很符合严蕊的身世、遭遇,此诗影响极为深远,现代有以此故事形成的戏曲和书籍,大家可以网上查看,废话不多说,进入正题。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大意“我自己并不是生性喜好风尘生活,之所以沦落风尘,是为前生的因缘(即所谓宿命)所致,花落花开自有一定的时候,可这一切都只能依靠司春之神东君(暗指主管的官吏)来作主。”扩展:古代女子地位卑微,若是生在富贵人家,即使衣食无忧,但终究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也许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和一个不相爱的人结婚生子,草草的结束余生,何况是穷苦出身弱女子,稍有不慎,就会流落风尘,变成男人掌中的玩偶,哎!既然不能掌握命运,那就只能认命吧。但花开花落,即使我出身风尘,但总会有年老色衰的一天,我现在只能祈求司春之神东君来为我做主了。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大意“该离终须要离开,离开这里又如何能待下去。若能将山花插满头,不需要问我归向何处。”扩展:我再也不想回到原来的地方了,即使我回到原来的地方,也会像一只囚禁的鸟儿一样,无法获得自由,我现在只想回归淳朴,享受普通人的生活,纵使粗茶淡饭,也在所不惜,你也不用问我将要去哪里了,流水落花,后会无期。此诗含蓄婉转,但是不卑不亢,讲述了自己悲惨的命运,但是仍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乃宋词之佳作,一句“莫问奴归处”,令人怅然若失,一声长叹!
比现在挑青楼女子只看颜值不知道差距多大。比当时的诗人都不遑多让阿。佩服佩服。可惜可惜。从这来看,现在莽撞称青楼倒是抬举她们了。只配等同教坊司。根本都比不上扬州盐商养瘦马的功夫。
《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终需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一、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我怎么会喜爱风尘生活呢!我是被逼无奈才堕入红尘。我不甘,我愤怒,我挣扎,我反抗。可是最后,我也只能泣叹一句,命运误我。二、花开花落终有时,总赖东君主。就连一花朵的开放和凋谢都是由天上的春神掌管着。我的命运还能怎样呢?不过是你们权贵大儒们想让我开花我就得开花,想让我凋谢我就得凋谢。三、去也终须去,住也终须住!终有一天我是要离开这个地方的,终有一天我会安定下来。四、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若是哪一天你看见我了,我的发髻上插满了山花,不要问我的归宿在哪。心之所向,深山野林,即是吾家。严蕊沦落风尘,是台州营妓。精通琴棋书画,更是博古通今,才名远播,慕其才学者有如过江之卿。因唐仲友的永康学派反对朱熹的理学,朱熹边弹劾他,第三条和第四条的罪状就是说他和严蕊有私情,有伤风化,后来严蕊被关押在监,还被严刑拷打,逼她承认和唐仲友的私情。严蕊说“我身为下贱的营妓,我就是和太守有私情,那也不至于把我们置于死地,然而这并不是真的,我们没有私情,我怎么能污蔑他那样的堂堂君子,你就是把我打死我也不会作伪证。”后来这件事流传开来,大家都知道了,就连朝野上都议论纷纷,再到后来,严蕊被释放出来。岳霖问她以后的打算,严蕊遂作这首《卜算子》以表心意。据说她后来也是真的如意了,从了良,被娶作妾,从此,只为一人浅笑低唱。
我们提到严蕊和她这首词,不能不提到她的身份。她实际是南宋天台(属浙江台州)军营中的一个妓女。妓女这行业自古就有。但唐以前的所谓妓,有时近似侍妾女闾(注,指巷口的门)不是后世的妓女,但为卖淫之妇。至唐时己有私妓了。有鸨母管束。但仍有家妓,每每盛妆侍宴。此外又有官妓,列官妓之籍(即有官籍之户口)。当时政府对官妓管控很严,朝庭曾下令,非公宴,若休告毋得用妓乐宴集,违者罪之。即公宴之外,不能用妓参加私人宴会。北宋时即有官妓,又有家妓,但私妓很多。由政府开辟专门的街巷给予安置。使娼妓一行更为发达。连皇帝都为之艳羨。当时的道君宋徽宗就多次临幸李师师家,偿赐无数。这故事可见水浒传。关于政府公然允许娼业发达。清人龚自珍有格外看法。他认为娼妓既遍于京师,必有姿质端丽者出,目挑心怡……则可箝制游士,罄其资材,使其不能有谋人家国之心矣,使其春晨秋夜,从事于艳体诗赋,则议論军国臧否政事之.文可少作矣。你看这娼业发达使豪杰志士醉生梦死,对统治階级有多大好处?但有人评論与其说娼业发达起于政治,还不如说起于经济,这于国家经济税收可大有好处,这龚自珍之说可謂奇思妙想。了解了这些背景,我们再看严蕊这首词就不难理解了。请看全文。《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终须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严蕊是在籍军妓,这种妓女卖艺不卖身。当时的台州地方长官唐仲友很赏识她。当时朱熹与唐仲友有私仇。为此诬陷严蕊与唐仲友有不正当关系。将严蕊关入獄中严刑逼供,此事不久朱调外地,后任官员岳霖同情严,叫严写书訴说,严蕊交上了这首詞,岳看后深为感动,释放了严蕊。下面是我作的译文。不是我爱这种屈辱的生活。难道是命中生成受到这样的惩罸?我就象柔弱的花草,一切生死全恁天意做主。待我能自由安排我的人生,我将重新妆扮起来,那怕天涯海角,请不要问我的终归之处。总之这是一首渴望自由的诗歌,是控诉那将妇女当做玩物,的旧社会的一篇檄文。当然诗中也不可避免有些消极情绪。如过于把命运的好坏迷信于上天,但那时之人心智未开应足可原谅罢?此文完。写作中一些资料参考于《国史旧文》《唐宋词一百首》。最后欢迎各位网友批评,並提出不同看法。
↑↑ 关注【文学名句】温暖情怀的文学,动人心坎的名句 → 记得点赞 ←卜算子宋·严蕊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白话】我自己并不是生性喜好风尘生活,之所以沦落风尘,是为前生的因缘(即所谓宿命)所致花落花开自有一定的时候,可这一切都只能依靠司其之神东君来作主,该离终须要离开,离开这里又如何能待下去。若能将山花插满头,不需要问我归向何处。【赏析】严蕊是当时台州的一名营妓,能歌善舞,能诗善词,色艺冠于一时,名闻四方。知州唐仲友曾命赋红白桃花,严即成《如梦令》一首,深受赞赏,并得唐仲友所赏细绢二匹。后唐仲友为政敌所谮,被朱熹弹劾(朱时任提举两浙东路常平茶盐公事),并诬其与严蕊有私情。而按宋制,阃帅、郡守等官,虽可以官妓歌舞佐酒,却不允许“私侍枕席”。如果查实,不但罪加官妓,也要追究处分官吏。所以严蕊很快被抓起来,始系台州狱,复移绍兴(两浙东路治所)狱,软硬兼施,刑讯交加,令其交代。但严蕊很有骨气,坚持是非黑白,不可不分,虽死不诬,绝不屈招。因而备受酷刑,几至于死。后朱熹改官,岳霖继任,怜其病瘁,命作词自陈。严蕊不加思索,即口成这首《卜算子》。岳霖即日令出狱,脱籍从良。严蕊作为一名风尘女子,能诗擅词,已属难能。她不可能象文人雅士那样,具有较高的文学素养,有那种闲情雅志去捉摸词艺;在她那里,词一般是用来应付场面,供官宦愉乐逗趣而已,间亦用以表白心迹。这种情况,决定了严蕊词作属于才气型一类,文思敏捷,出口成章,而且不假辞饰,平白如话,便于讽诵。这首《卜算子》就鲜明地体现出了这样的特点。另一方面,这首《卜算子》又有冤系官狱、自剖自解的特殊情况,既要不卑不亢,又要表明愿望,还不能触怒长官,所以就要求意思婉转,巧妙达意。因而,爽直平快的语言和委曲深婉的内容,就构成了这首《卜算子》的最鲜明的风格。起篇即凌空而来,直截了当地说明自己“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不加遮拦,脱口而出。而着一“似”字,则含蓄地表达了对此身此命的怀疑和愤恨。个中有自解自白,也有自辩自护。三四句则借花开花落总赖司春之神东君的自然现象,比喻自身命运总由别人把握。既是对过去营妓生活俯仰随人、不得不尔的说明、表白,是妓女命运的生动写照,也是说明现在的命运,也仍然掌握在东君主——你岳霖手中,婉转表达了“赖”岳霖为自己作主、伸张正义的强烈愿望。下片则仍承此意。既然“去也终须去”,去(指脱籍从良)意已决,为什么还要来一句“住”(指仍为营妓)也如何住”?话虽说得明白,意思却有点吞吞吐吐。说明严蕊面对岳霖这样决定自己命运的大官,又在决定自己命运的这一刹那,言辞不能不有所考虑,不能不补上一句以作回旋。那意思仿佛是:留,自然也是能留的,可又如何留下来、如何留得住呢? 词人苦心,于此可见。至歇拍,才将这“去”意,形象化、具体化,照应篇首“不是爱风尘”之意,表达了渴望象正常妇女那样生活的迫切心情。所以,综观严蕊一生,再看这首词的具体创作环境,则可以得见,严蕊的品格、心性,与这首词所要表达的内容是一致的,是真情表露;而严蕊的才情、风格,与这首词所采取的表达方式又是不完全一致的,须婉转达意。这二点,正铸成了此词质中藏行、婉而有骨的特色。虽可一读即懂,却颇耐人咀嚼,具有较强的艺术生命力你喜欢哪些宋词?留言说一说。关注【文学名句】遇见动人语言是美妙的缘,总有贴心文字温暖着你我↓↓ 记得点赞,喜欢就分享和收藏 ↓↓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误",错。言我落风尘之中,非我之过,错在前身。然"似误"两字,是不确定之词,言外还有别的原因。绵里藏针,有讽意。细思"爱"字也有对过去的生活尚存满足、怀念意。"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言"生"不由我,"长"也非我能主。"总赖"两字,言我虽如花,但"主"者非我,"罪"不在我。上两句为自己洗清,有暗讽之意。"去也終须去,住也如何住?"。思而后之语,非决然之词,有被逼无奈,不满之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山花插头,民女之扮。"若得","莫问",有不情愿为民之意。悬揣全词,有奸滑,有讽刺,有不满,有无赖,的确风尘女子口吻。或得罪古人,也或得罪今人,见谅。
谢谢悟空邀请!一、该词及其基本意思卜算子 宋·严蕊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翻译成现在的意思:我不是天生就愿意当艺妓,甘愿在风尘中沦落,只是似乎被前世的尘缘注定了的吧。我就像花朵一样,什么时候开什么时候落总是有一定的时间和规律的,这都掌握在掌管百花之神的东君手里的。我肯定终究是要离开这个行当的,就算让我留下来重操旧业那又如何能够呆下去呢?如果能够在春天里悠闲的采一簇山花插在发髻上自由无拘地奔走,那就不要问我具体到哪里去了。二、严蕊其人及文学成就严蕊为南宋人,原姓周,字幼芳。出身贫困低微,聪明伶俐,自幼习乐礼诗书,后家遭变故沦为台州营妓,始以严蕊为艺名。她琴棋书画歌舞丝竹,无所不精,学识通晓古今,诗词语意清新,远近闻名。后被诬入狱,几近至死。释放后嫁与宋朝赵家宗室后人为妾。严蕊才思敏捷,临机为文能力强,虽语言直白但清新脱俗,不事雕凿而竟境深远。现仅存词三首,犹以此词著名。为南宋中期著名女词人,在历史上也是屈指可数的女文人。三、创作背景唐师友任台州知府时,对严蕊的技艺才能和音容举止赞叹有加,欣赏不已,尤其是其临场赋词的能力,两人遂交好。后陷入朱熹与唐师友的矛盾,因朱熹上疏报告而被抓含冤入狱,入狱后受尽严刑逼供,她宁死也不愿诬告唐师友。说我虽是一名身份低微的小女了,就算我犯有有伤风化之事,也罪不至死,但没有的事就是没有的事,我不耻于也宁死不会去诬告正人君子。后岳飞的儿子岳霖调任台州,怜其奄奄将死,拟释放之际问其去向,此乃严蕊当庭之作,既是对自己的辩白,又委婉地表达了对岳霖的恳求和感谢,最后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和去向。四、具体赏析本词的写作技巧、手法和特点前面的网友已经分析得很透彻了,我不做更多的分析,只是瞎谈谈我个人的一些看法(拟以严蕊口吻述说),不到之处敬请原谅!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此句表明了自己虽处在风尘中,但不是我自愿的,是为生活所逼迫,为什么会这样,可能是前世尘缘注定了的吧。是命吗,我虽不太不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身在风尘,心犹高洁。这里有对自己身世的自伤,有对自己蒙冤的辩白和申诉,有对命运的迷惑,有对宿命的无奈。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此句表明我的身世、前途和命运就像是花朵一样,什么时候盛开什么时候枯萎总是有一定的时间和规律的,这都掌握在司百花之神的东君手里的。我的命运由不得我自己,我只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弱女子,对被强加于我的迫害我能有还手之力吗?也幸亏有你,否则我将不可能有出头之日。这里把自己喻为花,把岳霖喻为东君。既直截了当地陈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和形势,又曲折地表达了请岳霖拯救自己的请求, 并委婉地表达了对岳霖的奉承,还表达了对岳霖拟释放自己的感激之情。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你不是问我的意向吗?我肯定是要离开艺妓这个行当的,现在还是将来,但是肯定会。如果是留下去继续重操旧业抑或不当艺妓还留在台州但那又如何留得下来呢?此次事件给我带来的教训和屈辱让我情何以堪。既然留也留不下来,也不可能留得下来,又迟早是要离开的,还不如让我早点走吧。此两句前后回应,在前句不太确定的语气以及后句反问、自问的语气中,表达了坚决要趁早离开的决心。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既然要离开,那么我将会到哪里去呢。我已经厌烦了堕落风尘原来的生活,我只想过着普通山村女子那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在阳光明媚、山花烂漫的日子里,我悠闲地采一束漂亮的山花随便插在发髻上,在山间小道自由地徜徉,随意地嬉戏,那才是我最想要过的生活。请不要为我的未来担心,也请不要问我具体会在什么地方,心若安处是吾乡。这里表达了对普通生活、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也表达了你们无需为我的未来担心我会坚强地活下去的信念。全词语句浅显易懂,委婉含蓄,这是一首在长官面前陈述自己意愿的词,必须考虑到特定的场合、对象,采取适当的方式,既要引起对方的同情,又要把自已的情况说清楚,还要保持自己的尊严。在这种情况下能做出这样一首留传千古的名篇,殊属不易,和曹子建七步成诗之才有得一比。严蕊不卑不亢,宁死不屈,人格魅力感人,当属古今少有的节烈女子。附:严蕊的另外两首词如梦令·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鹊桥仙碧梧初出,桂花才吐,池上水花微谢。穿针人在合欢楼,正月露、玉盘高泻。蛛忙鹊懒,耕慵织倦,空做古今佳话。人间刚道隔年期,指天上、方才隔夜。
赏读唐宋词,眼光不可只专注温庭筠、韦庄、李煜、柳永、欧阳修、苏轼、辛疾弃等名家词篇。也应该读些大家之外所谓二.三流作家的词作,这样才能丰富我们对唐宋词的认识和理解。现在,看到的这首《卜算子》小词就是出自南宋初年天台(今浙江天台)营妓严蕊之手。严蕊,字幼芳。因当时南宋朝廷地方官员多兼军务要职。拥有一定人数营妓,担负歌舞演唱,或培训新人的任务。严蕊,可能就是这样的人。历史上的严蕊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出身卑微的奇女子。当时的知州唐仲友,字与正。古时追星捧星族。很赏识她的才艺,曾命她即席赋红白桃花。她不负使命当即完成。唐与正赏她双缣作为纪念。后来,大名鼎鼎的朱熹很厌恶唐知州的作派一面多番弹劾他,一面不忘将唐与正交好的严蕊诬以罪名下狱。幸好时间不长,朱熹走了,岳霖来了。命她作词一首,自陈事状。严蕊当场口述了这首词。岳霖大为感动即曰判令出狱。可以说这首词是作者的救命词。不同一般之处就在于:委婉含蓄,不卑不亢,比喻附物典型恰当。上片,抒发自己不甘沦落风尘,可能是命运的拔弄,无法自拔。象不经意问开放一朵小花,是开是谢掌握在司春之神手中。喻示岳霖是将成为她的命运的东君之神。下片,抒写不能自已掌握命运,在去留之间徬徨。如果有朝一曰出去,要学乡间农家女一样将山花插满头。就是我最好的命运归宿。《卜算子》前人以为取义于"卖卜算命之人"。双调,四十字,上下两片各四句。在偶数句用仄韵,奇数末字用平声,严蕊有意用这一词牌,抒情达意,将词的触角延深到诉讼冤情,自证清白,恳请长官明断,而后完满达到了愿望。这大约就是这首词长传不衰的重要原因罢。
说到严蕊,下面为大家介绍一下她的生平奇事。大儒朱熹办过一宗案件,曾饱受世人诟病,此案牵扯到一个营妓。营妓即军营的妓女,古代军队为了“慰籍军士”,缓解战士情绪压抑而设,始于春秋战国时期的越国。宋高宗在位的时候,天台(今属浙江台州北)驻军中有个叫严蕊的营妓,原姓周,字幼芳,不仅生得冰肌玉骨,出水芙蓉一般的美貌,而且能歌善舞,还很有文才,堪称色艺双绝。台州知州唐仲友(字与政)宴请宾客,把严蕊请到府上,为客人陪酒。宴席间,严蕊亦歌亦舞,且即席赋诗。唐仲友十分欣赏严蕊的才华,宴席结束,赏赐她两疋缣帛作为酬谢。朱熹很讨厌唐仲友,总想把他弄下台。朱熹升任提举浙东常平茶盐公事,到浙东路巡视属下,期间,四处搜集唐仲友的“罪状”,听说唐仲友找过严蕊,朱熹看到了一线希望。唐仲友属于州一级的行政长官,与妓女有染,有伤风化。朱熹想从严蕊身上打开突破口,就把严蕊抓起来审问,希望严蕊能供出二人的奸情。严蕊坚称自己与唐仲友并无苟且之事,无论怎样诱供逼供严刑拷打,严蕊就是不承认。朱熹一气之下,把她关进了大牢。一位狱官看严蕊可怜,就劝她说:“你是一个妓女,就算承认了也没啥大罪,何必在这吃苦遭罪受折磨呢?”严蕊义正辞严:“身为贱妓,纵合与太守有滥,科亦不至死;然是非真伪,岂可妄言以污士大夫,虽死不可诬也!”——我是一个卑贱的妓女,即使和唐大人发生了性关系,也无大罪,这一点我很清楚,我怎能乱说话辱没朝廷命官?即便是死,我也不会诬陷别人。朱熹听说后,再次对严蕊动刑,严蕊死活不说,审讯毫无结果,陷入了僵局。这件事儿传到外面,很多人对严蕊的仗义行为而感动,就连南宋公司CEO——宋孝宗都忍不住悄悄点个赞。不久,朱熹调离浙江,御史岳霖过问此案。岳霖提讯严蕊,命其作词表白自己。严蕊不假思索,当即口占一阙《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自有花开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岳霖很同情严蕊,当日判决严蕊从良,将其释放。南宋淳熙九年(1182年),台州知府唐仲友为严蕊、王惠等四人落籍,严蕊回到黄岩与母亲住在一起。后来,某宗室将严蕊纳为小妾。
一花开过尚盈盈,乱风急雨又来行。非是红颜早零落,只道东风不解情。
此词为南宋中期女词人严蕊所作。全词感伤宿命,无可奈何,却陈述心意,不卑不亢,自有风骨。我们先要说一说这首词的创作背景。因为严蕊出身卑微,从小习诗书礼乐,不幸沦为台州营妓。但琴棋书画,丝竹歌舞,无一不精,学识通晓古今,诗词清新脱俗,四方闻名,有不远千里慕名拜访的人。南宋淳熙九年,台州知府唐仲友为严蕊落籍,把她从乐籍上除名,让她从良,得以回到黄岩,和母亲一起居住。同年,浙东常平使朱熹巡行台州,因为唐仲友的永康学派反对朱熹的理学,朱熹连上六条奏疏弹劾唐仲友。其中第三、第四条状论及唐仲友与严蕊有伤风化之罪,下令让黄岩通判抓捕严蕊,关押在台州和绍兴,施以鞭笞,逼其招供。严蕊说:“我身为一个下贱的营妓,即使和太守有滥情,依律也罪不至死;但是是非真伪自在人心,怎么可以信口胡说来玷污士大夫的节操呢?纵使我死,也不能诬告唐太守。”这件事引得朝野议论纷纷,惊动了孝宗皇帝。后来朱熹改任其它官职,由岳霖任提点刑狱,他就释放严蕊,问其归宿。严蕊就写下了这首《卜算子》,剖白自己的心迹。上片开头一句“不是爱风尘”直承心意——小女子我也并不是恋恋风尘之人,沦落风尘,实属无奈。你要问我其中的缘由,我就只能说是“似被前缘误”了,似乎是前世的因缘不好,误我此生。本为出身低贱的营妓,好容易从良后,却又因有伤风化而入狱,这一句情感复杂,既有对命运的无奈,又有自我的辩白,还有愤愤不平。“似”字将词人将信将疑,自怨自艾的情态表现出来。“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这一句以自然之景喻自我命运。东君,是司春之神,百花开谢由其主宰。自然界中花开花谢有着一定的时候,这就必须要仰赖司春之神东君的主宰了。我作为一介营妓,正是风中落花,命运不由自我主宰,而要靠掌权者操控。既有对自我身世的进一步伤怀,也委婉地表达了希望提点刑狱之官岳霖能护花,从一个“赖”字即可看出。下片“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词人自身情绪达到巅峰,面临刑狱之官问及归宿,释放之后是重回乐籍做营妓呢,还是从良自由地生活?严蕊说离开风尘是她的愿望,即使回去重操旧业,但也终有一天会离去,以色事人,终不能长久,用“终须去”却道出了几分决绝与看透事情本质的透彻,委婉地说明不想再回乐籍。“住也如何住”却直接写出了如果重回旧生活,真是难以想象,令人不敢想。一正一反,一曲一直的内心活动中却表明了自己渴望离开风尘,脱离乐籍的迫切愿望。最后一句“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写出了严蕊的朴实生活愿望。如果能让我像一个普通女子一样,能够在春光中摘山花,插满发髻,就不用再问我的归宿了。意思是我的愿望很简单,只希望过平凡女子的生活,别的什么都可以不用考虑了。整首词在表明自己意愿的同时,非常注意特定的场合、对象,采取了比较含蓄的表达方式,希望得到对方的同情。但可贵的是她并没有因此而低声下气,丧失人格,而是不卑不亢,婉转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即使身处逆境,也要坚持人生的光明理想。这是一位有格调的风尘女子的一番委婉而有骨气的自白。萃辰天心书院期待与您分享更多的国学诗词与对联,您可以到喜马拉雅关注“天心雷磊”,收听音频。
南宋营伎严蕊是历史上著名的颇具才情的女子,时“程朱理学”盛行,朱熹的理论严苛肃穆,与朱学持不同意见的永康学派人物唐仲友和严蕊私交甚好,于是朱熹以他作风问题为契机、展开攻势,严蕊也不幸连累下狱,还遭受了严刑拷打。不久朱熹改任,原本听从朱熹命令的下属官员黄岩也改为岳霖,岳霖深知严蕊的高洁心志与脱俗才华,便问她有何打算与归宿。严蕊历经劫难却昂然显出一副天然傲骨,写了这首《卜算子》词作为对岳霖此问的答复。全词如下: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我不是生来就想沦落风尘啊,奈何命运凄凉,被迫落入风尘。“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花儿的开落自有时节,这都是靠司春神东君的指令。“东君”一词于古诗文中出现极多,如元曲《双调.蟾宫曲》有“问东君何处天涯?落日啼鹃,流水桃花,淡淡遥山,萋萋芳草,隐隐残霞”春意葱茏之句。此处花开仰仗“东君”,也指如词人这样的弱女子,凡事自己做不得主,只能仰仗当地的官员,官员开明些便好过些、官员刁难些便悲惨些,实非能够自己主宰命运。“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早晚有一日我会离开,即便留下又该怎样生活下去?“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倘若哪一天,我能够将烂漫山花自由地插满发间,也就不用问我的归路了。自由啊,从来都是最大的奢望而已。最后一句是流传甚广的千古名句,以凝香妙笔拷问了不公平的世道人生,如果不是不得已,谁又愿意流落风尘呢。南宋词人周密在《癸辛杂识》中曾提到严蕊,称赞她“善琴弈、歌舞、丝竹、书画,色艺冠一时。间作诗词,有新语。颇通古今。”可见严蕊不仅貌美,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屡有诗词佳作,雅贯古意,不输世家才子。《历代文学名篇辞典》内也有关于此词的评述,认为“此词述自己堕落风尘,非为自愿,乃命运使然,花落花开,总赖于司春之神,隐含祈求地方官为己作主之意。最后希望获得自由”,身不由己,却凌尘傲世,严蕊以她坚韧不屈的性格及才华横溢的诗词留给后人无穷无尽的追慕与幻想。英雄不问出处,才女何关俗尘?
曾经读过一首词和这首有点相仿,“疏枝点寒窗,笑在百花前,奈何笑容难为久,春来反凋残,残固不堪残,何须自怜残,花落自有花开时,蓄芳待来年”。不知作者是谁?也不知这词写得如何,请大师指点。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氵薈尐の、硪蒻蘺衢

氵薈尐の、硪蒻蘺衢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