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宋词《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怎样赏析?

凤凰台上忆吹箫
宋·李清照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谢谢大师邀请!这首词是一首闺怨词。是由于丈夫赵明诚的赴任外地做官,使李清照而独守闺阁,离愁难奈而写。全词二大特点:一用语直自,浅俗易懂。无华丽词句,也没有用典。二感情真挚,形态婉转多姿。文笔把本不委婉之态,婉转在哀怨的意象里,引人入胜。上阙用词人的慵懒之状,尽显闺房中的凌乱之象,哪怕是起床了,也懒得梳洗打扮,一是念着远去的丈夫,二是觉得没有人欣赏自己的靓妆打扮的姿容。故任它化妆的盒子落满尘埃,日上三竿。"生怕"一词极其通俗,而又极尽言苦愁。欲想说哪些苦愁,说了又怎么样呢?人还是在逐步的消瘦,还是由于思之切,愁之郁而引起。紧接着用一非一不是呈述瘦的真实的原因为前者。下阙词人直抒胸臆,给了我们回答:原来的那些举动都是由与丈夫的离别有关啊!罢了!罢了!他这一去,纵然我唱千万遍《阳关曲》也难留他皇命在身,留不住的啊!词写到这里,由婉约隐晦变得明白。无奈了!只能看着丈夫渐行渐远。而自己只能独守空闺了。后面几句,大发无奈的感慨,楼前的流水,你是否可怜我呀?我的苦愁己经无处可诉了,倘若你也不曾理会,不能带去我的苦愁,那么,我终日的面对你,岂不是又添了一段新愁吗?最后这里,把主人公的情感心理刻画得淋漓尽致,表现手法无不令人叫绝!益龙民习研古诗词一点体验,不妥处还望指导为感!
↑↑ 关注【文学名句】温暖情怀的文学,动人心坎的名句 → 记得点赞 ←凤凰台上忆吹箫宋·李清照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赏析】这首词一般视为李清照与赵明诚结婚不久,赵明诚负笈远游,夫妻分别时所作;李清照还写了《一翦梅》,抒写“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两处闲愁”。我们认为却不妨把这首词视为李清照于亡国南逃中丈夫病逝后所作。这首词通篇只写一个愁字,却千重百迭,回肠荡气,显示了婉约派特色。上阕先写愁状。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以至“被翻”似“浪”,半夜之后熏被香炉当然冷了,而失眠人的被窝更是冷的。起来之后,却又懒得梳妆打扮;也不知多少天没打开梳妆匣了,梳妆匣上都积满了灰尘;那由它去吧,女为悦己者容,知心丈夫不在了,梳妆有什么意义呢?对着梳妆匣就这么如痴如呆的愣愣坐着,不知不觉间太阳升到帘钩那么高了。再写愁绪:少言寡语,不敢提起往事。往日夫妻共治金石,赋诗和词,多么甜蜜,一提起来只怕增加离别的痛苦。这不是往日的生离,只产生一点闲愁,这次是死别,所以愁得人也瘦了。上阕直陈,下阕用典,反复写失夫之痛。先写无法留。往日夫妻、姐妹生别,也是难留,这回丈夫仙逝,《阳关》纵使唱到“千万遍”也难留住了。除了说“罢了罢了”(休休)还能说什么呢?再写相距之“远”:往日分别,“人道山长山又断”,但“东莱不似蓬莱远”,还“好把音书凭过雁”(《蝶恋花》),而现在“仙”凡相隔,丈夫犹如武陵仙女,永远消失,“我”如刘郎“,只能寡居终生了。除非自己也离开人间,是无法与所怀之人共处了。后写“念”:终日如痴如呆,愣愣地盯着楼前流水,寄托着怀念之情。当年生别“独上兰舟”时,遥视碧空,希冀“云中谁寄锦书来”,现在能有什么希冀呢?只有凝睇流水怔怔发愁了。最后点出“愁”:这是“一段”“新愁”。往日也有离怀别苦,但终究是暂时的“闲愁”,也只是旧愁,现在是“新愁”,愁上加愁愁更愁,要不然怎么会“新来瘦”呢?这“新愁”是什么呢?北国沦陷,家毁书焚,南逃奔波,丈夫去世,这是亡国、离井、毁家、失夫之“愁”,所以“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新来瘦”、“新愁”是赏鉴此诗的关键,而“新愁”是家愁与国愁的融合,是理解李清照内心痛苦与思想变迁的钥匙。这首词是李词两种境界的转折点。你喜欢李清照哪些诗词?留言说一说。关注【文学名句】遇见动人语言是美妙的缘,总有贴心文字温暖着你我↓↓ 记得点赞,喜欢就分享和收藏 ↓↓
《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这首词是一首丈夫(赵明诚)出远门上任,女子(李清照)在家百般无奈却又不得已的情景。这首词据说有两个版本,但无论是哪个版本,表达的情绪却很一致。这里所说的是第二个版本。离愁别绪,女子对丈夫的思念,细腻入微。开头写“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人未梳头。”这句词表达了女子不愿起床用来梳妆的情景。刻着金猊兽的香炉已经冰凉了,被子翻卷着像是红色的波浪,女子不愿意过多的梳妆。“任宝奁闲掩,日上帘钩。”这句词也是描写的屋内的情景,和香炉冷掉,被子随意堆放是一样的情景,都是从侧面表达了女子疲于收拾自己收拾屋子的情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呢,接下来就引出了原因,“生怕闲愁暗恨,多少事、欲说还休。今年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原来是生怕自己想到丈夫的离别,徒增悲伤的情绪,身体越发消瘦了,不是因为秋天,不是因为喝酒,而是很多心事难以诉说,渐渐的,人就越发瘦了。“明朝,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即难留。”唱了许多遍得阳关三叠,却也终究留不住你。赵明诚此次出任为官,并且有纳妾的想法,之前的10年,李清照与赵明诚都在乡下生活。“念武陵春晚,云锁重楼,记取楼前绿水,应念我、终日凝眸。”这样想是一去不复返,而女子终究要留在这个伤心之地欲语泪先流。女子整日的望着眼前的流水,就像自己的泪一样。“凝眸处,从今更数,几段新愁。”自己的悲伤愁绪不断的增加,却也只能如此。眼前的流水从未断绝,就像承载着女子也不曾断绝的悲伤一样。
词仿佛是为李清照而生的。李清照又因为词而生的。在封建士大夫专享词林话话权世界中,这眼里心上可真是百感交集,开打的笔墨官司是词坛一景。 这首词李清照作于宋徽宗大观三年(1109年)九月。丈夫赵明诚和同伴远游长清灵严寺。清照苦劝不住写下了传颂至今的示爱情词。词写地十分缠绵。百般委婉,是善用口语,练字,炼句,练意,练格初成"易安体″的好词。和她另一首《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是同一时间写作。都是要在重阳佳节同欢共渡却男主人公自已的丈夫暂时离别。凭添了离愁别恨。在锦衣玉食的环境中写就自已一段愁思心绪,深切表达对远游在外亲人的深深思念。全词为上下两片,二十三句,九十五字。上片写别前对别后的种种设想,越想抑制自已的思念,思念反而越燃越旺。添瘦了她?不关饮酒过度,不关重阳黄昏,就因为远游的明诚不在身旁。下片换头用叠字"休休"加重语气表明不一般。即使把离别歌《阳关》唱千万遍都留不下她的他,又有什么法子呢?连用典故传说增强离别的诗情画意。词的下片用两个念字,前一个念没想别后清照对明诚的思念。后一个念字,假想楼前流水对整日愁眉不展的词人也不免产生的同情。天真烂漫写出自己的痴情一片。一次短暂的分离,在女词人妙手挥就之下写出别样离愁,细腻委婉,精典雅致,感人至深,不能抑制。显示出词人出众的才华。事实上,李清照对词是很有自负的。同朝词坛大家晏殊.欧阳修、苏轼、黄庭坚她是颇看不起的,在她仅存的一篇《词论》文中,认为他们"皆句读不葺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者","词别是一家"。这首词也就是她向世人表明词应该这样写,这样写好看的一个例证。
凤凰台上忆吹箫宋·李清照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名家点评明杨慎批点本《草堂诗馀》卷四:“欲说还休”与“怕伤郎、又还休道”同意。端的为著甚的?(评“新来瘦”以下三句)明茅映《词的》卷四:出自然,无一字不佳。明李攀龙《草堂诗馀隽》卷二:(眉批)非病酒,不悲秋,都为苦别瘦。又:水无情于人,人却有情于水。(评语)写出一腔临别心神。而新瘦新愁,真如秦女楼头,声声有和鸣之奏。明沈际飞《草堂诗馀正集》卷三:懒说出,妙。瘦为甚的,尤妙。“千万遍”,痛甚。转转折折,忤合万状。清风朗月,陡化为楚雨巫云;阿阁洞房,立变成离亭别墅。至文也。明李廷机《草堂诗馀评林》卷三:宛转见离情别意,思致巧成。明陆云龙《词菁》卷二:满楮情至语,岂是口头禅。明徐士俊《古今词统》卷十二:亦是林下风,亦是闺中秀。明竹溪主人《风韵情词》卷五:雨洗梨花,泪痕有在;风吹柳絮,愁思成团。易安此词颇似之。清邹袛谟《倚声初集》卷十六:清照原阕,独此作有元曲意。阮亭(王士祯)此和不但与古人合缝无痕,殆戛戛上之。清照而在,当悲暮年颓唐矣。清王又华《古今词论》节录《〈掞天词〉序》:张祖望曰“词虽小道,第一要辨雅俗。结构天成,而中有艳语、隽语、奇语、豪语、苦语、痴语、没要紧语,如巧匠运斤,毫无痕迹,方为妙手。”古词中如……“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痴语也……此类甚多,略拈出一二……”清陈世焜(陈廷焯)《云韶集》卷十:此种笔墨,不减耆卿、叔原,而清俊疏朗过之。“新来瘦”三语,婉转曲折,煞是妙绝。笔致绝佳,馀韵尤胜。刘乃昌:……柳永写离情,细密有馀,蕴藉不足。李清照吸收了柳词精微细密之长,而以典重之笔出之。如柳永《凤栖梧》中:“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虽刻画工致,但失之轻浮:李清照把“被翻红浪”化用入词,与“香冷金猊”相配合,不仅笔力工,含蕴厚,且词格变得蕴藉典重。词的沉挚、曲折、典重,容易导向密丽晦暗,李清照这首词却又以语言平易、意脉贯串见长。所用几个典故,既贴切自然,又如盐溶于水,浑化不涩,以此又具有疏畅的特点……(《李清照词鉴赏》,齐鲁书社1986年4月出版)王延梯、聂在富:情真意切是这首词艺术上取得成功的基础。词人现身说法,直抒实感,故词中妙语实为感情的自然流露、浑然大成,是“天真之词”,非“人工之词”。以离别为苦本是人之常情,而李清照夫妇恩爱至深,又多次分离,这就使她对离别之苦有更深的体会。写这首词时词人已识尽了离愁的滋味,她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凭过去的经验,她想像得出空闺独守的寂苦,以致使她以“惜别”到“生怕”离别。过去分别虽然也愁,但她往往是不甘寂寞,或泛舟以遣愁,或借酒以浇愁,而今却是事不想做,话不愿说,只是沉默不语。感情沉静得多了,也复杂得多了,作品也就格外含蓄曲折。(《百家唐宋词新话》,四川文艺出版社1989年5月出版)蔡厚示:这首词……处处都流露出她对丈夫的一片真情。调子虽然嫌低沉一点,但还是能使读者体会到她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幸福的向往。在当时理学家大力倡导封建礼教和漠视妇女地位的宋代,李清照敢于如此直率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和欲望,不能不说是有点儿反抗性格。……李清照以“闺闱文笔自记”(余正燮语)其深层的精神意识活动,又如此密致、大胆,自远非其他男性词人所能及。(《李清照作品赏析集》,巴蜀书社1992年9月出版)陈祖美:这首词有更加丰富细腻的情愫,这种情愫往往是一个身闭闺闱的女子特有的,没有直接生活感受的作家很难写出这种情深意绵的作品。诸多婉约派的词,其结构和运动都比较简单。也可说,对于词艺术的架构和运转,并没有下多少功夫。这在于,很多词表现的都是生活片段。按时间顺序,依空间次序的一种描述。再者,多是局限于个人生活的这种小范围。把衣食住行的事物,家长里短的事情,组合构织在了词中。如此一来,就好像没必要在架构和运转上费什么周折。然而,实质的构架和运作,才是词水平和高度的关键所在。就如建造楼房,若是土木结构的,不可能建成摩天大厦吧?又如自行车,是人力驱动其运行的,没办法风驰电掣吧?问题在哪呢?如果只是着眼于眼前的生活,不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了?还要这样那样的架构,是不是像竹篮打水?假若放眼于广阔的天地,则是山河风云古今等等了。这要如何去构架,是不是关乎轻重、没法无视了?换言之,一件事的发生是在乾坤之内的。其与宇宙中的任一事物都是联系的,而不是孑然一身、无所关联的。因为,任何事物都是既吸热又放热的。通过能量的吸收和放出,而产生着普遍联系,直接的或间接的。那就一件事,从小的层面而言,个人的;从大的范畴来讲,天下的。而对这件事,架构的层面越小。越难以产生速度、力度和高度,就越是平谈寡味,像个小池塘。反之,则像大海了,惊涛骇浪、撼天动地。简言之,婉约派的思维、眼光比较局限,把自己束缚在了较小的时空之中。就像笼中鸟、槛中兽,再怎么折腾,也弄不出什么。这也实质地制约了词的技艺、水平和高度等。古时有句话,“山锐则不高,水狭则不深。”这可以形容柳永、李清照等婉约派大家,他们是锐山、狭水。“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这两句,以及其中描述的各个事物。从实质而言,都是重复叙述。因为,其表现的皆是一个意思,慵懒。这种重述,就像一句话说了多遍。没有什么弹性、张力和变化,从而就如一条直线在延伸。没法产生起伏、顿挫、错落等韵致,就显得索然寡味、平淡无味了。而且,过多的重述,使得行文烦言碎词、拖沓冗长。必然使词的架构和运转水平在下降。就艺术的表现,非常忌讳面面俱到、纤悉无遗。因为,那是种相对满的状态。把什么都写满了,又哪来新陈交替、优胜劣汰的空间和余地,还不成了一潭死水?关键在于,任何事物都在无时不刻地变动着,而不是静止不动、一成不变。因而,在此要用点到为止的手法。用一个相对重要的事物,来体现慵懒就行了。这才是提纲挈领之效,如《韩非子》所云:“善张网者引其纲,不一一摄万目而后得。”若《荀子》所云:“若挈裘领,诎五指而顿之,顺者不可胜数也。”“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新来瘦”,把离愁别苦之情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以下的句子,多要使之更上层楼。可“非干病酒,不是悲秋”,却在解释“瘦”的原因。无疑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的。因为前面强调了“离怀别苦”,也就点明了新瘦之因。否则,写前文干吗,闲得慌、滥竽充数、吃饱了撑的?“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这在具体表现分别,用的是些典故,而非现实的事物。但看上去,比前文“欲说还休”、“新来瘦”的力度和程度,要差许多。这真正离别了,表现上为什么没能更进一步,反而倒退了。一者,上阙写得过满。没留什么余地和力量,使得到这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二者,词本身构架的层面和范畴就小。可选取的事物就少,表现力强的事物更是难觅了。只得用典故,以图达到新的高度。但由于词本身的一些问题,使那些典故颇有着拔苗助长、望梅止渴之味了。“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由于没什么强有力的事物来体现,也就纠结于了流水。以此作了一个情感之境,“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薛竟来回答——先庆幸一下,咱们生活在这通讯科技发达的时代非常幸福,咱们出去玩,老婆若思念老公,打个电话说说便可,不满意还可以视频聊天。还要窃喜一下,咱们现在的女人不会写诗词,不然她写出一段“相思苦”的情话,传到网上,万一火了,又成了网红,这叫做老公的情何以堪!最害怕的是:这火了的词句可能会流传近千年!想想就怕的一头又一头的冷汗,千年后的人念念词也就罢了,还要顺嘴把老公说道说道,弄的老公在阴宅里面喷嚏连连。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作者:李清照(宋)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 PGC_VIDEO:{"thumb_height": 352, "thumb_url": "660c00010256135fbe13", "vname": "", "vid": "7e3310d729dc4566b5a7e6db35dce331", "thumb_width": 640, "src_thumb_uri": "6abd00048bb9b6e6df2c", "sp": "toutiao", "_thumb_type": 1, "vposter": "http://p0.pstatp.com/origin/660c00010256135fbe13", "video_size": {"normal": {"duration": 84.375, "h": 352, "subjective_score": 0, "w": 640, "file_size": 2918396}}, "md5": "00909923912c3360280ab8f0cefc5e04", "duration": 84.375, "file_sign": "00909923912c3360280ab8f0cefc5e04", "thumb_uri": "660c00010256135fbe13", "vu": "7e3310d729dc4566b5a7e6db35dce331"} --}宋词是宋朝流行的一种文学诗歌,始于汉朝,说白了就是写的歌词。李清照是宋朝女词人,后人冠予“婉约词派”,江湖人称“千古第一才女”。出身贵族,她爹是士大夫,后来被贬回了老家,她老公仔外地工作,两地分居。后来金兵入侵,老公身死成为寡妇。由此她的写作前后不同,开始期间写贵族的悠闲别致生活,后期多是苦情戏的台词,寡妇的感慨叹息可是了得!《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这首词是李清照新婚不久,她的老公赵明诚远游前写的。为何要远游,我百思不得其解!看起来李清照属于比较羞怯的那类女性,你舍不得老公出去玩,你就直接说嘛,不行就撒娇嘛,说不定带你一起去了。扮个才女是清新脱俗,可这日子咋过呢?!词写的委婉含蓄,曲折婉转,离恨别愁难以尽述,一片肺腑之言辞却也没说服老公,他还是一个人玩去了。老赵为啥丢下李清照,独自去玩耍呢?我是满头的的汗不敢往下想。【回答完毕】头条号薛竟原创小说火热连载中,欢迎关注!
谢谢邀请。本来这个题我不想答了,为了是官方的邀请,还是免为其难的说说自己的想法吧。本人好写些诗句,但对古诗词学的不精,特别是对象李清照这样的古代才女,更不敢望加评论,本人读过李清照的多首名作,但理解太浅,若按常识去评论,有点太俗了,若要按背景去解说,就无从下手了,因为各有各的认识和了解,毕竟这么多年过来了,用墨方式,文笔特点都在变化,我在自己的作品,和和写作理念上,重点是按当今的写作方式去着手,按照中华诗词学会提出的"倡今知古"的诗作方针,去创作,诗韵,对丈要懂,但要适应现代,要有创新,要适合大众,大家可试想,象李清照这首诗,能有多少人能真证读懂,就象红楼梦学者一样,红学研究者有的用一生的精力去研究,最后懂了吗?我认为时代不同了,用字,韵笔,表达,格律都在变化,我们这代人要走自己的路,找出以前的美,能知道点就行了。本人愚见,望师友指教!拜谢
谢邀!该题友两问,只能答一问,请见谅!李清照《凤凰台上忙吹箫》描写了亲人离别前的复杂心态,用凄美婉转的词句表达了即依依不舍,又无可奈何的矛盾心情。最后设想了亲人走后作者的思念及焦虑心情。开篇形象的点出“香冷金貌,被翻红浪”的场景,香炉已凉,红色锦被随意堆在床上,象掀起的波浪。接着描写此时的心态是慵懒与失落心情,无心梳妆,任由尘落奁合,直到日上帘钩。为什么这样慵散,因为亲人即将离别,心中苦处从何而说,但是,想说的话太多,几次想说终未说。最近日浙消瘦,不是饮酒过多或是悲秋的缘故。下面为词的上半闋《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下半段用“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不想了,不想了,即使唱万遍(阳关)离别曲,也是没有用的。接着话锋一转,写到亲人走后作者的心态和场景。武陵遥远,远隔万水千山,我的思念只有楼前的流水能看到,我日日凝望亲人去的方向,那么此后又添了一段新愁。下半闋《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一般描写离别,都是描写离别时心情和所感,但是,这首词妙在写分别前的内心活动及生活场景,设想离别后心情和场景,使读者欣赏到凄美的词句,令人深深动容和叹息。谢谢!注:图片来自网络
这里我只基于字面谈自己的理解,有道理没道理任你去看,非能撼吾心气,绝不与之争论。《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许多词作者都仿词牌原意填写,又都在借以表达自己思想,这首就是。上阙写早知丈夫即将离别,心神不宁,写得有形有色。香冷金猊,被翻红浪,非止一日。即将分别,夫妻之情愈加浓烈,并非单方不忍分别。词中只写女方表现,并不意味男方无情无义,不象某些解释男方可能怎样怎样。分别定有国事或家事之不得己,不可想偏。“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这就容易理解了。“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进一步说明,愁源并不是将与丈夫分别,而是导致丈夫别离的更深层原因,这样一解,下阙之意明了,无需赘述。
李清照宋词《凤凰台上忆吹箫》赏析:这是一首闺中怀人之作。词人与赵明诚婚后不久,赵明诚离家远游,词人把对丈夫的思念写在这首词中。''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室奁尘满,日上帘钩",这是写词人醒来后的情形。日上三竿,金炉香冷,词人一片慵倦,无心叠被,懒于梳妆。每一句中都流露出词人心绪的低沉抑郁。为何词人竟如此慵怠寡欢呢?"生怕离怀别苦",哦,原来是离愁萦绕于心!"多少事,欲说还休",多少心事想要倾吐啊,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怕说出来更加愁苦。"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她近来见瘦,不是因为病酒,也不是因为悲秋,而是因为别离。''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这是词人回想离别的情景。离别之时,词人有千万个不舍,将离歌一遍一遍地唱,却仍没有留住丈夫。"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这两句又从别前转到别后,概括了双方别后相思感情。下片后半段将词中所写的''离怀别苦''推向了高潮。词人立于小楼终日凝望着远方,期盼丈夫早日归来。丈夫外派,不知何时归来,从今词人便又添一段''新愁"。
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宋代:李清照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铸有狻猊提钮的铜炉里,熏香已经冷透。红色的锦被乱堆床头,如同波浪一般,我也无心去收拾。早晨起来,懒洋洋地不想梳头打扮,任凭那华贵的梳妆匣上积满尘灰,任凭那朝阳照上帘钩。我生怕想起离别时的痛苦。有多少话儿想要向他倾诉,可刚要张口,却又不忍开口了。最近,我渐渐的消瘦起来了。这不是因为我喝多了酒,也不是因为受秋天天气的影响。算了,算了。这次他是必须要走的,即使是唱上千万遍《阳关三叠》,也无法将他挽留。想到心上人就要远去了,只剩下我一人独守空楼。只有那楼前的流水,应该会顾念着我,映照着我整天注目凝眸。就在我凝眸远眺的时候,从今往后,又平添起一段日日盼着他归来的新愁。此词是李清照的早期作品,大概作于李清照与赵明诚婚后不久,赵明诚离家远游之际。李清照夫妇婚姻美满,情深意笃。心爱的丈夫即将出游,作为妻子,李清照情知无法挽留丈夫,离恨别苦自然难以尽述。此词写出了她对丈夫的深情思念,写出了与丈夫分别时的痛苦心情,曲折婉转,满篇至情至性之语,一片肺腑之言。
思别离苦,用诗词表达思别离苦之相思之情。
这首词是闺房少妇埋怨之词:老公赵明诚在外面做官,自己一个人在山东老家中整天郁郁寡欢。在北宋官场都风行包养歌妓,说白点就是“包小三”。正房不在身边,还不整天寻欢作乐,这种事向来都是“只见新人笑,谁见旧人哭”。好在李清照是才女,写了这段让人伤感的往事。老公不在,整天也不梳妆打扮了!女为悦己者容,可自己爱的人不在身边,也就慵懒很多,整天日上三竿才起,起来后头也不梳,痴痴呆呆的如傻子一般。还说自己瘦了很多,不是因为喝酒,也不是因为伤秋,肯定因为赵明诚啦!!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两个典故,百度可查),想着古人都可以双双远去后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可自己呢?整日一个人在楼上傻呆呆看着楼前流水,昨天愁还没有消散,今天又添了一段新愁,真是愁上加愁啊!
下半夜没有去添加熏香,精致的狮形铜炉里早已香消烬冷,望着胡乱堆放在床上的殷红色锦被,女人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羞赧。从早晨起床后,就一身慵懒,也不知有几日没有好好梳妆打扮了,名贵的紫檀梳妆盒上已蒙上了一层薄尘。就这样懒懒的斜倚在床边,一任清晨的阳光从窗格跃上帘钩,又从帘钩跳上窗格。“人生自古伤离别”,最怕这一天,这一天还是到来了。女人满腹心事,似有千言万语想在他面前尽情倾诉,可是每每话到嘴边,又被自己生生的吞咽了下去。还是不要说了吧,何必要把一个人的心事变成两个人的烦恼呢!想到这里,女人用托着香腮的玉手轻抚着自己的脸庞,嗯,感觉好像最近消瘦了不少,是因为这几日贪杯多饮了几口?亦或是萧瑟的景色动了悲秋的心情?好像又都不是。哎!罢了!他这次是必须要走。即使是把那动听的《阳关三叠》唱上千遍万遍,也无法将心上人儿挽留。从今以后,只能是脑海里印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而独守空楼。也许,楼前的流水整日映照着女人终日凝眸的痴态,偶尔会哗啦哗啦的做出回应,但这回应会不会又为女人心内添上一段新愁?你走后,山高路远,终日凝眸……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豫州虎

豫州虎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