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句宋词刺穿了你的心?

哪句宋词刺穿了你的心?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恋爱的时候我们曾有二年时间的异地恋,结婚后,我们又开始了两地分居。每一次相见的时候,她总是问我,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永远的在一起,我总是拿这句诗来回答她。她也知道我的难处,只能点头答应。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们不能丢掉现在的工作在一起呀 ,毕竟路还很长,要用钱的地方很多。感谢秦观,他揭示了爱情的真谛:长久分离的爱情,才能考验相爱的两个人,只要我们相爱是真诚的,即使远隔天涯又怕什么呢?也许,我们一旦在一起了,关系还不如我们现在呢。当然,也不能一辈子这样,我们必须创造条件,争取在三年内住到一起,那时候,我们已经有了买房子的首付钱了,目标一定会实现的。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出自苏轼的《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这一句表写失群孤雁的坚守、不迁就,即便夜深沙洲冷也不愿意勉强栖息。实则诠释了词人自己的孤寂忧愤之情。词人尽管政治上失意,一再遭贬谪,依旧不失本心,不落流俗,清高自守。每每读来,清冷倔强中一股傲气就扑面而来,直入心脾。
苏东坡有一首悲秋之作,写的是光阴易逝、年华易老,一读来我就会感叹:扎心了,老苏!《行香子·秋与》昨夜霜风,先入梧桐。浑无处、回避衰容。问公何事,不语书空。但一回醉,一回病,一回慵。朝来庭下,飞英如霰。似无言、有意伤侬。都将万事,付与千钟。任酒花白,眼花乱,烛花红。(这首词有两个版本,另一个版本是下片中“飞英如霰”作“光阴如箭”)悲秋是古典诗词中的传统,起笔一个“霜风”,就奠定了全词的悲凉。面对秋日萧瑟、容颜衰老,苏东坡避无可避。待秋风问起来,他也说不出口,只能“不语书空”。东坡将秋风拟人化,在问答中,用“醉、病、慵”三个字,写的是生活的苦闷和绝望。下片说早上醒来,落花撒满庭院。飞英虽无言,却让东坡想到时光荏苒,增添了伤感。不如将一切都是赋于千钟美酒,任他酒醉、眼花、烛红。苏东坡的生命之秋苏东坡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为何这首词读来如此凄凉?实际上,东坡一生不幸,仕途坎坷。这首词是在他晚年,大病初愈之后写下的。东坡大概是感受到自己时日无多了,所以这首词里面的悲秋,不止是悲自然的秋天。他还悲生命的秋天——浑无处、回避衰容。不敢面对自己日益衰老的容颜。似无言、有意伤侬。飞英无言,都触及了他内心对时光飞逝的敏感。他也悲心境的秋天——一回醉,一回病,一回慵。人老了,不正是如此,或醉、或病、或慵懒。苏东坡把自然、生命、心境三种不同的秋融为一体,借秋日病愈后的感受,抒发自己一生仕途坎坷和晚年的悲伤,写成了这首凄凉沉郁的词。但是在最后一句,我们似乎又看到了那个醉酒后狂放不羁的东坡,他说他要把世间的一切事都赋于千钟美酒,任尔东西南北风啊!
宋词在于文字的美,旋律的美,意境的美,刺中人心。刚好在春日里,适合读晏殊《踏莎行》,很美的词调,消遣时光,乐在其中,一起来看看。晏殊,是这样一位词人,他能诗善词,文章典丽,书法皆工,有“宰相词人”之称。他的词,吸收了南唐“花间派”和冯延巳的典雅流丽词风,开创了北宋婉约词风,被称为“北宋倚声家之初祖”。七岁能文,十四岁以神童召试,赐同进士出身,宋仁宗时官至同平章事兼枢密使。性刚简,自奉清俭,能荐拔人才,如范仲淹、韩琦、欧阳修等名臣皆出其门下。他一生富贵优游,所作多吟成于舞榭歌台、花前月下,因而笔调闲婉,多表现诗酒生活和闲情逸致,语言清丽,音律和谐,理致深蕴。踏莎行·小径红稀小径红稀,芳郊绿遍。高台树色阴阴见。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翠叶藏莺,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从“小径红稀”开始,作者描绘了一幅芳郊暮春图:词人去芳郊游行,独自一人走在落花稀疏的小路上,驻足远望,郊外已是芳草萋萋,伫立树下,树影斑驳,远处的亭台轩榭也隐约可见。“红稀”“绿遍”“树色阴阴”,虽是静景,却隐含移步换形,以静衬动,隐喻春天消逝,夏季的来临。“春风不解禁杨花,濛濛乱扑行人面。”此句所描述的杨花扑面,也是暮春时节的典型景色。词人在描绘这一景象时,注入了自己的情感,春风不解风情,任凭杨花肆意纷飞,乱扑行人的面庞。作者一方面暗示已经无计留春,只好任杨花乱舞送春归去;另一方面又突出了杨花的无拘无束和活跃的生命力。这里虽写暮春之境,但却毫无衰颓之感,且极富生趣。下片“翠叶藏莺,珠帘隔燕”两句,由室外写至室内,承上启下,过渡自然。室外绿叶繁茂,黄莺鸟儿藏匿其中,虽不见其身影,却藏不住啁啾鸟鸣;屋檐下燕子翻飞,却被珠帘挡在了室外。“藏”字用得真是精妙, 既衬托出暮春时节,嘉树繁阴之景, 也渲染了无限的谐趣与生机。“隔”字用得最富神韵, 因为是“珠帘”, 室内与室外的空间并没有绝对的隔断,而是形成了一种通透之感。这种隔而不隔的格局, 很自然地将景物描写引入屋内。“炉香静逐游丝转”描绘了一个极静的画面,香炉里青烟静静升起,追逐缠绕着空气中的游丝。“逐”“转”二字,表面上是写动态,实际上却反衬出整个室内的寂静。“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原来词人午间小酌,酒酣入睡,一觉醒来,已是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掩映着这深深的庭落。“一场愁梦”指无可奈何春去也,初夏日长难以消。读罢此词,仍然沉醉于词人的那份恬静与美好之中。我想这和词人生活的环境不无关系吧,澶渊之盟换得大宋百余年的和平与繁荣,不杀士大夫的祖训给了宋代文人最高的礼遇和安全。在这样的太平盛世中,文人骚客们自由生长,内心淡定从容。政治上的安定和经济的繁荣,使得人们可以很安静地享受生活中的无聊时光,观察宇宙中的细微之物。倘若这是战乱年代,抑或政治黑暗时期,人们早就疲于奔波,忙于生存之道了吧,哪里还会有这份闲适与自得来静静观察“炉香静逐游丝转”。“炉香”与“游丝”大抵是世界上最无足轻重的了,对于我们的生命来说,它们更不具有任何意义。如果我们停下来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在我们的漫漫生命长河中,这样无足轻重、毫无意义的无聊时光占据了我们生命的绝大部分。是的,我们的生命并不是每分每秒都具有意义的,有些时候是属于静下来休闲的时刻。高晓松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是呀,当下太平盛世,静世安好,属于我们的诗情画意在哪里呢?也许在:午后。街角的咖啡店。把牛奶缓缓倒进咖啡里,用调羹慢慢搅拌。什么也不思什么也不想,就在暖暖的斜阳里发呆。雨后。驻足树下,观察树叶上的雨珠晶莹通透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晏殊《浣溪沙》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晏殊《蝶恋花》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范仲淹《渔家傲》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范仲淹《苏幕遮》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柳永《雨霖铃》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柳永《蝶恋花》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柳永《八声甘州》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张先《千秋岁》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晏殊《玉楼春》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晏殊《清平乐》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欧阳修《玉楼春》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欧阳修《生查子》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欧阳修《玉楼春》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欧阳修《蝶恋花》镜里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文天祥《酹江月》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黄庭坚《清平乐》 长相思,长相思。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晏几道《长相思》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晏几道《临江仙》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晏几道《临江仙》多少六朝兴废事,尽入渔樵闲话。——张昪《离亭燕》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谁知离别情?——林逋《长相思》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苏轼《卜算子》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苏轼《定风波》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苏轼《浣溪沙》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苏轼《水调歌头》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苏轼《蝶恋花》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苏轼《蝶恋花》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苏轼《定风波》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苏轼《念奴娇》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秦观《鹊桥仙》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秦观《浣溪沙》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秦观《八六子》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贺铸《芳心苦》试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陈与义《临江仙》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岳飞《满江红》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惟有少年心。——章良能《小重山》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辛弃疾《丑奴儿》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辛弃疾《西江月》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辛弃疾《南乡子》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辛弃疾《青玉案》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辛弃疾 《摸鱼儿》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卜算子》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蒋捷《一剪梅》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蒋捷《虞美人》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王观《卜算子》镜里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文天祥《酹江月》只恐双溪舴艋舟 ,载不动许多愁。——李清照《武陵春》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李清照《声声慢》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李清照《醉花阴》此情无处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李清照《一剪梅》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李清照《菩萨蛮》
谢谢总叨叨师友邀,据说将介石被解放军,打的丢盔卸甲逃往台岛时,留的有一首残阳诗,可见非常悲感,本人以残搞修复,今日看到次题目非常之意,献为网友共同参考,这是首次亮相大众,,,,,?[残阳]百万雄士舞民轩,腐朽世间起雷庭。傲为天下苍不老,不近东晓一清风。恋彊泣祖介幽梦,残甲阴岛咱闭锋。再整重阳山河景,谁辽天意不将兴。,,?于2018年5月18日,华中,
每每读陆放翁的这首词心里都有一种隐隐的痛,愿他日孤年风和日丽!沁园春孤鹤归飞,再过辽天,换尽旧人。念累累枯冢,茫茫梦境,王侯蝼蚁,毕竟成尘。载酒园林,寻花巷陌,当日何曾轻负春。流年改,叹围腰带剩,点鬓霜新。交亲散落如云。又岂料如今馀此身。幸眼明身健,茶甘饭软,非惟我老,更有人贫。躲尽危机,消残壮志,短艇湖中闲采莼。吾何恨,有渔翁共醉,溪友为邻。
李易安有《伤秋》一篇,调寄《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侯,正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力!雁过也,总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滿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忺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弟怎一个愁字了得!这是写他与一个叫朱淑真的才女有爱无缘,虽是才子佳人,无奈月下老错注了婚籍,都嫁娶了无才无学之人,写愁怨之情,形于笔词,并集诗词一卷,取名《断肠集》。
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真销魂也
无言独上西楼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细细体会满满的惆怅,无处不在的孤单,无法排泄的忧愁。读一遍揪心一次却又欲罢不能。
李煜,五代十国时南唐国君,961年-975年在位,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钟隐、莲峰居士。汉族,彭城(今江苏徐州)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于宋建隆二年(961年)继位,史称李后主。开宝八年,宋军破南唐都城,李煜降宋,被俘至汴京,封为右千牛卫上将军、违命侯。后因作感怀故国的名词《虞美人》而被宋太宗毒死。李煜虽不通政治,但其艺术才华却非凡。精书法,善绘画,通音律,诗和文均有一定造诣,尤以词的成就最高。千古杰作《虞美人》、《浪淘沙》、《乌夜啼》等词。在政治上失败的李煜,却在词坛上留下了不朽的篇章,被称为“千古词帝”。  一句“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阐述了一代后主的兴衰荣辱,他一心潜没于诗词文学的深海,却不喜关心朝政和国家大事,对于身为一个皇家的他,他从无鹤立群雄当皇帝的心思。然而,历史总喜欢开这样那样的玩笑:在南唐王朝皇帝的继承人中,当时的中主李璟在烈祖李昪灵位前发过誓言“兄终弟及”,即把皇位传给其弟景遂,但因为李煜的哥哥弘冀即李璟的长子当时立下了战功,就立弘冀为太子了,“兄终弟及”的事就多年未提。但是李煜的哥哥弘冀与其父李璟的性格是有天壤之别的,弘冀为人果断刚毅,权力欲极强,所以总会让正在当皇帝的李璟不满意,李璟便又想起兄终弟及的事情。李弘翼担心父亲遵照誓言将皇位传给叔父,便秘密的将自己的叔父景遂杀害了,尽管如此李弘冀还是没能当上皇帝。为什么呢?因为历史毕竟是历史。一门心思想做皇帝的他居然在叔父死了之后没几月也跟着去了。   那么我们的主人公李煜就顺应大局接下了这个南唐的烂摊子做起了皇帝。李煜当了皇帝之后,便给北方的宋朝写了一封《即位上宋太祖表》。从这篇文章我们可以看出,李煜接下来的的确是一个烂摊子,这个同时也表达了他无意做皇帝。这一点在以后的皇帝生涯中也能够体现,因为李煜的优柔寡断,使得他犯下了许多政治错误——该杀的不杀,不该杀的杀了,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点。不仅当皇帝的路没有能够走好,而且走得相当糟糕,尽管如此,但他在诗词史中的地位是非凡的。在亡国之后,他在汴京大书特书自己的亡国伤感之情,毫不畏惧。一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豪迈思国之感,开创了词亦可抒情的先河。一首《虞美人》葬送了一代伟大的词人,但与此同时也造就了这位悲剧词人的千古流传。   李煜的词的风格可以以975年被俘分为两个时期。他前期的词风格绮丽柔靡,不脱“花间”习气。   根据内容可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描写富丽堂皇的宫廷生活和风花雪月的男女情事,如《菩萨蛮》,《相见欢》 他后期的词由于生活的巨变,以一首首泣尽以血的绝唱,使亡国之君成为千古词坛的“南面王”(清沈雄《古今词话》语),正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语始工”。这些后期词作,凄凉悲壮,意境深远,已为柳永等所谓的“婉约”派打下了伏笔,为词史上承前启后的重要人物。至于其语句的清丽,音韵的和谐,更是空前绝后的了。如《虞美人》,《浪淘沙令》 ……   李煜词摆脱了《花间集》的浮靡,他的词不假雕饰,语言明快,形象生动,性格鲜明,用情真挚,亡国后作更是题材广阔,含意深沉,超过晚唐五代的词,成为宋初婉约派词的开山,后世尊称他为“词帝”。李煜的词,继承了晚唐以来温庭筠、韦庄等花间词人的传统,又受了李璟、冯延巳等的影响,将词的创作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其主要成就表现在:   ①扩大了词的表现领域。在李煜之前,词以艳情为主,内容浅薄,即使寄寓一点抱负,也大都用比兴手法,隐而不露。而李煜词中多数作品则直抒胸臆,倾吐身世家国之感,情真语挚。   ②具有较高的概括性。李煜的词,往往通过具体可感的个性形象来反映现实生活中具有一般意义的某种境界。“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虞美人〕)、“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浪淘沙〕)、“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相见欢〕)、“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清平乐〕)等名句,深刻而生动地写出了人生悲欢离合之情,引起后世许多读者的共鸣。当然,还有“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菩萨蛮》)这样偷情诗,也是十分有名的。   ③语言自然、精炼而又富有表现力。他的词不镂金错彩,而文采动人;不隐约其词,却又情味隽永;形成既清新流丽又婉曲深致的艺术特色。   ④在风格上有独创性。《花间集》和南唐词,一般以委婉密丽见长,而李煜则出之以疏宕。如《玉楼春》的“豪宕”,《乌夜啼》的“濡染大笔”,《浪淘沙》的“雄奇幽怨,乃兼二雄”(俱见谭献《复堂词话》)《虞美人》的“自然奔放”、“如生马驹不受控捉”(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兼有刚柔之美,确是不同于一般婉约之作,在晚唐五代词中别树一帜。纳兰性德说:“花间之词,如古玉器,贵重而不适用,宋词适用而少质重,李后主兼有其美,饶烟水迷离之致。”(《渌水亭杂说》) 宋词作为词艺术高峰,纳兰性德将宋词整体置于李煜词之下,明显失之武断,亦缺乏客观依据,显然是过誉的。但是李煜词成就之大,却又是得到后人认可的,但不宜过分拔高。   李煜本有集,已失传。现存词四十四首。其中几首前期作品或为他人所作,可以确定者仅三十八首。他的旧臣说他有《文集》30卷及“杂说”百篇。《郡斋读书志》载《李煜集》10卷,《宋史·艺文志》也载《南唐李后主集》10卷,均佚。《直斋书录解题》中载《南唐二主词》1卷,现能见到的有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墨华斋本,录李煜词34首,其中《望江南》一首可分为二首。后清代邵长光又录得 1首,近代王国维为《南唐二主词》补遗,增加了9首,不过其中有问题的似不少。据近代多数学者的意见,能确定为李煜词的不过32首。其词集注本有清刘继增的《南唐二主词笺》、近人唐圭璋的《南唐二主词汇笺》、王仲闻的《南唐二主词校订》等。詹安泰的《 李璟李煜词》,注释颇详。事迹见《新五代史》、《宋史》及马令、陆游二家《南唐书》,今人夏承焘《南唐二主年谱》。 主要作品   《谢新恩》《九月十日偶书》《玉楼春》《秋莺》《病起题山舍壁》《更漏子》《更漏子》《长相思》《送邓王二十弟从益牧宣城》《渡中江望石城泣下》《挽辞》《悼诗》《感怀》《梅花》《书灵筵手巾》《书琵琶背》《病中感怀》《病中书事》《赐宫人庆奴》《题金楼子后》《虞美人》《浪淘沙》《浪淘沙》《乌夜啼》《相见欢》《一斛珠》《浣溪沙》《菩萨蛮》《临江仙》《破阵子》《子夜歌》《望江南》《三台令》《采桑子》《柳枝》《谢新恩》《清平乐》《阮郎归》《采桑子》《捣练子令》《捣练子》《渔父》《蝶恋花》《子夜歌》《菩萨蛮》《喜迁莺》《应天长》   注:以下内容为野史传说,仅供参考。 藏书故实  精于鉴赏,极富藏书。宫中购置图书、画帖数万卷,法帖如钟、王真迹。公、私藏皆印有“内殿图书”、“建业文房之宝”、“集贤殿书院”等。或为其签名、题字,或为诗歌杂言。宋军攻陷金陵,城将陷,他对保仪黄氏曰:此皆吾宝,城若不守,尔等可焚之。城陷,黄氏皆将藏书画焚烧。所作文词,多含伤感离愁之情,富于感染力,艺术成就颇高。后人把他和李璟的作品合编为《南唐二主词》。 大周后  李煜(南唐后主)与他的红颜知己周后在后人脑海里留着一个鲜明印象,就是他留给了我们不少香艳、柔情、悲哀的词。他的词,确实给他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伟大,所以后人对他的评价,除了作为曾经的国君,还被誉为“词中之帝”。 但是我们要知道他的成功——文学的成功,是不能忘记一个被他迷恋着的女人——周后。  周后,名娥皇,生于公元936年,比后主大一岁。她在文史记载中,确是个多情而贤慧的女人,因为古代帝王们,多是后宫佳丽三千人,很少能将全部灵魂寄托在一个后妃身上的,更很少不变迁其爱情,而表现于文学的,周后之能得到一个多情帝王的专宠,且使将爱情流露于文学,当然她是一个资质佳惠,美艳多才的女子了。 据陆游《南唐书》载:她精通书史,善音律,尤工琵琶。元宗(后主父亲)赏其艺,赐以焦桐琵琶。后主作念家山,后亦作邀醉舞。二人曾重订霓裳羽衣曲,此曲在唐之盛传,最为大曲,后主独得其谱,乃与后变易讹谬,颇去洼,繁手新昔,清越可听。 她常弹奏后主的词调,极得后主赞美,这就是后主作词的原动力了。  李煜的初作《浣溪沙》: 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红锦地衣随步皱。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别殿遥闻箫鼓奏。 把迷恋周后的情感,深宫香艳的情形,全部写托出来。请读他的《一斛珠》: 晓妆初过,沈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这种香闺韵事,儿女柔情,真赤裸裸地写了出来。“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多烂漫,多么娇柔的儿女姿态,以现代眼光看,固然不足为奇,但是,在千年以前的封建社会里,那就够奇特的了。 周后的多情,感动了后主的词笔,后主的词笔,介绍了多情的周后给千古瞻仰,文学是环境的产物,是情感的交流,在这里完全得到印证了。  人生总没有不散之筵席,不幸的事总要有一天降临到最欢乐的人们身边的。当后主28岁那年,周后生病了。后主朝夕视食,药非亲尝不进,衣不解带者累夕,如侍父母之痴。然而,周后终被秋风吹去了,其时,后主哀苦骨立,杖而后起,亦如其丧考妣,且将投井以殉,赖救之获免。又亲撰诔文,作《昭惠周后诔》,对两人曾经的恩爱生活做了具体生动的描写,读罢为之动容。 对后主来说,真是天大的不幸,后来将她葬于懿陵,谥号昭惠,周后的死,令后主悲痛不已,他的词风也是在这时有了转变。从香艳旖旎,到感伤悲切,一切皆因情起。是周后开启了后主的灵思,让他无意做了“词中之帝”,虽为亡国之君,却被后世摧崇到诸多帝王之上。  请看下面这首《挽辞》: 珠碎眼前珍,花雕世外春,未销心里恨,又失掌中身。玉笥犹残药,香奁已染尘。前哀将后感,无泪可沾巾。 艳质同芳树,浮危道略同。正悲春落实,又苦雨伤丛。秾丽今何在?飘零事已空。沉沉无问处,千载谢东风。 这首诗表达了后主对周后深挚情意以及深哀巨痛的心情。 后主自失了他的爱妻,这种痛苦,这种刺激,已深种在他底心灵深处,把他从温柔沉醉的大国,拖到悲哀凄惨的境域里来,于是他的词也从“烂嚼红茸”而转变为“为谁和泪倚栏杆”、“秋风多……夜长人奈何”的凄惨调子,以后家破国亡,更给他许多词的材料。  周后生前能使后主做香艳的词,死后又影响后主做感伤悲切的词,这种功绩,是后人应该感谢她的。 自古文人与美人,是结着不解缘的;几多伟大文艺作品,都是以香草美人为题材,为背景的。《红楼梦》中“金陵十二钗”和“金陵十二副钗”都是绝代佳人。 周后去世,李煜又娶了周后之妹小周后为皇后。的确,美人的魔力,足以感应文人的心灵,而使之写出血和泪的文学来。后主不会做皇帝,而无意中做了词中之帝,被后世推崇在一切帝王们之上,谁说这不是周后的力量呢?窅娘李煜的宫嫔。据传为女子缠足的第一个人。陶宗仪《辍耕录·缠足》引《道山新闻》:“ 李后主 宫嫔 窅娘 ,纤丽善舞。 后主作金莲,高六尺……令窅娘以帛绕脚,令纤小,屈上作新月状,素袜舞云中,回旋有凌云之态。” 佛教  从幼年时代起,他就生活在一个信奉佛教的帝王之家,深受佛教思想的熏陶和浸润,佛教对其人生思想和文学创作也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和作用。  南唐后主李煜的信佛佞佛,首先从他的名号中即可得到鲜明的体认。  李煜,初名从嘉,字重光,有钟隐、钟山隐士、钟峰隐者、钟峰隐居、钟峰白莲居士、莲峰居士等号。这些名号既见于史书的记载之中,也留存于后主的丹青题笔之上。  李煜出生于一个酷好浮屠的帝王之家。南唐烈祖李昪、中主李璟皆崇奉佛教,这对李煜的佛教信仰也就产生了深远而强烈的影响。  李煜的信佛佞佛,既贯穿他的整个生命历程,也就有着种种突出的表现。  为了提倡佛教,后主于在位期间大力崇修佛寺,广度僧侣。据宋无名氏《江南余载》卷下记载:“后主笃信佛法,于宫中建永慕宫,又于苑中建静德僧寺,钟山亦建精舍,御笔题为报慈道场。日供千僧,所费皆二宫玩用。”又据《十国春秋》卷17《南唐后主本纪》记载:“是岁(开宝二年,公元969年),普度诸郡僧。”“开宝三年(970),春,命境内崇修佛寺,改宝公院为开善道场。”可见后主即使是在南唐风雨飘摇、国库空虚之际,仍不遗余力地从事扶持佛教的事业。 之死  牵机毒,也称牵机药,是我国古代帝王要将臣子和妃子赐死时所用的毒药。牵机毒与钩吻、鹤顶红三毒并列,是历史上最有名的三种毒药。这种毒药实际上就是中药马钱子。马钱子,别名番木鳖,主要成分为是番木鳖碱和马钱子碱。其种子性寒、味苦,有通络止痛、散结消肿之功效,在中医里中被用于治疗风湿顽痹、麻木瘫痪、跌打损伤、痈疽肿痛。由于马钱子对中枢神经系统亲和力强、解力困难,过量服用可出现颈项僵硬,瞳孔放大,呼吸急促与困难等症状,甚至抽搐,如不及时抢救,可因呼吸系统麻痹而死亡。相传牵机毒的出名之处,是源于它毒死了南唐李后主。  李煜提笔写下了千古名篇传诵的《虞美人》。这首诗词不加掩饰的,流露出不加掩饰的故国之思。正由于这首词,宋太宗得知此事后,认为李煜是“人还在心不死”,想复辟变天,于是赐李煜“牵机药”自毙。服药后,李煜全身抽搐、腰不能直起,最后头足相就,状如牵机而死。也正是因为人服了这种药后死亡的姿态是头部与足部相接(李煜因酒后服药,酒助药性,引起全身性抽搐,最后头部与足部相接而死)状似牵机,故后人也称马钱子为“牵机药”。 政治 尊奉宋廷  李煜继位后,寄希望于向宋纳贡以保全基业,在位期间,殷勤侍奉宋朝,除了岁贡外,每逢宋廷用兵或有重大活动,也进礼以示支持和祝贺,并多次派遣使者陈说臣服之意。   礼仪方面,李煜登基后,沿用北宋年号,每次会见北宋使者都换龙袍为紫袍(官服),变更李璟臣服后周时,只除帝号,其他礼仪不变的旧制;开宝四年(971年),李煜下令去除唐号,改称江南国主;次年,又下令贬损仪制,撤去金陵台殿鸱吻,并先后多次上表宋廷,请求直呼其名,以示尊奉宋朝。 官吏任免  李煜即位之初,由于淮南战败和中主的去世,南唐朝野充斥着一种悲观颓丧的气氛,为重振人心、确立威信,李煜重用旧臣,稳定高层重心。何敬洙军功累累,被授予“右卫上将军”之衔,封芮国公,及其去世,李煜下令废朝三日,以示哀悼。对于在淮南战事中弃扬州化装逃跑的冯延鲁,李煜也重新给予礼遇。同时,启用在杨吴时代就投奔江南的韩熙载、闽将林仁肇、皇甫赟之子皇甫继勋等人。   科举方面,李煜重视选拔人才的公正和公平。乾德二年(964年),李煜命吏部侍郎韩熙载主持贡举,录取进士王崇古等九人;又命徐铉复试,并亲自命题考核。   开宝五年二月,内史舍人张佖主持礼部贡举,录取进士杨遂等三人;清耀殿学士张洎称张佖遗漏了很多人才,李煜便命张洎对落第之人进行复考,又录取了王伦等五人。直至南唐亡国的开宝八年二月,李煜还举行了南唐最后一次科举考试,录取进士张确等三十人。 经济  李煜继位时,由于李璟时期多次战争连绵,南唐国削势弱,国库空虚,但李煜爱民如子,诏令减免税收、免除徭役,与民生息;取消李璟时设置的诸路屯田使,将各郡屯田划归州县管辖,将屯田所获租税的十分之一作为官员俸禄,称为“率分”,此项政策推行后,既增加了赋税,又可使百姓安心耕作,免受官吏的挠刻。   南唐时期土地买卖十分频繁,以致土地兼并日趋激烈。李煜继位后,任用李平掌管司农寺,恢复井田制,创设民籍和牛籍,劝农耕桑,希望借此缓解国难。新制颁行后,因触犯官僚地主的利益,遭到激烈抵制与反对,百姓也多为不便,改革遂以失败告终。   南唐后期通货膨胀,钱荒严重,为使货币流通良性循环,乾德二年,李煜颁布铁钱,规定每10钱,铁钱6枚并铜钱4枚发行。因铜钱逐步废除,商人多以十个铁钱换一个铜钱出境,朝廷不能禁止。为挽救铁钱的流通,李煜诏令铁钱以一当十与铜钱并行流通。到南唐亡国,各郡蓄积的铜钱累计达六十四万缗。 军事  南唐国弱,面对强大的宋朝,李煜采用陈乔、张洎之策,坚壁清野、固守城池,以拖垮长途奔袭的宋军为防御策略。因此,南唐表面上臣服宋朝,暗中缮甲募兵,潜为备战。   宋与南唐开战后,李煜立即与宋断绝邦交,派兵应战,并亲自巡城;时神卫统军都指挥使皇甫继勋无意为战,刻意隐瞒战情,李煜即按罪诛杀以鼓舞军心。同时,李煜展开积极的外交,致书吴越王钱俶,以图瓦解宋与吴越的联盟;朱令赟战死后,李煜又命张洎作蜡丸帛书求救于契丹。   从战争过程看,李煜的军事战略是得当的,宋军于开宝七年十月正式出兵,到开宝八年十二月攻破金陵,前后历时一年有余,其中,宋军屯兵金陵城下即达一年之久。战况虽不利南唐,但双方亦各有成败。正是这些地方的反复争战,牵制了宋军的力量,导致久围金陵而不能下,甚至使赵匡胤产生动摇,打算撤军休整。▲要说哪句刺穿了我的心?我更喜欢《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雕 栏 通:阑)   《虞美人》是李煜的代表作,也是李后主的绝命词。相传他于自己生日(七月七日)之夜(“七夕”),在寓所命歌妓作乐,唱新作《虞美人》词,声闻于外。宋太宗闻之大怒,命人赐药酒,将他毒死。这首词通过今昔交错对比,表现了一个亡国之君的无穷的哀怨。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三春花开,中秋月圆,岁月不断更替,人生多么美好。可我这囚犯的苦难岁月,什么时候才能完结呢?“春花秋月何时了”表明词人身为阶下囚,怕春花秋月勾起往事而伤怀。回首往昔,身为国君,过去许许多多的事到底做得如何呢,怎么会弄到今天这步田地?据史书记载,李煜当国君时,日日纵情声色,不理朝政,枉杀谏臣……透过此诗句,我们不难看出,这位从威赫的国君沦为阶下囚的南唐后主,此时此刻的心中有的不只是悲苦愤慨,多少也有悔恨之意。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苟且偷生的小楼又一次春风吹拂,春花又将怒放。回想起南唐的王朝、李氏的社稷——自己的故国却早已被灭亡。诗人身居囚屋,听着春风,望着明月,触景生情,愁绪万千,夜不能寐。一个“又”字,表明此情此景已多次出现,这精神上的痛苦真让人难以忍受。 “又”点明了“春花秋月”的时序变化,词人降宋又苟活了一年,加重了上两句流露的愁绪,也引出词人对故国往事的回忆。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尽管“故国不堪回首”,可又不能不“回首”。这两句就是具体写“回首”“故国”的——故都金陵华丽的宫殿大概还在,只是那些丧国的宫女朱颜已改。这里暗含着李后主对国土更姓,山河变色的感慨!“朱颜”一词在这里固然具体指往日宫中的红粉佳人,但同时又是过去一切美好事物、美好生活的象征。 以上六句,诗人竭力将美景与悲情,往昔与当今,景物与人事的对比融为一体,尤其是通过自然的永恒和人事的沧桑的强烈对比,把蕴蓄于胸中的悲愁悔恨曲折有致地倾泻出来,凝成最后的千古绝唱——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诗人先用发人深思的设问,点明抽象的本体“愁”,接着用生动的喻体奔流的江“水”作答。用满江的春水来比喻满腹的愁恨,极为贴切形象,不仅显示了愁恨的悠长深远,而且显示了愁恨的汹涌翻腾,充分体现出奔腾中的感情所具有的力度和深度。 全词以明净、凝练、优美、清新的语言,运用比喻、对比、设问等多种修辞手法,高度地概括和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诗人的真情实感。难怪前人赞誉李煜的词是“血泪之歌”,“一字一珠”。全词虚设回答,在问答中又紧扣回首往事,感慨今昔写得自然而一气流注,最后进入语尽意不尽的境界,使词显得阔大雄伟。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一般 一作:一番)   首句“无言独上西楼”将人物引入画面。“无言”二字活画出词人的愁苦神态,“独上”二字勾勒出作者孤身登楼的身影,孤独的词人默默无语,独自登上西楼。神态与动作的描写,揭示了词人内心深处隐寓的很多不能倾诉的孤寂与凄婉。  “……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寥寥12个字,形象地描绘出了词人登楼所见之景。仰视天空,缺月如钩。“如钩”不仅写出月形,表明时令,而且意味深长:那如钩的残月经历了无数次的阴晴圆缺,见证了人世间无数的悲欢离合,如今又勾起了词人的离愁别恨。俯视庭院,茂密的梧桐叶已被无情的秋风扫荡殆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和几片残叶在秋风中瑟缩,词人不禁“寂寞”情生。然而,“寂寞”的不只是梧桐,即使是凄惨秋色,也要被“锁”于这高墙深院之中。而“锁”住的也不只是这满院秋色,落魄的人,孤寂的心,思乡的情,亡国的恨,都被这高墙深院禁锢起来,此景此情,用一个愁字是说不完的。  缺月、梧桐、深院、清秋,这一切无不渲染出一种凄凉的境界,反映出词人内心的孤寂之情,同时也为下片的抒情做好铺垫。作为一个亡国之君,一个苟延残喘的囚徒,他在下片中用极其婉转而又无奈的笔调,表达了心中复杂而又不可言喻的愁苦与悲伤。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用丝喻愁,新颖而别致。前人以“丝”谐音“思”,用来比喻思念,如李商隐“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无题》)就是大家熟悉的名句。李煜用“丝”来比喻“离愁”,别有一番新意。然而丝长可以剪断,丝乱可以整理,而那千丝万缕的“离愁”却是“剪不断,理还乱”。这位昔日的南唐后主心中所涌动的离愁别绪,是追忆“红日已高三丈后,金炉次第添金兽,红锦地衣随步皱”(《浣溪沙》)的荣华富贵,是思恋“风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破阵子》)的故国家园,是悔失“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破阵子》)的帝王江山。然而,时过境迁,如今的李煜已是亡国奴、阶下囚,荣华富贵已成过眼烟云,故国家园亦是不堪回首,帝王江山毁于一旦。阅历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经受了国破家亡的痛苦折磨,这诸多的愁苦悲恨哽咽于词人的心头难以排遣。作者尝尽了愁的滋味,而这滋味,是难以言喻、难以说完的。  末句“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紧承上句写出了李煜对愁的体验与感受。以滋味喻愁,而味在酸甜之外,它根植于人的内心深处,是一种独特而真切的感受。“别是”二字极佳,昔日唯我独尊的天子,如今成了阶下囚徒,备受屈辱,遍历愁苦,心头淤积的是思、是苦、是悔、还是恨……词人自己也难以说清,常人更是体会不到。若是常人,倒可以嚎啕倾诉,而李煜不能。他是亡国之君,即使有满腹愁苦,也只能“无言独上西楼”,眼望残月如钩、梧桐清秋,将心头的哀愁、悲伤、痛苦、悔恨强压在心底。这种无言的哀伤更胜过痛哭流涕之悲。  沈际飞在《草堂诗余续集》中评价说:“七情所至,浅尝者说破,深尝者说不破。破之浅,不破之深。‘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句妙。”唐圭璋在《唐宋词简释》中说:“此词写别愁,凄惋已极。‘无言独上西楼’一句,叙事直起,画出后主愁容。其下两句,画出后主所处之愁境。举头见新月如钩,低头见桐阴深锁俯仰之间,万感萦怀矣。此片写景亦妙,惟其桐阴深黑,新月乃愈显明媚也。下片,因景抒情。换头三句,深刻无匹,使有千丝万缕之离愁,亦未必不可剪,不可理,此言‘剪不断,理还乱’,则离愁之纷繁可知。所谓‘别是一般滋味’,是无人尝过之滋味,唯有自家领略也。后主以南朝天子,而为北地幽囚;其所受之痛苦,所尝之滋味,自与常人不同,心头所交集者,不知是悔是恨,欲说则无从说起,且亦无人可说,故但云‘别是一般滋味’。”  李煜的这首词情景交融,感情沉郁。上片选取典型的景物为感情的抒发渲染铺垫,下片借用形象的比喻委婉含蓄地抒发真挚的感情。此外,运用声韵变化,做到声情合一。下片押两个仄声韵(“断”、“乱”),插在平韵中间,加强了顿挫的语气,似断似续;同时在三个短句之后接以九言长句,铿锵有力,富有韵律美,也恰当地表现了词人悲痛沉郁的感情。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感谢邀请!首先我们来看一首李煜的词:乌夜啼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烛残漏断频欹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宋词是最适宜写情感的。有的词因为与个人在情感上实现了同频共振,所以纵然是千年之后,有些词仍然一下子能够进入我们的心灵的最深处,撩拨着我们心中最柔软的东西,读来,不觉泪水阑珊。近日,读李煜的词,读到他的乌夜啼,看着窗外阴暗的天色和呼啸的北风,不觉悲从中来。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人生的痛苦在于他是个不可复制不可逆转的过程,人生有的时候一眨眼就过去了,流水带走了青春,带走了向往,回过头去看时,只不过如浮生一梦而已。都说人到中年万事休,李煜被俘虏的时候,大概接近于中年,从南唐皇帝到阶下囚,人生的机遇坠落的如此快速,李煜还没有回过神,人生已经完全变了。想起来,真的是人生如梦啊!最悲伤的还不是这一句,真正刺穿我的内心的是最后一句: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世事如流水,万事有不平,浮生若梦,哪里都不平坦,只有喝醉了酒,在醉乡中的路还算是平稳,其他的地方无路可走。可见李煜此时绝望的心态。我也有过类似的心态世事坎坷难行,哪里才是安稳的精神家园呢?人生已经别无选择,只好在梦里才能踏实点!多么痛的领悟啊!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lilian_7

lilian_7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