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难忘的一句宋词是什么?

比如: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有首分别词写得特别好,而其中有句每次读罢都心生感慨。“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这句出自欧阳修的浪淘沙。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上片追忆昔时与友人欢聚的良辰美景,把酒赏花,意气轩昂。下片写与朋友别后的无限离恨。以诘问作结,浓重的孤寂之感,使人不忍卒读。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生聚散无常。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人生在世总是在悲欢离合中度过,聚散苦匆匆,在美好的时光总有成为历史的时刻。短短几句就把内心的无赖写得明明白白。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最难忘的一句宋词:章台路,还见褪粉梅梢,试花桃树。楔子“你觉不觉得他很怪?也不理人,悄无声息的。明明心里想要,嘴巴却不肯说出来,一定要你送到面前才肯要。最初想,由着他吧。渐渐地也就不想迁就他了。”“我一直都以为你们会在一起。为什么你不嫁给他?”“他从来没说过喜欢我。”“有的事不一定要讲出口的。”电影对白里的“他”,说的是《东邪西毒》当中的欧阳锋。我想,无论戏里戏外,沉默的欧阳锋都是一个不讨喜的人。宽容的人会周全他,说他“含蓄”;刻薄一点的人会像他心爱的女人那样,埋怨他是个怪人,悄无声息。但只有这“悄无声息”才是欧阳锋。他不是洪七,简单、坦率不是他的性格,虽然那是女人们中意的。对许多鉴赏家们来说,周邦彦就是那个“悄无声息”的欧阳锋。陈廷焯说周邦彦的小词“才欲说破,便自咽住”(《白雨斋词话》)——将欲吐露的心意强自按捺,使之含蓄于内而不张扬于外。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创作风格。它将小词单纯而热烈的抒情融化在细致入微的意象刻画里,潜伏于迷离恍惚的时空穿插中,蕴藏到意味隽永的诗书典故间。它吝惜于每一个裸露的抒情词汇,却苦心孤诣地营造出一个余味无穷的抒情世界。只是,我们该如何走进它呢?壹这首《瑞龙吟》在许多版本的周邦彦词集中都会被摆在开篇第一首的位置,潜台词是它够得上压卷之作的分量。但其实它只写了一个很简单的故事。清代词人周济说:“不过人面桃花,旧曲翻新耳。”(《宋四家词选》)周济口中“人面桃花”的旧曲,指的是这首《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祗今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题都城南庄》据说,这首诗的诞生是有故事的。唐代名门、博陵崔氏家族中有一名叫崔护的青年,容貌俊伟,才华出众。性情落落寡合的他只身来到都城长安参加进士考试,不幸名落孙山。在清明时节,崔护独自往长安南郊踏春遣兴。途中遇到一户庄园,房舍不大,只得一亩。园内花木丛生,寂若无人。崔护上前叩门,过了好一会儿,有位女子从门缝里瞧了瞧他,问道:“谁呀?”崔护通禀过姓名,说明来意:“我一人出城春游,酒后干渴,特来讨一杯水喝。”女子将客人让进门,请他入座,并奉上一杯水。她偎在院里的一株小桃树傍边,安静地站着。神态妩媚,极有风韵。崔护向她暗示爱慕之意,她虽不搭话,眼中却脉脉含情。两人相互注视了许久,崔护起身告辞。她一直将客人送到门口,分别之时依依不舍。而崔护也屡屡回顾,怅然而归。那一次的偶遇之后,崔护没有再见过她。一年的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又是清明,崔护忽然想起了那位花下女子,于是决定再去城南扣访。到门一看,庭院如旧,只是大门紧锁。寻访不遇的崔护失望地在大门左扉上留诗道:“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又过了几天,因为一个偶然的机缘,崔护再次来到城南。顺道又去寻访那位女子。当他走到庄上,却听到门内有哭声。正叩门询问间,有位老先生走了出来,打量着他问道:“公子莫不是崔护?”“正是。”老先生突然哭了起来:“是你害了我的女儿!”崔护惊问所以,老先生说:“我女儿年方及笄,知书达理,尚未嫁人。自去年清明以来,经常神情恍惚、若有所失。那天陪她出去散心,回家时,见大门左扉上有题字。读完之后,进门她便病倒了,绝食数日而死。我年已垂暮,只有这么个宝贝女儿。之所以迟迟未将她许人,就是想找个可靠的君子,寄托我的晚年。如今她竟不幸去世。难道不是你的题诗害死了她?”说完又扶着崔护大哭。崔护被老人的哭泣所感染,也流下泪来,一再恳求进去一哭亡灵。入门一看,女孩仍然安详地躺在床上,崔护轻轻地抬起她的头枕住自己的腿,哭着祷告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不一会儿,女孩竟然睁开了眼睛活了过来。老先生大为惊喜,便将女儿许配给了崔护。贰记载在孟棨的《本事诗》里的这个故事看上去更像是添入了许多文学虚构的唐人传奇。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借这个故事作背景,来品味一番《题都城南庄》怎样使用诗的语言描写出故事中最令人感慨的一幕。对绝句来说,因为篇幅短小,没有雕画细节的余地,因此绝句中的意象塑造往往在疏简的状物描写之后紧接以强烈的抒情,力图用饱含情感的口吻去唤起读者的共鸣。在《题都城南庄》中,桃花无疑是最关键的意象。但崔护对它的描写仅有一个“人面桃花相映红”的“红”字。意象疏阔如此,我们甚至都看不真桃花的模样,但为什么却觉得诗人意圆语足?因为诗人紧接着便用直接而强烈的抒情补足了我们的期待——由盛放的桃花而引发的“人面祗今何处去”的追问以及“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叹惋。一切景语皆是情语,只要诗情的传递是细腻而逼真的,它将会带领我们的想象去反补意象的疏略。对《题都城南庄》这一类短小的作品来说,它的成功与否不取决于意象的精工而取决于言情的真切。换句话说,就是要会“说感情”。自残唐五代以来,文人创作的曲子词率以令词为主。与绝句略相仿佛的体制特征以及士大夫自幼训练的诗歌素养,都使得“说感情”的技巧顺理成章地成为小令的看家本领。比如被王国维誉为“堂庑特大”的李后主便是此中妙手。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虞美人》对春花秋月,李煜没有一字刻画。我们对它的美好印象纯粹来自字面的联想。但与状物的缺失形成对比的是,在这短短四句歌词当中,李煜却把春愁说得柔肠绕指,千回百转。“春花秋月何时了”,面对着浪漫的春花秋月,李煜非但没有陶醉,反而满腔抱怨:“你们什么时候才能休止呢?”这反常的质问当然会让我们心生一惊,究竟春花秋月怎么得罪了李煜呢?“往事知多少”,春花秋月啊,你们可知道,勾起了我多少过往的回忆吗?从痛苦的口吻上我们大概可以推断,这许许多多的回忆中必定有难以承受的苦涩。那李煜究竟想起了什么呢?“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春风昨夜来过,今夜又将再来;今年去了,明年还又重现。可叹我那覆亡的祖国再也回不来了!李煜的小词是有感染力的,这种感染力来自于吶喊式的抒情。他就像《东邪西毒》里的洪七,叙述简单而直接,口吻单纯而热烈。当我们被他的吶喊情不自禁的感染,一句疏略的“春花秋月”就足以催人泪下。王国维说小词中有真景物、真感情才算是有境界。李煜的真,李煜的境界,全凭他“说”感情的本领。小令独特的抒情方式是与它短小的篇幅相适应的。当小令大行其道的五代宋初,“说感情”是绝大多数倚声家的必然选择。可是随着柳永的崛起,慢词长调开始取代小令成为宋词的主流。慢词的容量大大超过小令,这为细腻的状物描写提供了足够的篇幅。细腻的意象本身就具有传情的能力,但是或许是由于艺术创作的惯性使然,在《乐章集》中,柳永仍然习惯在层层增色的状物描写之后说破感情。比如那一首最负盛名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雨霖铃》上阙中都门饯别的描写其实已经充分地传递出别情的凄凉,但在过片的时候,柳永仍习惯以“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的感叹将它说破。诗词的审美逻辑和恋爱是不一样的。对恋爱来说,沉默意味着隔阂,隔阂将引发猜疑。所以不会“谈”恋爱的欧阳锋最终失去了自己的挚爱,而单纯、直接的洪七却能够琴瑟相和,携手天涯。但对诗词而言,说破感情意味着压缩了读者的想象空间,没有了想象空间,诗词也就失去了酝酿余味的可能。第一个敢于在小词创作中挑战“说感情”的家法的人,是周邦彦。“才欲说破,便自咽住”(《白雨斋词话》),咽住了感情的周邦彦将用什么向我们传递出情思呢?《瑞龙吟》便是他的答卷。“章台路,还见褪粉梅梢,试花桃树。”——《瑞龙吟》歌词中的“章台”并非寻访故人的真实地名,而是当年蔺相如奉壁参见秦昭王的宫殿所在。汉代以后,章台旧址演变为长安妓馆林立的冶游之地。后世诗词中提到“章台”,指的多是青楼。和传说中三顾庄院、娶得小家碧玉的崔护不同,周邦彦此行要寻访的是一位旧日相识的青楼歌伎。从前的鉴赏家们说,周邦彦的状物“越勾勒越厚”。这“厚”,说的是醇酒的余香,比喻的是诗词的余味,意思是周邦彦笔下的意象能够勾起读者的联想。“褪粉梅梢,试花桃树”,这八个字的状物笔墨如果换做李煜捉刀,他或许只下一句“梅梢桃树”,紧接着便续上一气跌宕婉转的抒情。可是周邦彦将李煜的抒情兜住,故意不把它抖落出来。反而不慌不忙地在“眉梢”上添一“退粉”,在“桃树”上添一“试花”。这两个词一旦落纸,平淡的意象立时便绽放了光彩。“退粉”指的是当初春来临的时候,梅花已近凋残,褪去了妩媚的颜色。属于冬天的花谢了,属于春天的花正要开放,桃花就要吐蕊了,是为“试花”。花谢花开这件寻常小事在特定的语境中是可以透出绵长的情意来的。章台路,风月场。这是一个以青春作注的大赌台,那些红颜老去的歌伎就像输光了赌资的赌客,只能被迫失意地离开。“春风秋月等闲度”,“暮去朝来颜色故”(《琵琶行》)。当从前冶游的才子再临故地,他曾经钟情的那一枝娇花,恐怕也已经凋谢了吧?或许,当周邦彦踏上章台路,第一眼看到凋残的梅花,他已经预感到了寻访故人的结局。但他并不甘心。“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归来旧处。”——《瑞龙吟》在寂寞冷清的院落里,在悄无人声的回廊间,他独自苦苦地寻找着。像一只春天的归燕,寻觅着旧日的归宿。“频来语燕定新巢”(《堂成》),老杜曾经劝说故地重游的燕子,另寻一个安稳的新家吧。或许也有人善意地开解过痴情的周邦彦,何妨另觅新欢呢?但是无奈,他偏就痴痴地迷恋那段追不回的露水情缘。在《瑞龙吟》开篇的第一段歌词里,没有一个言情的字眼,但是醇厚的意象里隐藏的尽是缠绵的情话。
宋代的词人写的词都很不错。一句最喜欢的宋词可能无法表达。宋代的苏轼,李清照等等,他们的词都不错。但是我都没有忘记李清照的一首词。《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这首词写的是李清照在经历了国家的更迭,丈夫的离去,写下的。曾经有一个安稳的生活,却被破坏。过上了四处逃离流亡的穷日子,没有了丈夫的陪伴,心中的愁向谁去倾诉,于是就把这种情感载重到了词里面。李煜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也是我喜欢的词。李煜南唐皇帝,还是诗人。面对国破,只能望望明月,希望它能帮我解愁。曾经的雕栏还在,只是颜色泛旧了。
争渡争渡,激起一滩鸥鹭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作者的意思是说:懒得搭理你们:即使是变尘土.你们也不配与我比!
:我觉得最难忘的是牛希济的《生查子》春山烟欲收,天淡星稀小。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晓。语巳多,情未了。回首又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一幅依依惜别的恋人画,太动人拉!
最难忘秦观的《鹊桥仙》,“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首词一开始就很吸引人,立意高远,朗朗上口: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感谢邀请,比较喜欢豪放派的词,词人最喜欢辛弃疾的那句“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描述了军人渴望志在报国,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南北宋作词大家太多,柳永、晏殊、晏几道、欧阳修、苏轼、秦观、周邦彦、李清照、辛弃疾,不胜枚举。也有一些人虽然作品少,但不乏精品上选之作,比如: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范仲淹)范仲淹的边塞词其实可算开豪放之先河,虽然大多以苏轼之祖。这首词是文正公非边塞类的作品,但词中几乎都算名句。王实甫的“碧云天、黄叶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当脱胎于此;讥文正公"穷边塞主"的欧阳修的“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似乎与“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暗合。
李清照可能是我们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最为我们所熟悉的一位词人了。李易安早期生活优裕,与夫赵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据中原时,流寓南方,境遇孤苦。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也流露出对中原的怀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能诗,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慷慨,与其词风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已散佚。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01《如梦令》:沉醉不知归路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是一首忆昔词。寥寥数语,似乎是随意而出,却又惜墨如金,句句含有深意。开头两句,写沉醉兴奋之情。接着写“兴尽”归家,又“误入”荷塘深处,别有天地,更令人流连。最后一句,纯洁天真,言尽而意不尽。02《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是一首著名的重阳词。作者在自然景物的描写中,加入自己浓重的感情色彩,使客观环境和人物内心的情绪融和交织。用黄花比喻人的憔悴;以瘦暗示相思之深。上片咏节令,“半夜凉初透”句,尖新在一“透”字。下片“帘卷西风”两句,千古艳传;不惟句意秀颖,且以“东篱”、“暗香”,为“黄花”预作照应,有水到渠成之妙。03《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这是李清照南渡以后的一首震动词坛的名作。通过秋景秋情的描绘,抒发国破家亡、天涯沦落的悲苦,具有时代色彩。在结构上打破了上下片的局限,全词一气贯注,着意渲染愁情,如泣如诉,感人至深。首句连下十四个叠字,形象地抒写了作者的心情。下文“点点滴滴”又前后照应,表现了作者孤独寂寞的忧郁情绪和动荡不安的心境。全词一字一泪,缠绵哀怨,极富艺术感染力。04《如梦令》:却道海棠依旧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这首小词委婉地表达了作者怜花惜花的心情,也流露了内心的苦闷。词中着意人物心理情绪的刻画。以景衬情,委曲精工。轻灵新巧而又凄婉含蓄。极尽传神之妙。05《点绛唇》: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点绛唇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此词为清照早年作品,写尽少女纯情的神态。上片荡完秋千的精神状态。词人不写荡秋千时的欢乐,而是剪取了“蹴罢秋千”以后一刹那间的镜头。此刻全部动作虽已停止,但仍可以想象得出少女在荡秋千时的情景,罗衣轻飏,象燕子一样地在空中飞来飞去,妙在静中见动。下片写少女乍见来客的情态。她荡完秋千,正累得不愿动弹,突然花园里闯进来一个陌生人 。“见客入来 ”,她感到惊诧 ,来不及整理衣装,急忙回避。这首词写少女情况心态,虽有所本依,但却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获“曲尽情悰”之誉。全词风格明快,节奏轻松,反用四十一字,就刻画了一个天真纯洁、感情丰富却又矜持的少女形象,可谓妙笔生花。06《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这是词人避乱金华时所作。她历尽乱离之苦,所以词情极为悲戚。上片极言眼前景物之不堪,心情之凄苦。下片进一步表现悲愁之深重。全词充满“物是人非事事休”的痛苦。表现了她的故国之思。构思新颖,想象丰富。通过暮春景物勾出内心活动,以舴艋舟载不动愁的艺术形象来表达悲愁之多。写得新颖奇巧,深沉哀婉,遂为绝唱。07《一剪梅》:花自飘零水自流一剪梅红藕香残玉蕈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这是一首抒写离情别绪的词,重在写别后的相思之情。上片虽没有一个离情别绪的字眼,却句句包孕,极为含蓄。下片则是直抒相思与别愁。词以浅近明白的语言,表达深思挚爱之情,缠绵感人。全词轻柔自然,歇拍三句尤为行家称赏。08《临江仙》:庭院深深深几许临江仙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为谁憔悴损芳姿。夜来清梦好,应是发南枝。玉瘦檀轻无限恨,南楼羌管休吹。浓香吹尽有谁知,暖风迟日也,别到杏花肥。冠绝古今无人过,字字应值万两金。09《如梦令》:争渡。争渡。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沈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是一首忆昔词。寥寥数语,似乎是随意而出,却又惜墨如金,句句含有深意。开头两句,写沉醉兴奋之情。接着写“兴尽”归家,又“误入”荷塘深处,别有天地,更令人流连。最后一句,纯洁天真,言尽而意不尽。10《醉花阴》: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洒黄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首词是李易安婚后所作,其时一切尚好,因此画船人以此作为压轴之作,望易安今能易安。李易安通过描述重阳节把酒赏菊的情景,烘托了一种凄凉寂寥的氛围,表达了其思念丈夫的孤独与寂寞的心情。上片咏节令,写别愁;下片写赏菊情景。易安在自然景物的描写中,加入自己浓重的感情色彩,使客观环境和人物内心的情绪融和交织。尤其是结尾三句,用黄花比喻人的憔悴,以瘦暗示相思之深,含蓄深沉,言有尽而意无穷,历来广为传诵。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第一次接触到这句词是高中时候,高三生活的苦闷,同学们之间的交流也是越来越少,都在冲刺,冲刺,那个时候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但这句词莫名的给了每个高三学子一种心灵的共鸣,聊以慰藉。其实,有多少诗词都是因为其中的一句或几句吸引了我们,然后我们才去查询她的作者和完整的诗词。当我们读到这首完整的词,看到这首词的作者时,不禁又有了一种别样的感受。她的作者就是写下慷慨激昂的满江红的岳飞。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初读之下,一种孤寂的情绪笼罩词间,似乎只是在表述一种忧深思远的情感和壮志难酬的悲愤。但细品之下却能感受到一种不输满江红一词的情怀。同样的忧思为国,同样的满怀壮志,只是换了种表述方式换了种心境而已。不变的,是那颗抗金报国,克复中原的雄心。
辛稼轩词《菩萨蛮》: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予,山深闻鹧鸪。
总有一首词,能让你泪流满面,因为,它也许在某个情境下与你的情感同频共振,也许在某个下雨的夜晚,准确地击中你心灵的最柔软的地方。其实,宋词就是一种感情的利器,它比唐诗更感人的地方是一个情字。宋朝人将全部的情感都倾注在平平仄仄、意蕴悠长的宋词里,所以说,唐诗振奋人心,宋词感动人心。我最难忘的一首词是蒋捷的一剪梅·舟过吴江。简单的一首词,写尽了人生的滋味。一种青春消磨殆尽眼睁睁看着樱桃红、芭蕉绿的热闹,而自己却是流光已抛青春不再的寂寞。读来令人泪下!借用李后主的词,时光的伤感是剪不断理还乱!春愁是剪不断、理还乱。抒发了年华易逝,人生易老的感叹。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宋)苏轼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熙宁四年,苏轼不满王安石新法,要求离京外任,是年调任杭州通判,熙宁八年改知密州。次年,即1076年,作此词。其时,诗人父母亡故,妻子也已去世十年,弟弟七年不见,自己又身处逆境。仕途挫折,家中不幸,对苏轼精神的打击非常沉重。但诗人却能宽慰自解,以豁达的胸怀对待人生的磨难。每逢佳节倍思亲,这年(1076)中秋之夜,诗人饮酒赏月,情况感勃发,思绪万千,擎杯望月,李太白《把酒问月》中的“春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的句子浮现脑海,于是,诗人乘兴发出了雄浑博大、总揽古今穹宇的一问:“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一问,奇峰突起,诗人的情感也奔泻而出,全篇空灵蕴藉气韵由此生发开来。“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二问,诗人的情感、思绪飞向了缥缈的天穹。“我欲乘风归去”抛弃红尘是非,人间烦恼,“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揭示了情与理的矛盾,幻想不等于现实。生活上的厄运,心中的悲苦,是不能摆脱和难以排除的。天宫虽好,不是世人的居留之所,人间才是自己生活的地方。“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从幻想到面对现实,诗人在理性上得了升华,也是情感的深化。从某种情感上来看,苏轼和李白在心灵和情感上有相通之处,但在对待现实和人生的态度上又有所差异。李白的浪漫更多表现为狂傲不羁,“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苏轼则是旷达处之,“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回到现实中来,诗人的思绪也由远而近,“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接着诗人借怀子由(苏辙),表达了他人生的态度。“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既然月之圆缺,人之离合,自古皆然,还有有什么可悲伤、可恼恨的。表达了苏轼开朗的性格和豁达的处世态度。最后诗人寄情于月,倾诉了良好的祝愿,“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胡仔云《苕溪渔隐丛话》)千百年来此词深受人们的喜爱。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这句词出自于苏轼的《蝶恋花·春景》,很多人可能更喜欢它的那句“天涯何处无芳草”或者是最后的那句“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觉得这几句的哲理趣味更浓厚,读起来也更加容易记住。的确,从知名度来说,的确是这两句更为人们所传诵。但是作为我来说,我还是更喜欢这两句。没有华丽的语言,没有高远的寄托,没有深邃的意趣,但是却有的是一种无忧的乐趣,一种天真的画意,一种自然的情趣。墙外行人,墙里秋千,墙外人看墙里人笑,墙里人看墙外人绕。真实自然没有刻意加工雕琢的痕迹,却有一种“清水出芙蓉”的清新之美。宋词写的大多都是朗朗上口的,一般认为宋词分为豪放派和婉约派两大类,而苏轼自然是其中豪放派的代表人物。“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样的句子似乎才是苏轼,或者是后期的“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这样的才是乐观旷达的东坡,很少见到这样的有点俏皮可爱的苏轼。可是正是这样,才更能表现苏轼内心真实、自然、可爱的一面。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米拉山口

米拉山口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