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年间的语言发音和现在的发音一不一样呢?如果不一样,为什么唐诗用现在的语言读还是合辙押韵的呢?

唐宋年间的语言发音和现在的发音一不一样呢?如果不一样,为什么唐诗用现在的语言读还是合辙押韵的呢?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唐诗用现在的语言——指通行的普通话——读并不合辙押韵。唐宋年间的语言发音属于中古汉语范畴,和现在的发音不一样,如果我们要搞清楚唐宋时期的汉语发音,大致可以循以下途径和办法进行:1、参考中古时期的《切韵》、《广韵》等韵书;2、参考官话、晋语、吴语、粤语、闽语、客家话、赣语、湘语残留的中古汉语遗迹;3、参考唐宋诗人在诗歌中的用韵;4、用汉字音译梵语、藏语的文献资料——梵语藏语的读音相对稳定,唐宋时期的梵藏词汇的汉字对音能够反映中古汉语。2这个办法中参考官话这个部分(其实参考其他方言部分某种意义上也是)与3这个办法的存在,其实就说明唐宋年间汉语语言发音与现在的发音不同,以及唐诗用现在的语言读不合辙押韵。暂且先不谈唐诗,比如《心经》最后的咒语部分『揭谛揭谛,波罗揭谛……』,读起来并不是jie di jie di boluo jiedi……对照梵语、英语、藏语的读法,我们才能大体上了解这几个字在唐代的读音。
我来试着答答看。一,唐是唐,宋是宋。语音是发展变化的,唐音与宋音还是有些不同的,就好比民国时期的“国语”与现在的普通话不完全一样。二,唐以前,汉字字音的声母分清音和浊音,到了宋代,浊声母消失了,声调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汉字字音是个很复杂、很专业的问题,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所以,干脆就不说了。三,有一个问题,一般的《汉语语音史》都不提,就是到了宋朝、尤其是南宋,黄河以北、甚至是长江以北大片大片的土地,都不是宋朝的(金、辽)。这些地方(包括河南、河北、山东等),汉人与胡人杂居,原先的汉语必然受到少数民族方言的冲击,语音变化较大。少数民族的方言没有四声,不像汉语,有平、上、去、入四种声调。被少数民族方言冲击和改造了的汉语,变得越来越“轻盈”、越来越“飘忽”,不仅浊声母都变成了清声母,入声字也变成阳平、上声或去声了。这就是所谓的“全浊声母和入声字的消失”。四,到了元朝,以元大都(北京)口音为主的北方方言就成了北方官话,而依然保留宋朝口音的方言就是南方方言了。元代的北方官话与今天的山东掖县、潍坊一带的方言比较接近,这只是本人根据《中原音韵》得出的个人看法,不一定科学。南宋的首都是杭州,那么,上海、苏、杭、扬等地的方言是一个味,而闽、粤(越)、客家等又是一个味。所以有人就说,闽、粤方言接近唐朝口音,苏、杭方言接近南宋口音。这些都是不准确的大概的说法,但是,能说明一些问题。五,有意思的是,北京方言一直在变,主要是往“轻盈”的方面变化。古汉语的发音比较“涩”,比较“拧巴”,不论是声母、韵母,还是声调,都挺复杂,就如同今天的广州话。到了元朝形成的北方官话,前面说了,与今天山东方言很接近,就比宋朝的语音“轻盈”得多了,但是,与今天的北京话比,还不够。比如:一(读以),七(读起),杀(读傻),竹(读举),国(读鬼),失(读洗),责(读窄)等等。到了明、清的时候,北京方言又有新的变化。传统京剧的独白就比较接近明、清时候的北京话。有人说,哈尔滨人说话比北京人说话好听,在我看来,所谓好听,是因为他们说话平声比较多、比较轻盈,有亲切感。六,最后说一下,为什么唐诗、宋词,今天用普通话朗读依然押韵呢?这是因为,语音的变化总体是有规律的,要变就一起变,所以,有的诗词,今天读起来还是押韵的,我们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对劲。但是,语音的变化又是复杂的,有的这么变,有的那么变,这就造成了原本押韵的唐诗宋词,用今天的普通话读起来不押韵了,甚至平仄也不对了。这种情况很多。有意思的是,不光唐诗宋词,就连毛主席的诗用普通话朗诵也有问题。比如,《七律·长征》有一句:“金沙水拍云崖暖”。“拍”字的位置一定要用仄声,而“拍”是平声。难道是主席不懂格律?不是!“拍”的北方官话的读音读“叵”,是仄声,如山东人说“拍打拍打”叫“叵哒叵哒”,北京话变成平声了,而湖南方言还没变呢。
问题:唐宋年间的语言发音和现在的发音一不一样呢?如果不一样,为什么唐诗用现在的语言读还是合辙押韵的呢?.........前言我们看看老电影就知道,解放前和解放后电影里的角色说话口音都不一样。同样的道理,初唐和晚唐有些字发音就有区别,唐宋自然也有不同,元朝和清朝是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口音当然也不一样。但是为什么唐诗今天还押韵呢?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力量,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的文明没有断裂的国家。一、唐朝到宋朝语音的变化 白居易有一首五律《和令公问刘宾客归来称意无之作》:水南秋一半,风景未萧条。皂盖回沙苑,蓝舆上洛桥。闲尝黄菊酒,醉唱紫芝谣。称意那劳问,请钱不早朝。其中结尾一句是“请钱不早朝”,如果按照今天的读音是三声(上声),在宋朝的平水韵中也是“上声二十三梗”。这种句式 平平仄仄平,第一个字必须是平,如果是仄,请钱不早朝就是仄平仄仄平,这是标准的孤平。那么这句是是犯了孤平吗? 没有。宋人在诗话里专门讲过语音的变化,特别用白居易的这句诗来举例,白乐天诗曰:“请钱不早朝。““请“作平声,唐人语也。今人不用厮字,唐人作斯音,五代已作入声,陶谷云“尖檐帽子卑凡厮“是也。白曰:“金屑琵琶槽,雪摆胡腾衫。“琵琶与今人同。杜曰“皂雕寒始急“,白曰“千呼万唤始出来“,人皆谓语病。事之终始,音上声,有所宿留,今甫然者音去声。二公诗自非语病。《中山诗话》 北宋时刘攽 从宋朝人的书中可以看到,语音的变化还是比较多的,中唐的“请”还是平声,到了宋朝就成了上声。同时还举例了“厮字,唐人作斯音,五代已作入声”。并且说白居易的诗没毛病,不是孤平。二、 为什么唐诗今天还押韵呢?上面说了,唐朝到宋朝就有好多字音不同了,那么到了元朝就更不同了,连政府的官话都改变了。明朝以后,据说有把官话改为了下江话,回复了汉族的语音。然后清朝又来了,然后普通话又来了。文字也从繁体变成了简体。但是语音虽然小有变化,但是大部分我们的常用字,还保留了古音。原因很简单,我们从隋朝开始就有了权威的字典:《切韵》,《切韵》是根据当时的语音编制的韵书。到了唐朝增编为《唐韵》,宋朝改编为《广韵》《集韵》《平水韵》等韵书,这些韵书是诗人们作诗的押韵标准,特别是政府的科举考试必须依据韵书作诗。即使是清朝人科举考试也必须按照《平水韵》(佩文诗韵)的标准来作诗。所以我们读到的古诗大多是押韵的,特别是隋朝以后的诗歌押韵都是依据切韵而来,唐诗读起来合辙押韵当然是有道理的。例如这首清朝五言八韵16句的试帖诗, 《阴阴夏木啭黄鹂》 ,第10句的儿,今天读作er是不押韵的,但是在韵书中属于 上平四支韵,是押韵的。长夏千章木,浓阴百啭鹂; 双襟黄似绣,一带绿成帷; 叶暗伫踪久,枝高送响迟; 舌尖风剪剪,身外雨丝丝; 坐宛遮云母,歌能斗雪儿; 好音难自閟,炎景不曾知; 杨柳三义路,樱桃四月时; 幽情烦鼓吹,写出画中诗。结语语音的变化是正常现象,例如蜗牛,台湾读作gua瓜牛,根据康熙字典记录,瓜是古音。后来看到网友的留言我才知道,原来有好多地区读作瓜牛,例如陕西地区也都叫做读作gua瓜牛,连南京也读作gua牛。又如乌衣巷口夕阳斜,斜,古音zia,不知道哪里的方言还能读出这个音了。但是这些字,都被古人按照不同的发音分成不同韵部,记录在官方的韵书中。即使是实际发音已经不同了,但是诗人们坚持使用《平水韵》来做诗,为我们后来人留下了宝贵的财富。@老街味道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宝贝

宝贝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