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是唐诗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吗?

宋词是唐诗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吗?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诗者,吟咏性情也”(南宋·严羽《沧浪诗话》)。作为抒情言志的文学题裁,我国诗歌经历了《诗经》,《楚辞》,汉赋,汉乐府诗,魏晋、南北朝民歌,唐诗,宋词,元曲,明清诗歌,现代诗、新诗的不同发展阶段。唐诗和宋词,作为诗歌发展最辉煌的两个阶段,可以说是相互承接的,是历史文化发展的必然。也可以说,宋词是唐诗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这首《菩萨蛮》是唐五代词中的最为脍炙人口的作品之一,传为唐代伟大诗人李白所作,与《忆秦娥·箫声咽》一起被誉为“百代词曲之祖”。“箫声咽(yè),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忆秦娥·箫声咽》)。作为一种音乐文学,词始所配合的音乐是所谓燕乐(又叫宴乐),初流行于民间,中唐诗人张志和、韦应物、白居易、刘禹锡等把这一文体引入了文坛,晚唐温庭筠及南唐李煜、冯延巳等词人发展了词创作,并在诗之外别树一帜。“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柳永·《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诗歌发展到唐末, 无论长篇短制,古体律绝, 都达到成熟的阶段, 创作者再难有新的突破;词,作为代诗而起的新形式,无论是题材,还是风格,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这也是诗歌发展的必然。“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晏殊《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北宋建立后,一系列的制度使当时的经济得到很大发展,人民生活相对稳定;相应的,文化艺术也开始走向繁荣,以歌唱为特色的词正是其中重要的一方面。“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北宋的晏殊,欧阳修、柳永、苏轼等词人都极大促进了词的发展。如唐代推崇诗一样,宋代上自帝王卿相, 下至倡优歌妓, 莫不咏之。全社会的认同和推崇,使宋词佳篇迭出,影响深远。
不是的,近代学者已经论证过词并非“诗余”;但对于诗词的分界线还是过于模糊不清。词之体裁,最早可以追溯到南梁时期。词品序上说词与诗是同源而异流(同滥觞于乐府),但这仅仅是指词这种长短句的形式而已。我们谈宋词的起源却不能这么谈。为什么呢?因为词与诗最突出的区别并不是在句式上,而是在音乐性上。词有所谓的“句有定字,字有定音”;又词不谈“写词”,而称之为“填词”,这些都表明了词的声韵句式,是需依靠“曲拍”的。甚至于词这种句式长短不一的情况,也因为乐曲所造成的:古乐府本来只有诗,但曲子里却有(泛声)和声,在最开始只是在和声部分加一些诸如“呵呵呵”的助词,之后为了怕和声部分丢失,便加了一些实字,遂形成了长短句这种格式。《朱子语类》卷一四○:"古乐府只是诗,中间却添许多泛声。后来人怕失了那些声,逐一声添个实字,遂成长短句,今曲子便是。"既知词与音乐性密不可分,又诗歌体制,通常会随着音乐系统的更迭而发展变化。前文提到,诗、词同源流于乐府。至周朝的“雅颂寝声”衰败,声乐系统开始崩溃,直到汉时,唐山夫人有作《房中祠乐》开始,到汉武帝立乐府,便逐渐建立新的音乐体系。《汉书·礼乐志》云:“至武帝定郊祀之礼,……乃立乐府,采诗夜诵,有赵、代、秦、楚之讴。以李延年为协律都尉,多举司马相如等数十人造为诗赋,略论律吕,以合八音之调,作十九章之歌。以正月上辛用事甘泉圜丘,使童男女七十人俱歌,昏祠至明。”当时词所本之曲调,便出于此。然而中国古乐中‘礼崩乐坏’的传统由来已久,时至隋唐,旧曲不存,便以琵琶七调配合律吕,括西域胡曲而形成的一种新旧交融的音乐系统,叫做“燕乐杂声”。即是杂声,自然非所谓的“中夏之正声”,甚至于只是“胡夷里巷之曲”。而宋词所本之乐曲,便是“燕乐杂声”。也正因词所本之声乐不登大雅,以至于有“和凝焚词”,“郑声比佞人”之说,所以在隋唐之时,词还是仅供伶人歌姬于歌舞宴会时吟唱助兴罢了,直到宋时,声乐系统酝酿风行,又因声调协美,这才让文人阶层捏着鼻子去倚声填词。虽云填词,但士大夫碍于脸面,并不直接讲词,而是改成所谓的“诗余”、“雅集”、‘乐府’等名目------以讹传讹,之后出现了“词为诗余”的谣传。总而言之,长短句的形式虽然能追溯到乐府,但宋词所本是隋唐的燕乐系统,与汉乐府是截然二事;而所谓的“宋词是唐诗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更是不攻自破了。感谢阅读,欢迎关注。
这个问题可以约等于词的起源问题。我们看看著名词人李清照怎么看这个问题的?乐府声诗并著,最盛于唐。开元、天宝间,有李八郎者,能歌擅天下。时新及第进士开宴曲江,榜中一名士先召李,使易服,隐姓名,衣冠故敝,精神惨沮,与同之宴所,曰:“表弟愿与坐末。”众皆不顾。既酒行,乐作,歌者进,时曹元谦、念奴为冠。歌罢,众皆咨嗟称赏。名士忽指李曰:“请表弟歌。”众皆哂,或有怒者。及转喉发声,歌一曲,众皆泣下。罗拜曰:“此李八郎也。”自后郑、卫之声日炽,流靡之变日烦,已有《菩萨蛮》、《春光好》、《莎鸡子》、《更漏子》、《浣溪沙》、《梦江南》、《渔父》等词,不可遍举。 ——《词论》李清照在这里认为词起源于唐代流行音乐——燕乐(宴乐)。燕乐具体是什么呢?传统的相和歌(秦汉时期音乐)和由南方民歌发展起来的“吴声”、“西曲”(或称“吴歌”、“荆楚西声”)相结合的产物是清乐,清乐活跃于魏晋南北朝,主要在南方。而北方由于少数民族南迁,战乱,通商等原因,西域等地方的“胡乐”传入中国。以“胡乐”为主体,融合“清乐”,形成了隋唐时期的“燕乐”。这种音乐最早是宫廷宴会和典礼场合演唱,所以,也叫“宴乐”。《隋书·音乐志》记载:炀帝不解音律,略不关怀。后大制艳篇,辞极淫绮。令乐正白明达造新声,创《万岁乐》、《藏钩乐》、《七夕相逢乐》、《投壶乐》、《舞席同心髻》、《玉女行觞》、《神仙留客》、《掷砖续命》、《斗鸡子》、《斗百草》、《泛龙舟》、《还旧宫》、《长乐花》及《十二时》等曲,掩抑摧藏,哀音断绝。《泛龙舟》的曲词如今还能在宋代人郭茂倩的《乐府诗集》里看见,已经跟敦煌曲子词很接近了。所以,隋代是词的萌芽阶段。有了曲调,词怎么填呢?很简单,大约有两种,一种是给五言、七言诗歌增减字数,配合曲调。另一种是按照曲调节拍创作长短句。各举一个例子:好时光 李隆基宝髻偏宜宫样,莲脸嫩,体红香。眉黛不须张敞画,天教入鬓长。莫倚倾国貌,嫁取个,有情郎。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原诗则是:宝髻偏宜宫样,脸嫩体红香。眉黛不须画,天教入鬓长。莫倚倾国貌,嫁取有情郎。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两相对比之下就能看出问题,就是把五言诗歌按照曲调重新划分节奏和增减字数。再看一首:忆江南·春去也唐 · 刘禹锡春去也,多谢洛城人。弱柳从风疑举袂,丛兰裛露似沾巾。独坐亦含嚬。春去也。共惜艳阳年。犹有桃花流水上,无辞竹叶醉尊前。惟待见青天。其调名下有作者自注:“和乐天春词,依《忆江南》曲拍为句。”意思就是说,和白居易的春词,按照他的《忆江南》的曲子的节拍创作字句。而这个忆江南就是著名的那首: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至少看到这,我们可以说唐诗对于早期的词有一定影响,少量作品直接就是诗改编而来。而且词在晚唐也是受到了诗风的影响,晚唐诗人的绮丽婉约,影响到了当时词的风格。有文字证明当时的诗风:《唐诗别裁》:晚唐诗多柔靡,牧之以拗峭矫之。综上所述,我们至少可以说诗影响到了词,但是,不能说词就是完完全全起源于唐诗,而且词发展到了后来,与诗距离越来越远。以至于“以诗为词”的苏轼被李清照所反对,并且李清照认为“词别是一家”。
“诗者,吟咏性情也”(南宋·严羽《沧浪诗话》)。作为抒情言志的文学题裁,我国诗歌经历了《诗经》,《楚辞》,汉赋,汉乐府诗,魏晋、南北朝民歌,唐诗,宋词,元曲,明清诗歌,现代诗、新诗的不同发展阶段。唐诗和宋词,作为诗歌发展最辉煌的两个阶段,可以说是相互承接的,是历史文化发展的必然。也可以说,宋词是唐诗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这首《菩萨蛮》是唐五代词中的最为脍炙人口的作品之一,传为唐代伟大诗人李白所作,与《忆秦娥·箫声咽》一起被誉为“百代词曲之祖”。“箫声咽(yè),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忆秦娥·箫声咽》)。作为一种音乐文学,词始所配合的音乐是所谓燕乐(又叫宴乐),初流行于民间,中唐诗人张志和、韦应物、白居易、刘禹锡等把这一文体引入了文坛,晚唐温庭筠及南唐李煜、冯延巳等词人发展了词创作,并在诗之外别树一帜。“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柳永·《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诗歌发展到唐末, 无论长篇短制,古体律绝, 都达到成熟的阶段, 创作者再难有新的突破;词,作为代诗而起的新形式,无论是题材,还是风格,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这也是诗歌发展的必然。“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晏殊《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北宋建立后,一系列的制度使当时的经济得到很大发展,人民生活相对稳定;相应的,文化艺术也开始走向繁荣,以歌唱为特色的词正是其中重要的一方面。“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北宋的晏殊,欧阳修、柳永、苏轼等词人都极大促进了词的发展。如唐代推崇诗一样,宋代上自帝王卿相, 下至倡优歌妓, 莫不咏之。全社会的认同和推崇,使宋词佳篇迭出,影响深远。
这个问题可以约等于词的起源问题。我们看看著名词人李清照怎么看这个问题的?乐府声诗并著,最盛于唐。开元、天宝间,有李八郎者,能歌擅天下。时新及第进士开宴曲江,榜中一名士先召李,使易服,隐姓名,衣冠故敝,精神惨沮,与同之宴所,曰:“表弟愿与坐末。”众皆不顾。既酒行,乐作,歌者进,时曹元谦、念奴为冠。歌罢,众皆咨嗟称赏。名士忽指李曰:“请表弟歌。”众皆哂,或有怒者。及转喉发声,歌一曲,众皆泣下。罗拜曰:“此李八郎也。”自后郑、卫之声日炽,流靡之变日烦,已有《菩萨蛮》、《春光好》、《莎鸡子》、《更漏子》、《浣溪沙》、《梦江南》、《渔父》等词,不可遍举。 ——《词论》李清照在这里认为词起源于唐代流行音乐——燕乐(宴乐)。燕乐具体是什么呢?传统的相和歌(秦汉时期音乐)和由南方民歌发展起来的“吴声”、“西曲”(或称“吴歌”、“荆楚西声”)相结合的产物是清乐,清乐活跃于魏晋南北朝,主要在南方。而北方由于少数民族南迁,战乱,通商等原因,西域等地方的“胡乐”传入中国。以“胡乐”为主体,融合“清乐”,形成了隋唐时期的“燕乐”。这种音乐最早是宫廷宴会和典礼场合演唱,所以,也叫“宴乐”。《隋书·音乐志》记载:炀帝不解音律,略不关怀。后大制艳篇,辞极淫绮。令乐正白明达造新声,创《万岁乐》、《藏钩乐》、《七夕相逢乐》、《投壶乐》、《舞席同心髻》、《玉女行觞》、《神仙留客》、《掷砖续命》、《斗鸡子》、《斗百草》、《泛龙舟》、《还旧宫》、《长乐花》及《十二时》等曲,掩抑摧藏,哀音断绝。《泛龙舟》的曲词如今还能在宋代人郭茂倩的《乐府诗集》里看见,已经跟敦煌曲子词很接近了。所以,隋代是词的萌芽阶段。有了曲调,词怎么填呢?很简单,大约有两种,一种是给五言、七言诗歌增减字数,配合曲调。另一种是按照曲调节拍创作长短句。各举一个例子:好时光 李隆基宝髻偏宜宫样,莲脸嫩,体红香。眉黛不须张敞画,天教入鬓长。莫倚倾国貌,嫁取个,有情郎。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原诗则是:宝髻偏宜宫样,脸嫩体红香。眉黛不须画,天教入鬓长。莫倚倾国貌,嫁取有情郎。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两相对比之下就能看出问题,就是把五言诗歌按照曲调重新划分节奏和增减字数。再看一首:忆江南·春去也唐 · 刘禹锡春去也,多谢洛城人。弱柳从风疑举袂,丛兰裛露似沾巾。独坐亦含嚬。春去也。共惜艳阳年。犹有桃花流水上,无辞竹叶醉尊前。惟待见青天。其调名下有作者自注:“和乐天春词,依《忆江南》曲拍为句。”意思就是说,和白居易的春词,按照他的《忆江南》的曲子的节拍创作字句。而这个忆江南就是著名的那首: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至少看到这,我们可以说唐诗对于早期的词有一定影响,少量作品直接就是诗改编而来。而且词在晚唐也是受到了诗风的影响,晚唐诗人的绮丽婉约,影响到了当时词的风格。有文字证明当时的诗风:《唐诗别裁》:晚唐诗多柔靡,牧之以拗峭矫之。综上所述,我们至少可以说诗影响到了词,但是,不能说词就是完完全全起源于唐诗,而且词发展到了后来,与诗距离越来越远。以至于“以诗为词”的苏轼被李清照所反对,并且李清照认为“词别是一家”。
中国文化讲究的是传承有序。中国文字如此,中国的艺术形式也是如此。中国的文字由繁到简,中国的诗词歌赋走的也是同一条路。 中国文字从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书、草书、行楷到楷书;中国艺术形式从《诗经》《汉赋》再到《唐诗》也是一个慢慢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的过程,更是一个文化普及,诗歌走入老百姓日常生活的过程。 《宋词》定型与唐五代,到宋朝达到了艺术顶峰。不同于唐诗那么严格的韵律要求,宋词显得更加“随意”。 宋词句子有长有短,便于歌唱。因是合乐的歌词,故又称曲子词、乐府、乐章、长短句、诗余、琴趣等。 和律诗只有四种格式不同,宋词的格式(曲牌)有一千多种。词最初是伴曲而唱的,曲子都有一定的旋律、节奏。这些旋律、节奏的总和就是词调。 词与调之间,或按词制调,或依调填词,曲调也就是词牌,其通常根据词的内容而定。不过因为创作的人多了,填词的人多了,词牌与内容也逐渐脱节了。如《沁园春》《蝶恋花》等等与最初的歌咏对象之间都没有多大关系了。 换句话说,填词的出现颇有几分类似现在歌手们对某一支经典老歌的翻唱,虽然歌词歌曲无太大明显变化;但是歌手在某些细节、演唱技巧、发声部位的处理上都不大相同;有时候一点儿面目全非到感觉。因此,听上去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宋词,因为易于普及和传唱,又被后世的文学批评家分成了若干类型或者流派,如婉约派、豪放派等等。 宋词过后,就是元人的《小令》,更加接地气。不过这已经不是此次答题的范围,不再啰嗦,就此打住。
不是的!确切地说,词是诗歌体裁的另一个分支,在古代诗歌中体裁中,所谓诗,主流都五七言为主,结构总体上显得整齐顺畅,包括古风,绝句,律诗等。所谓词,也叫长短句,从实际表现上来看,词与诗的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结构的相对“自由”,即句有“长短”。诗歌总体上是源于民歌,即《诗经》,既然是民歌,那么显然是用来唱的,而不是吟的,当古代知识分子进行润色和加工之后,诗歌便成为了一种特殊的体裁,受到贵族士人的欢迎,从民间走到了殿堂。诗歌被他们从民歌中脱离了出来!自成一系。民歌依然存在,但诗歌随着士族的兴起变得独立起来,当时的离骚我个人觉得更像是唱和吟的合体。然后就是赋!或许是汉武帝喜欢吧!毕竟诗由于押韵的缘故,产生了一种叫做音律的美。而这种美在其它文章中是很少的。于是,诗,确切地说是赋,从唱中脱离开来,变成一种纯粹上的文字上的享受,赋在表现比例上,吟诵已经多于唱和了!一直到汉乐府的出现,再一次将民歌上升到了文字欣赏的高度,一个朝代诗赋的精华,浓缩到那40多首之中,也就是说100卷的汉乐府,只有那些才经受住了时光的洗涤,成为文学,成为诗。民歌和诗,终于被成功地被分离了开来。诗几乎成了知识分子专用的标签,曹操父子,还有魏晋时的那些大伽,都曾留下过关于的诗的印记。那些痛苦,那些希望,那些眼泪和鲜血,都毫无保留地浸满了诗的每个一韵脚 。从民歌中走出的诗,终于从唱变成了吟。而民歌呢,依然在民间流传,在旅途中,在骑馆里,在客船上,在青楼边.....好吧,如果诗是你们的特权,那么请把唱歌的权利留给我。无数音乐爱好者,从业者,一代代优伶乐师的积累和创作,词终于破土而出,在社会的最低层流传,在市井之间传唱,在青楼里飞扬,在有月亮有相思的夜里散发着芬芳。那个朝代叫南梁。在这些唱出来的文字里,没有壮阔的理想,没有远大的抱负,没有万丈的雄心,只有两个人的爱情,只有一个人相思,在枕边、窗前、灯下、雨中那无尽的惆怅,所以,在虚伪而正统的士人看来,自然是不登大雅之堂。当士族阶层拒绝的时候,词自然无法站起来。一直到晚唐,小编曾经胡拼过一篇回复。就不全篇粘贴惹人嫌了,捡一点复制如下:魏晋人物晚唐诗”,当时光的指尖划过晚唐,诗歌也开始出现了不少分支,风流雅致的人,曲尽极妙的诗也成为了一种方向,比如“二十四桥明月夜”的杜樊川。其实,在我个人看来,这种诗风的变化在本质上应当是一种个人情感追求的体现。生活除了家国羁旅,还应当有其它的需求,不是么?比如爱情,比如情爱。显然,五七言那严谨精准的平仄格律真的不大适合这种个人情感的表达。一个朝代的背影总是和笙歌和风月离不开的。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风流公子,自然免不了社交应酬,与其在家里故作君子似的品茶论道,莫不如去风月场所释放真情,杯酒言欢。那么即然是风月场所,当然少不了美人助兴,可是对于娱乐场所来说,在文人面前,以色娱人终究显得下乘,缺少档次。若是添加些艺术成份在里面,必然会宾主皆欢,岂不就变成了风雅之事。论到风雅,还有什么比诗歌更能引起共鸣呢?何况唐人对诗歌的热爱世所共知,于是诗就从吟变成了唱,但是诗作多为个人感怀世事,描写男女情爱毕竟是少数。词,应势而起。所以说晚唐五代之时,词的兴起一方面是体裁的需求,情感表达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是这些风月之地的市场需求。唐诗的伟大对于宋朝文人而言,是悲哀的,钱钟书先生在他的《宋诗选注》序中说道:“有唐诗作榜样是宋人的大幸,也是宋人的大不幸。看了这个好榜样,宋代诗人就学了乖,会在技巧和语言方面精益求精;同时,有了这个好榜样,他们也偷起懒来,放纵了摹仿和依赖的惰性。瞧不起宋诗的明人说它学唐诗而不像唐诗 ,这句话并不错,只是他们不懂这一点不像之处恰恰就是宋诗的创造性和价值所在。明人学唐诗是学得来维肖而不维妙,像唐诗而又不是唐诗,缺乏个性,没有新意,因此博得“瞎盛唐诗”、“赝古”、“优孟衣冠”等等绰号 。宋人能够把唐人修筑的道路延长了,疏凿的河流加深了,可是不曾冒险开荒,没有去发现新天地。 ”这个新天地,就是词!即然,诗写得再好也不好过唐诗,那就另起一行吧!这另起的一行,就是词!秦文、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一路下来,都是另起一行,不是么?
不是的!确切地说,词是诗歌体裁的另一个分支,在古代诗歌中体裁中,所谓诗,主流都五七言为主,结构总体上显得整齐顺畅,包括古风,绝句,律诗等。所谓词,也叫长短句,从实际表现上来看,词与诗的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结构的相对“自由”,即句有“长短”。诗歌总体上是源于民歌,即《诗经》,既然是民歌,那么显然是用来唱的,而不是吟的,当古代知识分子进行润色和加工之后,诗歌便成为了一种特殊的体裁,受到贵族士人的欢迎,从民间走到了殿堂。诗歌被他们从民歌中脱离了出来!自成一系。民歌依然存在,但诗歌随着士族的兴起变得独立起来,当时的离骚我个人觉得更像是唱和吟的合体。然后就是赋!或许是汉武帝喜欢吧!毕竟诗由于押韵的缘故,产生了一种叫做音律的美。而这种美在其它文章中是很少的。于是,诗,确切地说是赋,从唱中脱离开来,变成一种纯粹上的文字上的享受,赋在表现比例上,吟诵已经多于唱和了!一直到汉乐府的出现,再一次将民歌上升到了文字欣赏的高度,一个朝代诗赋的精华,浓缩到那40多首之中,也就是说100卷的汉乐府,只有那些才经受住了时光的洗涤,成为文学,成为诗。民歌和诗,终于被成功地被分离了开来。诗几乎成了知识分子专用的标签,曹操父子,还有魏晋时的那些大伽,都曾留下过关于的诗的印记。那些痛苦,那些希望,那些眼泪和鲜血,都毫无保留地浸满了诗的每个一韵脚 。从民歌中走出的诗,终于从唱变成了吟。而民歌呢,依然在民间流传,在旅途中,在骑馆里,在客船上,在青楼边.....好吧,如果诗是你们的特权,那么请把唱歌的权利留给我。无数音乐爱好者,从业者,一代代优伶乐师的积累和创作,词终于破土而出,在社会的最低层流传,在市井之间传唱,在青楼里飞扬,在有月亮有相思的夜里散发着芬芳。那个朝代叫南梁。在这些唱出来的文字里,没有壮阔的理想,没有远大的抱负,没有万丈的雄心,只有两个人的爱情,只有一个人相思,在枕边、窗前、灯下、雨中那无尽的惆怅,所以,在虚伪而正统的士人看来,自然是不登大雅之堂。当士族阶层拒绝的时候,词自然无法站起来。一直到晚唐,小编曾经胡拼过一篇回复。就不全篇粘贴惹人嫌了,捡一点复制如下:魏晋人物晚唐诗”,当时光的指尖划过晚唐,诗歌也开始出现了不少分支,风流雅致的人,曲尽极妙的诗也成为了一种方向,比如“二十四桥明月夜”的杜樊川。其实,在我个人看来,这种诗风的变化在本质上应当是一种个人情感追求的体现。生活除了家国羁旅,还应当有其它的需求,不是么?比如爱情,比如情爱。显然,五七言那严谨精准的平仄格律真的不大适合这种个人情感的表达。一个朝代的背影总是和笙歌和风月离不开的。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风流公子,自然免不了社交应酬,与其在家里故作君子似的品茶论道,莫不如去风月场所释放真情,杯酒言欢。那么即然是风月场所,当然少不了美人助兴,可是对于娱乐场所来说,在文人面前,以色娱人终究显得下乘,缺少档次。若是添加些艺术成份在里面,必然会宾主皆欢,岂不就变成了风雅之事。论到风雅,还有什么比诗歌更能引起共鸣呢?何况唐人对诗歌的热爱世所共知,于是诗就从吟变成了唱,但是诗作多为个人感怀世事,描写男女情爱毕竟是少数。词,应势而起。所以说晚唐五代之时,词的兴起一方面是体裁的需求,情感表达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是这些风月之地的市场需求。唐诗的伟大对于宋朝文人而言,是悲哀的,钱钟书先生在他的《宋诗选注》序中说道:“有唐诗作榜样是宋人的大幸,也是宋人的大不幸。看了这个好榜样,宋代诗人就学了乖,会在技巧和语言方面精益求精;同时,有了这个好榜样,他们也偷起懒来,放纵了摹仿和依赖的惰性。瞧不起宋诗的明人说它学唐诗而不像唐诗 ,这句话并不错,只是他们不懂这一点不像之处恰恰就是宋诗的创造性和价值所在。明人学唐诗是学得来维肖而不维妙,像唐诗而又不是唐诗,缺乏个性,没有新意,因此博得“瞎盛唐诗”、“赝古”、“优孟衣冠”等等绰号 。宋人能够把唐人修筑的道路延长了,疏凿的河流加深了,可是不曾冒险开荒,没有去发现新天地。 ”这个新天地,就是词!即然,诗写得再好也不好过唐诗,那就另起一行吧!这另起的一行,就是词!秦文、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一路下来,都是另起一行,不是么?
中国文化讲究的是传承有序。中国文字如此,中国的艺术形式也是如此。中国的文字由繁到简,中国的诗词歌赋走的也是同一条路。 中国文字从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书、草书、行楷到楷书;中国艺术形式从《诗经》《汉赋》再到《唐诗》也是一个慢慢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的过程,更是一个文化普及,诗歌走入老百姓日常生活的过程。 《宋词》定型与唐五代,到宋朝达到了艺术顶峰。不同于唐诗那么严格的韵律要求,宋词显得更加“随意”。 宋词句子有长有短,便于歌唱。因是合乐的歌词,故又称曲子词、乐府、乐章、长短句、诗余、琴趣等。 和律诗只有四种格式不同,宋词的格式(曲牌)有一千多种。词最初是伴曲而唱的,曲子都有一定的旋律、节奏。这些旋律、节奏的总和就是词调。 词与调之间,或按词制调,或依调填词,曲调也就是词牌,其通常根据词的内容而定。不过因为创作的人多了,填词的人多了,词牌与内容也逐渐脱节了。如《沁园春》《蝶恋花》等等与最初的歌咏对象之间都没有多大关系了。 换句话说,填词的出现颇有几分类似现在歌手们对某一支经典老歌的翻唱,虽然歌词歌曲无太大明显变化;但是歌手在某些细节、演唱技巧、发声部位的处理上都不大相同;有时候一点儿面目全非到感觉。因此,听上去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宋词,因为易于普及和传唱,又被后世的文学批评家分成了若干类型或者流派,如婉约派、豪放派等等。 宋词过后,就是元人的《小令》,更加接地气。不过这已经不是此次答题的范围,不再啰嗦,就此打住。
不是的,近代学者已经论证过词并非“诗余”;但对于诗词的分界线还是过于模糊不清。词之体裁,最早可以追溯到南梁时期。词品序上说词与诗是同源而异流(同滥觞于乐府),但这仅仅是指词这种长短句的形式而已。我们谈宋词的起源却不能这么谈。为什么呢?因为词与诗最突出的区别并不是在句式上,而是在音乐性上。词有所谓的“句有定字,字有定音”;又词不谈“写词”,而称之为“填词”,这些都表明了词的声韵句式,是需依靠“曲拍”的。甚至于词这种句式长短不一的情况,也因为乐曲所造成的:古乐府本来只有诗,但曲子里却有(泛声)和声,在最开始只是在和声部分加一些诸如“呵呵呵”的助词,之后为了怕和声部分丢失,便加了一些实字,遂形成了长短句这种格式。《朱子语类》卷一四○:"古乐府只是诗,中间却添许多泛声。后来人怕失了那些声,逐一声添个实字,遂成长短句,今曲子便是。"既知词与音乐性密不可分,又诗歌体制,通常会随着音乐系统的更迭而发展变化。前文提到,诗、词同源流于乐府。至周朝的“雅颂寝声”衰败,声乐系统开始崩溃,直到汉时,唐山夫人有作《房中祠乐》开始,到汉武帝立乐府,便逐渐建立新的音乐体系。《汉书·礼乐志》云:“至武帝定郊祀之礼,……乃立乐府,采诗夜诵,有赵、代、秦、楚之讴。以李延年为协律都尉,多举司马相如等数十人造为诗赋,略论律吕,以合八音之调,作十九章之歌。以正月上辛用事甘泉圜丘,使童男女七十人俱歌,昏祠至明。”当时词所本之曲调,便出于此。然而中国古乐中‘礼崩乐坏’的传统由来已久,时至隋唐,旧曲不存,便以琵琶七调配合律吕,括西域胡曲而形成的一种新旧交融的音乐系统,叫做“燕乐杂声”。即是杂声,自然非所谓的“中夏之正声”,甚至于只是“胡夷里巷之曲”。而宋词所本之乐曲,便是“燕乐杂声”。也正因词所本之声乐不登大雅,以至于有“和凝焚词”,“郑声比佞人”之说,所以在隋唐之时,词还是仅供伶人歌姬于歌舞宴会时吟唱助兴罢了,直到宋时,声乐系统酝酿风行,又因声调协美,这才让文人阶层捏着鼻子去倚声填词。虽云填词,但士大夫碍于脸面,并不直接讲词,而是改成所谓的“诗余”、“雅集”、‘乐府’等名目------以讹传讹,之后出现了“词为诗余”的谣传。总而言之,长短句的形式虽然能追溯到乐府,但宋词所本是隋唐的燕乐系统,与汉乐府是截然二事;而所谓的“宋词是唐诗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更是不攻自破了。感谢阅读,欢迎关注。
什么是「唐诗」、「宋词」唐诗和宋词这两种文体虽然都冠以朝代,其实在宋代以后,直到二十一世纪的今日,仍有不少中国读书人继续写「唐诗」、填「宋词」。「唐诗」、「宋词」的相似处唐诗与宋词有异也有同,相同之处,主要是二者都属韵文,各自有押韵的要求和格式。唐诗和宋词最初都能够配合音乐歌咏,不过相关曲谱没有留传下来,我们现在无从得知其中的音乐旋律。「唐诗」、「宋词」的差异唐诗宋词的另一重大差异在于用韵,词的韵脚比诗的韵脚宽。例如作诗要以中古汉语的发音来决定韵部。如分开「一东韵」和「二冬韵」,说明古代「东南西北」的「东」和「春夏秋冬」的「冬」读音不一样。到了唐代「一东韵」和「二冬韵」已经没有分别。但是到了今天,中国读书人作诗还是要两韵分用,合用的时候则有严格限制。填词则是「一东」和「二冬」可以合用,完全没有限制。其他韵部亦有合并的情况。总而言之,填词用韵是比写诗用韵自由得多。[潘国森],已刊行单行本30余本,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研究者,精通金学,认为传统文化对现代人的生活有着重要的影响和指导作用。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头条号并与我沟通交流。
什么是「唐诗」、「宋词」唐诗和宋词这两种文体虽然都冠以朝代,其实在宋代以后,直到二十一世纪的今日,仍有不少中国读书人继续写「唐诗」、填「宋词」。「唐诗」、「宋词」的相似处唐诗与宋词有异也有同,相同之处,主要是二者都属韵文,各自有押韵的要求和格式。唐诗和宋词最初都能够配合音乐歌咏,不过相关曲谱没有留传下来,我们现在无从得知其中的音乐旋律。「唐诗」、「宋词」的差异唐诗宋词的另一重大差异在于用韵,词的韵脚比诗的韵脚宽。例如作诗要以中古汉语的发音来决定韵部。如分开「一东韵」和「二冬韵」,说明古代「东南西北」的「东」和「春夏秋冬」的「冬」读音不一样。到了唐代「一东韵」和「二冬韵」已经没有分别。但是到了今天,中国读书人作诗还是要两韵分用,合用的时候则有严格限制。填词则是「一东」和「二冬」可以合用,完全没有限制。其他韵部亦有合并的情况。总而言之,填词用韵是比写诗用韵自由得多。[潘国森],已刊行单行本30余本,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研究者,精通金学,认为传统文化对现代人的生活有着重要的影响和指导作用。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头条号并与我沟通交流。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小斌Johnny

小斌Johnny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