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风流吾最爱,六朝人物晚唐诗",魏晋风骨为何是风流之最?

"一种风流吾最爱,六朝人物晚唐诗",魏晋风骨为何是风流之最?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建安风骨原本指魏晋时期建安年代的诗歌之风格,表现汉代末年战争频仍,百姓流离失所,尸骨遍野,生命脆弱,百姓疾苦的悲哀状态,而在这种悲愤、悲凉中,诗人满怀一腔热血,表述渴望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曹操诗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怀不已,壮心不已”抒发的正是奋发思进,永不停息的思想。嵇康《述志诗》也有:“神龟安所归,恨自用身拙。任意多永思,远实与世殊。义誉非所希,往事既已谬。来者犹可追,何为人事间。”建安诗风继承了《诗经》及汉乐府优秀的现实主义创作传统,又在动乱现实的感受中注入了对生命、理想的思索。情感真实悲凉激扬,语言洗练刚健有力,自然明了通俗流畅。魏晋时期政局动乱,政权更替频繁,生命脆弱,不仅遭遇战乱,而且还受到政治迫害,生命随时会终止。但是魏晋时期的文人却要在短暂的生命中迸发出绚丽的光彩,这就使得他们的思想矛盾体现在文学作品创作中,一方面感叹世事艰难,百姓疾苦,另一方面又不甘沉沦,要创造生命的价值,建功立业青史留名。魏晋时期盛行清谈,寄情山水,他们性格率真,行为放荡,不掩饰情感,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时常啸叫,发泄内心的不满,排泄情绪,竹林七贤是其代表,鲁迅称之为清俊通脱。饮酒、服药、率性、任诞是魏晋时期名士所普遍崇尚的生活方式。生活不拘礼法,因此行为放诞不羁;不与邪恶同流,因此不畏惧生命凋谢。他们独立独行,他们思想超越,“托杯玄胜,远咏庄老”。精神的超俗,才造就了真自我的魏晋人物,诞生了魏晋风流,创作了《兰亭序》《广陵散》等杰出的作品。“未甘冷淡作生涯,月檄花台发兴奇。一种风流吾最爱,六朝人物晚唐诗。”日本汉学家大沼枕山的汉诗,表达了后世对于魏晋风骨、魏晋风度、魏晋风流的推崇,真正的名士风范,文人风骨,一代风流。
魏晋风骨是文人在最无奈的黑暗时代迸发出的反抗情绪,看似风流实则癫狂,却无意间成为了风骨,有些可笑,又有些可悲。魏晋时期,中原大地饱经战乱,又有外族入侵不断,甚至还有五胡乱华的悲凉景象,文人的性命在这个时代并不值钱。世家大族把控社会秩序,建立九品等级制度,严密的阶层划分让底层人士感到绝望。文人有志不得伸,有命不得活,有不甘心忍辱负重,所以只能癫狂行事,纾解心中郁闷。魏晋时期的文化禁锢还没有完全形成,人们追求个性自由,又迫于现实压力不能纾解,所以形成了独特的风流文化,这是各个时代都不能比拟的。后世的朝代要么没有这么黑暗,要么人们已经习惯了黑暗,所以无法将这种风骨展现到极致,只有晚唐时期的文人或有些与之类似。魏晋人物和晚唐诗人都是在剧烈的社会变革中将情感释放到了极致,这是死亡的美,人们总是对幸福视而不见,而对痛苦刻骨铭心,所以即便过去了千百年,依旧有人怀念那些风流气象,不过执着于此的人大多生活中存在着无法排解的困惑,假托魏晋晚唐来表达情绪。郁闷的情绪与身份、地位、成就没有关系,任何人内心中都有求不得舍不掉的事情,于困苦中徘徊纠结,要么任命消沉,要么变得疯狂,所谓的风流是学不来的,大喜大悲之后才能看到风流的真谛,而这些真的是风流人物愿意承受的吗?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早安糙米酱

早安糙米酱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