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唯美唐诗《商山早行》怎样赏析?

商山早行
唐·温庭筠
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
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有些人用几千字去解读几十个字的短诗,不仅冗长无趣,却道不着重点。既然问的是怎样赏析,那我们就把温庭筠的诗解构一下就行了。【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征铎:远行车马所挂的铃铛。清晨时分,作者动身早行,在曲折的山路上,回荡着清脆的马铃声。这种响声衬托出环境的清冷寂静,引起了作者内心“天涯游子”的荒寒孤寂的思乡之情。起句交代了时间、所发生的事情,紧扣“商山早行”的题目,也交代了人物内心的感情,那就是“悲故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颔联为千古名句,承接下句而来,虽是写景,却把首联的“悲故乡”融合进来,达到了情景交融的境界。然而它妙在不仅于此,还妙在写景之不隔,写景之不隔,亦不能道全,它攫取了情景中的神韵一格。何为神韵?气韵飞动,或者意象生动,如“红杏枝头春意闹”,此为有字眼也,如“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此为无字眼也,温飞卿为后一种。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把它拆分来看,其实这句诗,都是寻常事物,寻常之景,为什么就能称之为神韵一格呢?因为它有着动态、静态的刻意组合,以及人迹、鸡声的视觉听觉,更重要的是“择景之真”、“景与意合”。他选取的景色,是契合了人物的心理和感情状态的,而不是王静安先生所说的“附着”。至于其他诗论家所说的“不用一二闲字”,这也是它的优点,但这只是炼句、炼字的效果。如果你非要觉得,这是温庭筠的雕琢编排,那只能落得欧阳修“鸟声梅店雨,野色柳桥春”的矫揉造作。【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槲叶落满了山路,枳树的白花被晓月照在驿墙之上,分外明丽。这句描绘途中所见之景,商县那边多槲树和枳树。槲树的叶子很大,冬天留在枝上,到第二年早春,树枝发芽时才脱落,而枳树也会在这时开白花。所以这句点明了季节是早春,很多人以为这首诗写的是深秋之景,其实是错的。【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在早春的景色中,作者想起了昨晚的梦。他梦到了故乡杜陵,那里已经春暖花开,凫鸟在弯曲的池塘里嬉游戏水。结尾以“故乡画面”回应首句“悲故乡”的感慨,使得首尾照应,抒情既落于实处,又愈发衬托出思乡的心切和悲凉。
《商山早行》可以说是晚唐文人温庭筠最负盛名的一首诗,在他传世众多的绮丽婉约的词章之外,这首乡间野路上清隽灵动的小诗,更让人耳目一新、读罢称绝。全诗如下: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开篇便点出了时间的起因背景,作者在唐宣宗年间离开长安去襄阳投奔友人,途径商山(现属于陕西省),漂泊羁旅之意,去国怀乡之情,都在诗里了。早晨动身,车马上的铃铛兀自轻响,过客如己,伤悲地怀恋着自己的故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一句,是本诗的“诗眼”,也是流芳千载的名笔佳句。两句诗简简单单用六个名词连接,便生生渲染出了一幅清早山间的旅途画卷。鸡鸣刚过,天色微白,路边茅舍上甚至还能看到悬挂着的还没来得及溜走的残月,而木板桥上,薄薄的霜层上只有自己走过的痕迹,时间太早,还没有别人路过。清寂幽凉,只有自己才能体会。“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槲叶洋洋洒洒落在了山道上,明艳的枳花开放在驿站墙边。“因思杜陵梦”,因眼前这般景象,想起了不久前在长安时的梦境。是何梦境呢?“凫雁满回塘”,便是鸭雁栖满了岸线曲折的湖塘。“杜陵”是古时的地名,在长安之南,最初名为杜伯国,秦代设置了杜县,诗中代指长安。据词学宗师夏承焘在《温飞卿系年》中所考证的,唐宣宗大中十三年(859年),温庭筠48岁,恰从长安奔赴隋县,路径商山写下此诗。实际上,温庭筠本是山西人,可以算是个“西漂”,因为一直居于杜陵,早就把长安当作故乡了。仕途不顺的他,年近半百却不得不为了糊口去远处当一个小小县尉,清冷荒凉的山间早晨,触景生情,绣口一吐,成就了这首《商山早行》。明代李东阳于《怀麓堂诗话》里说道:“‘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人但知其能道羁愁野况于言意之表,不知二句中不用一二闲字,止提掇出紧关物色字样,而音韵铿锵,意象具足,始为难得。若强排硬叠,不论其字面之清浊,音韵之谐舛,而云我能写景用事,岂可哉!”以古观古,更可知原诗之妙。
谢邀答:因学识有限,略言以抛砖引玉。温庭筠是花间派的鼻祖,他的很多诗词多秾艳华美,温情燕婉。而《商山早行》文笔老辣,意境苍远,通过鲜明的艺术形象,真切地反映了封建社会里一般旅人的共同感受,而被后代文人所称道。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商山:在陕西省东南。铎:车马的铃。槲:音(hu)二声,一种树木。杜陵:秦置杜县,汉宣王之陵处,故名杜陵。回塘:曲折的池塘。我们在欣赏,吟诵这首诗时,特别需要咀嚼的是三,四两句,“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历来为后世文人骚客所折服,被称为不朽名句,无一闲字,且音韵铿锵而和谐,意象具足而深远。希望我们广大的诗歌爱好者在学习欣赏这首诗的同时有所悟,有所得。
感谢邀请!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这首诗最妙的地方就是颌联,也正是因为颌联而名传千古。首联: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晨起“取自于庾信诗《拟咏怀》中的“谁言气盖世。晨起帐中歌“一句,那首诗里景物萧条,而且有满目风尘之意。在这首诗里,”晨起“指的就是一大早就出发了,但是这个出发不是那种意气风发的出发,而是略带风尘之意。”铎“,原指是一种乐器,比较大的铃铛,古代用于宣传礼时摇动所用,后来引伸为挂在牛马颈间的铃铛,也指挂在檐下的铃铛,征,就是征途,道路之意,所以征铎,指的就是(行走在路上的马车前面)马匹上挂的铃铛。对句,客行悲故乡。意思就很清浅简单了。从全联来看,晨起,解为满目风尘,征铎,解为羁旅劳顿,客行,解为独在异乡,悲,解为心不能已,故乡,解为思念往昔。短短十字,孤独、悲伤、忙碌、疲惫、无奈、还有隐隐约约的对人世对生活的感慨,虽然十个字里只有一个”悲“字表达了情感,但这个悲渲染到了这首诗的每一处平仄里。而且最妙的是,首联写的很平实,很质朴,只是微微地铺垫了一些情感,为后面的展开提供了太多的操作空间。这也是律诗常用的写法之一。颌联: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这一句太出名!出名到无数后来的诗人用各种方式这一句致敬,哪怕如后生小子我,也在当年曾经写过类似结构的诗,当然落了一个东施效颦的必然结果。这一句好在哪里?好在全联都是名词,没有常规诗句中的动词,形容词、副词或连词。全是名词。在这首诗之前,似乎没有人这样应用过,或者说用得如此出彩!尽管这一句没有动词,但每个人都看到了动态的影像和画面,声音(鸡声),颜色(月、茅屋、霜)、形状(人迹、茅店、桥)、感觉(寒冷)。还有空间(天,月,茅店)和时间(拂晓、深秋)!诗名商山早行,此联写的是”早“,如果说此联全是写景,也不尽然。因为对句有一个”人迹“,诗人已经起得很早就开始赶路了,但在路上仍然看到有行人的足迹。证明像诗人一样的行人还有不少,那么他们为什么起这么早赶路呢?也是因为奔波!所以这一联的情寓含在景之内,非有经历者无法体会。更难得的是还竟然写得这样美!堪称神句!而更神的是,在这一联中,没有任何抒情、议论、以及延伸或是隐寓的字样,全是写实,甚至接近于白描。但是,每个读到这一联的人都会从内心的角落里升起一丝丝淡淡的惆怅和思绪,说不清,道不明,剪不断,理还乱。这种让读者自己情不自禁地产生情感的表达方式,一直是古诗文中的最高境界。(诸葛亮的《出师表》不也是全篇毫无抒情,却感人至深么?)我们平时在写古诗词时,尤其是初期,总是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情感都表达到透彻,恨不得将三分情感表达成十二分来。而这一句,却是用零含量的抒情表达出了一百分以上的情感,而且还会因为读者的不同,而产生不同色彩的思绪来。颈联: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上一联写的是”早“,此联写的就是”行“,出句自然而然,清幽十足,对句的”明“字炼得极为精当,因为这个形容词太普通,几乎已被诗人用滥,正因为如此,一旦这个”明“字用准,就显得极为出彩。比如杜公的”野船明细火,宿雁聚圆沙“、”江虹明远饮,峡雨落馀飞“。这个明字即生动形象,也在侧面交待了时间——天亮了!从诗意来看,这一联是直接承接了颌联,把上面两联的隐藏的情感更加向前递进了一步,如果说前两联的情感还算蛛丝马迹,那么在个颈联又再添了一把火,让愁思变得清晰可寻。颌联有霜,颈联便来了落叶,首联还在说征铎,这一联直接就到了”驿墙“,诗人的用词很是精准,只用两到三个字,就把羁旅之苦点到通透,却哀而不伤,可是就是这种淡然的意味,才更显得孤独和思念是那样的沉重。一般而言,在五律中,大凡是颈联要”转“一下,比如颌联说景色,颈联就导入人世起浮或生活感慨,进行一下艺术表达上的拔高处理(杜公的律诗很多都是这样),但这一首没有”转“,而是在原有的角度上再进行一次深入。从创作上来说,这个难度很大,尤其颌联已经如此出彩了,如果颈联接着描写景色,又要如何拉升效果呢?按理来说,已经用了两联进行铺垫了,这个第三联应当直接奔入主题才是,但是诗人就是如此彪悍。继续进行景物描写,虽然精彩程度不如颌联,但凭添了一股清幽之意,仿佛兜兜转转,此心依然。尾联: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因,即因而,于是,就是看到这些风景自然而然地想起。杜陵,地名。为西汉刘询陵墓,后来成为古长安一带的游览胜地。在本诗中指”思念或回忆的地方“,其实就是指长安。因为作者当时是离开长安奔赴襄阳。凫雁即野鸭,语出自宋玉《九辩》”凫雁皆唼夫梁藻兮,凤愈飘翔而高举“,这个典故用得非常隐晦,在九辩中,是说野雁都在食用高梁,而凤凰却要远飞去觅食。用在此处,倒不至于是表达一种对个人际遇的不满或愤慨,而应当是困惑以及叹息。回塘,就是指(水岸弯曲)的水塘。偶尔用来指”和朋友一起生活或工作的日子“,比如南北朝谢惠连”回塘隐舻栧。远望绝形音“,在这里应当就是长安的某个水塘,连带着思念故人。尾联最妙的是一个”满“字,这个满本意为充满、在用在这里倾向于圆满、如意、快乐之意。这一处小小的转折意味很足,首联有客悲,颌联有桥霜,颈联有落叶,全是忧伤的意象,然后就在尾联来一个倾向于欢乐的”满“,愈发显得羁旅的忧愁。这个对比很精巧,而且份外的自然流畅,毫无斧凿之感。如果简化这首诗的译文,就是看到路上的风景,便升起了一种淡淡的愁思,于是自然地想起来那一段美好的时光。很普通的情感,却在诗人笔下,以近于天人合一的韵味一点一点,一层一层地呈献开来。全诗好就好在”淡然“二字,而且有盛唐王摩诘之风味。而在炼词用字方面,也是独慧匠心,尤其是颌联,没有一个闲字,言外之意溢于字外。最让人击节不已的是,全诗流畅分明,毫无雕饰。哪怕是用了典故,但效果极佳,因为不知道典故的人依然可以看懂这首诗。淡淡的愁绪淌得到处都是,而且细细思之,却发现这种”淡“其实很”深“,甚至可以引伸为无数种可能,让人回味不已,欲罢不能。以前在诗词评论中经常说,写诗不在于你写什么,而在于你不写什么,却还偏偏让人看出来。这才叫回味!此诗亦然!要知道,温庭筠最出名的是词,而且还是花间词人中的巨匠,谁又能想到,在他男欢女爱的小词之外,却有如此神韵炸裂的诗作,真越想越让人悲伤!原来,人可以无奈到那种地步!
↑↑ 关注【文学名句】温暖情怀的文学,动人心坎的名句 → 记得点赞 ←商山早行唐·温庭筠晨起动征铎, 客行悲故乡。鸡声茅店月, 人迹板桥霜。槲叶落山路, 枳花明驿墙。因思杜陵梦, 凫雁满回塘。【赏析】商山又称地肺山、楚山,在今陕西省东南部商县、洛南一带。秦朝末年,“商山四皓”曾隐居于此。温庭筠于唐宣宗大中末年,从长安赴襄阳途经商山时作此诗。作者以白描手法,形象鲜明地勾勒出山区冒寒早行的图景,格调清峻,体物工细。首联“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是写清晨起来,牵出马匹,马铃丁当响起来,旅客登程,不禁动了思乡的悲愁。“晨起”一词扣紧了诗题中的“早行”二字。诗句接下来很自然地写出早起的典型场景和感受,颇具代表性。由于交通不便,人生地疏,远行在外,很容易引起旅客思乡之情。所以“客行悲故乡”真实地概括出他乡游子共同的心理状态。颔联“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写的是鸡鸣之声从月色朦胧下的茅屋小店里响起,行人的足迹印在那木板桥的白霜上。此二句紧接首联,未用一个虚词,也未用一个动词,全用名词造句, 但给人以动感,既写出了早行所见的景,也表现了旅客征途的苦,还有那莫可名状的愁,实在销人魂魄。当然妙就妙在诗人并没有直说出此种感受,却让你从字里行间体味到。千百年来,此二句已成为“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的奇对绝唱,令众多学子拍案叫绝!颈联“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是说槲树的老叶洒满山间古道,枳树的白花在驿站墙畔盛开。槲路落叶、枳丛开花,常识告诉人们,这乃是商洛山区特有的春日景象。那朵朵白花照眼明,也给诗人带来刹那的欣慰。但良辰美景似虚设了吧,“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啊!尾联“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紧承前面旅途的景色,也恰是这般迷人美景,勾起善感多愁人的乡思:在杜陵老家、曲曲弯弯的池塘里,有多少水禽在凫游嬉戏,我不是即刻就要在岸边,或在门口、庭院与家人执手相聚了吗?但,这只不过是出门人的一场极短促的春梦而已。这结笔是那样令人荡气回肠,感人肺腑。尾之“杜陵梦”与首之“悲故乡”两相呼应,突出“思乡”主题,构思谨严。本诗抓住“早行”二字作文章,着力描写春寒料峭之晨,诗人在商山古道所见景物,表现出远行的辛苦和羁旅的乡愁。在诗人笔下,情景相生,音韵铿锵,意象俱足,使本诗以迷人的意境、鲜明的形象,概括出他乡游子的共同心理感受,耐人寻味。关注【文学名句】遇见动人语言是美妙的缘,总有贴心文字温暖着你我↓↓ 记得点赞,喜欢就分享和收藏 ↓↓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沙溪翁

沙溪翁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沙溪翁近期发表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