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陈子昂对唐诗发展的贡献?

论陈子昂对唐诗发展的贡献?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陈子昂字伯玉,梓洲射洪(今四川射洪县)人,是初唐時期的作家,他生在一个较富有的家庭,轻才重义,慷慨任侠。成年后始发愤读书,并且立志在政治上有所建树,那時正是武则天当政,子昂中进士后,曾一再上书朝廷,得到武则天的重视,任麟合正字,后升拾遗,他正直勇敢,揭发時弊,不畏权贵。《谏刑书》《谏用刑书》对武则天进谏,劝她不要奖励告密,轻信酷吏,株连无辜,滥用刑法,对反对她对外用兵,这都和武则天意旨相左,因而不被重用,接连受到用收集他的诗文用用打击,终于下狱,他在《谢负罪表》中说"误识凶人,坐缘逆党"可见他是被株连论罪的。在赦免以后,他请求"束身塞上,奋命贼庭"他虽然如此效忠朝廷,但仍然受到主将的排斥。三十八岁辞官归家,竟然又被武三思指使当地县令段筒罗织罪名,逮捕入狱,结果他以四十二岁的壮年,死在狱中。陈子昂死后,他的好友卢藏用收集他的诗文,编录成集,但其文稿当时已多散失《四部丛刊》中有《陈伯玉前集》五卷,《后集》五卷,前有卢藏用序。这十卷的前二卷是诗,是陈子昂在文学上的主要贡献。六朝以来的齐梁体诗"淫艳佻巧"内容空虚无聊,形式主义倾向严重,这种颓靡的文风直到初唐,仍然存在。虽然早就有人不满,但在唐代最初自觉地反对这种文风的,应该首推陈子昂。他明确地提出"汉魏风骨"的方向,并且在创作实践上也有所建树。而将我國诗歌从《诗经》开始就重视思想内容的优良传统发杨光大,《感遇诗》三十八首体现了他的文学主张,其中有写出征士卒和边塞人民的苦难的,也有批评時政的。写得十分质朴,有意思的摒弃华丽辞藻,在当時是罕见的《登幽州台歌》表现出壮怀激烈,沉郁苍凉的情绪,充分说明了陈子昂在艺术上的功力和创造才能陈子昂的诗散失不少,流传下来的诗写得成功的并不多,由于政治上的失意,他还写了消极悲观的诗,但总起来看,他的作品表现了独特的风格,为诗坛开创了新风气。
一、陈子昂之前的初唐诗歌状况要了解陈子昂对唐诗发展的贡献,就必须先了解陈子昂出道之前的唐诗发展状况。在陈子昂横空出世之前,唐诗的江湖仍然是宫体诗的天下。宫体诗作为一个诗歌流派,其势力之壮大以及其发展历史之长远,无不让人惊讶。齐梁时期,宫体诗发展迅速,并且在梁简文帝梁纲等人的手里达到顶峰。之后,经历陈、隋,仍紧紧地占据诗坛的宝座,成为一时风尚。而到了唐初,宫体诗依然深受欢迎,连唐太宗李世民诗情大发时都不禁吟咏几句。正所谓上有所好,下有所爱,初唐宫体诗在上官仪手里又发扬光大,形成了著名的上官体。到唐太宗时期,宫体诗发展了上百年,竟然还如此风靡,已经让某些有追求有志气的人怒不可遏了。首先对宫体诗发起进攻的人,是初唐怪杰王绩。王绩是初唐四杰之一王勃的叔公,此人经历隋唐两朝,平生郁郁不得志,后来辞官不做,归隐田园,以向陶渊明学习为荣,过起了陶式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士生活。他是著名的酒仙,天天喝酒,除了喝酒,就是作诗。他以愤世的态度对诗坛反起了攻击,拒绝写作宫体诗,而是向陶渊明及阮籍学习,写忠于自己内心的诗歌。可惜的是,王绩力量单薄,然而他的诗歌犹如一颗巨大石头丢进了初唐的诗歌江湖里,引起了世大的波澜与反响。之后,王勃等人初唐四杰相继对宫体诗发起了更加强烈的攻击。如果说,王绩对宫体诗的挑战是个体性的,那么初唐四杰就是群体性的了。他们不仅理想一致,且还有理论纲领有诗歌实践。初唐四杰的诗歌理论纲领,就是杨炯在《王勃集序》里疾呼的那一番千古名言:“尝以龙朔初载,文场变体,争搆纤微,竞为雕刻。糅之金玉龙凤,乱之朱紫青黄。影带以徇其功,假对以称其美。骨气都尽,刚健不闻;思革其弊,用光志业。薛令公朝右文宗,托末契而推一变;卢照邻人间才杰,览清规而辍九攻。知音与之矣,知己从之矣。於是鼓舞其心,发泄其用。八纮驰骋于思绪,万代出没於毫端。契将往而必融,防未来而先制。动摇文律,宫商有奔命之劳;沃荡词源,河海无息肩之地。”杨炯的意思是说,唐高宗的龙朔初期,诗歌江湖以词句雕刻为主,绮糜不堪,骨气都尽,刚健不闻,所以王勃及卢照邻等人才发愤著书,思革其弊,终于动摇了宫体诗的江湖地位。当是时,王勃杨炯专工五律,代表分别为《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和《从军行》;卢照邻和骆宾王擅长七言歌行,代表作分别是《长安古意》和《帝京篇》。著名学者闻一多是这样评价他们贡献的:“宫体诗在卢、骆手里是由宫廷走到市井,五律到王、杨的时代是从台阁移至江山与塞漠。”不过稍微遗憾的是,尽管初唐四杰火力全开,思革宫体诗,但是从本质上来讲,他们只是宫体诗的改良者,而不是革新者。直到陈子昂的出现,才以革新者身份彻底改变了唐诗的命运。二、陈子昂的唐诗革新宣言历史总是充满疑惑。初唐富有才华的诗人那么多,唐诗革新者的身份为什么会落到陈子昂的身上。仔细研究陈子昂的经历就会发现,他来革新唐诗的命运,绝对不是偶然的。陈子昂是梓州一带的土豪公子哥,陈氏家族自陈子昂五世祖以来就是当地豪族。因为出生于这样一个名门豪强的家族里,陈子昂很小就任侠放浪,史书说他十八岁了尚不知书,而十八那年的一天,他带着一帮赌徒闯进乡学,见识了读书人的模样,这才感叹人生虚度了一小截。为此,他闭关读书,只读了三年,就前往洛阳参加进士科考试,第一年落榜,第二年就中榜了。陈子昂因为读书晚,且豪侠性格使然,写诗没沾染诗坛的恶习,反而表现了一种古朴刚健之风。他的这种风格,就是汉魏风骨。可以这么说,在诗歌写作方面,陈子昂是自在自觉的实践者。他针对当时诗坛宫体诗的绮糜不堪的风气,明确表明,他就是一个复古主义者,提倡汉魏风骨。所谓汉魏风骨包括两个时期的文学风格,一个是建安时期的文学风格,史称建安风骨,以三曹七子为代表;一个是正始时期的文学风格,史称正始文学,以阮籍等人为代表。建安风骨的风格刚健雄壮,慷慨悲凉;正始文学的风格继承《诗经》精神,兴寄抒情。此中文学主张,陈子昂在《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序》)是这样说的:“文章道弊五百年矣。汉魏风骨,晋宋莫传,然而文献有可征者。仆尝暇时观齐、梁间诗,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每以永叹。思古人,常恐逶迤颓靡,风雅不作,以耿耿也。”陈子昂为了贯彻他的文学主张,特别创作了一个系列《感遇》诗,共三十八首。如果说,陈子昂的《感遇》系列诗是对阮籍《咏怀八十二首》的致敬,那么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则是建安风骨的灵魂附体了。登幽州台歌陈子昂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此诗意境辽阔,慷慨悲凉,所谓建安风骨之风韵一展无遗。是陈子昂力复追求汉魏风骨的最高代表作。关于陈子昂对唐诗执着的革新精神,其好友卢藏用在《右拾遗陈子昂文集序》如此评价:“横制颓波,天下翕然质文一变。”中唐的韩愈更加不吝言语,说:“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两个人都一致认为,唐诗风气大变,都是从陈子昂开始的,陈子昂创造了初唐诗歌发展的一个高峰。正因此陈子昂的致命一击,宫体诗终于轰然倒下,同时亦为盛唐诗歌百花齐放的到来扫清一切障碍。这,就是陈子昂对唐诗发展的历史价值意义!
陈子昂(公元659~公元700),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人,唐代诗人,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他对唐诗发展的贡献主要体现在对唐代诗风的转变上。他的诗歌创作有明显的复古倾向,主张恢复古诗比兴言志的风雅传统。他提倡汉魏风骨和源自诗骚的兴寄传统,对于当时诗风的变革有积极的推动作用。他将汉魏风骨与风雅兴寄联系起来,反对没有风骨、兴寄的作品。初唐的早期,诗坛盛行宫体诗风,南朝的浮艳和北朝的刚劲并未合而为一。比如虞世南的《春夜》:春苑月裴回,竹堂侵夜开。 惊鸟排林度,风花隔水来。这首诗对仗精巧,辞句清丽,但没有深刻的思想,明显带有六朝雕琢辞藻的痕迹,完全是南朝的格调。我们再来看看陈子昂的诗。《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首诗读起来就像是大白话,但散发出一种悲怆的气息。陈子昂不依托对外物的描绘,而直接抒发出自己内心的情感,却成为了千古名篇。风格明朗刚健,是具有“汉魏风骨”的唐代诗歌的先驱之作,对扫除齐梁浮艳纤弱的形式主义诗风具有开拓之功。宋刘克庄《后村诗话》评论陈子昂:『唐初王、杨、沈、宋擅名,然不脱齐梁之体,独陈拾遗首倡高雅冲淡之音,一扫六代之纤弱,趋于黄初、建安矣。』的确,陈子昂彻底肃清了齐梁诗歌中绮靡纤弱的习气,对盛唐诗人张九龄,李白,杜甫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孙小pu

孙小pu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