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唐四杰对唐诗发展的贡献是什么?

初唐四杰对唐诗发展的贡献是什么?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王勃的《滕王阁序》文采非凡广为人赞,唐高宗见了直呼"奇才,奇才,我大唐奇才!"与王勃并称"初唐四杰"也定是大唐难以忽视的才士。"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杜甫也给了王勃、杨炯、卢照邻和骆宾王这四杰极高的赞誉,他们的作品造诣极高,但现在却被认为是轻薄的,被当今守旧文人哂笑未休。那些守旧文人腐朽之气在历史的长河中本微不足道,当他们身名俱灭时,王杨卢骆的作品却会像滔滔流动的大江长河那般名垂千古,流芳百世。陆时雍《诗镜总论》说"王勃高华,杨炯雄厚,照邻清藻,宾王坦易,子安其最杰乎?调入初唐,时带六朝锦色。"四杰正是初唐文坛上新旧过渡时期的杰出人物,这四人对初唐诗风的推进作用不言自明,在几个方面可以窥之一二。一、张扬个性,骨气刚健王杨卢骆大都生于贞观年间,他们属于文采与文人自尊都极高的诗人,虽然地位卑、官职小但确颇有声名,他们身秉傲骨,都充满了博取功名的理想与激情,且鄙世傲物,蔑视尘俗。贞观诗风受前南朝文化影响倾向宫廷化,加上唐太宗李世民又是个爱好文艺的君主,上行下效,感时应景、吟咏风月的诗成为当时的潮流,宫廷诗愈加华美典雅,"绮错婉媚"的上官体更是成为模仿的对象,这种柔婉之风被"四杰"断然冲破,他们明确提出反对"争构纤微"的上官体,杨炯说王勃"尝以龙朔初岁,文场变体,争构纤微,竞为雕刻;糅之金玉龙凤,乱之朱紫青黄;影带以徇其功,假对以称其美。骨气都尽,刚健不闻,思革其弊,用光志业。" 决意一洗当时的绮丽之习,追求质朴雄浑,横溢奔放的风格倾向,强调作诗需"怀刚健骨气"。他们的诗歌扭转了唐朝以前萎靡浮华的宫廷诗歌风气,使诗歌题材从亭台楼阁、风花雪月的狭小领域扩展到江河山川、边塞江漠的辽阔空间,赋予诗以新的生命力。二、从宫廷到人生"四杰"作诗重视抒发个人情怀,而他们向往壮丽之境,因此诗中常有"高情壮思,有抑扬天地之心;雄笔奇才,有鼓怒风云之气。"尤其是卢照邻与骆宾王的七言歌行,开启了初唐宏伟壮阔的新诗风。卢照邻的《行路难》《长安古意》创作思想更是得到了升华,由个人的际遇上升到历史与人生的思索之中"人生贵贱无始终,倏忽须臾难久恃。"王勃《帝京篇》同样由描写转向评议抒情,深化诗文的思想深度,这种在诗中注入对人生的关怀与对历史的思索的抒情方法为唐诗及后代创作提供了蓝本。三、五律的定型"四杰"的五律诗创作都带有近乎自负的豪雄之气与慷慨激昂的情怀,无论是王勃的"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还是杨炯的"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牙璋辞凤阙,铁骑绕龙城。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的边塞诗都充满了对建功立业的渴望与江山荒漠的向往,书生意气都在字眼之中激扬。而他们五律诗的创作促进了他们对句式整齐、声律协调的五律不断进行改进完善,其中杨炯的贡献极大,他们讲究对偶与声韵,追求诗辞采的工丽与韵调的和谐,为之后沈宋对律诗定型做下了铺垫。
初唐文学家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以骈体文并称,当时称“王杨卢骆”又称“四杰”。闻一多的《唐诗杂论》评之为“年少而才高,官小而名大,行为都相当浪漫,遭遇尤其悲惨”。他们的创作拓宽了诗歌的表现领域,加强了诗歌的感情力量,在初唐诗风的转变上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王勃和杨炯大量写作五言诗,在促进这种诗体定型的过程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同时,他们把五言律诗的表现领域从宫廷、台阁拓展到江山、塞漠,用这种新兴的诗体表现浓郁充沛的感情。诸如: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就超越了浓郁的悲情,表现出志在四方的豪气: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杨炯的诗歌中两个主题比较突出,一个是山水行游,另一个是边塞从军,写的都非常有气魄。其代表作是《从军行》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牙璋辞凤阙,铁骑绕龙城。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骆宾王、卢照邻善歌行,对于后来李杜的歌行作品起到承上启下之作用。诸如:骆宾王的《帝京篇》,卢照邻的《长安古意》等等。总体来看,“初唐四杰”还未完全摆脱齐梁以来的文风,但他们拓宽了诗歌的表现领域,增强了诗歌的感情力量,盛唐诗歌那种声律、骨风是从他们开始的,在初唐到盛唐诗风的转变过程中,他们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初唐四杰对诗歌的发展是承前启后的,对唐诗的贡献是无可比拟的,夸张一点说,没有四杰几乎就没有唐诗以后的局面。南朝的宫体诗奢靡绮丽,除了堆垛辞藻之外,没有什么内涵。诗歌的世界是一片虚空,这个时候一声霹雳震天响,四杰横空出世,诗的筋骨终于找回来了。最先出现的是卢照邻。“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百丈游戏争绕树,一群娇鸟共啼花·····”虽然诗歌的形式还没有摆脱宫体诗的题材,但是诗中的精气神已经出来了。“借问吹箫向紫烟,曾经学舞度芳年,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即使是写感情也是如此的直白,直指人心,和汉乐府上邪的那样奔放与热情: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接着骆宾王也来了。在别人的眼中,他是一位可以七岁写诗的天才儿童。爱我眼中,他是一个侠骨文心之人。他帮助痴情女子打负心汉,能够帮助徐敬业写讨武曌檄,就连武则天都赞叹他的才华。他的著名诗篇于易水送别: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写出了燕赵男儿的豪爽,诗中表现出人的力量,诗带有极大地个人感情。王勃,最为大家熟悉的天才诗人。不要说他的滕王阁序,就是一首送杜少府之任蜀州也是千古绝唱。王勃对于唐诗的贡献就是继承了发扬了五言律诗,虽然他的叔祖父王绩已经写下了第一首五言律诗,但是无论是影响还是流传度,以及后人的评价都是王勃的这首诗写得好。杨炯,大家最不熟悉的四杰之一。杨炯的王勃一样,对于五言律诗都有很深厚的造诣。他的从军行气势恢宏,极具时代象征: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牙璋辞凤阙,铁骑绕龙城。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唐人的尚武精神在诗文里面的表现。四杰在唐诗还没有完全成熟的时候为唐诗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结果到了盛唐的时候,很多诗人开始鄙视他们,开始在诗歌的技巧上面挑毛病,杜甫用一首诗表达了自己的心声: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娘子演讲了:大家听好了:初唐四杰指中国唐代处年,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的美称。 王勃:提起此人,大家赶快想起江西南昌的滕王阁,而且人家在年幼时写的《滕王阁序》,可以英年早逝,才27岁的大帅哥就离开了人世。令人痛惜????。他的创作“壮而不虚,刚而能润,雕而不碎,按而弥坚”。对诗风的转变死了很大的作用。 杨炯:这个人是个军哥哥,所以很自然以边塞征战的诗著名,诗以气势轩昂,风格豪放,保家卫国为主。????他当然也讨厌当时的淫糜文风的作诗风格,所以他呢也很赞成哥们王勃的创作了。卢照邻:这个哥们人生的路挺坎坷的,不管怎么说,也活到了60岁(坐牢,中毒,大病,怀才不遇,全都经历了)。这哥们擅长七言歌行,诗笔纵横奔放,福丽而不浮艳,以后得七古得发展起了一个很好的带头作用。骆宾王:他可是我的启蒙老师(娘子告诉大家,我没穿越,真的)娘子告诉你,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这哥们寒门出生,幼年丧父。后来去参加唐朝的高考,几次没考上,后来终于考上,后来道王李元庆对他文章诗赋很欣赏,在一般人看,终于有个铁饭碗了,可以好好给自己的事业上一层楼,可是,不会做人,只想做自己,结果混的一直不好。到最后出家了。 这四个哥们勇于拜托了南朝不正风气,改革了齐梁浮艳诗风的领导者。他们赋予了诗歌新气息,推动了诗歌的健康发展。
从台阁移至江山与塞漠在唐建立之初的数十年间,“承齐、梁诗之后,有两种不同的诗人:一是反对齐、梁的,一是继承齐、梁的。前者以王绩与陈子昂二人为代表。后者以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沈(佺期)宋(之问)及杜审言七人为代表。”由于地位和使命的不同,四杰在继承齐、梁诗风,吸收当时宫廷诗歌创作某些成果的基础上,更多地关注时代背景,使唐代诗坛出现了一种推陈出新的局面。“正如宫体诗在卢、骆后里由宫廷走到市井,五律到王、杨时代是从台阁移至江山和塞漠。台阁上只有仪式的应制,有‘絺句绘章,揣合低昂’。到了江山与塞漠,才有低徊与怅惘,严肃与激昂……”“四杰”以他们特有的天分和胆识进行文学创作,特别是在边塞诗方面的创新与发展,突破了宫体诗的层层阻隔,将诗歌“从台阁移至江山与塞漠”。四杰的边塞诗以矫健激昂的笔触抒写立功边塞的强烈愿望,表达文人走出书房,到边塞去建功立业、报效国家的勇气和信心,为初唐边塞诗的发展建立了第一个里程碑。“初唐四杰”,是指活动于高宗、武后时期的唐代四位杰出诗人,他们分别是卢照邻、骆宾王、王勃和杨炯。如果以年龄来论的话,卢照邻(约630-680后)、骆宾王(约638-?)大约比王勃(约650-676)、杨炯(650-693后)年长二十岁左右,应该称“卢骆王杨”更合适。但据《旧唐书》记,“炯与王勃、卢照邻、骆宾王以文词齐名,海内称为‘王杨卢骆’,亦号为‘四杰’。炯闻之,谓人曰:‘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当时议者亦以为然。其后崔融、李峤、张说俱重四杰之文。崔融曰:‘王勃文章宏逸,有绝尘之迹,因非常流所及。炯与照邻,可以企之。盈川之言信矣。’说曰:‘杨盈川文思如悬河注水,酌之不竭,既优于卢,亦不减王。耻居王后,信然;愧在卢前,谦也。’”这里也按“王杨卢骆”的顺序来考察一下他们的边塞诗。据笔者统计,王勃现存诗106首又1句。分别是《全唐诗》收录诗二卷76条90首,《全唐诗补编》录诗16首又1句(《补全唐诗》2首,《全唐诗续补遗》12首又1句,《全唐诗续拾》2首)。王勃的边塞诗数量并不多,如《秋夜长》、《采莲曲》和《陇西行》等,作为“初唐四杰”之冠,王勃的诗文创作格调高华,气势宏大,直接开启了一代文风。他的边塞诗将写景、叙事、抒情融为一体,文笔潇洒飘逸,格调昂扬奋发,抒发了作者渴望建功立业的心志。杨炯现存诗35首。分别是《全唐诗》录一卷33首,《全唐诗补编》收诗2首。其中边塞诗9首,以《从军行》、《出塞》、《紫骝马》等为代表,其价值意义在于:他把初唐逐渐出现的任侠尚武、崇尚功名、慷慨昂扬的时代精神凝注到边塞诗中。卢照邻现存诗都在《全唐诗》,共二卷95条106首,其中边塞诗15首。包括《关山月》、《上之回》、《紫骝马》、《战城南》等。以边塞的悲凉景色来写边塞战争的困苦和官兵生活的艰辛,进一步歌颂将士们甘于奉献,建功报国的豪迈英雄气概。骆宾王现存诗都在《全唐诗》,共三卷120条126首,其中边塞诗16首。包括《从军行》、《夕次蒲类津》、《边庭落日》等。据专家考证,“四杰”中真正从军到过边塞的只有骆宾王一人,他曾三度从军,先是跟随薛仁贵的大军西征吐蕃,接着又奉旨檄姚州,再北上幽燕。在随军征战过程中,他的本职工作是负责撰写军事文书,战争之余他也以文人的眼光观察和思考边塞的风光和战争,多年的亲身经历和深入的分析与思考,在他的边塞诗中渴望风云际会、建立奇勋的雄心壮志表现的尤为强烈和突出。
唐建国后的近百年期间,称为初唐。这一时期,齐梁诗风得以改变,新的诗歌形式正在形成。所谓的"初唐四杰"是指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四人。 他们初步摆脱了齐梁诗风的影响,扩大题材内容,促使诗歌朝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川》,《滕王阁》;杨炯的《从军行》;卢照邻的《长安古意》,骆宾王的《在狱咏蝉》等代表作,对齐梁以来的形式主义诗风有所革新,为盛唐诗歌百花争艳局面的出现创造了良好的予备氛围和条件,他们是盛唐诗歌的前駆。
初唐四杰是指中国唐代初年,文学家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的合称,简称“王杨卢骆。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这四个人几乎把唐时的内容写了一个遍,就拿王勃的《滕王阁序》从朝廷到市井,亭台楼阁的描述,自己理想报负,山水风景等方方面面表达的淋漓尽致,后来的诗人有多少是以滕王阁序为启发的,评论这几个的贡献,举个简单的例子!就像流行乐时的四大天王,中国功夫电影中的李小龙。他们的贡献就是开创了那个时代的唐诗风格,让后来人知道,哦!唐诗原来是这样的或者说原来可以还这样玩又或者已经成了他们的粉丝影响了后来人的创作风格!
他们共同反对上官体的纤微雕刻、绮错婉媚,提倡刚健骨气,成为初唐诗歌准备时期的一股新生力量。而四个人的创作个性又有所不同,其中,卢照邻、骆宾王长于歌行,王勃、杨炯长于律涛。“四杰”作诗,重视抒发一己情怀,作不平之鸣。在诗中开始出现了一种壮大的气势和慷慨悲凉的感人力量,在古体和歌行中表现得尤为充分。他们有变革文风的自觉意识,反对纤巧绮靡,提倡刚健骨气,在诗歌的题材、风格、形式上都有新的开拓和贡献。
初唐四杰是文学家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的合称,简称“王杨卢骆”。四杰的名号,主要指骈文和赋而言。后来因为他们在诗史上初唐这个关键节点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就在诗的成就上指代他们。关于初唐四杰的贡献和他们的作品,其实在唐朝一直都是有争论的。这个争论,最后在杜甫的一系列作为文学评价的绝句中直接给出了定论:戏为六绝句 杜甫其二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其三纵使卢王操翰墨,劣于汉魏近风骚。龙文虎脊皆君驭,历块过都见尔曹。我们大概看看什么意思。绝句其二:四杰当时的文章,被人们取笑轻薄,现在取笑的人都灰飞烟灭了,四杰的诗词却万古流传。绝句其三:四杰的诗,像《诗经》《楚辞》,不如汉魏古风,但是他们就像那千里马纵横驰骋,不像你们这些玩意儿一跑长途就废。这个评价就相当高,后世对四杰的评价也就基本以杜甫为定论。王杨卢骆是否当得起得这么高的评价?唐诗者,以唐为尊也。可是我们都知道,诗也是一路发展上来的,不可能从《诗经》质朴的四言小诗突飞猛进到李白的江河万里,杜甫的忧国忧民。这其中经历了无数诗人的努力和漫长的文体改革,才造就了唐诗的辉煌。而以玄学为指导思想,不思进取的南朝,盛行齐梁体,题材狭隘,以艳诗为主,工于辞藻,靡丽颓废。经历了隋朝一统后北方文化的入主,天下文人认识到这种诗歌风格很有问题。诗的改革被推动了。一种是形式上的改革,进入高层,通过宫廷诗人(上官仪,上官婉儿,沈佺期,宋之问,杜审言),从宫体诗走出格律的路线,形成近体诗。齐梁体在平仄声韵上的完成上起了推动的作用。第二种就是内容上的改革。代表就是陈子昂和初唐四杰,这种内容上的批判实际上在隋朝大儒王通时期就开始了。王通是王勃的祖父,南北朝时期唯一宗师级别的儒家经学家,反对沉沦靡丽的诗风是经世致用的儒家天生的责任。所以对齐梁体内容的批判也是一脉相承的。在初唐所有反对齐梁体的诗人中,四杰的批判是最猛烈的。但是,四杰自己的诗赋风格却是齐梁体味道很重。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学的就是这个,即便认识到不好,开始反对,却脱不了这个格局。比如王勃的盛名之作《滕王阁序》,就是骈文。又比如卢照邻的诗:曲池荷浮香绕曲岸,圆影覆华池。常恐秋风早,飘零君不知。前两句精美细致的写景,不就是六朝遗风?后两句尽显女儿态了,正是齐梁体的味道。四杰也许是认识到了问题,但是自己未必改得过来。另外有一点可能,四杰对齐梁体猛烈的批判,源于上层文风正确论。从隋朝到初唐的高层文人,反对甚至鄙夷齐梁体的文风。比如礼部侍郎裴行俭,他们掌握了初唐不成熟的科举制度的金钥匙,举荐你,说你行就行。所以“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青年文人迎合上层,怒批旧朝遗风属于风向正确。初唐四杰也都这样。王勃的《上裴侍郎书》,不仅把南朝齐梁体说得一文不值,还波及到曹植,甚至汉魏的诗,显示出自己对齐梁体的深恶痛绝,但王勃自己写的诗,大多是带有南朝诗风。我们从现在的眼光来看,初唐四杰对齐梁体的猛烈批判其实有些过,齐梁体为格律体的产生提供了平仄,韵律,对仗各方面的准备,也让诗词的句子更加优美,唯内容空洞,需要改造。我前面讲过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就是用齐梁体讲了一个厚重的时空主题,才被闻一多先生称为“宫体诗的救赎”。相对于初唐四杰的完全批判,扭转这种矫枉过正风气的是初唐复古派旗手陈子昂。陈子昂就不说了,会跑题。基本上初唐四杰对唐诗的发展贡献便是对南朝齐梁体的猛烈批判,为后来诗人对诗的内容改革提供了一个正确的方向。虽然从文艺批判的角度来说有点过,但是对盛唐意象昂扬的诗风是有启发性贡献的。一家之言,欢迎评论。喜欢请点关注,谢谢。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淘淘

淘淘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淘淘近期发表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