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10首写竹的唐诗中就有3首是杜甫的,对此你怎么看?诗人为何钟情“花中四君子”?

有人说10首写竹的唐诗中就有3首是杜甫的,对此你怎么看?诗人为何钟情“花中四君子”?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不知是如何统计的?从影响力来说,中国古代写竹的胜手无过郑板桥。而杜甫对于竹,写了很多,除了竹的岁寒三友的特质,大概与他成都草堂的居处有关,在这里居住了许久,每日见竹。杜甫也不总是赞扬竹子,要看场合和心情,有时相反,因此,写出了“恶竹应须斩万杆”的诗句。
何为君子?君子:对统治者和贵族男子的通称;对别人的尊称;古代指地位高的人,后来指人格高尚的人。 现在大家理解的“君子”,多为最后一种解释:人格高尚的人。 那么,何为花中四君子?即中国古诗文中常提到的梅、兰、竹、菊。 其中,梅:剪雪裁冰,一身傲骨,迎寒而开、傲霜斗雪,是坚韧不拔的人格的象征。兰,一则花朵色淡香清,二则多生于幽僻之处,与世无争,故常被看作是谦谦君子的象征。竹,也经冬不凋,且自成美景,它刚直、谦逊,不亢不卑,潇洒处世,常被看作不同流俗的高雅之士的象征。菊,它不仅清丽淡雅、芳香袭人,还艳于百花凋后,不与群芳争列,故历来被用来象征恬然自处、傲然不屈的高尚品格。 世人多喜欢君子,也多喜欢与君子相似的事物。文人诗客尤甚,所以,文章中多写所喜。
其实不是这样,是你自己关注四君子形成的错觉。古人诗中写桃花柳花的篇章远比那些多出许多。只是杜甫写桃花的诗就比写四君子的诗加起来还要多
也不尽然,写竹的古人很多,只是大家看到的杜甫的比较多而已,在历史长河中,有才能和学问的人非常多,只是有些就出现在了后人面前,有些就被历史淹没了。
笔下或喜花中君子,手里多是君子周边花
“花中四君子”,每一种都有其让人学习的优良品格,代表着4种不同的节操。诗人们一生经历多数坎坷,也喜欢以其自喻来表达自己的意志,个人觉得诗人钟情“花中四君子”也是诗人对自己的一种劝慰~
其实不仅是杜甫,但凡受古典文学熏陶的,对于“岁寒三友”、“花中四君子”都会有所偏爱。只是各人最爱的植物略有不同而已,比如宋代诗人林逋,就非常喜欢梅树,他隐居杭州孤山时,曾植梅养鹤,自谓“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人称“梅妻鹤子”。而杜甫,他也喜欢花草树木,平生寓居之处,总要在住所周围栽种树木。他栽过之树种,有松、桃、李、梅、柳等等,然而他最为喜欢的还是竹子。他自己说过:“平生憩息地,必种数竿竹。”《客堂》他在诗中说种“数竿珠”,其实是虚词,真实的情况是,他光是居住在成都草堂期间,就种了一百亩竹子,因为他在《杜鹃》这首诗里说过:“有竹一顷馀”,而古代一顷等于一百亩。他在客居川北的日子里,他打发弟弟杜占回草堂料理家务,其中一项工作,就是让弟弟补种竹子,在《舍弟占归草堂检校聊示此诗》曾记录此事,其诗云:“东林竹影薄,腊月更须栽。”可见他对竹林是何等的看重。他在自己的诗中多次表达爱竹之情,《寄题江外草堂》诗云:“嗜酒爱风竹,卜居必林泉。”《徐九少尹见过》诗云:“赏静怜云竹,忘归步月台。”《将别巫峡》诗云:“苔竹素所好,萍蓬无定居。”《春日江村五首》诗云:“种竹交加翠,栽桃烂熳红。”《题郑县亭子》诗云:“更欲题诗满青竹,晚来幽独恐伤神。”除了表达爱竹,还流露出想筑屋于竹林之中的想法。如《示侄佐》诗云:“自闻茅屋趣,只想竹林眠。”又如《奉陪郑驸马韦曲二首》诗云:“何时占丛竹,头戴小乌巾。”以上这两首,都是他青年时期写的。后来他人到中年,漂泊到成都,筑草堂植茂竹,才得以实现了这个夙愿。他除了表达对竹的喜爱,亦用各种语言去赞美竹子。其《营屋》诗云:“我有阴江竹,能令朱夏寒。阴通积水内,高入浮云端。甚疑鬼物凭,不顾翦伐残。东偏若面势,户牖永可安。爱惜已六载,兹晨去千竿。萧萧见白日,汹汹开奔湍。度堂匪华丽,养拙异考槃。草茅虽薙葺,衰疾方少宽。洗然顺所适,此足代加餐。寂无斤斧响,庶遂憩息欢。”竹林平常呈现给我们的景象是清幽、秀静的,而这首诗写出了竹林的宏大气象,也赞美了炎夏生凉的功能。他也用细腻的笔触去描摹竹子的姿态,如《堂成》诗云:“桤林碍日吟风叶,笼竹和烟滴露梢。”又如《狂夫》诗云:“风含翠筱娟娟静,雨裛红蕖冉冉香。”又如《遣闷奉呈严公二十韵》诗云:“竹皮寒旧翠,椒实雨新红。”他还曾在竹林中招待过客人,如《严公仲夏枉驾草堂》诗云:“竹里行厨洗玉盘,花边立马簇金鞍。”如《又送》诗云:“双峰寂寂对春台,万竹青青照客杯。”不仅如此,他就连手杖也是竹子做的,其《寒雨朝行视园树》诗云:“衰颜更觅藜床坐,缓步仍须竹杖扶。”有朋友送他两支桃竹杖,他也喜出望外的写进诗里:“杖兮杖兮,尔之生也甚正直,慎勿见水踊跃学变化为龙!”他还曾在竹竿上题诗,把生活感受写在上面。如《送窦九归成都》诗云:“我有浣花竹,题诗须一行。”就连写马,也要用竹子作为形容词,如《房兵曹胡马诗》诗云:“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以上的诗歌足以证明,杜甫的一生,无论是现实生活,还是诗歌创作,都与竹子密不可分。他对竹子是爱得如此深沉,如此执着,如此入微。我想正是因为竹子身上被人们赋予了高贵品格,杜甫把竹子当做他的精神寄托,与竹子这种自然之物有着心性上的共鸣,就跟林逋以梅为妻一个道理,而梅与竹,都是“岁寒三友”之一。而在唐诗之中,的确也没有人,在写竹的数量上,超过杜甫。也没人在其诗中,如此频繁、细致地描写和赞美竹子,所以才有人说“10首写竹的唐诗中就有3首是杜甫的”。所以,在唐诗中,要找出一个写竹的代表性诗人,非杜甫不可。
“花中四君子”,每一种都有其让人学习的优良品格,代表着4种不同的节操。诗人们一生经历多数坎坷,也喜欢以其自喻来表达自己的意志,个人觉得诗人钟情“花中四君子”也是诗人对自己的一种劝慰~
其实不仅是杜甫,但凡受古典文学熏陶的,对于“岁寒三友”、“花中四君子”都会有所偏爱。只是各人最爱的植物略有不同而已,比如宋代诗人林逋,就非常喜欢梅树,他隐居杭州孤山时,曾植梅养鹤,自谓“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人称“梅妻鹤子”。而杜甫,他也喜欢花草树木,平生寓居之处,总要在住所周围栽种树木。他栽过之树种,有松、桃、李、梅、柳等等,然而他最为喜欢的还是竹子。他自己说过:“平生憩息地,必种数竿竹。”《客堂》他在诗中说种“数竿珠”,其实是虚词,真实的情况是,他光是居住在成都草堂期间,就种了一百亩竹子,因为他在《杜鹃》这首诗里说过:“有竹一顷馀”,而古代一顷等于一百亩。他在客居川北的日子里,他打发弟弟杜占回草堂料理家务,其中一项工作,就是让弟弟补种竹子,在《舍弟占归草堂检校聊示此诗》曾记录此事,其诗云:“东林竹影薄,腊月更须栽。”可见他对竹林是何等的看重。他在自己的诗中多次表达爱竹之情,《寄题江外草堂》诗云:“嗜酒爱风竹,卜居必林泉。”《徐九少尹见过》诗云:“赏静怜云竹,忘归步月台。”《将别巫峡》诗云:“苔竹素所好,萍蓬无定居。”《春日江村五首》诗云:“种竹交加翠,栽桃烂熳红。”《题郑县亭子》诗云:“更欲题诗满青竹,晚来幽独恐伤神。”除了表达爱竹,还流露出想筑屋于竹林之中的想法。如《示侄佐》诗云:“自闻茅屋趣,只想竹林眠。”又如《奉陪郑驸马韦曲二首》诗云:“何时占丛竹,头戴小乌巾。”以上这两首,都是他青年时期写的。后来他人到中年,漂泊到成都,筑草堂植茂竹,才得以实现了这个夙愿。他除了表达对竹的喜爱,亦用各种语言去赞美竹子。其《营屋》诗云:“我有阴江竹,能令朱夏寒。阴通积水内,高入浮云端。甚疑鬼物凭,不顾翦伐残。东偏若面势,户牖永可安。爱惜已六载,兹晨去千竿。萧萧见白日,汹汹开奔湍。度堂匪华丽,养拙异考槃。草茅虽薙葺,衰疾方少宽。洗然顺所适,此足代加餐。寂无斤斧响,庶遂憩息欢。”竹林平常呈现给我们的景象是清幽、秀静的,而这首诗写出了竹林的宏大气象,也赞美了炎夏生凉的功能。他也用细腻的笔触去描摹竹子的姿态,如《堂成》诗云:“桤林碍日吟风叶,笼竹和烟滴露梢。”又如《狂夫》诗云:“风含翠筱娟娟静,雨裛红蕖冉冉香。”又如《遣闷奉呈严公二十韵》诗云:“竹皮寒旧翠,椒实雨新红。”他还曾在竹林中招待过客人,如《严公仲夏枉驾草堂》诗云:“竹里行厨洗玉盘,花边立马簇金鞍。”如《又送》诗云:“双峰寂寂对春台,万竹青青照客杯。”不仅如此,他就连手杖也是竹子做的,其《寒雨朝行视园树》诗云:“衰颜更觅藜床坐,缓步仍须竹杖扶。”有朋友送他两支桃竹杖,他也喜出望外的写进诗里:“杖兮杖兮,尔之生也甚正直,慎勿见水踊跃学变化为龙!”他还曾在竹竿上题诗,把生活感受写在上面。如《送窦九归成都》诗云:“我有浣花竹,题诗须一行。”就连写马,也要用竹子作为形容词,如《房兵曹胡马诗》诗云:“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以上的诗歌足以证明,杜甫的一生,无论是现实生活,还是诗歌创作,都与竹子密不可分。他对竹子是爱得如此深沉,如此执着,如此入微。我想正是因为竹子身上被人们赋予了高贵品格,杜甫把竹子当做他的精神寄托,与竹子这种自然之物有着心性上的共鸣,就跟林逋以梅为妻一个道理,而梅与竹,都是“岁寒三友”之一。而在唐诗之中,的确也没有人,在写竹的数量上,超过杜甫。也没人在其诗中,如此频繁、细致地描写和赞美竹子,所以才有人说“10首写竹的唐诗中就有3首是杜甫的”。所以,在唐诗中,要找出一个写竹的代表性诗人,非杜甫不可。
不知是如何统计的?从影响力来说,中国古代写竹的胜手无过郑板桥。而杜甫对于竹,写了很多,除了竹的岁寒三友的特质,大概与他成都草堂的居处有关,在这里居住了许久,每日见竹。杜甫也不总是赞扬竹子,要看场合和心情,有时相反,因此,写出了“恶竹应须斩万杆”的诗句。
何为君子?君子:对统治者和贵族男子的通称;对别人的尊称;古代指地位高的人,后来指人格高尚的人。 现在大家理解的“君子”,多为最后一种解释:人格高尚的人。 那么,何为花中四君子?即中国古诗文中常提到的梅、兰、竹、菊。 其中,梅:剪雪裁冰,一身傲骨,迎寒而开、傲霜斗雪,是坚韧不拔的人格的象征。兰,一则花朵色淡香清,二则多生于幽僻之处,与世无争,故常被看作是谦谦君子的象征。竹,也经冬不凋,且自成美景,它刚直、谦逊,不亢不卑,潇洒处世,常被看作不同流俗的高雅之士的象征。菊,它不仅清丽淡雅、芳香袭人,还艳于百花凋后,不与群芳争列,故历来被用来象征恬然自处、傲然不屈的高尚品格。 世人多喜欢君子,也多喜欢与君子相似的事物。文人诗客尤甚,所以,文章中多写所喜。
也不尽然,写竹的古人很多,只是大家看到的杜甫的比较多而已,在历史长河中,有才能和学问的人非常多,只是有些就出现在了后人面前,有些就被历史淹没了。
笔下或喜花中君子,手里多是君子周边花
其实不是这样,是你自己关注四君子形成的错觉。古人诗中写桃花柳花的篇章远比那些多出许多。只是杜甫写桃花的诗就比写四君子的诗加起来还要多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红茶两只老虎

红茶两只老虎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