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唐诗多潇洒奔放,宋词多清丽婉转?

为什么唐诗多潇洒奔放,宋词多清丽婉转?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第诗庄词媚。占据着很大因素。第二,唐代一洗旖旎风色,变为飘逸。一旦某种文风形成之后,会在一个时间段流行很久。就比如现在的老干体,花柳派。第三,唐人比较崇尚个人自由,这一点和汉魏风骨,有着不谋而合的相似,却又有一点魏晋风流的意思。唐人二者兼有,而又无一能至。第四宋人矫揉造作,这个和宋代一朝文风有关。第五,赵匡胤抑武扬文,那些士大夫绝对的每天柳暗花明,寻欢作乐。第六,一个时代的文学作品直接反映出当时的社会处于一种什么状态。三国时代窦武穷兵,魏晋时代的风流狂放,南北朝旖旎成风。唐代不过是一个集成的时代,宋代又死灰复燃的讴歌旖旎风光,自金人南下以后,一变旖旎为清劲。再后来元代把鄙里不堪的元曲搬上文学舞台,明代又把不入流的小说大放异彩,清代把四六文,八股文捧得好好在上,民国一变古人的东西,变成了白话文,这恐怕是中国历史最失败的一次文化革新,在建国后,讴歌颂扬,一直是文学和文艺领域的主流,没有实质性的东西。除了喊喊口号,吹吹一一一牛一一无是处。从这些文学作品就知道全民处于一个什么状态了。第七,主流文化代表了大格局,其他非主流,要么是天才,有超凡能力,一鸣惊人。要么肯定会被当时主流文化的人挤兑死。
唐诗当然不都是潇洒奔放,宋词也不都是清丽婉转。清丽婉转的唐诗比如:《重过圣女祠》李商隐白石岩扉碧藓滋,上清沦谪得归迟。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萼绿华来无定所,杜兰香去未移时。玉郎会此通仙籍,忆向天阶问紫芝。潇洒奔放的宋词比如:《念奴娇·过洞庭》张孝祥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著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应念岭海经年,孤光自照,肝肺皆冰雪。短发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浪空阔。尽吸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笑,不知今夕何夕。但总体来说,这个说法和一般人的普遍认知也偏差不大。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印象呢?我猜有以下两个原因。一、体裁原因。词的体裁天生就容易写得婉约细腻——不是说词就不能写成豪放派的,而是说写婉约派更容易些。所以对于全体宋词来说,婉约类型的自然占了多数。所谓“诗庄词媚”是也。二、时代原因。隋唐之前是南北朝,南朝的诗风清丽婉转,文字精巧,北朝因为大多由游牧民族建立,带来了一股粗犷的风气,外向奔放。大统一之后,南北风气融合,使得唐诗一方面继承了南朝的文字技巧,一方面也吸收了北朝的豪迈之风。因此盛唐时代的风气,在整个中国历史上都是比较特殊的,带有一种自信,豪迈,向上的精神。后人发明了“盛唐气象”这个词来形容这种精神。举个例子,历朝历代边塞诗,大多是感叹戍边的辛苦,战争的残酷。唐代当然也有这样的诗,但也有相当一部分边塞诗(以盛唐时候为多)是希图建功立业,求取功名的。由此可见风气的不同。(例如,王维的《少年行》四首:(其二)汉家君臣欢宴终,高议云台论战功。天子临轩赐侯印,将军佩出明光宫。(其三)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这正应了一句话: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人是极其感性的,一个人的主观性很容易受外界影响,而大局观和整体性的观感更容易因大环境而发生变化。唐与宋两个朝代的本质差别,正是唐诗宋词差异的主要原因。回归文首的那句话,更确切的应该是“地有多大产,人有多大胆”。大唐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盛世,国力强盛,万国朝宗,各种新奇的事物和人都在这个时代汇聚,空前的物质与文化繁荣,让大唐子民从出生之日起就充满了自豪感,这种自豪感直接引导了他们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以及善于发现美的个性,因此在文作上处处显露出自信、豪放、清爽自然之风。反之,两宋诞生于终年战乱的乱世,即使在大宋的庇佑下,百姓也是战战兢兢的过日子,生怕一个不小心,辽、金、蒙古,甚至西夏、南诏等国便会一举灭了宋。于是宋人谨慎、委婉之风便成为主流,而宋人崇尚文,轻视武,更是助燃了这种氛围。也正是国力和氛围的总体影响,唐诗多华丽、豪放、潇洒,而宋词也是婉约、秀气、清新。
说到唐诗和宋词的风格气象区别,有必要代入当初的年代背景中,我们说诗盛于唐,不仅是因为士大夫和文人必点的技能树。还因为唐朝拥有强硬统一的政权,给民众带来极大的民族自信心。所以其诗中气象多趋于潇洒奔放,而宋词最初则为“诗余”,宴饮唱酬之作,以供歌妓传唱。终宋一朝,重文轻武,重经济轻国防。造成了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象。所以其词中多婉约哀吟之作。
一个时代的文艺特点与这个国家某个朝代的政治背景不无关系。唐代国力强盛,经常是开疆扩土,南征北战,动不动就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禄江,大丈夫力拔盖世,整个中原文化都笼罩在这种气壮山河之中。这些历史背景对唐代诗人及其他们的作品不能没有影响。到了宋朝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宋朝前面经过一段战乱岁月,期间云燕十六州还丢了。北宋时期跟辽国打完跟金国打,最后两个皇帝被金人掳走,成为靖康之耻。南宋偏安一隅,苦撑到蒙古人灭了金国,最后还是被蒙古人追到天涯海角给灭了。这一时代的文人和这个国家一样饱受苦难。你想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时代音调?!!!!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熟读唐诗、宋词的人都知道,确实唐诗多潇洒奔放,宋词多清丽婉转。虽然唐诗也有婉转之词,代表人物比如李商隐、元稹,还有大量的闺怨诗,但是你知道唐朝的边塞诗有多少吗?3000多首,惊人的数字。宋词也有豪放派代表人物,比如苏轼、辛弃疾……“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也是让人热血沸腾。但是李清照、柳永、秦观、欧阳修……等婉约派,数不胜数……言归正传。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本人不才,只讲一点。唐朝重武轻文,宋朝重文抑武。唐朝上接魏晋南北朝、隋朝,在这乱世里莺歌燕舞、奢靡浮夸之风盛行,加上常有外族侵扰,不堪一击,整个唐朝从上到下对前朝极力反思,作为唐诗的开拓者“初唐四杰”以及陈子昂、张九龄等都极力扭转柔弱、奢靡文风,主张文以致用,加之从官到民,尚武之风盛行,唐诗怎能不潇洒奔放?而宋朝恰恰相反,宋朝上接五代十六国,这些朝代皇帝一般都是武将出身,割据一方,残忍暴虐,宋太祖赵匡胤正是看到这一点“杯酒释兵权”,全力压制武人权力,大力提高文人地位,并立下誓约,不杀士大夫和谏官,所以宋朝是中国古代文人最好的时代,而且李商隐对宋朝前期的文风影响很大,当时模仿李商隐成风,加上宋词独特的艺术魅力,清丽婉转似乎是宋词的天性。然而历史似乎总在给你开玩笑,唐朝重武轻文,却毁在了武人安禄山手里,宋朝重文轻武,却因为秦桧等文人的拙劣表现,失去了收复北方失地的最好机会。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这正应了一句话: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人是极其感性的,一个人的主观性很容易受外界影响,而大局观和整体性的观感更容易因大环境而发生变化。唐与宋两个朝代的本质差别,正是唐诗宋词差异的主要原因。回归文首的那句话,更确切的应该是“地有多大产,人有多大胆”。大唐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盛世,国力强盛,万国朝宗,各种新奇的事物和人都在这个时代汇聚,空前的物质与文化繁荣,让大唐子民从出生之日起就充满了自豪感,这种自豪感直接引导了他们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以及善于发现美的个性,因此在文作上处处显露出自信、豪放、清爽自然之风。反之,两宋诞生于终年战乱的乱世,即使在大宋的庇佑下,百姓也是战战兢兢的过日子,生怕一个不小心,辽、金、蒙古,甚至西夏、南诏等国便会一举灭了宋。于是宋人谨慎、委婉之风便成为主流,而宋人崇尚文,轻视武,更是助燃了这种氛围。也正是国力和氛围的总体影响,唐诗多华丽、豪放、潇洒,而宋词也是婉约、秀气、清新。
这么问问题,会坑死人。说唐诗多潇洒奔放是认为唐诗人只有一个李白么?宋词多清丽婉转是只知道李清照和秦观么?不懂诗词好歹请把问题改成「唐诗和宋词各自的特点」不行么。以偏概全基本就等于不懂装懂了。下面说说正题,唐诗的演流基本上可以分为「初唐」「盛唐」「中唐」「晚唐」。初唐之争丨「妖艳贱货」和「白莲花」初唐时期的唐诗有两个流向。一种是所谓的「皇家诗人」、「宫廷诗人」。顾名思义,这些人写的大多都是歌功颂德,讲究形式。这部分的诗对近体诗的体裁定型有一定的作用,但是对内容上是没有什么新意和贡献的。另一波流向则是由初唐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和陈子昂提倡的「诗言志」。这时候的唐诗风气对冲则是在「绮错婉媚」和「汉魏风骨」,说白了就是「妖艳贱货」和「白莲花」之争。盛唐中唐丨各擅胜场开元、天宝间,则有李翰林之飘逸,读杜工部之沉郁,孟襄阳之清雅,王右丞之精致,储光羲之真率,王昌龄之声俊,高适、岑参之悲壮,李颀、常建之超凡,此盛唐之盛者也。《唐诗品汇》很明显,盛唐时,诗的风格是百花齐放的。风格有飘逸、沉郁、悲壮等;诗的题材有田园、边塞、宫廷等等。唐诗品汇说的算比较适题,也就不啰嗦了。盛唐时期,是百家争鸣,万秀共辉的时代,其体裁,风格,题材等等,都是丰茂繁华的。而后中唐也有白居易,李贺等风格各异的顶尖诗人,其风格或通达或诡谲。晚唐绮丽丨小李杜双秀篇幅有限,晚唐就谈谈小李杜(杜牧、李商隐)。杜牧的风格偏于俊秀,清丽。李商隐的风格则比较能代表晚唐整体的诗风,即绮丽伤感。其中有一部分作品大约是怕被带走喝茶,便写的比较隐晦,比如「无题」的系列从面世以后,除了作者怕是无人能全注了。看看,唐诗经过这么多时期的流变,是用多潇洒奔放能通而括之的吗?同理,宋词也是,就举几个出名的如苏轼,辛弃疾等他们的风格也不是清丽婉约吧?姜夔也不是吧?刘克庄也不是吧?宋词早期多为侧艳小词,这时期可以勉勉强强说婉转,但是风格清丽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现在的人大多都是认标签,唐朝就贴一个李白,说潇洒奔放。宋词就贴一个李清照,秦观,说清丽婉转。请用点脑子,稍微思考一下。有湖南人会认为这个世界放辣椒的菜就是湘菜的吗?
唐诗多潇洒奔放,宋词多清丽婉转。我认为主要可从两种文学体裁的不同以及它们产生的历史来考察。首先,内容上看,诗言志,词言情。即诗歌多表达诗人的抱负、建功立业的豪情,或是游子思乡等心绪。而词作为诗之餘,最初从五代花间就是以女性、离愁别恨等为主要描写内容,直到苏轼,将词扩大到写“大江东去”,“老夫聊发少年狂”,才真正做到“以诗为词”。其次,篇幅上看。唐诗多比早期的宋词字数多,篇幅长,承载的内容更丰富。尤其是唐诗中有律诗、乐府体、歌行体等,甚至还有一些古诗不限字数,这也就使唐诗易于表达更深刻的内容,可忧国,可忧民,可咏史,可咏怀。而词最初是小令,字数极为有限,只能表达一些日常生活的内容,这样也使词在艺术表达和艺术风格上要显得清丽婉转。
唐诗当然不都是潇洒奔放,宋词也不都是清丽婉转。清丽婉转的唐诗比如:《重过圣女祠》李商隐白石岩扉碧藓滋,上清沦谪得归迟。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萼绿华来无定所,杜兰香去未移时。玉郎会此通仙籍,忆向天阶问紫芝。潇洒奔放的宋词比如:《念奴娇·过洞庭》张孝祥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著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应念岭海经年,孤光自照,肝肺皆冰雪。短发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浪空阔。尽吸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笑,不知今夕何夕。但总体来说,这个说法和一般人的普遍认知也偏差不大。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印象呢?我猜有以下两个原因。一、体裁原因。词的体裁天生就容易写得婉约细腻——不是说词就不能写成豪放派的,而是说写婉约派更容易些。所以对于全体宋词来说,婉约类型的自然占了多数。所谓“诗庄词媚”是也。二、时代原因。隋唐之前是南北朝,南朝的诗风清丽婉转,文字精巧,北朝因为大多由游牧民族建立,带来了一股粗犷的风气,外向奔放。大统一之后,南北风气融合,使得唐诗一方面继承了南朝的文字技巧,一方面也吸收了北朝的豪迈之风。因此盛唐时代的风气,在整个中国历史上都是比较特殊的,带有一种自信,豪迈,向上的精神。后人发明了“盛唐气象”这个词来形容这种精神。举个例子,历朝历代边塞诗,大多是感叹戍边的辛苦,战争的残酷。唐代当然也有这样的诗,但也有相当一部分边塞诗(以盛唐时候为多)是希图建功立业,求取功名的。由此可见风气的不同。(例如,王维的《少年行》四首:(其二)汉家君臣欢宴终,高议云台论战功。天子临轩赐侯印,将军佩出明光宫。(其三)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说到唐诗和宋词的风格气象区别,有必要代入当初的年代背景中,我们说诗盛于唐,不仅是因为士大夫和文人必点的技能树。还因为唐朝拥有强硬统一的政权,给民众带来极大的民族自信心。所以其诗中气象多趋于潇洒奔放,而宋词最初则为“诗余”,宴饮唱酬之作,以供歌妓传唱。终宋一朝,重文轻武,重经济轻国防。造成了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象。所以其词中多婉约哀吟之作。
唐诗多潇洒奔放,宋词多清丽婉转。我认为主要可从两种文学体裁的不同以及它们产生的历史来考察。首先,内容上看,诗言志,词言情。即诗歌多表达诗人的抱负、建功立业的豪情,或是游子思乡等心绪。而词作为诗之餘,最初从五代花间就是以女性、离愁别恨等为主要描写内容,直到苏轼,将词扩大到写“大江东去”,“老夫聊发少年狂”,才真正做到“以诗为词”。其次,篇幅上看。唐诗多比早期的宋词字数多,篇幅长,承载的内容更丰富。尤其是唐诗中有律诗、乐府体、歌行体等,甚至还有一些古诗不限字数,这也就使唐诗易于表达更深刻的内容,可忧国,可忧民,可咏史,可咏怀。而词最初是小令,字数极为有限,只能表达一些日常生活的内容,这样也使词在艺术表达和艺术风格上要显得清丽婉转。
一个时代的文艺特点与这个国家某个朝代的政治背景不无关系。唐代国力强盛,经常是开疆扩土,南征北战,动不动就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禄江,大丈夫力拔盖世,整个中原文化都笼罩在这种气壮山河之中。这些历史背景对唐代诗人及其他们的作品不能没有影响。到了宋朝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宋朝前面经过一段战乱岁月,期间云燕十六州还丢了。北宋时期跟辽国打完跟金国打,最后两个皇帝被金人掳走,成为靖康之耻。南宋偏安一隅,苦撑到蒙古人灭了金国,最后还是被蒙古人追到天涯海角给灭了。这一时代的文人和这个国家一样饱受苦难。你想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时代音调?!!!!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第诗庄词媚。占据着很大因素。第二,唐代一洗旖旎风色,变为飘逸。一旦某种文风形成之后,会在一个时间段流行很久。就比如现在的老干体,花柳派。第三,唐人比较崇尚个人自由,这一点和汉魏风骨,有着不谋而合的相似,却又有一点魏晋风流的意思。唐人二者兼有,而又无一能至。第四宋人矫揉造作,这个和宋代一朝文风有关。第五,赵匡胤抑武扬文,那些士大夫绝对的每天柳暗花明,寻欢作乐。第六,一个时代的文学作品直接反映出当时的社会处于一种什么状态。三国时代窦武穷兵,魏晋时代的风流狂放,南北朝旖旎成风。唐代不过是一个集成的时代,宋代又死灰复燃的讴歌旖旎风光,自金人南下以后,一变旖旎为清劲。再后来元代把鄙里不堪的元曲搬上文学舞台,明代又把不入流的小说大放异彩,清代把四六文,八股文捧得好好在上,民国一变古人的东西,变成了白话文,这恐怕是中国历史最失败的一次文化革新,在建国后,讴歌颂扬,一直是文学和文艺领域的主流,没有实质性的东西。除了喊喊口号,吹吹一一一牛一一无是处。从这些文学作品就知道全民处于一个什么状态了。第七,主流文化代表了大格局,其他非主流,要么是天才,有超凡能力,一鸣惊人。要么肯定会被当时主流文化的人挤兑死。
熟读唐诗、宋词的人都知道,确实唐诗多潇洒奔放,宋词多清丽婉转。虽然唐诗也有婉转之词,代表人物比如李商隐、元稹,还有大量的闺怨诗,但是你知道唐朝的边塞诗有多少吗?3000多首,惊人的数字。宋词也有豪放派代表人物,比如苏轼、辛弃疾……“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也是让人热血沸腾。但是李清照、柳永、秦观、欧阳修……等婉约派,数不胜数……言归正传。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本人不才,只讲一点。唐朝重武轻文,宋朝重文抑武。唐朝上接魏晋南北朝、隋朝,在这乱世里莺歌燕舞、奢靡浮夸之风盛行,加上常有外族侵扰,不堪一击,整个唐朝从上到下对前朝极力反思,作为唐诗的开拓者“初唐四杰”以及陈子昂、张九龄等都极力扭转柔弱、奢靡文风,主张文以致用,加之从官到民,尚武之风盛行,唐诗怎能不潇洒奔放?而宋朝恰恰相反,宋朝上接五代十六国,这些朝代皇帝一般都是武将出身,割据一方,残忍暴虐,宋太祖赵匡胤正是看到这一点“杯酒释兵权”,全力压制武人权力,大力提高文人地位,并立下誓约,不杀士大夫和谏官,所以宋朝是中国古代文人最好的时代,而且李商隐对宋朝前期的文风影响很大,当时模仿李商隐成风,加上宋词独特的艺术魅力,清丽婉转似乎是宋词的天性。然而历史似乎总在给你开玩笑,唐朝重武轻文,却毁在了武人安禄山手里,宋朝重文轻武,却因为秦桧等文人的拙劣表现,失去了收复北方失地的最好机会。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爱小在1212

爱小在1212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