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赏析王昌龄的唐诗名篇《长信秋词五首·金井梧桐秋叶黄》?

《长信秋词五首·其一》
唐朝·王昌龄
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
熏笼玉枕无颜色,卧听南宫清漏长。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谢邀。看到问题下已经有很多答案珠玉在前,我也就不再卖弄了。在这里分享一个和这首诗有关的段子,出自清朝吴趼人的《俏皮话》。鸦引经典飞禽中算野鸡的羽毛最华丽,也最悦目。因此野鸡也最爱自己的羽毛,常常向同类夸耀,鸟儿们也只好谦让。唯独乌鸦不服气,说:“你羽毛的多彩,怎及得上我的洁白?”野鸡嘲笑道:“别人嘴里还可以说这种话,像你满身漆黑,还自认为洁白。请问:什么颜色才算是黑色啊?”乌鸦说:“我这种说法并不是主观臆造,有诗做证明。唐诗有一句叫‘玉颜不及寒鸦色’。你想,玉是白的,尚且不及我,我的洁白可想而知了。”公冶长听见上述对话后叹道:“这强词夺理的畜生,偏偏会引经据典!”玉颜不及寒鸦色 出自长信怨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金炉玉枕无颜色,卧听南宫清漏长。奉帚平明金殿开,暂将团扇共裴回。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这首诗本来是借咏汉班婕妤而慨叹宫女失宠之怨,然而被用在这篇小寓言中,对当时的清庭讽刺得淋漓尽致,令人捧腹。这也算是古人对这首长信怨的延生和再创作了。
《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熏笼玉枕无颜色,卧听南宫清漏长。》,这是诗人王昌龄,对唐代深宫女子,疾怨宫庭孤寂凄清的不幸遭遇的真实写照。此诗仅四句就用“秋叶黄、夜来霜、无颜色”这些冷色的词句,巧妙隐而不露的刻划了宫女的寂寞心境。对寄物描写细致入微,构思独到,不言怨而怨自在。谢谢!
盛唐“七绝圣手”王昌龄的宫怨诗笔力高绝、独树一帜,《长信秋词五首》是他所作的一系列七绝组诗,以失宠宫人的落寞凄凉为骨、以细致入微的丰富文辞为肉,绘出一卷卷哀婉凄绝的深宫图景,全套组诗尤以第三首的“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最负盛名,题中所问,是组诗的第一首,全诗如下: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熏笼玉枕无颜色,卧听南宫清漏长。诗题来源于汉代“长信怨”,原为班婕妤被赵飞燕所不容,自请侍奉太后于长信宫,日渐恩稀得名。“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南梁时费昶《行路难》有“唯闻哑哑城上乌,玉栏金井牵辘轳”之句,这样的暮秋,经过寥寥数笔寒冷空寂的背景渲染,读者则立时可以觉到有萧索清冷之气自纸上扑面而来。雕饰精致的井边附近,梧桐树叶已经黄了,枯叶之蝶,落寞之夜,华美的珠帘因为久无人来而长期垂着不曾掀开,而不掀开这帘子,又怎知夜里的冰霜更重了一层呢?李煜《浪淘沙》有“一任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之问,可见“珠帘不卷”是何等凄凉绝望的境地。“熏笼玉枕无颜色,卧听南宫清漏长”,熏笼丝丝缕缕漫出轻烟,枕头早凉,黯淡在时光里的容颜,青丝瞬间便能变为白发,皇帝不曾临幸,外人不曾来访,冗长的寒夜,只能听着南宫一声声更漏睁着眼睛等到天亮。“南宫”代指皇帝所住宫殿,南朝宋时鲍照《望孤石》有“啸歌清漏毕,徘徊朝景终”之句,失眠之人尤惧更漏之音。晚唐杜牧《阿房宫赋》里有一句令人唏嘘的话语,云“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设想三十六年,夜夜寂寞绝望,是多么痛入骨髓的凄凉!明末清初文学家邢昉在《唐风定》里评价此诗言“一片神工,非从锻炼而成”,认为王昌龄宫怨诗的成功不是刻意锻炼雕琢成的,而是神工鬼斧,意韵天成之笔。不论前人之诗如何精妙,生活在当下的我们不得不慨叹,千百年前紧闭深宫的寒寂,如今终于再无人去体验了。
↑↑ 关注【文学名句】温暖情怀的文学,动人心坎的名句 → 记得点赞 ←你喜欢王昌龄哪些古诗词?留言说一说。《长信秋词五首·其一》唐朝·王昌龄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熏笼玉枕无颜色,卧听南宫清漏长。这里选的《长信秋词》五首之一、之三,被《乐府诗集》收录,编在《相和歌辞·楚调曲》中,题为《长信怨》,写班婕妤失宠后幽居长信宫的悲愁。金井,有金彩涂饰的井栏,故名。诗词中常用它美称宫廷园林的井。这里,它暗示特定的环境——长信宫。秋天悄悄地降临了,长信宫前的梧桐叶已经枯黄,一片萧瑟的秋意。诗人的笔触由外而内。“珠帘不卷夜来霜”,这是一个语义不确定的句子。可以看成是一个有省略的因果复句:因为夜寒霜重,所以珠帘不卷。就字面看,还可以理解为:珠帘不能卷去秋霜的寒意。因为这种寒,是深藏于抒情主人公心灵深处的凄寒的内境,是驱不去、排遣不开的。诗人的笔再由室内而及床闱。熏笼,指用来熏香或烘干用的、有罩笼的炉子。熏名香、设玉枕,是为了等待君王。君王不来,不说玉颜失色,而说设以待寝的器物黯然失色。末句始点出人物情态——卧听。“听”什么?听觉所指,无非是皇帝幸临的南宫。漏,古代计时的器具。铜壶滴漏,那声音不会很大,西宫如何能听得见南宫的漏声?更何况南宫正笙歌聒耳,即有漏声,也非“清漏”。“欢娱嫌夜短”,南宫之“漏”,更不会有“长”的感觉。南宫歌吹西宫愁,这里,只能把它理解为卧听南宫歌吹的西宫愁怨之人用心灵所感觉到的漏声。“清”承“秋霜”,是长信宫的心理氛围;“寂寞恨更长”,“卧后清宵细细长”,“长”是失宠人所感受到的主观时间。“清漏长”三个字浸染了非常浓郁的感情色彩。全诗四句,三句写景,由远及近,由外而内;一句叙事,没有一个字正面抒写人物的心情。而那枯萎的梧叶,黯淡的玉枕、熏笼,寒侵玉骨的秋霜,细微、单调、绵长的更漏:目之所见,触之所及,耳之所闻的一切所暗示的潜信息,都指向一个韶华空逝,处境凄寒、无望中仍不甘寂寞的失宠者的内心世界。你喜欢王昌龄哪些古诗词?留言说一说。↓↓ 记得点赞,喜欢就分享和收藏 ↓↓
谢邀!长信秋词又作长信怨。长信,汉宫名。诗人王昌龄用深涵的笔墨,以景托情,描写一个被剥夺自由,青春幸福的少女,在凄凉冷寂的深宫,人单影只,卧听宫漏的孤寂生活,选取这位宫女悲惨一生中的一个不眠之夜对未来的迷茫苦闷及绝望。
谢悟空邀答:王昌龄的《长信秋词五首》是七言古风,每一首亦可称古绝句,其格律己接近近体七言诗绝句。金井梧桐秋叶黄是其一。金井梧桐秋叶黄,平仄平平平仄平,珠帘不卷夜来霜。平平仄仄仄平平。熏笼玉枕无颜色,平平仄仄平平仄,卧听南宫清露长。仄平平平平仄平。(平水韵)这是一首宫怨诗,情感深婉含蓄,意境寂寞凄凉。梧桐叶黄,秋夜冷霜。珠帘不卷是待来人,而来的只有夜霜。长夜漫漫无声息,听到的只有宫漏。寂寞空虚人憔悴,显得香炉玉枕皆无颜色,滿腔怨情都用景物托出,无有一字怨情在纸上。现在我们很多人写诗或对联,好像有话直说,少委婉含蓄;又好像抬眼望去,便一览无余。我们读了这首小诗,应有所悟,有所得。
女儿孤寂 诗人孤愤——读王昌龄《长信秋词五首(其一)》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熏笼玉枕无颜色,卧听南宫清漏长。———王昌龄《长信秋词五首(其一)》王昌龄(698-757)——盛唐著名边塞诗人,与李白、高适、王维、王之涣、岑参等人交往深厚,与高适、王之涣齐名。其诗以七绝见长,绪密而思清。因其曾任江宁丞,时谓王江宁,后世誉为“七绝圣手”,“诗家天子王江宁”。著有文集六卷,今编诗四卷。《长信秋词五首》是王昌龄所作十分有名的一组宫怨诗。可谓唐代宫怨主题代表作。“金井梧桐秋叶黄”是第一首。在这首诗中,王昌龄从女性角度出发,截取深宫秋夜寂寞女,形孤影单、卧听宫漏的典型片断,借景托情,刻画心理,笔触凄婉,深婉含蓄地描写了这位或许还是少女的嫔妃,锁在深宫,长期冷落,青春枉废,自由、爱情与幸福等被活活羁耗殆尽的无限寂寞与凄悲,对其寄予深深同情。这种手法与寄托,同样贯穿其它四首。问题来了:名扬天下的盛唐边塞诗人,为何有如此凄婉含蓄的宫怨诗作传世?其中隐有诗人何种情怀寄托?1、诗人善咏三大领域见长一是边塞诗,主要代表作有《从军行七首》、《出塞》等,其中《出塞》被誉为唐代七绝压卷之作:“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二是送别诗,最为著名的当数《芙蓉楼送辛渐》两首其一:“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可谓千古流芳。三是闺怨/宫怨诗。代表作分别是《闺怨》和《长信秋词》、《西宫春怨》等。2、“卧听南宫清漏长”的弦外之音这就要从王昌龄的主要经历和诗作历史背景说起了。王昌龄早年贫苦,主要依靠农耕维持生活,30岁左右进士及第。初任秘书省校书郎,而后又担任博学宏辞、汜水尉,因事被贬岭南。开元末返长安,改授江宁丞。其后,再被谤谪龙标尉。安史之乱(755年12月-763年2月)起后第二年(757年),他又离任而去,迂回至亳州,竟为刺史闾丘晓所杀,时年59岁。后张镐按军河南,将闾丘晓戮之,终替王昌龄报仇。王昌龄仕途生涯可分为上升与失落两个阶段,这两大阶段的诗作可谓显著不同。在上升阶段,也就是青壮年时期,他的诗作以其登第之前赴西北边塞所作边塞诗最著,达到高峰,可谓雄气万千,壮阔豪迈。后来仕途坎坷浮沉,三次被贬,终在标志盛唐转衰的安史之乱初期被杀。《长信秋词五首》,据说写于他第二次被贬前。“卧听南宫清漏长”——诗中描写的女儿寂寞,何不是在盛唐转衰之际,政治抱负屡被打击的诗人之孤愤的真实写照?!3、诗作的艺术特色取景到位——汉代有长信宫,成帝时班婕妤在其中苦闷寂寞,作有许多诗歌自伤。意象到位——井边梧桐、深秋黄叶、秋夜冷霜、熏笼玉枕等,无不对应秋之凄凉,心之寂苦。手法到位——借景托情,渲染烘托,多重铺垫,含蓄凄婉,余音不绝等。......(具体赏析这首诗作艺术成就的文章可自行搜索,不再赘述)
王少伯七绝,冠压盛唐,诚可慕也。金井梧桐秋叶黄。古时井口甃壁皆有雕刻,颇为精美,宫中想来井口更美吧,故言金井,语其固也,美也。井旁种梧桐,梧桐逢秋则叶黄。观察越细,正见女子内心越无聊,见秋叶黄,正见内心忧伤。珠帘不乱夜来霜。寒夜不卷珠帘,诚有所待也,见夜来霜起,此心亦渐生寒,因所待终不见来。熏笼玉枕无颜色。宫中女子娇贵,天气转凉则置熏笼取暖。帘外霜寒而帘内温暖;所枕曰玉,美玉透明无色,见其高贵。此句转而美言所居,是言所居者实为佳人,佳人诚难得。卧听南宫清漏长。沙漏计时,永无止息。女子夜深无眠,所待不来,渐至绝望,伤心卧床,细细听那永无休止的清漏声。长夜长否?此心无待是否更长?年华如花可能一直无待?此句当真含蓄悠远。丽而工,浑而满,蓄而有余,悠而深,诗家夫子非浪得虚名。至于诗以情事射他事,意在诗外,人人皆可以身自比,无需多言。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彭 松兵

彭 松兵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