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马上的唐诗,宫闱里的宋词”这句话?

令人感怀的大唐,让人唏嘘的宋朝。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马上唐诗是指唐诗大气恢宏的主流,无意问你,请说出几句唐诗,大部分人回答:黄河之水天上来,东流到海不复还。不破楼兰终不还。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万里黄河绕黑山。等等之类。既使是送别,也是西出阳关无故人。天下谁人不识君。抑或欲饮琵琶马上催之类。而宫闱里宋词,是指其婉约的风格。若问宋词,绝大多数的回答:今霄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或红杏枝头春意闹。或郴江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或山抹微云。或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即使是宋诗,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类。这充分说明,唐诗创作的主题是宏恢、大气、开放、忧思、家国。而宋词则是以自我为中心,婉约、自恋、封闭、相思、自艾。这就是区别,这就是特点。一家之言,遗笑大方之家,见谅。
谢谢邀请。唐诗宋词分别代表了两个朝代的文化,是我国历史遗产中两颗璀璨的明珠。《凉州词》王翰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出塞》王昌龄“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关山月》李白“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春望》杜甫“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生。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唐朝诗人的佳句除了花前月下,更多的描写的是塞外风光,亦是我国诗歌文化最多的一个朝代。宋词并非起源于宋,在中唐时期即有创作。唐朝衰落以后,宋词从民间逐渐流传开来,与唐诗的韵律多少有些不同,一批文人也因此而孕育而出。北宋的大文学家政治家苏轼对词进行了大胆的革新与创作,区别于之前的唐诗,李煜、李清照、辛弃疾、王安石、陆游、黄庭坚……一批文人才子把宋词推向历史文化的巅峰。宋词句子有长有短,便于歌唱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苏轼“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厥,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宫廷里甚至鼓励大家写词作舞,宋朝历代皇帝个个爱词。唐诗宋词可以说是两个朝代的文化载体,各有千秋。
这个问题谈的是唐诗与宋词的差别。但个人感觉可以从唐诗与宋词的萌发场景试做解答。首先,唐诗气魄宏大,自开国皇帝唐太宗开始,都是讲“力”之人,视野比较开阔,也体现在其诗作上。太宗诗虽有“女郎诗”之讥,但正说明了唐诗追求的不是靡靡之音。唐宣宗李忱《百丈山》一诗,写得相当有气势:  大雄真迹枕危峦,梵宇层楼耸万般。  日月每从肩上过,山河长在掌中看。  仙峰不间三春秀,灵境何时六月寒。  更有上方人罕到,暮钟朝磬碧云端。因为唐取士的科举制度,最被看重的进士科,诗赋是其中文体,即是正规应试文体。那么大家公认的佳作标准,会成为广大唐诗作者的追求目标,也自然影响唐诗的风格。再说宋词。宋词作为唐诗之后发展的新文体,不可否认其早期是有较多的娱乐成分,步调歌唱,交际应酬,是其主要目的。虽后有东坡“大江东去”之气势,但毕竟是少数,多数还是“寒蝉凄切”作为主基调,也多模拟宫闱怨女口吻之作。这与词抒发个人感受为主的私下用途分不开。所以,诗、词之作,基于适用场合和作者表达需求的不同,确实有不同的风格。而唐诗是诗的高潮,宋词是词的巅峰,这种差别就体现的特别明显。个人孔见,欢迎指正。谢谢!
谢谢邀请!在中国文学史上,唐诗宋词曾经繁盛一时,将文学的发展推到了高峰,同时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诗人和词人,他们写出了壮丽的诗篇,给中国文学的发展添上了浓厚的一笔。唐诗和宋词虽然都将古文字推到了巅峰,但是二者的时代背景和文章特色却有很大的不同。唐朝,政局相对安定,出现在历史上有名的贞观之治,社会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所以诗歌反映的内容比较祥和。但在唐朝中期,发生了有名的安史之乱,国家一时处于战乱之中,杜甫有名的三吏三别就是反映那个时期的作品。战争使人民流离失所,那个时期所做的诗篇因而称为马背上的诗。但是,安史之乱时期的作品并不是唐诗的主流。宋词的发展,与当时的朝廷有很大的关系。当时国家处于连年的战争,国家的统治者软弱无能,一味求和,贪图宫廷享乐,不维护国家和人民利益,所以,整个社会形成一种自上而下的奢靡气氛,因此,作品的主题内容便是当时社会的真实写照,从侧面反映了那个时期人们的思想追求。
盛唐时期汉人富有血性,喜欢开疆扩土,征战天下,所以出现大量马上诗歌,边塞诗人。到了宋代,重文抑武,国力孱弱,但经济繁荣,汉人喜欢悠闲浪漫生活,所以就出现了宫闱里的幽怨诗词。宋代除了李清照不去青楼外,其他男人都有狎妓经历,而且遗留大量的艳词情诗。因此来说国人应该血性一些,经济繁荣而军力不行依旧是待宰的羔羊。就让靖康之耻永远成为历史吧。
谢谢邀请,其实谈及当今的现代诗,还是潜藏着前人诗词的影子。唐诗宋词本来就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两颗璀璨明珠,唐因诗而闻名,称为诗的时代,宋因词而出彩,谓为词的盛世。我们沿着古人的足迹,漫步在唐诗中的,那些远古的诗人因辉煌夺而孤独至今,而宋朝的庭院,在温和的清凉之夜,词的婉转涤荡了千年的梦想。为何言及马上的唐诗,宫闱里的宋词,其实,唐诗的风彩,以边塞的激情,田园的风彩,咏古情又起,送别两依依。诗的开放起合,纵情豪迈,诗情主要围绕着皇室及其统治者。其兵马统天下的唐朝,文彩的开放起合,离不开政治的局面。而宋代的物质生活丰富,生活的追求和文化的积淀更为深厚,全社会都对词推荐和欣赏,无论是宅男剩女,皇上宫女,乃至青楼,都以词写意,词完全进入了生活之中。全社会的认同和推崇,使宋词得以佳篇迭出,影响久远。宋代文人绝对当权,如晏殊、宋祁、欧阳修、苏轼等都写出新词供歌伎们歌舞,宋代商业经济的兴起,为供商业的茶馆、酒店、青楼、书场也大量兴起,形成了一种社会风气。故有宫闱的宋词之称。
“马上的唐诗,宫闱里的宋词”,是形容唐诗与宋词的巨大区别,唐诗行色匆匆,盛唐气象,宋词缠绵悱恻,深宫之中李后主的味道。先说“马上的唐诗”,唐朝是个强大的帝国,马是帝国开疆拓土的重要物资。即使是忧郁的杜甫也常常歌颂“马”,“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 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 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房兵曹胡马》)即使是帝国的内陆,诗人们也是骑着马跑来跑去,“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带着温厚的乡愁, “青骊八尺高,侠客倚雄豪。踏雪生珠汗,障泥护锦袍。” 带着豪迈的侠情。所以说,唐诗大多数是马上写成的,或边塞,或送别,或宦游,或归乡,成就了“马上的唐诗”。再说“宫闱里的宋词”,宋词是从李后主那里学来的,那个深居宫中的词人写了多少缠绵悱恻的宫词,“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 (《破阵子》),给宋词抹上了宫廷的一抹宫黄之色。北宋晏殊填的词,虽然不是直接写宫廷,却也有几分宫味儿,比如“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再比如“紫薇枝上露华浓。起秋风。管弦声细出帘栊。象筵中。仙酒斟云液,仙歌转绕梁虹。此时佳会庆相逢。庆相逢。欢醉且从容。”所以说,“马上的唐诗,宫闱里的宋词”,有几分道理。
手机打字,不准确之处,敬请谅解。这个涉及到唐宋两个时代的审美问题。假如把唐朝比作威风凛凛白马白袍少年将军的话,那么宋朝就是弱柳扶风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林黛玉。一个是崇尚军功,宁做百夫长,胜过一书生。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功名只向马上取的心态,让唐人开放粗犷,充满了粗砺与豪放的气概。与此相应的是,唐诗也充满了豪壮的气概。不管是边塞诗歌,还是田园山水,甚至是晚唐的诗歌,都有一种白马秋风塞上的意境。而宋朝的审美,完全是另一种风貌。宋朝是文人的黄金时代,在政权建立之处,赵匡胤就规定,不允许杀读书人,你看苏东坡那么刺头,最后也就是流放了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文人是相当的舒服,同时,北宋娱乐业高度发达,其汴京的娱乐产业,比现在的东莞不知道要强多少。文人们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于是,配合音乐歌唱的宋词就逐渐发展成熟。哪怕是豪放派苏东坡,南宋的辛弃疾,也喜欢写婉约词,因为那时候婉约是宋代的时代潮流。而且,文人特别喜欢用性别错位的方式写作,男人用女人的心理和语言,写闲愁万种,比女人还要温柔婉约。所以,宋朝就像一个大型KTV,文人和歌女厮混其间,谁回去唱撕心裂肺的摇滚呢?还不如你侬我侬的小情歌,来的暧昧。
手机打字,不准确之处,敬请谅解。这个涉及到唐宋两个时代的审美问题。假如把唐朝比作威风凛凛白马白袍少年将军的话,那么宋朝就是弱柳扶风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林黛玉。一个是崇尚军功,宁做百夫长,胜过一书生。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功名只向马上取的心态,让唐人开放粗犷,充满了粗砺与豪放的气概。与此相应的是,唐诗也充满了豪壮的气概。不管是边塞诗歌,还是田园山水,甚至是晚唐的诗歌,都有一种白马秋风塞上的意境。而宋朝的审美,完全是另一种风貌。宋朝是文人的黄金时代,在政权建立之处,赵匡胤就规定,不允许杀读书人,你看苏东坡那么刺头,最后也就是流放了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文人是相当的舒服,同时,北宋娱乐业高度发达,其汴京的娱乐产业,比现在的东莞不知道要强多少。文人们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于是,配合音乐歌唱的宋词就逐渐发展成熟。哪怕是豪放派苏东坡,南宋的辛弃疾,也喜欢写婉约词,因为那时候婉约是宋代的时代潮流。而且,文人特别喜欢用性别错位的方式写作,男人用女人的心理和语言,写闲愁万种,比女人还要温柔婉约。所以,宋朝就像一个大型KTV,文人和歌女厮混其间,谁回去唱撕心裂肺的摇滚呢?还不如你侬我侬的小情歌,来的暧昧。
看了几个网友的回答,写的都挺好。但我有些不同意这个提法,宋词是有些软香宫闱气,但到了南宋也有些词被词人带到了“马上”,比如岳飞、辛弃疾、陈亮等,就是婉约如女词人李清照南渡后的词风也大变,不乏忧国忧民之作。虽如此,宋词被冠以“宫闱”气也不是没有原由的。这和两者所产生的环境土壤不同是分不开的。唐朝的科举加进去了应制诗的内容,这也应该是使唐诗少了一些小儿女情怀,多了一份忠君报国、愤世忧民的一些思想内容。应制诗的另一个功效就是侍奉君王宫廷游宴时的应和,或歌功颂德,或对皇帝寄托期望,或是应景之作,如李白的《清平调》。尽管唐朝有贞观盛世和开元盛世,社会秩序相对稳定,但唐朝尚武、好酒之风浓郁,且政治开明,是个个性张扬的时代,无不影响着唐诗的创作。政治和道德的使命感无时不刻在诗人心里激荡,也是他们就算政治上失意、生活上窘迫也不能放弃的情怀。代表唐诗高度的另一股诗风,是大量的边塞诗人和边塞诗的涌现。且成就斐然。边塞诗又为唐诗注入了凛然的雄性元素。这也是唐诗显得磅礴大气的一个不可忽视元素。和唐诗所不同的是,宋词由于形式结构的创新,更便于抒发情感表现自我。新的文学体裁的创新当然是由文化精英来完成了,诗之外词就成了他们表达真情实感的工具。“簸弄风月,陶写性情,词婉于诗。盖声出于莺吭燕舌间,稍近乎情可也。”(张炎《词源》)这就是对词专门写“情”、写“艳”的完美总结。“诗言志词言情”是宋人为诗赋词的一种倾向。宋词的题材也大多集中在伤春悲、离愁别绪、风花雪月、男欢女爱等方面,豪放如苏东坡,其词也不乏“艳作”。这和当时词人的政治地位和生活环境也分不开。宋朝时的社会环境相对和平,社会上的主要矛盾都围绕着“变革(法)”与“不变革(法)”展开,而大多数词人又都是政治舞台上的活跃人物,但写词只是他们的个人私生活的一部,更多的是游离于政治之外。既然是表现个人的私生活,得意者和失意者也没有必要隐瞒掩饰什么,况且,他们又都是中上阶层或士大夫阶层,也不用为生活所烦忧,表现在词风上华丽一些、奢靡一些,或也在情理之中。到了南宋,这种情况似变了许多……
“马上的唐诗,宫闱里的宋词”,是形容唐诗与宋词的巨大区别,唐诗行色匆匆,盛唐气象,宋词缠绵悱恻,深宫之中李后主的味道。先说“马上的唐诗”,唐朝是个强大的帝国,马是帝国开疆拓土的重要物资。即使是忧郁的杜甫也常常歌颂“马”,“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 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 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房兵曹胡马》)即使是帝国的内陆,诗人们也是骑着马跑来跑去,“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带着温厚的乡愁, “青骊八尺高,侠客倚雄豪。踏雪生珠汗,障泥护锦袍。” 带着豪迈的侠情。所以说,唐诗大多数是马上写成的,或边塞,或送别,或宦游,或归乡,成就了“马上的唐诗”。再说“宫闱里的宋词”,宋词是从李后主那里学来的,那个深居宫中的词人写了多少缠绵悱恻的宫词,“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 (《破阵子》),给宋词抹上了宫廷的一抹宫黄之色。北宋晏殊填的词,虽然不是直接写宫廷,却也有几分宫味儿,比如“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再比如“紫薇枝上露华浓。起秋风。管弦声细出帘栊。象筵中。仙酒斟云液,仙歌转绕梁虹。此时佳会庆相逢。庆相逢。欢醉且从容。”所以说,“马上的唐诗,宫闱里的宋词”,有几分道理。
谢谢邀请!在中国文学史上,唐诗宋词曾经繁盛一时,将文学的发展推到了高峰,同时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诗人和词人,他们写出了壮丽的诗篇,给中国文学的发展添上了浓厚的一笔。唐诗和宋词虽然都将古文字推到了巅峰,但是二者的时代背景和文章特色却有很大的不同。唐朝,政局相对安定,出现在历史上有名的贞观之治,社会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所以诗歌反映的内容比较祥和。但在唐朝中期,发生了有名的安史之乱,国家一时处于战乱之中,杜甫有名的三吏三别就是反映那个时期的作品。战争使人民流离失所,那个时期所做的诗篇因而称为马背上的诗。但是,安史之乱时期的作品并不是唐诗的主流。宋词的发展,与当时的朝廷有很大的关系。当时国家处于连年的战争,国家的统治者软弱无能,一味求和,贪图宫廷享乐,不维护国家和人民利益,所以,整个社会形成一种自上而下的奢靡气氛,因此,作品的主题内容便是当时社会的真实写照,从侧面反映了那个时期人们的思想追求。
谢谢邀请。唐诗宋词分别代表了两个朝代的文化,是我国历史遗产中两颗璀璨的明珠。《凉州词》王翰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出塞》王昌龄“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关山月》李白“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春望》杜甫“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生。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唐朝诗人的佳句除了花前月下,更多的描写的是塞外风光,亦是我国诗歌文化最多的一个朝代。宋词并非起源于宋,在中唐时期即有创作。唐朝衰落以后,宋词从民间逐渐流传开来,与唐诗的韵律多少有些不同,一批文人也因此而孕育而出。北宋的大文学家政治家苏轼对词进行了大胆的革新与创作,区别于之前的唐诗,李煜、李清照、辛弃疾、王安石、陆游、黄庭坚……一批文人才子把宋词推向历史文化的巅峰。宋词句子有长有短,便于歌唱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苏轼“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厥,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宫廷里甚至鼓励大家写词作舞,宋朝历代皇帝个个爱词。唐诗宋词可以说是两个朝代的文化载体,各有千秋。
谢谢邀请,其实谈及当今的现代诗,还是潜藏着前人诗词的影子。唐诗宋词本来就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两颗璀璨明珠,唐因诗而闻名,称为诗的时代,宋因词而出彩,谓为词的盛世。我们沿着古人的足迹,漫步在唐诗中的,那些远古的诗人因辉煌夺而孤独至今,而宋朝的庭院,在温和的清凉之夜,词的婉转涤荡了千年的梦想。为何言及马上的唐诗,宫闱里的宋词,其实,唐诗的风彩,以边塞的激情,田园的风彩,咏古情又起,送别两依依。诗的开放起合,纵情豪迈,诗情主要围绕着皇室及其统治者。其兵马统天下的唐朝,文彩的开放起合,离不开政治的局面。而宋代的物质生活丰富,生活的追求和文化的积淀更为深厚,全社会都对词推荐和欣赏,无论是宅男剩女,皇上宫女,乃至青楼,都以词写意,词完全进入了生活之中。全社会的认同和推崇,使宋词得以佳篇迭出,影响久远。宋代文人绝对当权,如晏殊、宋祁、欧阳修、苏轼等都写出新词供歌伎们歌舞,宋代商业经济的兴起,为供商业的茶馆、酒店、青楼、书场也大量兴起,形成了一种社会风气。故有宫闱的宋词之称。
我想这主要指的是诗歌的主流。之所以被说成是马上的唐诗,我想这主要是指唐朝的诗以边塞诗见长,边塞自然与战马,沙场,征夫,将士有关。唐诗虽汪洋浩瀚精彩份呈,有的婉转幽微,有的豪放雄壮,但流于后世并为人传颂的主要是边塞诗,如岑参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犹著。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黪淡万里凝。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轮台 东门送 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如王之涣《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如王昌龄《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王翰的“葡葡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严武《军城早秋》:“昨夜秋风入汉关,朔云边月满西山。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唐朝中的边塞诗人更是不胜玫举,就是以田园山水诗著称的王维也写过不少边塞诗,如他的《使至塞上》的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脍炙人口,边塞诗激昂慷慨,豪迈雄壮,读后使人豪气顿生。余秋雨曾道:“这透明的简洁,傲然天地,纵横时空,飒爽挺拔,气吞山河,把边关冷月写进了豪情壮志的家国,读来倍感沉雄睿颖,磅礴高峻。”宋词被称为宫闱里的,这大约是指宋词大多婉约,清丽,典雅,委婉。宛若宫闱之中袅袅娜娜的女子。宋词以描写艳情为主。张炎说:“簸弄风月,陶写性情,词婉于诗。盖声出于莺吭燕舌间,稍近乎情可也。”(《词源》卷下)就是对这方面特征的一个总结。宋词的题材集中在 伤春悲秋、 离愁别绪、 风花雪月、 男欢女爱等方面,其代表人物除柳永,姜白石,李清照,吴文英等,欧阳修,王安石也写过不少的婉约词,就连被后人推尊为“豪放词”代表的苏轼,辛弃疾,有很多词也是极尽婉约的。如苏轼的《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芳草。墙里秋千墙处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不。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如辛弃疾的《青玉案 元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等都为后人所喜爱。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zhuapril

zhuapril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