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人喜欢吹捧《春江花月夜》是唐诗的顶峰?难道李白杜甫是吃干饭的吗?

为什么有些人喜欢吹捧《春江花月夜》是唐诗的顶峰?难道李白杜甫是吃干饭的吗?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老太每天都要学习弹电子琴唱歌。《春江花月夜》也是我学习弹琴的一首曲!总之,本人才疏学浅,电子琴弹不好,慢慢练习而且!只是为了好玩而己!因为音乐素质太差!慢慢学习,比玩其它有意!
问题:为什么一些人认为《春江花月夜》是唐诗的顶峰?难道李白杜甫不算吗?前言说李白杜甫的作品是唐朝的顶峰,估计大家没有什么意见,但是说《春江花月夜》是唐诗的顶峰,估计很多人就犯狐疑了。说李白杜甫是唐朝顶峰的诗人,大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但是说张若虚是唐朝顶峰的诗人,您一定会摇头。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您的判断没有什么错误,出问题的只有一个因素:《春江花月夜》到底是不是唐诗的顶峰?一、谁说的《春江花月夜》 唐诗的顶峰呢?这个问题抛出来后,大家仔细想想,谁说过《春江花月夜》是 唐诗的顶峰呢?估计很多人开始摇头了,有人说是听自己老师说的,有人说听电视上某个人说的,但是有哪个在学术界有一定地位的人这样说过呢?在网上输入孤篇压全唐几个字,会搜索出一大片相关信息, 多是各种自媒体的搬运文字,在凤凰国学上看到一篇文章: 《孤篇横绝压倒全唐 这首诗竟埋没了八百余年》,其中写了作者认为的原因:“上下千年、纵横万里,再难找出像《春江花月夜》这样一首触及宇宙、生命本质的诗来。正是因为有这种对生命本质的触及,所以“人生代代无穷已”的感悟,才完美契合了大唐的精神、盛唐的气象。”这位作者说“孤篇横绝压倒全唐”是自己的认识,还是曲解前人的理论,还是确实听过某位诗词大家的理论,我至今也没有得到答案。二、闻一多没有说过很多人模糊的认为闻一多说过,但是大家不要曲解, 闻一多也好、王闿运也好从来没说过《春江花月夜》孤篇压过全唐,我写过一篇文章《老街味道诗词闲话100-《春江花月夜》孤篇压全唐是曲解和谬论?》闻一多和王闿运其实都把春江花月夜当作宫体诗来评价。闻一多先生在《宫体诗的自赎》评价此诗有这样一句话:“更敻绝的宇宙意识!一个更深沉,更寥廓更宁静的境界!”其实关于宇宙的意识古人早就有了,至少在战国时期屈原的天问里就能看到,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不过张若虚把这种意识引入了“宫体诗”后,是闻一多评价其“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原因之一。1、首先《宫体诗的自赎》这篇文章从题目到内容都是说的宫体诗。2、评价《代悲白头翁》时闻一多说“这时的刘希夷实已跨近了张若虚半步,而离绝顶不远了”,3、文章结束处有一句:“向后也就和另一个顶峰陈子昂分工合作,清除了盛唐的路,张若虚的功绩是无从估计的。”闻一多清晰说出“清除了盛唐的路”,表明他说的是初唐。其次认为刘希夷离绝顶半步,陈子昂是另一个顶峰,没有一个评唐诗的人会同意陈子昂是全唐的顶峰吧。很明显闻一多是指的宫体诗和初唐,和“孤篇横绝压倒全唐”完全不是一回事,后人曲解了闻一多的意思。三、王闿运也没有说过王闿(kǎi)运(1833—1916)与曾国藩为湖南同乡,年轻时曾在肃顺家里任教。民国三年受袁世凯聘入国史馆任馆长,编修国史,兼任参议院参政。王闿运半生讲学,大画家齐白石、传奇人物杨度和"戊戌六君子"中的杨锐、刘光都曾经是王闿运的学生。王闿运的“孤篇横绝,竟为大家”出自《论唐诗诸家源流(答陈完夫问)》,这句话结尾说这首诗是:宫体之巨澜也。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用《西洲》格调,孤篇横绝,竟为大家。李贺、商隐,挹其鲜润;宋词、元诗,尽其支流,宫体之巨澜也。何为西洲格调?西洲曲是是南朝乐府民歌中长篇抒情组诗: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以讹传讹的“孤篇横绝压倒全唐”为什么一些人认为《春江花月夜》是唐诗的顶峰?我感觉有些人曲解了闻一多和王闿运的话,然后以讹传讹,更多的读者人云亦云。所以会有人疑惑,但是不清楚为什么?如同皇帝的新衣,没有人说破而已。所以题主提出的这个问题确实是很多人的疑惑,张若虚的这首诗当然不错,但是一直到明朝也没有一个人说这首诗如何好。这首诗借了明朝复古运动的文风,当时何景明因推崇初唐四杰而渐渐受到关注。因此到了清朝和明国时期,研究初唐和宫体诗的王闿运、闻一多把这首诗推为宫体诗的“顶峰”和“巨澜”结语程千帆先生评价这首诗的埋没与显赫时,有这样一句话:“在文坛上,作家的穷通及作品的显晦不能排斥偶然性因素所起的作用,这种作用,有的甚至具有决定性”。所以,大家会对《春江花月夜》孤篇压全唐有那么多的争议,因为这首诗虽是好诗,但是担当不起“孤篇压全唐”这五个字。就如同 没有一个评唐诗的人会同意陈子昂是全唐的顶峰。而说李白杜甫是唐诗的顶峰,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争议。@老街味道
我认为《春江花月夜》写得最好,因为它表达了人类那种普遍的情感,文学之中附着人生的思考,兼有大哲学家的水平。杜甫之“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那不过就一穷小子临时起意而已。李白之“抽刀断水水更流”说得不错,但不通透。《春江花月夜》则不但文字美,说理也能服人,今人不自由地就进入那个境界了,横绝唐诗,不算夸张。
将诗情画意,人情哲理融为一体,又不徐不疾地缓缓涌出,一唱三叹引人遐想幽思,达到这种境界的唐诗不多。张若虚在此做到了。王维及李杜刘白等大家精品荟萃,但是单单拿出哪一篇类似比较,能出《春江》其右者不多。
张若虚(660—720)扬州人。他文学上可比肩贺知章,他就存两首诗,一首《代答闺梦还》,水平一般;另一首就是《春江花月夜》,是名副其实出色的作品,这首诗不事雕饰,集中描写春江月夜的景物(江流、月色、白云、青枫、扁舟、高楼……),描写了相思离别之情以及由此引起的人生感慨,艺术上达到了写景写诗交织流畅、清丽婉约,虽然流露出感伤的情调,但艺术性还是很不错的。 春江花月夜春江潮水连海平, 谁家今夜扁舟子,海上明月共潮生。 何处相似明月楼?滟滟随波千万里, 可怜楼上月裴回,何处春江无月明。 应照离人妆镜台。江流宛转绕芳甸, 玉户帘中卷不去,月照花林皆似霰。 捣衣砧上佛还来。空里流霜不觉飞, 此时相望不相闻,汀上白沙看不见。 愿逐月华流照君。江天一色无纤尘, 鸿雁长飞光不度,皎皎空中孤月轮。 鱼龙潜跃水成文。江畔何人初见月, 昨夜闲谈梦落花,江月何年初照人? 可怜春半不还家。人生代代无穷已,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月年年只相似。 江潭落月复西斜。不知江月照何人, 斜月沉沉藏海雾,但见长江送流水。 碣石潇湘无限路。白云一片去悠悠, 不知乘月几人归,青枫浦上不胜愁。 落月摇情满江树。个人感觉,虽然文辞华美流畅婉约,格律工整,但全诗弥漫着伤感,体现了封建士大夫的空虚落寞,比起太白诗歌当中处处流露的积极奋发激励人们的精神上是远远不及的;比起杜甫诗歌当中自然流露出对人民的同情和对祖国的热爱,也是从根本上有区别的。我就是这么一点认识。李白“诗仙”、杜甫“诗圣”还是无人能及的。
力吹孤篇压全唐的人,尚处于中学阶段的猎奇心态。
在宫体诗盛行的年代,这首春江花月夜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就像作文中的范文一样,不见得最好,确是最好用的!
此问题提得不太科学。首先“被吹捧”的说法不对,一家之言,不可尽信,同时《春江花月夜》确实好,不需要吹捧,对美的感受虽然各不相同,但是美的作品,自然会获得认同,不管时间长短。其次李白杜甫吃干饭是你的说法?不过在唐朝就有人怀疑,韩愈已经回答了"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最后谈一下比较,标准不一样,比较就没有意义。高手之所以成本为高手,自有其独到之处,自然界中此山可以高过彼山,运动场上这个记录可以破了那个记录。唐诗是一个群的概念,百米冠军牛,马拉松冠军照样牛,《春江花月夜》如果拿了金牌,李白杜甫还有更多金牌。
《春江花月夜》有“孤篇压全唐”的美誉。一个作品的登峰造极,往往是指在某一个点上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但自然界,人世间,“点”何其多也。汉字辞语博大精深之义由此可见,淘汰了繁体字,文言文,炎黄子孙慢慢地就变成了二百五。
感谢头条文小姐邀请!每个时代都有它文化的结晶,《春江花月夜》她能代表现代诗作家优秀作品,表达现代人对幸福生活和现代潮流的总结和歌颂……她能代替和超越唐诗的范围,是一部现代唐诗精典、不是吹《春江花月夜》……
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无疑是一篇绝好的诗歌,但说它是唐诗的顶峰我感觉有些过了。先来理性地说一说它为什么不是,再来感性地说一说它好在哪。首先,初盛中晚四个时段的唐诗各有特色,每一个时代都有杰出的诗人,同时也又有各种的流派和不同的题材。在这种背景下,要选择一首诗来作为唐诗的顶峰,显而易见是不现实的。我们说唐诗是诗歌的顶峰尚且存在争议,那《春江花月夜》是唐诗的顶峰又怎么能成立呢?其次,我们能拿山水诗歌和边塞诗歌来比较吗?能给乐府诗歌和田园诗歌分个高下吗?不同类别根本没法比较。既然没法比较,又怎么得出来顶峰一说呢?而《春江花月夜》不是顶峰就不好了吗?这并不影响它“孤篇横绝”的价值。只是在这一类情感与思辨交融的诗歌中,该篇绝对是第一梯队的诗歌。有很多研究文学史的人有一个通病,总会感觉自己研究的对象多么多么重要,甚至一些大众听都没听过的小人物都能被抬到李杜那样的高度。其实大可不必,一来研究都是有价值的,不以研究对象的成就高低来评判;二来,文学史上人物的地位界定,终归还是要回到作品上的。不必故意抬高研究对象的身价来凸显学术价值,更也不能为彰显学术价值来过分吹捧。再来说说《春江花月夜》好在哪?是说理吗?并不是。仔细去读诗歌,它说的道理也就那么多,只不过是用诗歌的形式讲的。要是说理的话,先秦诸子的散文岂不更为思辨?就是宋诗的说理程度也远超唐诗。那是抒情吗?也不是。抒情的诗歌更多了,南北朝那些诗歌,甚至唐朝田园的,边塞的,论抒情的丰富精彩,《春江花月夜》也排不上名号。但《春江花月夜》是一首篇幅较长的诗歌,篇幅长的诗歌往往就有更多的变化。而这篇诗歌胜就胜在变化。说理,道理不是很高深;抒情,手法不是很丰富。但在一篇诗歌中把两者交融在一起,《春江花月夜》前无古人。它不是简单的抒情加说理,而是交融在一起,其中还杂糅着人物情感的变化。正是这一点情感的蕴含,让整首诗生动起来了。一个人在江边漫步,看到月亮升起来了,他感觉情景壮阔啊!所以开口吟道:“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潮涌动,明月初生,刹那间月光随波翻涌,照彻了广阔天地。于此壮阔景象里看到了江天无纤尘,同样也体会到了悬月之孤。那么思想就开始有了变化,从逸兴遄飞转为内敛深沉。就有了月亮存在了若许年,是不是在等待谁的想象?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在想着谁呢?思辨与情感交融在一起,不凿斧痕,非常得自然。“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在外的远行客泛舟见月,在家的闺中人登楼望月,把两地相思通过天悬孤月联系在一起,于是,思辨之情又转为相思之意。内敛深沉又变得浓烈醇厚。仿佛听到的是家中风卷珠帘的清脆,也听到了阵阵的捣衣声。而在经过一系列的想象之后,相思还是相思,不能随着月光照耀就变为相见。于是,浓烈醇厚的情感又随着明月的暗淡而变得沉寂落寞。乘月归,兴已尽。正是因为这里面情感和景物的融合十分完美,给人感觉仿佛诗人的情感也随着江波涌荡,也随着月升月沉,情感的韵律和自然变化重叠起来,读起来就像是哪有什么春江和明月,所见所感的分明就是情感涌动而形成的江水和月光。
对于张若虚的这篇《春江花月夜》来说,任何溢美之辞都不为过,确是唐诗中的极品。至于“孤篇压全唐",“唐诗的顶峰″之誉只过是某些人的一己之见,它代表不了整个文坛的观点和文学史的定位。它就象人们赞美某件事物时常说的完美的不能再完美了一样,只当是几句形容词罢了。没听谁说过李杜是吃干饭的。这也仅是某些无所事事之流吃饱了没事瞎琢磨着玩的。谢“头条家的文小姐″邀答!
阿蒙:《春江花月夜》属于古体长诗,时空开展从容不迫,内容丰厚,文彩飘逸,读来赏心悦目,评价高,是必然的。在同类题材中,力压群芳。古体与近体不能相提并论。
诗到顶峰无高下,全凭心路觅幻境。妙手摘下凡尘来,芸芸纵生自参详。
古人情怀你我都要设身处地细思量,弄通不过是借鉴。????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随心远行

随心远行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