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诵唐诗用普通话和陕西话哪个更贴合诗中意境?为什么?

朗诵唐诗用普通话和陕西话哪个更贴合诗中意境?为什么?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谢谢邀请:唐诗虽起源发展于唐朝,唐朝首都又是现在陝西省的西安市,但我觉得还是普通话溶各地方言之精华,更适合诗中意境,设想,让陝西人朗诵唐诗,我们东北人听了一定不舒服,从具体的唐诗来看,普通话表现诗的意境更好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咱们先“打个官腔”,“打官腔”一词是从阿达来滴?对咧,就是从唐朝流窜哈来滴。唐朝在长安建都,长安城就是今日西安地区,唐朝时期进朝为官,必须要会“打官腔”既要说官话(长安地方方言)就像今天的首都是北京,普通话就是在北京地区方言的基础上改进形成的标准话。唐诗盛行正是大唐最辉煌时期,一大批诗人文人骚客云集唐长安这座政治文化中心,不管当官滴,还是想谋求发展滴,不会说官话“打官腔”咋样在长安城市混?孔某的老酒先李太白,诗圣那家伙在长安城里混迹多年,把个长安城和周边浪遍咧,老李爱喝酒,老李喝滴啥酒?对了咧老版“桂花稠酒”,喝稠酒,说长安话,写诗词当然用滴也是官方语言文字。所以说,就是今日,朗读李太白滴诗词用西安地方方言来读,更能够准确的表达诗词的意境,也能够准确的理解字词句的意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乐”字是用今天的普通话读?还是用标准的西安话读更有韵味?大家说说看?
朗诵唐诗用普通话和陕西话没有什么区别,哪个自己更熟悉,就更贴合诗中意境。因为:一、今天的“陕西话”,并不是唐诗诞生之时的语言。首先要给陕西话下个定义。广义上说,陕西省境内今天的所有方言,都叫陕西话。按照方言区的分类,陕北有晋语(还保留了一些入声);关中的叫中原官话(关中片);陕南有西南官话,有中原官话(秦陇片),甚至还有一些方言保留了湘语的语音特征。就算拿西安的方言来作为“陕西话”的代表,生活在关中这片土地上的人,早就换了一茬又一茬,很难说今天的方言和唐代的语言有啥相似度。二、唐代的诗人到处都有,不一定说当时的关中方言。唐代诗人的具体情况,可以参考王兆鹏先生的《唐诗排行榜》(中华书局,2011),该书通过统计学、传播学的一些理论方法,以“古代选本入选次数”“现代选本入选次数”“历代评点次数”“当代研究文章篇数”“文学史录入次数”“互联网链接文章篇数”为指标,选出了唐诗的各种名列前茅的作品。最右影响力的人,可以说其籍贯遍布今天祖国各省(甚至有境外的)。三、意境这种东西,其实跟念诗用方言还是普通话关系不大,只要自己读着顺口,审美能力健全,自然会有意境产生。
听众认可就是好的,听众不认可就是不好的。
对古韵来讲陕西话更合律。谢邀
别叹君,曹轩宾。度一下。
朗诵唐诗用普通话和陕西话哪个更贴合诗中意境?中国之大,地方言之多。这也是中国的特色。陕西曾经作为几朝的古都。陕西的语言也曾列为官方地主要语言。因此说,用陕西话朗诵唐诗是有悠久历史的。应该说有广泛的群众性,地方性,普遍性的特点。以陕西为中心的周围省市,都喜欢用陕西话朗诵唐诗,听起来似乎有点儿韵味儿。有独到的方言的那个范。但是,建国以后,全国统一推广了普通话。中青年人都认为用普通话朗诵唐诗比较好。因为中青年人对陕西话了解的不是太多。无论是现代和将来都以普通话为主。那么朗诵唐诗也就用普通话啦。
谢邀。唐诗是唐代诗人用关中方言的音韵吟唱出来的,用关中方言吟咏,朗朗上口陕西话中的关中方言,在周朝时,就是官话,被称为“雅言”,唐朝时,被称为“京腔”。唐朝诗人写诗用韵,是以京腔的音韵为标准的。虽然现在普通话读唐诗,大部分音韵和谐,有些字的读音还是有关中话的特色,用关中方言读出,才朗朗上口。以西安(古长安)为中心的陕西关中人,口音短促,后音重,无拖音,显得铿镪有力。有些读音,如“鞋”读“孩”,“国”读“归”,“墨”读“煤”,“客”读“kei”,“赫”读“黑”,“色”读“sei”,在读唐诗遇到这些字时,用关中方言音韵,才能读出唐诗的音韵。上中学时,学到白居易《卖炭翁》:“满面灰尘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课本给“黑”注解读为“he”,但读起来还是拗口,后来才知道,用关中话把“色”读成“sei”,一下子就上口了。再看下面几个例子:梦李白二首 杜甫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cei)。魂来枫林青,魂去关塞黑(hei)。落月满屋梁,尤疑照颜色(sei)。水深波浪阔,天使蛟龙得(dei)。这几句中的“测”读cei;“色”读“sei”;“得”读dei,用的是关中方言韵。 古风 李白大车扬飞尘.,亭午暗阡陌(mei)。中贵多黄金,连云开进宅(zei)。 路逢斗鸡者,冠盖何辉赫(hei)。这六句诗中的“陌”读“mei”,“宅”读“zei”,赫”读“黑”,是关中方言韵。 春中田园作 王维 屋上春鳩鸣,村边杏花白(bei)。持斧伐远杨,荷锄觇泉脉(mei)。 归燕识故巢,旧人看新历。临觞忽不御,惆怅思远客(kei)。这几句中的“白”读bei;“脉”读mei;“客”读kei,是关中方言韵。元稹的《送岭南崔侍御》:“桄榔面碜槟榔涩(sei),海气常昏还目微”这两句中的“涩”读“sei,这样,才与下句的“微”韵一致。唐诗中有些句子的意思,如果不用关中方言理解,就很费解有时有些唐诗中,普通话不能理解的词语,用关中话理解,就很简单了。看这个关中人都明白的“闻”字:闻有酒时须笑乐,不关身事莫思量。(白居易《二月五日花下》)住处近山长足雨,闻晴曝晒旧光阴。(王建《秋日后》)关中话里,“闻”的有“趁着”的意思。比如“闻凉吃”“闻热走”,这两句诗中的“闻”也是这个意思。再看这个科(关中话读音kuo),唐人薛能《寄终南隐者》:“扫坛花入梦,科竹露沾衣。”为了搞明白这个“科竹”的意思,语言文字学家们大费周折。可是陕西关中话一读就明白,“科(kuo)”在关中话里有“砍、伐的意思。比如我们说“科树枝”,就是“砍”的的意思。“把树上的核桃给科(kuo)下来!”再看一个“争”字“百年身后一丘土,贫富高低争几多?”(唐·杜荀鹤《目遗》)“争多少?”这话陕西关中方言常说。争,就是“差多少”的意思。还有“年时”“年时寒食,直到清明节”(卢挚《清平乐》……这样的例子很多…用关中话读唐诗,有些诗,无论是音韵的和谐上口,还是对古诗本身意思的准确理解,比普通话都有明显的优势。但是大部分古诗用普通话还是很上口的,因此,个人认为,保留包括陕西方言在内的方言是很有必要的,这和推广普通话并不矛盾。
豪放派诗应让关西大汉手持铁板诵"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酒泉太守能剑舞,高堂置酒夜击鼓”!婉约派应聘吴越美女手敲象牙红板唱“大珠小珠落玉盘”、"侍儿扶起娇无力,正是皇上恩宠时”。一一仅供参考
谢邀:咱们国家统一语言文字,统一普通话。所以我认为应该用普通话,虽然盛世繁华的唐代在陕西立都,陕西话接近贴切,但不能全国化,不利统一实行普通话要求。
这个问题的提出是因为陕西是唐代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准确的说应该是西安话,或者说地道的西安话,因为说陕西话就有些面太大,西安话根本代表不了陕西话。我觉得地道的西安话和北京话都能贴合诗中意境,或者说差别很小。因为地道的西安话(排除外地移民影响或影响不大)是历史延续下来的。而北京离西安很近1000多公里,北京明清时期一直到现在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又处在北方。假如处在江南的任何城市语言都会发生质的变化。比如说京剧的前身是昆曲、秦腔、汉调、徽剧在北京揉合成现在的样子。是以北京话为基础演化而来(150年前四大徽班进京)。其中的秦腔就是陕西黄土高原的高腔成分。四大徽班如果不在北京发展或在全国范围内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形成现在的腔调。国家为什么会把北京语音确定为标准语音,是因为它揉和了北方多地和江南少部分语音而成。这就是首都的特殊地方。西安也是如此。所以说都差不多一样或具有忽略不计的微弱变化。必须是西安话不能是陕西话。必须是北京话不能说是普通话。谢谢小秘书邀请!
用广东潮汕话朗读唐代古诗更加贴切,因为广东潮汕人,其根就是古代中原一带因战乱而南迁的移民,其方言就是原汁原味的中原方言(主要是陕西、河南一带)。特别是唐朝韩愈因『谏迎佛骨』而被贬潮州府后(管辖区域即今之广东整个潮汕地区、兴梅、福建闽南一带),在潮州大办学校,传授文化知识(当然包括教授唐朝的官方语言~陕西长安方言)。自韩(愈)之后,潮汕地方教学大兴。因为广东的潮汕地区历史上比较少有大的战乱,所以那一带的人民,历史上生活基本处于比较稳定的状态,因而其原汁原味的古中原方言(唐朝官方语言)才得以很好的传承下来。而现在的中原地区(包括陕西、河南一带),因为经历了历史上众多的战乱、屠戮、移民、多民族通婚杂交等原因,原来纯正的中原方言,早已经是荡然无存了。而普通话,则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为了统一中国的语言,才依据北京一带的方言,用拉丁字母拼读中国汉字的形式,向全中国推广开的。用普通话来朗读古诗词歌赋是最不接近古诗词意境的读法,也就是最不靠谱的,用现代陕西方言来朗读反而比较接近点儿,虽然现今的陕西方言因为历史上的原因与古陕西方言发音上绝大部分不一样了,但毕竟基因还保存着。
谢谢邀请!按道理陕西话好点,只是不知道现在的陕西话如何表达唐时文字的官方读音。如果是以现在的普通话的发音为基础的仅仅是用陕西腔来读的话,我觉得还是普通话好点。因为普通话发音标准是经过严格论证统一了的。总之我认为古代西安人念唐诗的那范和韵味一定是好过现在普通话的。但是现在的西安话念唐诗肯定就比不过普通话了。这道理我打个比方一个从来没去过广东的人,也不会说广东话的人在唱K的时候唱粤语歌,哪怕他乐感极好,真正广东人还是觉得怪怪的。同理一个现代西安人用西安话念唐诗给他老祖宗听,他老祖宗会觉得怎么那么多错别字啊!
普通话不押韵读成5个韵脚。客家话全押ok韵:阁gok锷ngok廓guok雹pok约yok雒lok酌zhok脚giok诺nok乐lok落lok作zok
首先排除陕西话。确切说,不是陕西话,而是西安关中话。一、西安关中。西安关中平原,不属于西北黄土高原。西安关中自古属于中原河南司州。西安人的根在河南。西安自古属于中原河南,西汉时期,西安就隶属于河南司隶州;东汉称司隶校尉部,由洛阳统领;三国时期归许昌管辖;直到西晋才从河南划出,划入雍州边缘。西安人百分百能听懂河南方言,但听不懂西北方言。西安人也希望自己属于中原。二、汉中。汉中讲四川话,不讲陕西话。汉中是汉水发源地,属于长江流域;西安关中属于渭河黄河流域。刘邦封汉王,辖地就在巴蜀(包括汉中)。汉中古属益州;西安关中自古属于中原河南司州。三、宝鸡。“陇县古称陇州,因地处陇山东坡而得名”,宝鸡西府话与西安关中话完全不一样。宝鸡话更接近甘肃陇东庆阳平凉话。或者说宝鸡讲甘肃陇东话,不讲陕西西安关中话。宝鸡人爱吃西北浆水面,西安人爱喝中原河南胡辣汤。四、渭南铜川讲河南话,不讲陕西话。本来就应该陕北划归宁夏;汉中划归四川;西安关中划归中原河南;宝鸡划归西北甘肃陇东。然后,可以确定的是,朗诵唐诗,西安关中话一定不贴合诗中意境。要贴合诗中意境,首先要明白,唐朝说的是什么话。众所周知,元朝灭宋,几次大规模汉人南迁。那么最贴合的是哪里的方言呢?排名第三、吴语。唐诗很多地方,如果不押韵,用吴语读出来,就可以做到押韵。排名第二、客家话。福建江西两广,客家人迁徙,比江浙吴语区更早。排名第一、闽南语。福建、海南闽南语区,至今很多家中依然供奉“陇西堂”牌匾。“陇西堂”,正是来自唐李渊李世民父子,“陇西堂李氏”。福建晋江,正是当年迁徙的唐人。海南则更明确,就是元军到来时,迁徙于此的唐宋百姓。(之所以不是粤语,是因为粤语正是秦朝大军抵达两广时的语言。粤语部分音变与甘肃(天水秦州)西北方言有很大相似。)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谁家的mm

谁家的mm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