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感觉宋词比唐诗高雅一些?

为什么感觉宋词比唐诗高雅一些?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那可能是你的个人的偏好,两者没有什么高下之分,我个人也是比较喜欢宋词的,因为这样的长短句读起来更有气势,满江红是其中佼佼者,不过李白的诗我喜欢的也很多,也是气势磅礴的,正因为我个人喜欢这些有气势的东西,对于那些软绵绵的语句就不是很感冒,但是人家小女生可是三迷五倒的!千古以来流传下来的基本多是经典,真正欣赏不来的是现在的新诗,宋晓峰这个“诗疯”就是对新诗的一种讽刺吧!
对这个问题仁智各见,诗词发展至唐代,已达到它的全盛时期。在盛唐(713一755)时代,是唐王朝的骄傲,也是中华民族历史上如日中天的全盛时代,各种诗体呈现出万紫千红的灿烂光辉,如李白,杜甫等等,都表现出各自的才华和风格,美仑美奂,可谓达于极顶。史唐(756一824)以下,唐代的诗风渐变,但卓有成效的仍具盛唐风格。写景体物,侥有生趣,优美自然,新颖活泼。晚唐(825一907)冠冕人物首推李商隐,前人评论他的诗,总认为七律最胜。纵观唐人诗词,无论就诗的境界与艺术成就,七言高于五言,清人宋荦说:诗至唐人绝,尽善尽美。其实,各个时期的诗,实在是各有千秋,难分伯仲。宋词是唐诗的继承和发展,没有唐诗,宋词便无所继承,但从南宋的严羽,刘克庄以来,历代非难宋诗的颇不乏人。直至今日,对宋词的评价仍有争论,人们往往引用鲁迅的一段话,以作为唐代以后,诗词愈趋愈下的依据。“我以为一切好诗,到唐已被作完,此后倘非能翻出如来掌心之齐天大圣,大可不必动手"。平心而论,宋词虽不如唐诗浑厚圆转,但质朴自然,宋人学唐诗,有继承,有发展,也有“自出机杼“,再就艺术技巧说,宋绝承唐人律之后,对诗的用典,对偶,炼字等,更趋于精严,而语言也更趋于妥帖自然,平易近人。
绝非如此。宋词的来源就是唐诗。一般说来,唐诗有这样的流派:浪漫,以李白为代表。现实,以杜甫为代表。边塞,以岑参,高适为代表。田园,以王维、孟浩然为代表。晚唐开词的先河,但是,温庭筠,韦庄的词风应该是学李商隐的婉约诗。宋词也分为两大派。一为豪放,以苏轼,辛弃疾为代表,边塞诗当为他们的源泉。一为婉约,以柳永、李清照为代表。李商隐当为他们的鼻祖。这里面只有继承和发展的问题,没有高雅和粗俗的分别。
诗言志,词达情。如果必须论个高低,没有任何文体能和诗歌比所谓高雅。但是,跨越文体来比高低,纯粹是耍流氓。甚至可以说同一文体,不同时代,不同流派比高低,也是耍流氓。即便是相同文体相同时代背景相同流派还有一句话叫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看!没标点看着不舒服吧?再说一句,宋词一开始是文人们写给歌妓们唱的,他们都不太好意思说这个事。因为他们从心里看不起词,觉得词是靡靡之音,大丈夫嘛,怎么能整天弄小曲儿呢?所以他们称词为小词儿。唐诗宋词之所以被并称唐诗宋词,自然是棋逢对手。至于元曲,无论意境,或是审美都稍逊风骚。
主要是因为联想。唐诗豪迈,诗人无论高矮胖瘦都可以写诗歌。诗人所处的地方也没有固定,无论在边地苦寒之区,还是在塞上江南之地,只要想吟诗一首,兴致来了就可以作诗。唐诗镜像里面气象万千,就像大唐包罗万象,气度非凡。到了宋代,经济发展,重文轻武,文人骚客以瘦弱白面为美,诗词也日趋纤瘦清丽,慢慢地婉约起来,感觉变成了文人墨客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写作更加细腻,更加婉约。现代人喜好也不一样,从喜欢的男明星就可以看出来,小鲜肉,雄雌不分的男女更加受欢迎,清丽婉约正好应了这个时代喜好,如小鲜肉被喜欢。这批人恰恰是文艺青年男女,于是感到宋词就好似高雅一些。雅,就没那么大气磅礴,唐诗就大气磅礴。
谢邀。余逮津诗词而今十载,素不敢妄言得其要义,谨借此机会,浅谈一二,博友一笑耳。 唐诗宋词,文史双璧。国人擅诗,国人爱诗。字含平仄,男女宜诵,声本有韵,童叟可吟,故而百世不废。自李唐来,诗说芬雅,词流清韵,贤才代有,风骚别具,实乃中华之兴事。 於某看来,诗词双峰皆为至高至雅,各占乾坤难分高下。一言诗之庄。庄者,严整沉稳也。唐人起诗如大军拨城,诗之首如步弓手列阵行军,步虽缓而力千钧。诗之中如战马蹄飞车毂,左右奔突纵横千里,移山撼岳其势难当。诗之末如偃鼓鸣金,刹那间万籁俱静风云尽收。 力量,节奏,洗练,旷达,此唐诗之妙也。 (试举王维诗《使至塞上》)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再言词之媚。媚者,清丽绝艳也。宋人婉约词如情人邀会。词之初必投一双多情眼,山水楼台风云草木皆系因寄所托,可谓无处不关情、无物不煽情也。词之中必撩一襟相思绪,明言惟有伤心画不成,实则未有伤心不成画耳。击节长歌,低眉颔首,尽显凄怜婉婉之态。词之末必说一番痴狂话,多情风流之语,务求雷人且勾魂。婉转,情怀,玲珑,饶味,此宋词之趣也。(试举周邦彦《瑞龙吟》)章台路。还见褪粉梅梢,试花桃树。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归来旧处。黯凝伫。因念个人痴小,乍窥门户。侵晨浅约宫黄,障风映袖,盈盈笑语。前度刘郎重到,访邻寻里,同时歌舞。唯有旧家秋娘,声价如故。吟笺赋笔,犹记燕台句。知谁伴、名园露饮,东城闲步。事与孤鸿去。探春尽是,伤离意绪。官柳低金缕。归骑晚、纤纤池塘飞雨。断肠院落,一帘风絮。 词如美女,诗乃俊男。皆雅,雅而不同矣。
绝非如此。宋词的来源就是唐诗。一般说来,唐诗有这样的流派:浪漫,以李白为代表。现实,以杜甫为代表。边塞,以岑参,高适为代表。田园,以王维、孟浩然为代表。晚唐开词的先河,但是,温庭筠,韦庄的词风应该是学李商隐的婉约诗。宋词也分为两大派。一为豪放,以苏轼,辛弃疾为代表,边塞诗当为他们的源泉。一为婉约,以柳永、李清照为代表。李商隐当为他们的鼻祖。这里面只有继承和发展的问题,没有高雅和粗俗的分别。
对这个问题仁智各见,诗词发展至唐代,已达到它的全盛时期。在盛唐(713一755)时代,是唐王朝的骄傲,也是中华民族历史上如日中天的全盛时代,各种诗体呈现出万紫千红的灿烂光辉,如李白,杜甫等等,都表现出各自的才华和风格,美仑美奂,可谓达于极顶。史唐(756一824)以下,唐代的诗风渐变,但卓有成效的仍具盛唐风格。写景体物,侥有生趣,优美自然,新颖活泼。晚唐(825一907)冠冕人物首推李商隐,前人评论他的诗,总认为七律最胜。纵观唐人诗词,无论就诗的境界与艺术成就,七言高于五言,清人宋荦说:诗至唐人绝,尽善尽美。其实,各个时期的诗,实在是各有千秋,难分伯仲。宋词是唐诗的继承和发展,没有唐诗,宋词便无所继承,但从南宋的严羽,刘克庄以来,历代非难宋诗的颇不乏人。直至今日,对宋词的评价仍有争论,人们往往引用鲁迅的一段话,以作为唐代以后,诗词愈趋愈下的依据。“我以为一切好诗,到唐已被作完,此后倘非能翻出如来掌心之齐天大圣,大可不必动手"。平心而论,宋词虽不如唐诗浑厚圆转,但质朴自然,宋人学唐诗,有继承,有发展,也有“自出机杼“,再就艺术技巧说,宋绝承唐人律之后,对诗的用典,对偶,炼字等,更趋于精严,而语言也更趋于妥帖自然,平易近人。
哈哈哈填词刚出现的时候,不仅不高雅,而且是一件俗到丢人的事好吧。五代和凝年轻的时候喜欢写小词,风格很艳丽。后来他当了后晋宰相,才发现人们觉得宰相写小词显得很轻薄,就专门派人去搜集自己的词集词稿然后烧掉。后来孙光宪在《北梦琐言》里记载了这个故事,还感叹说“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士君子得不戒之乎”可见写小词不仅是让人觉得“轻薄”的问题了,甚至算是“恶事”。宋代孙光宪《北梦琐言》卷六载:“晋相和凝少年时好为曲子词,布于 汴洛。洎入相,专托人收拾焚毁不暇。然相国厚重有德,终为艳词玷之。 契丹入夷门,号为‘曲子相公’。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士君 子得不戒之乎。”上面一个故事,是说填词这个事最初是个轻薄的事,君子不为。下面这个故事更过分:钱惟演是宋初的著名诗人词人,钱姓氏吴越王族,有钱,喜欢藏书读书。他关于读书有一个说法:端正坐着读经书、史书,躺着的时候读小说、传奇,上厕所读小词。经史,是学问的根本,要端庄严肃。所以须坐着读。小说、传奇,是娱乐文学,比较休闲,所以可以躺着读。而小词这是上厕所时读的,地位相当于现在的地摊文学。可见地位之低,根本与诗没有可比性。钱思公虽生长富贵,而少所嗜好。在西洛时,尝语僚属,言平生惟好读书,坐则诵经史,卧则读小说,上厕则阅小词,盖未尝顷刻释卷。谢希深亦言:宋公垂同在史院,每登厕必执书以往,讽诵之声琅然闻于远近,其笃学如此。余因谓希深曰:‘余生平所做文章,多在三上,乃马上、枕上、厕上也。’盖惟此尤可属思耳。
哈哈哈填词刚出现的时候,不仅不高雅,而且是一件俗到丢人的事好吧。五代和凝年轻的时候喜欢写小词,风格很艳丽。后来他当了后晋宰相,才发现人们觉得宰相写小词显得很轻薄,就专门派人去搜集自己的词集词稿然后烧掉。后来孙光宪在《北梦琐言》里记载了这个故事,还感叹说“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士君子得不戒之乎”可见写小词不仅是让人觉得“轻薄”的问题了,甚至算是“恶事”。宋代孙光宪《北梦琐言》卷六载:“晋相和凝少年时好为曲子词,布于 汴洛。洎入相,专托人收拾焚毁不暇。然相国厚重有德,终为艳词玷之。 契丹入夷门,号为‘曲子相公’。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士君 子得不戒之乎。”上面一个故事,是说填词这个事最初是个轻薄的事,君子不为。下面这个故事更过分:钱惟演是宋初的著名诗人词人,钱姓氏吴越王族,有钱,喜欢藏书读书。他关于读书有一个说法:端正坐着读经书、史书,躺着的时候读小说、传奇,上厕所读小词。经史,是学问的根本,要端庄严肃。所以须坐着读。小说、传奇,是娱乐文学,比较休闲,所以可以躺着读。而小词这是上厕所时读的,地位相当于现在的地摊文学。可见地位之低,根本与诗没有可比性。钱思公虽生长富贵,而少所嗜好。在西洛时,尝语僚属,言平生惟好读书,坐则诵经史,卧则读小说,上厕则阅小词,盖未尝顷刻释卷。谢希深亦言:宋公垂同在史院,每登厕必执书以往,讽诵之声琅然闻于远近,其笃学如此。余因谓希深曰:‘余生平所做文章,多在三上,乃马上、枕上、厕上也。’盖惟此尤可属思耳。
这种比较本来就很荒唐。唐诗宋词代表着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学成就,各有千秋各具其妙,很难说孰优孰劣。如果非要说宋词更美,那它也是脱胎于唐诗荣光基础上的另类绽放,二者水乳交融密不可分!
唐诗很高雅,但确实大多名篇用字深邃,曲折难懂,而且讲究典故,容易令人迷茫。甚至有些篇章不对照注解就闹不清说的啥。有点高山仰止。雅则雅,费劲。宋词就好多了。大多口语化,俗语化。而且长短句不定,挺活泼可爱。尤其是毛主席诗词发表普及,人们看到词的优美和震撼。沁园春,雪写的无人能及,空前绝后。其中一大美之处就是很通俗。这么伟大的篇章居然这么易读易懂,让人一下子就迷恋其中。
我个人觉得原因有三。第一,唐诗的产生源于唐代文人雅士的格律文学作品的创造。而唐代词,只不过是为演唱所填写的词语。二者本就不在一个平台上。第二,到了宋代,词则异军突起,甚至超过了唐诗。原因是送宫廷的偏爱。第三,宋词对词进行了标准化。比如,词牌,词格词律都有了一定的定数。第四,唐诗,不论是五律,七律。绝句还是律诗,都过于呆板,不是五字就是七字,都是一成不变,读诵起来过于呆板单调。而词就不一样。长短句搭配,格律抑扬顿挫,比唐诗更有韵律之美。为此,宋词从听觉上真的比唐诗更有韵律之美,这是不争的事实。
诗言志,词达情。如果必须论个高低,没有任何文体能和诗歌比所谓高雅。但是,跨越文体来比高低,纯粹是耍流氓。甚至可以说同一文体,不同时代,不同流派比高低,也是耍流氓。即便是相同文体相同时代背景相同流派还有一句话叫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看!没标点看着不舒服吧?再说一句,宋词一开始是文人们写给歌妓们唱的,他们都不太好意思说这个事。因为他们从心里看不起词,觉得词是靡靡之音,大丈夫嘛,怎么能整天弄小曲儿呢?所以他们称词为小词儿。唐诗宋词之所以被并称唐诗宋词,自然是棋逢对手。至于元曲,无论意境,或是审美都稍逊风骚。
主要是因为联想。唐诗豪迈,诗人无论高矮胖瘦都可以写诗歌。诗人所处的地方也没有固定,无论在边地苦寒之区,还是在塞上江南之地,只要想吟诗一首,兴致来了就可以作诗。唐诗镜像里面气象万千,就像大唐包罗万象,气度非凡。到了宋代,经济发展,重文轻武,文人骚客以瘦弱白面为美,诗词也日趋纤瘦清丽,慢慢地婉约起来,感觉变成了文人墨客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写作更加细腻,更加婉约。现代人喜好也不一样,从喜欢的男明星就可以看出来,小鲜肉,雄雌不分的男女更加受欢迎,清丽婉约正好应了这个时代喜好,如小鲜肉被喜欢。这批人恰恰是文艺青年男女,于是感到宋词就好似高雅一些。雅,就没那么大气磅礴,唐诗就大气磅礴。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garfieldming

garfieldming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