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唐诗里那些不押韵的诗歌,如果用山西方言读就押韵了,这是真的吗?

有人说唐诗里那些不押韵的诗歌,如果用山西方言读就押韵了,这是真的吗?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你可能有点误解,不是用山西方言读,应该是用南方话来读,大部分诗读起来都没有问题,那一少部分读来不太通顺,是因为官方统一韵脚的原因,因为唐代建都南方,所以诗韵偏重于南方方言的缘故(那时的官话叫下江官话,以下江官话为官方的通用语言),就像我们现在的普通话一样。(实际我们现在的普通话属于北方语言,它是清代宫廷官话的一个分支)。《语言学索源》。以上个见整理,谢谢
大家都知道古汉语的发音和现在的普通话发音不一样,但我猜测,古汉语的发音和现在的方言肯定也不一样,各个朝代的官方语言方言肯定也不一样,各个区域的诗人用的是什么样的方言应该不好考证吧
各地方言好像都想争自己是汉唐时期的国语,好像谁赢了谁就可以当祖宗似的。这种心态无可厚非,毕竟汉唐时代是我国文化经济政治都相当繁荣的时代。但谁都没穿越古代过,上千年前的发音很难考证。自从秦始皇统一文字,书写的统一让华夏文明的传承也变得很稳定,而且对周边地区影响很大。毕竟秦统一时的疆土只包括现在的华北,华中,华东等地区。那时候华南还属于百越地区,有些非常复杂的土著部落。内蒙和甘肃宁夏属于匈奴,东北应该是乌丸,新疆还是西域诸国。有人说秦征百越,把秦朝时期的口音留在了南方,所以粤语是秦朝口音留下来代表。也有人说五胡乱华,汉朝以后的西晋迁都到建康,主要栖息在江浙一带,所以江浙地区的口音是保留了汉代的传统。当人也有人说李唐天下时,大多数望族都是胡人的后代了,所以现在的北方方言更接近于当时胡人的口音。也有人说宋朝后蒙古人对汉人赶杀,原来最纯粹的好人到了客家文化的地区,把最正统的汉人文化保留了下来,而当地人对这些外来的人叫做客家人。到了明清,一是和现在时间距离不算太久,二是明清时期中国已经不在世界之巅了,三是也没有太大规模的人口迁徙了,所以说明清口音传承的人不多。最终无论结果怎样,因此产生的地域差没必要争论太深,更不必要因此辩出个高低,大家的出发点都是好的,都是希望自己是华夏文明传承最完整的,至于历史如何,还是交给考古工作者吧。
当然不是了。准确地说,是现在不押韵的诗歌,用唐代的话读出来是押韵的。准确地说,隋朝有位陆法言,写了一部《切韵》,从《切韵》发展出《广韵》,又从《广韵》发展出《唐韵》。后来宋代又出现一部《平水韵》,这部韵书就是后来人写诗的标准韵书。不过经过对比可以发现,唐朝人的用韵原则,和平水韵基本相同。《切韵》应该反映的是南朝后期士大夫群体中使用的一种通行语言标准。所以唐朝人如果按照韵书写诗的话,说严格点,应该是按照六朝晚期人的话来押韵。但反正唐代离六朝也不远,应该区别不大。后来人写诗都用平水韵,就不一定和当时的语言完全吻合了。不过古代语言和现代话变化很大。最明显的区别,就是普通话中入声消失了,所以用今天的话读起来,很多时候并不押韵。但其实经过一千多年的历史演变,各地的方言都向不同方向有所变化,和唐代语言各有各的不同,都是不一样的。如果用方言读唐诗,肯定也各有各的问题。只不过既然大家的变化不尽相同,肯定能找到一部分,是普通话相对于古汉语丢失了的,而方言没有。所以就给人造成一种错觉,以为用方言读能还原古汉语。其实大家都不是“原装”,都有不符合的地方……至于说什么某某地区方言保存了古汉语特点的,这都是出于一种本能的地区自豪感,自己老家继承了古代汉语的本色,本人似乎也跟着与有荣焉。但很可惜,这些说法都是不对的。最后跟我喊一句口号:中华正统在嘉绒!
不可能。原因很简单,一、因为四声源于齐梁时期沈、謝一帮人。而这帮人生活在南方,以南京为中心。二、四声是受佛家诵经影响,当时南京一带僧佛极度繁荣。三、唐人虽以两都为中心,但四声中唐后才大兴,初盛唐时四声只是当时诗歌中一小部分而已。这其中地域方言的限制或许也是原因。但唐朝重佛道,重游历,且长江下游正是经济中心极度繁荣,所以当时文人基本通西安话和南方。归很到底,四声是以江南语言为根基的。
唐诗的韵是平水韵(但平水韵宋代才编成????),与现代的韵己有较大差别。现在读着不押韵的,用平水韵就押韵了。
是时候再次祭出这个故事了。人间词话中记载了一个宋代的小故事:南宋词人林外有一次cosplay穿的道士装,坐在一个叫做垂虹亭的地方喝酒,喝到后来诗兴大发,于是在亭子上写了一首《洞仙歌》,写完后就醉汹汹的离开了。结果好事的围观群众一看这诗写得好啊,于是纷纷传说一个道士喝醉了写了首《洞仙歌》然后就不见了,传到后面变成吕洞宾下凡写了《洞仙歌》。结果越来越玄乎,直接传到皇宫里去了。当时皇帝是南宋孝宗,是少有的英明皇帝。孝宗一看这首《洞仙歌》发现了一个大BUG《洞仙歌》飞梁压水,虹影澄清晓。橘里渔村半烟草。今来古往,物是人非,天地里,唯有江山不老。 雨巾风帽,四海谁知我?一剑横空几番过。按玉龙、嘶未断,月冷波寒。归去也、林屋洞天无锁。认云屏烟障是吾庐,任满地苍苔,年年不扫。孝宗说:这首洞仙歌中不押韵啊,“云崖洞天无锁”这一句按照韵律应该读“扫”,这肯定是个福建人写的,绝对不是山西人吕洞宾。于是派出大内密探去调查,果然找到了原作者福建人林外。升庵《词品》云:“林外字岂尘,有《洞仙歌》书于垂虹亭畔。作道装,不告姓名,饮醉而去。人疑为吕洞宾。传入宫中。孝宗笑曰:‘云崖洞天无锁,锁与老叶韵,则锁音扫,乃闽音也。’侦问之,果闽人林外也。”(《齐东野语》所载亦略同)看,貌似跟题目中说的山西话读唐诗押韵是一样的是吗?其实按照头条号以史为鉴看来,这些都是非常小概率的事情,基本上能流传下来的诗歌词作,都是符合全国官方读音认知的,也就是官话。不然有句俗话叫做“天不怕地不怕,就怕xx人说官话”怎么来的?????我是头条号以史为鉴,埋没的历史真相、误解的历史人物、不为外人所知的关系......我来为您讲述,欢迎关注
山西方言中大量地留存了古汉字的发音,加之中华文明的发生发展,依赖于运城盐湖的食盐,所以,上述推论是可信的说洁!
“酒本不读九,箭也不读剑”!虽然普通话照顾了不会发尖音的满清人以及与满清口音揉杂而来的现代北京话,但当如今我们面对键入一个“jian”拼音而出现的成十上百的汉字时,是多么尴尬,老外更是蒙逼,对汉语国际化是不利的!所以普通话不是最适合汉语、汉字的,在一定程度上给汉语的完美造成了负面影响
山西作为中华文明发源地之一留下很多古语。例如,现在我们说的,饿不饿。山西方言就是“饥不饥”。原先盛水的水缸,山西话为,瓮。很多很多。其实最接近的应为粤语,当时北方游牧民族侵入中原,黄河流域和中原大地的经济文化都转移到长江以南。尤其以西晋末年,大批操中原话的人大量流入东南地区,偏安一隅。直到五胡乱华,江南一代都是以说古汉语的汉人为主。历来南方受少数名族的外来语言通化少之又少。所以我认为粤语读文言文和古诗词更为押韵,山西虽然曾经是黄河流域中华文明发源地,但地理和说胡语的外来民族接近,很多词汇,发音早已融合了外来语的读音和音译。所以我认为山西方言读古语不太符合当时的发音。
谢邀!没有具体研究过,想想应该是真的。中国太大了,各地都有方言。虽然现在国家以法律形式通过各种现代化媒体来推广普通话,但它不可能一统天下,地方方言仍然有顽强的生命力。我们这里有些乡镇居然每个村都有各村的方言,甚至一个村有几种方言,从来就没有因为普通话的推广而消失,当然以后怎么样就不知道了。那么古时候要想统一语言的话,就更不可能了。古人没有统一的语言,那么诗歌是不是就没办法写了呢?当然不会。不同地方的人同样需要唱歌吟诗消遣,跟吃饭一样,总不能说:喂,你说话口音不对,不准唱歌,不准吟诗。所以各地的人们用他们的方言写诗又有何难理解的呢?那么一个地方的人读另一个地方人的诗觉得不符合韵律又有什么不可理解的呢?我们现在用中华新韵去读唐诗宋词,有些时候觉得拗口,那都是因为语言发展变化的原因,很正常,再过一些时候也许有更多的拗口。但这些诗词拿到作者当时写作的地方去,就通畅了。就像“刷锅老”一样,有谁知道其中的意思?谁知道是怎样发音的?当然来到我们这地方,我念给你听了之后,你才能明白。
用上海话,杭州话,四川话,武汉话都押韵。只有“满洲音”不行,英文里“普通话”就读“满都音”。杭州话原来就是“南宋”的官话,注意就是“官话”。古诗中的“书”,京剧里就唸“嘘”音;“斜”唸“xia”,例如“泥融飞燕子,微风细雨xia”。
不仅仅有些唐诗用普通话读起来不押韵,很多古诗词都是这样,包括现代人用古韵写的诗词。因为我们的普通话是以北方方言为基础的语言,北方的方言与中古的古代语音有了很大的变化,语音的变化不是从今天开始的,其实一直都在演变,比如诗经的语言与发音到了汉朝就需要学者作注释了。最大的语言的变化可能是元朝统治期间,官方的语言就不再采用中原语音,据说明成祖朱棣登基以后迁都北京,重新恢复下江官话。但是明朝灭亡以后,满清入主中原,语音又开始有了变化。因此现在的南方众多方言比起普通话更接近于中国古语。包括昆曲还是标准的下江官话,文化人喜欢听昆曲,可能就是喜欢这种古朴的韵味吧。目前普通话于古语最大的不同是没有了古代的入声字的发音,比如苏轼念奴娇就是押入声韵,物、壁、杰、发、灭、月等字普通话读就不押韵了。《念奴娇·赤壁怀古》作者:苏轼 (宋)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大家仔细听一下粤语的朗读就知道,读入声字发音类似短促的去声。大量的入声字在今天变成了平声字,因此读起这一类古诗词就格外的不押韵。比如上面苏轼词中的“杰”。下面这首柳永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入声字变成平声的更多: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歇、发、别、节、说,这些都是古入声字,入声字目前不仅我们南方的方言里有,越南、日本这些受到中国文化熏陶的国家里也有。至于山西方言吗?好像不太多吧,还是南方的方言粤语、吴语、客家话这些入声字多,读起来比普通话押韵的多。喜欢诗词的朋友可以观看我发的关于诗词格律视频,讲课者是东南大学得王步高,讲了一口吴语普通话,不但讲了很多诗词创作的知识,还能听到很多的入声字发音。@老街味道
小编用运城方言试过了,证明晋南方言读古诗,押不上的仍然押不上。比如: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 ——唐·李益《江南曲》晋中晋北人鼻音重,也许用鼻腔能把押上。不知道运城籍的诗人写过不押韵的诗词没有。小编才疏学浅的亨,凑凑兴而已,这是刚查到的山西某地方方言读出的唐诗一首,猜猜原诗是啥:枪真看袜光,泥这地涨香。嘎兜莽先袜,得兜思过夯。
普通话怎么能会得唐诗的韵味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胆小满

胆小满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