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是不是打油诗?

唐诗是不是打油诗?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谢邀!唐诗是打油诗?!唐代是有个叫张打油的人,写诗(顺口溜)通俗易懂,诙谐幽默,号称打油体。不过若是把整部唐诗都叫做打油诗,那整个中华文明岂不都是'打油'的了,索性就叫做'油性'民族算了。自贬价值,是没有希望的民族,滑天下之大稽!!!
唐诗肯定不是打油诗。打油诗是一个姓张的打油人写的自由順口溜,南阳人。流传至今最著名的一首诗是这样写雪景的:“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隆。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虽不合格律式,但很神似,故流传至今。
唐诗是有格律,平仄,严格压韵的古诗。唐诗三百首就是唐诗的精华。打油诗就是顺口溜一类的,用词组合,顺口通畅就行了,没有格律平仄。唐诗和打油诗不可混为一谈。
诗是灵魂的歌声,思想的自白,情感的流露,乡愁的倾诉,喜悦的坦承,愤怒的呼嚎,爱情的宣言书,低俗的告别语!
打油诗也是诗,正如啤酒也是酒一样,时代在发展,诗也在发展,当代人们的阅读和理解习惯发生了本质的变化,诗歌要通俗易懂,朗朗上口,能给人以想象力和激发人们对生活的热爱和激情就是好诗,反之,我们很多写格律诗的人写出的作品给人一种拼凑,晦涩难懂的感觉,那怕写得再符合格律要求,在当代人看来恐怕也不会是所谓的好诗。
唐诗是中国文学史上的珠穆朗玛峰,如果唐诗是打油诗,会对唐诗有这么高的评价吗?诗是美的代名词,形容美常说象诗一样,因为诗不但有外在的形式美,还有内在的意蕴美,诗是名符其实的美。抛开这美的一面不说,因为诗的美学也许一般人还没那能力去感受,我们去读古诗,那就是一本百科全书,天文,地理,政治,生活,历史,哲学,……,这个世上只要有的学问,在古诗里都能找到,这打油诗能达到的吗?
唐诗是不是打油诗,这是一个很宽泛的问题。因为唐诗和任何朝代的诗歌一样,既有文人创作的主流诗歌,也有民间人士创作的通俗歌谣。前者有一定的限制,后者比较自由。唐诗中当然也包括这两个方面。不过,在唐诗的主流诗歌中,除了非格律诗外,主要是律诗和绝句,还有排律。代表诗人有李白丶杜甫丶白居易等人。当然,在主流之外还有不入流的诗歌,比如张打油之流的诗。这些都属于唐诗的范畴。因此,只能说唐诗包括打油诗,但主要是格律诗。
要说唐诗里的打油诗,那绝对是王梵志说自己是第二,没人敢说第一。王梵志写的五言诗,本来就是从民间歌谣发展起来的。魏晋时期政治争斗严重,诗人就会利用通俗的五言诗,以嘲讽挖苦的口吻来寄托自己的真实思想。我们都熟悉的曹植的《七步诗》,就是其中的代表。到了隋唐,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或影响,上层阶级也爱好写通俗诗,这个需要更了解古代文学史的同学来研究一下。隋朝有个吏部侍郎叫牛弘,就是管人事的,有人向他推荐了一个人叫马敞,长得很丑,牛弘就嘲笑他:“尝闻扶风马,谓言天上下。今见扶风马,得驴亦不假。”马敞不甘示弱,马上就回了一首:“尝闻陇西牛,千石不用軥。今见陇西牛,卧底打草头。”你笑我像驴,我就说你像牛。到了王梵志,那就更口语化了。一来他很草根,更粗野,二来他受佛教影响很深,为了获得更多的信徒,佛经往往是用比较通俗的语言来翻译,僧人写作的一些偈子也很明白易懂。王梵志是继承了这一路的。说了这么多,随便举几首王梵志的诗做例子吧。“养儿从小打,莫道怜不笞。长大欺父母,后悔定无疑。”——这个不用解释了,就是教父母要教育孩子,得多打,别心软,等他长大反过头来欺负你,你都没后悔药吃了。当然这种落后的教育观念现在是行不通了。“有儿欲娶妇,须择大家儿。纵使无姿首,终成有礼仪。”——儿子要娶媳妇,要娶大家闺秀,就算不漂亮,至少家教好,该懂的礼数还是懂。这在今天还是有意义的,婚姻不能光以貌取人,要看内在美,对吧。“骂妻早是恶,打妇更无知。索强欺得客,可是丈夫儿。”——反对家庭暴力,打老婆算什么大丈夫。好,这份见识今天还有很多人比不上。说王梵志的诗是打油诗,倒也不冤枉,不过里面有很多有趣的意味,打油诗又怎么样,还是很值得读。
唐诗不是打油诗。尽管打油诗的始作者是唐朝人,但他也只能代表一部分,即符合乡村俚语通俗恢谐这种风格的诗,才能叫打油诗;其余附合平仄格律而又高雅意境优美雄壮的诗叫绝句、律诗。
打油诗属于俳谐体诗,内容和词句通俗诙谐、不拘于平仄韵律。一说打油诗,便会想到其鼻祖。据说是唐代一个姓张的打油人最先创作的,有其相对固定的格式,典型的如“有朝一日天晴了,使扫帚的使扫帚,使锹的使锹”。后来泛指那些平仄、押韵不合“规矩”、比较口语化的诗歌。打油诗的历史很悠久,或者历史上的第一首诗就是打油诗。 但是,个人从来不认可打油也是诗!因为它就是口语话的顺口溜,随心所欲,地北天南,基本没有技术含量。严格的说诗的语言比较特殊,无论是直描或者曲笔,用以表述的思想,与客观环境中的物像勾勒出来,艺术再加工,使其“言志”。虽然也有不少名词现象堆集,使之语序拆分或颠倒,看的不明所以。然而,确有其独特的魅力。诸如“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我余因之梦吴越”,“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等等。这些单句有律句,有不是律句。合律的就是近体诗,不合律的却不是打油诗,而是“古风”。众所周知的诗圣杜甫以声律最严,可是他有时也会作些古风一类体裁的诗。所以要判断是否打油诗,就要看是不是口语化,也就是老百姓的“顺口溜”。唐诗是近体诗发源、发展的时代,自然而然就是“近体诗”的代称。这是唐朝诗风独有的格式,在音律等方面都有很严格的要求和限制,也是诗者们遵守的准则。现代诗歌没有完整体系,把它看成打油诗的发展和延续,肯定会遭来众多的口诛笔伐。因为,现代诗的形式是多样性的,表现手法是多元化的。(谢邀)
【雅俗深浅,像打油不是打油】唐诗的美也在一篇之内穷尽变化之妙,诸体杂糅而不拘一格。初唐诗人杨炯五律《从军行》第三联‘‘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可谓精雕佳句,仅那凋与杂二字,就令人把玩不尽,有声有色非凡画面,想的出却说不出,战场之酷寒,战事之惨烈,有身临其境感。是炼句炼字佳例。而第四联‘‘宁为百夫长,胜一书生’’又直白如话似村夫语布,又似打油诗的顺溜滑口,但不如此又不能彰显杀贼卫国立功的万丈豪气。两联雅俗深浅若工笔与涂鸦,却都是精警之句。天地之大格调上的反差,陡增读趣,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1+1=2√☆

☆1+1=2√☆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